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法心传》(三)

原文:

余一介愚蒙,滥参道法,曾遇至人传授,颇知法中一二。尝思祖师之言,法行先天一炁,将用自己元神,可谓直指玄微,开明后学。奈何学者识见浅肤,自悟不及,却留心於运想之中,以为玄妙。殊不知忘本而逐末,舍真而求妄也。余始亦未明此理,博访明师所传纸上之文。或用啼字咽下於丹田,以嘲字而提出,想金光,行先天一炁。或存心火贤水,交姤於元海之中,结成婴儿,以为自己元神。余则不然,多下苦志,幸遇真师,传授雷霆一窍,说破这些道理,使余如醉方醒,前学皆妄。后又得月鼎莫先生使者一法,历说先天之妙。乃曰:道言天地之间,其犹橐钥乎,虚而不屈,动而愈出。只这些子,便是造化枢机。崇者,犹我腹也。钥者,犹我口鼻也。虚而不屈者,乃中黄先天混元之祖炁也。释氏曰慧日宝灯摩尼珠,儒家号曰浩然之气,禅宗号日安身立命处,修真之士号曰金丹,其实一也。又曰神室丹谷,又曰天地之根、万炁之宗、太极之带。其所浩浩渺渺,恍恍惚惚,无内无外,无着无所,亦无四围。动而不屈者,弃鼓则钥自呜也。愚昨奉度师铁壁先生邹君传授口诀:拒塞天河,掀翻斗柄,取水沧溟,掇动九州,将乾补坤,以离塞坎,开眼仰视为否,闭目府观为泰。多不知捷径路头,皆为先圣玄机,强立异端者,岂不谬乎? 余平生参尽雷法,未有若月鼎莫君先生之说如此之明也。使余朝夕思慕先生之学,不复再见,唯悒怏耳。先生在世,学者纷纷,多不得其传,盖谓不知道之故也。余今老矣,欲留秘诀於人间,无个知音可语,故作数图,名之曰道法精微。用留於世,倘遇达人,必当具眼。

 

三符风云涌注:

俺吧,其实挺笨的,所以各种各样道法都去学过,只是曾经遇到过至人教了点东西,所以才能知道法中的一点皮毛。

俺不禁想起来祖师说的,施法呢,就用先天一炁,御将呢,就用自己的元神。

这真的直指玄微、开明后学啊。但是,真是木有办法啊,现在学法的人们,见识真的太肤浅了,所以根本不去好好领悟,然而呢,就是整日只留心在各种存想的方法中,并且还认为这样非常玄妙。

却不知道这样是舍本逐末啊,舍真求妄啊。

不过说起来,其实俺吧,早些时候,也不懂这些道理。所以就去四处去寻找明师拜访学习,然而传给俺的纸上之文呢,都是教些奇奇怪怪的东西。

比如吧,有教用“啼‘字咽下到丹田里,再用“嘲”字提起来,然后就幻想金光一片,行先天一气。又或者啊,存想心中的火与肾中水,相互进行交媾在元海之中,然后吧,又变成婴儿,然后认为这个婴儿,就是自己的元神。

俺杂觉得就不对劲呢?怎么都像是扯犊子?所以继续狠下苦心,继续四处求学,终于遇到真师,传授给俺“雷霆一窍”的关窍。

当真师说破了这些道理后,俺才突然恍然大悟,这种感觉啊,就跟喝多了的人突然清醒过来一样。

如此,才真正明白之前所学的确实是不靠谱的啊。后来,俺又机缘巧合,得到莫月鼎先生的招使者的法,这个法里,都是在说先天的玄妙啊。

“天地之间,其犹橐龠乎,虚而不屈,动而愈出。”这就是造化的枢机。橐呢,就如同俺的肚子,龠呢就如同俺的口鼻。虚而不屈呢,就是中黄先天混元之祖炁啊。释迦牟尼管它叫宝灯摩尼珠,儒家管它叫浩然正气,禅宗管它叫安身立命处,修真的人呢管它叫金丹,其实都是一回事啊。而神室丹谷,其实就是天地之根,万炁之宗,太极之带呀。这里浩浩浩渺渺,恍恍惚惚,无内无外,无着无所,亦无四围。动而不屈,只要不鼓那么钥就自呜了。

还有邹铁壁先生给传授的口诀,是这样说的:拒塞天河,掀翻斗柄,取水沧溟,掇动九州,将乾补坤,以离塞坎,开眼仰视为否,闭目府观为泰。世人都不知道捷径路头是先圣的玄机之处,而跑去另外强立异端,太荒谬啦。

俺这辈子参尽各种雷法,从没有见过像莫月鼎先生说得那么清楚明白的。这让俺天天都想着能更多地学习先生的学问,只是可惜再也见不到了。先生在世的时候啊,有很多学的人,然而都没有得到先生的传承,其实就是因为“不知道”啊。

俺现在年龄大了,所以打算留点秘诀留在人间,因为没有知音啊,所以就干脆作一些图,取了个名叫“道法精微”,留传给后世吧,如果有明白四达的人看到的话,必然也会加以重视的。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