聊聊周易参契(十五):金本从月生,朔旦受日符

金入于猛火,色不夺精光。自开辟以来,日月不亏明。金不失其重,日月形如常。金本从月生,朔旦受日符。金返归其母,月晦日相包。隐藏其匡廓,沉沦于洞虚。金复其故性,威光鼎乃熺。

上一章说如何采足药物,这一章便是采足药物后应该进行的步骤。

将黄金锻成金箔,剪成碎片,用火进行锻炼,无论如何去烧炼它,黄金依然会保持的它的本色,而且由于燃烧去除一些杂质,会变得更加明亮,这是从外丹角度进行比喻的。

所以说“金入于猛火,色不夺精光”,  而自天地开辟以来,日月一直这样保持着变化。经历了漫长的岁月,金也没有变轻了,日月也还是那样子运行,所以说它们都是很恒久的东西,“金不失其重,日月形如常”。

“金本从月生,朔旦受日符”,这是说金是由月而生来的,在朔日(初一)受日光相会。

然而“金返归其母,月晦日相包”,一般记载说月晦即是指农历三十的时候,略微熟悉天文的便知道这里会有些问题,因为日食只会发生在朔日的时候,即农历的初一,如果是月晦那么这便不太可能是指的日食。

然而在开头“参同契”所言“往来既不定,上下亦无常”,汉代月食计算已经基本成熟,所以这里仍然还是主要是描述的日食。

造成这个矛盾的原因是,这是因为唐代以前使用的是平朔法,所以会导致有时日月交会出现在月末三十的时候,所以不精确地说的话无论是三十与初一,都可称之为月晦。

这也是月晦会出现日食的原因,正因为是月晦的时候,所以说此时“隐藏其匡廓,沉沦于洞虚”。

又在日食发生之后,日光又逐渐恢复,所以称为“金复其故性,威光鼎乃熺。”

日全食的过程,包括初亏、食既、食甚、生光、复原,看起来很是简单,不过这里包含一个颠倒颠的奥秘,即当发生日食的时候,它在很短短的时间内便完成了一个月才能完成的月相变化过程。

换句话来说,通过对太阳的爻象演变,能够迅速在极短的时间内完成整个卦爻的演变,月的盈亏,其方法便是由地球遮挡太阳导致的月相变化改为使用月来遮挡太阳产生日相变化。

所谓“一阴一阳谓之道”,“日月为易”,便是这个道理。

发生日食的时候时间长短是有变化的,如果月球离地球比较近,从地球上看,月轮比较大,移动时遮挡太阳的时间就会比月球离地球远时遮挡太阳的时间要长。

除了月与地的距离决定了月食过程的时间长度,还有形成日食的月影投射在地球上的位置,越靠近赤道它的时间越长,而这些时间长短投影到人身,同样有一个修炼时间长短的节奏问题。

再来看看日食的原理图,太阳光经过月球后照射到了地球上,注意全食、偏食、环食的区别,由于经文中描述的是“金返归其母,月晦日相包”,所以这里是指的环食,也就是说它是因为太阳的光上下颠倒后,阴影收缩后又扩大而形成的,这要求日月地构成一定的距离的比例关系。

所以在修炼初下手时,虽然是以脾为中,实际上却不依脾,而是往下更靠下入两肾之间,之后整个修炼俱由此而发端。

在修炼中,说的金便是指的金光,现代学过物理都知道,日光原本是白色,然而经过大气层的过滤折射后,看到的金色的光,这意思便是藏在原来的白色光中是一致的,所以说,修炼中见得白色充盈之后,又会有金光出现,这与是一致的。

虽然从物理上可以解释,然而这里一定要注意,它仅仅是一种类比性的解释,现代的科学观念及对世界的认识,并没有足够的能力来解释所有道法上诸如丹道传下来既定方法与经验。

而借用一些现实的推导与比喻,也只是仅仅只是为了找到一种更为符合现代化的合理化描述,并在这其中进行一定程度的合理推演。

在丹经中,为了描述道理,通常强调一种深入的象征性,这种象征性是深层次的,必须一个事物与另一件事物是比较深层次的类比。

举个例来说,可以形容寒冷的冬天,冻的冰坚硬地像石头一样,然而最终冰是会化掉的,石头却不会,所以这种比喻不带有“可推演性”,是浅层次的比喻,它不能作为一种象征。

然而而比如说,人的生命像一盏油灯,便可以成为类比。比如说油尽了灯会枯,这便是年老而亡;灯油太少,这便是先天寿促;意外被打翻,这便是伤灾;灯亮而显耀,这便是名传四方;灯暗而微弱,这便是谦卑无名。

而这种比喻在修炼中就会被得到应用,所以有一种修炼的方法叫添油接命术,便是把人命看作是一个油灯,通过减少对油的消耗,并汲取外来的气作为原料来进添油接命,能够使人变得健康。

正如这并不意味着就真的人的生命就是只的一盏灯一样,只是设象以言其事,方便理解,内修炼时所使用的外丹术语,也是这样,要注意它们的适用边界。

它们共同遵循相同的规则,只不过是将规则进行了抽象化后,然后将抽象化的概念又进行实体化到一个可言之物上来进行描述。

再来理解一下文中的“符”,“符”的概念,古籍里在介绍天干“甲”时,通常会说“甲者,言万物剖符甲而出也”。

所以“符”,便是“契合”的意思,在前文中所说的“据爻摘符”,也是这个道理,当法象于天时,称为“天符”。

如在术数奇门遁甲里的直符,总是加在甲宫,而遁甲分阴阳两遁,冬至到夏至为阳遁,夏到冬至为阴遁,这与子至巳为阳,午至亥为阴,其实是一样的道理,区别只在用节还是还气。
坎中的金精,它本质上是从乾中来的,并且从坤出产出,所以乾为父,以坤为母,当月晦的时候,日月便相会,这个时候认为就是被认为交媾的时候,因为阴在阳之中,成了纯黑,这便是水中金到归入了坤中的象。

在《悟真篇》有一句叫“日居离位反为女,坎配蟾宫却是男。不会此中颠倒意,休将管见事高谈。”虽然是一局,乙为阴为女在离位所居,而坎宫甲子戊,以甲为阳,所以甲与乙分为男女,这便是其中的颠倒之意。

到了这里,这里的始于冬至甲子,所以甲遁在戊之下,天符则遁在真土之中,而要进退天符,其实上就是在进退戊土。

真土这个概念非常重要。《悟真篇》中说得很清楚:“离坎若还无戊己,虽含四象不成丹。只缘彼此怀真土,遂使金丹有返还。”

这里提到的己土,实际上只要戊运转起来,己自然也就随着运转了。

在遁甲式,冬至一局的时候,配以阳遁一局,戊在坎宫,坎纳戊,震纳庚,兑纳丁,是艮纳丙,所不同在于乾不纳壬,坤不纳乙癸,离不纳己,即乾坤离三处不同于天象,它们三处合了,自然便能人与天合一了。

辛   乙   己

庚   壬   丁

丙   戊   癸

真土便是戊,当运它到坎宫时,于是就能在震宫配出庚象出来,这是作为地盘,之后又运符到震宫时,庚便在中宫产了出来,然后再翻入艮宫时,庚就到了坎宫,水中金便呈现了再来。

在《悟真篇》中说“潭底日红阴怪灭,山头月白新。”潭底即是坎宫,当离光入坎后,便是潭底遇红,实际上是戊入了坤宫,真意入了坤腹之中,则真意也就到了离宫。而震与艮是先后天的关系,在九宫上正好按河图数是三八合木,符甲在艮宫时,艮为山,便成为了山头,正是合出来的木气成为了基础,称为药苗。

这里如果换到修炼上来说,它是描述在已经得到金精之后的事,沉在北极太渊作为归中,当日月相逢之时,便为发动,神归于炁穴,如此便能成功将药入炉。

换句话说,这里是借月晦日食这种概念来作为象,说明是如何让坎中的真金能够返本归源,等同于“铅遇癸生须急采,金逢望后不堪尝。送归土釜牢封固,次入流珠厮配当”中的“送归土釜牢封固”的具体操作。

癸即是水,意指的肾气充足,因为肾气足了水才足,水足了才有足够的资源从中寻探真铅。要在先天虚中之处以为炉鼎,其方法就是配合时节,在阴入阳中全形的那一瞬间去送入,才能将金精寄入先天之中。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