聊聊周易参同契(十):建木通天地,妙道由灵根

内以养己,安静虚无。原本隐明,内照形躯。闭塞其兑,筑固灵株。三光陆沉, 温养子珠,视之不见,近而易求。黄中渐通理,润泽达肌肤。初正则终修,干立末可持。一者以掩蔽,世人莫知之。

“己”字,在甲骨文之中,是一个绳索弯曲的形状,本义是丝的头绪,用以缠束丝。在汉代的《说文解字》中说:“中宮也。象萬物辟藏詘形也。”

通常这个字用对别人称本身用,而在十天干之中,”己”在戊之后,居天干第六位。

因有离纳己者,此处内中养己,实是养离,养离便是养光,因为若是没有光,如何又能“内照形躯”?

“原本”,指的根本本性,在后世的名字,便是元神。“隐明”,并不是指元神不发光,而指的是元神自身虽然隐而不现,然而却有光显现出现,向外照耀。

通过在安静虚无的状态下养己,光神虽然隐而不现,然而却有光照出,便用这个光来照着自己的形神躯体。

说到这个光,又需要说到元神了,正常人的元神并非一个实体,也并没有一个具体的形象,它是合契于虚空的,然而又真实存在的。

用一种比喻的话,它类似于世界中的空气对普通人一样,虽然看不见,但是存在。

从物质意义上,可以知道空气的成份,从道学意义上,可以分解元神的构成。

元神虽然自己无形无象,然而却可以通过光来展现,按其光又分胎光,爽灵,幽精,这三种光又称为三魂。

其中胎光太清阳和之气,爽灵为阴气之变,幽精为阴气之杂,而爽灵与幽精,而三魂既与日月星三光相应,同时又对应于三台,它可也分为阴阳来认识,阳的部分叫胎精,阴的部分叫爽灵,而阴阳相混的部分叫幽精。

当人身体出现问题,或是气运不佳时,元神发出来的光便会显得晦暗。

所以有一种认识,认为可以带入外界的光明来助旺元神,通常以火为象征,或用火炬,或用蜡烛,或用油灯,根据人的星命布下法阵,通常本命灯用三盏以照三魂,于行年上用灯七盏以照七魄,并在太岁上再点上一盏,以光照之,认为于人身便可发生此呼而彼应的变化,从而使元神安定,变得不再晦暗,民间常见元辰灯也类似这个道理。

还有些流传变化后,更加简洁的象征,如民间有一些仪式中,用火在人身上绕圈,认为能够去除晦气等,当然这种外部的行为实际上效果并不理想,因为内在的存想引导相呼应配合才是关键。

古代有些收录的传抄的道经里,将三魂与三尸相混淆,这个必须要注意,其中的尸指的就是三尸,三尸的名字是彭质、彭倨、彭矫。

实际上它们的具体名称是不用管的,因为三尸通常与九虫联合在一起的,它们指的是人体中的寄生虫。

比如说上尸彭倨居于人脑,会影响人的视力,还有可能导致精神障碍,严重的给人带来生命上的危害,从现代来看,指的会进入人脑部的寄生虫。

古人说,不斩三尸,服食丹药都是没用的,求道必须要先斩三尸,虽然说古人卫生习惯不如今世,染上的寄生虫比较多,然而也不是说现代就没有了。

比如现代医学来看,弓形虫便包含在彭倨概念中,近一半的人类都染有,并且因为现代一些研究表现,弓形虫会影响人的性格,这非常吻合上尸彭倨的特点。

古人对于一般除三尸九虫,通常会要求服用一些药物辅助。一种常见的药方是用附子七枚炮制,芜荑二两炒,乾漆二两炒令烟,然后将它们筛捣为散,常以空腹酒服一匕,每日都服,总共服上十二天,便能将身中的虫子去除掉。芜荑与乾漆在中药上都是杀虫用的,附子有一些毒性,不过它补火助阳,有逐风寒湿邪的作用。

按古籍中载,还有一种更加简洁的就是使用人的手指甲,首先自己身体健康的话,可以于寅日剪手指甲,申日剪脚指甲,然后于一年中的七月十六日,将剪下的指甲烧成灰,然后吃下,也能驱除三尸。只是此说于中医中未有记载,管不管用是不清楚的,不过人指甲确实可以入药,也没有见有毒副作用描述,有兴趣的或可一试。

前面说的有驱虫效果的药物毕竟有毒性,随意服食还是危险的,所以也有不服食药物,单凭靠内修来解决它们的方法,这个难度自然要比用药物更高一些。

按《五行紫文》载:常用朔望之日日中时,临目西向,存两目中出青气,心中出赤气,脐中出黄气,於是三气相绕,合为一,以冠身,尽见外,洞彻如光之状。良久,乃叩齿四十通,毕而咽液。此谓炼形之道,除尸虫之法,久行之佳也。

这是一种炼形的方法,根据这种功法结构来看,它主要是用的青黄赤气,取的是初一或十五的午时,用三气相绕合一后覆盖全身,洞彻光明,最后叩齿咽液。

实际这也完全可以通过勤加修炼金光法,并使金光炼形,同样可以达到去除三尸的效果。

炼形法很多了,其它还有玉液炼形法,太阳炼形法,流火炼形法等,根据自身情况的不同,可以选择性加以采用。

另外还有通过符法来进行斩三尸的,既避免了服食药物可能带来的危险,又解决了内修耗费时日太久的问题,唯一的缺点便是要符法内炼水平较高的人来制作符箓,才能收到实效。

综上所说,虽然修炼下手是要考虑斩三尸的,但这个并非是立即就要进行的事,完全可以通过能修炼过程中不断将它制伏。

后世时常将七魄错认为阴害于身的东西,这种思维方式在明清最为盛烈,然而这种逻辑显然与古道家运用北斗的认知是截然相反的。

无论从《上清飞步七星魂魄法》还是《魂精法》,亦或是《醒神咒》,或是《存身神法》,均可以知晓,三魂七魄是护卫人身而用,不但与人身的免疫系统有关,还与人的精神活动相关。

错误的认知来源于将早年的说法搞错了,早期的典籍里是说,月朔、月望、月晦的时候,人七魄会不安宁,于是会出现游荡在外,与外邪相交的情况,如此便会给人带来祸害。

这个实际上指的月相对人的影响,世界上有不少研究月相与疾病或是社会活动的例子,不过大多受到置疑,贫道谨慎筛选了一些从统计上已经被认可的事例来说明。

比如,有一种叫莱姆病的疾病,它本身是一种以蜱为媒介的螺旋体感染性疾病,是由伯氏疏螺旋体所致的自然疫源性疾病。以神经系统损害为该病最主要的临床表现,其神经系统损害以脑膜炎、脑炎、颅神经炎、运动和感觉神经炎最为常见。而博氏疏螺旋体的生殖周期大约每28-30天,有些人在满月或新月前几天开始出现症状增加,有些人在几天后出现症状,而对于迅速感染的个体,症状正好也是这个时间加重。

另外还有其它的研究指出,精神症状与月相关系也比较大,只是这种关系主要反映在已经有精神问题的人身上,正常人身上差异并不明显。

这些佐证了一个事实,七魄实际上是在出现的问题的时候,才会受到月相更强的影响,这就解释了为什么很多正常人,其实对于月相反应其实并没有那么敏感。

男性有三魂七魄,女性有三魂十四魄,无论是七魄还是十四魄,它们实际上是人类的免疫系统与心理防御机制的别名。

女性的十四魄实际上是相同的七魄存在了两份,可以理解为这是一种备份的机制,而它的作用是男女在生育后代时,会将这七魄转嫁到新的生命上。

所以一般来说,后代子女大部分基因都会与母体更加相似,如果父亲的基因多了,那么来自母亲的七魄的信息就不一定完整,不但起不到帮助作用,反而还会导致各种先天性的疾病。

七魄对应的七种机能分别是,尸狗、伏矢、雀阴、吞贼、非毒、除秽、臭肺。

从物质上以人体免疫机制为例,当有外来的侵入时,比如病原体通过皮肤进入了身体,那么身体便会报警(尸狗),然后无处不在埋伏好的吞噬细胞出现(伏矢),将病原体吞噬掉(吞贼),如果不能吞噬掉,则会进一步在相应位置发炎或是发热(雀阴),以提高杀灭病原体的效率,然后吞噬细胞中有大量的酶,能够让它们进行溶解(除秽),如果仍然不行,则会排出到体外(非毒),而这个过程中,人体会产生相应的气味(臭肺),用于警示。

从心理上自然也是类似的防卫机制,不过古人对此的区别不是很清晰,并不严格区分物质与精神上的,就像三尸那种,即可以代表实体的寄生虫,也可以代表非实体的概念。

这里必须要说明一下,女性因为有十四魄,所以免疫机制要比男性更加强大,按比利时根特大学的最新研究来说,男性患癌的几率是女性的2—5倍;如果受到创伤,女性恢复得较快;另外一些研究显示,女性更不容易因为细菌和病毒感染而患上疾病,其主要原因是因为女性的X染色体是男性的一倍。

然而免疫力太强也有负面作用,一样可以导致疾病,比如宾夕法尼亚大学的科学家研究发现,虽然女性力免疫力比男性强,但是并不是免疫力越强就对身体健康越好,科学家发现,身体免疫力太强也会影响到她们身体健康。女性具有较强的免疫系统往往更容易产生兴奋,而且更有可能使自身受到攻击,导致她们身体免疫系统性出现疾病。例如狼疮,它就是一种常见的自身免疫性结缔组织病,这种疾病85%发生于15~40岁女性,轻者主要侵犯皮肤,严重者可损害患者的内脏,并且还有少部分患者转变为系统性红斑狼疮,给女性身体健康带来影响。其他更常见的发生在女性身上的自身免疫性疾病还有类风湿关节炎和多发性硬化症,都是这个原因导致。

相应的,女性在拥有另外的七魄的同时,导致修炼上遇到的困难会比男性更多,一种典型的体现就是女性的体质,往往比男性更加敏感,在修炼的过程上更容易出现更多的外魔干扰,比如出现通灵现象。

因为最理想的修炼是处于一种清静的状态,最好不要有任何通灵现象出现,一旦出现了就会导致心神受到干扰,进境也就慢了下来,男性在这方面受到的干扰比女性要少得多,因为男性相对更加理智,女性相对更加情绪化。

然而向道之心非常坚定的女性,在修炼中披荆斩魔一心向前的,修炼速度却会比男性更快许多。

这是因为男动女静,男清女浊,男的虽然清容易,因为世间事务纷扰,要静其实非常不容易,并且随着修炼加深,对静的要求越来越高,这个过程是越来越不容易。

而女性则不同,天生便有静的优势,而转浊而清,炼尽阴魔,却是会越来越容易,所以上古女仙极多也是这个道理。

人大部分恶念,其实是最初起源于客观需求,需要食物,需要水,需要栖身之处,需要教育等等,这样才能让生命延续,才能在群体中立足,这些都是正常而合理的需求

然而这种需求一旦超出了合理的范畴,追逐于外物,便会变成了贪求,《清静经》中说“是著万物,既生贪求.”,生了贪求,便是不清静的。

“人能常清静,天地悉皆归。”,如此便是炼己的真口诀。

如果不清静久了,元神之光明便会晦暗,难以照耀形躯,人便就会百病丛生,严重了便会得大病。

若不依此,念再多的经,烧再多的香,拜再多的神佛也没有用,骗得了自己的心,却骗不自己的元神。

因为元神本性,其由天地之中一点生机而来,如果自昧元神,其实就是在放弃生机。

这在现在实中能看到一些证明,比如说贪污的官员,极容易患上重症。如在巴西一个医疗机构调查了583名贪官和583名廉洁官员,10年随访的结果是:贪官60%以上得癌症、脑出血、心肌梗塞等,而廉洁官员患病率只有16%。

国内据广州某三甲医院肿瘤中心主任透露,有相当比例都是贪污受贿等原因被撤职或正被调查的官员,而他们普遍存在心绪不安、恐慌、暴躁、抑郁等情绪,而人处于这种情绪中,免疫力自然下降,于是更病情更容易加重。

值得说明的是,有一些宗教理论很容易就此推出不科学的推论,说这便是现世报,还会故作聪明地进一步指出,得癌症的都是因为恶行导致。

这便是纯粹的迷信了。因为不能因为A会导致B,就说A是B的唯一原因。

疾病这种事,有一定的随机性的,虽然发病必有因,得病跟人的体质、环境、还有自身的生活习惯作息等有很大的关联,但这不意味着凡得癌症的都是坏人。

贪污官员普遍容易得癌症,这个是大数据下的概率值比较大,正义而有善行的人得癌症,只是小范围内的个别特例,在大数据下概率就比较小了,两者不能混为一谈。

当人的元神光明的时候,人会更容易出现慈善的行为,会更加具有同情心,更加容易为人设身处地考虑,会更容易表现更好的素质。

然而后世一些错误的认识,时常将这个问题的认识颠倒了过来,认为只要行善,于是元神便会更加光明,于是人便得得到种种福报。

民间有很多劝善的小册子流通,诸如《三世因果经》或是《了凡四训》之类的在民间流行,加上别有目的宣传,也确实引导了一些慈善捐款的产生。

这类捐款从如果从单纯的慈善需要来说,看起来是有积极意义的,然而它们只流于形式,并不能使人心从根本上向善。

并且从整个社会的角度上来看,虽然这些大量捐款解决了一些慈善活动的需要,然而背后却是建立在对无数其它人的榨取的基础上的,对整个社会来说,实际上还是负面的。

劝人真善当然是好的,然而以功利以诱之的劝善,结果只能是更多的恶为代价。

所以不管在哪个宗教里,有真知灼见的人,都会反复宣传强调,善行要是发自内心的去做,才是真正的善行。

有人会说,世人那么多人,不可能每个人都有那么高的觉悟,做到不功利地行善。

为什么不可以?中国人曾经是全世界最有素质的人群之一,只是现在大部分人由于不正确的引导,却失去了。

因为以功利去引导大众的时候,大众就必然会变得更加功利。

当然,如果一个人,对自己定位就是一个庸俗的人,庸俗的生,庸俗的死,仅仅只功利于钱财,迷恋于官名,那么上面说的一切,其实都没有什么意义。

但如果想要追寻大道,切实地修行,那么就要严肃对待。

作为人类来说,有修行的机会,实际上是非常宝贵的。

这世上,有一种虫子,早上出生,晚上就死了,它不知道什么是月圆月缺,也不知道什么是春夏秋冬,因为寿命所限,去不了天崖海角,也看不见海阔天空。

虽说天地看人,也如同看这种虫子一般,在天地眼中,人之寿命,不过瞬然之间。

然而人毕竟还是不同的,因为可以修行,所以天地对人,又岂同蜉蝣?

若要修行,很多事只有愿不愿做的,而没有做不做得到。

多修功行,实际便是对自我元神的打磨的过程,一切要全凭良知本性去做,这个过程便如同琢磨玉一样,越琢磨玉便会越加的光润。

越是光润,越是能够合乎自宇宙自鸿蒙以来的一念,认真体察了这一念,才能够顺利在修炼中做到别立乾坤,将此一念施化于乾坤之中,然后才能充满生机,从而生生不息。

兑为缺,在头便是口,在人身便是九窍,闭塞其兑,便是闭上口的意思,引申为忘言,灵株,便是指的神气之根。

这个神气之根,它是什么?

熟悉世界各地的文化中,通常不会离开,有一个象征宇宙中心东西,古伊朗,古印度,古埃及,古爱琴文化中,都有它的影响。

而这个宇宙的中心,它并仅仅只是一个点,而是从概念被变化并延展成各种空间结构,时常在建筑模式中反映出来,而这种模式在全世界的文明种都存在着,这种中心点,它隐喻着天与人之间来往的联系。

在世界的各地的神话中,如亚伯拉罕系宗教里的基督教里说耶和华站在梯子上,同样伊斯兰教穆罕默德通过天梯它来往天人之间,日本创世神话说的天之御柱,印度神话里说因陀罗在创世之初插在太初之丘的定海神针,将太初之丘定在海上。

这些其实都是灵根的一种模糊隐喻。

还有在北欧神话,西伯利亚文化,美洲中美洲文化和土著文化等,都有一个类似世界之树的概念,它可以连通天界与冥界。

而在中国古代传说中最为彻底,也最为清晰,有一种叫作建木的树,它直通人与天,生长在大海之边。

“建木,青叶,紫茎,黑华,黄实,其下声无响,立无影也。“——–郭璞。

立无影便是视之不见,声无响更是听之不闻,黑华者肾,青肝气,黄脾气,皆附于紫气而行,实由五气所成。

由于它属木,又不是一般的木,所以必须要以神水去灌溉,“修生之要在金丹,金丹之要在乎神水华池。”

《黄庭内景经》云:“上有魂灵下关元,左为少阳右太阴,后有密户前生门。出日入月呼吸存,元气所合列宿分,紫烟上下三素云,灌溉五华植灵根,七液洞流冲庐间。迥紫抱黄入丹田,幽室内明照阳门。 

《黄庭经外景经》云:太上闲居作七言,解说身形及诸神,上有黄庭下关元,后有幽阙前命门。呼吸庐间入丹田,玉池清水灌灵根,审能修之可长存。

炼己如果有一定功夫了,到这一步,会自觉有似有一物生出,其如盘根于丹田之中,神气相抱于其处缭绕,这便是灵根,因为它还能够不断生长,形象就像一株草一样,所以称为灵株。

平日多以玉池清水相灌溉灵根,然后忘言无思默默相守,如婴儿之未婴,不听不窥,随之有情,不释不取,不满不空,泯而无际,以玄同而将神气相抱打成一片。

然后闭塞九窍,存於无形,销声涤虑,旷若长虚,冥神无处,鉴虚映空,服气藏真。继续以华池神水相灌溉,而身中气机发动,龙从潜渊而升,便能混紫精之灵根,晦凝魄于云房。

有一个技巧说一下,平时静坐后,开始口中产了津液后,可以自己的舌头去反卷,舔上颚,或在口腔中搅动,这样会加速口中华池水的生成。

它与一般的口水是区别的,如果将华池水吐出来,闻起来会没有腥臭味,完全没有味道时,就可以称为合格的华池水了。

因为平时的唾液有臭味是因为唾液吐出来的后,水分开始蒸发,蛋白质的浓度升高,真菌开始死亡,真菌开始死亡,蛋白质氧化分解,产生了硫化氢气体及氧化氮气体,于是便会感觉有异味了。

据贫道推测,应当是华池水有非常强的活力,真菌的并不会那么快死亡,这是导致没有气味的原因。

如果这个水总是有腥臭味,那么应该考虑将平时饮食更加清淡一些,少食一些荤类进行调整,并多加修炼,自然气味就会越来越淡。

这种华池水的特殊效果,比较容易验证,比如可以用来涂抹面部,能够让皮肤变得细腻光泽。

普通的唾液如果涂面,也会有一点效果,但提升很有限。

离为火,震又为木,火燃于木,是为祸发。

紫烟为天中紫微之气,由真精感激而来,青烟却自因木生火,又谓发则必克,白虎金精之气速至,龙虎相战,虽木不敌金,却有火气相助,故混混打作一片,三素云上下之间,如此灵根化为药苗。

故曰:“第一峰是仙物,惟产金芽生恍惚。口口相传不记文,须得灵根骨髓坚。”

又曰:“能含玄育闭天关,解使灵根法自然。息旋分时知后息,源从生处却还源。善养而一气长存。”

再曰:“幽微蕊宫为仙宅,道贯枢灵圆景白。飞根散叶翳翠条,妙炁三华贯幽彻。郁灵杳淑真人墟,云景眸奔通烜赫。泥丸三五合灵芝,结珠固精神炁活。飞烟妙霭却残凶,炼获飞仙去否厄。太玄太和在右府,紫清真人道为主。中虚恬淡自怡然,返老还胎导玄圃。知雄守雌资天机,回反乾坤镇中主。飞玄神炁合青玄,含药吐芳明子午。炼养灵根不复枯,万灵朝会群阴睹。琅音玉霜灌死体,徘徊沉默须周普。擒龙捉虎坐飙舆,隐韵流音遨妙府。黄华朱醴濯阳精,万道炁为群仙举。”

当龙虎交媾后,灵根才能化为真正的黄芽。

所以在唐代《金液还丹百问诀 》中记载:”先生曰;夫还丹者,且非别药。真一为基,铅汞相依,黄芽是本,乃可成也。光玄起再拜,而问先生曰:以见世上道人,皆说黄芽,未知至理。黄芽者将何物之所为,以何药而制造。先生曰:铅出铅中,方为至宝。汞传金汞,铅汞造气,乃号黄芽子。不见古歌曰:黄芽铅汞造,阴毂含阳华。不得黄芽理,还丹应路赊。世人炼凡药,尽认铅黄花。黄花是死物,那得到仙家。黄芽非在药,内象取精华。若到黄芽地,金银徒尔夸。此之谓也。”。

“三光”指的日月星,修炼中讲的日月星中的星,并不是星辰的星,而特指的是天罡,而天心又在中,应于斗枢。

这是修炼必须要抓住三个要点,即日、月、罡,所谓三光陆沉,便是指的这三光,日借离而得,月在坎而得,罡则雷门十二,月月有所指。

《纯阳真人浑成集》中记载吕纯阳祖师的诗中说:“有人问我修行法,遥指天边日月轮。不负三光不负人,不欺神道不欺贫。”,指的便是这个。

由于冬至北斗指北,所以必在坎处,子时日在北,与其皆在坎位,所以便在下田,故于此处汇得三光。

所为陆,即是土,指的便是脾宫,而坎在脾之下,所以将三光渐渐降下并汇聚于一处,便是三光陆沉。

《唐诗补遗》中有云:乾坤感应始为形,造化元因北户成。日月周旋魂魄合,阴阳交媾结为精。分明一气从金长,认取黄芽自水生。无限虚于尘世里,时人日用不知名。

用于温养子珠,这个子珠是一个形容,”径寸,即所谓子珠者”,实际上就是气穴所在的位置,在此处需要鸡抱卵常为之。

如果不知道在哪里,用神气相抱一点一点摸索,摸索到时便知道了,因为其处感应与其它处截然不同,这一处也叫真龙穴。

所以虽然它是看不见的,但是一点点去摸索,靠近它时候便能够找到,这便是:“视之不见,近而易求。”

黄中,黄为正位,是后天之中位,中即是指的前文中说的中,在先天。

当中黄渐通之后,便是先后天相通,故而能润泽于肌肤,内修的功夫会外显出来。

初正末,是指的三个阶段,也是用与停的秘密所在,修炼时在初与正的时候可以结束,却不可以在末的时候,比如用功于一个时中,可以于时初与时正中结束,或于用功于一月中,可以于月初或月中结束,而不能在末时或月末结束。因为到了末处,气已老,再接着续时,又续的是老气,这样是不行的。

而用功微密,以劫大数气运时,这个初正末只在瞬间之事,定要把握“铅见癸生须急采,金逢望远不堪尝。”

“一者以掩蔽”,说的是其中的道理基本来都是一回事,采时老嫩不过是因时而采,取其生壮之气,舍其老气罢了。

这些道理,世人却不知晓,故曰:“世人莫知之。”

《聊聊周易参同契(十):建木通天地,妙道由灵根》有1个想法

  1. 内以养己,安静虚无。原本隐明,内照形躯。闭塞其兑,筑固灵株。三光陆沉,温养子珠,视之不见,近而易求。勤而行之,夙夜不休。伏食三载,轻举远游,跨火不焦,入水不濡,能存能亡,长乐无忧。道成德就,潜伏俟时。太乙乃召,移居中洲,功满上升,膺籙受图。

    ————还是这个版本更好点,工整也押韵:)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