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修行之旅-澳洲(1):悉尼歌剧院的风水与道家哲学

长达十个小时的飞行之后,终于在悉尼降落了,贫道虽然以前从未来到过这块土地,但却对这里一点也不陌生,因为在悉尼歌剧院设计的背后充满浓浓的道教哲学,一直是贫道关注的对象之一。

悉尼歌剧院的设计师约翰.伍重,在他设计中与自然和谐的理念,深受中国道家思想影响,这些影响来源于林语堂,约翰.伍重对林语堂的喜爱,甚至让他对自己的女儿都取名叫林·伍重。

二战后的建筑,大多数以功能性为主,建筑强调的是能少能少,只要功能满足需要为主要目的,这便是当时的流行艺术。

但也有的设计师不这样想,认为只满足于功能的建筑是不对的,建筑应该是融入到自然的环境中,构成有机的整体。

这个设计思想的代表人物便是美国建筑师F·L·赖特,他认为建筑设计的核心是依照大自然所启示的道理行事,而不是简单的模仿自然,因为自然界是有机的,所以他称这类为取名为“有机建筑”。

赖特深受道家影响,他曾在自己的自传说中,他是一个非常喜爱道家哲学的人,曾经深受老子的“虚”与“空”的启示,以至于梁思成到美国学习建筑时,赖特直接对梁思成说,最好的建筑在中国,并且把这句话刻在了墙壁上作为校训,这与当年毕加索告诉张大千的几乎同出一辙。

赖特最著名的作品之一,莫过于流水别墅。

道家阴符派博客--世界修行之旅-澳洲(1):悉尼歌剧院的风水与道家哲学--风水 1

考夫曼家族委托赖特设计这个别墅时,只是想能够有一个房间里看到瀑布便好,而赖特设计时,却直接把别墅架在了瀑布之上。

从流水别墅中可以看出,水出三折,整个别墅以山石融入在森林之中,让人感觉毫不违和,笔直线条与粗犷的岩石相互映衬,使得现成的景观成为了住宅本身的延伸,浑然天成。

设计悉尼大剧院的约翰.伍重,曾经在1948年开始云游,首先到了北非摩洛哥,感受到了当地自然与建筑的和谐,然后到了美国去拜访赖特,受到了赖特强烈的感染,后来又去了北美洲,揣摩了阿兹克特人与玛雅人的建筑风格。

1959年,约翰.伍重又到了中国,在北京见到了梁思成,梁思成当年是《营造法式》的第一人,他们进行相互的与探讨与研究。

这里可以看到命运奇妙的地方,将三位著名的建筑大师给串连了起来,而三者都受到了几千年前的老子思想的影响。

虽然1957年,约翰.伍重便在在国际竞争中赢得澳大利亚悉尼歌剧院设计,但实际上最初的设计后来多有易稿,因为当时的设计对于当年的科学技术条件来说,是极为艰巨的事。

在后来的悉尼影剧院设计中,约翰.伍重采用了斗拱及内壁回音的设计,但由于当时澳大利亚的政治斗争,悉尼歌剧院本身也是作为一个政治项目,急于修建完成以提升悉尼的竞争地位,而歌剧院的外形设计过于先进,以至于当时的技术难以跟上,工程不断延期,资金也不断超支,所以最终悉尼政府与约翰.伍重发生了大量的矛盾,甚至最后驱逐了他。

事实上,国际上几乎所有的大型项目,最后都不免发生超支,一些最终的项目甚至超支预算十几倍,埃及的苏伊士运河超过预算1900%,加拿大蒙特利尔夏季奥运会的支出超过预算1300%,苏格兰的议会大楼超支1600%,悉尼歌剧院也是这样,经历大量的波折后,最终在1973方才修建完毕。

从经济上来说,这些项目或许一开始并不是成功的,但是从人文来说,它是人类文明标志的一部分,有远远超出短期经济回报的意义。

虽然中国不缺乏伟大的建筑,但我们也需要虚心学习,从人类的第一次行走,再到浩瀚的星宇,人类总是在不断进步,而进步的方向,又在不断回归与融入自然,总是在漫长的时间来诠释着穿越了时空的道家哲学。

话归正题,网上的歌剧院相片都拍得过于处理得比较过分,这里用手机展示在最平凡的天气中肉眼所能看到的真实的样子。

道家阴符派博客--世界修行之旅-澳洲(1):悉尼歌剧院的风水与道家哲学--风水 2

悉尼歌剧院的在设计的时候,悉尼地区还没有那么多高楼大厦,很多只是小平房,只有大桥是比较宏伟的建筑,所以选址时,便将大桥考虑到了景观之中,使得歌剧院本身与地区的景观与构成一个整体协调。

海洋,大桥,歌剧院,整体构成的景象如诗如画。

自从悉尼歌剧院修建完成后,悉尼迎来了无数的荣誉,作为20世纪最具特色的建筑之一,2007年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评为世界文化遗产,也成为了澳大利亚的象征性标志。

这便是现代建筑艺术中独特的风格,也是赖特非常推崇的“有机建筑”的理念,这种设计不仅仅符合现代审美,更是无论是专业人士还是平民百姓,在第一眼见到时,都会产生惊艳的感觉。

在术数上,时常有一个争议便是,有人认为到了赤道以南,易学的理论也应该南北进行颠倒,因为在同一时刻,南北半球春夏正好相反。

这个理论听起来似乎很有道理,但经不起仔细的推敲,因为南北半球的春夏相反,是因为地球的倾斜受到的日照导致。但是如果这个理论成立的话, 那么所谓的一年四季的五行变化,便成为了太阳与地球照射点的夹角构成的日照变化。

如果推向极端,会出现更莫名的的矛盾,比如南北两极显然常年冰雪,虽理论上也可以有四季之分,但越靠近两极,其五行分别越是不明显。

然而,从现实中可以看到生活在北极的爱斯基摩人,主要以黄种人为主,他们的生活变化过程,与美洲的印安地人很是类似,同样被外来者的文化所影响,然后开始进入了现代文明,与其它人并无不同。

但如果仔细思考,便会发现中国古人的天文视角并不是放在地球与太阳关系上的,而把中心放在了遥远的天心之所在,所以这个逻辑应当倒过来看,五行四季变化并非是单纯的四季冷暖变化,北半球有拥有更多的人类居住,更多的辽阔的大陆,无非是是因为更符合易中的五行变化,而决定这个变化是由地球所在太阳的位置。

那么这个如何验证?到了南半球直接将风水中的计算方式加以验证便可以得到答案,南北是否究竟有所颠倒。

在悉尼歌剧院,由于歌剧院的顶部是清晰的线条,所以这个测量变得非常容易,面向大海的一面为子,大门在午,以水龙为势,而悉尼大桥自戌到壬初,中部在乾兼亥,大桥的戌乾位置相合,使得水龙的力量得到的发挥,导致了悉尼歌剧院虽然拥有了闻名于世的声名,但亥壬的搭配是显然差了一些,这也是悉尼歌剧院自身的问题,虽然这个建筑外观举世闻名,但实际上这种结构从力学上很多地方并不合理,于是导致了很高的维护成本,如果这里用来居住的话,也会是一个很糟糕的地方,根据报告,悉尼歌剧院中,时有工作人员受伤。

 

 

从视频中可以看出,悉尼歌剧院所处的位置,迎海为意,左龙右虎前有案,从大局上来说也是较为漂亮的。

虽然悉尼歌剧院举世闻名,但是由于维护成本太高,所以所说澳大利亚政府甚至考虑停用悉尼歌剧院,后来进行商业化运营以维持本身开销,每年约有820万人参观,在2015年中,超过145万人参加了1900多场演出,食品和饮料销售所带来的收入首次突破1000万美元大关,旅游筹集的资金从355,849名付费访客达到创纪录的900万美元,歌剧院的营业利润高于预期的100万美元,虽然低于700万美元,但也比预计会出现经营亏损要强上许多,到了2016年,悉尼歌剧院开始兴旺起来,出现了一票难求的情况。到了2017年,歌剧院雇佣8698人,Bennelong Point区域内的消费者交易总价值在2017年增长了近50%达2亿1900万。

这个现象让德勤经济研究所人也感到非常的奇怪,以至于他们反复检查了数据,才确认这是真实的,并不是计算出错,他们在报告总结里说,“发展如此迅速是因为来悉尼的国际游客增加、光顾歌剧院的顾客增加、旅游以及表演体验改善、建筑更新、人口增长、网上数码内容消费增长,以及可能对澳洲艺术整体的欣赏度提高。”

其实这个总结纯粹是打马虎眼,因为悉尼歌剧院一直在那里摆着那里40年了,而出现典型增长却是在近几年,而至于澳洲艺术,说实话,Who care?

风水上这个问题要好解释得多,因为二元八运中,2017年正式进入了九运,也就是离卦之运,悉尼歌剧院坐空面海,向北面收水得运,这便是兴旺的原因,主营收入以文化表演开始兴旺。

这种运气并不是凭空而来,悉尼歌剧院在2014年(甲午)便开始了40年来最大的全面的灯光升级,熟悉易象规律的,便能明白这是为什么,所以说虽然世间万事纷绘,皆有其联系。

虽然风水环境决定了悉尼歌剧院的问题会一直持续不断,但是人却有调节的能力,可以不断消除一切阻力,继续作为人类文明标志之一的建筑存在下去。

“天之道,损有余而补不足.人之道,则不然,损不足以奉有余。”

《世界修行之旅-澳洲(1):悉尼歌剧院的风水与道家哲学》有1个想法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