聊聊周易参同契(三十二):惟昔圣贤,怀玄抱真,伏炼九鼎,化迹隐沦

惟昔圣贤,怀玄抱真,伏炼九鼎,化迹隐沦,含精养神,通德三光,津液腠理,筋骨致坚,众邪辟除,正气长存,积累长久,变形而仙。

以前的圣贤们,怀玄抱真,伏炼九鼎,隐沦踪迹,然后含养精神,与三光相通德,吞津饮液滋泣腠理,使得筋骨变得坚实,排除身中的众邪,让正气得以长存,久而久之,则变形为仙。

忧悯后生,好道之伦,随傍风采,指画古文,著为图集,开示后昆,露见枝条,隐藏本根,托号诸名,覆谬众文,学者得之,韫椟终身。

而修行有成者,忧悯后世好道的学道,所以便因俗就势,画了一些画,并加上了一些文字作为图集,用于开示后世的子孙,这些图集中将修行中的枝条都展露了出来,唯独把本根隐藏了,并托号于各种名相,以纠正那些错误的认识,然而有学者得到了,却将它们终身收藏在柜子里。

子继父业,孙踵祖先,传世迷惑,竟无见闻,随使宦者不仕,农夫失耘,商人弃货,志士家贫。吾甚伤之,定录此文,字约易思,事省不繁,披列其条,核实可观,分两有数,因而相循,故为乱辞,孔窍其门,智者审思,用意参焉。

一代又一代传下去,久而久之,竟然没人见到过这些图集,所以导致了很人当官的人弃官,农夫也不耕作,商人也不经营了,有志修行之人家里越加贫困。我对此非常的悲伤,所以决定写下此文,尽量简洁易懂,操作进行简化,并逐条梳理,每一条都可以有所验证,并且说清其比例,所以按照其脉络,整理撮要,指清其要点,只要善于思考,用意去参详便可。

法象莫大乎天地兮,玄沟数万里。

法象之大,对于人所认知的来说,无非便是天地,而玄沟(银河)长达数万里。

古人有云“道法本无多,南辰灌北河”,此处的谓南辰北河,即指天中玄沟之分, 从丑寅尾箕之间,直至午未星柳之分界,从中分断而成两份。

如果以人修行而论, 便是人身中天关地轴,其相距亦有八万四千里,而正中便是玄沟,为间隔金木之象

河鼓临星纪兮,人民皆惊骇。晷影妄前却兮,九年被凶咎。皇上览视之兮,王者退自改。

河鼓一共有三星,中为大将军,左为左将军,右为右将军,在牛宿之北。天河星纪,居是十二辰中丑位,即中央银河所过之处。而河鼓本在丑位,当越次临于星纪,到丑位时,便是星宿错乱,而人间水害则会兴起,故说“人民皆惊骇”,又晷影妄前,同是失却正道,故九年被凶咎一说。在古代认为,人间出现灾害,大多是因为统治者的失德,所以皇上如果进行巡视,王者便能自改,这样便能解决。

世间一云牵牛即河鼓,实是误导,因河鼓在牛宿之北,然而星纪按《晋书·天文志》载:“自南斗十二度至须女七度为星纪,于辰在丑,吴越之分野,属扬州。”

在西汉末年刘歆编制三统历时,曾对冬至点作过观测,他所得的结果冬至点在“进退牛前四度五分”,由于冬至起点一定是子位,既然牛宿在子,故它们之间必然是不同的。

关键有低昂兮,害气遂奔走。江淮之枯竭兮,水流注于海。

“关键”于古代指的是门闩,“低昴”则指的“高低起伏”,在此处两者配合上文可引申为,如果对事物不采用谨慎高要求的对待,那么一旦松懈,便如同泄洪之水,于是“害气遂奔走”。

天地之雌雄兮,徘徊子与午。寅申阴阳祖兮,出入复终始。

雌雄之分在于子午,阴阳之别在于寅申。

循斗而招摇兮,执衡定元纪。升熬于甑山兮,炎火张设下。

郑玄云:“招摇星在北斗杓端主指者。”即招摇为北斗第七星摇光。

《礼记·曲礼上》又云:“行,前朱雀而后玄武,左青龙而右白虎,招摇在上,急缮其怒。”

故朱雀玄武青龙白虎皆在招摇星之下,四象之分以斗指而定。

白虎导唱前兮,苍液和于后。朱雀翱翔戏兮,飞扬色五彩;遭遇罗网施兮,压之不得举;

左青龙而右白虎,白虎在前,而苍液和后即青龙,此时斗指于酉,当斗再运转后,辰加之午,罗网捕于朱雀。

嗷嗷声甚悲兮,婴儿之慕母;颠倒就汤镬兮,摧折伤毛羽。漏刻未过半兮,鱼鳞狎鬣起。五色象炫耀兮,变化无常主。

酉之兑即为声,故象为嗷嗷声,兑七所合者为二,二即坤,坤为母,故为婴儿之慕母。所合之坤又配之于乾,地与天相配,故为颠倒,二七之化为火,乾六又与坎一相合而成水,火水而即象之为汤。此象一得,则鱼鳞狎鬣起之象亦得,其五色光芒相显耀,变化无常。

潏潏鼎沸驰兮,暴涌不休止。接连重叠累兮,犬牙相错距。形似仲冬冰兮,瓓玕吐钟乳。崔嵬而杂厕兮,交积相支柱。阴阳得其配兮,淡薄而相守,

“崔嵬”即“高大雄伟”,“杂厕“即”夹杂。

此时如汤水沸腾,暴涌而不休,遂越叠越高,最后如同喷泉一般,形如同冬天的冰柱,又如山洞中的钟乳石一般。其象如同高大雄伟的山柱分布于山林之间,相互交积支柱,这里描述的是修炼中的景象,在在此时阴阳便以得配,如山水之配合,故要转淡薄相守,不能太过,导致又不相配。

青龙处房六兮,春花震东卯。白虎在昴七兮,秋芒兑西酉。朱雀在张二兮,正阳杂南午。

青龙在房宿六,应于春月卯位震卦,白虎在昂宿七,应于秋月酉位兑卦,朱雀在张宿二,应于午月离卦。

三者具来朝兮,家属为亲侣。本之但二物兮,末而为三五。三五并与一兮,都集归二所。

青龙、白虎、朱雀为三者,前文引《金碧龙虎经》云:“日月出於东而光耀於西,则西方白虎金德之正气入於玄冥之内,化而为六戊。日月入於西而光耀於东,则东方青龙木德之正气入於玄冥之内,化而为六己。日月居於午而光耀於北,则南方朱雀火德之正气入於玄冥之内,就土成形,化而为黑铅,常居窈冥之内,为天地万汇之根本。 ”亦在指此。

本之但二物,实是阴阳,即经中之日月,而三者相会,戊己而化五,故为三五归一。

治之如上科兮,日数亦取甫。先白而后黄兮,赤黑达表里。名曰第一鼎兮,食如大黍米。自然之所为兮,非有邪伪道。

“治之如上科”即按照规范进行,日数同样如此,然后先取白而后取黄,然后取赤后再取黑,如此构成第一鼎,所成象可构成黍米玄珠,如此是正道。

山泽炁相蒸兮,兴云而为雨,泥竭遂成尘兮,火灭化为土。

山泽炁相蒸,即身中如立鼎,真气氤氲向上,然后化之为雨水,浇灌而下,如此泥便化为了尘,而火灭时便成了土。

若檗染为黄兮,似蓝成绿组。皮革煮成胶兮,麴蘖化为酒。

如同 檗染是一种黄色的染料,在发生变化后就成了似蓝似绿的样子,而皮革经过蒸煮后,便变成了胶状, 曲蘖(酒母)经过工艺则能变成酒一样。

这里是用物理与化学说明事物在一定条件下可以发生转变。

同类易施工兮,非种难为巧。惟斯之妙术兮,审谛不诳语。传于亿世后兮,昭然自可考。

同类的才容易进行施工,如果本质上并不同,那么是很难进行的,要细细体会这其中的妙处,揣摩其中的道理,而不是胡编。本文说的内容传给亿世之后,也是同样通用的,并且描述的内容皆都经得起考证。

焕若星经汉兮,炳如水宗海。思之务令熟兮,反覆视上下。千周灿彬彬兮,万遍将可睹。

"焕"指的是其光彩,其义如《论语》云:“焕乎其有文章。”

"汉"指的便是银河,如《诗经·大雅·荡之什·云汉》“倬彼云汉,昭回于天。”

焕然如天上的繁星经过银河,又如天下之水均要流向大海,这个道理要熟熟思量,反覆联系上下文所说内容,仔细思考上千遍、万遍,便能明白其中的道理。

神明或告人兮,心灵乍自悟。探端索其绪兮,必得其门户。

当真正领悟到深意之后,会如同神明告之于人一样,让人心里豁然自悟,所以只要认真探索其中的端绪,必然可得其门户。

入道无适莫兮,常传于贤者。

对于修的人道并无亲疏厚薄之别,所以只择其贤者以相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