柏拉图的歧路:以太的割裂

      柏拉图是一个纯粹精神主义的人,他的认为自然之中,有形的东西是流动的,但他又同时提出,在流动与变动之中,有不动不变的东西,那就是构成这些物质的理念及观念。

      而这种不变的,代表理念或观念的东西构成的世界,称为理念世界,而现实世界则是现实,如有一个苹果,在理念世界里它叫苹果,永远存在,但是在现实世界中,苹果会腐败,会消失。

      也就是说,柏拉图把现实世界与人认识中的世界分离开了。之所以要这样分离开的原因,是因为他认为,现实世界有形流动的,是永远不可认知的,人也是无从认知的,但是柏拉图又提出了更重要的一点,就是现实的世界实际上只是理念世界的影子,所以人只需要认识理念世界就能认识到现实的世界。

       那么所谓的理念世界是什么?就是一系列的观念与概念的组成,在柏拉图看来,所有的观点观念都是先存在的,后来的人只是从现实世界中去发现它。

      最典型的是他的知识论,他认为所有的知识其实只是一种回忆,而不是一种发现,知识是本来就已经拥有了的,只是人需要不断的通过教育而回忆出来。

       柏拉图试图用这套理论去用于他的政治与教学,并推销他的那本深受斯巴达人的制度影响而创编的《理想国》。按他的想法,只要理念上建立一个完美的世界,由于现实世界只是精神世界的一个投影,那么自然就会作用到现实世界去,但很明显的,他忽视了一个问题,理念世界作用到现实世界,还是需要很多其它外在的因素。

      柏拉图的《理想国》,他的理念世界中的理想国,是一个独裁者的世界,而现今社会的宪法制度,却是被他称为仅次于独裁者世界的制度,后世历史证明,独裁者是不可靠的。并且里面所提及的为了国家利益可以用撒谎来对付敌人或者公民,共产共妻之类的理论,更是违反人性,当然这些制度原型其实也是从斯巴达人那里来的。

       为什么柏拉图会作出如此离谱的事?竟是认为一个独裁者的世界才是完美的。因为柏拉图自己是有同性恋倾向的,这也是著名的柏拉图之恋的精神恋爱的来历,他心底对苏格拉底有一种特别的感情,时常他还幻想自己是苏格拉底的随从,他的对手对此都很无奈,只能说这家伙有病。

       苏格拉底是一个有学识的人,不过也是一个招人恨的家伙,平生最大的爱好就是骂贵族,以至于后来干脆被权贵们忍无可忍,联合起来对他进行进行宣判,说他宣扬无神论,在经过民主投票后,直接把他一把火烧死了。

      这件事对柏拉图的冲击是非常大的,因为当时的希腊其实宣扬无神论或是骂骂神,对神进行丑化,并在公众场合演讲或是做一些艺术表演,都是很正常的行为。所以,柏拉图认为,苏格拉底的死亡,是因为得罪了一大群权贵,才被联手弄死了,要避免这种情况,那么在发生这种事情时,就要有能阻止这种行为的人发生。

       那么谁能阻止这种问题的发生?平民明显不可能,那只能是君主,一个凌驾于权贵们之上的独裁者,当权贵们作出错误的决定的时候,独裁者就可以跳出来制止这一切。想法很美好,可是问题在于,谁来阻止独裁者?对于此,柏拉图进入了更深的幻想,他认为这个独裁者必然得先是一个哲学家。柏拉图从来就没有面对过万物本原这个问题,因为他所关心的其实只是怎么把所想的东西变成现实。

       所以在柏拉图的哲学中一直围绕也是一个怎么把幻想变成现实,为了搭建这种桥梁,他认为万物的源头是其实是几何,并用几何加以解释,认为火是一个正四面体,风是正八面体,水是正十二面体,水是正二十面体,土是立方体,以太是正五边形构成的正十二面体(其实关于这一点,他说得很含糊,他只说还有另一种方式,但又在其它地方说的是圆),除了这些简单的叙述外,柏拉图还用了大量的几何知识试图证明这一切都是真的。

        他的哲学体系中,风火土水及以太都是具有外在特征的表象,而并不是真正的本原。其实,他根本不关心到底什么才是本源,甚至在他的著作也明确提出“我们不是在讨论本源”。四元素都是宇宙中的构成,除了造物主外,其它众神也只是在宇宙中借用元素。

        以几何为源头的说法是受毕达哥拉斯学派的影响,只是因为无理数的出现失败了万物皆数,(后世其实发现,这个其实可以坚持下去的),大众纷纷用时更流行的几何来作为源头,但他完全没有毕达哥拉斯那种把数统一到一切之中的觉悟,比起几何学问本身,恐怕更他重视的是几何的那种规则感,这从他理想社会的著作里可以看出,严厉而又规则的独裁制度,被他认为是最优秀的社会制度。

       所以本源之类的概念直接抛弃了,而风火土水的本来的本源论也彻底抛弃了。不过虽然他并不在真正意义上关注万物本原,另外他还提出了一种叫以太物质,称为第五元素。

      在古希腊中,神话有个叫以太的东西,以太指的是神明呼吸的空气。在柏拉图的《斐都对话》中描述的大地奇境,也是这样的意思,网上有很多地方说,柏拉图认为以太天体与由这种最高元素构成,这个是错误的,在柏拉图的文集中明确指明是认为天体用火元素造出来的。至少在柏拉图这里,还是认为以太是神明呼吸的一种空气,并且这种空气也是充满在天体周围的虚空之中的—这其实是继承毕哥多拉斯学派的说法,另外需要提及一点,毕派还认为,以太在虚空中运行时会产生声音,事实上现代发现,宇宙确实存在噪声,虽然这不是一种直接可以听见的声音。

        包括“一”这个概念,在毕派认为1就是原则与秩序,柏拉图认为有一具有完美的属性,这个一是不朽的,它作为一种属性无法赋予给生物,所以生物无法不朽,正常情况下,这个一与现实中的万物隔离的,要接触到这“一”的唯一办法就是用理智(理性的智慧)。

       这个对后来新柏拉图主义流派有较深的影响,并更深远的影响到后来西方秘术系统。

       柏拉图固然是一个伟大的人,历史上的各方面的贡献都是巨大的,唯独他的哲学理论,很多出自于他自己的想法,而这些想法并未经历过足够的检验或证明,甚至他居然认为:天上的星星不用去研究了,天文应该是数学的一个分支,所以研究天文只要研究数学就行了,天上的星星是什么样的不用管。

       很多哲学流派认为他这是一种唯心主义哲学,实际上,柏拉图这个应该属于幻想主义哲学,比起一位哲学家,他更像是一位诗人。

       由于将以太与其它元素进行了割裂,认为各元素是独立的存在,并不关心万物的本源,即使是他在文集的理念表示他还是接受原子论的大部分观点的,但是仍然导致了他对亚里士多德的一些特别的影响,使得亚里士多德坚决拒绝相信原子的存在。

       因为元素之间是割裂的,必然就没有一个统一的东西,加上在柏拉图的理念中,认为现实世界只是理念世界的投影,既然是投影,就没有什么唯一的本原。由于理念世界中的东西是永恒的,所以是没有变化与运动的,也是不会破坏的,而看投影出来的现实世界,所有的物质运动就必然是外力引起的,所以如果有运动的物体,必然是因为有外力。

       这种理论体系一方面造就亚里士多德形式逻辑的成功,另一方面也造成了亚里士多德的混乱。

       这些错误的思想后来都被科学的发展否定了,亚里士多德有不少科学见解,都是正确的,所以亚里士多德尽量科学贡献很伟大,并奠定了形式逻辑的基础,但是可惜的是,限于当时的科学认知,受到柏拉图的影响,同时似乎他又着一种叛逆的心理,提出来提出来的哲学体系很令人遗憾。以至于十六世纪以后,一堆科学家纷纷对他进行严厉的指责,其实,这些想法真不怪他。

       亚里士多德并非没有发现他老师的问题的,他也提出,理念其实只是一种形式,它是包含在万物之中的,并不能脱离万物而存在。但是在对待原子论等方面,亚里士多德仍然没有进行转变,因为他的本原的元素观念并没有变化,柏拉图对本源实质上的不关心让他同样没有在这方面花费时间。

       在生物哲学方面,他提出生物应该有一个模板(这个模板叫形式),而这些模板最终是统一的,因为因为模板的造型不同,才导致了生物的多样化,并声称,无论是宏观还是微观的,都可以这样去看待。这种统一存在的东西,是非常引人关注的,但可悲的是,直到20世纪之前,人类都没有发现亚里士多德的这个说法在现实中找到什么依据。

       从16世纪到20世纪之间,可以说,亚里士多里德的这种生物哲学上的统一论,基本上是被主流科学界叽讽和谩骂的。

       因为进化论里生物的演变只是一种进化,比如一只苍蝇是不会进化成一只猴子的,不同的物种似乎是天然就存在的,它们之间差异性没有一个统一的理论能够解释。

       实际上,从16世纪到20世纪这一段时间内,人们只是认识到了事物会发生演化,但是并没有发现认识到万物何以自生自化,人们更难以理解,一个生物从一个细胞在成长为一个体的过程,在不同的物种产生如此大的差距,怎么可能不需要外力干涉。

      正因为少了万物会自发的发展与变化这个理论支持或是现实的依据支持,可以说,从亚里士多德提出生物哲学开始,一直到20世纪,接近1900年间,这个思想都停滞不前。

        那么,到底是否存在这样一种东西,存在于每个生物本身,又决定着生物的一切变化,同时这种东西不需要借助外力,它自己就会自发的产生各种变化,变化甚至多到能包括这世界上的一切生物?

        20世纪,基因的证明,让大家又再次重视起亚里士多德的生物哲学。

 

       《道德经》中说:

       “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

        “人法地,地法天,天法道,道法自然”

        “道常无为而无不为。候王若能守之,万物将自化。化而欲作。”

        “天地长久,天地所以能长且久,以其不自生,故能长生”

         “万物作焉而弗始,生而弗有,为而弗恃,功成而弗居。”

         “致虚极,守静笃。万物并作,吾以观复。”

       

       柏拉图学派造就了新毕达哥拉斯学派的产生。新毕达哥拉斯学派的出现,正是大量宗教涌入的时候,包括埃及的赫尔墨斯教,两河的摩尼教 ,希腊化的犹太教,各种不同信仰的灵智派,

       新毕派揉合了很多流派的东西并加以处理,并尤其将柏拉图提出的主宰的部分加以深化,比如赫拉克利特的逻各斯,犹太教人格化的至高神上帝。

       而新毕派特色的三个一的概念,对新柏拉图主义中的三体就是自于毕派,同时后世基督教的三位一体的概念,也是有这方面的影响。

       新毕派没有出现多长时间,因为亚历山大建立了马其顿帝国,而亚里士多德曾经是亚历山大的老师,亚氏门徒非常广大,柏拉图又是亚氏的老师,故柏拉图的旗号远远比新毕氏的好用,所以很快,新毕氏学派融入到了新柏拉图学派中。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