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霆三要一氣火雷使者法

主法

昊天至尊玉皇上帝

 

将班

天罡大圣主雷真君马自奴

披红发,红面三目,着月下白道服,右手仗火剑,左手执火印,跣足踏火车。

 

河魁大圣节度真君董万春

红发,青面獠牙,鬼相,头戴缨络,项悬十二骷髅,左手执戟,红带黄裹肚,虎皮汗袴,跣足踏水轮。

 

主雷欻火律令大神邓燮

朱发,天丁冠,蓝身,肉角,凤觜银牙,两翅,两脚鹰爪,绿风带黄裙,左手执钻,右手执鎚,跨苍

龙,身迸烈火。

 

雷霆猛吏都督辛忠义

青发青面,红眉青须,戴牛耳幞头,红衬衫,左手抱五雷籍,右手执火笔,着皂靴。

 

先天一气火雷飞捷使者暘谷神君张珏

欻火相,三目两翅,青身赤体,左手执召雷旗,右手执斧,腰带碧玉牌,一面金字。

 

雷公电母,风伯雨师,五方蛮雷使者,合部雷神

 

召法

入坛,三净,启圣变神,召功曹土地至。存西方有一天宫,朱牌金字,扁曰:太一碧玉宫,中有一美妇人坐。次念召咒:

道祖一气,大梵飞腾,清华景明,与道合真。急急如元始上帝律令。

次用剑诀向西方虚书一 号,左手酉文剔此号入宫中,妇人见而吞之,不觉吐出成一人,妇人见之而怒,即躶身披发仗剑斩之,左手提人头,右手执剑,飞入北斗第五星中。次念咒:

玉帝真形,玉文。勑命雷车。玉文。天雷黑咤,亥文。地雷烈咤。己文。人雷轰咤,申文。鬼雷<鬼多>咤。寅文。紫微奉命,玉文。玉帝真形。午文。急急如元始祖劫上帝律令。

右咒毕,想北斗第五星中帝车使者下降,右手剑诀虚书 ,午文一剔去车上,与使者合形,先存有一使者在香上,次存车上使者下合为一,吸入身中祖宫混合,呵心气出香上。存现,念务猷收咒,再念誓咒:

三天使者,速现威神。佐助主帅,兴雷伐神。与吾设誓,百和鑪焚,立降左右,助吾威灵。稍违此约,天刑及身。汝违吾戒,永堕迷津。受命上帝,走雾兴云。甲戊降日,录罪奏陈。灭汝九祖,永不利贞。急奉元降律令。

唵吽吽干夷勑。兑卦统雄兵,艮宫封鬼门。离宫驾火轮,北海涌波津。人门撼地轴,震雷霹雳轰。狂风摧山岳,使者出天庭。太虚真,太灵真,吾奉紫微君,勑召雷部神,疾速乘飞云,如康民。急急如太上清都律。急召先天一气使者暘谷张神君速降。

右召毕,想使者到坛,随事役遣,念遣咒:

颛顼昌岌龆齓疾。喉音念一气七徧。次念:唯唯逸。紧。释提亘恩。慢。

 

用法

凡有人投坛祈祷,领词押字批判讫,次书旗。先焚香,一净无尘,却书旗上星斗圈子了,又放下笔,静定,星斗金光。却念唯唯逸咒,书星中字。次书上三字,天罡河魁,邓辛帅。次第书之。想帝驾金光,雷神森列于旗上。却静定,念运雷经熏勑。次择坛场,向正午立坛。用石灰画坛,子午文。东西一丈阔。下层画八卦,干上留路入,午上一水缸。次择时,于先一时下四刻出旗,念净天地咒,天蓬咒,遶坛三匝,召功曹,启师白意,然后立旗于坛外,离坛丈二三许,当日煞方上。用桩一箇,要三尺六寸长,二寸大。先于所限时辰前一时下四刻,将斧桩于煞方,念昴飞碧轰赫奕震离兑咒。系喉音念。将旗桩画地。念前九字,一字一画,成泰卦了,阳日先左足,阴日先右足。存斧桩为雷斧锲,于泰卦四画上钉,念九字,一字一斧,三徧摇动,三徧打下。如未稳,再念再打。安旗竿缚桩畔,一字一展,开了,尽一声喝:张珏疾。再念三天使者咒、九字咒撼动。次存五岳五帝形相,随各方服色,四渎之神,并羊耳幞头,在旗下迎接雷神风雨。或存九字在旗下金光色,亦妙。

 

祭天罡河魁

先备香茶酒果,祭仪齐备,凝神静念,依法召请存降,白意祭献如法。

道香一炷,十方肃静。法鼓三通,万神咸听。谨炷真香,虔诚启请天罡大圣主雷真君,河魁大圣节度真君,下赴法坛,受今供养。存降。唵吽吽喗咤哒唎娑诃。一气七徧。适伸启请,想沐来临。今有祈雨事意,恭对敷宣。白意。据词难抑,依法立坛祈祷,特赐指挥本部雷神使者张珏,定限于某日某时前来行坛,大施雨泽。今有净酒,谨陈初献。

至三献已毕,次刺中指血入酒中。对面向上下三噀。毕,次呼二圣讳名喝呼云。

天罡大圣主雷真君马自奴。

河魁大圣节制真君董万春。

存水气上腾,冲射天罡。天罡大怒,以火气下射河魁。法官觉背热,急谢河魁云:某自受法以来,誓愿佐天宣化,济物利人,祷雨祈晴,除邪辅正。千愆万罪,望赐赦除。大赐感通,以彰道化。次三拜,再回头谢天罡如前。焚天罡黄牒毕,当坛正立,召使者,焚牒役遣。对北斗坐作用。

 

 

三天。至时,运号,召使者,向当日三合宫引使者至。即收号入身中了,祝责使者慢令不应,存使者大怒,腰间取下碧玉牌一面,上有勑召诸天帝陛六金字,使者将牌向上呈召,一转敛翅,作怒,以牌插入地下欲埋之状,诸天皆临了,却喝:使者火速奉行,急彰报应。此乃极法,决有报应。如雨足,则备酒物,用牒使者召雷限时,祭谢言功谢过给牒而毕。

 

直符四字号头

 

制辖雷神符

王巨琱璹王更。

右符召雷骂雷时书,制胸前,则雷神不敢犯也。

 

五岳四渎讳

 

右九宫字,存在旗下。金光色。

如打潭,用团鱼一箇,于肚下用朱砂书前字肚中及四脚上。令日晒团鱼,用长绳穿系轮上。法师打坐运神毕,却下团鱼入潭,直候有泥泡水起,即汲此水,仍取上团鱼,迎水归坛,必有大雨。

三字帝讳

 

九字灵章

 

风雨九号

 

右符并叠书毕,用火雷阳印印之,次用阴雷阴印盖。祈雨第一次用皂纸书,粘白纸牒上,二次黄纸檄,中黑书,三次皂纸檄,中黑书,及重书雷号,寅。云号,坤。风号,巽。雨号。亥。四角为紧。

 

此旗用皁绢二丈五尺,内一丈作脚,三幅横作身要一十一只脚,朱书星斗号讳。凡一处祈祷,必须重作用书过,不然雷雨必于先时书旗祈祷处落,不来坛所下雨也。

 

雷霆三要诀例

凡书符命牒檄,并用皂纸为紧,黄纸次之。并用浓墨调朱书,想昏太阳之义也。

凡役将,念七字,如不应,方念贼字及唯唯逸咒不绝口。如雷恶,念释咒。如未应,不住念唯咒也。

凡召月号,可取雷雨。如用于此方,则雷雨随之,剔于坛上,则雷雨至坛。如未应,再用二号去摧。

凡一字金书,可用召役,亦可加批符上用。

凡月号,可催雷声,数用剔去,不敢取回,则其雷声不住。至几声,或送号过别方,则雷雨过别方去也。用将押去右号,并用剑诀虚书,用酉文及衫袖拂去。

凡动雷煞伐,则要看煞伐号出与不出。所谓号者,黑云如泼墨,中有赤鸡紫鹅,则是煞伐号也。清晨日傍如此者验。及雷声如碎瓦破碗,则是煞伐也。电火红而竪掣者,伐人也。

如风云至而无电,则以电号暗化鑪中,则电自香烟中而起。

凡祈祷,存旗下有九字灵章,霞焰灿然,金光照耀至坐所。拥其字,则五岳四渎并皆听令旗下。

如路途偶见雨下,则用左手掐酉文剔号去,以右手将袖一挥,则雨过他方。如未应,再用第二号催之即应。

凡击令,不可乱下。如发遣,只击一下。如欲雷声随令震响,直见闪电一动,却下令,则雷声立应。

凡祈祷,须用黄纸书牒,牒天罡。如煞伐邪怪,亦用之。又云:煞伐牒河魁。

凡行此法,不须集鍊,不过晨昏念经,回奉敬礼而已。却要保守真元方灵。

凡发奏状,方函可漏,帝位宫分下,并用朱书开天门号 。

凡起电,见楼子灵芝云,即存电母在内,用剑诀虚书电号,叫云:真奴婢,即电掣。起雷亦可如此例也。仍存自身为使者。

凡祈睛,用牒文与使者寄水北斗,乃都水司寄库,要用时取发用。

凡祈祷之初,不用召祭,只凭使者催直,待有雨足,却牒报限时,大伸祭谢,申奏言功,谢过给牒。

凡祈雨,若见雨过他方,此间发号去彼催用,扇招上,见彼风云动,方逐渐取号,缓缓回来面前,则雷随他来了。或存太岁在后押发。

凡祈祷,坛上多焚桃木香为妙。必须锄开坛场,以起煞气也。

凡登坛祈祷之时,如使者不应,召使者至坛,用少号打入使者身上,则除去双翅。又不应,用星号打入使者身上,则灭其形,粉骨碎身。又要用则用玉号打入使者身上,方能全形如故也。

凡旗桩,用硬木为好。仍用苎麻缠缚头上,庶打不碎。只用一箇,移换方道不用改换,只用元来所用之桩为好。

凡立坛祈祷,须用净水五缸,布置五方,并不用他物。

凡催咒将报应,须用频频念九字咒打桩为紧。

凡作用三旬天罡时,存自身为玉帝,却作用如法。

 

道法會元卷之九十四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