聊聊周易参同契(十八): 背道守迷路,出正入邪蹊。

胡粉投火中,色坏还为铅。冰雪得温汤,解释成太玄。金以砂为主,秉和于水银。变化由其真,终始自相因。欲作伏食仙,宜以同类者,植禾当以谷,覆鸡用其卵。以类补自然,物成易陶冶。鱼目岂为珠?蓬蒿不成槚。类同者相从,事乖不成宝。燕雀不生凤,狐兔不乳马。水流不炎上,火动不润下。时间多学士,高妙负良材。邂逅不遭遇,耗火亡资财。据按依文说,妄以言为之。端绪无因缘,度量失操持。掏治羌石胆,云母及矾磁。硫磺烧豫章,泥于相炼治。鼓下五石铜,以之为辅枢。杂性不同类,安肯同体居。千举必万败,欲黠反成痴。稚年至白首,中道生狐疑。背道守迷路,出正入邪蹊。管窥不广见,难以揆方来。

胡粉从化学角度来说,便是碱式碳酸铅,它与砒霜类似,也有自己独特的作用,可以杀死癌细胞,并且能够能直接杀灭寄生虫,并有制止出血与粘液分泌的作用。

只是它具有毒性,所以服用过量,会导致胃肠炎并诱发全身中毒,长期外用,能被皮肤吸收积蓄体内,则会导致腹痛、便秘、贫血等慢性中毒。

所以非是特别的医疗作用的时候,是不会使用的。

中国历史上,在先秦的时候,曾经使用它作为女性化妆品,可以用于肤色的美白,不过后来却是不用了。

现代也被用来做过油漆制品,因为无论是生产还是应用过程中,都容易导致铅中毒,所以近年来改用二氧化钛了。

古代制作胡粉的办法,是把一百斤铅熔化之后再削成薄片,卷成筒状,安置在木甑子里面。甑子下面及甑子中间各放置一瓶醋,外面用盐泥封固,并用纸糊严甑子缝。用大约四两木炭的火力持续加热,七天之后,再把木盖打开,就能够见到铅片上面覆盖着的一层霜粉,将粉扫进水缸里。那些还未产生霜的铅再放进甑子里,按照原来的方法再次加热七天后,再次收扫,直到铅用尽为止,剩下的残渣可作为制黄丹的原料。

这个胡粉的制作过程,它并不是用大火来进行烧制,而是用的文火温制,才能形成了胡粉,如果采用大火,碱式碳酸铅受热又会分解成氧化铅与二氧化碳。

而氧化铅与碳加热又会变成二氧化碳与铅,所以说”色坏还为铅“,从现代来看,实际上是一个化学的反应的过程。

冰雪得温汤,又会化成水,从现代来看,这是一个物理变化的过程,金以砂为主,秉和于水银,这是指金会溶解于水银之中。

“变化由其真,终始自相因”,是指外丹术中,无论发的什么样的变化,本身都是道理的,并非是胡乱进行转变。

所以魏真人教导说,如果要成为一个真正外丹烧炼者,那么需要明白,物质的转变都要依其类的道理。

比如种植禾苗,便用谷子,要孵小鸡,就让鸡去坐在蛋上孵,这样去分好种类。法于自然,才能把握其中的奥妙变化。

用鱼眼睛是不能当宝珠,用蓬蒿也不能当茶树,只有同类的才可以进行转化,不然的话是不能成功的。

燕雀生不出凤鸟,狐狸兔子无法养育马,水不会往上流,火动也不会向水一样往下。

然而,这世上有很多学士,虽然才高聪慧,却花了大量的财力却无所得,就是因为不懂得这些道理。大多不是死板套经文,便是凭己意胡乱妄说,结果毫无道理,也没有了端绪,对于比例用量的把握也全然混乱。

于是去掏治羌石胆,云母,矾石,磁石,用又硫磺来烧豫章,或者用泥土与水银来炼制,再或者配上五石来胡乱搭配,这些都是杂七杂八的东西,怎么可能合到一起去呢?

结果就是折腾来折腾去,结果只能是失败,从小炼丹炼到头发也白了,于是中年的时候反倒是怀疑这些是真是假,于是干脆也走上邪路,去忽悠别人去了。

这都是因为见识不足,所以不能把握到要领啊。

虽然这一章节说的外丹炼制,实际上它的道理是各种都是相通的。

今世其实有很多教人修丹道的,其实并没有搞明白丹道的道理,自己也是胡乱修行,结果自己也没有修行出什么成果出来,于是自己也开始怀疑,究竟有没有丹道这回事了。有一些人也干脆走了上邪道,四处广开培训班,教授那些其实他们自己也稀里胡涂的功法。

甚至连《周易参同契》本身在现代也被一些人胡乱解释,像市面上常见到的一些书,对于门槛之外的人来说,看似语言通俗易懂十分有道理,然而实际上只要稍具备一些专业的天文知识或是术数知识,便能看出其中大量荒谬之处。

如此扭曲魏真人当年的用意,不可不谓之憾事。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