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玄先生玄纲论》化时俗章第八

原文

道德者,天地之祖。天地者,万物之父。帝王者,三才之主。然则道德、天地、帝王一 也。而有今古浇淳之异,尧桀治乱之殊者,何也?夫道德无兴衰,人伦有否泰,古今无变易,性情有推移。故运将泰也,则至阳真精降而为主,贤良辅而奸邪伏矣。 时将否也,则太阴纯精升而为君,奸邪弼而贤良隐矣。天地之道,阴阳之数,故有治乱之殊也。所以古淳而今浇者,亦犹人幼愚而长慧也。婴儿未孩,则上古之含纯 粹也。渐有所辩,则中古之尚仁义也。成童可学,则下古之崇礼智也。壮齿多欲,则季世之竞浮伪也。变化之理,时俗之宜,故有浇淳之异也。窍其所以,源其所 由,子以习学而性移,人以随时而朴散。虽然,父不可不教于子,君不可不治于人,教子在乎义方,治人在乎道德。义方失则师友不可训,道德丧则礼乐不可理。虽 加以刑罚,益以鞭楚,难制于奸臣贼子矣。是以示童蒙以无诳,则保于忠信。化时俗而以纯素,则安于天和。故非执道德以抚人者,未闻其至理者也。

粗糙的解释

  道 德是天地之祖,而万由天地所生,所以天地是万物之母。帝王则是三才之主。但是道德、天地、帝王本来应该是同一物。却现在与古代帝王有好有坏,这是为什么? 道德自身是没有兴衰的,但是人伦是有好坏的,古今从来没有变过,性情是会发生变化的,所以当运好时,则至真之精降下为主,贤良就多,奸邪就少。而运差时, 则太阴成了主层,奸邪就举起,而贤良就隐了。天地之道,阴阳之数,所以有治乱的不同。所以古人淳厚而现在却不一样了,这是如同人小时候不聪明,长大就聪明 了的缘故。

婴儿还没有当孩子时,如同上古的人一样纯粹,而慢慢辨别事情,如同古尚于仁义。而长大些的孩子,可以学习了有了智力,就如中古崇尚礼智等 长出来了牙后,想吃的东西多了,于是欲望也多了,则与季世相似了,开始会了说谎。变化的道理,跟世俗时代是有关的。所以古今是有变化的。知道其中的关键, 根据这些原因,可以让其学习而改变习性,让人随时而变化。父母不能不教子女,君王不能不治理百姓,但教子女要有方,治理百姓需要在乎道德。如果不会教子无 方的话就不行,如果没有道德,则礼乐也没有人在乎了。即使是不断加以刑罚,再什么狠狠鞭打,也是没有用的,解决不了奸臣贼子的问题。所以,要学习小孩的蒙 昧之状,则能保证忠信,把时代的习俗变得朴素,则与天相应相和。所以不以道德来教育或治理人,是因为不明白这个最高的道理。

修炼实指

这一段虽是讲治国与教育,实际上也是在借喻修炼。

修炼过程中,总是难免会遇到魔障的,各种慢慢修炼过程中不正确的认识的积累,往往会形成一定的不良影响,从而导致无法有所进益。

有些修炼的人,修炼不但没有解决身体问题,反而会病来的时候扛不住,落下了一身病,而这些病又很难解决。

这就如同有奸臣在国内捣乱一样,想收拾又收拾不了。

尤其是在结婴之后,当婴儿温养成阳神时,也会时常发生背逆于自己的情况,如有时发现还未长成阳神会试图脱离自己,暂时性的无法控制。

这些都是会必然发生的事情。

但是这些事情要解决,就要从源头上开始解决,因为情况比较复杂,每个修炼者遇到的情况都不尽相同,所以要灵活解决。

灵活解决无非就是紧紧抓住道德教化这两点而来,不要一昧只想着,发现了什么问题,就不顾问题的源头去强行通过强制手段进行。

如还未长成的阳胎,要脱去时,也决不可用强力去镇制阳胎,而立即做一场大静,浑然无我,如同哄小孩一样处理,渐渐引导教化,一点一点慢慢来回牵引,牵引回来,如此方能解决问题。

正如一些丹法要诀中明确指出的,忽然一觉身外有身跳出,嫌肉身污秽,红尘浊世不肯回,这种时候一定要慢慢牵引回来,如果强制使力使意召回,只会导致阳胎的肉体间的联系断得更快。

如果不这样做,人就会突然坐化掉,这种坐化掉,往往还会有一些神奇的校验,世间不明者,见了或多会说修之有成,实际上修者却是一败涂地,身死道消。

往低一些的境界来说,有些人修炼了大半辈子,结果得了癌症或是绝症无药可医而亡,即使是生前再舌灿莲花也是无用的。

这些的根源都是自己玩弄巧智太多,以致于自身气难安和,即便修有小成,也会气杂混身而病来而不能御,这在现世较为多见。

所以,凡修者有病而不能自医者,多是玩弄巧智,欲心过重之证,凡有见之,当应为鉴。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