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搜集故事:人生无常(五)

来源:知乎

看到很多答案跟赌相关 很多人不理解好赌的人如何事业成功 其实敢"赌" 可能就是他们能成功的原因

我父亲算是个小地方的官二代 初中开始逃学 自制简易爆竹摆摊卖 算是从小就显露经商智慧 好不风光
后来高考栽了 当地高官的祖父非常没面子 勒令复读 一年闭关 换来了当地的化学状元
大学时靠家里的关系 倒卖小电话簿 圆珠笔什么的 天天晚上能请同学吃炒面 好不风光
毕业分配到南方一事业单位给领导当司机(应该是祖父托的关系) 能空谈 有技术 一路升到技术部门的副经理 当年手下管着现在几个微博大V A股巨鳄 还参与制定了几项行业内的技术标准
然后就是我出生 他下海 挂在某大国企下的小贸易公司 92年买了辆卡迪拉克 在某地搞了盛大的"全龟宴" 请上了当地所有的地方大员
95年买房 南方那大城市两套 家乡一套 还在村里的自留地盖起一栋 97年在那边有买了250平的办公室 99年在那边买了最贵的楼盘 还跟某军二代(后被双规)合伙在香港置业开公司
那时我小学 每逢假期出国旅游 平时家里接待工商税法的时候去蹭吃蹭喝 上赌船游轮 整个小学阶段没坐过计程车以外的公共交通 初中上的是50万的国际私立
接下来才是我想说的重点
赚够钱的父亲开始了更大的谋划 本来只做贸易 轻资本运作 靠银行的各种LC抵押什么的没压货款 变成重本投建厂房在开发区内 靠假合同买了三十套别墅骗贷款钱滚钱 当然还少不了去澳门赌两手 或者在家里赌球 打十万一局的麻将
后来行业不景气 下游某大国企拖欠了两千多万货款 加上赌博的消耗 还有三十套别墅装修和还贷的压力 算是资金链断裂了
这时各种人性开始显露
一个表舅在某建国元勋的孙子旗下做事 为这位中南海红三代与我父亲的合作牵线 我父亲风光的时候他也沾光买车买房 我父亲遇事的时候他第一时间带上打手天天来办公室讨债
我大伯早年靠进出口配额赚了点钱 后来投给父亲 顺便做了个副总 出事后第一时间找财务把公司剩下的钱取走 还要我妈把写字楼过户给他 亲兄弟明算帐呢
还有我父亲家乡的挚友 没念什么书在公司当个闲职跑跑腿 出事时正好那三十套别墅在装修 他直接开货车把电器全拉走人间消失
后来算是彻底要崩盘了 我妈带我到澳洲和新加坡躲了几个月 后来回娘家 把最值钱那套房子半卖半送给某书记的妹妹 在她的庇佑下过着不安稳的生活
这时我爸也逃了 不负责任地留下债主给我妈周旋 自己先去泰国 想做部队的大米供应 关系不再硬黄了 到中俄边境名为做原木买卖实则倒卖珍稀动物 没混到钱 回大学找当年的同学买了一系列车载GPS的专利 跟赛格车圣谈合作 未果
后来我妈跟我是真正穷困潦倒 交电话费都没钱 租的房子没钱买电视机 债主时不时上门吓我一下 扇过我几次 倒也不敢再过分 我父亲则躲在不知道什么地方自己做赌球的庄 偶尔汇点钱来

————————————
本来只是看到这个问题想匿名抒发一下,这些事情现在待这个城市的朋友都不知道
我04年回到这个城市,我妈没工作,有些债主以为我们手上有很多现金,其实就只有我妈退掉的保险金,租了房子,小装修了(还被装修佬坑了,按时间算,光阳台铺地板铺了一周),留下一点生活费用,连电话电视都不舍得买,电话到现在也没买,我女朋友上我家时一直纳闷
那 时我初三,活得很抠,没零花钱,自己挣,都是大家看不起的勾当——我们课室在五楼,下课帮大家到另一栋的一楼买零食,有人会赏一点;同桌有位富二代在追 求,偶尔帮富二代买早餐礼物什么的,能蹭就蹭;当时没有人开腔请客,我基本不会出门;学习上因为是从教育水平比较高的大城市回来,没有压力,但是对未来当 时根本没有期望,随便学,中考超了最高录取线80多分去了最好的高中
高一时用的是初中同学施舍的手机,为了省电话费,每次都是打过去响两声挂掉; 连拨给我妈都是借别人手机,留下”抠门“的外号,被叫到现在;整个高中阶段都在混,问题不是问感受么,很简单,自己穷,但是所有事情都看不起,别人出国旅 游、换新手机、吃自助什么的,我心里就是觉得”根本不值得跟我吹,老子风光的时候什么没试过“,最糟糕的是自己也不乐意跟家庭环境差点的人接触,这不是看 不起他们,而是真的聊不到一块,虽然自己现在没有钱,但还是喜欢跟聊奢侈品、出国旅游、买车的朋友混,说来我也有点看低自己
06年有个小转 折,98年跟我姑姑结婚时我姑父只是当地供电局的小科员,开摩托住宿舍,全家反对,惟独我父亲力挺这位同大学的师弟,给他们送了全屋装修电器;现在我们家 落魄了,姑父混到了改制后供电公司的后勤总经理,开了几家会计师事务所和报关公司,自己家过去小打小闹的家具厂居然也趁着WTO的春风坐上了同行业的”秘 书长单位“。父亲开始可以出现在国内,为姑父家的家具厂做职业经理人,这时我才第一次看到他的能耐——60年生人,不懂电脑,但是力推ERP在家具厂的使 用,从管理层面直接每年为厂里节省上千万的资金;不懂英语,跟一个马来人到东马,到非洲,考察当地的木材,为厂里引进了相当低廉高质的原木。这时的我开始 可以穿回名牌,手上有了闲钱,虽然抠门的习惯已经改不掉。
可惜姑父是毕业就回到家乡做公务员,不像父亲在南方的大城市浸淫过,当我父亲为了成本考 虑(其实也为了在厂里有更多话语权)希望在非洲那边建厂直接将原木加工成中纤板再运回国,姑父拒绝了,还指责父亲”好高骛远“。当时我父亲第一次跟我谈生 意上的事情,他看好这个行业,希望我考虑一下高考念林业的相关专业,他说”做家具的第一代都是木匠出身,他们文化水平很低,这个行业发展很慢,只要我们有 文化肯努力,一定能做过他们“ 我不否认这一点,因为父亲后来自己出来继续搞木材生意,欠缺资本一直没做出什么成绩,倒是他牵线搭桥的其他老板,按他的想法,陆续挣了大钱。
我一 度以为父亲这时手头上有余钱的,因为这时他还靠老同学的关系,到华润下面的怡宝挂职了个副总,于是继续在学校里瞧不起有钱人,又不跟普通人扎堆,天天打魔 兽,高考一塌糊涂。我以为出国念就一了百了,没想到父亲第一次低声下气回复我”没那么多钱“,而复读对于他来说是”痛苦的经历“,他不认为我能熬过去,我 随意报了个二本,英语专业(其实还是想着出国)。
大学我发现我对英语是毫无兴趣的,继续混,那时WOW太阳井刚开,每晚开荒;这时我发现,过去恩爱的父母其实也变了,因为父亲手上偶尔是有钱的,我妈只有有机会就找理由要钱,500也要,5w也要,她很省,我知道她是怕了,希望给我和她留个后著。
09 年3月刚开学,我那位表舅的手下到学校找我,骗我说是快递,打开全是借条的复印件,还有我全家在公安局里档案,我拿了就跑进宿舍,他们还叫嚣着”7天之内 你父亲不还钱,就打断你的腿“。然后我休学了,出国又被提上了日程,被送到了北京上新东方。那时的我突然从过了几年平淡生活又变回惊弓之鸟,只要有车驶进 学校的大院,我就很慌乱,生怕他们要来绑我走。我没心学,因为看不到希望(我姑父不支持,家里根本凑不够钱),托福考了又考,SAT报了没有考,一年后花 了家里7万块,又回到学校里续学。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