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虎山正一日诵早晚课讲解(九):高上玉皇心印妙经注释

高上玉皇心印妙经

上药三品,神与气精,恍恍惚惚,杳杳冥冥。

存无守有,顷刻而成,回风混合,百日功灵。

默朝上帝,一纪飞升,智者易悟,昧者难行。

履践天光,呼吸育清,出玄入牝,若亡若存。

绵绵不绝,固蒂深根,人各有精,精合其神。

神合其气,气合其真,不得其真,皆是强名。

神能入石,神能飞形,入水不溺,入火不焚。

神依形生,精依气盈,不凋不残,松柏青青。

三品一理,妙不可听,其聚则有,其散则零。

七窍相通,窍窍光明,圣日圣月,照耀金庭。

一得永得,自然身轻,太和充溢,骨散寒琼。

得丹则灵,不得则倾,丹在身中,非白非青。

诵持万遍,妙理自明。

 

上药三品,神与气精,恍恍惚惚,杳杳冥冥。

  修炼内丹之法,其是模仿外丹而来,只是不从外界采取药物,而是进行自身内部的锻炼,炼丹需要用到药材,而人体内的药材,便是精气神。所以说,上药有三品,一是精,一是气,一是神,这三者指的是先天之精,先天之神,先天之气,而并非是后天的精气神,能合得先天的时候,便是进入恍恍惚惚,杳杳冥冥的状态。正如崔公《入药镜》中说的:“先天炁,后天气,得之者,常似醉。”

  “先天之精”,是与生俱来的,是生命的根本,同时精又是化形的根本,在《淮南子》中最早又以“形气神”称之,但此形非指身体,而古指“炼形”之术,其实就是炼先天之精,而非指修炼肉体,不可混淆。如上清派修内雾之法,常以咒持“大雾发辉,灵雾四迁,结气宛屈,五色洞天,神烟合启,金石华真,蔼郁紫空,炼形保全,出景藏幽,五灵化分,合明扇虚,时乘六云,和摄我身,上升九天。”然后叩齿七次,七咽而下,其实这是在调摄身中氤氲之气来炼形的办法,故又称合气之术。

存无守有,顷刻而成,回风混合,百日功灵。

  修炼之法,虽然是如鸡抱卵常为之,但修成其实只在瞬间,道家的功法只要按法修持,一通则通,一得永得,而其入要之口诀便是存无守有,故而能顷刻而成。“存无守有”四字极为精妙,似有似无,若存若亡,顷刻而成。“回风混合”,指用的内息进行混合,这样在百日之内,便能功灵。

  此又同于《入药镜》中:“起巽风,运坤火,入黄房,成至宝。”

默朝上帝,一纪飞升,智者易悟,昧者难行。

  默朝上帝,此处上帝指的是高上玉皇,默朝是按道门心法中的秘窍,掌握默朝之法,行法只在一心之间,无须符咒符图亦可施法,正如虚靖天师所说:“元神直捧一封书,一道寒光射太虚,径达玉京金阙去,玄恩星火下天衢。金光灿烁照云城,百万雷兵禀令行,不用符图并咒诀,旱天能雨雨能晴。”,常使默朝之法,积累功德,勤而行之,只需要一纪即十二年便可飞升。这个道理与方法其实是非常简单的,但是有智的人很容易领悟,而昧而不明的便会非常困难。

  《道枢》卷一○《华阳篇》:“内观者何也?观己不观物,观内不观外者也。吾有观心之法,一念不生,如持盘水湛然常清焉。吾有观天之法,终日静坐,默朝上帝焉。吾有观鼻之法,常如垂丝鼻上,升而复入,降而复升焉。内观之至也,则气入泥丸,神超内院矣。彼沙门入定,久而昏寂,止于阴神出壳而已。道家坐忘,久而顽着,神气岂能成就哉。故内观之法,以 净心为本,以绝想为用,下心之火于丹田,不计功程。如达磨所谓‘一念不漏,自然内定而结元神焉。’夫气胎息易行难就者,何也?为有妄识心者也。真胎息难行 而易成者,何也?为有清静性者也。胎息之诀,闭其所入之气,留其所传之息,绵绵若存,用之不勤,可也。”

履践天光,呼吸育清,出玄入牝,若亡若存,绵绵不绝,固蒂深根。

  履践天光,何为天光?日月星三光是也,又何为履践?星辰为罡斗,即踏罡布斗。高明之士行走之间,默然契道,自然脚踏星辰足履三光。呼吸育清,重在一个育字,所谓清者,为天清之义,出于玄而入牝,玄牝便是乾坤窍,所谓“此窍非凡窍,乾坤共合成,名为神气穴,内有坎离精。”是最好的解释。“绵绵不绝”,常有人将此处之绵绵不绝,解释为外呼吸,其实这是不对的。绵绵不绝者,非外在之呼吸,而是身内之息,唯此一息可沟通先天,息息归根,日益深之,故可深入先天之中,又由此故而能固蒂根深。

  从陈抟祖师的三十二字口诀中:“龙归元海,阳潜于阴。人曰蛰龙,我却蛰心。默藏其用,息之深深。白云上卧,世无知音。”,可进行参证。

  又可参证《道枢》卷二七《太白还丹篇》:“胎息之法,静意守志,去其嚣烦,专一而不乱。于是安坐,如前吞日月之法,然后想脾之上有地,地有金鼎,鼎有婴儿,如吾之形,在鼎而跪。以左右手附肩,仰面开口,乃明日华月华之精,金液玉液之体,如前数吞之。夜或无月华,则以金液玉液三十六咽也。日月俱得其时,则 以时用火焉。每七日婴儿一转,二十八日是为四转,于是一使火焉。火在鼎之下,想土以覆其上,火在地炉之内,地炉基于鼎者也。日行百八之数,火人下时,从鼎灶之旁过焉。如是四转一动火,如养火之法满十过,则胎息成矣。大火一锻,先去玉盖,于是婴儿者为长生之子。如遭火必走其上,故自然在于顶门而飞,此大丹之成也。”

人各有精,精合其神,神合其气,气合其真,不得其真,皆是强名。

  修真之道,实际上在于以气合真,人身之中,真精发生,此真精,合于人神,而神又合于气,此三者皆指真精、真气、真神,而非后天之物。

  正所谓“真妙妙也,真元元也,真神神也,真真真也,真道道也。道与德,德与物,万物得矣。”

神能入石,神能飞形,入水不溺,入火不焚。神依形生,精依气盈,不凋不残,松柏青青。

  此处神指阳神,其能飞行变化,能入水不溺,能入火不受其焚。神可依形而生,精依气而盈,所以能够不凋不残,如松柏一样长青。

  《太玄宝典》卷上:“神炼之可以出形。何谓炼神?所谓守心。守心惟能定神不老,非可出神超生也。出神超生者,在圆神也。古今徒说圆气保真,未说圆神炼真。夫圆神炼真者,先存心如明月,形中仿佛有人坐,炼圆不定,上抵泥丸,下穷丹海。久久身有光彩,自身中出,随其光彩出身外,无有身形,定洞自然,因神出神,故曰神出神矣。”

三品一理,妙不可听,其聚则有,其散则零。

  三品即是精气神,虽然不同,但其实道理又是相通的,皆由一气而来,聚之成形,散之成气。故精气神虽分为三,其实为一,这称为三一之道。

  如《元始说先天道德经注解卷》云“万物莫不禀道之一以生,及其所禀者,离则死。虽名为生,乃禀道之散至,所谓道则未尝生,未尝死也。由物不能得道之全,故为生死所囿。然依道不灭,故生生死死,得失相生,与道同为出入。”

七窍相通,窍窍光明,圣日圣月,照耀金庭。

  人身七窍,而窍窍相通,需要窍窍光明,以日月相照,朗耀金庭。此处金庭,代指头部,因为天庭在人头中。

  可参证:《灵宝无量度人上经大法》卷四六:“凡卧,先展开手足仰卧,后存思五脏;讫,却存天尊在黄庭中凝然而坐,放大光明,十方辉照。当此之时,忘去身心,留意内观,原我当来初生之神如何凝湛,如何日用役使我形,其神如何而寓,他日如何迁神,如何沉思。初觉神识昏昧,少顷心地豁然,觉得四气宁静,日月垂光,双照玄宫之内,所存天尊 分明端坐,更无一点尘翳,历历听得仙宫妙乐,又见世界种种奇异可观之事。即不得著想,恐神流荡。此是本性之明,经中所谓朗然见玉情境也。仍须日日行混合日月之法,可以养本性。贵得阳神强壮,可以倏忽万里。初有所观之时,须是把定身心。身心不定,却成颠风。”

一得永得,自然身轻,太和充溢,骨散寒琼。

  修炼之事,虽然需要下功夫,但一旦修成,便是一得永得之事,自然身轻,身中安泰。

得丹则灵,不得则倾,丹在身中,非白非青。诵持万遍,妙理自明。

  如果不能修炼得丹,则称不上修炼有成,同时也无法长生,而丹在人身中,它不是白也不是青的,这些道理,不断育持上万遍,自然就会明白。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