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玄先生玄纲论》:专精至道章第二十九

    或问曰:古之学者至多,而得道者至少,何也?愚应之曰:常人学道者千,而知道者一。知道者千,而志道者一。志道者千,而专精者一。专精者千,而勤久者一。是以学者众,而成者寡也。若知道[者]能绝俗,绝俗者能立志,立志者能专精,专精者能勤久,未有学而不得者也。

    曰: 然则理世者,绝望于乎?应之曰:不然。若特禀真气,大庇群生者,则无妨于理世。若中人好道,志慕轻举,必藉于栖闲。故太昊袭气母,轩辕升云軿,颛顼处玄 宫,文命游紫府,斯皆抚俗而得道者也。若乃玄元寄柱史,南华吏漆园,王乔莅叶县,方朔登金门,此亦佐时而得道者也。又仙欲隐密,道贵无名,或昭其踪,或秘其迹,不可以一途而察,不可以一理而推。按《真诰》及抱朴子《元始上仙记》咸云:自古至忠至孝,至真至廉,有大功及物者,皆有所得,不同常流。尧舜周孔伊吕,昔诸圣贤,皆上擢仙职,斯所谓死而不亡者寿,又白华自以随。世畏死而希仙,没为灵官,其骨不朽,功充之后,灵肉附骸,返魂还形,倏忽轻举。若尔者,则片善不失,而况专以神仙为务者乎。

解释:有人问:自古学仙的人很多,而得道的人很少,这是为什么呢?我回答说:常人学道如果有一千人,真正知道的人也就一个,比率不过千分之一,而知道的一千个人中,能有志于修道的也就一个,而有志于修道的一千个人中,专精的也就一个,而专精的一千个人中,能勤久的也就一个。所以学者的人多,但成道的人少。如果知道的人能绝掉俗念,并加以立志,再专精去修,并持之以恒,没有学不成的。

     又有人问:那么忙于世俗生活的,就不可能成仙了吗?我回答说:这倒不是。如果是特殊的人,禀于真气,庇护众生的人,则不妨于世欲的。如果只是人好道,要想轻举飞升,则必须要闲下来修行才可以。所以太昊袭气母,轩辕升云軿,颛顼处玄宫,文命游紫府,都是通过管理民情而得道的。又如玄元(老子)当过柱史,南华吏(庄子)在漆园工作过,王乔管理过县,然后才成的仙,也这是佐时而得的道。并且,修仙要隐密,道最贵的是无名,或隐藏其踪迹,不能单方面来看待,更不能片面而推论。按《真诰》以及抱朴子《元始上仙记》记载来说:自古至忠至至忠至孝,至真至廉,有大功德的人,都最后有所得,与平常人不同。尧舜周孔伊吕,这些人是以往的圣贤,都得到了仙职,正所为死而而不亡者寿,又白华自以随。世人怕死而求仙,死后成为灵官,其骨头不会朽坏,而功行积满后,灵肉会附上骸骨,魂返其形中,然后得以飞升。像这样,都要做到一点善也不能失,更何况是专门修神仙之道的。

分析:有人会多会问,说是至忠至孝,至真至廉,有大功德的人,为什么也会成仙。这里需要注意,其实说得很隐晦,至忠至孝,至真至廉,有大功德的人,并不一定会成仙,因为这样的多半是成神道的。但是有特殊的例外,就是本来就是禀真气而生的,这些不需要修行,只需要把功行充满了就能得仙,这个与前面的内容是呼应的。

     但是文中又说了,“尧舜周孔伊吕,昔诸圣贤,皆上擢仙职”,说明尧舜周孔伊吕这些圣贤也是得仙的,这是因为他们与常人不同,他们首先是圣贤,而大凡圣贤多是受禀真气而生,所以会有至忠至孝,至真至廉的特征,这类不需要修行,只需要功行也能成仙。

     同时还有一种情况是,是至忠至孝,至真至廉的虽不需修功,但功行不足,死后会成为灵官,等到功行满了后,仍然也可以使其死而复生,然后轻举成仙的。

     因为情况很复杂,所以不可以单纯去论,更不能以片面的道理去理解这些。

     此时的仙论,仍然是唐代的仙论,而后世,又多了一种赐封的仙的概念,这类不属真仙,虽为神道但又要与神道有所区别,所以也称为仙,但不可以混淆。

     比如法师,得赐仙职后,生前作为法官,积修功行,虽然修炼不足以成仙,在去世后就会被祖师接引,然后赐封一个仙号,如果不是通过己力修炼证道的,此类还是归属于神道,但是有了特殊的路径后,最后便不会沦为鬼途,最终还是能被接引过去。

     但此类从成就上来说是不如修炼成仙的,而且很多只是进入神道,比如成为一方神明等,一定要区别清楚,不可混淆。

     而在民间,又有些地方称一些妖物附人身,比如出马仙,这种最初只是一种尊称,这里的仙是指搞阴阳的,如地仙,命仙之类,又如江西带墓葬风俗,需要找八个人掘土,亦称为八仙,这类皆不是道家正称所统的仙,一定要区别清楚。

     而如佛教《楞严经》中的十种仙,基本上连仙的概念皮毛都没摸到,基本上属于印度修行者或未得其法的修炼者的描述,无论此经是伪造还是翻译,用仙之一字,都是在故意抹黑道家,这也是要注意区别的。

     再次强调,真仙必须经历修炼阳神,这个是最根本的标准,也是道教与世间所有宗教绝然不同之处。

     汉唐时代的仙的概念并不是很复杂,到了后世附会得很多,比如五种仙的划分,比如,导致了仙的概念的变化与扭曲,这个以后专门再说。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