谈意念的力量的一些研究

研究意念对疾病的影响,已经无数人研究很长的时间了,但是大多数举证及案例的说服力都不够。

还有些奇怪的不知出处的案例,比如说有一个案例说的是1946年,在美国加州的监狱实验室搞的一个试验,大体是说把一个犯人蒙上眼,用刀割他的手背,并弄滴水的声音给它听,模仿滴血的声音,结果后来发现犯人死了。

很多引用这个案例说人的意念可以发挥的力量有多强大,只是有意思的是,这个案例在国内说得很多,但是当我尝试在谷歌上用英文查询时,竟然发现丝毫查不到相关的信息。所以,这个案例更有可能是伪造的,并不具有说服力。

然后,更多被引用的,是江本胜的《水知道答案》一书,里面拍了各种声称人的意念影响了人的结晶的实物拍照,但实际上这个实验,根据网络上获取信息来看,有学者重复了实验过程,根本无法重现实验效果,实际上是很受批判,只有一些迷信的宗教人士喜欢过份渲染它们。

我很反对这种带着迷信不辨是非的宗教狂热情绪,因为正规的宗教是一种正确信仰,里面包含有无穷奥秘与知识,宗教应该做的是如何充分发掘,而不是用伪科学去掩盖。

其它还有很多案例都是不足信的,所以这个问题我也很奇怪,因为虽然上述不可信,但是在道法实践之中,还是感受到意念力量的确实存在,那么是否有可信并有说服力的资料?

以此,我查询了一些资料,试图探讨相关的问题。

第一个问题是,先来说意念的力量,有无可能通过双盲实验?

意大利图林大学在一次实验中,里奇奥~贝内代蒂和同事给志愿者注射辣椒素,令其产生疼痛感, 然后给他们涂抹一种强效止痛膏。实际上,这种止痛膏根本不含任何药性,但志愿者普遍感觉疼痛感 有所减轻。接着研究人员给他们注射耐勒克松(一种强力解麻醉剂),结果疼痛感又回来了。在这个实验中,研究人员得出结论:安慰剂效应并非纯粹出于心理作用,患者期待药物起作用的心理也会引起生理上的条件反射。

可以说,意念的力量,在这个实验中很好的体现了出来。

2006年,哈佛医学院做了一个实验,发表在著名的《新英格兰医学杂志》上。他们找来270位慢性上臂痛的病人,分成两组,一组吃药,一组针炙,并给所有的病人说了可能的副作用,结果有意思的是,所有病人都报告上臂痛的症状得到不同程度的缓解。针灸组甚至效果优于药物组。看上去似乎药物和针灸都有很好疗效,但都或多或少有些副作用。但实际上是,药只是一些玉米粉,而针灸的针也是特制的,并不会真的扎入皮肤中,令人惊奇的是,它们居然都产生了疗效。

更有意思的是一个实验,11个不同的临床试验都显示结肠炎患者接受安慰剂治疗后,52%的患者出现症状缓解,其中50%患者经结肠镜检查后真的出现实际炎症消退

2010年,哈佛大学再做了一个试验。他们找来80位患有肠激惹综合征的病人,分成两组。给其中一组的药物的外包装上明确写着:“此为安慰剂,没有任何药物成分,类似于糖果,但是临床试验显示此安慰剂能通过思想身体自愈作用产生很好疗效”。另外一组病人则不给任何治疗。治疗开始后11天和21天,第一组明 知道是安慰剂的病人仍然出现了很高比例的症状缓解,而第二组则没有显示任何缓解。这个实验最有意思的是,即使患者知道只是精神上的作用的,但一样能产生作用。

因为早期滥用“心理作用”的说法太多,结果很多人觉得有效果,后来知道其实是安慰性的东西时,会觉得一切都是虚假的,其实只是心理作用。

这个说法在最近几年的研究中发现,虽然它们是心理作用,但并非心理作用就是虚幻的,

早期的研究发现,如果用化学药物强行中断患者大脑内的内啡肽(一种天然的镇痛剂)分泌,就可以部分阻断安慰剂效应。之后的大脑扫描显示,很多种神经传递因子在起作用,其中很多与阿片和大麻的作用机制一致。并且,在去年的研究中发现,分泌多巴胺的一个基因会影响安慰剂的效果。携带有这种基因的人群更容易受安慰剂影响而获得症状缓解。

在上述的研究中,主流科学界的学者们始终对于精神上的力量讳莫如深,并没有尝试去研究精神对物质的影响是否有一种通用的模式,并没有把单独的意念的力量作为一个客观存在来区别对待。更多是考虑在这些心理作用后,造成了什么物质变化,然后所以产生了什么真实效果。这种研究进度会很缓慢,其实不若大胆的假设一下,然后小心的求证,这样会好得多。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