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玄先生玄纲论》:神道设教章第十

原文

九玄之初,二象未 构,灵风集妙,空洞凝华,宝章结于混成,玉字标于独化,挺乎有无之际,焕乎玄黄之先,日月得之以照临,乾坤资之以覆载。于是无上虚皇命元始天王编之于金 简,次之于玉章,初秘上玄,末流下土,降鉴有道,乃锡斯文。故伏羲受图,轩辕受符,高辛受天经,大禹受洛书,神道设教兆于兹矣。又玄元愍俗,历为帝师。人 伦浇浮,则陈道德以示朴。鬼神杂扰,则演盟威以荡邪。爰及苏、茅、周、王、裴、魏、杨、许,莫不躬接玄圣,亲传宝经,故西台无隐于灵文,东华不秘于真诀, 是以龙章云篆,渐降人间,师资相承,经法弥广。然可以周览,难可以尽行,何者?以一人之心,兼累圣之道,神疲形倦,莫究其微。故周览以绝疑,约行以取妙, 则不亏于修习,无废于闲和。道在至精,靡求其博尔。

粗糙的解释

在九玄开始的时候,阴阳二象还没有形成,就已经有灵风奇妙地聚集在一起了,其空空洞洞而能凝出光华,宝章也就在此中混成,而玉字也在此成形了,这是在有 无相生的时候,也是在玄黄产生之前。日月受它的影响而能发光,乾坤因为它的影响而能够覆盖天地。所以有无上虚皇让元始天王编成了金简,然后做成了玉章。所 以伏羲得到了图,轩辕得到了符,高辛得到了天经,大禹得到了洛书,这就是设教化的过程。后来太上老君又为帝师,因为人伦不稳定,所以告诉道德以呈示纯朴。 尔后鬼神相杂干扰人间,所以演盟威之教以荡邪气。苏、茅、周、王、裴、魏、杨、许等祖师没有不是接引玄圣,亲自传下玄经的。所以西华不隐于灵文中,东华也 不秘诀与真诀中,所以龙章云篆,慢慢降临人间,又由人间师徒相随,经与法广传。经文可以多看,但是是看不完的。为什么这样?因为以一人的心念,去感悟至圣 之道,即使很精疲力尽得难以领悟微妙。所以可以多看以绝疑问,从中提炼学习其妙处,这样一来不会有亏于修习,也不会在闲时有所荒废。道在至精,并不是在其 广博。

修炼实指

这篇虽然是说神道设教的源流,但实际上主要是在说,道在于精而不在于博,即如同现在说的在专而不在于广。

道教的经文实在太多,很多也各有妙处,但如果总是追求读更多的经的话,即使是知识很广博也是没有用的,因为再广没有一样精专的,实际上没有修行是一回事。

但是宗玄先生不反对广读,只是认为广读要正确的态度,广读可以用来感悟决疑,这样可以把平时闲暇的时间也用起来。

但不能舍本逐末,只是拼命去往多了读,正如“百招会不如一招精”这是实实在在的道理。

如雷法炼将之中,雷部众将,将将可招,每个雷将的法都各有特色,但是如果试图把每个将都召来的话,这基本上是不可能的。

所以即使是雷法的祖师也明确说的,要修炼,先专炼一将,一将炼精了,则其它的自然也就容易了。

功法也是一样,现代阻碍人的并不是没有功法,而是修炼功法实在是太多了,所以学者都迷茫了,不知道学习哪个好。

生恐修炼到一个不好的功法,而以后再要提升就困难了,又或会想,遇到更好的功法时再修,这样于是弹指之间,年华就过去了。

结果一瞬间几十年过去,发现自己还是什么也不会。

修道的关键还是在于实修,道法不同于气功或是武术,因为在道法之中哪怕一个小法,都是能通于道的,其成就能力只在于修炼感悟,而不在于法门高低。

每一个法门的传承都是经历了无数年的积累,如果小看了某一个法门,这只能说明自己的智力有限,不足以理解其深厚之处。

如罡步术中,九宫之罡,仅踏九宫而止,常人亦可学而踏之。然修炼至精者,其步法灵活,于技击之中敌不能沾,可起保身之用,法师踏罡练至此乎?更有深者,罡步一踏,步之所过,鸟沾之而不飞,被禁其中,行科法之士,练至此乎?

又如手诀,多有学者四处搜求各类诀法,敢问传统之诀掌握如何?常见法师笑称,自然是熟练之极,随手可结。然再问,一瞬可打几诀?拘邪拷附九诀复打之时,可在一瞬完成否?若是修之至深,可掌毙青牛,试问已然做到否?

又如采炼气之法,运罡吹饼,其色自变,投之入井,井水自沸,试问采炼已能沸井乎?既不能,便是门亦未入,岂敢言法之大小?

以上之法,在道而言,不过入门之阶,自入门后,更有深入之修,而门径未入,却希求更深之法,即便学而教之,又可修成否?

是故,非法不彰,只是修者不勤,习之多怠,故今世之法不如古也。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