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法心传》(二)

原文

 

夫五雷者,本阴阳二炁之所生,五行之所成,阴节炁而降升,应斗柄之运转。有生有旺,有收有藏。自冬至复卦一阳生,临卦二阳生,泰卦三阳生,大壮四阳生。当此时也,节炁春分,巽风鼓动,地潮郁蒸,前弦之后,雷乃发声。夬卦五阳生,乾卦六阳数足,神炁必合,必待震动,以施号令。若非水火激剥,则不能发,故阳极则阴生。自夏至娠卦一阴生,遁卦二阴生,否卦三阴生,姤卦四阴生。当此时也,节炁秋分,金风肃煞,万木飘零,后弦之前,雷乃收声。剥卦五阴生,坤卦六阴数足,皈根复命,保炁养神。阴极则阳生,周而复始,生生化化之道,未尝间断。行雷之士,须是洞晓阴阳,深达造化,明天地动静之机,识风雷炁候之变,知风雷雨是何物也。因何而生,为何而起,起於何方,应於何月日时,动何部之雷,则有狂风骤雨轰天霹雳之威。然起必有伏,伏必有起,起伏之理,谁之使然?余尝记伊川先生问邵尧夫曰;今年雷风甚处起?只此一句,括造化之妙,可精思熟味。若知此一窍通则万窍皆通,一神动而万神皆动。东南巽方,非召雷之所,用之则徒弄精神耳。但此一窍,无象无形,无前无后,无长无短,无阔狭之可量,无东西南北之可别,正在乎天地交界之中,阴阳混合之处。虽鬼神妙用,亦莫能窥。惜乎后学之人,不明此理,却认臭尸肉孔,留心於丹田之中,着意於两肾之间。或运炁於脐下,或目视於泥丸,胡思乱想,便为明了。与余说一窍,不亦远乎。故前有言云:风云雷雨藏乎一,法这个孔窍多不识,激剥遍天龙阵乱,煞风煞雨轰霹雳。人能观天之道,执天之行,自知之矣。如是阴阳不调,炁候失节。或阳盛阴衰,遂成亢旱。或阴盛阳衰,变成水泌。要在行雷之事,调燮阴阳而和畅,斡族造化以流通。踏翻斗柄,召雷雨以救焦枯;拨转天关,起风霆而扫阴翳。但今之学者纷纷,多不得明师传授,往往道听途说,窃学漏法。不寻心中之至宝,但求纸上之玄文。谈玄说妙,夸己非他。言清行浊,不顾天条,以致三官鼓笔,五帝列言,身谢之后,魂堕酆都,受诸苦趣。嗟乎,行法如此之难也。可不畏哉,可不畏哉。后学之士,切宜勉之。至元甲午上元日,松江后学雷霆散吏景阳王惟一述。

三符风云涌注:

五雷这个玩意呢,其实本来就是阴阳二气产生的,然后由于五行的相互作用,使得气有了升降,并且呢,在这个过程中,斗柄的运转与它总是同步的。

所以么,有生的,有旺的,有收的,有藏的。

当冬至开始,复卦的一阳始生了,然后到了临卦的二阳生,泰卦的三阳生,大阳的四阳生,此时就到了春分了。

东南风此时鼓动啊,地上的水蒸发得也更厉害啦,在这个月十五之前第一声春雷就发出来了啦。

然后又到了夬卦五阳生了,乾卦的六阳数足了,此时神炁必然是相合的,只需要等待条件满足就能震动,所以在此时可以施以号令呀,哪什么是号令呢,告诉你,如果没有水火进行激剥的话,它就发不出来,那你明白了么?

此时就到了夏至,夏至是姤卦一阴生,然后遁卦二阴生,否卦三阴生,观卦四阴生。在这个时候呢,节气到了秋分,秋天属金,其风肃杀,所以万木飘零,到了十五以后啊,雷便收声了。

又到了剥卦五阴生了,坤卦六阴足了,此时便是归根复命,保炁养神。尔后阴极又阳生,周而复始,循环不已,这便是生生化化之道,从不间断。

想要行使雷法人们啊,你们必须先要洞晓阴阳,深刻地明白造化,并且搞清楚天地动静之机,识清风雷气候的变化。

必须要知道风、雷、雨,它们到底是什么?它们是如何产生的?是为什么而起的?又会在什么方位上出现?会在哪年哪月哪日哪时出现?动的又是哪一部的雷?

而漫天狂风骤雨轰天霹雳之威的时候,既然此处起,必然有彼处伏,彼处起,也必然有此处伏,那么这个起伏的道理,是什么呢?它们是什么导致的呢?

俺啊,还记得伊川先生曾经问邵尧夫说:今年的风雷何处起?

不要小看这句话啊,就这一句话,就已经包含了无穷风雷之妙,一定要好好地去感悟一下。

如果能将这个关窍想明白了,那么就一窍通万窍通,一神动而万神动啦。

至于世俗常说的东南方,那可不是什么召雷的地方,如果非要相信这个的话,结果只能是浪费精神。

这一个关窍呢,它是无象也无形的,并且啊,它无前也无后,无长也无短,没有什么宽阔与狭窄的分别,更没有什么东南西北。

它正好在天地的交界之中,又是阴阳的混合之处。即使是有着鬼神妙用,同样也是窥视不到其中的妙理的。

只可惜后来学习的人啊,只盯着自己的肉身下功夫,留心在丹田之中,或者是着意于双肾之间,或者是往脐下运气,或者是用眼视泥丸,整天啊胡思乱想,还以为自己修的是对的。

然而这跟真正的那个关窍,差了十万八千里啊!!!

所以,在前面就说了:“风云雷雨,藏乎一法,这个孔窍多不识,激剥遍天龙阵乱,煞风煞雨轰霹雳。”

人呢,如果能观天之道,执天之行,那么就都会明白了。

如果是阴阳不调,气节失候的时候,那么就可能导致阳盛阴衰,结果就是干旱,又或者变成阴盛阳衰,于是就成为大水灾。

所以么,才要行使雷法,调和阴阳,让它和畅,斟酌造化让它流通,踏翻斗柄,召来雷雨治理干旱,拨转天关,运起风与雷霆而扫除阴翳。

只是今日学者啊,往往没有明师传授,都是旁学巧窃一些法门,却不往自己的心中去寻找至宝,都试图在纸上试图找到真法。

然后整天呢,就只知道是谈玄说妙,天天各种夸耀自己,虽然说得好听,然而实际行为上却是不堪入目,以至于被三官大帝的检校,被五帝列言,等到有一天去世了之后,也只能魂堕入丰都,然后受尽苦难。

唉,行法那么难,你们怎么就不怕呢?怎么能不怕呢?!

后学的人啊,一定要时时谨记勉励自己啊。

至元甲午上元日,松江后学雷霆散吏景阳王惟一述。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