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躔与开禧度

康熙年间中引入了西方天文计算,然而满怀着传教目的的教士南怀仁所提供的却是落后于西方的计算方法。这种计算方法中设计了一个双轮结构来模拟盈缩,实际上里面有很强的忽悠性,因为这样的模型数据要来自现实观察的近日点、近日点与中点,结果导致实际上它并不比中国传统的天文计算方法更能精确多少。

但进步之处还是有的,《康熙永年表》完成后,日躔模型及其中的两心差数据实际并没有变化,只是对远地点位置进行了修正。

南怀仁当年报着这种目的来这种修正,其实是试图将西方文化认识植入中国文化,以便后面传教。

当年在明朝的时候利玛窦其实也是一样,不幸运的是直接导致后来对西学引入并不够重视,到了乾隆年间后来更是闭关锁国。

幸运的是当时受到了保守派的极力反对,没有立时让天学混乱下去,实际上康熙、雍正、乾隆都认识到西方来的这堆传教士有危险的地方。比如康熙时期,罗马教皇无视康熙的要求,直接就下令不准中国的天主教祭祖,制造了很多混乱,信徒们只信教士的话,而不听朝廷的话,引起了康熙的震怒,以至于后来多次禁教。

古来中国冬至采用测影的方法,影最短为冬至其实是在近日点,而影最长在冬至是在近日点,所以在古代近日点冬至时,如汉代太阳大约在现代天文的黄经255度,太阳是逆行的(实际上是地球在太阳的轨道位置),由于子宫是在270度,这里255度便是在丑宫,但如果按冬至是270度算子宫时,冬至太阳并不是躔在丑。

大约在1245年到1303年间,冬至位置与近日点重合在270度,可以前后百年内,相差也不会超出一度,所以像生活在1101~1126间的赖布衣仙师,冬至与近日点的相差不过一度,这也是恰好使用《开禧历》的时间段,所以到了清朝,风水术中仍然会直接使用开禧历来进行计算,清朝的名风水师也会使用开禧历定罗盘宿度,所以宋朝的诸如邵子会使用“冬至子之半,天心无改移”这样的诗作。

需要指出的,这其中更好的一个时间点是在1384年12月13日0时6分33,此是即是冬至270度的时候,其日又是甲子日,并且近日点也在272.4度左右,与270度冬至相差并不很大,可以说是用来定奇门起局原始时间的最佳起点之一。

因为宋朝的近日点与冬至重合的度数是极好的,所以同样依这个时候作为的二十八宿的宿度标准是最佳的,但是天盘的宿度仍然是还会有变化的,这种变化并不需要去变动已经设好的二十八宿,只需要在另设二十四山定位便可。

大概在1686年前后,近日点与冬至相差近7.5度,这是时候大概是清朝初期的时候。写《罗经透解》的王道亨是清朝道光年间的人,坊间都说他是明朝人,声称罗盘的中针是由赖布衣仙师所改造,实际上这并无依据。

当然拨砂定位用开禧度必是无错的。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