聊聊周易参同契(十一):知白守黑,神明自来

上德无为,不以察求。下德为之,其用不休。

此即言自然之道,其如人之呼吸,虽人时时皆在呼吸,不着意时便无察觉,虽似不知其所存,然却自运不休,此为上法。

以意止息者,此为心也,若不以意便是神矣。

故心不动而意乃止,神自现而调摄,此乃心息相依,心神合一之道。

又若念至则运,念不至而不相运转,便需时时刻刻一念相照,不可有纤毫相离,此为下法。

故修行非拘于片刻静坐之间,应行卧住睡皆可自然而然,不练而自习,不运而自转,虽无为而无所不为。

上闭则称有,下闭则称无。无者以奉上,上有神德居,此两孔穴法,金气亦相胥。

键者,牡也。闭者,牝也。有与无,此两者同出而异名,同谓之玄,故为之玄牝也。

上闭者,采药于九宫之上,得之而下入黄庭;闭者,抽铅于曲江之下,搬之而上升内院。

《悟真篇》云:要得谷神长不死,须凭玄牝立根基。《金碧经》云:有无互相制,上有青龙居,两无宗一有,灵化妙难窥。

奉上而神德有居者,即肘后飞金晶,还晶入泥丸,抽铅添汞而成大药。

知白守黑,神明自来,白者金精,黑者水基。

白者,可知而未得见者,但守其黑处,则黑中自有光明,此为“神明自来”,即为金精,黑者,即为水象,故称水金。

水者道枢,去数名一。

天一生水,非用水也,所用者,乃生水之物,即水金也。

阴阳之始,玄含黄芽。

有形生于无形,乾坤安从生?故曰有太易、有太初、有太始、有太素也。太易者未见气也。太初者气之始也。太始者形之始也。太素者质之始也。气形质具而未离,故曰浑沦。浑沦者言万物相浑成而未相离。

阴阳者,太极也,其所始者,即浑沦也。

形之始者太始,质之始者者太素,气之始者太初,气形质相混而未分,故于和合四象,龙虎交媾,神气相抱,混作一片,此即浑沦之象。

有与无,皆同出于此,故谓之玄,玄中含黄,故为天地玄黄,乃其芽滋,为生气萌芽之所。

五金之主,北方河车。

五子归庚,故号五金,中央总天之气一,南方丹天之气三,北方玄天之气五,西方素天之气七,东方苍天之气九。

盖东方自壬子而归庚申九数,北方自丙子而归庚辰五数,南方自戊子而归庚寅三数,西方自甲子而归庚午七数,中央庚子本有一数,复归庚戌,又得十一数,共成十二数。计三十六数,为一小周天。

《钟吕传道集》云:昔有志智人,观浮云蔽日可以取阴而作盖,观落叶浮波可以载物而作舟,观飘蓬随风往来运转而不已,退而作车。且车之为物,盖翰有天地之象,轮毂如日月之比。

故周天之运,以为河车相仿,金含于水,子者为水,五子皆归于庚者,行满一周得而三十六数者,即为河车。

故《吕祖全书》云:河车者,起于北方正水之中,肾藏真气,真气所生之正气,乃曰河车。河车作用,今古罕闻,真仙秘而不说者也。如乾再索坤而生坎,坎本水也,水乃阴之精,阳既索于阴,阳乃负阴而还位,所过者,艮、震、巽。以阳索阴,因阴取阴,搬运入离,承阳而生。是此河车,搬阴入于阳宫。及夫坤再索干而生离,离本火也,火乃阳之精,阴既索于阳,阴反抱阳而还位,所过者,坤、兑、乾。以阴索阳,因阳取阳,搬运入坎,承阴而生。是此河车,运阳入于阴宫。及夫采药于九宫之上,得之而下入黄庭;抽铅于曲江之下,搬之而上升内院。玉液金液本还丹,搬运可以炼形,而使水上行;君火民火本炼形,搬运可以烧丹,而使火下进。五气朝元,搬运各有时;三花聚顶,搬运各有日。神聚魔多,搬真火以焚身,则三尸绝逃;药就海枯,运霞浆而沐浴,而入水无波。此河车之作用也。

又云:五行循环,周而复始,默契颠倒之术,龙虎相交而变黄芽者,「小河车」也。肘后飞金晶,还晶入泥丸,抽铅添汞而成大药者,「大河车」也。龙虎交而变黄芽,铅汞交而成大药。真气生而五气朝中元,阳神就而三神超内院。紫金丹成常如玄鹤对飞白玉汞就镇似火龙踊起金光万道罩俗骨以光辉琪树一株现鲜葩而灿烂或出或入,出入自如;或去或来,往来无碍。搬神入体,且混时流;化圣离俗,以为羽客。乃曰「紫河车」也。此三车之名,分上、中、下三成,三成者,言其功之验证,非比夫释教之三乘车,而曰羊车、鹿车、大牛车也。以道言之,河车之后,更有三车:凡聚火而心行意使,以攻疾病,曰「使者车」;凡既济自上而下,阴阳正合,水火共处,静中闻雷霆之声,曰「雷车」;若心为境役,性以情牵,感物而散真阳之气,自内而外,不知休息,久而气弱体虚,以成衰老,或者八邪五疫,返搬入真气,元阳难为抵当,既老且病而死者,曰「破车」。

故铅外黑,内怀金华,被褐怀玉,外为狂夫。

知白而守其黑者,盖水者黑也,五脏之气,所黑为肾,故肾气中藏者,即铅也,然剥黑见铅,其铅中更有真气,即为金华。

其如玉石,外有石皮,剥之而见,故称“被褐怀玉,外为狂夫。”

如行北帝之道,皆用黑气,何故也?盖因黑中可得铅,铅中可得真,此即金精白虎之杀炁,故可伏魔降妖驱邪,顷刻而验。

金为水母,母隐子胎。水为金子,子藏母胞。真人至妙,若有若无,仿佛大渊,乍沉乍浮。退尔分布, 各守境隅。

金为水母者,天一生水,此一于五子归庚于中宫之位,故于中宫而显,此真铅金精实乃先天,其名天一。
是故金与水者,子母相含,虽金生水,亦水中得金,此为水为金子,子藏母胞。

真人之道只在炼金,视之不见,听之不闻,若有若无,其深仿佛于大渊,似沉似浮。

其可静可包罗天地,养育群生,动则三界侍卫,五帝司迎。

于法之中,常以金光以成紫微之讳,紫微讳者,即“漸耳”,此一“漸”字,中之“車”者,即为河车。

“車”者七笔,即为北斗,正谓斗为帝车,搬运周天,其于中者,象于中,金精于此而产。左之“氵”,三画成震,为雷,右之“斤”者,四画成巽,为风,故三四以成雷风相薄。又以“氵”取水,“斤”者象斧,古义即斫木也,又为金者,即为水中金象,所谓“耳”者,《易·说卦》云:“坎爲耳”,故以象坎水,其六画为乾金,亦同于金水。

此即水为金子,子藏母胞,真人至妙之道也。

采之类白,造之则朱。炼为表卫,白里真居。

所谓白者,铅白烧之而成氧化之铅,其色黄红,汞白遇硫烧之而化朱砂亦红,故无

论铅者,其皆为红。

其比类以象内炼也,故《紫清指玄集》曰:“白如天上雪,红如腥腥血,藏入宝葫芦,秘之不敢泄。”

方圆径寸,混而相拘。先天地生,巍巍尊高。旁有垣阙,状似蓬壶。环匝关闭,四通踟蹰。守御密固,阏绝奸邪。曲阖相通,以戒不虞。

此言安炉立鼎之处,皆于方寸之地,混沌之所,其非在身中,不假以物之所求,其之所在先天地之所生,旁如有宫殿,其状似于蓬壶。

此处即是天心,蓬壶者,即蓬莱是也。

汉东方朔《十洲记》云:蓬丘,蓬莱山是也。对东海之东北岸,周回五千里。外别有圆海绕山,圆海水正黑,而谓之冥海也。无风而洪波百丈,不可得往来。上有九老丈人,九天真王宫,盖太上真人所居。唯飞仙有能到其处耳。

冥海者,坎也,东北者,艮也,水黑以象寻铅之所,气自氤氲,故无风而有洪波也。

故“心下是蓬莱,眼前即大罗”,非言心性乃实指也。

“环匝关闭,守御密固,阏绝奸邪。曲阖相通,以戒不虞”,皆言即固济也,防危虑险,以内息绵绵温养,密不透风。

可以无思,难以愁劳。神气满室,莫之能留。守之者昌,失之者亡。动静休息,常与人俱。

无思而神明自来,不以七情六欲以害身,久久行之,神气则满,然神者易动,遇躁则动,动则神迁,故必守之方得以昌,失之者亡。

《清静经》有云:人神好清,而心扰之,人心好静,而欲牵之。常能遣其欲,而心自静,澄其心而神自清,自然六欲不生,三毒消灭。

故六癸玉女作强之锋,庶几黄芽满而不溢也,故谓之诚斩六癸锋者,亦真人莫教芽孽溢黄官之戒。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