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落洞花女”不是“落花洞女”

道家阴符派博客--是“落洞花女”不是“落花洞女”--

“落洞花女”一词,本是民间之说,但自从沈从文先生写的湘西文章以来,湘西蛊术、赶尸、罡仙,成了湘西三邪的代表。

在沈从文先生的笔下,罡仙大体是指的问卦的巫婆神汉一类的人,即如今说的出马仙一类,即妖邪附体修行之人,而落洞则属这个地域文化中的一种。

落洞的概念,在沈从文先生的笔下描述得很清楚:“凡属落洞的女子,必眼睛光亮,性情纯和,聪明而美丽。必未婚,必爱好,善修饰。平时贞静自处,情感热烈不外露,转多幻想。间或出门,即自以为某一时无意中从某处洞穴旁经过,为洞神一瞥见到,欢喜了她。因此更加爱独处,爱静坐,爱清洁,有时且会自言自语,常以为那个洞神已驾云乘虹前来看她,这个抽象的神或为传说中的像貌,或为记忆中庙宇里的偶像样子,或为常见的又为女子所畏惧的蛇虎形状。”

简单来便说:落洞的女子,即是野外路经路口,回家后出现了精神异状,表现出来了强烈的自闭或抑郁症现象(中邪)。

同时沈先生又评论说:“至于落洞,实在是一种人神错综的悲剧,比上述两种妇女病更多悲剧性。地方习惯是女子在性行为方面的极端压制,成为最高的道德。这种道德观念的形成,由于军人成为地方整个的统治者。军人因职务关系,必时常离开家庭外出,在外面取得对于妇女的经验,必使这种道德观增强,方能维持他的性的独占情绪与事实。因此本地认为最丑的事无过于女子不贞,男子听妇女有外遇。妇女若无家庭任何拘束,自愿解放,毫无关系的旁人亦可把女子捉来光身游街,表示与众共弃………”

“女子在性行为所受的压制既如此严酷,一个结过婚的妇人,因家事儿女勤劳,终日织布,绩麻,作腌菜,家境好的还玩骨牌,尚可转移她的情绪,不至于成为精神玻一个未出嫁的女子,尤其是一个爱美好洁,知书识字,富于情感的聪明女子,或因早熟,或因晚婚,这方面情绪上所受的压抑自然更大,容易转成病态。地方既在边区苗乡,苗族半原人的神怪观影响到一切人,形成一种绝大力量。大树、洞穴、岩石,无处无神。狐、虎、蛇、龟,无物不怪。神或怪在传说中美丑善恶不一,无不赋以人性。因人与人相互爱悦,和当前道德观念极端冲突,便产生人和神怪爱悦的传说,女性在性方面的压抑情绪,方借此得到一条出路。落洞即人神错综之一种形式。背面所隐藏的悲惨,正与表面所见出的美丽成分相等。”

沈先生试图把落洞这种现象归类为精神问题,并认为精神问题的根源是女性长期受到的压迫导致的。

这个说法在当时的年代或是有理,但是到了现代,我们仍然发现,女性很多已大大解放了,但是仍然免不了见有“落洞”现象—即严重的自闭或抑郁症的精神异常现象。

之所以一般解决不了,多是能力所限导致,毕竟巫法不是正法,所以对于顽邪无可奈何。对于落洞花女这种事情,终究是推脱在这人神恋爱之上。

这种欺骗(亦或不是有意的主动欺骗),多是作为一种安慰调剂的解释,让这些精神异常的女性的父母认为,自己的女儿虽然无法救治,但这是与神的爱情,终究还是好的,能很大程度上缓解伤痛。

网上很多转来转去胡乱转抄的,把“落洞花女”抄成了“落花洞女”,皆是不知“落洞”一词来历所致。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