诸葛武侯千金诀之行人占

论干支
推测行人来不来,只从时日细安排,时元合生日元上,逢制日支军马回,又喜时支作日马,日支合马归时下,若使时马系日支,投墓支干定返期,最忌截空与刑墓,死绝多应音信稀,日音时纳去留人,纳音生合已登程,时音来尅日干纳,行人飞骥在武陵,干纳尅制用时纳,纵欲动身又怕行,更详临官占驿马,三合时日察归情。

三符风云涌注:大宜时生日,此为动生静,客生主,而得来之象。又时支为日马,或时支合于日马,即对方所乘主之马则为来象。如日支为以寅申巳亥为马,时支得寅申巳亥或亥巳申寅皆主来象,如此以投墓支干为归期。行人之占,忌截路空亡刑墓死绝,皆是不来并难联系也。又纳音所断,阳金合于阴木,此为来。又阴金克于阴木,此为不来。日纳克于时纳,只是想动而非真动,更需临驿马及临官,为何参临官,因临官遁干所得日主,方位可定也,终归日当以三合定之。

论值符
值符所推论行人,旺相逢生必称心,休囚刑尅岂得意,空亡在后想家门,勾白朱蛇逢尅制,多般迟滞是非生,元武太阴如生合,又疑阴小绊行程,五马如投天与地,归鞭已拂岭头云。
论值使
值使断可断行踪,门合来方归意浓,惟忌惊伤与杜死,刑格迫伏未回踪,开休生景乘天忌,加临干符墓相逢。

论十干
十干时兮所望亲,用神乘马始来临,马阻关东归未得,马过山谷喜相寻。

论九星
九星南北与西东,来旺投生在外栖,入墓加比营归计,前程空绝必回庐。

论九宫
起元伐问去何方,却将本局所推详,议历过来搜父比,此官此日合回乡。

论门户
门户要合符与门,时日驿马可搜寻,要看加临何亲属,加合占人评来临。

论三甲
行人孟阖未登程,仲甲开兮路宿云,季甲值开人便到,本甲之上考门时,喜时日干支门符坐马来马又杳,又行人类神年命相生相合,而甲门内开不阖,大为准到也。

论吉凶格
返首跌穴早已束装,其中迟速刑合参详,虎狂兮羁留而不返,龙走兮蹭蹬不归乡。遁格合时日两元可以言到,诈假会白虎朱蛇,书信必来。蛇夭而道路灾疫,投江而归计彷徨,飞干伏干来情不善,伏宫飞宫客若遐荒,大小格而迁延时日,刑悖格而彼此俱伤,白入荧而行人将到,荧入白而书信皆亡,不遇何须盼望,击刑有事相妨,入墓无伤可云到宅,罗网相格莫断回乡,返伏门迫须分行人远近,若合驿马临宫,反主去客登堂。

三符风云涌注:青龙返之局,重在一返字,故遇之必返,而如逢刑而路上有障,或逢合而被牵绊难脱,但总在一个归字,只是迟速不同罢了。虎狂则奔,重在一去字,故而不返。龙逃而在一逃字,故而逃出而不归。若为遁格,即是遁归之意,但若合年月则留他乡,若合日时,方归故里,此是内外之别。又逢诈假,其主虚诈,所成皆半,故虽不归而有书信回来。蛇夭则途中遇灾而阻,故而不归。投江而音信难通,故而犹豫彷徨。飞干伏干,有难相遇,故归来亦无好事。伏宫飞宫之格,所为在野外故于荒僻之地。大格小格皆是阻碍,故而有阻,时日方迁,刑悖格定主受伤。或又有白入荧来,庚为道路,临丙之上,故为到来,荧入白则丙临庚上,为火受阻象故而书信皆无。击刑非是大难,只嫌有事而已。入墓则归,无伤则吉。天网四遮,不行出行。反吟伏吟须看远近,近则速远则否,但得驿马出现,则非他来而是主去。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