聊聊周易参同契(廿九):河上姹女,灵而最神,得火则飞

河上姹女,灵而最神,得火则飞,不见埃尘,鬼隐龙匿,莫知所存。将欲制之,黄芽为根。

在蒋一彪《集解引》中言:彭晓曰:“河上姹女者,真汞也。见火则飞腾,如鬼隐龙潜,莫知所往。”

在外丹术之中,“河上姹女”比喻的是汞,现代人学过化学的都知道,汞在常温中便会蒸发,一但受热,便会迅速变为气体,所以说“河上姹女,灵而最神,得火则飞。”

在古人的感知中,汞一下变得无形无象了,连尘埃也没有,像突然飞了起来消失了一样,然而确实它又是存在的,所以说这如同鬼隐着人便看不见,龙匿藏起来人便寻不着一样。

朱砂中主要含有的也是硫化汞,所以在道教中很强调朱砂的使用,并不仅仅存在外丹术中,包括在符咒中也是一样,因为朱砂有受热后分解为硫与汞的特性。

所以朱砂所书写的符在燃烧后,硫会遗留下来在纸灰上出现留下痕迹,而汞则会因为受热瞬间蒸发掉。

在一些符咒的使用过程中,通过燃烧书写了朱砂绘制的符箓,实际上这是一个法天象地的过程,朱砂受热而分解,隐喻着阳轻而升天,阴浊而降地,于是天地始开。

而朱砂绘制的符箓中,还有一类是用来佩带在身边,并不是用来烧的,它实际同样也有隐喻,地气上升,天气下降,交合而成天地。

汞受热则无影无形是个很麻烦的事,所以需要一个方法来将它制住,这样用火时也不用担心它会突然不见了。

这也是内修面临的问题的隐喻。

物为阴阳,违天背元,牝鸡自卵,其雏不全,夫何故乎?配合未连,三五不交,刚柔离分。施化之精,天地自然,火动炎上,水流润下,非有师导,使其然也。资使统正,不可复改。

虽然说这世上的事,总是不离阴阳的,只有阴阳相交才能产真正有生命力的东西,比如说母鸡能够自己就产卵下蛋,然而这样下出来的蛋是孵化不出小鸡来的。

这是为什么?因为没有阴阳的和合,脱离了三五的模式,刚与柔便无法有机的结合在一起,于是产生了分离,这样当然是无法孵化出小鸡来的。

所以说,施化之精,是属于天地自然的,火动而炎上,水流而润下,并非有人为的控制,一切皆是自然而然。

这些是从混沌之先乃至宇宙成形之后的从来改变过的客观规律。

观夫雌雄交媾之时,刚柔相结而不可解,得其节符,非有工巧以制御之。男生而伏,女偃其躯,秉乎胞胎,受气之初,非徒生时,著而见之,及其死也,亦复效之,此非父母教令使然。本在交媾,定置始先。

雌雄交媾的时候,尤其是刚与柔相结的时候,是不能分开的,在这其中还有节符,这些并非是通过什么技巧来实现的。

当男女进行生育的时候,男是伏着的,女是仰着的,这便如同在胞胎中一样,跟人受气之初的状态是一样,并且这种情况,并不仅仅体现在出生的时候,当人死的时候,同样会出现相应的情况。

在民间有流传甚古的说法,一般认为婴孩出生时,男孩多会面朝外,而女孩多会面朝内,像抱着母亲的样子。

这属于流传已久的说法,然而现代医学认知更多了,因为母亲会因为睡觉习惯或是平时运动,加上婴儿会游动,胎位是会有变化的,所以如果这样用来鉴别性别的话,自然不准。

不过,在顺产的情况下,如果俯还是仰,这个会与孩子以后的性格有关,在古人推定命理上定阴男阳女还是阳男阴女时,除了用性别与流年阴阳,还有一种方法便是与出生的俯仰有关。

人生在母腹之中,是充满了水的,而人死于水中时,通常会有一个特点,女性的尸体会头朝上,而男性的尸体会头朝下,所以只要看到水中尸体俯仰,便能知道性别。

原因自是很简单的,男性的胸部肌肉和骨架比女性的大,而女性的臀部肌肉和股盆比男性大。

这些看似是巧合,又暗中妙合于天然,并非是由父母教导而致,一切都是自然而然的东西。

所以阴阳的道理可以从万物的交媾中所证。

阴阳之交媾,在动物则是雌雄,在风水则是山水,在丹道则是铅汞,此正是“一阴一阳为之道。”

凡物分阴阳,阴阳便能交媾,然而交媾之中,正如世间常态,有不孕不育的,有生出来怪胎的,这些是由于交媾得气驳杂的缘故。

所以修炼之中,既有心与神的交媾,也有神与气的交媾等等,但无论哪一种,都要讲究一个清纯。

形而上之便说道质朴,故必要法于此,如依现实来说,大凡气杂者,多不得好,如风水之上也要求个一卦纯清,不出卦为上,此最为妥当。

然而相杂可得吉否?自然也有,然其中细微,亦非大匠而不能掌握,无精技以通神明之术,渐得道者而不敢轻违。

心与神如何交媾?凡人有意便是心,无意便是神,故心意着意,神意实不首意。

见一手,伸手去摸,这便是心,心跳出汗血液循环,不需要心去参与,一样在运作,这便是神。

当入静之后,心便是火,心一动则火动,则不复静了,所以说姹女遇火则飞,然而一昧入静一动不动,也是不对的,枯坐只能虽可凝炼魂魄,然终究是走向阴途。

人先天本清静而自然,然后天之情欲杂念纷扰,已将心神相塑,故而许多道理,人人知之却不行之。

阳明心学之中,认此一点最为准的,云知行而合一,反塑心神乃求合圣之道。

然知行合一何其难也,只在平日修行,又何其易也。

枯坐寂阴之道不取,则于静中必要觅其动,虽心意而动而不出静,必要心神而合一,心遁于神,而神默于心。

《悟真篇》中说:“但将地魄擒朱汞,自有天魂制水金”。

这里说得明白,用地魄便可捉住汞,其理不过地魄是夫,汞是妇,天魂是夫,水金是妇,夫妇正配,阴阳和合而化生。

前文谈及,朱砂通过燃烧法象于宇宙生成图景,而硫显然意指的天地所成之先。

然此者制汞者是硫乎?非也。

本便以朱砂而生汞,又用硫制,又得朱砂,既是炼丹之道,如此又有何意义?

故可用者,当属黄芽。

何为黄芽?《龙虎还丹颂》中说:

魏公日:黄芽何物为之。魏公曰:用铅不用铅,五金生於铅之精也。青霞子曰:芽若是铅,奔铅万里。芽若非铅,从铅而始。铅为芽母,芽为铅子。既得金华,拾铅不使。

《聊聊周易参同契(十):建木通天地,妙道由灵根》一文中提及《金液还丹百问诀 》云:

先生曰:铅出铅中,方为至宝。汞传金汞,铅汞造气,乃号黄芽子。

并在该诀中又有云:

光玄曰:黄芽既云铅汞所造,金水相生。愚意尚迷未晓。伏愿先生再垂指的。

先生曰:譬如人问种树,世上良田果子,初先犁蒋耕垦,次选好地,及彼良时,仍赖风雨调匀,节候催促,年终稼穑尽获。收成黄芽之因,亦复如是。合和铅汞,配合坎离,水火相仍,时候周足,自然变化,无有比伦。黄芽若成,大道易矣。古歌曰:铅汞芽,铅汞芽,同三花,采我气,结成砂,初闻日,运火加,轮五彩,入神华,曾为使,道无邪,三者备出是仙家。此可知也。

本来俱是一物,只因造化而有分别,不断而生成相续终究所得,即是黄芽。

天地之大者莫过于乾坤,乾者为天,坤者为地,而乾坤之交媾,则能产六子。

《汉书·郊祀志下》言:“《易》有八卦,乾坤六子,水火不相逮,雷风不相誖,山泽通气,然后能变化,既成万物也。”

《易·说卦》:“乾,天也,故称乎父。坤,地也,故称乎母。震,一索而得男,故谓之长男。巽,一索而得女,故谓之长女。坎,再索而得男,故谓之中男。离,再索而得女,故谓之中女。艮,三索而得男,故谓之少男。兑,三索而得女,故谓之少女。”

若能细而思之,推而衍之,乾坤之交媾者,坎离之交媾者,艮兑之交媾者,震巽之交媾者,再思后天卦与对之先天之交者,不过阴阳两片,明之过半矣。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