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次论道之交流

道家阴符派博客--一次论道之交流--先天一气  

       有位修炼了法术很多年的老道士,正好云游路过,跑来找在下交流,法术方面技巧交流颇有所得,但他也自言思想上颇有瓶颈,因为知道在下涉猎的东西比较多,想看看有没有什么进步的机缘,于是背了他们门派的一箱子法本过来,想来交流一下,盛情难却,只好接受,交流了一段时间,于是有了下面论道的内容。

    他:最近有些瓶颈,越修炼越觉目标飘渺,并且疑惑越来多,总觉得还是有东西无法突破,而且完全找不到方向。

    我:说说看,有些什么疑惑?

    他:我知道法术是通过神来实现的,但是我通神感应,虽然得心应手,但有些事,我想办成,但神明却不认可,结果还是办不了。

    我:离开了神你就什么也不能办了?

    他:离开了神怎么还能办?

    我:道德经跟你说了得拜神没有?阴符经跟你说了得拜神没有?

    他:虽然这些经典里没有,但现实中,我们办事还是通过拜神通神实现的,只有神明才能改变人事。

    我:这个就是你的瓶颈所在。

    他:请指教。

    我:道家原始经文无一字要你拜鬼神,说明拜鬼神不是修道。阴符经说得很清楚,人知其神之所以神,不知其不神之所以神。

    他:你的意思是?没有神?

    我:不是。

    他:那是?

    我:你的瓶颈在于坚定认为有神,所以法术有灵,但如果你在认为没有神时,法术也能灵,这个就进步了。

    他:这怎么可能?

    我:道家的本事,一直都是让不可能变成可能,这个也不例外。

    他:如果不是知道你的本事,我会怀疑你在胡说八道!

    我:所谓真幻无别,你现在是入幻,所以需要破幻,只有破了当前的幻,才能见到真。

    他:你的意思神明都是幻想出来的?

    我:以前,有人去看了海,回来告诉我海是什么样的,因为见过海的图片,见过电视中的海,我就在脑海中想象出来了海的样子,并且认为那个就是海,在阅读别人的文章时,看到的海这个字时,都会想到我脑中的海的形象。但有一天,我到了海边时,却发现原来海是另外一个样子的,远远比我脑中的海要丰富得多。神明也是一样,你所认知的是你所认知的神明,但这并不代表你所认识的神明就是真实的那位神明,你所通的神明,只是你所认为中的神明。

    他:那么这样还是有神,怎么能从无神去理解?

    我:万物由什么而来?

    他:  当然由道而来。

    我:道是个什么东西?

    他:不知道。

    我:既然都不知道,你怎么能说万物由道而来,你不知道,自然也没法悟道,既然没有悟道,怎么能谈道。

     他:你说得对,我连道是什么都还不清楚。那你说道是什么?

     我:先不要谈道是什么,这个太深远,先谈现实的,先天一气是什么?

     他:万物聚散由气,但这个是后天之气,后天之气由先天而来,后天成形,先天无形无象,视之不见,听之不闻,充塞而天地之间,此一气就是元始先天一气

     我:万物是否由先天一气而来。

     他:是的。

     我:没有构成万物,无的部分,是哪里来的。

     他:没有化成万物时,在这个世界中的表现就是无。

     我:那么是先天一气既然未化形就成了无,化了形就成了有,有神也是先天一气所化,为什么无神不能是先天一气所化?

     他:嗯…..对,只是这个要好好思考下。

     我:神有还是没有,这个不是问题,问题在于如果有会怎么样,无又会怎么样。这样就是以有观其徼,以无观其妙。你现在法术之所以遇到瓶颈,是因为只得其徼,未得其妙。

     他:我还有个问题,既然只得一半,虽然跟你比还有点差距,但毫不谦虚的说,为什么我自觉比大多数法师水平还是要高得多,其它法师有些领悟看起来比我高,但他们很多施法并没有我灵验,也没有我这样能立竿见影。

     我:这是因为你对有的实践比一般法师要深得多,这好比同时学语文数学的,你就是数学得非常好,所以能考高分,而其它人语文数学都学的,虽然全面,却都没有学得足够好,所以没有考上高分。领悟与实践从来都是不同的,别人缺少实践,而你虽然道法有成,但却缺乏领悟。

    他:明白,不过没有了神,我的法术用什么施展?

    我:道性

    他:道性?人人皆有道性,有道性就能施展法术,嗯,有道理。

    我:关于道性,也要明白道性才行。

    他:请指教。

    我:我问你,既然万物皆有道性,万物之外,有道性没有?

    他:万物之内或万物之外,皆是因道而来,自然也有道性。

    我:有无道性之物没有?

    他:一切都是道演化来的,自然不存在无道性的东西。

    我:我们已经在讨论无道性了,这个概念已经出来了,它就是一个东西,怎么能说没有这个东西?

    他:虽然讨论无道性,但它在现实中是不存在的。

    我:你我是不是现实?既然是现实,我们的思想是否是现实的产物,既然是现实的产物,思维也是一种存在,怎么能说它不存在?

    他:你的意思是存在无道性的东西?那这个不是矛盾了?

    我:对不理解的人来说,什么都是矛盾的,对理解的人来说,一切矛盾都是都是统一的。

    他:那这个应该怎么理解?

    我:有与无,同出而异名,有不等于无,但有与无是同出的。

    他:无道性与有道性是同出的?自哪里出?

    我:清静经有云:“虽名得道,实无所得”,无道性的便是得道的。

    他:既然都无道性了,怎么会得道呢?

    我:有道性才会求道。

    他沉默着,愣愣地看着我,显然没有想明白有道性会求道,但与道性无了才能得道是个什么道理,这种说法又出自哪里。

    我慢慢地剥开一根香蕉,咬了几口,对他慢慢一字一句地说:“为学日益,为道日损,损之又损,以至于无为!”

    他忽然一下站起来,兴奋地说:我明白了!

    我喝了口茶,对他说:“七情六欲会掩盖道性。”

    他平静了下,坐了下来,又问:我还有一个疑问,召雷将要用怒气,这个也是七情六欲,它与道性不是冲突了?”

    我说:区别在于,还是你去掌握,还是你被掌握。

    他沉默了一会,对我有力地点了点头,沉稳地说:明白了!

    然后又问:还有个问题,我们这样不断求道,何时才能得道,这种永远追求下去,终究是会差上一点。

    我说:没得道,是因为还没有真正做到永远追求,当你做到时,就是得道了。

    他问:既然是一直在求,怎么会突然变成得了?求与得之间怎么转换的。

    我说:1除以3等于多少?

    他说:零点三三三三,无限下去。

    我问:零点三三三三,一直无限下去,它乘以三等于多少?

    他说:  零点九九九九,一直无限下去,这个有什么关联。

    我说:一除以三再乘以三,难道不是还等于一?

    他说:嗯?怎么回事?我想想。

    过了片刻,他惊奇地说:怎么会这样,零点九九九九,无限下去,竟然与一是相等的?

    我说:是的。

    他说:太感谢了,我先回去好好体味一下今天的谈话,道法肯定会大有精进,一定前来再次拜谢。

    我说:不用客气,一切为祖师护佑之功。

《一次论道之交流》有2个想法

  1. 为学日益,为道日损,损之又损,以至于无为!学知识要日进,而学道要摈除顽固的情绪干扰,等彻底打破情绪枷锁的时候就可以反过来控制情绪了,心不为情绪所控反而控制情绪,才算是无为。道长,我这么理解不知对不对?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