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玄先生玄纲论》:长生可贵章第三十

       或问曰:道之大旨,莫先乎老庄。老庄之言,不尚仙道,而先生何独贵乎仙者也?愚应之曰:何谓其不尚乎?曰老子云死而不亡者寿。又曰子孙祭祀不辍。庄子日孰能以死生为一条。又曰圣人以形骸为逆旅。此其证乎?愚答曰:玄圣立言,为中人尔,中人入道,不必皆仙。是以教之,先理其性,理其性者,必平易其心,心平神和,而道可冀。故死生于人,最大者也。谁能无情?情动性亏,柢以速死。令其当生不悦,将死不惧,偷然自适,忧乐两忘,则情灭而性在,形殁而神存,犹愈于形性都亡,故有齐死生之说,斯为至矣。何为乎不尚仙者也?夫人所以死者,形也。其不亡者,性也。圣人所以不尚形骸者,乃神之宅,性之具也。其所贵者,神性尔。若以死为惧,形骸为真,是修身之道,非修真之妙矣。老子曰:深根固蒂,长生久视之道。又曰:谷神不死。庄子曰:千载厌世,去而上仙,乘彼白云,至于帝乡。又曰:故我修身千二百岁,而形一未尝衰。又曰:乘云气,驭飞龙,以游四海之外。又曰:人皆尽死,而我独存。又曰:神将守形,形乃长生。斯则老庄之言长生不死,神仙明矣。曷谓无乎?又《道德经》、《南华论》,多明道以训俗,敦本以静末,神仙之奥,存而不议。其幽章隐书,鍊真妙道,秘于三洞,非贤不传。故轻泄者获戾于天官,钦崇者纪名于玄录,殃庆逮乎九祖,升沈击乎一身。何可使行尸之徒,悉闻悉见耳。

解释:

      或有人问:道的主旨,没有比老子与庄子更早的了。老庄都不崇尚仙道,而先生您为何独独以仙为贵呢?

      我反问:“从哪里看出来不尚呢?”

      对方说:“老子说“死而不亡者寿”,又说“子孙祭祀不缀”。而庄子也有说“孰能以死生为一条”,并又说“圣人以形骸为逆旅。这难道不是证明吗?”

      我回答:玄圣所说的话,主要是为中等人的,而中等的人入道,并不需要个个求仙。在对人进行教化时,先要把人的性给理了,而理性必要让其心中平顺,而心平神和后,才能期望修道。并且生死对人来说是最大的事了。

       作为常人来说谁能够做到无情呢?而情一动,性就会亏损,这样就会加速人的死亡。所以通过教化先让人对于生不会兴奋,对于死不会恐惧,神清气和自然舒适,忧愁与欢乐均能忘掉,这样便能将情灭了而保留人的真性,即使是肉体毁了,神也是能存在的,再怎么样也是比形神俱坏的好,所以才有齐生死的说法,这是多好的方法啊,怎么能说是不尚仙呢?

       而人之所以死的是形,而不会死的,则是性。圣人之所以不尚形骸,这是因为形就如同是神的宅子,装性的用具一样,其最珍贵的是神性。如果害怕死亡,以形骸为真,这是修身之道,而不是修真了。

       老子说过:深根固蒂,长生久视之道。又说过:谷神不死。庄子则说千载厌世,去而上仙,乘彼白云,至于帝乡。同时还说:神将守形,形乃长生。所以老庄说了长生不死的事,这显然是在说神仙之道,怎么能说没有说过呢?

       而且《道德经》《南华论》,多是为了讲道以开化俗人,大体是以静为主,至于神仙奥妙之事,只是存而不议而已。

       至于幽章隐书,修真妙法,都秘密传承于三洞之间,非是贤者不传。所以轻泄的人还会获罪于天官,名字会被记载在玄录上,受殃会影响到九代祖先。升进与黜退皆在一身,怎么能让行尸走肉之人,能轻易得知呢?

分析:

       这一段比较好理解,其重点是指出来了,大多传世的经文是给中等之人看的,因为宗玄先生认为这世上大部分人都是属于中等之人,即不是最聪明的,也不是最笨的,即不是天生圣人,也不是故习难教之辈。从现代来看,这个是符合正态分布的,起码百分之八十的人都属于中人的范畴。

        需要注意,虽然这一段中明确说了,对于教化大众来说,会教人习静,抚其性而脱其情,然后最后人情不动则性平,并说形与神性比起来,形不如神性重要,但并不是说就要抛弃形骸,因为在其它章节中很明确的指定了,炼形是必须的。

        上一章中也明确指出来了一种修炼途径:“世畏死而希仙,没为灵官,其骨不朽,功充之后,灵肉附骸,返魂还形,倏忽轻举。”

        这种修炼在道家称为“太阴炼形法”,在汉代试图通过此法而升仙的不在少数,研究汉墓就会知道,很多王侯死后,因为这些人大多没有修炼,所以会采用一些取巧的办法来试图做到"返魂"效果。所以会用一些玉把身体诸窍都堵上,试图通过这样的方式,把魂魄封闭在形体内,期望经历足够久的年份后,能够达到复生的效果。如汉墓闻名于世的金缕玉衣就是起这个作用的。

       关于此法,《太平广记》卷第五十八中记录上清派的紫虚元君魏夫人说过:“若非尸解之例,死经太阴,暂过三官者;肉脱脉散,血沉灰烂,而五脏自生,骨如玉,七魄营侍,三魂守宅者;或三十年、二十年、十年、三年,当血肉再生,复质成形,必胜于昔日未死之容者,此名炼形。太阴易貌,三官之仙也。天帝云:‘太阴炼身形,胜服九转丹。形容端且严,面色似灵云,上登太极阙,受书为真人。’是也。若暂游太阴者,太一守尸,三魂营骨,七魄侍肉,胎灵录气,皆数满再生而飞天”。

       其它的相关记载感兴趣可自行翻阅《太平广记》《酉阳杂俎》《仙传拾遗》等。

       不过在实践上,首先其骨不朽这一步实际上就很难办到,虽然骨头属于无机物通常很难腐烂,但地壳运动及气候变迁都会造成尸骨的损坏,所以古代打仗很多,死人不少,现代能见到的骨头并不多。其次汉代那些诸侯所采取的方法,与道家先要把内修做好,然后才能做到三魂守宅七魄营侍,如果做不到这一步,仅仅是模仿道家的太阴炼形法是没有用的。

        所以神性与炼形,两者都是很重要的,不要看了此文,就臆解为只修性,其它的就不用管了,如果只修性会有什么后果,在下一章有说明。

《《宗玄先生玄纲论》:长生可贵章第三十》有2个想法

  1. 道长您好,非常喜欢看您的文章,现在也难以遇见能用现代语言将道教阐释得这么好的人:)
    道长,宗玄先生讲了“道者何也”,也讲了宇宙如何生成,但我一直想问的是:人作为宇宙中的生灵,存在有何目的吗?
    您看,大道生育天地,运行万物,但是道教追求“逆为仙”,为何不提倡“顺为凡”?
    如果我们知晓了我们存在的目的,那么就顺应那个目的去度过人生,我是这么思考的。
    在新世纪运动中,整个理念体系是这样的:一切万有(道),为了认知自己,创化万物。道是万物,万物亦是道。道创造万物,万物作为创造物也在自发地进行无限的创造。道在这个过程中认知自己。道在鸿蒙未开的无形界,分化出无限灵体,灵体进入人类身体,借由身体在三维空间,进行物质性体验。在种种轮回转世间,借由不同的人生体验,让灵体学习不同的功课,并由此提升意识频率。所以,在新世纪运动的框架下,一切万有在的创造带有一定目的性,由此我可以推导出人生的目的就是人生体验本身。
    在道教的框架下,我无法以道教的宇宙生成论推导出人生的目的。所以我想诚恳地请教道长,您亦是修行之人,您怎么看待人生的目的?
    顺颂
    春安
    不具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