聊聊周易参同契(廿七):耳目口三宝,闭门无发通

前些文说了些稍深的,这篇可以轻松说点简单的了,篇幅不长,不过其中有提及功验,长行实可证,虽不谓凭此即仙,宿病皆消在世长年非亦难事。

耳目口三宝,闭门无发通。

耳、目、口,也是人体重要的外窍,耳可听、目可视、口可说,人与人交流都是通过它们,然而使用它们并非是没有代价的。

尤其对于成年人来说,使用得越多,它们衰老就会越快,尤其是人过三十,当身中生气渐失,由气血旺盛开始转为日渐消耗生机的时候,这种现象会远远比年轻人要明显得多。

这些外窍,都是人身上的“缺”处,所以合于兑卦,而兑有毁折之义,故而要耳不外听,目不外视,口不外言,闭塞其兑,兑即塞则无毁折。

这便是止兑,而止又是艮卦,艮为山兑为泽,如此便有合于易象中的“山泽通气”,艮加于兑便是损卦,道德经有云“损之又损,以至于无为,理于此通。

真人潜深渊,浮游守规中,旋曲以视听,开阖皆合同,为己之枢辖,动静不竭穷。

真人便是人的元神,平日潜于深渊之中而不外显,此方是真正之我,陈虚白仙师有云:“曰:我的妙诀,名曰规中,一意不散,结成胎仙”。

所谓“浮游”,虽人欲静守,然而过程却会出现种种境况动摇,轻微的便是身上如有麻痒痛之感,强烈的便是如有蛇猛然钻耳,如肤如刀割,再强烈便是耳闻异声,目见异象等,凡此种种皆需守中不动,任其自散。

然静守又非如死灰枯木般毫无生机,不然便成了枯禅,又是不对了,正确做法当是“旋曲以视听”,微留一点如此才能“开阖皆合同”。

所能开阖者,便是戊土,于占象之中,己又为私欲,自然不能让己作为主导,所以故以戊为己之枢辖。

春分之后,而日渐长,秋分之后,则日渐短,阳气之长于卯,短于酉,此为二八之门,阳进阴退,阴进阳退,往复不息,是为动静不竭穷。

离气内营卫,坎乃不用聪,兑合不以谈,希言顺鸿蒙,三者既关键,缓体处空房。

离为火,其所纳者己,如静坐之时,守于眉间而最易致幻可验,故而修者初并不自此,反入坤中,坎中所纳者戊,因戊癸相合而成火,此而成午会之交,朱雀发源之生旺气全在此处。故坎不用聪而得戊象。故而兑合不谈即闭而不言,抓住这三个要点,自然便能进入深层的状态,故名“缓体入空房”。

委志归虚无,无念以为常。证难以推移,心专不纵横,寝寐神相抱,觉悟候存亡。颜色浸以润,骨节益坚强。排却众阴邪,然后立正阳。

所谓修炼之道,并不在一时之坐,此是平日时时修习之法,委志入虚无之种,常无思而无念,时时保持鸿蒙之状,”灭其动心,不灭照心”。

专心致志之意,无论是睡着还是醒的时候,均这样保持状态,一旦发现自己离开这种状态时,便立即警觉自己恢复,如鸡抱卵常为之。

如此能够坚持,自然神得养而气得盛,外溢于四肢,滋养于肉体,不但可使人外表颜色光亮温润,还能使人骨节变得更加坚强,这便是却众邪、扶正阳之法。

修之不辍休,庶气云雨行。淫淫若春泽,液液象解冰,从头流达足,究竟复上升,往来洞无极,怫怫被容中。

不断如此修炼下去,持之以恒,便能感受到功验:气聚而成云,云施而雨降,如春日细雨浇下,其如初冬之冰焕然而释成水,自头向脚流下,而其流下之后,又会散之成气,氤氲上升至头部,又聚之如雨般,往复不断,时时在如沐浴之状,其中妙处,非文字所能尽述。

反者道之验,弱者德之柄。耘锄宿污秽,细微得调畅。浊者清之路,昏久则昭明。

​此处是借《道德经》中的描述来进行感叹,如“反者道之动”,“孰能浊以静之徐清,孰能安以动之徐生”,其它便不一一例举。

这便是反者道之动的证验,也是弱才是德之柄的证明。将身中积累的污秽不断去除,于细微之处将身心调至通畅,浊久了,自然就会变得澄清清,昏昏默默之状久了,自然便变得昭明(这都是因为静啊)。


此功法其实颇为简单,其法即是时时无思无念,视物如不见,听声如不闻,不言其语,不出其声,不嗅其味,不感声色,有而当无。

然而又要微微留一点知觉,知其实有而非真无,此微微一点意,便能将内觉一点点勾出,然后会开始豁然一点清明顿现,如忽来一滴水。

平时行卧住行吃饭睡觉等尽皆如此,片刻不相离,久久为之,自觉气盈神足,而后自身有云雨相现。

此法修习不可存想,只随这一点顽强死守中微带一丝灵活中与空冥之中体悟,只要分寸把握好了,即可凿破鸿蒙。

言不尽意,这里还是引用《庄子》来辅助说明一下。

夫恬淡寂漠,虚无无为,此天地之平而道德之质也。故曰: 圣人休休焉则平易矣。平易则恬淡矣。平易恬淡,则忧患不能入,邪气不能袭,故其德全而神不亏。故曰:圣人之生也天行,其死也物化 。静而与阴同德,动而与阳同波。不为福先,不为祸始。感而后应, 迫而后动,不得已而后起。去知与故,遁天之理。故无天灾,无物累 ,无人非,无鬼责。其生若浮,其死若休。不思虑,不豫谋。光矣而不耀,信矣而不期。其寝不梦,其觉无忧。其神纯粹,其魂不罢。虚无恬淡,乃合天德。故曰:悲乐者,德之邪也;喜怒者,道之过也; 好恶者,德之失也。故心不忧乐,德之至也;一而不变,静之至也; 无所于忤,虚之至也;不与物交,淡之至也;无所于逆,粹之至也。 故曰:形劳而不休则弊,精用而不已则劳,劳则竭。水之性,不杂则 清,莫动则平;郁闭而不流,亦不能清;天德之象也。故曰:纯粹而不杂,静一而不变,淡而无为,动而以天行,此养神之道也。

不以思虑为主,不以预谋为务,虽然自光却而不耀于外,信奉却不有所期望,这样纯粹而不杂,静一而不变,淡泊无为,便是养神之道

神足自然气和,神气相抱而化为云雨,云者即气,气聚而成云,云积而化雨,雨,雨下而濯足,足下而化气,气聚而又成云。

古说神仙足下生云,能乘云而上,实是指的一种境界,气足遍身,无处不是气也,故能浇濯于下,足下而生云。

这是将其修炼到了极致所产生的表现。

这个在道法中也有运用,比如在发现即将有一些不可避免的灾祸发生,应该怎么办呢?

古人中有一些就想出来了各种办法,这里说其中一种。

最原始的办法是瞒天过海,是挖个坑,自己带上水囊睡到棺材里,呆上几天,以躲过劫难。

后来改进的办法,便是李代桃僵了,制作一个人偶,将一丝魂魄附上去,然后绑上彩线,然后将其埋入棺材之中。

再后来这样还觉得麻烦,就干脆直接改用坛子,将人的一部分魂魄寄到坛里去,然后将坛子封起来,过一段日子劫难过了后再打开。

最后这种,是在港台及广东福建一带还在流传的盖魂法,它们就是这样演变过来的。

然而对于真正的修行者来说,其实只要用前面所说的遁天之道便可以了,自然可以不受灾祸,当然这对修为的要求很高。

因为这是遁天之理,不会有天灾物累、更无人非鬼责。

另外还有境界更高的修炼方法,便是《庄子·大宗师》所描述,其始于疑始,后经参寥、玄冥、於讴、需役、聂许、瞻明、洛诵的孙子、副墨,最后传到女偊传给南伯子葵。

起因是南伯子葵觉得女偊很奇怪,年纪那么大了样貌却很年轻,女偊说那是因为他得道了,南伯子葵于是又问道可以学么,女偊说南伯子葵是学不了的。

然后女偊又描述给南伯子葵说,曾经一个叫卜梁倚的人,有圣人的才气,但无圣人之道,而女偊自己有圣人之道而无圣人之才。但是他觉得教一个有圣人之才的人学到圣人之道应该不难的吧,于是就把描述给了卜梁倚听:

“参日,而后能外天下;已外天下矣,吾又守之七日,而后能外物;已外物矣,吾又守之九日,而后能外生;已外生矣,而后能朝彻;朝彻而后能见独,见独而后能无古今,无古朝彻今而后能入于不死不生。杀生者不死,生生者不生。其为物,无不将也,无不迎也;无不毁也,无不成也。其名为撄宁。撄宁也者,撄而后成者也。”

只是此法虽然高明归高明,却是给圣人修行用的,一般人是不可能有那么高的资质悟性在短时间内修到这种境界。即便一般丹道修行要有成的要求也是贤人了,所以对于常人即使花上大量的时间,论及实用却是又不及《参同契》中的方法来得实在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