聊聊周易参同契(九):御政之首,鼎新革故。

御政之首,鼎新革故。管括微密,开舒布宝。要道魁柄,统化纲纽。爻象内动, 吉凶外起,五纬错顺,应时感动。四七乖戾,誃离俯仰。文昌统录, 诘责台辅百官有司,各典所部。日合五行精,月受六律纪。五六三十度,度竟复更始。原始要终,存亡之绪,或君骄佚,亢满违道;或臣邪佞,行不顺轨。弦望盈缩,乖变凶咎。执法刺讥,诘过贻主。辰极受正,优游任下。明堂布政,国无害道。

御政之首,鼎新革故

若发施政令,首要“鼎新革故”,然此与修行何干?

此实用铅之秘,《悟真篇》云:“用铅不得用凡铅,用了真铅也弃捐;此是用铅真妙诀,用铅不用是诚言。”

前文言却白虎,即是水金,虽然神妙异常,然其亦为凡铅。

真铅在何处?

白虎虽灵,非自灵,因中藏之真气而灵,故此真气是真铅,若不知此,以虎为铅,质杂而不纯也。

若用凡铅,得火候之秘,修之可成下品,难逃生死。

若用真铅,得火候之旨,修之可成中品,方脱死籍。

惟用罢真铅又弃之,得火候之秘,方可得之上品。

故而,道学大励鼎新革故,不同于因循守旧也。

管括微密,开舒布宝。

此处实指氤氲真气蒸达之功,绵绵而不绝,朗光之所照,坎水则蒸,遂氤氲上蒸,畅达于身疏,流伸于四肢。

若依火候之中,更是停下火候,火虽不进,亦不退,便是行沐浴之功。

此中征验,八字细加体味以为奥妙。

要道魁柄,统化纲纽。

术数之中,帝尊所至,百煞不起,万煞不生,此皆斗功,因斗相覆,而百煞不侵。

自古天子无残身者,虽身经百战而必身全体贵,此亦帝星之征,受斗所护之功。

如阴宅风水造葬之中,若能算准帝星方向,亦可避百凶,今世风水学者,考定古墓,所见某墓受煞甚多,却后人发福,已非化煞为权所能解,此实皆帝星之为。

只嫌帝星之算法,今世籍所载,臆想甚多。

《钦定协纪辨方书》中已经无稽,作者亦是自知,故直称:“皆术士捏造也”。

《儒门崇理折衷堪舆完孝录》编一说,其理虽出“帝出乎震”,然实其法不过夸父追日。

《人子须知》更称土星位为帝星,不知所云。

随指几本,以供学士辨之。

又道法之中,更有北斗藏魂之术,其理通于此,无非取于北斗盖身,以掩魂魄,并依次避凶,此法有步罡之说,有符咒之法,有存想之用,虽法门众多,实则一理。

更有旁术,虽不依斗,然封魂入物,用罐者名曰藏魂罐,又称盖魂法也,理亦相通。

然此类皆小术耳,斗罡之能,又可运转五行,非仅覆护之功。

北斗指北,则天下皆冬,斗之所指,便是月建所在,故一年十二月皆因斗算之,古今未有易也,故为”统化纲纽”.

明时西方教士利玛窦来华传教,本欲借西方之精算,顺便将基督一教塞入中华,遂将西方天文历算掺入中国历法之中,将节气之中平气之法改之定气,随以太阳之节。

然中华术数,依月建而定月换干支,依天学之说,本用赤道,而西方天文占星,错用黄道,此一变则相差有日,又致阴阳错乱,历学却渐失北斗之旨。

赤道坐标系,所依北斗者,实依地心也,而天心不移,实为地自转而有心。

故“天性,人也,人心,机也”,此机之要,虽是天性本动,人亦动而合天,然有天心者,却又因人心。

进而“立天之道,以定人也”,人心若定,则天心自运,此立之于天道,定之于人,其中奥妙昭然。

惜此之说,虽有古者,然今世之人惑于定气之准,拒而受之,已不知北斗而为何物。

若依黄道,太阳不过天星中一物,又如何依得太阳而转得天星?

故必以人为中,方可见于天地。

爻象内动, 吉凶外起,五纬错顺,应时感动。四七乖戾,誃离俯仰。

星辰运行有错而有顺,四七所指为二十八宿,大体星宿错乱,则人间必有不正之事。

文昌统录, 诘责台辅百官有司,各典所部。

人间若有不正事,人间必有不正人,既然人间有不正人,需追根寻脉以解之。

人之所以为人者,能修其德,天度虽乱,人心可治。

故从文昌之统录,责问所司之百官,巡查各部,究其根源,以正天下之气。

治国者,如治身,治身者,亦如治者。

如人之修炼,凡身有不适,体有不和,运有不畅,必有所因,当追根寻源,寻根究物,灭危而萌芽,消灾于无形,如此以正。

更妙一着,病未生时已治,事未发时已解,此乃上医大工之道也。

日合五行精,月受六律纪。五六三十度,度竟复更始。

纪日之法,以五行配阴阳而化十干,阳日先行,阴日相随,阳阴相续,以合五行之精。月之所纪,依六律配阴阳而化十二支,阳支先行,阴支后随,阳阴相续,以受所纪。

而五行六律之所乘,乃得三十。故甲子乙丑,同为纳音之金,其配以朔日早晚配之以金。

故初一纳金,初二纳火,初三纳木,初四纳土,余同此。

以昼为阳,以夜为阴,又配成六十卦,三十而循环,故屯蒙之卦,皆为金也,需讼又为火也,师比便为木也,余仿此。

又一年之纪,为三百六十度,三十度以循环,故分得十二月,月月有干支,月月亦有五行也。

原始要终,存亡之绪,或君骄佚,亢满违道;或臣邪佞,行不顺轨。弦望盈缩,乖变凶咎。执法刺讥,诘过贻主。

心为君者,以气为臣,若心骄之,则显于亢,如此违于道也,或气妄佞,则必难符于天,如此则乱,乱必招凶。

故气乱必国害,气乱必身病。

所谓“君子慎其独,不欺暗室”,平日之言行操守,无人如人在,便是自律,需此等修养功夫,方才千依而百顺。

世间人之品高者,众人服之,君之贤明者,百姓称之,修炼之道,亦同于此。

气者如江渎,可疏之而不可堵之,其理同。

月相之变,有盈有缩,政令之变,亦要伸缩有度,却不可一昧死板以套之,如此方能合得天地变化,不然政令难行,起意虽好,行之却坏,又至于刺讥以讽朝政,此必致臣民心相混乱,虽诘过而不能正之,反又贻害于主,如此失道矣。

辰极受正,优游任下。明堂布政,国无害道。

故依天时,如北辰不移而持于中,如圣人之抱一以为天下众,后其身而身先,外其身而身存,依时火候锻炼,爻静不采,爻动不失,方能有得,故光明于政,明堂布之,国无害道,身亦无害道。

此为用汞之要,汞性变化,灵飞而难制,必要禀受正气,如此白虎得威,铅得其势,以施其政,政令乃施,则规矩行事。

如此之种,勿忘勿助,不思其得,不取其有,不助之行,任其周游。

其迹虽难测,然变化有数,任其之千变万化,却不离于一中,龙翻腾于天地之中,却如流珠四滚,惟汇于虚陷之处,如水珠滚于荷叶之中也,如此龙汞渐凝于一团,故收之于黄庭,凝之于紫府。

遂以铅制汞,如明堂之布政,铅汞乃合,国无害道矣。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