聊聊周易参同契(廿六):阳隧以取火,非日不生光

阳隧以取火,非日不生光。方诸非星月,安能得水浆?

阳隧是古代生火的用具,《论衡•说日》中说:“验日阳燧,火从天来。”。

这种取火的用具一般用青铜器制作成一个凹面镜,这样便能更大面积接触到阳光,当光照射到光面上,便会进行反射从而光线集中在一点上,于是光中所带的热量便会集中在一起,于是便能生火,这样的火是因为太阳产生的,所以称为太阳火。

阳隧凹面镜取火的原理与透镜取火原理是一样的,只是一个是反射,一个是折射。

方诸则是古代取水的一种用具。

《周礼.秋官.司烜氏》:“司烜氏掌以夫遂取明火于日,以鉴取明水于月。以共祭祀之明齍、明烛共明水。”汉代郑玄注:“鉴,镜属,取水者,世谓之方诸。取日之火月之水,欲得阴阳之洁气也。在月下用铜镜收取露水,以示明洁之义。”

即将铜镜在月夜置于户外,经一夜后,便可得到凝聚露水。之所以会产生水的缘故是因为金冷热速度较快,虽然太阳光热量是月光的四百万倍,然而也是微有热量的,这些热量可以以空气上升,夜中转寒时便会结出露珠来。

古人认为这样的月是因为月亮与星星共同产生的,所以也称为月华水。

古书中载有一趣说:“高南州云∶阴阳交合,造化之妙,无可伦比。因述一术士言,八月十五日夜半子时,俟月色正中,以方诸取月华水盈缸。俟来年五月五日午时,以阳燧置缸上。须臾,日照水中,缸中水奔腾翻涌而起。顷之,水尽涸矣。观其药候,以为服食。此丹家炼神水法也。服食虽未易卒得,然因此可以窥造化交合之妙。 ”

未经验证,姑备一谈。

二气玄且远,感化尚相通。何况近存身,切在于心胸。阴阳配日月,水火为效征。

既然二气如此玄妙又离地尚远,依然会发生感应相通,更何况近在人身之中呢?所以要真真切切地将其了然于心,要以阴阳分别配以日月,用水火而为效验。

从现代的角度而言,此处《周易参同契》对于日月感应的解释,用阳隧与方诸的原理来比喻天人之间的感应,,看起来自是粗糙的,于现代科学所知真相有所违背。

然而这并不意味着是天人感应是错误的,只不过是古人没有找到更恰当的比喻罢了,因为日月确确实实对着人类有着特殊的影响。

值得一提的是,大多这些方面的研究,并不是国内的学者做出来的,所以只能引用国外的文献资料。

首先说说太阳对人体的影响,根据剑桥大学的一项研究表明,人类的免疫系统会随着季节的变化而不同,所以一些疾病比如心脏病和类风湿性关节炎,在冬天会加重,而到了夏季往往却会更加的健康。

按照《自然通讯》杂志(Nature Communications)中发表的文章里所指出的那样,人类的基因中有将近四分之一基因(检测的22,822个基因中的5,136个)的活性,会根据一年当中的时间变化而不同,一些基因在冬季更活跃,而另一些则在夏季更活跃,同时这种季节性也会影响我们的免疫细胞以及我们血液和脂肪组织的组成。

而季节显然是由太阳的影响所导致的,一个基因是ARNTL,它可以抑制炎症,而这个基因在夏天更为活跃,在冬天则不活跃。

明白了这个便会明白,为何一些修炼也明显对疾病有所作用,例如仅仅是单纯的存想,比如在道教的用气攻病法中,便有存想猛火烧病处的功法,而这种功法事实上可以收到明显的效果,其原理很有可能便是通过模拟了局体机体如同受到了夏日太阳暴晒一样的感觉,使得相关的基因暂时得以激活,于是便起到了消炎的作用。

威康信托基金会感染和免疫生物学主任Mike Turner教授对些这些疾病与季节的关系说:“这是一项很好的研究,提供了实证支持一个普遍观点:我们在夏季往往更健康。从这个意义上来说,季节变化是一个有趣的发现:我们许多基因的活动,以及我们血液和脂肪组织的构成,根据季节变化而有所不同。虽然我们还不清楚这一变化背后的作用机制,但一个可能的结果是,某些疾病的治疗方法,如果根据季节定制,可能更有效。”

实际上这些早早就存在于中医的古籍之中了,而中国古代的道家更是创造出来了一些实用的功法,例如通过存想太阳于身中,便可以使身体变得更加健康。

(注:对于季节与疾病关系相关材料感兴趣的,可以百度搜索贫道2015年写的《中医中的疾病与季节关系:免疫系统的季节性》一文。)

至于月亮的影响,如在捷克的斯洛伐克预防与临床医学研究所通过22年的跟踪研究发现,痛风和哮喘的发病率在新月和满月前后会出现高峰。

又比如美国佐治亚州立大学的一项针对694名成人的研究还发现,我们的饭量、酒量大小也与月相周期有关,而且变化很明显。报告称,研究对象在满月时的饭量比新月时增加8%,而酒量则下降26%。

又比如根据对纽约市14万新生儿的统计,在从新月到新月、为期29.53天的月相变化的周期中,女性受孕率在最后1/4的日子会达到顶峰,波动幅度虽然不大,但非常规律。研究者表示,满月后出现的受孕高峰说明,月光减弱可能对排卵产生了影响。

(注:如果对月相周期与人体更多细节,可以百度搜索贫道2013年文章《月相与发病率及犯罪率》一文。)

月亮的规律中可以发现,月相的变化对于一些事件的发生机率有较高的提升作用,这种影响并不总是正面的,比如对于一些疾病的发病率同样会产生提升。

而太阳显然更加正面,那么既然太阴有提升的作用,太阳有正面化的作用,假如将两者结合,是否会产生更有趣的变化?

古人显然想到了这一点,如在上一章的补遗中,所提及的朱雀发源生旺气,那尚且还只一个五运的基本使用的话,到了更深一步的便涉及了到了阴阳的运动。

如在择吉术中,有一种方法便是计算太阳与月亮位置,每当日月合朔(初一)或日月对望(十五)的时候,以太阳或月亮的位置换算,正好到坐山或是坐向时,即被认为是吉时。

更有天帝太阳合用之术,以天盘天帝起子顺转,太阳起丑逆转。此子丑互转之处,正是《翠虚吟》中“有一子母分胎路,妙在尾箕牛斗女”,更是前文“始于东北,箕斗之乡,呕轮吐萌,潜潭见象,发散精光”之妙义所在。

尔后“阳以三立,阴以八通”,三八能合木,震艮合先天,离坤变九二,此处乃见龙,其中所用因“昂毕之上,震出为征”。

朱雀发源生旺气,皆因震而纳庚,炼丹因何皆用火,盖因青龙白虎二物,皆因朱雀之炁,熏蒸而成质,用坎离而行水火,使龙虎变作夫妻,还日精於月窟,则铅内产砂;戏朱雀於离官,则砂中生汞,故而金由性而汞由情,情性相包,夫妇相春,自然而成金液。

《素问·天元纪大论》云:“太虚寥廓,肇基化元,万物资始,五运终天,布气真灵,总统坤元。”

而天根月窟者,坤震之间为天根,以其为一阳所生之处;乾巽之间为月窟,以其为一阴所生之处。

故风水地理之要道所在,所谓生气者,即是贪狼,贪狼属震,纳则为庚,故震为龙,庚为金,此为金龙,故云“先看金龙动不动,次察血脉认来龙。”更于先天六十四卦图之中,以乾遇巽为姤而当夏至,地逢雷为复而当冬至,正所谓“天卦下临地卦中,向向合玄空、地卦翻临天卦位,山山吉神会。”

雌雄交媾大阴阳。月窟天根卦内藏。
此是乾坤造化本。会时便号法中王。

曾公说个团团转。一左一右两分张。
明明指出夫和妇。有个单时便是双。

二十四山双双起。八卦之中定短长。
岂料庸奴多错解。干支字上去商量。

误起长生分两局。会同墓库到其乡。
未曾晓得真交媾。那里怀胎唤父娘。

我即汝言来教汝。阴阳指气不指方。
甲庚丙壬是阳位。有时占阴不唤阳。

乙辛丁癸是阴位。有时占阳即唤阳。
阴阳亦在干支上。不用排来死煞方。

眼前夫妇不识得。却将寡妇守空房。
劝君莫听此胡言。玄窍相通别主张。

《地理冰海》云:

乾六离九是朝宗,坤二坎一脉合通。天三地八为朋友,天七地四气相从。离九来龙穴定震,巽龙入脉要坤宫。坎水来时至兑,源出地八到六宫。后天来龙先天向,生成催照互相融。

七四  六九  四二

兑巽  乾离  巽坤

九三  离震           坎兑  一七

震艮  坤坎  艮乾

三八  二一  八六

又云:

巽坤离向巽坤离,山水龙神个个齐。乾震坎兮乾震坎,一家骨肉一家宜。卦分兑艮为三合,两个东兮两个西。此是云阳亲口诀,勿庸滥授泄天机。

即是坤震为天根,乾巽为月窟,故巽坤以配乾震,并又以离坎以为火水,兑艮不过泽山,皆“阴阳配日月,水火为效征”是也。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