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l posts by 三符风云涌

略解赖布衣公答龙川世祖定阳址书稿

近别德宇,已深瞻仰。专候遣书详明考履,蒙喻择迁阳址。东山高秀,欲向甲乙,南山端拱,又欲向丙。然据术则山有形有势,当择其有情者而向之。白山虽少,情茂可观,纵低小,亦无大害,不必取银瓶大者为尊也。 三符注:不宜向大者,因其无情,后文有论。 且二十四路各有吉凶,凡有好山形,须当吉位,且以东向横山迎水而上,俗人以作上水金鱼,以愚论之非也。龙峰特耸,俗徒以为“文笔”,愚亦以为非也,且形如鱼如印,宜归庚兑,为金鱼金印;归甲乙,为木鱼木印,归四墓,为扛尸,为伪印。 三符注:似鱼似印,得水而谓如鱼得水,然仅庚兑之金,方为金鱼金印,若甲乙而为木鱼木印,四墓辰戌丑未土地,土崩水解。 龙峰在巽,则为文笔,所嫌在辰位,山虽好而在凶方,犹善人而处非,其地节亦随变,虽情貌可观而方寸难托,故凶山得吉,山为之主,是犹小人不可无君子为之主也;吉山不得凶,山为之用,亦犹君子不可无小人为之使也。 三符注:巽峰而为文笔,处辰而非。 《书》云:“五凶不全无”,大抵须令向外居;若地不高当吉位,自然祸患永消除。 正如丙山低小,迎向上吉,其情如佳宾缔合握手,登堂倾泻,中抱龙山。银瓶高大不合正星,如仆夫辈则当坐之门外,喂以酒肉,若使之趋庭抗礼,必自取侮辱之患矣。 注:用小不用大,只须高大之处无情。 坤为地母,诸山可托,凡求风水,当用坤卦取三吉,故艮丙兑丁巽辛,独居之秀,六贵之位,犹稠人中之君子也。所用六秀之龙,又用六秀为向,犹君子不可间于小人也。 注:谓三吉六秀坤取艮丙兑丁巽辛 乾坤坎离为阳,艮巽兑震为阴,干支亦从配卦,宅上阳址亦从配合。故曰:“来山不合六条龙,空自千山与万层。休说子孙荣贵事,也须难免祸灾凶。”放水阳山用阳,阴山用阴,阴阳不可交杂。 三符注:此为净阴净阳也。 《经》曰:“阴阳混杂事难期,纵合天心未可知。用得一宫山水正,自然荣贵不须疑。”今作兑山欲向甲乙,坐庚向甲为绝命,坐辛向乙为游魂,是不吉也。龙山银瓶虽秀拔,然以情取之,未为至当。 三符注:兑山向甲,震纳庚乃绝命,巽纳辛乃游魂,故不吉。 故《经》云:“论朝山,譬如贵人背面立,与我情意不相关,谓之无情。”若以情取向,则丙上小山实为至当。壬癸纳甲乙五凶之位,本无贵气可坐,而不可向也。老阴阳之纳干支,甲乙孤虚之位,若以端山必欲向之,犹以糠秕疗饥腹,其劻毙可立俟矣。 凡立宅安坟,须迎山接水,三般卦例相比,取三吉,兼所属之干为坐堂之吉,禄、文、破为放水之吉,此为三般卦例。 兑山向甲,亦坐为向,谬误甚矣。但克题之衍,贵其迎接,先情后形,避凶趋吉,不必案山与来山相对,然后谓之迎接,亦有抱裹绕城是也。 愚所以必用丙向者,盖审其势之所会,而向之水口,喜有展旗顿旗,又有兼前砂前水,逆水而上,不可谓之无情,翰峰正在水口,亦不闲也。 三符注:艮纳丙者,而为养者,故宜向之,后合得三般卦,又迎山接水,取三吉之位,且须其干为吉,放水出三四七。 凡风水吉凶,不出堂内尺寸之间,便合神煞,其坐向所宜,流水所出,苟识正址,理自区分。今迁丙向,是用下砂,绕抱紧密,所谓一宫山水也。 丙向于兑,为兑之阴卦,为阴中之阳,纳干为阴中之阴,取其雷龙配合之吉,壬丙相向,阴阳和合。 三符注:兑纳丁,丙乃丁之阳,艮纳丙,艮丙又为阴,故谓阴阳和合。 《经》云:“兑上无论何处居,远朝山水足盈余,武曲忽然山起照,坎宫五鬼自消除。”此坎说也,亦癸说焉。《经》曰:“震为雷迎镇天关,遐迩趋朝叠嶂峦,披拂仁风千里远,人人尽拜五侯官。”此震说也,亦癸说焉。今正用之,试遵愚见,断然无疑,则来兆之详,可以预决 三符注:坤上若武曲见,则坎之五鬼不凶,乃坤克制坎,故知赖公所所用,辅星之术为主。 考之升玄,全属聚吉于所向之方,不过半纪而应。乙巳之岁,小发而挫,乙巳纳音为火克金,主挫,勿以为虑。丁未之岁,德曜为临,当主加名振耀,旬日之间,出将入相,不但碌碌迁除而已。 方今环宇人宁,惟幽燕未归版籍,朝廷有意恢复,倘值此时扬威振旅,勿计名位高下,奋力请进,必立希世之功。仆愿策励驽下,相从于凯歌之辰,非妄匕也。若参之己见,微有更改,妄触一机,百关俱废,当自任其咎,勿复相问。细味来喻,得毋失尔大体乎。风露既凉,更宜以礼制全,克终大事。不宣。 三符注:虽言龙川有赖仙之缘,然实其份未足,未尝用壬山丙向也,胡氏宗祠所用癸山丁向兼子午,即处小空亡之处,辛戌水来出乙辰。 龙川胡氏有风水之大家胡舜申,其即用宗庙五行水法,有谓似按其法。 按北宋杨惟德《茔原总录》言:“大五行,盖五行之变体也;唯地理家用之;其分属之理浅惑皆不能考,虽或得之,亦多穿凿,未尽其理,古今用之极有征验,阴阳之妙有不可诘,此殆如医家之用五运也,故今遵用之。” 许公云:宗庙星卦何足用,阴阳剪水是虚花。 廖公云:单于梅花非正论,天星宗庙胡可知? 赖公云:卦为宗庙误人多,无龙无穴事何知? 按《葬书》:朱雀源于生气,即养生之位也;派对于未盛,即沐浴、冠带之位也;朝于大旺,即临官、帝旺之位也;泽于将衰,即衰病之位也;流于囚谢,即死墓之位也。以近于绝,即绝胎之位。禄存,宗庙是也。殊不知朱雀源于生气者,谓气者水之母,有气斯有水,溯其水流之源,实生气之所溢也,故曰源于生气。派对于未盛者,谓水源初分,流既未长势,犹未盛也。朝于大旺者,谓众水同朝于明堂,其气大旺也。泽于将衰者,谓水将流出,必先汇为泽,其势将蓄而将衰也。流于囚谢者,谓水流出处,两边砂头交牙关锁,犹如囚物而不令去也。以返不绝者,谓气溢而为水,水又囚而不去,反滋以养气,气水循生,无有断绝也。至法每一折,潴而后泄者,谓欲其曲折停蓄,不欲其直流速去也。洋洋悠悠,顾我欲流者,谓其于穴留恋有情也。其来无源,其去无流者,谓来远莫知其源,其去曲折,不见其流也。 按法,谓之大五行,即依洪范五行,依十二长生而归七曜, 若阴阳之分无误,则合胡舜申之法。

荆楚风水之诀

有谓甲午亥之诀者,其法分卦分三元,地为八;天为五;人为二,即八五二。 又以九星入中寻其位,若一入中,则二居乾,五居离,八居震,八取地而得甲,五取天在离得午,二取人在乾而得亥,故一为甲午亥。 依此推得一坎甲午亥,二坤未艮巳,三震壬酉乙,四巽丙乾申,六乾丑巽癸,七兑庚卯丁,八艮戌坤寅,九离辰子辛。 另可得水:一壬巽寅,二丙卯辛,三丑坤亥,四庚子巳,六戌午乙,七辰艮申,八甲酉癸,九未乾丁。 此被沈竹祯视其以伪法,实其未得其要故。 若甲山庚向,甲为一,水取六则得戌午乙,干山收支水,故得戌午为吉,乙虽为干亦合生成,可发小财。所不利者,惟干支水犯煞,故丑亥,遇而有水蚁,酉如有风来主损丁破财,若出天干,则煞轻。 又依广东玄空派宗师蔡岷山之墓,依此断验,龙自辛酉入首,乘于坤申之气,所立丁山癸向兼午子,水从乾方来,过堂内水口出丑,中水口出艮,总水口出辰。故,出乾而伤人,艮干比肩而顺,辰支水犯,故冷退丁财。又午山水出丑而犯水蚁,出艮而骨白,虽无大祸亦主冷退丁财。故观之虽冷退,而不至于绝来,三代绝丁之说,本不过热炒其说,其后人虽有多亡,然未至于绝者。

六十甲子本命元辰浅注

甲子本命王文卿,從官十八人,貪狼星元辰。乙未杜仲陽,十六人。女。癸巳史公來,從官九人。 乙丑本命龍季卿,從官十六人,臣門星元辰。甲午衛上卿,從官十八人。女。丙申朱伯衆,從官十四人。 丙寅本命張仲卿,從官十四人,祿存星元辰。丁酉臧文公,從官十二人。女。乙未杜仲陽,從官十六人。 丁卯本命司馬卿,從官十二人,文曲星元辰。丙申朱伯衆,從官十四人。女。戊戌范少卿,從官 十人。 戊辰本命季楚卿,從官 十人,廉貞星元辰。己亥鄧都卿,從官十三人。女。丁酉臧文公,從官十二人。 己巳本命何文昌,從官十三人,武曲星元辰。戊戌范少卿,從官 十人。女。庚子楊仲昇,從官十七人。 庚午本命馮仲卿,從官十七人,破軍星元辰。辛丑林衛卿,從官十五人。女。己亥鄧都卿,從官十三人。 辛未本命王文章,從官十五人,武曲星元辰。庚子楊仲昇,從官十七人。女。壬寅丘孟卿,從官十三人。 壬申本命侯博卿,從官十三人,廉貞星元辰。癸卯蘇他家,從官十一人。女。辛丑林衛公,從官十五人。 癸酉本命孫仲房,從官十一人,文曲星元辰。壬寅丘孟卿,從官十三人。女。甲辰孟非卿,從官十四人。 甲戌本命展子江,從官十四人,祿存星元辰。乙巳唐文卿,從官十二人。女。癸卯蘇他家,從官十一人。 乙亥本命龐明心,從官十二人,巨門星元辰。甲辰孟非卿,從官十四人。女。丙午魏文公,從官十六人。 丙子本命邢孫卿,從官十六人。貪狼星元辰。丁未石叔通,從官十四人。女。乙巳唐文卿,從官十二人。 丁丑本命趙子玉,從官十四人,巨門星元辰。丙午魏文公,從官十六人。女。戊申范伯陽,從官十二人。 戊寅本命虞子張,從官十二人,祿存星元辰。己酉成文長,從官十五人。女。丁未石叔通,從官十四人。 巳卯本命石文陽,從官十五人,文曲星元辰。戊申范伯陽,從官十二人。女。庚戌史子仁,從官十三人。 庚辰本命尹佳卿,從官十三人。廉貞星元辰。辛亥左子行,從官十一人。女。己酉成文長,從官十五人。 辛巳本命陽仲公,從官十一人,武曲星元辰。庚戌史子仁,從官十三人。女。壬子宿上卿,從官十五人。 壬午本命馬子明,從官十五人,破軍星元辰。癸丑江漢卿,從官十三人。女。辛亥左子行,從官十一人。 癸未本命呂威明,從官十三人,武曲星元辰。壬子宿上卿,從官十五人。女。甲寅明文章,從官十六人。 甲申本命扈文長,從官十六人,廉貞星元辰。乙卯戴公陽,從官十四人。女。癸丑江漢卿,從官十三人。 乙酉本命孔利公,從官十四人,文曲星元辰。甲寅明文章,從官十六人。女。丙辰霍叔英,從官十二人。 丙戌本命車元昇,從官十二人。綠存星元辰。丁巳崔巨卿,從官 十人。女。乙卯戴公陽,從官十四人。 丁亥本命張文通,從官 十人,巨門星元辰。丙辰霍叔英,從官十二人。女。戊午從元光,從官十四人。 戊子本命樂石陽,從官十四人,貪狼星元辰。己未時通卿,從官十七人。女。丁已崔巨卿,從官十人。 己丑本命范仲陽,從官十七人,巨門星元辰。戊午從元光,從官十四人。女。庚申華文陽,從官十五人。 庚寅本命褚進卿,從官十五人,綠存星元辰。辛酉郵元玉,從官十三人。女。己未時通卿,從官十七人。 辛卯本命郭子良,從官十三人,文曲星元辰。庚申華文陽,從官十五人。女。壬戌樂進卿,從官十一人。 壬辰本命武稚卿,從官十一人,廉貞星元辰。癸亥左石松,從官 九人。女。辛酉郵元玉,從官十三人。 癸巳本命史公來,從官 九人,武曲星元辰。壬戌樂進卿,從官十一人。女。甲子王文卿,從官十八人。 甲午本命衛上卿,從官十八人,破軍星元辰。乙丑龍季卿,從官十六人。女。癸亥左石松,從官九人。 乙未本命杜仲陽,從官十六人,武曲星兀辰。甲子王文卿,從官十八人。女。丙寅張仲卿,從官十四人。 丙申本命朱伯眾,從官十四人,廉貞星元辰。丁卯司馬卿,從官十一人。女。乙丑龍季卿,從官十六人。 丁酉本命臧文公,從官十二人,文曲星元辰。丙寅張仲卿,從官十四人。女。戊辰季楚卿,從官十人。 戊戌本命范少卿,從官 十人,祿存星元辰。己巳何文昌,從官十三人。女。丁卯司馬卿,從官十二人。 己亥本命鄧都卿,從官十三人,巨門星元辰。戊辰季楚卿,從官 十人。女。庚午馮仲卿,從官十七人。 庚子本命楊仲昇,從官十七人,貪狼星元辰。辛未王文章,從官十五人。女。己巳何文昌,從官十三人。 辛丑本命林衛公,從官十五人,巨門星元辰。庚午馮仲卿,從官十七人。女。壬申侯博卿,從官十三人。 壬寅本命丘孟卿,從官十三人,祿存星元辰。癸酉孫仲房,從官十一人。女。辛未王文章,從官十五人。 癸卯本命蘇他家,從官十一人,文曲星元辰。壬申侯博卿,從官十三人。女。甲戌展子江,從官十四人。 甲辰本命孟非卿,從官十四人,廉貞星元辰。乙亥龐明心,從官十二人。女。癸酉孫仲房,從官十一人。 乙巳本命唐文卿,從官十二人,武曲星元辰。甲戌展子江,從官十四人。女。丙子邢孫卿,從官十六人。 丙午本命魏文公,從官十六人,破軍星元辰。丁丑趙子玉,從官十四人。女。乙亥龐明心,從官十二人。 丁未本命石叔通,從官十四人,武曲星元辰。丙子邢孫卿,從官十六人。女。戊寅虞子張,從官十二人。 戊申本命范伯陽,從官十二人,廉貞星元辰。己卯石文陽,從官十五人。女。丁丑趙子玉,從官十四人。 己酉本命成文長,從官十五人,文曲星元辰。戊寅虞子張,從官十二人。女。庚辰尹佳卿,從官十三人。 庚戌本命史子仁,從官十三人,祿存星元辰。辛巳楊仲公,從官十一人。女。己卯石文陽,從官十五人。 辛亥本命左子行,從官十一人,巨門星元辰。庚辰尹佳卿,從官十三人。女。壬午馬子明,從官十五人。 壬子本命宿上卿,從官十五人,貪狼星元辰。癸未呂威明,從官十三人。女。辛巳楊仲公,從官十一人。 癸丑本命江漢卿,從官十三人,巨門星元辰。壬午馬子明,從官十五人。女。甲申扈文長,從官十六人。 甲寅本命明文章,從官十六人,祿存星元辰。乙酉孔利公,從官十四人。女。癸未呂威明,從官十三人。 乙卯本命戴公陽,從官十四人,文曲星元辰。甲申扈文長,從官十六人。女。丙戌車元昇,從官十二人。 丙辰本命霍叔英,從官十二人,廉貞星元辰。丁亥張文通,從官十人。女。乙酉孔利公,從官十四人。 丁巳本命崔巨卿,從官 十人,武曲星元辰。丙戌車元昇,從官十二人。女。戊子樂石陽,從官十四人。 戊午本命從天光,從官十四人,破軍星元辰。己丑范仲陽,從官十七人。女。丁亥張文通,從官十人。 … 阅读全文 六十甲子本命元辰浅注

简单说说对编程中设计模式的理解

设计模式主要是针对面向对象的思考方法,即将万物都抽象成类来描述,然后基于类生成具体的对象。 这个类其实就是一个模板,所以最基础的设计模式便是模板模式,模板模式非常简单,即定义一个基类,然后给出来一些虚拟或抽象方法,具体的实现在子类中完成,这是面向对象编程里最基础也最简单的用法。 如一篇文章,它有标题,有内容,那么这个就可以成为一个模板,标题作为一个方法,内容作为一个方法,这样子类中返回的字符不同,便能够成为不同的类型文章,如在标题字符串描述里,可以是有有图像与无图像的。 模板方法强调在对基类的调用上拥有统一的接口,这样才能够实现足够的延展性,它强调的是模板式。 而更进一步,如果仅仅接口方法只是很少量时,可以视作为策略模式,比如定义一个方法名称,是两个整型参数,在方法内部可以实现加法,也可以实现减法,也可以实现乘法等各种处理,在外部看来选择不同的继承类,就能够实现不同的功能,所以这就成为了策略模式。 策略模式与模板模式的最大区别在于,策略模式关注的是实现选择,而这个在策略模式中,通常是引入一个Context 的上下文类,策略本身的基类是策略模板,而选择什么策略,则由Context 来负责调用。 为什么要有一个Context,比如出现多个策略需要连续判断时,Context调用一个策略类的方法后,还可以记录下该策略的结果,然后带着上个的结果传入到下一个策略方法中,然后再进行计算。 换句话说,引入Context上下文类创建的对象,目的就是为了记录并传递策略的结果,所以它可以是上下文相关的。 一种常见场景就是用Context记录当前运算状态或步骤,比如处理一张图片,先进行了灰度处理,然后再进行提轮廓,因为有了上下文的对象,系统随时可以知晓当前的状况,无论对于异步处理还是多线程编程都是非常有益的。 对于能直接新建的对象,只需要直接创建就好了,但是总是事不如人意的,有时候对于产生的对象是需要统一管理的,尤其是复杂的对象,同时并不需要上下文有那么密切的相关性。 比如说生产一辆轿车后,再生产一辆卡车,这是基于不同需求的选择,但是生产轿车与生产卡车之间并无上下文联系的需求,它们甚至是可以进行同步进行的。 这种情况下,无疑可以考虑使用工厂模式,在同一个工厂出厂的对象无疑都可以打上相应标志,并且事后无论是要统一销毁还是怎么处理,都会非常方便。 工厂模式中只关心产生对象,所提供的方法接口,对于产生的顺序或是之间需要什么组合要求,并不关心。 简单的工厂对于一些简单场景是很有用的,比如说,一个日志记录,是记录到硬盘还是记录到内存还是记录在哪里,可以用工厂产生记录对象来后期决定。 但是打开工厂方法,对于一辆车的内部流程,涉及到了具体的组装时,就需要采用不同的方法进行构建。 这种构建的流程大多是可以复用的,比如给封闭轿车安轮子与给敞篷型轿车安轮子,并没有不同的地方。 但是一辆车安车顶与安轮子显然是两个不同的活,这个无法直接通过策略模式完成,因为策略模型可以关心完成安什么样的轮子,安轮子的步骤,却在概念上不能组装车子。 所以在这里又有了构建者模式,构建者模式中,复杂的构建与其表示相分离,它类似于策略模式,但是来源的构造并不基于同一个策略类。 一系列策略可以构成同一类零件,而不同零件可以构成不同的部件,而不同部件则可以构建出一个成品。 这就是它们的区别,在构建者模式中,包含了零件与部件,比如说一辆车可以安个圆顶,也可以安个方顶,那么这可以用构建者模式来实现圆顶构建者或方顶构建者。 构建者模式的最大特点是:它是可以在现有对象上,将不同部件组成一个新对象。 如一个汉堡,用纸装或用盒子装,而装的汉堡可能用奥尔良鸡腿,也可能是用油炸鸡腿所构成,而到底是用纸或盒还是用什么鸡腿,这之间并无任何关系,这就比较适合用构建者模式。 对象之间的关系并不是完美而简单的,有时候会出现相互对象的依赖,这会非常麻烦,最有效的方法是除了统一调度外,还必须考虑有意外的情况,从而能够进行临时调度。 比如高铁的各个列车,它们的先后次序很重要,需要并行不紊的进行,如果依赖于高铁列车之间相互通讯必然会引起混乱,因为消息的传播效率很低。 所以这就需要一个广播机制,一个中介的对象来与其它对象之间进行交互,这就好比一个数据中心,而其它对象只是各个终端,所有的终端都只与数据中心进行通讯。 这种情况所设立的中心,被称为中介者,将数据广泛发给所有的其它相应对象可以看到,这就类似于一个频道,然后所有的对象信息都在这上面进行交互。 这种星型结构,也是现代网络最常见的结构,就目前来说它是一个相对较好的方案。 对于终端的接入,有时候需要判断的它的状态,例如是否已经接入,或是已经断开,以确定数据可以发送,这种情况称为事件。 它并不局限于这个场景使用,但以这个场景为例,这种基于事件的模型已经在一些语言里被实现得很好,即事件模型,通过调用某一个事件来实现状态通知。 因为事件是离散的,所以必须要用离散的方法进行处理,这可以使用轮循或是方法调用来实现,事件的订阅与取消,这就是发布者订阅者模式,同样也可以是称为拜访者模式。 这种模式的好处是,对于接入的终端可以开放权限,透露一些对象内部的细节,比如一个类中的成员变量值是非公开的,但数据中心可以通过事件方法将这个值告诉接入者,一方面保持了外面接口的统一,另一方面可以针对特殊需要,给外来接入的对象公开一些私有的值。 比如一个窗口上的按钮,它的点击事件发生时,要传出内部的某个值,这个是被允许的,同样甚至可以允许传出一个核心的对象让外部进行改变,这显然是违反封装性原则的,不过允许哪些可以对外传出,实际上还是由类的设计来控制的。 如果A事件引起B事件,而B事件满足某条件引起C事件,这种就可以称为责任链模式,一种典型场景比如选择省市地区街道时,它会进行一层层的过滤,事实上便构成了一个事件链。 责任链模式显而易现的是,某个对象的状态改变基于某一个对象改变的通知,这样会带来很多好处。 比如说当一个省被选择后,那么省被选择定了,就要筛选出在B中显示哪些列表,但假如A是一个类,B是一个类,A如果去直接控制B的类的成员,会引起很麻烦,设计起来考虑东西很多,因为A究竟应该能够直接控制多少B的成员才能满足设计需要,在复杂场景下很难说。 所以不如只由A通知B,这里选中了某个值,然后交给B,B根据这个值自己决定应该呈现什么数据,这样灵活性与扩展性就大大增强了,同时关于B的内部成员的职责与作用也被控制在了B之内。 如果是在多人协作编程项目时,A类的编写者只需要编写A类,B类只需要负责自己的B类就可以了,这样职责会非常明确,管理起来会非常方便。 对象在传递的时候,有时候原本的对象是不够中的,需要附加上一些信息,在一些动态语言里这个事情比较简单,直接扩展属性就行了,但是这样有时候会引起一些纷争,因为原始对象被修改了,并且这种修改通常不可逆,新增的动态属性并不能删除掉。 所以干脆不如另外做一个新类,将它进行包装,而这个原来的对象成为新类的成员之一,这样就构成了装饰器模式。 装饰器模式有个最大的好处时,可以随时丢掉新创建的对象,然后仍然使用原来的对象,所以显得非常灵活。  

河图五行之生克公式

设1,2,3,4,5 为生,则克的顺序为1,3,5,2,4,故其函数为(4+2x) % 5+1,若设0,1,2,3,4,则克之为简便,(3+2x)%5即可。 若依河图之数,水一木二火三金四土,之说,求其生之,则得(2x^3+4x^2+x+4)%5+1,其函数之图如: 若依克算,则可得(x^3+2x^2+3x)%5+1,其函数之图如: 依图虽有趣,却难解,然河图五行生克之数实简耳。 1,2,3,4,5比之生,不过由1起始,行加一减一之道,逢天则变,逢地则定,奇则加顺减逆,偶则加逆减顺,故为算术。  

摇鞭断

一、源流 老叟摇鞭天下访,手捧罗经堪阴阳。自幼读书研易理,玄机妙诀腹中藏。河洛理数分体用,干天坤地论纲常。五行八卦分先后,九星七曜破天荒。 数年寒窗穿铁砚,一举成名佐朝纲。紫袍玉带高官做,荣宗耀祖报爹娘。在朝执政阴阳事,司天监里我领航。规划皇家墓宅地,皇家宫殿布天罡。 领圣旨,天下访,专寻龙穴在何方。真龙穴怕出天子,唯恐出现乱朝纲。凡是龙穴定切断,跟迹追踪断残伤。为国忠君数十载,三过家门未进庄。 只为得罪权高贵,谗言奏本进朝房。朝廷误信降圣旨,发配塞外到新疆。缺食少衣忍饥饿,青天当被地当床。历经风霜三年苦,归隐故里抚伤痛。 乍回乡,甚凄凉,愧见同僚和爹娘。愁来山前访好友,闷找农夫叙家常。夜卧观天叹明月,昼来闭门作文章。白驹过隙未记载,青丝变为白发苍。 冬月无衣天不悯,四季无钱少食粮。老骥伏枥忽奋起,何不创业下山冈。用其平生经纶术,为民造福游四方。从此步入江湖路,骑驴摇鞭天下访。 走走走,访访访,走遍江南到甦杭。一副罗盘行天下,两部残书震国邦。三山五岳通古道,四海五湖胜天堂。五大山岳皆察遍,六水三山龙脉访。 七星台前演周易,八卦九星论阴阳。九州江湖访高手,十字街前破迷惶。鱼骨寺中谈风水,黄鹤楼前论山冈。万丈昆仑龙之祖,三大龙脉入东方。 寻龙脉,把鞭扬,谈真辩假论短长。自古风水分两派,峦头理气各争强。吾派不同诸术士,峦头理气都包藏。三元三合通贯用,妻财茂盛人丁昌。 又加长生和墓绝,河洛理数道细详。此处万言说不尽,只能词组举大纲。风水分别各有类,玄机妙诀一炉藏。江湖自有师传诀,断事如神天下扬。 谈江湖,论短长,学者定须记胸膛。自古江湖重义气,道德信用腹中藏。利国利民善为本,安定社会是总纲。尊师敬道护门派,时讲三纲对五常。 得人一言莫忘本,视师如父胜爹娘。同道如亲要尊重,切记互相争高强。静心研易寻趋避,为民造福做文章,四十八句摇鞭赋,留给门人时发扬。 三符注:姑备一说也。 二、玄机 略 三符注:不过取于先后天同元。 三、断法 1、飞星断 摇鞭断宅是真谛, 全凭八卦作根基 。需知阴阳归一路,八卦先后识玄机。  向上飞星为上卦, 门或水口下卦持 。 某年太岁值何位,其方峦头细察之。详察此方吉凶物, 再用流年定应期 。如见财丁不足处, 日月扶临切莫迟 。 此乃先师真秘诀, 临用之时不用疑。堪宅先需观峦头,首看道路与河沟。 烟囱高楼与桥塔,树木井石与山头。 相关为吉则可用,相恶为凶切莫留。 吉凶方位配卦看,应期还随太岁游。 三符注:以寻太岁峦头来去水位,以视砂水之吉凶悔吝。 三元一百八十载,周而复始永无边。 运星入中顺着数,到向为用不需言。 若能了解玄中妙,万事如同在眼前。 三符注:以飞星入中,以顺数视向。 断宅先需看岁君,十二地支定吉凶。 岁君若与吉神会,定有喜事入门中。 若见凶物临太岁,灾祸重重运不通。 年月日时皆同断,摇鞭断宅显奇功。 三符注:年月各依方位而断之,然日时不依于此。 2、八卦断 入乾克震伤长子,火见天门损老公。木来克土少男弱,巽入坤宫母离翁。 兑克震巽长男死,坤坎中男命不存。离乾老公主不久,巽坤老母寿难丰。 坎艮小口多疾病,离艮阴人搅家逢。艮震堕胎伤人命,艮巽风病主不长。 离兑火光伤少女,产痨咳嗽病重重。 三符注:此诀常用于八宅定宫及气口之生克,然用之谬矣,依摇鞭法方是。 3、九星断 贪狼不入乾兑宫,长子先亡损老公;田蚕财宝无人管,寡妇堂前放哭声。 巨门不入震巽宫,先损家财后伤人;巨门临到少男位,禄存受克损阴人。 文曲交入坤艮宫,主伤妇女有逃宗;艮克文曲伤男子,坤克文曲损女人。 … 阅读全文 摇鞭断

二六潜神歌化数

此诀古来少有人解,只因其版本差错之故,故重订之。 子中癸水七分真,壬三辛一是初生;丑内己五癸三是,辛金二半一同陈; 初生不计数,余皆算十数,此处辛二为误,故为子中癸七壬三辛初,丑中己五癸三辛二,子时辛已初生,成形而在于丑。 寅宫甲木七分是,丙戊三分火土均;卯中乙木七分是,癸水初生甲三分; 寅:甲七丙戊共为三数,各为一点五,卯:乙七甲三癸初,卯中癸初乃微也。 辰中戊土五分在,癸乙各居二半寻;巳中四分属丙火,庚初三分戊三停; 辰:戊五,癸乙共计五,即各二点五,巳:丙四戊三庚三 午宫丁火八分是,己土二半乙三明;未中己土五分确,乙丁二半各均匀; 午:丁八,乙己计二,各分一。未:己五,乙丁计五,故各分二点五。 申中庚七辛金二,壬水初生只二分;酉宫辛七庚三准,乙己各二最分明; 申:庚七辛二壬,又壬初一分,酉:辛三庚三乙二己二 戌伏戊土五分实,辛丁二半各相临;亥中壬七癸三定,更有甲木系初生。 戌:戊五,辛丁计五,各二点五分,亥:壬七癸三甲初。 初不足一分,如一时八大刻而余20分,实计500分而分之为六,余20而为初也。 子:癸70 壬30 辛初 丑:己30 癸30 辛20 寅:甲70 丙15 戊15 卯:乙70 甲30 癸初 辰:戊50 癸25 乙25 巳:丙40 戊30 庚30 午:丁80 乙10 己10 未:己50乙25 丁25 申:庚70 辛20 壬10 酉:辛30 庚30 乙20 己20 戌:戊50 辛25 丁25 亥:壬70 癸30 甲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