略谈红枪会

道家阴符派博客--略谈红枪会--民间


        红枪会是民国时期的组织,此图是山东的红枪会符,此符咒用朱砂写画在白棉布上,长25.5厘米,宽22厘米。内容为:弟子叩头请,圣天玉主法旨如令一班搓下北方二位祖师传令一支搓下众位师爷,祖师老爷之令 提头不容请,手使刚铃把他迎,紧护身往前迎,那一个不尊。玉主传一令,左真武右玄武两边排,真武使的玄土印,又遣周公合桃花,速速把火拦住,玄武使的青龙 阵,青龙出虎救。护身保命当炮佛。中间画有一方形符。

       红枪会起源于八卦教,是八卦教的流裔——大刀会、义和拳所传,是在金钟罩、硬肚、仁义会等基础上融会组织起来的。因传习符咒,号称能避枪炮,因其徒众手持四尺长杆枪,杆头系红樱得名。

       红枪会的仪式,主要有吸收会员与传授法术两种。吸收会员神秘而庄严,会员敬奉祖师,内部分为玄门、坎门、离门等派别,初人红枪会要举行隆重的仪式,净手洗脸,烧香叩头,唱符念咒,传授十项戒条,以后即可腰扎红带,可持红缨枪。

       红枪会的法术仪式中,有大量的迷信色彩,严格来说,它的传承属于民间法教的一种,在一般的禁忌上,戒律采取与宗教相类似的要求。

       在符上,主要有三道符,其中包括保命符与护身符,符的用法是几种,一种是贴墙,一种是直接吞符,一种是化了符水饮下,化符水这种比较特点,它是用洋金花水所烧,有一定的催眠作用。而咒上分为治疗用的与作战用的,治疗用的包括止血病,治病咒,收疙瘩咒,补伤口咒等 ,作战用的包括,排炮法,吞灯咒,战诀咒,作战法等 。

       除此之外,还配合有巫师附体,其中又分文武,文的就是能聊天说话问事,兼负责解决教众的生活问题,武的附身后就能开始打神拳,打神拳耍枪弄棍,往往会打出一些精彩奇异,平时做不出来的动作出来。

      男女打神拳的区别在于,男的通常会脱上衣,降临通常是一些神,而女性降的则是如穆桂英之类,不用脱衣服,而神上身后,就开始进行刀枪不入的仪式。

       刀枪不入在表演上颇有神奇之处,一般的表演,是直接用刀砍,而懂些魔术的都知道,刀砍只要用力方法对了,砍不入肌肉里是正常的,但是这里的表演是包括刀割的,在刀割的时候,也是一样不能割入到肌肉中的。

       因为有些对于常人看起来感觉奇异的效果,所以很容易就吸引了大量的信众。但是这类法是很容易被破的,如在红枪会作战的敌人中,时常会将红枪会最忌讳黑白狗血、鸡血等涂在子弹上,或是使用孕妇或妇女使用过的脏布,于是就能破开这些法术。

其它参考:

       山东是红枪会的发源地。1917年,红枪会由山东传入河南。1923年,红枪会又由山东传入河北、江苏、陕西等地。红枪会的组织,最初以村、镇为单位,一村或一镇设一会堂,亦偶有联合数小村设一会堂者,由大师兄统领,余称师弟。此后,会员日众,才有二师兄、三师兄等名称。1920年以后,随着红枪会的迅速发展,有些大规模的组织出现了“团长”、“旅长”、“总指挥”、“总司令”、“总会长”等称呼。

       红枪会供奉的神灵也是五花八门,种类奇多。从神话中的玉皇大帝、王母娘娘、太上老君、孙悟空,到历史上的英雄人物关羽、张飞、诸葛亮、黄天霸等等,不胜枚举。祭神是红枪会很重要的活动,红枪会每次打仗之前都要进行焚香祷告、设坛降神的仪式。

       各地红枪会信奉的神灵不同,属于多神信仰。在山东,红枪会多信仰真武神。红枪会中属于坎门大刀会的最多,坎门大刀会创自刘士端。“坎门”与真武信仰的关系 已见上述。受刘士端的影响,源自坎门的红枪会也以真武神作为主神。山东汶(即今山东汶上)、宁(即今山东宁阳)红枪会出现于1914年,兴盛在20年代, 最初活动于汶、宁与嘉祥(即今山东嘉祥)交界地带。汶、嘉边境本来就是大刀会基础较为牢固地区,这里的红枪会在黑旗上印有“大刀会”三个字作为标帜。 1921年,汶、嘉边界运河两岸红枪会纷起,“分文、武两门,供奉真武帝即玄武神,其首领称‘宫长’,在宫之下分县、区、社、村四波,各宫竖‘炮打玄天’ 大旗” 。不属坎门的,有的将真武作为主神,有的则敬奉本枪会先辈祖师爷。路遥、张东海、孔祥涛、吴松龄等人对山东秘密教门进行了调查,对红枪会的信仰有详细说 明,从中可以看到真武神的影响无处不在。红枪会在入道方式上,要敬的是五尊神:祖师爷、周公祖、桃花仙、金钢将、掌旗将,祖师爷列为正位,其余排列两边。 入道时,所唱三道符,有二道与祖师有关:其一为:“弟子请祖师敕令:祖师老爷、周公祖、桃花仙、金钢将、掌旗将,登弓拍马紧护身;……龟、蛇二将来护 命。”其二为:“祖师老爷、二十八宿、雷、黑虎、灵官,争罩定,定定定,顶顶顶,急罩定,定定定。”至于红枪会所请诸神,以祖师爷最为普遍。而红枪会所念 咒语,“祖师”字样也是屡屡出现。这里的祖师爷,在坎门指真武,在非坎门,或指真武,或另有所指。总之,多数指真武神。从请的其他神将来看,如周公祖、桃 花仙、灵官、龟、蛇二将等,均是真武的部将,这个祖师也是指真武无疑。

       红枪会的组织形态似教非教、似团非团,内部结构比较简单。其最初多以自然村镇为单位,设立基本组织——学堂(又叫香 堂),每一学堂设一学长,由本村德高望重者担当,主持会中大小事务。学长负责聘请“老师”,传授吞符咒,练拳棒,焚香请神等技能,训练会员上阵作战等。每 个学堂配有几名办事人员,负责掌管会中粮米财油,购置杂物,布置会坛,对外联系,掌理会中人事等各项事务。红枪会会员之间,一律平等相处,没有明显的地位 高低之分,这是它区别于其他会道门的一个显著特征。

       红枪会的会员多为本村乡亲,且多数都沾亲带故,故而打仗时,均能彼此照应,同仇敌忾,加上他们自恃有“神符护身”,故作战时都奋不顾身,勇猛向前。    

       共产党于1926年6月召开了第四届中央执行委员会第三次全体(扩大)会议,专门讨论并通过了《对于红枪会运动决议案》。在这 个决议案精神的指导下,不仅在组织上消除了红枪会原先各自为政的局面,组成了武装农民的联合办事处,并通过红枪会发展了农民协会,更重要的是在思想上使红 枪会逐步认识到只有“打倒帝国主义,打倒贪官污吏,打倒劣绅土豪”,才是惟一出路。经过共产党教育、整顿后的红枪会,成为一支重要的反帝反封建的革命力 量,在国民革命军北伐战争中发挥了积极作用。

       在红军三大主力中,都有与神兵打交道的经历,而贺龙领导的红二方面军可以说是与神兵渊源最深、交往最多的一支队伍。贺龙元帅创建的湘鄂西、湘鄂川黔革命根 据地中,红四军第五路军、红四军第四团、红四军第二特科大队等部队,都是成建制的红军神兵队伍。贺龙在 《湘鄂初期的革命斗争》一文中说: “神兵虽然都是迷信团体,但其成员大都是被压迫的劳动人民,为了反对军阀、反对苛捐杂税组织起来的。除了被地主恶霸掌握的一部分,神兵一般不欺压群众,因 此我们就设法与之联络。对其领导人物,采用争取和分化的办法;对下层人物,则加强团结、教育,结果争取到不少新兵;但对于为非作歹的,则坚决给予打击。

       贺龙亲自出面收编神兵的例子也很多。如1928年5月,中共施鹤临时特委书记杨维藩只身来到精灵宫,加入黑洞神兵,神兵首领王锡九委任他为 “黑洞神兵第一军第一路司令”,赐神号 “杨大仙”。从此,黑洞神兵发生了质的变化。11月,杨维藩与贺龙取得联系,贺龙接到杨维藩的信后化名王建业、王胡子,来到黑洞精灵宫会见王锡九及大小神 兵头目,开展统战工作。就这样,黑洞神兵被中国工农红军收编改造。

       红枪会在抗日战争中起到过积极的作用,有过许多的牺牲,如1938年8月,活动在宁河县大八亩坨村的红枪会(又称大刀队)西武堂,组成5个中队,在堂首张德林(外号秃丸子)带领下,从大八亩坨村西坐船开到宁河, 配合红军(侯庆岚为首的冀东暴动起义队伍的一部),于22日攻占了宁河县城,赶走了伪县长。驻扎在芦台的日本侵略军得知这一消息后,就从芦台乘小汽船 来攻夺宁河县县城。日军从县城的西门、南门包抄过来,使用机关枪、迫击炮向城内不断射击。为尽可能保证群众安全,红枪会随同红军一起突出日军的反围 攻,撤至丰台镇。“红军”与红枪会从丰台镇南村的吕祖祠附近进入南大街,然后开进城里。他们相约共同防守丰台,携手对付日本人,并准备再次夺取宁河县城。红军用机枪、步枪阻击,红枪会用大刀长矛近前拼杀,互相配合,不使敌人的阴谋得逞。红枪会会员崇信神灵保佑,战前全都吃朱砂、吞纸符,念咒上法,认为这样可以闭住敌人的刀枪。 “红军”首领侯庆岚、杨殿忠、刘汝栋等人听到枪炮声猛烈,纷纷爬上房顶观察战事。他们看到日军人数众多,且装备精良,估计“红军”和红枪会定然抵挡不住, 就向西武堂堂首张德林建议,赶紧弃城撤退。张德林等人认为本身都有神灵护佑,执意不肯退出,要和日军决一死战。侯庆岚等人无奈,在协商不决、十分紧急的情 况下,“红军”只好单方撤出了丰台镇。红枪会第5中队长张林俊见势不妙,急忙命部下摘掉第5中队标牌后分散隐蔽起来。后来丰台失守,丰台镇没有了抵抗,日军入城后,就挨个查看在地上的红枪会会员,没有死的当场刺死或用手枪打死,城内到处都是红枪会员血淋淋的尸体。据原籍宁河县后江石沽村的老革命者郭景兴(中国人民抗日战争纪念馆创始人)回忆:那时候看到好多红枪会员的死尸顺着后江石沽村西侧的蓟运河向南漂流,一直漂流了半个多月,整条河的河水都散发着臭味,人们有半年多不敢用河里的水。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