凉山的宗教经籍中的咒经

1  《措日哈木列》,系咒人经,以人血写成的咒经;
2  《尼阿洛立则》,速死经,起咒后两天内必死经;
3  《阿居苏木涅》,用狐狸血写成的咒经;
4  《甲谷车达 则》,用鹿血写成的咒经;
5  《武狄伟沙则》,以豺狼血写成的咒经;
6  《纳里尔格约则》,以活狮血写成的咒经;
7  《索塔瓦来则》,以岩鹰等三类飞禽的血写成 的咒经;
8  《德尔苏俄则》,狐狸叫一声对方绝九代经;
9  《吉斯丕之则》,以无尾黄蜂的刺蘸血写成的咒经;
10 《曲布卡哈则》,大毕摩曲布的圣语神言咒经;
11 《别尔瓦木几》,以神兽的血写成的咒经;
12 《协黑特伊》,反箭防咒经;
13 《惹克特伊》,反咒经。

以上十三类册咒经中的1、2两类效力最强,要么平日不能放于家中,只能藏于山岩上,在用其它咒经无效时方可使用。这些咒经或以飞禽猛兽之血书咒语,或以黄蜂利刺写咒文,或以利箭狐鸣为咒兆,或以大毕神言为灵语,不深究其具体内容和咒仪,也能窥见其中的巫术心理及 语言文字中的魔力崇拜。这种思想构成了祝咒之术的心理土壤,也促成了经籍文献中咒经的发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