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玄先生玄纲论》:真人为俦章第十八

       道之所至忌者,淫杀阴贼。此诚易戒。至于小小喜怒、是非可否,人之常情,甚难慎也。都不欲有纤芥之事关乎方寸之中,虑静神闲,则邪气不能入,我志不扰,则真人为俦。又好誉而憎毁者,贤达之所不免。然审己无善而获誉者不祥。省躬无疵而获谤者何伤?以此论之得失在乎己,而靡由其它。故泰然忘情,美恶不动乎衷者,至人哉,至人哉。

       解释:修道者最忌讳的是淫杀阴贼,这些很容易戒除。但小小的喜怒,对事物的是非可否判断,是人之常情,很难去防止。遇到这种情况需要不要在意细微小事,思虑安静,气定神闲,这样邪气才不能入。我的志才不会被干扰,这样才能如同真人一样。又有喜欢名声而不喜欢被人攻击,贤达之士也是难免的。但要自己要检查,如果没有什么好的,却得到了好名声,这是不祥之事。而努力去做了没有什么毛病,被人诽谤又能对自己造成什么影响呢?这样说来,得失是在于自己,而不是由其它。所以泰然忘情,赞美或是毁誉都无动于衷的人,才是至人啊。

        分析:这段具体到了生活中处事的方式,总的来说,无论什么情况下,都要去做到虑静神闲,从而做到养神,而遇到外来的赞美或是毁誉时,都不要去管它,因为如果自己做好了,别人说你不好,对你也没有影响,如果自己做得不好,却得到了赞美,这个是不祥之事,这意味着你极有可能永远也做不好了。所以主导一切是其实是自己,自己做好了就不需要担心,因为自己的目的是修道,能使神气安和强旺,这个才是目的,其它的都不需要分心。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