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腊古典哲学总结–追寻及半路的夭折

       从神秘主义的源头毕达哥拉斯学派一直谈到了亚里士多德,基本上就是原始希腊哲学的一个阶段了。

       从亚里士多德开始,已经放弃了至高的道的追求,转而向结合社会实践发展,亚氏的门徒们也走的这条路,而传承自毕达哥拉斯学派的转入了新柏拉图主义,并分化出很多学说。

        由于毕达哥拉斯学派源头的秘密性,使得追寻道的这一脉转入了潜伏,而亚氏门徒,则惑于亚历山大奇迹般的帝国,走向了另外一条道路,尽管亚氏门徒中也有人对占星术等颇感兴趣,但失去了追寻道的理念的支撑,注定他们走上了歧路。

        从希腊原始的哲学,可以看出,这些智者实际在终极思考之中,都模糊追寻着一个不可表但又能觉察的存在,而这种存在,并非是单纯逻辑思维的结果,而更是一种感性认知的结果。

        古希腊的智者喜欢沉思,而这种沉思往往能入打坐入静一般,让他们进入一种神秘的体验,而感悟到一种灵光的闪现,同时这种闪现后一下涌出的智慧,他们称之为神启,认为是一种神明的启示。

        毕达哥拉斯,泰勒,阿那克西曼德,德谟克利特,赫拉克利特,柏拉图,无一不是声称自己的知识来自于神明的启示。

        虽然西方哲学史更看重后来发展的哲学,但从追寻终极的理念来说,在柏拉图之前的这些智者,可以称为道学家,因为他们始终没有放弃过去思考那终极贯穿于万物之中的东西。而自柏拉图开始,他把关于源头的一切都扔给了神,然后拼命讨论着神创造的这些东西—-他之前的智者们本来提出了比神更高的存在。

        由于没有一个贯穿始终的东西,在后来很漫长一段时间中,不可调和的解释,都使用了神学的腔调来避免回答问题。

       这是神创造的。

       这是神的意志。

       神是不可知,不可论,不可察,不可言的,所以不要试图去理解神为什么要这样做,人类是无论明白神的。

       这是在侵犯众神的领域,是一种亵渎,要受到神的惩罚。

       你不信神,终将会下地狱,而我们将会得到拯救。

       如此一系列的腔调,导致了西方哲学的终极思考就此中断,直至16世纪,地理大发现,文艺复兴及宗教改革,这些哲学才重新被拾起,但毕竟因为年代过于久远,夹杂了太多主观意识侵染而导致即使是神秘主义者,在获取神秘体验时,也受到了文化环境影响,终是无法去寻求与认识终极的道了。

        最典型的一点,如现代广泛流行的印度的瑜珈术,原旨本来是追求精神上的提升,追求的最终是梵我合一,对肉体是持着摒弃的态度的,这与西方神秘主义流派的精神至上本来有共同之处,但瑜珈在西方的兴起及迅速传播的原因,却不是它的精神修持或灵性的魅力(尽量有一部分人很感兴趣),更多的人接受它的理由是:修炼瑜珈可以减肥。

       当然我们不否定中世纪的神秘实践,它虽然没有一个主导支持,被神学死死压着,但是在实践上,仍然获取了可观的成绩,尤其表现在两点:塔罗与炼金术。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