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宗道

张定边(1318—1417),沔阳人,为元末第一猛将,号称若论勇猛天下无出其右者。张定边原籍湖北沔阳州湖弦口,出身渔家。身材魁梧,留着五绺美髯,潇洒英俊。熟知天文识地理,习兵法,练武功,精拳艺,擅岐黄,后来在湖北黄蓬镇与陈友谅、张必先结拜为兄弟,生死与共,风雨同舟,共谋前程,又跟着陈友谅起义,定都武昌,转战荆楚,征伐两江、闽、浙边陲重镇,攻无不克。当然最后没有玩过刘伯温的,自然还是朱元璋得了天下,由于于张定边不愿做朱元璋的降将,一种说法是他洪武元年(1368)戊甲孟秋,遁入泉南灵源山隐居。为避前嫌,削发为僧,自号沐讲禅师。这个沐讲禅师,不过这个泉南灵源山隐居是否是真的,这个很难考究,但随后的时期中,江浙一带出现了一位神秘的风水师,叫目讲僧。

按记载目讲僧:”或云为陈友谅参谋,反败逃匿为僧。明末来鄞,善堪舆术,为人卜葬无不奇验。”,又云:“吾当以目讲天下”,故皆称为“目讲僧”;逝年不详,记载为卒于鄞县(今浙江宁波一带);凡鄞地邑中大家官家,其先进坟墓未有不出其手。《浙江通志》所记载和《宁波府志》对目讲僧的记载,基本一致,均称“目讲僧”不知道是哪里人氏,只知道他在明朝初年来宁波,其人精通地理堪舆(风水)之术,所作坟墓无不奇验,当地富绅官宦的坟墓无不由他寻龙点穴的,目讲僧以堪舆流寓为生,死在宁波一带,民间也有流传为元末陈友谅的老部下,也有说是张定边的,总之,对其人之传可谓众说纷纭。 ”

另外据考,当初陈友谅战败后,张定边见大势巳去,便改名叫张宗道,携侄儿张佑保逃至泾县桃花潭,将侄儿过给当地一翟姓猎户,改名翟敬六,并且留下一个风水秘图给翟敬六,告诉他要建造宗祠。不过翟敬六很可能当初由于经济原因,并没有按照秘图建造宗祠,一直到了他的后裔在嘉靖年间,才真正按照这一秘图创建翟氏宗祠,这就是号称“中华第一祠”的翟氏大宗祠 ,整个宗祠占地面积6700平方米,号称十亩大祠堂,后遂人丁大兴, 至清咸丰时男丁已达三万余众

泾县在安徽,目讲僧活动的范围在江浙一带,相距并不远,更为可信,另外根据吴国仕的说法,在洪武二十三年至洪武二十五年间,曾经遇到张宗道指点,然后才领悟到宿度盈缩之道。

目讲僧说过的风水金口诀:“ 一元子午九,九居贪狼轮,八则坤猿动,七当甲乙心,六气巽风扇,中五定廉贞,四通乾豕利,三在金酉真,二值根牛辅,辛亥许同论。“

这个与郑熊的风水口诀是一样的:

天元龙法定如何,仲女南回望北夫。更有八郎朝二母,东邻镇日看西湖。
只今与汝人元法,四六交朝生意确。若然二八两头关,五郎从此投胎着。
地元何处觅佳音,一望玄空摄紫神。老母开箱私少子,大兄启健出西金。
更有流神正脉歌,爻差珠黍卦邪魔。清纯九曜司喉舌,陆地横行奈尔何。

天玉经外篇》载:张宗道《青囊经》谓:自庚至丁皆忌坤,自己至丙皆忌巽,自癸至甲皆忌艮,自辛至壬皆丢乾。其法立向开门折水放水行水,无一不忌,犯之近则六年、十二年见,远则二十四年内见。邑去不忌来,盖水从此地过者必祝。如庚向水流丁,却十二年,流坤止量其长短以定年数,过到未字即无事矣。若已向坤,水长流主绝。

《地理人须知》载:利于向首开钳,而或不利于决水,则内以乘气为主,而外以消纳为主,作内外两向为是。管氏曰:“内藏黄金斗,外掩众人口。四势任君谈,五行当自守。”王氏曰:“或有利钳不利向,或有利向不利钳,则当外顺形势,内会星宿。若钳与向俱利,则内外为一;若不利行水,又斡旋造化。故外之四势任君谈论,而内之乘气分金、五行星宿,当自守其心法可也。”
如张宗道扦青阳施吏部驾臣尧臣公祖地,蛇形,粪门穴,巳丙龙,扦甲山庚向,外作寅山申向。月池内放丁水,转放巽水。又如董德彰扦吾邑童尚书公轩祖地,鹞子番身形,内巳丙向,外丙午向。何野云扦华桥项氏蜈蚣形地,内离向,外丁未向,钳口丙向,鉅富旺人,亦有州县官。

另据《四库全书总目提要》评:《灵城精义》二卷,旧本题南唐何溥撰。溥字令通,履贯未详。是编上卷论形气,主於山川形势,辨龙辨穴。下卷论理气,主於天星卦例,生克吉凶。自宋以来,诸家书目皆不著录。观其言宇宙有大关合,气运为主。又言地运有推移,而天气从之。天运有转旋,而地气应之。盖主元运之说者。考元运之说以甲子六十年为一元,配以《洛书》九宫。凡历上中下三元为一周,更历三周五百四十年为一运。凡为甲子九,每元六十年为大运,一元之中,每二十年为小运,以卜地气之旺相休囚。如上元甲子一白司运,则坎得旺气,震巽得生气,乾兑得退气,离得死气,坤艮得鬼气,大抵因《皇极经世》而推演之,其法出自明初宁波幕讲僧五代时安有是说?其非明以前书确矣。其注题曰刘基撰。前列引用书目凡二十二种,如《八式歌》之类,亦明中叶以后之伪书,则出於赝作,亦无疑义。但就其书而论,则所云大地无形看气概,小地无势看精神,水成形,山上止,山成形,水中止,龙为地气,水为天气诸语,於彼法之中颇为近理。注文亦发挥条畅,胜他书之弇鄙,犹解文义者之所为。术数之书无非依托,所言可采,即录存以备一家,真伪固无庸辨,亦不足与辨也。

按《造命宗镜集》卷三中同用皇极经世之法,其中又论:“末学往往斥以随山装卦之谬,以此惑邪讪不知察使,知道者闻之自谓不足与辩论。齐专楚咻宜乎?无怪夫参同火候卦运成功超凡入圣,伶伦律吕五音施生,两间无不备易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