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天一气火雷张使者祈祷大法

道法会元卷之八十二

主法
南极星主句陈上宫天皇大帝
将班
先天一气火雷飞捷报应使者张燔
东方天雷使者蒋刚轮
南方天雷使者毕机先
西方天雷使者华文通
北方天雷使者雷压
中央天雷使者陈石
东方伐恶蛮雷使者马郁林
南方伐恶蛮雷使者郭元京
西方伐恶蛮雷使者方仲高
北方伐恶蛮雷使者邓拱辰
中央伐恶蛮雷使者田元宗
岳府五雷使者王、张巡、石固、关羽、萧天佑
雷公江赫冲,电母秀文英
风伯方道彰,雨师陈华夫,云吏李士秀
玄初统天雷王昉,玄初运地雷王洙
宗旨
一体三身,皆由自己。三处号头,四个秘讳。九字灵章,风雨立至。揭阴锁阳,马晟吉利。

内蕴
法自先天玄妙处,无言可说。其要在,守乎中正,灵台莹彻。太一神居玄谷府,先天气入玄关穴。寂然不动感而通。凭刚烈,运风雷,祈雨雪,役鬼神,法妖孽。只此是非符非咒非罡诀。体用在存神通妙处,功成行满仙班列。看太虚隐隐,驾祥云,朝金阙。

坐鍊功夫
溟涬鸿蒙未判,无年无月无时。但凭消息报君知,便是人间冬至。鳖腹驼腰目视脐,三家相见结婴儿。踏翻斗柄乾坤转,倒涌黄河雪浪飞。
法师平常积功累行,固不必言矣。谓如升坛行事,则须凝神静定,闭息绵绵,瞑目练神,密运内旨,金精木液,真气真神,我即元始,元始即我。机动则神聚,念动则彼应。若精气不全,想念妄杂,此造化之外事也,又何益耳。诗曰:天罡逐太乙,太乙逐天罡。风云雷雨电,随念应其方。

祈祷行持
具职奉行祈祷事小兆臣姓某诚惶诚恐,稽首顿首,再拜上言。恭闻
皇皇上帝,有感斯通;赫赫雷神,无远弗届。臣谨恭炷真香,虔诚奏启,供养无上大罗昊天至尊金阙玉皇上帝,句陈上宫南极天皇大帝,紫微中天北极太皇大帝,九 天雷祖大帝,太阳日宫帝君,太阴月府皇君,北斗九皇上道帝君,天罡大圣星君,普天一切星宰,天地水官三元大帝,北极天蓬天猷翊圣三天上帝,万法教主紫皇玄 天元圣仁威上帝,祖师泰玄都省金阙四相真君,本法祖师仙姬白元君,祖师火师汪真君,灵惠冲虚通妙侍宸玉真君,上官二三真官铁壁邹真官,月鼎莫真人,宗师无 为陈真人,存心李先生,秀峰邓先生,太和黄先生,前传后度诸大师真,天下名山洞府岳渎主宰真灵,当境山川社稷河源潭洞掌风云雷雨主宰神祇,本郡城隍祀典之 神,太岁诸煞神君,玄虚过往感降一切真灵,恭望圣慈,俯垂降鉴,普仗真香,悉同供养。臣今谨为入意。丐行祈祷雨泽,救济旱伤事。伏念臣某曩因庆幸,叨佩法 阶,誓济生民,宣扬道化。兹者既承词恳,敢不奉行。未欲自专,先伸启告。伏望矜怜愚昧,俞允情悰,赐降纶音,告行三界,旨命官将,显助神功。庶俾行持克臻 灵感。但臣某下情不胜虔祷之至。谨启。
召合
雷霆号令,急如风火。十方三界,顷刻遥闻。以今雷霆都司爇香禀令,飞符召请
先天一气火雷飞捷报应使者张神君急至。唵吽吽乾夷敕。乾。兑卦统雄兵,兑。艮宫封鬼户。艮。离宫驾火轮,离。北海涌波津。坎。人门撼地轴,坤。震雷霹雳 轰。震。狂风摧山岳,巽。使者出天廷。中。手飞足步,口念心存。吾奉上帝勑召五雷,雷奔电激,助吾行威。天将天兵,互换相随。扫荡妖孽,摧魔伐非。神光所 照,万恶俱摧。流铃急召,雷火奔飞。唵吒吽咭吒唎。四目老丑,准令急至。太虚真,太灵真,吾奉紫微君,急召雷部神。雷部神,速奔驰,如康民。疾如
清都上帝律令,雷轰电掣动三界。急召
先天一气火雷飞捷报应使者张神君速至。天声天声,雷动万灵。霹雳一震,随律令临。下令密诵一十六字。秘咒云:
唵唎吽唵唎吽唎吽唵唵唎唵唵唎吽吽。
右咒存字字金光,如雷音震动,雷神悉皆拱听。再密念七十二字《战雷章》:
唵吽吽波吒婆伽马晟咭唎顺帝唵菩提野伽末伽火支火泼火轮盘盘嘉律咍咍审审诛诛百灵和卢帝叱吒婆推诃金头宾那郭吉刀真加帝微三昧乌真火泥帝孽帝诃句尼帝娑诃。
一起雷震,子。二起闪电,丑。三起喧轰,寅。四起震动,卯。五起飞沙走石,辰。六起雷车大轰霹雳摄。午出。
收视返听,集精气於太定光中,密运天罡秘旨,雷音口虩出,怒目一视,使者现前。
杳杳冥冥,天地同生。散则成气,聚则成形。闻呼即至,遇召即临。适伸召请,先天一气火雷飞捷报应使者张神君,已沐临坛,所有词因,谨当宣告。
执事读词意,献茶酒毕,发遣。念咒曰:
火雷使者,职事直符。威灵捷疾,身同太虚。升天入地,报应须臾。传令雨师,预告雷部。今日今时,显现坛所。速来速来,速去速去。
右咒毕,对杀方焚符,丁罡下令,作怒一喝,左足一顿地户,想天开地裂,两目神光直送使者而去。

作符秘诀
先须设案焚香,点检纸笔俱顺。却凝神静定,端坐,密运精气神会聚于一。取笔于手,祈雨则用覆手取笔,祈晴则用仰手取笔。密诵心咒,凝定良久,消息一到,作 意下笔一点于纸,乃使者先天之气已成。奋身丁立,乘怒意一笔扫成。意与笔俱转,气与笔俱运,并无间断。恍惚之间,心与神会,将逐令行。倘能明此火雷变化之 妙,而知元始祖气之初,悟阴阳动静之机,晓体用倒置之理,符咒罡诀,气号窍信,洞然无疑矣。
本将符体,初无正形。务要笔力劲徤,形势急燥,精神聚会,意气相随,一笔而成。书毕,即遣发而去,不可久滞。
如祈雨作符时,须存以砚作天池,磨墨之际,天翻地覆,上下陡暗,足踏斗柄。如是,则用笔一扫成为妙。

复於符面上作翼即五方蛮雷也
共二十五笔而成天地生成之数也

右九字,祈晴从火旁,祈雨从雨头,煞伐从鬼旁。符竟,作怒,用天罡逐太一遣去。
号信

檄式
一气都督雷府
本府恭准
上帝敕命,今据入意,领词难抑,除已具奏帝廷,申牒真司,咸祈照应祈祷外,合行元降符命檄请施行。
符位
右符檄请
先天一气火雷飞捷报应使者张神君,部领蒋、壁、华、雷、陈天雷五使者,马、郭、方,邓、田蛮雷五使者,王、张、石、关、萧岳雷五使者,雷公电母,风伯雨 师,五方日游雷神,合部雷兵,即今辖起九州社令,本处城隍,侧近庙貌里社之神,本境古迹灵坛溪源潭洞但干祈祷去处,火急依应承檄内事理,的於某日某时,前 来某处大降甘雨,普济焦枯。庶使五谷丰登,万民安泰。符檄所至,雷霆奉行。天皇符命,如帝亲临。稍有违慢,律令有刑。故檄
某年某月某日某时告下
具位臣姓某承诰奉行
句陈上宫南极天皇大帝
天皇符

依法书毕,却正向南方,存句陈天宫有金钉朱户,天皇居中,人首蛇身,飞来缠绕吾头,自觉重甚。运太阴气冲之,舌尖虚书一鐄字,大作一声点令,脚一顿,同声 而下。存天皇已入符上。更以左目光光左眼,运太乙气暗之,作一点於左圈内,次於肩两旁作二圈,内横画作嚷口哀声,却书入圈内。
首一,旗一,坛一。月头剪头,月尾剪尾。
雷公雷公,大振威雄。汝若不震,吾骂汝祖宗,永为下鬼。

天皇咒
天皇大帝,南极至真。炎火之祖,句陈之精。蓬头黑面,人首蛇身。口吐黑气,盘绕昆仑。总持万化,节制雷霆,九天所主,三十六禽。上都九天,日月星辰。中统 五岳,城隍威灵。下通河海,十二泉扃。北酆九垒,水陆阳冥。神拒者灭,鬼拒者刑。命令到处,莫敢不遵。天神地只,不得隐形。至尊所指,御座亲临。有不顺 者,霹雳一声。一声一声,雨泽万里。

右檄作用时,须先设香案一只,对太阳安顿,用黄纸笔砚磨墨齐备。候法师出定,上香启告真师,宣白词意,飞神朝谒,请降梵气天章,请颁雷神到坛,承领文檄,叩谢而起。却依法作檄,大怒掷笔於地,烈火焚檄,下令发遣,存雷神发怒,疾飞而去。

诗括
山南山北一声雷,撼动乾坤橐龠开。潭底老龙眠不得,轰亨飞上九天来。
夫山者,指心而言。南北者,阴阳之谓。乾坤者,水火之谓也。老龙者,元精也。盖不凝则五行不攅,真气渐减,所谓金木间隔,不能成丹也。如凝神入定,水火自然交媾,不在勉强作为。真气调畅,则华池甘露洋溢,而消息自然至矣。
消息图

晴则左机先动,雨则右机先动。

踏翻斗柄造化一名烹山煮海山者,心也。海者,元海也。斗柄者,亦心也。盖天以斗斡旋造化,人以心图万事。凡作用,须静定,候消息至,则缩水谷道,紧咬牙 关,闭气,以鼻引清气归心,不可出气,则心自摇动。如气冲塞上运至顶,则电光亦入斗矣。腹中鸣动则为雷矣。雷电既作,则雨亦降矣。

倒涌黄河一名卷水擒龙
静坐,消息一至,以舌拄左窍,缩谷道,阴气自然上升,从顶门送下华池,甘露降而为雨候。华池水满,甘甜妙甚,决有大报应。此不假作为而然也。子以午应,丑以未应。

动雷阴阳激剥而成
候消息至,若左脉动,以赤龙卷下按定左脉,令右脉动。存中宫有一<牟含>字,则又按左脉,存一灵字。如此三次,却咽下中扃。必须腹中作雷声响 动。以礼字发泄入符背,妙在闭气。礼作咳一声自内而出。双手结雷局,以天罡逐太乙,激起大震如雷,於坛所旋遶震动,即运天罡遣去。
使者以胆为体,以怒为用。雷霆乃天之威。人以怒气合之,声震万里,警诫无道。怒合之说,要紧闭二目,内视二肾,塞二穴,怒火降,真水升,极阴激老阳。身中消息,触机而动。念头到处,雷亦到彼。雷声若在四山,或在乾上响动,宜用诏诏之。玉诏○言月,密念玉皇诰七徧涂之。
如雷在云头上鸣而无雨到坛,则用勾雷法,用黄纸半幅书 ,转过来,到下一直落,即焚之,立效。雨在则东起笔,例仿此。
凡雷震云头,风从对起,当请大乙逐天罡,于雷上复过雨,后喝雷神於此大降甘雨。令牌一震,吾策乃行。

停雷
消息至,起雷。丹田有声,用揭阴锁阳法,诵战雷章。章见前。诗曰:
七十二字战雷霆,切莫高声密作声。紧把局头敲巽户,风云雷雨一齐倾。
握固如婴儿。丹田左为雷门,右为雨户。以两手雷局相勾,按住脐下,锁住阳气,揭开背脊,阴气自然上升。
起霆
书牟含礼灵三号於巽,一如起雷作用。
起电
混明。先静后动,如混沌初生日月。
阳左上阴右下。三次书符背。
鞭龙起电
夜静面壁,耸肩趺坐,两手背文,闭眼,鼻口不出气,逆气自鼻而下,其心摇动,则电光掣斗。须要天上有电光掣动方罢。务要如是做得有电时,次日方可登坛。
起风
焚香,以口虩字发之。后静坐消息,至惊恐貌,以刺风起,令善哨者哨之,以旗引之。次令群童噉之,风即起。
止风
焚符后,即静坐,闭息,纳所起之风于一所,监定紧闭。仍右手执钵,左手引袖兜风。次握天皇诀,紧把右手迎风覆之,令人勿作声,顷刻乃止。
斩虹
雨至为虹所截,即升坛,对太阳,右手执令,左手剑诀叉腰,手足目皆书云号,兴云掩日,太玄气布身。却转身向虹,步北斗罡,至魒星,剑诀对虹书一○,书燮斌,以太乙打天罡斩之。又用天罡气一口,剑诀斩之。以雷局引使者自虹提雨到坛。更对虹作用雷钻焚之。

催雨
如云厚雨不降,须先召使者,五雷诸将,以祭仪祭之。即发雷钻符焚之,步罡,以左足顿地三下,存天地陡暗,黑云冲上。然后以双手雷局,从心赶自下窍出。若雨在他方不到坛,亦以黄纸半幅书雷钻符,对彼发去。
太乙雷钻符

混明 密念玉诰七徧作,鸟枚钻破玉皇殿。
天罡符
焚雷钻符后,再焚此符。天罡逐太乙之法。
先静定,候消息至,固闭大怒,提起笔於圈内重作一点,即天罡也。

符请
天罡大圣万丈神王速诣
雷门,请降甘雨。臣某承诰奉行
天罡讳炓
罡者,四正为罡,取四方之正中,乃吾心也。北有阴阳太乙讳混明
太乙者,乃会阴穴至阴之气也。其宂在谷道前,水道后,正陷中。其气低头引腹缩二穴,则其气自升,即卷水擒龙妙用也。
祈晴
天罡赶太乙。欻。以阳逐阴也。
祈雨
太乙赶天罡。忽。以阴逐阳也。
杀伐
太乙打天罡。馘。聻。
怒发天罡,以天皇诀引下塞谷道,伺气无容,以无名指掐大指中文天皇诀,引下至膝,万窍俱泄,大怒发去。
紧用倾倒四溟法
以墨水一椀洗笔书雨号,发太乙赶天罡入内。左手三叉诀,托於顶上,步四门斗底罡,三转身,踢倒香案。
斗底罡

北风飘飘至,西云郁郁来。南丹凤翱翔,东九龙徘徊。真人捧天符,部领天雨雷。来降昆仑上,普救诸苦荄。牟含灵礼。三事俱发。

又法
先用墨水一椀,存为四溟海水。再浓磨墨,存黑云涨空。以笔蘸墨,重作一点,同大喝一声,入墨水,与雷神合。
封庙符
谨差
某将斋持前去管押本境里社守土之神赴坛,
只迎风雨。不许庙食以伺雨。后合符到日,方许还庙。

右用黄纸一方幅作用。正面书五讳,背后全书玉诰。依式对角剪破作两片,以一片如前批行。於剪破时,用罡气一口呵剪处。仍押字焚之。存留一片雨后书牒符之。
信雷罡

一踏天地暗,子兑。二踏万里光。丑玉。三踏诸星暗,卯玉。吾身是雷王。坤已。雷公,巽过未。电母,午过己。风伯,巽午。雨师,子未。五岳,末。四渎,坤 申。天下城隍,酉兑。雷霆三省,戌。玉帝有敕,亥玉。命令天皇。子。雷祖大帝,丑。役使九罡。玉兑。溪源潭洞,兑申。圣井龙王,坤离。雷轰八极,离午。霆 震十方。子巳。稍有违慢,未。摄赴魁罡。巳出。急急如九天雷祖大帝律令。
诗曰
三七二十一,青天轰霹雳。若人遇此罡,破地召雷毕。

行持备论
凡用建坛祈祷,若非山岳洞观,必择清幽洁净之所,庶俾专诚,神祇来格。亦须隔宿奏申天阙真司,关牒雷将及山川潭洞龙神之属,定限某日某时报应。亦合预先数日坐运工夫,减气调息,庶几书符行事,心神不乱,一诚可以感通。

次日观景象,四山明朗,天日炎烈,此时越要加诚,不可懈怠。端然静室打坐,自己消息到来,即见风云雷电交作。依然坐定不动,直候雨降,久则方起。如风云雷电不应,即合升坛如法催降。大槩阴阳激剥之义,彼动则我静,彼静则我动。要识此机。若动静同时,决然不应也。

升坛先看方向,云雷风霆俱在东南方上起,乃是三帅之验,或云雷在西北方,必须动雷起风,吹过东南。此时作意西北,剑诀书祖符,入号窍,双手雷局,丁罡运天 逐去,顷刻见云雷渐过东南矣。如至期不雨,烈日当空,乃就坛发檄,乘怒兴云掩日,作意催召风云雷电雨。一应再加檄,约时的降。雷不怒则不鸣,心稍退则不 诚。祈祷之要,须知此理,方可取应。

凡祈晴则与祈雨法不同。盖因积雨久阴,欲得开睛,甚难於大旱祈雨。亦须端坐凝定,运用工夫,了无一事一物相干,心目相映,上无浮翳,下绝妖尘,中心莹彻,觉如秋月在天,春阳照水,神气通畅,身心清爽,愈久愈悦,天气开朗。法师果能致此地,又何虑帅将之不灵,符窍之不验也。
书符,用金光一笔扫成。若笔力枯燥,外景又无触心之事,其符必应。
升坛,先运金光布满坛场内外,号召使者起大风扫退阴霾。运金光书,烁见天日。依然定日约时,升坛取效。
莫真人示诸法子云:大凡祈祷雨暘,要知动静变易之机,阴阳盛衰之义。静极则动变,阴极则阳生。此理明矣。假若天心人意相关,晴亦可雨亦可,又何待符章而后应。
祈睛,以心为山,以脐下为水。依法书符,不入云雷雨号,只入晴号。静坐,水不上升,但是火气上升,冲满天地。召使者,焚符,存金光满空,使者扫开云雾,显露阳光。几书捧奏符,三处加号 ,加两翅,太乙逐天罡。发去,存满天金光火光。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