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玄鬼靈經

三符风云涌评:此书实为外应断法,虽与风水正法相较不合,然有感而遂通妙,亦常能有惊人之论,只是此法多须灵感,非求理之士易通。

通玄鬼靈經

通玄鬼靈經序原名入門斷入墳斷之書,向系抄本,世所罕見,大抵自宋人皆不可得為憾,曩餘曆涉山川路出鋪中,案置一帙,偶為翻閱果屬此書,心竊喜甚,乃形然詢價,以重金購之而歸,細加玩視,具理參斷,效驗非常,誠足為救世金針,堪輿妙街者矣,爰是悉心校對,付諸梨棗以公同好。

六洞山人 .訂

通玄鬼靈經總訣

鬼靈經自大宋陵羅子所做,專論堪輿一道,其中之妙,靈應異常,非別書所能比也,世之論風水者,紛紛不一,然無秘訣,終難入道,為人開山點穴,焉能趨吉避凶,此書之奧,不究來龍去脈,砂水羅盤,只要見景生情,觸機應變,一動一靜,一草一木,皆可參詳,知往查來,百無一失。未登山先知家道之盛衰,才進門便決丁財之旺弱,觀新墳覆舊墓,視宅基審氣色,纖毫不爽,正是妙法不多三五句,千金不與世人傳,後有鄉人張子,為人孝義合裡鹹知,惟家貧衣食無計,適遇師頗有緣,欲傳之,苦不識字,遂口授之,不數日,一一通曉,後名重當世,咸為巨富。

天臺嚴鳳翔忠國氏珍藏

通玄鬼靈經一書,乃堪輿家珍藏秘本,世所罕有,餘出重價購得秘本二卷,今重新編校出版,俾學者觸機應變,若能細之參考,得于心而應於口,亦一大助雲爾。

李崇仰
通玄鬼靈經上卷

陰宅入墳斷

入山觀墳,忽聞松濤之音,暗藏殺伐之象,又聞猿啼虎嘯之聲,似有哀鳴之狀,俱非吉兆,應斷官災、是非、離別、疾厄之患,當臨期參斷,靡不應驗。

觀平陽之地,並視墓上形狀,槨上之磚瓦,兩傍之依靠,或損傷碎玻不整,粉飾華麗,此可察機參斷。

昔有一士精於此法,於卯年冬間被友邀往覆墓,未及到地,在舟中遙望,見墳上松蔭稠密,翠色可餐,及抵岸左腳偶踏碎一磚,視之乃破硯也,此墳葬後二年內,長房必發科甲,定許丁財兩旺,富貴綿長,其人驚服。

三符注:左足为震即长男,砚者文曲,松荫如文笔,冬月旺。

又觀一墓,將登岸,只見二鵲從南方哀鳴,望西方而去,連叫數聲,及至地,觀松林疏落,樹色焦黃,似凋零之狀,即斷曰,此葬之後,必連遭回祿,傷丁耗財之咎,其人欽服。

三符注:二鵲者为火,往西方而去,为七九之回禄,又墓周为焦枯之象,同验其征。

有富家邀往觀墓及至地,師舉目看,只見松影青翠,地勢平坦,水秀澄清,日光靄靄,顛子應出次房,正談論間,只見一人乘青驄馬飛奔而來,頃言,發貴者,正應在此人身上,詢之此人,已得青雲連步,科甲登先。

有一儒邀師看地,未及至墓,即曰:舊歲應得一子,未半月而卒,延者驚服,明歲居家臨場應得一榜,眾皆不信,後俱如斷。

昔有人邀師視墓,因路遠,用小舟而往,後至墳上,忽斷其櫓,舟人無措,主人叫舍櫓撐篙,至岸又蘆席跌下水中,及至地時,忽見二白兔從穴中出,望西而去,即斷曰,行舟斷櫓,此墳葬後家長有災,蘆席下水,婦人產驚不免,穴前兔走西南而去,家中小口有災厄,詢之,果然。

三符注:蘆席入水,为坎卦得一阳而为兑,坎者中女变兑,故女人产惊兔者卯,冲兑,小口有灾。

又看一墳及臨地,遠望有一塔,相去半裡,而塔尖直對穴前,因斷曰:此墳葬後,主傷人口及小口,並有火燭之咎.

三符注:火形煞。

又至一處,將近穴前,觀其樹木蔭茂,風景蕭疏,有一種清雅之氣,超凡之象,乃斷曰,此墳葬後應出清高技藝,風流高士,好隱之人。

發貴論

凡臨地覆墓,務要見機應變,觸物悟玄,神而明之,易於通曉,地勢宜廣闊,樹木宜稠密蒼翠,水色宜清秀洪大,風景宜瀟灑,四野無喧鬥之聲,八方有瑞靄之氣,自然發貴綿長。

如木落凋零,地面歪斜,烏鳴獸踏,四顧淒涼,前後缺陷,必產孤寒貧賤之子。

凡登山觀地,見高貴珍重,文書堅固,彼喜慶之類,則以吉斷。

見破碎微賤之物,則以凶斷。或瓦石草木,金銀刀劍之類,人物鳥獸,山林花卉,紙紮竹磚之類,皆可參詳,再將五行生旺,決之必准。

發富論

凡臨山,或登平陽之地,將第一步上地,再將五行、方向、時、合高低平穩推之,即斷其貧富,再無不准,或第一步至平坦之所,見吉祥之物,朝生旺之方,則家業必隆。

左為長房富,右為次房發。見五色花街道,雖富定艱於子息。見單鳥單鴉飛,主出殘疾孤寡之人。腳踏枯木,富盡窮來,家有疾病之人,並外來之者,同手攀技,富而且貴,左枝發長房,右枝發次房,攀枯枝損丁耗財,長次照前參斷,餘皆仿此。

貧賤論

凡觀墳氣色,重在松林為上,看形勢地,而物類次之,如有樹木,即看樹木,無則觀其動靜亦可。松頭生黃色氣,家道初貧,生焦氣家業久貧,生黑氣貧而且賤,淒涼色必有喪丁,破財縲絏之人,且有孤寡淫賤之流,必驗。

地勢有鬧熱之氣,先貧而後富。地荒涼有鳥鳴哀泣之狀,貧而無丁。步著殘壞休咎之物,家業必貧。步著破碎之物剝削最多,以致家業漸落,事業簸番。步著死獸死蛇,傷財之物必應損人,兼之患難多。五行顏色,旺相並休咎,傷殘圓全,斷之的確。

賢愚論

墳上有祥瑞之氣,黃紫之色,家中必有良善之人。松林上生蒼翠秀美之色,家內必有賢達之士,且有發科甲有德行之人。

如地上平實,水道正直,樹木粗頹,氣色青黑,家內必生粗俗愚魯之人。踏著泥塊及松堆,主生浮而不實,遊乎好閑之輩,粗俗不習上進之人。如踏著近貴堅硬粹美文用之物,必主家有賢達清高近貴之人。再將向方時,侯五行合斷,百不失一。

子息論

凡許子息,須觀墳旁之草色、樹上之枝葉、腳步之高低、物類之生氣、堅破、圓尖、大小、花卉之顏色、草木之本,結果,不結果,有驗。

如墳上草色枯殘不盛,必定子孫艱辛。樹枝零落,早子難招。地局偏歪,必生不肖之子。鳥鳴爭鬥,立生好訟之徒。踏著菊花,子息應遲,且防乏嗣之歎。

踏著破碎不整休咎之物,主殘疾壞頭破相之子。凡斷宜活變,不可執一而論,務在智者,然後能用之,餘可依類而推。

妻妾論

遠眺墳上有黑氣貫明堂,及單樹攏明堂,主妻宮有災。鴉鳴結隊飛穴前,主刑妻,成雙不礙,成單必應。如鴉鳴穿穴,亦主三年前克妻,並破財。船抵岸,腳踏碎碗底,主刑妻,其家必有鰥夫,及碎瓦、相思草,亦驗。如見孤鴻橫江而來,似有哀鳴之狀,亦主傷妻,應長次兩房。墳旁生淡竹妨妻,及岸旁對岸垂楊樹,初至地舉目見之,針有風動其枝,亦有克妻之應,家內必有鰥居之人。經雲:風吹楊柳春蕭索,雨滴芭蕉夜寂寥,正合此意,所謂見景生情,觸機占斷。

兄弟論

登山看峰巒之輔佐,觀地察樹木之枯榮。穴之左右有紅黃之氣,墳旁有林木之助,主家有兄弟棣萼聯芳之象,缺左刑兄,缺右妨弟。松木不成對,手足定傷殘。松木上生紅筋,主少弟兄。蝴蝶上穴,手足無力,難許合居,主有分居之象。八哥鳴松林,棣萼甚紛紜,長房生貴子,次房有儒林。鳥窠舉目見其墜,兄弟奔他州。櫓聲穴前鳴,兄弟有爭紛,長兄定有克,次弟得安寧。種樹不成林,手足定消傾。登地遙見路上二三人同行,即將此數決家下兄弟,無不靈驗。

疾病論

凡墳上有荊棘堆,登地見之,主有未了事,纏綿破財之患,並主人眷之災。登地見右邊人來,或白犬吠聲,皆主疾病,此皆白虎動,開口煞甚凶,如法斷之必應。並見有右旁墳邊或有黑衣人來,亦主生災,再將方向前後步履近遠斷之,無不應驗。遠望墳前有黑氣,亦主生災。有磚瓦銅鐵之聲,亦主家有疾症。如見鳥打雄,主有婦人產後之驚。墳前見乾枯為煞,無明堂,有啾唧之災,如有風動更驗。凡登地,初眼見之而斷可以准,後見不准此斷也。


通玄鬼靈經下卷

怪異論

凡登平陽之地,或見蛇行、馬嘶、驟雨、暴風,主家中有怪異之事,必要修整陰陽兩宅則利,或見出殯、覆舟、鄉人廝打跌地、樹葉落衣,皆生怪異之事,如法斷之,百不失一,或墳前有塘,遙見巨艦揚帆而來,過此者,大主驚憂怪異,並主遠信至。如在林間山上,聞虎嘯龍吟,澗水之聲,並豺狼之疾走躍至穴而見者,皆主驚憂之事,怪異之災。鑼鼓聲,主爭鬥,且防虛驚。雙鵲穿林棲樹徙穴前,灘上泊舟,居家中必有喜慶事。外有行人一二走歸,蓋雙鵲為喜,棲林上,主家中有喜事。船泊水灘,主有行人在外經商。停歇穴前,主有將歸之象。時令早晚,五行生克,決斷之。無不立驗。

白虎外來白衣客,大禍滅門事必發,必有殺傷圖賴人,預防之免遭法。凡至墳上,驟見白虎位上有白衣客來,大凶之象,主見殺傷,圖賴人事,必犯官刑之災。觀其老少容貌善惡大小,以斷遠近,已過未來者甚驗。

笛聲遠來,風動柳槐,牛子走出,破我家財。初至墳上,聞吹笛聲,狂風吹折柳槐,更有耕牛過者,斷其邇來不利,人破財源。且出音樂,遊戲無習之輩。

雪飛揚揚,行意傍徨,嗟其不泰,孝服相當。初至墳上,驟見六出花飛揚,行人賓士,皆言不吉之象,應見刑克孝服之咎。

樂聲頻頻,持酒過墳,三五成隊,歡聲而行。初至地上,聞樂聲振耳,又見數人提酒而過者,大吉之象,定主其家人丁安泰,進益綿綿,且出風流好雅文墨之士也。

獨木亭亭,枝乾枯損,風景零落,家道自貧。墳上之樹,惟有枯木一枝殘葉落,又視其風景蕭條,滿目淒涼,決然家貧,事業不興,出敗家之子。

青福儒雅,飄然漫行,過我墳旁,芳容歡欣。初臨墳墓,見青福之士,歡容而過者,決主家庭和悅,必生俊秀發達之子。喂喂馬鳴,滿野風生,不見行客,憂心日生。初至墳上,驟聽馬鳴,又四野風生,不見行客,非吉祥之兆,應斷家資未旺,憂慮日生,孤獨之人不少。

有女如花,娉婷而行,渾身上下,穿帶起群,祝融肆虐,有疾宜慎。凡臨地觀墳,驟見標緻婦人,穿帶華麗而過者,須斷其小心祝融之災,且有疾悔纏綿。

三人一馬,有婦雲寡,絡繹而來,欣欣路道,屋廣人稀,刑傷幾遭。登山臨地,如有三人一馬,且有寡婦絡繹而返者,即斷其家屋大人少,且有刑厄之咎,三年前當驗。人攜孩童,持其書本,匆匆而來,貴秀科甲。初至地,忽見一人,手攜孩童,持其書籍而來,過此者,上吉之象,定斷其家書香之後,必生科甲之貴,人財兩得之地也。

南有高枝,數鳥並居,三鳥攸至,一鳥飛去,桂香噴鼻,涼風陣陣,富,見南枝上有鳥棲居,飛鳥往返,再有桂香涼風,主其家人富大貴。

陽宅入門斷

凡至人家,先看其屋宇大小,氣色盛衰,家道之興旺,人丁之否泰,一動一靜,務要細加詳察,自然決斷如見,亦在臨時應變,不可執一而論。

凡至人家,聞機聲,及書聲,乃興隆之象。聞喧鬧,及雞鳴,犬吠,檻動,及不吉之象,主有訟事牽連及災悔破財等咎,即斷其一年或半年,總覲其氣色,便知遠近,參斷必應矣。

凡斷新屋裝舊門,舊屋裝新門,皆主驚憂口角啾唧之類。

凡至人家,如屋宇低,天井小狹,主艱子嗣,多生女,並人災財薄。如見蛛網生屋角,主家有縲絏之人,及田上詰訟之事也。

凡廳堂高大,堂屋低小,鵲噪爭鳴簷畔,主出寡居及家財有更,事業顛凡至人家,有冷氣黑氣沖人者,主孤寡敗家,有疾病之人。有黃氣紫氣旺相者,主得橫財及發貴。門前井旁有桑樹主出寡。屋斜屋邊有獨樹,主鰥居,刑長子。如入人室見犬打雄,主出好淫不法之人,及醉子疾顛之輩。如見紅衣人,主有祝融之驚。初入門撞見必應,後見不准。

屋旁構小閣,主過房並接腳。凡有正屋,幾進中開,構一橫樓,大凶,主有寡婦二三人,一紀十六年間見遭疾、火燭、貧賤、孤獨、伶仃之咎。

正屋拆去,止留廂房偏室,作有事荒耕,家無主張,謀為少遂。

凡堂柱沖廳,皆主路死,家財退敗。

門前有大碓,主胎落,更兼目疾,年年有火煞加臨,更惹災禍,與碓並者,應也,偏者少准。

偶至一家,斷其零正,有產驚之恙,母在子亡之故,其家人驚,並斷其東南方訟事相爭。

昔有一士亦精此法,至一家,斷其去年有小兒落水亡者,詢之,果然,蓋因他家門首中心有一人池塘故也。

又斷一家必出忤逆之子,弟兄不睦,姑嫂相爭,問之,果有,蓋因他家牆門前種一孤樹,生雙枝沖天,樹根透露,以此決之。

牆門有大樹空心,主婦人生勞疾,叫皇天萬般,服藥無效,除去此樹,其病自愈。當門甚准,偏著次之。

初入門,忽聽金鼓之聲,聲中隱藏殺伐之象,必主家中手足不和,日常吵鬧,丁口啾唧。

初入門,聞管弦之聲,如伏淒涼之狀,為樂極生悲,將來必見哭泣,耗財離別之應。

初進門時,似乎寒氣侵人,及觀室中空大,四顧蕭然,天井狹小,其室必有鬼怪,夜間常有響動,更兼財來財去,不能積聚。

初入門時,旺氣騰騰,人聲嘈雜,其聲中暗伏歡悅之象,主人強、財旺、進益綿延。

如見雞鬥犬吠,將來必有歡喜,破財添丁,進人之象。

初進人家,如屋舍緊密,高大居中,明亮太陽照耀,光彩奪目,且聞書聲朗朗,及見清貴之物,主發貴,必有科甲之人。

初入人室,如主人相迎,必先觀其面上氣色,宅中景況,門前物類,然後細細參斷,百無一失,務在神而明之,易於通曉。

如入人家,有枯木入牆,固主手足傷殘,有瘟疫,少亡之應。活樹入牆,主官災詰訟疾病駿雜之患。

初至人家,偶見喜鵲噪簷前,或牆上,主有人在外求名利,應有遠信至也。如有鴉叫,隱有哀鳴之象,主家有憂愁久病之人,且防是非之纏。

牆門前有廟、樹當面,斷其家中曾有回祿,瘟疫之患。竹樹倒垂水邊,主有落水之人。

人家正廳面前如有井,主婦人淫亂,經雲,穿井對門前,雖富與人眠。

廳內房前有井,主少亡。後堂穿井,主淫亂。屋大人少,災悔不小。蝴蝶上樑,孝服相侵之象。

初至人家門首,忽見乘馬人過者,斷其家必有習武之人,再將來去之方審之,靈驗。

人家屋後植松竹,主財人兩旺。秀茂當道,如殘落焦黃,主富盡窮來。

門前植樹,禎祥之兆,主出清貴德行之人。再觀樹色,衰茂根本,大小細加詳斷,自必有奇驗也。

初到人家,見門前有破屋或廁室,主其家長輩,有悔常生啾唧。

偶斷一家,必有少年枉死之人,詢之,果然,蓋因他家門首有二井故耳。

一日偶至鄉間,見一大樹,下有一人家,其屋甚小,即斷曰,若住此屋,將來忌養六畜,非但無利,且有損折,數年必然損過一牛,詢之,果驗。

偶至一家,斷其家有目疾眼花之人,且有連年官事之相纏,財物積聚之不能,其家驚服,問其故,師曰,前門對佛塔,以致如此,宜遷居可免。

如至人家,見有雌雞上門檻,即斷其陰旺陽衰,女人當權,且有二婚之婦。

偶至一家,及抵岸斷曰,君家必出癡顛之人,其家驚服,試問其故,師曰,尊府門前有十字水故耳。適有一大族延師至家,及至門前,舉目內外一看,師曰,此乃大貴之宅,必出公侯之位,試問其故,師曰,尊府門前路分五曲,故有此貴,橫直皆同。正門之前構船,主官事退財,造後二十餘年見之。

初至人家,有灰塵落面,主家內有怪,或有蛇精之應。水泥落面,此主出賭博之人,賣盡田園之子。

初進門,聞哀泣之聲,有災厄刑耗之事,及口舌損財。

初進門,見雞啼,此主家有客人,並得橫財,歡悅之事。如見雞上簷者,主有舊事複萌,火燭,口角之事,耗財之患。

見屋脊中正屋,此主少亡,訟敗逃逸之事。

凡人家,臥房之內,不宜堆石,房中漲塞,主難產育。門上遙根太長,亦有殃。

偶至一家,即斷其瘡癬纏綿之災,其家大服,問師何故,師曰,梁上燕窩,並門柱破爛,糞窖當門之故,至亂石天井中,亦准此斷。

又至一家,斷其家中人有犯心痛之病,其家果有之,亟問其故,師曰,大石當門之故耳,去之,即愈,空心大樹亦有此疾。

初至人家,門首宜定神細看,形勢動靜,一目了然,吉凶之機洞悉。

昔有一師,亦明此法,偶過一家,見其門首,東有一井,西有一蕩,即斷曰,尊府曾出啞子否,對曰,未有,師又曰,癲狂之人必有,詢之,果然。

大凡人家門首,宜植槐樹,屋後種松竹吉泰,定許人財旺相,進益源源,前有青龍路來入門吉,右不利,前如有七字路大利,主每歲添財,丁安泰,事業興隆,諸凡平穩。
何知經

.何知經 .

何知人家富了貧 山腳歪斜水翻身

何知人家貧了貧 下砂空曠不朝墳

何知人家富了富 下砂重重來相顧

何知人家貴了貴 文筆尖峰當面起

何知人家久富豪 一重高了一重高

何知人家退敗時 一重低了一重低

何知人家吊頸死 龍虎頭上一條路

何知人家出孤寡 朝山反背孤峰也

何知人家出少亡 前也塘兮後也塘

何知人家少子孫 前後左右高過身

何知人家兩姓居 一邊山緊一邊無

何知人家不久年 有一邊來沒一邊

何知人家常換姓 龍完不真砂水順

何知人家被火燒 四邊山腳似芭蕉

何知人家女淫亂 塘坳路硬水溝反

何知人家多啼哭 前面有個鬼神屋

何知人家不旺財 只是源頭無水來

何知人家主離鄉 一山走竄到明堂

何知人家受孤棲 水走明堂似簸箕

何知人家修善緣 分明有個香爐山

何知人家會行師 桃符山現有香爐

何知人家出猥褻 面前必窄不寬舒

何知人家出瘸跛 前面金星齊帶火

何知人家眼不明 明堂內面一土墩

何知人家致死來 停屍山在面前排

何知墳中少骨殖 後來龍脈無生氣

何知墳中骨顛倒 只因凹缺風來掃

何知見禍在何年 太歲加臨凶斷然

何如白蟻吃棺材 只為廉貞入水來

何知牲僕俱不旺 前山走了不歸向

何知泥水滿棺中 文曲迢迢向穴沖

何知人家是非頻 朱雀開口路對門

何知人家多病怪 三陽不照陰暗成

何知人圓物不圓 白虎庚辛響器添

何知旗牌不宜豎 水族魚鱉小器地

何知人家天傷人 戌土惡石正對門

何知人家有官事 白虎圓峰高聳起

何知逆溝病疽淫 艮宅坎上添一墳

何知人家多暗疾 左邊一隅上萬類

相宅法.

遙遙一個好陽基 山環水聚龍虎宜

屋上青黑人興旺 屋上白兮孝服隨

純黑定好招口舌 黃為喜氣不須疑

紅黃財興人丁旺 紫氣應知產貴兒

紅黃一半才發福 紫氣一半升官職

半邊白色主孤寡 半邊青色主安寧

牆上白色官非至 門路白色事非輕

這家人若不走了 也有盜賊來相侵

前簷初破主賊盜 後塘若玻官事臨

簷柱對門招口舌 堤路口舌小兒刑

左邊有塘長房虧 右邊有塘主換妻

背後有塘克小口 大小塘連孤寡地

須防桃樹當門照 不打官事也損妻

前有芭蕉後有店 幾番寡婦哭啼啼

門戶相對損牛馬 牆垣反逼出賊人

門前若有多枝材 淫亂風聲崇朝出

門前砂石兒女殺 一向積水宅母危

門前峰秀家必貴 山有巒頭父子齊

若見此等當速改 免得傍人說是非

望見門前一雙石 瘟疫牛馬有災厄

丁字屋現子殺父 全家不孝傳閭裡

媳婦亦同公公眠 弟媳常為伯伯妻

兩邊樹兒來相射 口舌官事不得休

心氣酸痛難過日 燕子去時家長虧

兩路對射兒便啞 至身路反出跛兒

赤土一堆常患眼 白土一堆墮胎兒

天井直方埋兒殺 天井閉塞女黃饑

鬼路開門生兒子 兩路沖來人不宜

樹上有皰應孝服 左邊男子右女輩

外來孝服外邊起 內裡孝服內邊隨
相屋經.

凡到人家先看房 看人住房有主張

門路屋柱廳堂簷 若瓦落時家長亡

屋倒東兮宅長死 屋倒西兮宅母虧

屋簷倒左長男死 倒右小子恐無兒

天井階簷及廳堂 上有青苔主少亡

屋上若然生白花 人丁傷損實堪嗟

天井中間起土墩 墮胎患眼及兒孫

堆土栽花淫欲事 當門有井起風聲

更有癆病此中招 說與時師仔細論

住屋中高兩頭低 三年兩度哭孫兒

左邊壁大損妻房 右邊壁大長寡當

八方空缺分吉凶 福禍男女長幼推

前大後小人漸貧 左大右小男不才

中大長敗中小好 後低又密四平吉

左高家和右女惡 旗地威武帶反飛

寺若當門男女淫 時常啼哭小口爭

牢若當門常惹瘟 死樹當門常受貧

水路當門口舌侵 碾磨當門淫亂情

前後箭射口舌興 宅地乾燥人靈耗

突然落時真堪悲 斷他命傾危

小屋倒破在門前 官事起連連

破屋當門直射沖 人損血財空

水碓忽然打入屋 少死人丁哭

門前左邊有池塘 代代換妻房

兩邊池塘中心路 自縊少年亡

門前一塘似鬥圓 世代積閒錢

池塘若是有三角 男女多隔角

三口塘如品字樣 富貴人丁旺

三樹四樹大門邊 富貴有聲名

樹尾後枝盡指門 橫事又相連

廳中兩壁般般大 男女無損害

人家若造四字屋 騎馬食天祿

人家若偷第二柱 次房定難住

上架第三柱作棟 第三房主凶

對門有獨樹 寡母堂上住

井屋對大門 婦人多內亂

大樹當門口 病疾常年有

門前石縷續 禍事臨門哭

大門對空屋 男女常啼哭

兩家門相對 必有一家退

大門對樹林 眼目不光明

籬牆反相外 被賊盜家財

籬牆多破碎 家計年年退

籬牆轉灣灣 富貴保長年

若見廳中窟 冷退損六畜

有堂無廳宅 男女多招厄
陰陽宅斷

凡看人家富貴財 皆因吉水入門來

要看人家吉若何 四土庚甲貴路合

金星門路用土開 向木年少便登科

貧人忽然居吉地 不過數年家有利

此是開門真口訣 人丁疊出必英豪

縱不貴兮多主富 龍真依舊有聲名

巳丙蛇傷午丁火 未主咳嗽獄訟斷

甲庚暴敗酉辛艱 戌乾多蟻亥壬賤

陰地有坡是真穴 陽基薄飲不成形

一枝荷葉落平洋 蒂上堪栽任主張

平洋不怕後龍闊 只要到頭終有案

平洋處處有鄉村 風吹荷葉亂紛紛

平洋一望勢無山 溪河灣灣繞穴前

田埂條條橫攔住 兒孫富貴高長年

平洋大地看溪河 下手工夫不用多

水若左來穴居右 高低田埂似拋梭

平洋只要向方真 水口關攔也不輕

向若不真終主絕 時師誤了幾多人

平洋如何看水口 水若不流勢不走

依然富貴旺人丁 此話不明休下手

田埂溪河不相鬥 人興財旺貴無雙

孤寡愚頑多有壽 聰明不了夢南柯

客山來不宜朝迎 上三分福祿高

客山過莫開門移 下三分望子孫

橫戶露骨向墳前 下後哭皇天

若見元辰手腳長 葬後必離鄉

四邊直射到明堂 定主見災殃

自縊之山似剪刀 或在房中吊

寡母之山牛耳扇 或在墳前見

牢獄之山似牆垣 低者在中間

瘟癀之山似覆船 頭大尾垂尖

仵逆之山似羊蹄 惡子敗門閭

嵯哦黃崖生惡石 縊死無蹤跡

前山紅白多崩破 產難癆疫火

新婦打婆子打父 男女各逞兇

四山圍抱圓峰腦 過房須就嫂

寅被虎狼甲少亡 乙育頭風眩

水星後頭連見木 兄弟食天祿

不是橫木不須看 停住便休官

五星十裡蘆花水 宰相狀元地

蘆花嫋重出身長 只出教書郎

平地蘆花三嫋龍 斷定出三公

漲天水星夜頭起 知州知府地

沖天水星後頭起 宰相公卿地

帳下無貴亂風生 斷能出高僧

寅午戌上見火星 將帥立功勳

左畔來龍右畔扡 此訣是真言

右畔來龍左畔扡 曉得是神仙

文筆貴人在面前 此地出官員

貴人文筆雙雙起 保主公卿位

案角回抱結穴真 世代有聲名

急龍扡緩處 務要明堂聚

緩龍鬚急扡 明堂最要圓

荷葉須得蒂 平洋認掌心

時師無眼力 只去望山林

玄武落平田 脈氣要相連

玄武後頭低 下後主孤棲

玄武知反掌 下後人財退

玄武望山坳 活計似冰消

玄武山低軟 發富應遲緩

玄武似槍尖 下後絕人煙

玄武落深坑 下後絕人丁

玄武如橫笛 安扡無所益

玄武無來脈 孤寡退田宅

玄武如擎拳 孤寡出坐禪

玄武被風吹 家破更無疑


覆墳經

地師看墳先認屍 男女之墳不難知

男墳草根帶白樸 女墳草根只帶泥

男墳草根直到底 女墳草根曲漂泥

老死墳頭生硬草 少死墳頭生嫩枝

墳生曲藤有縊滇 墳上帶花多淫亂

墳中端正是官府 墳樹歪斜是賊人

墳上樹遮不生草 此墳定是牢獄人

樹木歪時是枉死 向左便是倒逆墳

向右便是傷亡鬼 吊死疾病決然真

墳拽左足是僕人 若拽右足是婢墳

紅黑白棺如何識 教君細看草和泥

紅棺蓬頭黑蓬腳 白棺原是遍身稀

如無棺木當何樣 草亂麻絲土黑灰

隔山望見一林墳 逐一從頭說與君

墳上黑的是祖墳 只有此墳旺子孫

一塚黃墳發大財 白墳先富後頭貧

一塚半黃墳不好 兒孫走了沒些形

一塚半青墳可看 前面平時後頗興

一塚白墳是孤寡 看是那個有兒孫

草頭向東是男墳 草頭向西女墳塋

東草西無男獨旺 西草東無女獨榮

前草後無是不發 後草前無俊頭興

墳上青草無不富 草色赤枯有不貧

墳前拜台不生草 埋了墳時便死人

不死人時打官事 或損牲財或害病

墳頭搭連在外居 墳上黃土病瘟疫

墳出蟲蟻病顛急 墳上穿病腫痢

墳上濕緊沒棺材 墳上草死窮到底

墳頭塌消子孫稀 墳上無草絕家資

墳前若有藤纏繞 家中口舌定可知

發個饅頭粘米撒 此墳定發子孫宜

墳頭凹下知家敗 墳腳崩潰子孫悲

墳如灰堆牛糞色 定知滿棺水泡屍

墳前若見蟲推蛋 遍身土塗似入醬

拔起草根如藥臭 棺內蛇蟲不忍提

爛泥滋色君休怪 沒眼泥鰍傍水泥

惟有富貴墳頭上 草色端莊秀且齊

春愛青兮夏愛綠 秋愛草子結成枝

冬來黃似金子色 此墳定發子孫興

春忌黃兮夏忌黑 秋來不嘉見嫩枝

冬時若見青與綠 家敗人亡禍連猗

地師墳前先識山 看龍看脈看朝山

認水認龍並認穴 隔土三尺有何難

一要來龍結穴真 二要朝山卻有情

三要城廓含六秀 四要龍虎擺得勻

四者缺一不成局 說與時師仔細評

青龍環抱卻不高 兒孫代代出英豪

白虎青龍一般齊 兒孫代代著錦衣

墳前竹根水直流 亡人日夜哭愁愀

定主水根穿透底 兒孫退盡好田牛

有龍無虎水不灣 定知青苔塞滿棺

須認單提休用意 中子離鄉遠出去

有虎無龍總不關 此墳骨上起花斑

長房定知離鄉絕 墓中亡人哭皇天

當面朝山高過墳 此墳一定少子孫

葬人好知家中絕 翻棺倒槨水淹深

朝山若見羊蹄形 斷他忤逆亂人倫

亡人日夜哀聲慟 仵逆風聲處處聞

墳前若見塘塘連 亡人日夜受熬煎

骨爛頭歪翻棺板 寡婦空房世代傳

前有坑塘後坑塘 亡人在內口難張

遍身骨骸連泥汙 子孫定主少年亡

墳前深坑最難當 亡人棺內鼠蛇藏

骨子不全腳顛倒 女人淫亂投外郎

墳前側面並探頭 白虎擔釣水夾洲

山山走去不回顧 亡人顛倒腳翻頭

做賊無休家中破 日為軍賊夜偷牛

墳前不可水反身 源頭無水欠財星

亡人土泥滿棺濕 定主兒孫代代貧

墳前切忌水淋頭 亡人墳內有泥鰍

板爛土崩骨如粉 定知黃腫絕根愀

墳前左射長難當 右射二子定離鄉

中間射來三子絕 出門盜賊並瘟癀

且知遍身根穿透 已成齏粉堆蜣螂

仙人看墳有其機 羅經照定死人屍

破軍臨位被藤纏 纏樹定在貼南邊

金局西光水局疫 投河自縊入黃泉

水至東朝黑蟻聚 南繞必定動瘟疫

西至穿腰並背膊 北至朽爛作泥團

文曲之星水至墳 亡人自在濕泥中

申子辰年中子死 長子長孫俱見凶

子孫長見綿疾苦 駝腰啞子出其中

廉貞白蟻入棺材 吃盡亡人之骨骸

土好堂聚砂又明 三因外護遠來的

仔細看山兼看水 斷人禍福靈如鬼

千經萬卷盡通妙 熟讀此經功能到

十二支風斷

寅風吹申頭到腳 申風吹寅板木穿

酉風吹卯板歸左 卯風吹酉板歸右

若是午風吹子過 應是亡人棺中坐

若還子風吹過午 定然木棺皆頭起

假如亥風吹過巳 必應木很穿死屍

若是巳風吹過亥 主有白蟻來侵害

時師若識此風神 卜宅必不受其害


八風斷

乾風吹過巽 白蟻吃木根

巽風吹過乾 身在水中眠

亡人受辛苦 腳下有藤纏

坤風吹過艮 人頭在腳根

艮風吹過坤 棺木亂紛紛

子風吹過午 有蟻並有水

午風吹過子 兒孫難保守

卯風吹過酉 風聲隨人走

酉風吹過卯 木板歸東倒

此是八風歌 善觀無差訛


望山斷

明堂圓買盡世間田 兒孫代代作高官

向山圓廣置世間田 兒孫世代奪魁元

樹木枯兮不堪言 人丁橫死敗牛田

申酉庚上鑿小池 其家內亂少人知

孫兒卻是公公子 弟媳常為伯伯妻

當前有水流出長 子孫不敗也離鄉

龍山尖長長離鄉 虎山尖長少離鄉

乾風打來巽風吹 不損人丁便損妻

面前尖射入明堂 家不徙配必離鄉

向山尖尖蔭高官 只宜尖峰不宜歪

左有水纏男富貴 右有水纏女旺興

白虎山頭似貓兒 回頭看穴口銜屍

定主兒孫被虎咬 時師速速報人知

墳向路叉主瘖啞 墳向路弓出駝瘸

墳向墩石墮胎瞽 墳向赤黃吐紅郎

墳向水溝招咳嗽 墳向天罡克長房

墳向孤曜中房走 墳向掃蕩小離鄉

登穴一見水口曠 子孫無錢多欠帳

棺中亡人生蟲蟻 高墳低水遭魔障

遠望山林樹木青 此地發人丁

勸君莫下裹頭城 下後絕人丁

兩腳深坑直下塘 爺睡女兒床

穴下尖砂兩水夾 出人不同家

順水反來沖左脅 長子先亡滅

周圍八面有羅城 此地值千金

青龍少開叉 媳婦打姑子打媽

白虎口開叉 母子姑婦不和家

前山鵝鴨頭 淫亂風聲醜

前山鵝鴨爪 女子多技巧

前山蜂吐珠 室女暗招夫

前山似覆鐘 媳婦與公通

前山鐃鈸樣 女子偷和尚

前山關丫口 其家抄估走

明堂內有溝 女人隨人走

明堂似葫蘆 寡母定隨奴

案山似枯豬 一女共兩夫

獻花左右邊 弟媳與伯眠

獻花左右邊 叔與嫂相連

青龍鵝眉倒 小郎就依嫂

白虎似鐘鉤 女子被人偷

水沖元武背 其家遭徒配

穴前水反弓 逃走主人窮

山頭反向外 子孫離鄉敗

風從左邊來 左邊先爛材

頭骨偏居左 骨上生青苔

風從右邊來 右邊先爛材

頭骨偏居右 此墳急宜開

風從腳下來 腳頭先爛材

腳骨反吹上 螻蟻遍屍骸

風從頭上來 回頭先爛材

頭骨番腳下 泥糊出口開

風從四邊起 墓中滿棺蟻

白簽插骨骸 底下生水草

上起黑斑斑 狗血鋪滿棺

草根若帶黃 狗血在兩旁

屍骸成齏粉 子媳定知亡

虎山若回頭 偷屍鬼也愁

下節無骨殖 不久絕根苗

白虎高過墳 螻蟻有千層

子孫出瘋麻 速遷得安寧

藤穿口鼻耳 底下青靛蛆

穴後如仰瓦 棺內如桶鮓

勸君著意看 鼠蜿定不差

四邊山若飛 骨屍做一堆

樹根穿透骨 土塗帶黑灰

墳上見草稀 子孫定孤淒

墳上若無草 子孫定難保

墳落槽土下 折骨屍斷節

墳上草自死 一定滿棺水

遍身骨似黑 骨骸一半蟲

案山似爪長 定主黃腫郎

堂上穿尖石 定主瞎眼疾

穴上辰戌龍 定主大麻瘋

下沙雨腳長 公媳共眠床

金星墳帶火 眼瞎定駝瘸

土若松墳內有蜈蚣

四邊高棺中有土包

草垂下此墳千金價

草根枯子女自招夫


古鏡歌

清.蔣大鴻著

一名:地理秘訣覆墳經隔山照

古鏡歌序

大鴻字平階,又號中陽子,江南華亭人。明亡,唐王僭號,授兵部司務,曆禦史,福建破,遂亡命入務本朝,其友欲以博學鴻儒,薦大鴻止之。卒於紹興。著書十餘種,卷以百計,皆散失。

瑤溪戴鴻

辨五星吉凶體要

五星理氣貴研窮 格局分明造化功

實地圓唇金水土 空中水路也相逢

端然正曜人皆見 幻出奇峰世未通

醉後直陳千萬變 冶成古鏡發愚蒙

[注]此節言五行卦氣,固貴分明,而五行星體,亦宜審察,非特實地要得金水土三星格局,即河路灣環之形,亦要得此三星體格,但正形易測,而變體難明,故詳言以覺世耳。

金星圓潤人知妙 轉角尖峰如雞爪

盡處結成曲鉤樣 灣身複似絲綸絞

放言轉處中抽細 半形歪斜不滿飽

人字貪頭尖又尖 黃金只怕火形擾

[注]此節言金星本為美局,而變體則凶,大抵金體易成火局,如轉角之處,如雞爪樣,或到頭之水灣轉如鉤,或如人字貪頭樣,似乎金體而實則火局也,辨其為火,則金之妙用得矣。

秀麗水星如玉帶 搖頭擺尾反狼狽

斜飛水倩火形論 反出不回難避害

繩索乾流非軟潤 動中不整惡居最

灣身不走龍蟠樣 莫謂歌來稱美瀨

[注]此節言平陽,固以水星為貴格,但變體易成擺頭樣,至於斜飛之水,固算火形論矣,即一灣而出不再灣,而轉雖灣,而原非水體,大抵灣環之處,必要節節整齊始算水星,若擺頭搖尾,或乾流如繩索相絞,而不成龍蟠之樣,終非佳格,辨其非佳,而水星之妙用得矣。

土星整齊稱佳格 修短視來要辨明

硬短橫過槽器樣 直長即是木情生

前丁又有丁居後 方正原來已不平

規不象天皆破體 願君不必歎崢嶸

[注]此節言平陽貴重土星,但土之變體,橫者如豬槽,直者如槁木,皆非佳格,或前丁後丁而誤認為土星者,葬下絕人,辨其為凶、而土星之真情出矣。

木星僵直無生意 有轉分明即土形

體象好同執笏樣 朝來卻似翠雲屏

方山子戴方冠帽 正直無偏州縣庭

不是去來直裡許 誰雲水口不宜丁

[注]此節言平陽木星最忌,但木星有轉,即土之形,或如笏板樣,或如插屏樣,或如衙門前甬道樣,皆是砂格,要之長而狹者為木,短而闊者為土,直裡許者,概言其長也,裡字不必拘泥,如類僵屍,即裡許亦不可用。

平陽火體勿相臨 火若圓頭即是金

似火大凡都要避 若貪秀削禍來侵

不同木體可裁取 一遇尖峰穿穴心

兩水夾成牛角樣 劉郎前到別方尋

[注]此節言平陽最忌木星,只有吉星而混入火局,最無火局,而借入,美格者,故木猶可裁取,而火則一見即宜避矣。

水龍本是異山龍 凶者莫雲終是凶

和順平洋稱妙格 高山秀峭插芙蓉

尖峰疊起來朝穴 文筆分明學士宗

若有火金兼土到 自然尊貴受王封

[注]此節言平陽忌火,至於山性陽剛,則又取火矣,插芙蓉者,以芙蓉峰最高起而尖銳,故以為吉也,有此尖峰,層疊而來,即稱文筆,而立發文章學士也,受王封者,只是尊貴之稱,不可拘泥。

辨廿四山逐字用度之義

子午卯酉天元存 源流悠遠格惟尊

公侯卿相本無種 小鳥逢之變大鵬

官職高卑隨地審 只須直節對龍門

若還橫過兼來細 縱轉如車不足論

得水蛟龍能踴躍 失時魚涸便無恩

貪淫士女風聲惡 作賊為奴從此根

若要分明夫與婦 只將遠照近身論

短長久有當分處 子午無休不可渾

[注]此節言四正之支,得時則尊貴,失時則淫賤也,此四位,如若源遠流長,自然卿相可發,如小鳥變為大鵬也,但官職高卑,要隨地而看,不可執一,要之四正貴乎直節,對來為妙,直節非謂死直也,蓋謂大河大港,直從四正之方對來,或九曲朝,或玄字樣也,至於橫過者,全然無用,即束細轉角,如車輪者,在四隅則絕妙,在四正亦無力。大概源流長者,貴顯而久,源流短者,職卑而暫,至於失運,近身男賤,遠照女賤,更有當分別者,子午二位,發得長亦壞得久,以其為先夫父母之位,而能總領其餘之三卦者也。

辰戌醜未地元觀 雖然局隘力仍寬

銀錢得運如泉湧 福祚甯同穀口寒

如若天心偶一失 損傷骨肉影先單

女淫士竊成宵小 偷雞盜狗實多端

[注]此節言四季之支,得運發富,失運傷丁,且賤也。

寅申巳亥人元名 螽斯衍慶育兒嬰

若還失運女先死 如逢交媾掛梁崩

[注]此節言四孟之支,得運催丁,失運傷女,如逢寅申交媾之類,或繩絞,或鉤頭樣,便要自縊也。

乾坤艮巽當分別 乾艮生男不須說

葬著旺宮百斯男 如逢衰死靡遺孑

乾山乾向盡源流 大將邊陲威赫烈

若還艮宮龍脈長 開家守業何憂戚

巽坤二卦富家豪 位管田莊財莫竭

得運時來財帛臨 失時還要女悲折

出文出武龍要看 灣抱車輪文脈血

元武對堂非不美 大凡非富剛強列

元武對堂非不美 大凡非富剛強列

[注]此節言四隅之幹,乾艮生男,失運傷男,坤巽致富,失運傷婦,但四隅龍體,不比四正,四正貴乎直對,四隅貴乎轉灣,轉灣之水出文,直對之水非謂不美,非富豪即武業耳。

乙辛丁癸同支正 上馬催宮品級加

如若失時逢此位 洛陽才子敗長沙

單行獨立兩無倚 運至科名白屋家

運移權退人皆賤 非是工奴言語花

[注]此節言四正之支,合同得運催官,失運降級,如若單行,得運特貴,失運特賤也。

甲庚丙壬富莫當 蓬樞翻造作高堂

失元即有財千萬 夫婦平居不厭糠

更有一端分別處 神逢帝釋貴還鄉

若還四正支來輔 貴且富兮賤且殃

[注]此節言甲庚丙壬,得運富,失運貧也,而丙又且貴,名為帝釋,如若四正之支,一齊同列,得運富而且貴,失運則貧,而且賤也。

辨廿四山卦位錯雜

分房一地有良楛 卦位多因錯亂乎

富貴不全兄弟雜 財丁偏旺祖宗蕪

試觀坎位同乾六 富貴無丁後嗣孤

如若乾宮逢一坎 兒孫蟄蟄賤貧夫

乾流水入朔方位 主母宣淫竊愛奴

坎水流歸乾上去 主公愛婢越尊姑

三元上下翻來看 推算分明點錯無

[注]此節辨乾坎二卦錯雜也,坎水當運,而夾雜乾者,富貴而無丁,乾水當令,而夾入坎者,丁多而貧賤,上元乾水流汝坎,主母以奴為夫,坎水流入乾,主公以婢為姑,下元反是也。

坎水當權艮水赴 眼前歡美悲遲暮

艮宮作主坎官來 男子雖多如耗蠢

孤苦零丁偏富貴 滿堂夫婦衰門祚

若逢甲卯來相輔 貴無上兮賤無路

[注]此節辨艮坎二卦錯雜也,坎當權而艮來夾雜,富貴而丁少,艮當做主,而坎來夾雜,則當運,而貴者愈貴,失運而賤者,愈賤也。

巽離二卦要分明 如若不明斬血派

巽遇離兮多富賤 閨門不正女淫容

離逢巽位貴中貧 琴瑟難調弦數易

離水沖流巽水上 叔偷兄嫂衰門宅

巽風吹入仲離宮 姐伴情郎走阡陌

[注]此節辨巽離二卦錯雜也,巽水當令,而離方有水,富而賤,離水當令,而巽方有水,貴而貧,且傷女,但觀水路之去路,而詳其賤中之跡也。

兌坤二位貴詳明 一遇犬牙儀便忒

兌有坤兮貴而貧 坤逢兌位富無色

公卿拜爵四牆空 百萬家資婦喪德

乾艮生男又喪男 巽坤致富貧又逼

四維發貴賤來臨 八卦參差當互測

只有乾震兌巽位 各元差錯無虞賊

[注]此節祥兌坤二卦錯雜也,兌當令有坤,貴而貧,坤當令有兌,富而賤,而八卦各有定位,當互為推測而詳,其吉中凶,凶中吉,惟有乾兌震巽無虞夾雜也。

辨廿四山逐位陰陽差錯

八卦宜詳三字訣 一宮亦有一字法

同宮夫婦滿堂春 隔合私情莫謂恰

壬子癸中原富貴 亥來女子死期壓

左邊醜字最無情 一到宮中男嗣乏

[注]此節辨坎卦一字訣也,右雜亥傷女,左夾醜傷男,縱然富貴,未免稍減,而至於損傷也。

艮宮飽滿足丁財 如遇參差便致災

莫謂文章癸到艮 一逢癸位賤淫胎

左鄰甲字貧窮子 出殺收山宜剪裁

[注]此節辨艮卦一字訣,雜癸淫賤,雜甲貧窮也。

甲卯乙中多富貴 合同巽卦福多饒

兩宮亦有一字訣 右雜寅宮婦女夭

左逢丙位財先損 發福雖多也慮凋

中處差池原一體 不同單卦禍來招

[注]此節辨震巽二卦一字訣也,中間夾雜,原是同元,愈多愈美,左夾丙傷財降級,右夾寅傷女也。

三陽富貴永無休 夾入他宮也要愁

莫謂丁行坤位美 一通未位子先憂

如逢巳水女愁死 一過鬼龍自相矛

富貴人家男女折 蛇羊大概日來蹂

[注]此節辨離卦一字訣也,雜未傷男,雜己傷女也。

坤宮得運丁財足 一氣清純福始憂

如若庚來財損折 一逢丁位賤無羞

縱然力大能支敵 巨富小傷也見愁

閥閱名門多暗醜 只因雜亂帶熏蕕

[注]此節辨坤卦一字訣也,帶庚損財,帶丁致賤也。

兌乾雙卦本同體 夫婦琴和樂偶隨

左邊壬方流水到 生宮雖盛富中衰

右臨申位流神至 斷定妻帑要見危

逐字排來逐字轉 挨星一定鏡中窺

分房更有公頭訣 左遇凶星長子虧

右邊幼子難逃害 中房前後煞星推

微微帶煞多憂病 如遇凶星魂魄追

轉角丘流明有力 橫過暗口禍如錐

逐宮排轉皆同論 二十四山任我揮

[注]此節言乾兌二卦,帶壬傷財,帶申傷女,至於分房,或病或死,要看水口有力無力,以論災禍輕重,錐字蓋小字之義

辨水路去來格

水神衰旺有權衡 水路去來亦豈一

凶入吉中禍稍輕 寇雙來難兒孫敵

吉流凶處吉仍凶 外賊不來家賊逸

初載禎祥後複凶 初年見禍後無疾

陰陽水路要陽朝 陽年流歸陰要匹

立向剪裁有定衡 三年九載祿可必

[注]此節辨水之來去,以斷吉中凶,凶中吉也,凶方水流入吉中,如外寇來侵,一家骨肉同心協力,自能敵得他過,吉方水流至凶中,如外寇在外窺伺,卻未敢來,乃家賊先反,使家主孤懸無助,何以支持,此理甚微,或吉流凶者,管初年有福,後來有災,或凶來吉者,管初年不利,後有慶也,總要配定陰陽,收住陽神耳。

辨上下龍之異同格局

水光蕩漾固雄豪 龍局參差莫自高

富貴光前非不美 燕胎何處要兒曹

北方斗柄建臨午 離位歪斜奚用勞

水路東環為下格 上元西轉樂陶陶

龍來兌位局非卯 一位龍元先異槽

如在中無非對待 聲名赫奕肇基牢

[注]此節辨同龍局不同元者,發富貴,而不發丁也,如下元坎方有水,當取離方局,上元酉方有水,當取卯方局,要之上元西環水,下元東環水,始為龍局同元,如若坎方有水,而離宮不合,固非同元矣,但同在一元之中,或兌或乾或艮,亦為龍局同元,不必拘拘於對待之格也。

辨卦運修短訣

逐元逐卦逐時遷 一正一催各廿年

坤艮當權二十載 只因單卦力殊偏

兌乾震巽雙行脈 兄弟和同功倍懸

離坎先天父母位 能包六卦福悠綿

單行一卦管三字 雙脈兩宮六字連

南北人神十二位 源流悠遠福無邊

[注]此節辨單卦正運二十年,催運二十年,如艮坤是也,至於乾兌震巽一卦,能兼兩卦之力,一催一正上下各四十年矣,又乾能輔兌,巽能輔震,震兌亦能輔巽乾雙卦,局全元大,愈見悠久,至於坎離二卦,又先天乾坤之位,總領六卦,上下各有十二山位當權,如逢南北兩卦之吉,自始至終總無衰替,不僅一卦管一卦,一卦兼兩卦之力也。蓋方位以後天八卦為主,理氣以先天八卦為主,分先天四陽卦為上元,如乾為父能總領震長男,坎中男,艮少男,則一白當令,即以先天之乾為第一,雖以先天之乾為第一,其實又以長子之震為首,何也,以長子能代父之職也,如後天之震,即先天之離,故仍以後天之離為第一,得令者,以乾父與長子同宮,故也,如先天之震,即後天之艮也,以先天之震為長子,坎二黑當令,即以後天之艮為第二,如先天之坎,即後天之兌也,坎為中男,故三碧當令,即以後天之兌為第三,如先天之艮,即後天之乾也,故四綠當令,即以後天之乾為第四,而屬在五黃之運,然則,先天之乾父,非特能兼管後天之震之屬,在先天之離而仍屬後天之離者,抑能且兼管先天之坎之屬,在後天之乾位者矣,分先天四陰卦為下元,如坤為母能總領巽長女,離中女,兌少女,則六白當令,即以先天之兌為第六,而屬在五黃之運,兌為少女,而運在先者,以先天之兌為後天之巽,而先天之巽,又為後天之坤,固已且凡少男少女都要屬在五黃,故也,如先天之離,即後天之震也,離為中女,故七赤當令,即以後天之震為第七,如先天之巽,後天之坤也,巽之長女,故八白當令,即以後天之坤為第八,如先天之坤,即後天坎也,坤為母,乾父在首,坤母在尾,而男女包在當中,故九紫當令,即以後天之坎為巽者,抑且能兼管先天之離之屬,在後天之震與先天之坤之屬,在後天之坎位者矣,大抵陽卦自長而少,陰卦自少而長,父母居在兩頭,男女居在中間,何也,以少者要屬在五黃之運,故也,將先天後天細細排來,則卦之理氣既明,而運定修短亦明矣,挨訣已詳在地理辨正青囊經首節注中,此則原其所以然之故也,此即楊公所謂顛顛例之義也,原其本,則平洋原非顛倒山龍理氣,乃真顛倒耳,要之非敏慧過人者不能悟此。

辨山運廣狹訣

南北六爻三卦包 四三十二是同胞

其間亦有長短別 子午卯酉總無凋

乾坤艮巽原同論 宗祖本殊旁二爻

庚甲丙壬陽自單 寅申巳亥雙陽就

局元寬隘不同途 發福短長殊薄厚

癸丁辛乙雙陰位 辰醜未戌陰獨守

或偶或奇異樣看 抽爻換象隨地湊

[注]此節辨子午之運長矣,凡八卦之祖宗,其運尤長,至於雙陽雙陰謂雙陽,如寅與艮,巳與巽,申與坤,亥與乾,比肩是也,何謂雙陰,如癸輿子,辛與酉,丁與午,乙與卯,比肩是也,單陽如甲與丙,庚與壬,一位獨行之類是也,單陰如醜與未,辰與戌,一位之類是也,大約一卦三爻,中一爻為本卦祖宗,其力甚大,旁二爻,逢雙猶厚,逢單則薄矣,立穴之時,宜收其雙,不宜收其單也,所謂抽爻換象隨地湊也。

辨收山定穴遠近訣

平陽立穴城門訣 遠近看來要辨明

大蕩大河宜緩受 小溪小澗急相迎

淺深闊狹宜詳審 十丈河形一丈衡

一口西江吸不盡 安墳遠水鬼來臨

橫水太逼喉嚨小 出煞雖清禍兆萌

魚涸僅供升鬥水 縱然發福總無情

量山步水短長異 尺寸毫釐也要精

[注]此節辨河形河路許多,闊大者,亦要離岸許多,而立穴輕重相稱,乃為有福而無禍,若水口太大,而逼近立穴,如西江之水,口果能吸盡乎,口吸不盡,身且為之汜濫,而沉沒致死矣,如水口僅有幾丈闊,立穴遠岸數十丈,是為遠水,安墳死氣侵也,譬如魚涸已久,僅得升鬥之水,果能有濟乎,既無所濟,而四面死氣反來混雜,是以有禍而無福,故毫釐尺寸之間,總要與水相衡也。

辨穴星厚薄訣

貼近水城是穴星 飛邊掛角穴安寧

但看地勢薄和厚 雄壯卑靡辨在形

寬廣豪雄人物壯 卑低大概弱伶仃

威嚴赫烈官員大 淺秀文人但唧伶

千里邦畿天子鎮 封疆百里是侯庭

一端更有分明處 頑出武兮秀出靈

[注]此節言平陽穴星,不是飛邊即是卦角,但飛邊掛角之處,形勢要雄壯,雄壯則官職大財力厚,如若卑靡,大抵秀弱,如天子,邦哉千里,令行四國,威及天下,諸侯封疆百里,末免兢兢守法,震疊之勢乃小耳,但誤認雄壯而錯列頑皮,止出頑丁,武力原要秀色而雄壯,非以頑皮為雄壯耳,且秀色以生動有情為秀色,非以卑隘為秀色也。

辨下穴淺深訣

堆山下穴是平陽 執定此言終渺茫

地氣上浮宜淺葬 深藏得力貴無方

葬深葬淺看形勢 雄壯分明深葬康

如若淺邊和薄岸 高山堆起福悠揚

更看一地吉凶異 深淺斷然失主張

[注]此節辨下穴或深或淺,要看形勢,形勢闊人而厚實者宜深葬,形勢狹隘而淺薄者宜淺葬,或堆山或深埋,總在地上分明也,要之葬深發得遲,葬淺發得速,故平洋大概多淺穴耳,然亦不可盡拘。

辨坐穴燥濕訣

平陽低蓄是朝宗 也要徘徊細看龍

突落低田與水道 腐棺朽骨莫如凶

微微潤下真龍息 特下水漕氣不從

非是病腫即痼脹 還虞丁少絕無宗

縱然格局非凡合 財氣橫加到底凶

丁少財多何足美 願君不必拘泥封

[注]此節言平陽下穴,固貴低蓄,但四面觀看,微微低來者,是為真龍棲息之所,若四面平平,忽到坐穴之地,或數畝或幾分,突然低下數尺,或尺許,非為低蓄,圓者為水塘,長者為水漕,真氣斬絕與穴星不連,葬下腐棺朽骨,非是病腫即虞痼脹,縱然合元合運,且屈曲有情,而穴星不合,財氣雖多,丁卻甚少,不必取也。

辨空位忌流神訣

水神衰旺有權衡 立向挪移要辨明

空位流神最易犯 一絲失察便無情

巨門翻向飛臨艮 寅位卻稱空位名

壬巨翻臨來到丙 丁宮空外是門帳

丁少財多何足美 願君不必拘泥封

[注] 此節言平陽下穴,固貴低蓄,但四面觀看,微微低來者,是為真龍棲息之所,若四面平平,忽到坐穴之地,或數畝或幾分,突然低下數尺,或尺許,非為低蓄,圓者為水塘,長者為水漕,真氣斬絕與穴星不連,葬下腐棺朽骨,非是病腫即虞痼脹,縱然合元合運,且屈曲有情,而穴星不合,財氣雖多,丁卻甚少,不必取也。

辨空位忌流神訣

水神衰旺有權衡 立向挪移要辨明

空位流神最易犯 一絲失察便無情

巨門翻向飛臨艮 寅位卻稱空位名

壬巨翻臨來到丙 丁宮空外是門帳

若還叉港支河擾 沖玻陰陽多受驚

衝破陽宮男不育 陰宮衝破女無成

單宮沖著人財減 雙位沖來便少丁

更慮為官多剝落 朝堂一到禍根生

功動赫烈銘鐘鼎 只怕中途走狗烹

莫謂亂流如織錦 一逢此劫福終輕

[注]此節言衰旺,固全在乎水,而立向更要分明,以空外流神,一犯便多凶禍也,何謂空位,如坤壬乙,要巨門從頭出也,立坤山艮向,則巨門即在艮矣,艮為陽,順行祿存到卯,則寅為九星所輪不著者,即稱為空位,再如立壬山丙向,巨門在丙,輪到祿存未,則丁亦為九星所輪不著者,亦即為空位,空位之處,最忌流神衝破,流神非城門之謂也,諸如支河叉港,或針倩而來,或橫豎而出,總算流神衝破,衝破丁位,丁是陰也,斷要女不生育,即生育亦未必能長久,如衝破寅:寅乃陽也,斷要男不生育,即生育亦不結實,如衝破丁一字,單陰位也,丁雖不多,卻未必全無,如巨門在醜,則癸子皆為空位,是為雙陰位,如子癸皆為亂流衝破,則丁財全無,世之有財而無丁者,大抵然也,丁少而富貴,赤為未減,但無丁易見,財少職卑不易見耳,要之無論得元失元,總不可受此劫也,此全在立向之騰移耳,流神之訣,比天元歌漏道之說更精一層。

辨吉凶星照臨訣

衰旺權衡操在水 初年政令在九星

水逢吉位星飛吉 克制生宮不地靈

縱發來時減去半 雖然大地亦無情

水逢凶煞星還吉 抹到凶宮禍稍輕

宜死病遭也自解 莫稱滅戶被人驚

諸如離艮兌乾水 運是上元吉氣生

四位排星誰是吉 亦須一二三來臨

乾山巽向一端看 破在午兮離不靈

輔在坤方煞上煞 弼在兌宮福便輕

貪在乾宮吉更吉 巨臨坎位制凶星

祿在艮兮為吉照 水逢吉照始敷榮

[注]此節言水固要吉,星亦要吉,水吉而星不吉,其福輕,水凶而星不凶,其禍減,如上元離艮兌三位之水吉也,亦要將上元一白二黑三碧之星輪在水上,其效始神,如立乾山巽向,巽為武曲,順臨破在午,午宮雖吉水,而破軍乃上元煞星,克制離方吉水,便不能效,輪輔到坤,坤乃上元煞水也,輔亦上元煞星,是為助紂為虐,輪弼到兌,亦為煞星克制,貪到乾為上元吉水,貪亦上元吉星,是為錦上添花,巨到坎為吉克凶,祿到艮為吉中吉,文到卯廉歸中午,逢廉總在中也,如此推來,自然一絲不差也。

辨前後左右高低訣

平洋立穴水為據 實地高低當考稽

百步之中喉舌地 一絲失察賤如泥

旺方昌拜從高下 若遇零神又要低

正若不高氣不到 零如不泄煞來齊

若嫌太泄一邊削 西地泄兮氣始西

有了西方低界氣 西方煞氣莫能躋

有了東方昌拜意 東方生氣一齊攜

此是堪輿微妙理 願為人世一提撕

[注]此節辨坐穴四面高低,訣謂生方宜高,高則其氣自高而下潤於穴中也,煞方宜低,低則煞氣不能自下而上,且有殺方之低,便能行動,高方之生氣又能界住高方生氣也,即如上元西為煞方,東為生方,西方惟低,煞氣不能來,東方惟昌拜,生意偏能聚也,如若但以水神立穴,而不管實地高低,一逢差錯,便斷其為大富大貴,而富貴不能應,斷其大丁大財,而丁財已減半矣,今人往往言某邊大泄者,未知此理故也,此所謂昌拜,非時師所雲昌拜水,乃指昌拜氣也。

穴前忌割腳水訣

平陽不患水淋頭 割腳水來卻自愁

隱隱田間流水過 如逢此劫斷生憂

時師只說水來聚 果曉墳前沖散否

離穴滿尋不足慮 天心水聚自然休

[注]此節言墳前忌田間隱隱水路割腳,而沖散生氣也,若還離穴滿尋,便非割腳,名為水聚,反能致福也。

正神忌流神衝破訣

形非割腳似無憂 方屬正神當遠眺

水遇水溝與水口 橫過直瀉禍難了

龍身百步要完全,衝破來時氣始少

誤人灣環稱妙局 傷財還要初午夭

零神河內更流神 官上加官福祿紹

[注] 此節言正神,忌水溝水口衝破也,若向零神,則外有河,內有溝,名為外羅城,內羅城,而妙中又妙矣。

送水歸塘格

水輪環繞貴殊尤 送水歸塘福更悠

兩馬同槽雙水路 歸塘送水暗中求

隔河萬頃低田照 昌拜朝來穴自休

頭頂車輪並遠照 穴朝昌拜氣兜收

乾宮轉角車輪秀 對岸低田水聚流

此是平洋奇妙格 尋常豈得漫同儔

[注]此節言水輪環抱固足貴,而水輪之處,隔河對岸低田之水來聚,水輪之處下穴,以頭頂水輪與隔河對岸低田,名為送水歸塘,有似乎兩馬同槽者,但兩馬同槽,是兩條河路雙雙環抱,顯而易見,而送水歸塘,則一條是明明河路對河,低田是隱隱水聚相從,或低數尺,或尺許,不比明河,故曰暗相求也,即如乾方,轉角對河,無數低田,仍是乾方,下穴頭頂,乾方水輪頭頂,乾方泜田作乾山巽向是也,如作巽山乾向,則又非送水矣。

辨砂吉凶格

穴得水兮不用沙 有沙衛護亦堪嘉

零神低伏非高起 界煞迎生終是差

正位高翔偏踴躍 能回煞氣旺神遮

尺長寸短宜詳辨 失察絲毫即福芽

橫蓋穴前稱妙格 兩邊橫抱護車輪

若還四面尖頭射 誤認文章何及嗟

[注]此節言零神之沙宜高。正神之沙宜低,不高則煞氣不能界割,生氣不能行動,不低則煞氣回風而返,生氣高壓而掩蔽也,又要睹其形象,箭為蓋沙,左右為護沙,秀麗生動,白然合吉,若如火形,四面射來,其凶莫甚。

辨屋箭吉凶格

矗矗層樓殿宇高 死生袁旺察秋毫

挨星既定零神訣 遠近看來休咎操

反氣回風能不變 吉凶禍福應時遭

若還反轉隨機變 吉不吉兮凶可逃

一脊射來一代發 兩間脊射兩時豪

衰宮沖起翻來看 一脊儼如一把刀

大約旺宮名吉曜 一逢衰死便憂勞

百步之中宜審察 何須以外口嗷嗷

[注] 此節言屋宇高起,名曰嶠星,若在零神,能庇蔭穴星,若在正神,便成煞曜,但要看遠近之分。若可步以內,則所迴之風,所返之氣,未能變換,吉凶始效,若在百步以外,則所迴之風,所返之氣,沖到穴中,已皆變換,吉者非吉,凶者非凶也,如屋宇在乾,穴在巽,巽氣沖到乾方,屋上撞牆,而轉回,百步以內未及變氣,猶為巽氣,若百步以外,去穴以遠,迴到穴中,乃變為乾氣,而非巽氣矣,餘可類推。

辨墩阜吉凶格

莫以墩包尋龍脈 三尺高時即是星

如在零神能庇蔭 一逢正位即遭刑

更看形象土金秀 木輿火形總不寧

尖直旺宮也要避 衰宮秀麗亦伶仃

時師只說龍棲處 誤盡人家傷盡丁

[注]此節言墩,高三尺便成星體,能操禍福之柄,調在零神古,調在正神凶,固已更看形體,或土或金,旺宮有福,衰則有害,如木與火,旺宮且要避,衰則不必言矣。

嬌星矗矗休囚種 如遇橋樑禍福從

零神雄峙能引氣 正神特兀生機壅

百步遙臨猶見阮 甯同墩包近邊恐

旺宮沖起擎天柱 衰死沖來兇惡蹤

石與木兮猶要辨 木橋不若石橋重

墳門石柱碑坊豎 其義甯殊橋路蹤

[注]此節承上言,屋宇墩包嶠星矗矗,同為禍福之柄,至於橋樑更甚,眾人往來走動,其機更活,在零神能沖起生氣,在正神能沖起煞氣,故得時甚吉,失時甚凶,百步以外,尚然吃緊,況於近照乎,至墳門石柱碑坊則一樣論也。

路能界氣亦能迎 當輿零神一樣評

大路灣環玄字體 陽神三折穴前榮

直來直去無生意 乙字灣身最有情

含著旺宮綁著水 愈多愈美福千祥

細塍小脈宜詳審 衰死來時土箭名

出煞收山全躲避 方許羅仙陸地行

[注]此節言路,亦大關風水,生旺而灣環則吉,衰死而硬直則凶,如得旺宮之水,又得旺宮之路以助之,發福愈甚,至於田間小路,亦當細看,如若直死射來,名為土箭,亦當躲避,始為全美,不然難免吐血心疼之病也。

水輪轉處患堤防 有了堤防生氣傷

調在旺宮福減半 如逢衰位便參商

苟非痼嗝聾和啞 折腳駝腰總是殃

若謂滑流生氣散 一逢堤壩水盈囊

聯珠不算稱堤壩 節節相連定平塘

此屬平洋奇妙格 切勿認錯貴推詳

[注] 此節言水輪之處,不可有壩,有壩即間斷生氣,若非膈氣,即是啞子,至於滑流之水,有壩攔住,又屬甚妙,更有聯珠法,如池塘六七個,節節連來中間腰斷,此非壩也,不可誤認,而棄此妙格.

井涯雖小氣沖天 掌訣挨星不可愆

挨著生宮真氣到 偶逢衰死穴心穿

旺時秀麗如文筆 煞氣衝衝天際懸

若非癡啞即盲疾 切忌墳塋井底邊

百步之中宜遠避 失元斷定禍相連

[注] 此節言井,在生方,勝過文筆,井在衰方,患愈惡曜也

牛池糞窖

諸凡惡曜都能化 糞窖牛池莫近邊

芳馥一逢猶氣散 十年腥臭莫能蠲

若使穢氣侵棺骨 汙玷閨門定不愆

不論生死都宜避 那管旺氣與衰年

[注]此節言諸凡星峰都有生旺可論,惟牛池糞窖只有凶無吉,一見即宜避也。

田角

水神實地宜星體 田角參差還要看

合著金形輿土德 自能護衛穴中安

若遇尖峰如火射 縱然合運也心酸

一峰一射一兒喪 如遇兩峰兩子寒

更看反弓輿拗進 反弓家賊先相殘

試觀拗進來宵小 日夜提防怕不完

[注] 此節言田角尖峰四射,最非佳格,向朝田角,亦要金土形,至於左右兩旁,亦宜圓潤,如若尖峰簇簇定傷小口,反弓而出者,定生家賊,拗凸而進者,定多外盜,論至於此,微妙極矣,要以元運為主也。

灰塘

灰塘雖小不宜輕 三尺低時即是星

墩包嶠峰同此論 一毫察反許通靈

若還開破穴星體 總與破軍一樣評

穴後穴前宜飽滿 七灣八叉少安寧

[注]此節言灰塘當與墩包同論,其旨明矣,更有穴前穴後,七高八低,七凸八凹,雖在生方,總屬破軍,切不可認為吉曜而當之也。

水路吉凶格

反弓之水實堪憂 要當飛沙一樣愁

反水不回僧道類 如逢回轉客商游

風吹婦女逃阡陌 盜賊頻臨總不休

出仕之人多剝落 還遭公事半徒流

都天寶照宜參看 合著何宮效自籌

[注] 此節言反弓之水,輿山上飛沙同論,其凶莫甚,然其凶效必在某卦位,則如此應某卦位,則如彼應也。

水輪環處患叉河 丁後丁前總有屙

高案尖尖峰亂射 崇牙體樣禍藏窩

七叉入丫皆流破 一支一射一操戈

莫以旺宮貪遠照 玻軍星體淚滂沱

手足傷殘兼小口 禿頭盲目類斧柯

會同嶠體詳休咎 要看何宮效不訛

[注]此節言百步以內,要星體完全,如若高崗,河道丫丫叉叉如崇牙樣,如斧柯樣,其凶莫甚,要之與嶠星皆要看某位則某事效應也,故下文逐露分效一瑞雲。

諸凡破體看何位 二十四山逐位當

壬子癸中逢此劫 定然家母禍來償

偏居癸位婦人受 傍在壬方男子殃

八卦排來同此論 一到人墳曉吉昌

[注]此節總承上二節言,諸凡惡曜固甚凶矣,然其凶處要看某位,某人承當,即如坎卦是先天坤卦也,坤為母,故雲家母,癸為陰位,故雲婦人,壬為陽位,故雲男子,且要看八卦屬在人身中何體者,如艮為手,要傷手,震為足,要傷足,離為目,要傷目之類是也,然總要以先天八卦為主,如先天離,即後天震,故震有墩埠蔽塞,或支河界割,即可斷其為目疾也,八卦覆墳之訣,春光盡泄此矣,八卦分體之義,詳在易經繫辭可考。

楊公妙訣枕中秘 口授無書實惜深

我為注明掌訣意 更將餘訣括歌吟

言言總是先賢授 半點絕無杜撰心

遇著福緣無亂泄 深藏珍秘是同音

[注]此節言楊公妙訣有口授無書傳,我既以要訣注明在辨正一書注中矣,更將餘訣括成此歌,以告世人也,但福緣遇著者,必深藏寶匣,是為同心耳。

翻卦挨星圖訣

[注] 翻卦挨星,楊曾以來,代有其法,然師師相授,但傅其訣,而無明著之者,自吾郡平階蔣公謂,得之無極真人口授天機妙義,不可輕泄,於是秘者愈秘矣,餘以為天地之道,大公無私,烏有所為秘者,茲觀蔣公古鏡書中,辨空亡忌流神之訣,已明示三卦之義,特未顯列其訣,餘複考之乾坤法竅及地理錄要二書,以著其決,並繪三卦之圖附于古鏡書之未,庶使楊曾之旨,大彰於後世爾。

挨星訣原本

子癸並甲申 貪狼一路行 壬卯乙未坤

五位為巨門 乾亥辰巽巳 連戌武曲名

酉辛醜艮丙 天星認破軍 寅午庚丁上

右弼四星臨 本山星作主 翻向逐爻行

廉貞歸五位 諸星順逆行 吉凶隨時斷

貪輔不同論 更有先賢訣 空位忌流神

翻向飛臨丙 水口不宜丁 運替星不吉

禍起至滅門 運來星更合 百福又千禎

衰旺多憑水 權衡也在星 水兼星共斷

妙用許通靈

[注]以上乃二十四山一定之星也,本楊公筠松青囊奧語,如某山是某星,依此陽順陰逆臨八宮。

平陽向上起貪狼訣

乾上貪狼巳巽針 酉辛子癸卯乙辰

亥壬乾甲丙兼戍 六向皆從巽上尋

離上貪狼向午丁 坎方坤艮兌庚申

震臨醜未艮寅向 惟有坤方無此星

[注]此以貪狼為首,將巨門、祿存、文曲、武曲、破軍、左輔、右弼,依陽順陰逆飛臨八宮,廉貞歸中五不輪,即上挨星原本,對照方位,翻在對過之宮,乃青囊奧語所謂顛顛倒也。

天元卦

此八位為父母卦,即所謂天元之卦也,翻卦之法,以乾坤艮巽為陽順臨八宮,以子午卯酉為陰逆臨八宮,貪、巨、祿、文、武、破、輔、弼為

序,廉貞歸於中五。


地元卦

此八位為逆子,即所謂地元之卦也,以甲丙庚壬為陽順臨八宮,以辰戌醜未為陰逆臨八宮,因甲丙庚壬不輿父母同行,故楊筠松天玉經雲,八神四個一也。


人元卦

此八位為順子,即所謂人元之卦也,以寅申巳亥為陽順行八宮,以乙辛丁癸為陰逆臨八宮,因乙辛丁癸輿父母同行,故楊公天玉經雲,八神四個二也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