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玄先生玄纲论》性情章第五

窃得五术不修道,受灾得祸皆自召

时时修之清静体,便知古仙皆参玄


性情章第五

   夫生我者道,禀我者神,而寿夭去留,匪由于己,何也?以性动为情,情反于道,故为化机所运,不能自持也。将超迹于存亡之域,栖心于自得之乡,道可以为 师,神可以为友,何为其然乎?夫道与神,无为而气自化,无虑而物自成,入于品汇之中,出乎生死之表。故君子黜嗜欲,隳聪明,视无色,听无声,恬澹纯粹,体 和神清,虚夷忘身,乃合至精。此所谓返我之宗,复与道同。与道同,则造化莫能移,鬼神莫能知,而况于人乎。

粗糙的解释

  既然是道生的我,禀受于我的是神,但是人的寿命,活多久什么时候去世并不由自己,这是为什么?

因为性动则成了情,情则返于道,这样就被“化机”所运了,所以不能由自己控制。

如果超出这些之外,栖心于自得之处,则道可以为师,神可以为友了,这又是为什么?

因为道与神,什么也不做气便自己会化生,而不需要思考意念物就自己形成了,其超出于生死之外。所以君子应该放弃欲望,不要追求聪明,看到不见色,听之不见声,淡然纯粹,自然体安神清,如此再虚夷忘身,便能合于至精。

这样就称为返我之宗,而与道相同,与道只要相同,造化就不能改变,鬼神也无法知晓,更何况人。

修炼实解

道家有很多东西让人质疑。

视之不见,听之不闻,放弃欲望,这真的对吗?

如果这样做,如何又能在现代的激烈竞争中出人头地,如果不能出人头地,又怎么改善自己的处境,如果不能改善自己的处境,又如何给家人幸福?

当年,皇帝问宗玄先生,修炼之道。宗玄先生回答说:“此野人之事,当以岁月功行求之,非人主之所宜适意。”

这里表达得很清楚,修炼的事,并非是人主所适合做的,因为道家修炼讲究的是无欲无求。

皇帝不适合是因为天天需要管理国家大事,如果花费时间在修炼上,必然会荒废朝事,一举而天下皆动,影响的人太多,所以连基础的修炼也是不宜进行的。

也就是说,其实这个是个例,这也是当皇帝代价,并非针对于大众。

道家修炼,到一定的境界,就要生活中无处不处于修炼状态,非仅仅是打坐练功的时候。客观来说,道教的基础修炼,与世俗的生活是有冲突的。

但所幸运的是这是道教,所以为了针对世俗的问题,就有了道门五术,道门的五术就是专门为世人解决问题用的。

很多人说道教不究竟,但在说前,往往先要搬出来道教的一个法门,然后说这个法门很好,然后再来句不究竟。

通常说这些人,并不是真正理解道术,因为他们的思维模式往往还是停留在术的观察上,没有认识到道家的道的部分。

术是道的体现,道是术的根本。

而道术,不是说拎只鸡,扎个草人,挂在竹竿上,然后等鸡叫打卦能把魂召来,这就叫道术了。

这充其量只能叫术,非道亦可行之。

甚至有些宗教窃取术中部分后,用了效果不好或是受到外来的影响,导致不吉之事,于是就说道教之术不过如此。

更有自作聪明之人,偷学术中部分,自以拜神实是祭鬼,画符弄事,偶有灵验而欣喜不已,最后祸患加身,以致于悲惨,于是又言这是道所致。

捡了把警棍就冒充警察四处乱打人,你不被抓谁被抓?

究其原因,不过是因有术而无道,所以才自惹祸患。实际上道术是极其高妙,而且极为安全的。

如符法要诀:以我之精合天地万物之精,以我之神合天地万物之神。精精相附,神神相依。

但如何以我之精合天地万物之精?

“黜嗜欲,隳聪明,视无色,听无声,恬澹纯粹,体和神清,虚夷忘身,乃合至精”。

此即要诀

如果不这样做,合的就不是至精,合的不是至精,那合的是什么?自己去想。

若是合于至精,至精蕴慈,而世人自然获福无量,怎么可能反而有祸患呢?

所以,非道术有误,世间行法,多因不行正道,所以招惹不善,而致于终祸。

如存世之间,时时按要诀行事,常人自然是一时难以行之。

所以才有修炼之说,修炼打坐,无思无念,无欲无求,眼观眼,鼻观鼻,心观心,让一切皆观。

尔后,收万念为一息,收一息而归无,寂寂至无踪。

自然契合真精,而真精一契,太极自分而始生天地,此中感悟,当自静坐而为。

当玄关显现之时,便会彻底感悟:自古大道非空谈,原来钟吕皆参玄。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