聊聊周易参同契(廿五):恒顺地理,承天布宣

恒顺地理,承天布宣,玄幽远渺,隔阂相连。

天上之于地下,一气相连,地下之气变化为山河地势,龙脉涌动结穴,开帐而成贵,而此气实随乎天来。

虽天地相隔甚远,却彼此潜通相连,正为天有星而地有峰,地理不过本是天理。

应度育种,阴阳之元。寥廓恍惚,莫知其端。

气上应天星之度,于地结成龙穴,于人则结成窍,然窍中又有先天一窍,其以乾坤而合成,内有坎离之精,龙虎皆从此出,实本阴阳之元。

神气相结于此窍之中,随日月相交而播施玄精,于恍惚寥廓之中无端而育真种。

《还丹复命篇》云:“昔日遇师亲口诀,只要凝神入气穴。”

先迷失轨,后为主君。无平不陂,道之自然。

消息应于钟律,升降据于斗枢,坤为腹,然腹中空,又可为乾象,此为乾坤之象,故其虽为阴所,却又能天然秉受阳气,故可为产药之处。

产药之时,为身心复命之时,神入其中,同于太虚,而金花相现气满,此时似醉而非醉, 恍恍惚惚,其中有物;窈窈冥冥,其中有精。

恍惚之际而真种育,此真种一得,便以心主之,故称“后为主君”,心为君故。

此如地理自然,有平则有陂,故谓”道之自然“。

变易更盛,消息相因。终坤始复,如循连环。

变化逐渐多,有消有息,前后相连。始于复卦阳气而始萌,又阳气进足而阴又进,后终归于坤卦,再又阳气始生而成复卦,如此往复循环。

帝王承御,千载常存。

复之上卦为坤,下卦为震,震初爻一阳,而余卦皆阴,于坤元而通于复卦,故初三庚方而成震卦之象。

帝出乎震,故为”帝王承御”,后齐乎巽,相见乎离,致役乎坤,说言乎兑,战乎乾,劳乎坎,成言乎艮,又复于震出。

正所谓易穷则变,变则通,盛衰相禅,消息相因,此循环始终如一,独立而不改,周行而不殆,故言:“千载常存”。

将欲养性,延命却期。审思后末,当虑其先。

人若要养性以延命却期,必要审前思后,又先要虑于先

人所察躯,体本一无。元精流布,因气托初。

人之一身,自何而来?本从无中来,只是由于元精流布,受气成形,而气滋相化,遂成躯体。

皆缘由阴阳相感而生物,父母之气相交而成形,修炼内成婴化神之法,理实同于男女胎孕之理,后又十月养胎,同于婴儿未生前。

只是修炼之大道,非用人之后天浊精,亦非身后天之精气,因后天浊精为有形之物,其由父母生之而来,而父母又由父母生之而来,如此往上追溯,终究追溯是个无。

故白玉蟾祖师云:“此物根蒂乃精气,精气恐是身中填。岂知此精此神气,根于父母未生前。三者未尝相反离,结为一块大无边。人之生死空自尔,此物湛寂何伤焉。”

阴阳为度,魂魄所居。阳神日魂,阴神月魄。魂之与魄,互为室宅。

阴阳以魂魄为体,魂魄就阴阳为舍。故又以日为阳之象,月为阴之象,以日月而表阴阳。

月为魄,日为魂,月又为坎,离又为离,故坎中纳戊,离中纳己,室宅构之以土,故以宅室而喻。

在内则为室,在外则为宅,魂为阴之中阳,魄为阳中之阴,彼此相交而不分离。

魂为三数,魄为七数,三七既合十,阴阳便相合,彼此不相离,阴阳两交通。

性主处内,立置鄞鄂。情主营外,筑固城郭。城郭完全,人物乃安。

性在内而情在外,既可守真性,又可以情御于外物,不失为人处世之道,故内外皆得,方为真修,如此人物方安。如不依此,强戒欲,抑人情,则反生其害。

斯之时,情合乾坤。乾动而直,气布精流。坤静而翕,为道舍庐。

其情相合,而乾坤之交,乾性健而直,故为气施,坤静而翕,故为气收,一施一收乾坤而交媾,先后天之道则成。

刚施而退,柔化以滋。九还七返,八归六居。

爻中有刚柔,刚者为施,柔是为化,刚施则退,柔承则滋,故乾坤之交,以九还而七返,八归而六居,六七八九者,阴阳之喻,九为老阳,七为少阳,六为老阴,八为少阴。

男白女赤,金火相拘。则水定火,五行之初。

男者即为白,即为虎,七数为兑,女则为赤,即为龙,九数为离,白虎为金,赤龙为火,火金相击,故为九还七返,则火出而雷霆生,故又降雨以灭火。

故而雷霆之后雨生,此为五行始。

上善若水,清而无瑕。道之形象,真一难图。变而分布,各自独居。

故上善若水,而水自雷霆而生,灌溉万物,其清而无瑕。

为道之形象,真一,即真一之精,难以图绘之,为天地之父母,阴阳之宗祖,四象之元,五行之根,万物之基。

真一之精化之为水,此为天一生水,又水一,火二,木三,金四,土四,五行守序,各居一方,是得五行守界。

类如鸡子,白黑相符,纵广一寸,以为始初。四肢五脏,筋骨乃俱。弥历十月,脱出其胞。骨弱可卷,肉滑若铅。

若人之怀胎,其初如鸡子,有白有黑,相互吻合,其广之为寸,此为初始。后又生化四肢五脏,筋骨俱全,后经十月,初生婴儿,其骨柔软似可卷,其肉滑润似若铅。


《金碧龙虎经》云:日月出於东而光耀於西,则西方白虎金德之正气入於玄冥之内,化而为六戊。日月入於西而光耀於东,则东方青龙木德之正气入於玄冥之内,化而为六己。日月居於午而光耀於北,则南方朱雀火德之正气入於玄冥之内,就土成形,化而为黑铅,常居窈冥之内,为天地万汇之根本。

四象由日月而成,日月以象阴阳,阴阳之气其交于东,则西为白虎,气交于西方,则东为青龙,故“举东以合西,魂魄自相拘”,龙虎而相抱。

午非是原本之南,正谓“子午数合三,戊己号称五。”,所用之三,为子午共合而成,三光陆沉,午位居于实居北中之南,故依小而南,依大而实北,此为南北互感之处,水火互见之所。

子为一数,午为二数,故气交于午,则是朱雀入玄冥,虽光交于午而耀於北,其交亦在北,所生故为南方朱雀火德之气,此气入于玄冥,而与戊己土而成形,化为黑铅,是为天地相汇之根本。

子午即为水火,水火即是坎离为乾坤之二用,故乾坤相交,所用为坎离,坎中一阳抽出入离,则坎归于坤,离复为乾。

爻象不离日月,月相成象者,受日之光,故抽阳而入离,抽坎中一阳日月交会之气入于离中空处,故气交于午,复见乾坤。

所谓九还七返,寅至申为七,此为金数,子至申为九还,此如火数,金非火不还,火非金不返,而金来归性,便是还丹。

不以情类则无以使乾坤相交,故性必要在内,金有所归,情必要在外,乾坤方交。

古代所说堪舆之道,堪即天道,舆即地道,所以堪舆实指天地之道,这便是“恒顺地理,承天布宣”。

《易》曰:“帝出乎震而阳始,而气机于是萌动焉。”时令正春。春分天帝到卯,太阳在戌,卯戌交会,故卯与戌合,甲乙辅震,正春之令也。万物发生,故曰:“帝出乎震。”—–《入地眼全书》

巽   离   坤
震         兑

艮   坎   乾

对应于时节即春分时帝在震,震便是雷,故一声雷起便是帝出之时,如果排出先天八卦。

兑  乾    巽

离          坎

震   坤   艮

故帝自震出,又齐乎巽,而这个位置又是后天的艮与坤位置,震纳庚为先后所以帝出之气便是庚,这便是纳音为何都要用金的原因。

在先天时,震对应于立春节,即后天八卦艮位,将先后天八卦放在一起排出来会更清晰。

兑巽  乾离  巽坤

离震           坎兑

震艮  坤坎  艮乾

这里的乾坤坎离是夫妇正配,相交后,离为先天三数,坤为后天二数,计为五数,乾为先天一数,坎为后天一数,共为二数,这便是太极图说中的“二五之精,妙合以凝“,也是先后天交媾的原理。

这个“二五之精”,便是乾坤坎离交媾真精出现的道理所在,紫阳真人《悟真篇》中云:“果生枝上终期熟,子在腹中岂有殊? 南北宗源翻卦象,晨昏火候合天枢。”

实际运用时,乾与坎中之子进行交,坤与离中之午相交,如此乾坤相合又为子午交加,此为“子午数合三”,而坎中戊离中己,又戊己成五,所以“戊己号称五”。

再看先后天八卦组合的图:

 

甲己

兑巽  乾离   巽坤

离震            坎兑

震艮  坤坎   艮乾

癸戊

坤坎中有戊癸相合为火,这个火便是朱雀,那么朱雀为什么又是南方火?这是因为这个南是北斗之南,然而北斗实居于天中之北环绕北极星运动。

《青囊序》中云:“晋世景纯传此术,演经立义出玄空。朱雀发源生旺气,一一讲解开愚蒙。 ”

此处顺便以“朱雀发源图”来说明。

图自午位,可以看到戊癸(火)-乙庚(金)-丁壬(木)-甲己(土)-丙辛(水)顺时针进行排火,其关系是“火克金克木克土克水”,是位位相克。

而如“隔阂相连”,则戊癸火-丁壬木-丙辛水-乙庚金-甲己土,便是“五行不顺生”,隔位逆行相生。

 

从天文上来说朱雀在太微垣,太微垣在北斗之南,然而整个三垣都居于北方,所以说南方朱雀发源于北,这便是前文中解释的“午位居于实居北中之南”,也是《金碧龙虎经》中所说的道理所在。

同时在这张秘图中,因为帝出乎震,齐乎巽,用震卦纳的是庚,巽则用先天,纳得的便是乙,庚与乙合金,所以说:“挨星起例乙庚申”,实际上便是根据五星演出九星名,用贪巨禄文廉武破辅弼来排出挨星,用于理气使用。

明白了这些,对于理解下面这段便会很容易:

日月出於东而光耀於西,则西方白虎金德之正气入於玄冥之内,化而为六戊。日月入於西而光耀於东,则东方青龙木德之正气入於玄冥之内,化而为六己。日月居於午而光耀於北,则南方朱雀火德之正气入於玄冥之内,就土成形,化而为黑铅,常居窈冥之内,为天地万汇之根本。

在人也是一样,如果比喻,子如果是肾,午便是心。乾如果是头,坤便是腹,“圣人为腹不为目”,亦可引申于此。

这个生旺之气皆是由朱雀所来,所以说这里是“南北互见之所”,然而此处究竟在何处?

冬至子时,日居于丑,丑即是艮位,艮为山,故名:“潭底日红阴怪灭,山头月白药苗新”,而艮为东北,而太微垣正在紫微垣之下的东北方,正是朱雀之所在。

子午数合三,戊己号称五。三五既和谐,八石正纲纪。呼吸相含育,伫息为夫妇。黄土金之父,流珠水之子。水以土为鬼,土镇水不起。朱雀为火精,执平调胜负。

潜心默会,自有收获。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