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教宗教正信探讨之六:民间法术与道教正法

  民间一些法术,比如在人面前,取一根草,念过咒后,往地上一摔,就会变成蛇,然后会惊吓到周围的人;又或取一块石头,念过咒后,往河里一扔,就变成了鱼,以前有道人这种变鱼术扔到稻田里恶作剧;又或用一张桌子,单一只脚扶立起来,然后念咒后,桌子会自己转起来。又如或见人生米做饭,故意念咒施法后,让人饭无论如何也煮不熟,米总是夹生的;再或见人烧火,四处都是烟,为了捉弄厨师,放一些东西在门口,结果屋里的烟就出不去,极为呛人;再或立一盘,上面放上一些棋子,扔猫或老鼠在里面,只会在里面不断绕圈圈,总也走不出来,这个并不是阵法,像这类变幻的手法,都称之为幻术,它们有法术的内容但并不是纯法术

  幻术大多无伤大雅,时常也作为道人游戏使用,其中各有原理,有些是确定的难以解释的法术现象,有一些是化学现象,有现代常见的也有不常见的:比如不常见的让鸡蛋壳飞起来,内部涉及详细的化学反应;比如面条放到锅里,本来还在水里的,结果转眼之间不见了;又比如常见的一张纸上写了字,过一段时间后消失了,在古代这或用米浆或用药物实现,本质上是化学变化。所以这类都是有道理的。

  也有一些是说不太清楚,但又与物理或化学有关的,比如拿一张纸剪成鱼,用鱼胆涂满,放在水里,它自己就会游动起来,尽管有说这是与胆汁与水的压力有关,但客观的研究并没有见到。还又如,取一种鱼的油,涂在一个小金属首饰上,用在一碗水中间一划,水就会分开,半天难以合拢,尽管从物理角度似乎能够解释,但是它们比较违反常识。

  更有一类更不好解释的,如瞬间生瓜术,一粒种子放在土里,浇上水,不到两个小时就能长出来瓜,虽然操作方法与过程,会用到中药,但是这种现象背后原理,没有人知道是为什么。其它还有枯木逢春术等也是类似的制作方式,但是其原理尤其是什么,无人知晓。

  一般现代人的科学认识中,最无法解释的就是纯法术了,比如见人抬棺材,通过咒语配令可以让棺材变重,本来两个人可以抬动的,结果无论非常难以抬动;又如见有收蜂放峰术,通过咒语念了,蜜蜂就会飞过来聚在一起,然后通过咒语能够让它们往指定的方向飞去或是攻击它人;更如定蛇术,入山前取选指定的草念咒后并打上五方结后,入山便不会遇到毒蛇,路上即使遇到点小蛇也是伏在那里不会动的,更不会攻击人,在偏远地区有些地方还在用这类法术;再如有收臭术,通常就是进行一个固定的讳字与符咒处理后,人的尸体即使是夏天放在那里一个月也不会变臭;还如民间神汉神婆那里常见的收惊或收鬼术,例如小孩总是发烧医院看不好,而收惊一下就好,再如有人患了精神病,怎么也治不了,用收鬼术的办法一下子就能让人恢复正常。

  最后一类就是魔术了,魔术比较常见,虽总有神奇之处,但它终究原理比较好找,魔术的高低已经不是体现在客观现象上了,大多取决于变魔术者长期锻炼极其快速的手法,更强调的是技能与很多因素配合,所以是一门艺术。

  以上说的这些,可以明显感觉到,有一种浓浓的乡俗色彩,因为它们与大道没有多大关系,而多是与机巧之事有关,正因为是这样,所以在正法中很少会提及这些操作,而且操作方式也是完全不一样的。

  以收惊术而言,民间办法中,通常用个鸡蛋或用个米饭放上米,然后用蛋在人头上身上收惊,或是用米碗用红布盖起来,然后通过在人头上绕圈念咒,又或是立筷子问鬼之类的,效果要好些的还需要烧点钱纸。像这类显然可以发现,它们有很强的巫术色彩。这类因为它们都是用来救治人,所以也算不上邪法,但它们同样不是道教正法。

  道教正法,对于这些情况的处理要简洁得多,如小孩收惊,直接用咒语加符咒就能解决,如果简单的手法不能解决,则开坛处理一下也能很容易就解决掉,但整个过程中不会掺杂太浓的民俗巫术色彩。

  有一些地方搜集的道法科本来看,里面就掺杂了很多民俗巫术色彩的东西,这些大多是因为做醮不力,法师修为不足的缘故,所以不得不借助这些手段,但这些手段客观并不是道教正法,虽然对于救治来说不反对使用它们,但需要注意这些手段虽然时有灵验,但不灵的时候是让人很束手无策的。

  那么民间的法术都是哪里来的?有一些是巫术来的,还有一些是道法中的支离破碎的片断,其源流难考,在下个人猜测要么是因为历史传承导致的破碎,要么是因为师授徒只是截取了自己认为比较好用的片断,导致了这种传承严重不全。

  这类现象在民间法教里比较明显,当然还是有很多传承很全的法教,但就目前的情况来说,有些传承的法显然是不全的,以小天罡掌为例,通过手上掐诀并存想天罡大圣,然后吸取罡气,然后这个练了后,可以用来给人治病驱邪用,不少修法者实践中效果极好。这个法显然是从道教天心法中截出来的一个小片断然后就只练天罡了,但这种法是有问题的,只练罡不练日月,罡气没有阴阳调和则会有副作用,所以很多练这种掌诀后之后,用多了自身的身体都不太好。

  而道法则不同,如果是按法行持,且不谈延年益寿之功,起码保证自己身体健康是没有问题的,通常修道的正常的人,基本上都不用去医院,普通偶尔得个伤风感冒也是能自己痊愈的,至于大病是基本上不会得的。当然现实中也看实际情况,不能见有道人去看大夫,就说其修炼不到家,得病这个是概率问题,修道能把这个概率降低,但并不是说能完全不生病,要达到完全不病要比较高的功夫了。另外一种情况是,如有的道人过于钻研某一要务,结果不事修炼与养生功夫,这就与常人没有什么不同,所以患上毛病也实属正常。

  而且民间的功夫禁忌很多,比如有些法派忌食牛蛙食鱼等,又有的流派完全荤食不能沾,还有的流派需要领孤夭贫等,而道教的功夫不存在问题。时有修法的人说,吃牛肉会导致法不灵,实际上这种说法对于正法来说并不存在,因为在唐代以前并无不准吃牛肉的说法,不吃牛肉是因为佛教传入然后受到印度文化的影响,因为他们认为牛是神明的化身,是神圣的所以不能吃。不过随着文化的演变,后世正一道认为牛为忠教仁义中的代表之一,所以不食以表示尊重,这种是对于天地自然的敬意,如果是入教者,应当遵守这一教条。

  所以无论是在体系上,还是在对于人自身的积极意义上,道教的正统功夫与民间的功夫有着不少的区别,其中很大一块体现在修炼的副作用上,在民间法术修行中,尽管有些修炼声称时代进步了,不需要领字了。但实际上有些民间修炼的人,不知不觉就会遇到这种问题,结果气运反而越来越差。这也是为什么民间的法术高人,往往会在一些极不起眼的地方,平时就是一个非常不起眼的庸俗之人,但实际上在法上水平却很高的原因。

  虽然说看起来民间不少法教的法并不完整,但是不能否定它们的精华,民间法术中有不少思想精华是值得学习的。以最简单的万病一碗水来说,很多病通过民间法师拿碗水处理后,病者饮下就会痊愈,虽然其中不能排除有部分心理因素,但其真实效果并非仅仅心理因素所能解释得了。

  而最值得学习是在于:民间的法往往把一个简单的小法术反复使用以至于用得很精,而像万病一碗水这种法,实际上只要会做道场的道士是都会的,只是那水用来只是净秽泼洒掉了,剩下的也就随意倒掉了,很多法师修了很久,自己却不知道那个水如果精修了,仅仅是那一点点水也能一样能够用来治病驱邪,如果用得更精,它还可以用来改良风水气场,其效力极其强大---前提是要多加修炼。

  有一种客观的现象是这样的:很多年的老道士,其水平并不高,而且给人印象没什么本事。你要说他不会,其实他什么都会,但就是不灵验,而民间又其它法师,懂的东西不多,但一用就很灵验,这是为什么?

  原因是如果说民间的法是一个点,道教的法科大多是一个面,从法力上来说,有限的法力用在一个点上自然会比用在一个面上要强,但是一个点上的使用其终究是有局限,如果有足够强的法力时,一个面上的覆盖的效果会远远大于一个点上效果。

  现今的修道者大多又不认真去修炼好每一个环节,然后又急着去行持整个法科,不仅如此,还要大量的信众一起进行,结果就导致法力更加的分散,往往做一个道场效果下来,还不如一般民间法师三下五除二针对一个人解决问题,这是需要反思的。

  所以修道法,一定要沉得住气,有足够良好的心态,一点一点的去修,法不在多,而贵在精,练好一个法,要远远比会一堆法,但什么法也不精有用得多。并且,只要去认真修炼,自然会发现,一个法一个法的专精,其最后效果,并不是一加一等于二那么简单。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