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 云游修行

世界修行之旅-澳洲(3):乌鲁卢艾尔斯岩

关于艾尔斯巨岩的描述,其实是一言难尽的,因为围绕这块巨石,每天都有着不同的体验,在刚到的第一日下午,我们便目睹到了它的身影。 在12月2号晚上由于出现了雷暴,所以大家下午从卡塔丘塔的回程路上,天色便开始转阴,有了凉爽之意,导游开车在一个地方停了下来,然后竟搬出来一个小桌子,然后摆上了杯子,并拿出来了酒与饮料。 在日落时分,在遥望远处的巨石处,与大家举杯共饮。 虽然只是片刻,但大家已经对这块巨石有了初步的印象。 第二天的清晨颇为清爽,大家前往艾尔斯岩远远的观景处,观赏云下的巨岩。 上面的照片已然可以看出艾尔斯巨岩的壮丽,实际上,这远远不够,因为每一秒都是在不断变化的风景。 穿过云层,洒在岩石上,开始了流淌,那一阵阵奇妙的律动,让整块巨岩随之活跃。 此情此景,自然不会浪费片刻,趁着来得较早,还没有其它人,便在观景台上,面对巨岩开始了采炼。 既然来都来了,所以也拍拍游客照。 图中的是朝阳道长,颇为帅气,一直致力于道教文化传播,正在计划在美国修建一家正规的道观,传播中华文化,机缘成熟时,会向大家详细介绍。 之后,大家前往到了巨岩之下,只缘身在此山中,壮阔的巨岩让我们很难看到一睹全貌。 整个艾尔斯巨岩石的攀登入门被封闭了起来,不允许攀登,非常的遗憾。然而当看到陡峭的山坡后,又觉得不那么遗憾了,因为攀登巨岩大概需要3个多小时,并且有一定的危险,大概即使开放了,大家也很有可能不会去进行攀爬。 巨岩四周都被围上了栏杆,这让我们尝试找一个打坐的地方并不容易,所以只能往前边走边看。 继续往前走,看到了一个巨大的豁口,可以走进去,这个墙壁的曲面,是几亿年前海水的冲击所致,从弯曲的弧度及墙壁上的纹路可以看出痕迹,用手摸着墙上的纹路,让人似乎穿越了时空,看到了遥远的岁月。 打坐结束后,大家前往到了原来土著人生活取水的地方,这个地方水山岩上三折而下,不禁让人心生怀疑,逆向寻之山顶或有结穴之处,只是此处极其陡峭,所以也只能想想罢了。 此行贫道将平日行法用的袍子一并带来了,大家都穿上拍了几张的照片,看看谁拍的最帅气? 在岩石上的不知何处,有大量的青蛙,每当有人披上道袍,是站在水边拍照时,青蛙们便会拼命大叫,传来一阵阵拼命嘶喊的蛙鸣声,而当道袍脱下后,又会复归于宁静。 由于荒漠中时常出现雷暴,所以一路上可以看到许多被雷击毁的树,由于这个适合用来做法器,于是便在四处拾捡了一些。 此时,突然开始下雨,大家纷纷往回程下车的地点赶走,却不想走得已然遥远,所以在一路的回程上,还是被雨淋了个了透,然而在随眼望去,雨水洒落在山岩表面上,流了下来,形成一道道瀑流。 随着雨的增大,从岩石下淌下,让整个巨岩像是镀上了一层金属光泽。大家最后还是回到了车上,在回程路上,出现了更加意外的惊喜。 透过车窗,用手机拍出的影像并不清楚,彩虹出现后,从另一个角度看起来,彩虹横跨整个巨岩。 回到酒店, 灯光晚宴已无法订了,但意外听闻可以订第二天清晨一早的日出灯光,于是此晚改问是否可以参加观星之旅,然而又听闻导游说,如果晚上还是阴天的或多云的话,是无法进行观星的,所以还要看天气。 入夜以后,天上的云逐渐散开,露出了满天的星空,大家非常顺利的去往了观星处。 到了地方,根据讲解的介绍,此处是全世界最佳的观星场所之一,举首一望,果然名不虚传。 繁星密密麻麻地布在漆黑的天空上,极其壮观,有一些星星明亮得耀眼,唯一遗憾的是,南半球看不到北斗七星。 讲解用强光手电筒指着星空,非常精彩地讲述了一些常见的星座,只可惜夜间的星空,用手机无法拍摄,只能引用摄影师的照片。 听闻同行的人说,这样满天的星空,他们也是第一次见到,即使青海西藏等地仰望星空,一样无法见到如此繁多的星辰。 大家都没有浪费此次珍稀的时光,所以分别找个了地方,面对浩瀚的星空进行采炼。 这一日,时间虽然不长,但却令人回味无穷,在凉爽的天气下,分别见到了艾尔斯巨岩在阴、晴、云、雨、虹中的不同身影,本来已经下雨的天气,到了晚上却突然转晴,使得我们可以看到繁美的星空,这一切堪称沙奇迹般的经历。 到第二天一早四点,大家便出发去看日出灯光秀,车子直接坐到了半山腰,夜中漆黑一片,遥遥望去,只有微弱的光芒,似乎离得非常遥远,在巨石的身后,一阵阵雷电闪过,更是奇幻,却是同样无样拍摄记录,大家都几番摸出手机来尝试拍摄,结果发现这是徒劳。 随着讲解的带领,一直往山下走,在黑暗之中,看到远处的灯光,按平日的经验估计,让人怀疑这可能会非常的遥远,恐怕有好几公里,但实际上从山上走到灯海之中,很快便到了。 所以在黑暗之中,有时候光明会看起来非常遥远,其实它要比你想象的近得多。 在辽阔的沙漠上布满密密麻麻的灯光,用眼望去壮观,这需要身在其中才能体会到它的壮阔,不禁让人想到九曲黄河阵,只是九曲黄河阵是用炽热的火把所构成,燃烧的温度灼透人心。 随着时间的推移,太阳也开始准备从地平线下露出真容,为天边的地平线度上了一层魔幻的色彩。 乌鲁卢的工作人员非常的贴心,在观景的地方搬出来了咖啡机,还有免费的热水以及各种饮料包,贫道泡了一杯巧克力,在清晨一边暖暖的喝着,一边继续观赏着日出 在世间,不同的地方,都有着自己不同的美妙晨曦,这便是其中之一。 将整个行程回顾,虽然2号晚上出现了雷暴,没有能够去观赏星空,3号凌晨未能观赏日出,但是最终却是发现,无论是观赏星空,还是观赏日出,还是观赏灯海,一件事也没有耽误,2号晚上的沙漠雷暴给大家带来了凉爽的天气,3号下午的一小阵雨,又让本来应该升高的气温降了下去,在拥有凉爽天气的同时,不但让我们目睹到了雨中的乌鲁卢巨石,更看到了伴随的彩虹。 那么这是荒漠中本来的天气,还真是我们的好运,到了今日来查询一下本月的乌鲁卢气温。 可以看出,我们在乌鲁卢3号、4号,气温达到了本月最低的温度。 大概这才是祖师给的最好安排,第一夜的沙漠雷暴,第二日的不同光影下的巨岩,夜晚的星光,舒适的气温….一切如此美好,太上慈悲,道炁长存。  

世界修行之旅-澳洲(2):澳洲乌鲁卢的卡塔丘塔

在出行前,看到乌鲁卢时常有高达40度的气温,这不免有点让人担心,毕竟想象一下在滚烫的的石头上,大概也是坐不了多久的。 到了乌鲁卢后,下了飞机,度假村的车子将大家接到了酒店,然后便安排前往卡塔丘塔,也就是由三十六块巨岩构成的巨石岩群处,在路上我们便看到了雄伟的身影,充满了期待。 虽然天上有不少的云朵,然而还是不出意外的炎热,幸好有个絮絮叨叨的向导,在车解了些暑意,没多久便到了卡塔丘塔 这个角度来看,卡塔丘塔主要是两大块巨岩构成,石体极高,地貌颇为惊人,与一般山体不同的是,这里连地面也是硬硬的石头,随便伸手去摸了摸,不出意料的滚烫。 这世上大凡久经风化的岩石,总会在苍老的岁月中体现出它的有序感,正如这些岩石上的风华痕迹,一道道纹路整整齐齐地反映出了雨水降临时的痕迹。 左侧的岩石上,可以明显看到大量的坑洞,这或是因为外来的小石头不断撞击所至,也可能是久经几亿年的风化导致。 但在在右侧的岩石壁上,却是近乎光滑。 一路向前,前面峡谷的相交处是合闭住了的,据说,在遥远的过去, 里是一条大河,实际上这个峡谷就是河道。 一路上,并没有哪怕一点点的风,于是大家似乎如同闷在巨大的火炉中,好在途中发现一个很奇妙的位置,这里有天然的积水,极其清澈,倒映出峡谷,大家便在此处拍了照。 路并不长,很快便到了尽头,有一个小小的平台,正好大家正好可以在此处打坐,澳大利亚的苍蝇实在是多,所以中午时,大家便已经买好了防蝇帽,在此处坐下。 坐下之后,四周没有一丝风,虽然天气炎热,但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难以忍受,甚至没有出现的流汗。 闷热之际,贫道开始尝试了此行的预先构想的实验,卡塔丘塔是当地原著民认为连接梦与现实的地方,此处比较雄伟,在苍茫的岁月感之外,四周可以说是几乎很少能见到多少生物,这更加衬托了它的奇特。 在东南亚的国家中,贫道都试验过勅召影响天气,大多都是成功的,而南半球这是第一次来,虽然根据贫道的理论认识,道法不会受到任何的地域限制 ,但是终究是没有实验过。 所以贫道选择了勅召风火律令邓元帅来招风,此法是当年杨披云真人传下,效应最是迅速,有立竿见影的效果,正适合这种场景下进行实验。 祈风不免要用到巽方,但根据入峡谷口里的测量方位,巽方正好被巨大的山石所堵住,这是否会有干扰或是影响,贫道并不清楚。 由于令牌法印均未带在身边,所以全凭内炼功夫来尝试召将敕令,看是否能成功将风召来,开始没有任何的反应,贫道以为像似没什么效果,于是又反复催了几次,仍然没有任何征验出现,除了面前嗡嗡乱飞的苍蝇,一丝微风也没有拂来,只好放弃。 由于有一段时间了,有不少外国人也走到了峡谷尽头这头,看到大家在打坐都安静在一连,有些拍照的,有些就站在下面看的,或是在等着我们结束后好上平台休息。 贫道一行自然不方便占用这里的地方在久,所以只能叫大家结束,当结束时,开始有微风吹起,然而,这点微风并不能说明什么。 还没走几步,风渐渐大了起来,此时正听闻背后有一位同行说,她不确定是不是幻觉,但打坐时看到在贫道身边有人在颂经,于是简单问了下看到的景象,颇为有趣。 事实证明,道法不分国界,南北半球都是一样使用,最重要的是,巽方仍然是东南,仍然不变,这与测定风水方位得到的结论一致。 原定的计划,在晚上应当去观赏星空,但在路上却是听闻,要看晚上的天气如何,因为按目前情况看,晚上将出现沙漠雷暴与降雨,所以无法去观赏星空了。 同时又约定了第二天一早去观赏日出,但晚上的雷暴导致的降雨,很有可能让大家连去观赏日出也做不到,这让大家非常的遗憾。 事实上也是如此,当晚出现了雷暴,结果到了第二天清晨四点,仍然是个阴天,于是观赏日出的计划也取消了,大家只能选择多睡会儿觉。 贫道也颇为迷惑,按历来的情况,大家出行都有祖师护佑,总是有一路的好运,但这次怎么会遇到这样问题,连续会耽误两个重要的行程? 难道往常感受到的祖师护佑,仅仅只是我们自己臆想的巧合? 欲知后事如何,却听下回分解。

Australia Tour (1):The Feng Shui and Taoist Philosophy of the Sydney Opera House

After ten hours of flight, I finally landed in Sydney. Although the poor road has never been to this land before, it is no stranger to this place, because the design of the Sydney Opera House is full of profound Taoist philosophy. It has always been one of the targets of poverty. John Wuzhong, the … 阅读全文 Australia Tour (1):The Feng Shui and Taoist Philosophy of the Sydney Opera House

东瀛鹿儿岛(10):采炼五行之火

很久以前,便想能一睹活火山的真面目,大概是太懒,所以总是没有什么机会亲自前往。 然而毕竟还是有那一点好奇的,所以翻阅了大量的视频与摄影作品,然而总是觉得缺乏那一点真实的灵动。 在精神上,人可以无视现实中的一切,认为世间不过梦幻一场,但在现实中,最终还是得该吃饭得吃饭,该睡觉得睡觉,一点也少不了。 这少不了的一点,便是世界的真实,也是虚幻与现实之间的分界。 如果说佛家高明之处,是能够堪破现实,视世间一切如同虚幻的话,道家的高明之处,又却不止如此,因为道家还能够把一切虚幻的变成现实。 一向以来,认为火山大概总应是暴虐的,但这次却改变了这个认识。 樱岛火山,对于大家可谓很是友好,从前往仙岩园的路上,便喷发过,而到了仙岩园中,又展示它最有魅力的一面。 如果说在之前听闻媒体报导中的樱岛火山,像一个脾气暴燥的老汉的话,我们所遇到的,更像是一个清新脱俗的女子,在极力展示它最美丽的一面。 上山的时候,很是平静,于是有一起上山的学生问,道长啊,能不能让火山喷一喷? 这可由不得我,贫道回答说。 到了目的地后,大家纷纷找到适合自己的地方坐了下来,开始闭目静坐,准备伴随悠扬沉稳的古琴之声,沉浸入自然之中。 正当此时,听闻有人喊了一声,火山喷了。 抬头望去,却只见火山上喷出一阵轻烟,悠扬而又飘缈, 在打坐时,正好遇到火山同时喷发,如此大的外应助力,本不多见,也不得不感叹,此行的众人福泽深厚,方能遇此机缘。 于是贫道抬起准备已久的手机,花了十几秒记录下这珍贵的一刻,然后开始了修炼。 阵阵热浪于身中涌起,未曾预料感应会有如此强烈,一时兴起,尝试了下五火炼形在身中运转,却一时未能收住,误入了一点到了肺经,不过倒是无碍。 由于此次内景极其清晰,所以采炼极快,贫道很快便收了功,转眼望去,大家还在沉浸在修炼之中,既不便打扰,便继续默然静坐。 如果有回去后仍勤奋修行的,日后自会知晓,这次来火山的采炼,对以后修行会有很大的帮助,甚至可能在一生中都会起到重要作用。 对贫道来说也同样如此,这次火山之旅的采炼,是最大的收获,此行其它都可谓是锦上添花, 打坐结束后,大家仍然还是意由未尽,所以又聚在一起围成了一个圈,坐了一会儿,顺便拍照作为留念,从照片中可以看出,火山已经停止了喷发。 之后,大家去了火山另一面的山脚,有天然的温泉可以用于泡脚,大家兴致勃勃地刚泡上,却不想全身都落满了灰。 原来火山喷发时,会产生大量的火山灰,打坐的时候是大家的运气好,风正巧朝对面吹去,所以火山的喷发,不但没有影响到大家的打坐,还让大家记录下了如此珍贵的美景。 如此的巧合,不得不由衷地赞叹。 说来此行有一个发现,日本人似乎没有葬山的习俗,所以很少看到山上有成片墓葬,然而日本九州此处不少山形峻秀,有许多风水结穴之地,颇令人意外。 最后附上卫星图。

东瀛鹿儿岛(9):鹤岭神社的风水

出了仙岩园,已经天色渐阴,门口便是鹤岭神社,这相当于岛津家族的祠堂,是早就想着要来考察一下的地方。 不过因为赶时间,所以只能迅速量了数据后便走,这里是丙向辰水,收八煞之气,仍然虎砂雄壮,主出武将,值得称道的是,还有砂对应构建成了一个三般卦,尽管这个神社是三百多年前搬过来的,但也荫佑后人不浅。 在明治维新中,岛津家是倒幕的中心势力,同德川幕府作战,德川家开设的幕府最终为岛津家所属的倒幕势力所灭,明治时代岛津忠义本家与父亲岛津久光在明治维新过后各自分成玉里家共两家,被授予公爵。其他有实力的分家包括了昭和天皇第五皇女子清宫贵子内亲王所降嫁的日向佐土原岛津家(幕末时是领有2万7千石伯爵)。其余的被任命为男爵。明仁天皇的祖母是岛津忠义七女岛津伣子,因此现时的岛津氏一门与日本皇室有血缘关系。 此次在日本的风水考察,让贫道有些意外,不少传说灵验神社,还有岛津家族的祠堂(神社),无论是好还是不好,都完全符合挨星风水的理论。 那么这些合乎风水著名神社,究竟是巧合还是精心布置而成?答案留给大家思考。

东瀛鹿儿岛(8):御宿神社的风水

在后山遇到的另外一个神社,是供了十三个神的地方,叫作御宿神社,据了解,似乎是将原来的神社拆除,集中修建到了此处。 此处同是子兼癸,坤处为水口,水出三折,最重要的是左侧有一条小路在辰位伸到神社面前的平台处,显然这种构建能够让神社变得灵验。 听王女士介绍,曾经此处背后的山坡山现曾出现过滑坡,然而山上石流滑下来到神社背后时,忽然改道了,流向了它处,对这个小神社并没有产生丝毫的影响,颇为称奇。 之后,王女士带大家到准备好的地方—仙岩园旁的一块草坪,这里有非常辽阔的视野,火山与大海都在大家面前。 由于这里的气场非常和谐,景色优美,王女士也建议说,也可以一早来这里打坐,听起来让人很感兴趣,因为火山、大海、日出,这三者相伴,想来必是一番别致的美景。 只可惜,第二日一早安排的是直接前往樱岛火山,只能以后有机会时再考虑这样安排了。

东瀛鹿儿岛(6):龙宫神社的风水

采完水气,在回程的路上,路过龙宫神社,这里奉祀的是龍神,同时也是当地人的保护神。 这个神社与当地的一个神话传说有关,故事大概是桃浦太郎去到龙宫城与乙姬相会了几日,后来桃浦太郎回到人间,发现已经过了几十年。 而故事无论是开头还是中间,或是最终的结尾,在日本各地传说各不尽相同,如东北地方的浦岛太郎,职业是砍柴人或烧炭人;岛根县和福岛县的传说,不是龙宫而是四季庭园;福井县及熊本县,浦岛太郎所得的宝物是个可以听懂动物语言的“听耳”;京都的传说是让太郎打开盒子,变成仙鹤再度飞回龙宫;冲绳县的浦岛太郎是得到两个盒子,其中之一里面有镜子,照了镜子,浦岛太郎发现自己已白发苍苍,再打开另一个盒子,浦岛太郎便死了。 顺便说一下,乙姬在日文中的发音便是贝壳类的生物。 其中有趣的地方在于它的时间观,与中国传说中的“山中方一日,世上已千年”的颇为相似,只是将地点改到了龙宫或是四季庭院中。 所以也有学者认为这个神话深受中国文化的影响而来,所以在神社建筑形式上也是仿照中国的建筑。 这个神社的红白搭配非常漂亮,在神社一旁有贝壳,参拜的人可以将心愿写到贝壳上投放在一起,认为这样能够实现愿望。 用罗盘测量了一下,艮山坤向,与雾宫神宫类似,也有一个洗手的地方,在酉位,而面前有碑在庚位,有两个鸟居大门,一个在亥位,一个在正门处。 这个数据是很好的,如果这里是一个阳宅的话,是定然财丁两旺之局,然而要说这个地方有没有缺陷,也是有的,如果这是一个住宅,风水自然是好,但是这是一个神社,正所谓神无煞不灵,好比为官需要拥有权力,才能够行使一些职能。 此处的风水并不完全满足这个要求,只是收了一些杂气,所以如果只是祈求姻缘和合美满,夫妻和合在这里能起到些作用,但要是祈求其它的,就未必管用了。 传说此处求取姻缘会比较顺利,从风水处处皆合的特征来看,倒有几分道理。 短短的逗留之后,大家去唐船峡吃特色的流水挂面,这家店环境很是清幽。 流水挂面很是简单,便是一个机器在里面不断让水流循环转动,然后将煮熟的面条放到水中,凉一下后再捞起来,然后便可以吃了,非常爽口。 发明这个机器的人,被专门立了一个塑像在门口以作纪念,有时不得不感叹日本人对于原创的重视与保护是值得学习的。 这个流水挂面,实际上与国内的冷水捞面差不多,但除机器旋转好看外,还有一个关键的地方:这里直接使用的是山泉水。 关于这里的水,印象最为深刻的便是水质极为清澈,这与日本南部拥有非常充沛的山泉水有关,所以几乎到处都可以直接取水饮用,这一点在国内大多数地方目前确实无法比拟,不过相信在“绿水青山便是金山银山”的号召下,一定会变得越来越好。 值得说一下的是,专门做流水挂面的这家店面,在点餐收费的位置扭转了一个角度,而从对面墙上流下来的山泉水中,放了一个神兽,张口吐着水,而这个角度与点餐收费处的位置恰好构成了风水相合,不知是有意布置,还是无意如此,总之这家店铺生意不错,与此不无关系。 吃完面,听闻旁边的一个神社很是漂亮,于是都过去看了看,不过这里并没有多大的测量价值。 这里每年定期会举行对水的祭祀活动,用以时时提醒大家避免污染。 日本人是相信万物有灵的,这种信仰在环境保护上起到了很积极的作用,文明进步与宗教信仰的协调,这一点可以说处理得很好,这些值得我们学习与思考。

东瀛鹿儿岛(5):采炼大海之水

在前两日,拥有木气与金气的地方,大家都已经采过了,下一步,便是按计划去采炼五行之水,其实在鹿儿岛最不缺水,一有温泉,二有山泉,然而,大海水的采炼也是很重要的,所以也被划在了重点行程之内。 清晨起来,神清气爽,由衷感叹祖师护佑,天气自然转晴了,大家即将出发去日本的鹿儿岛的最南端的海边。 一路乘车,景色实是诱人,开闻岳的位置非常显眼,几乎在一路上都可以看到它,不知不觉间,便到了萨摩半岛最南端的海岬长崎鼻。 白色的灯塔伫立在红褐色的熔岩礁石之上,配合着背后的大海, 展现出来一种特殊的美感。 站在海角,侧面望去,远处的开闻岳仍然作为一道风景伫立在这里,这已经是在山的另一侧。 大家都在眺望大海。 既然来到了这里,该打卡还是需要打卡的。 大家都各自寻找了适合的位置。

东瀛鹿儿岛(4):金山藏酒窖

到了金山藏,等了一会儿,女主人虽然是日本人,但会说些中文,出来热情与大家交谈了一番。 金山藏作为金矿已经开采过三百五十多年,现在已经废弃,后来被滨田家族租用,并已经改成一个存烧酒的地方,因为地下气温能够常年保持在19度,并且在矿道中生长有一种霉菌,非常有宜于储存酒,并且这里还有一个非常有趣的服务,即可以在买酒后先不带走,储存在这里,然后以后再来取。 然而贫道滴酒不沾,所以对酒毫无兴趣,不过也看了下烧酒的售价,折合人民币不过几百元,值得称道的是,有些加了金箔的烧酒,最低价格也只有二百来块。 在鹿儿岛芋烧是主流,日本芋烧似乎在内陆评价一直不太高,因为内陆对清酒和烧酒和芋烧酒缺乏普遍的了解。 因为有免费的试喝,同行的有些人尝了下这家的烧酒,说还不错。 然后,大家坐着矿车下到地底的金矿中。 在矿洞中转了一下,遇到了一个小的矿底的神社,测量了一下,颇令人意外,这个神社来路正在八煞位上,收的是八煞气,只可惜另一条路并不合风水,使得这个神社位置修建得大打折扣。 这个神社后来查资料说是2005年4月所建,叫作”薩摩開運神社“,并还曾经举行过仪式,并声称能够带来财运,修建目的或许是为了吸引游客前来参观祭祀。 然后又转到了大家此行最需要的黄金观音处,听介绍这是因为原来有过矿难,所以修建了这个观音,以求平安。 然而据观察来看,观音虽然是纯金所造,但在矿洞中,下面是水,这是取的土生金生水的含义,意图将土气泄掉,但是两旁的路直来直往,并无任何合局之势,神像并没有收煞的作用,显然也不太可能有什么大用。 出了矿口,转到了一个院子里,醒目的看到了“镇魂碑”三个大字的镇石,按旁边的解释说,这是用来纪念明治维新的。 这块镇魂碑也大约修建在2005年前后 ,每年秋天都会举行祭祀,这块碑的修建位置,由一条小路直接到它面前,它的背后直接冲着矿洞的洞口(便是之前进入矿洞的洞口) 在日本文化中,“镇魂”其实是一个很含糊的名词,如果按词一般性解释,它被解释为是一种认为可以用来安慰亡灵,不再让亡灵作乱,并得到安息的方法。 日本古代官方的“镇魂祭”,其内容颇为奇特,在日本人的文化认知中,认为皇魂在不断从天皇血脉散逸的,所以必须要进行祭祀,以作保障。所以需要进行祭祀,祭祀的内容大体是对天照大神(太阳神)的一种崇拜,大多是称赞光明,并祈求天皇血脉中魂灵的再次复活,使得逐渐远离天皇身体的皇魂回归。 话归正题,在实际的神道教的操作中,“镇魂“的含义又不太相同,它包括的含义甚广,包括驱邪、降神等也归在其中。 日本传统的文化观念中,通常认为魂有两种,一种是和魂,一种是荒魂,荒魂便是无主之鬼魂,会给人带来灾祸,所以必须要进行“镇魂”处理,安抚以免加害于人,其中也有一些流派则认为,荒魂是可以进行转化成和魂的,但还有一些认为,只有驱离恶神,才能把恶的转变成善神,魂是不可以的。 并且,在日本文化里,认为如果不对神进行良好的祭祀,那么神也会逐渐转变为恶神,而对于恶神,同样是进行“镇魂”仪式。 了解这些背景后,在金山藏这里的镇魂碑,结合在矿山中罗盘乱动的情况,值得怀疑,这里是用于担心亡灵作祟带来灾祸所进行的修建。 出了金山藏,女主人请指点一下风水,于是大家在门口量了一下是子山午向,去水丙,于是让其将门口左侧的三块石头清除,改变一下出水,明年此处应当生意应当能好上一些,当然此处来水仍不合,但却是不欲多说了。 是夜,入住酒店,泡温泉,准备迎接更美好的一天,阳光与大海,蓝天与白云。

东瀛鹿儿岛(3):雾岛森林

雾岛为什么要叫雾岛,因为它充满了地热温泉,于是四处轻烟弥漫,在遇到下雨的时候,整个岛都雾蒙蒙的一片。 漫步于街道之上,看到很多人家便直接修建在温泉旁边,或是这样的岛过于原生态,当地的居民有抱怨说,有时地热温泉烟雾较浓的时候,因为带有硫磺,所以会将家中的电器损坏,于是他们都尽量紧闭门窗。 在日本接待大家的也是中国人,在鹿儿岛生活多年顾先生,在这次行程之前,便专门为大家修行打坐寻找了不少地方,费了不少心思,在这里衷心地感谢。 这是一个非常漂亮的草坪,而且经常有鹿会来临此处,甚至在草坪上还可以看到不少新鲜的鹿屎,只是可惜因为刚逢大雨,所以草地未干,无法在此处打坐,只能在另外的地方。 虽然这里看起来不太起眼,却是在半山腰上,山上充满植被,远方视野也很是宽阔,弥漫着浓浓的雾气,从五行来说,正合水生木,非常适合采纳浓浓的木气。 打完坐后,大家便前去品尝美食,在日本的每一顿,我们都挑选了当地顶尖的美食。 起初看起来似乎份量不大,实际上吃下来感觉有些多了,同行有一位来自东京的小伙子说,自从他到了东京读书,这两年来就没吃饱过。 大家问他怎么回事,他说刚到东京时,吃饭都是点双份,后来发现太多日本人用异样眼光看他,只好默默地只点一份,于是饿了两年,本来人就瘦,就这样还掉了七八斤肉。 正当他感叹说这里的给的量真大,顾导过来告诉我们说,其实在日本每一餐给我们点的都是双份。 吃饱后出了门,大家自然不肯放弃测量的机会,于是在门口量了下这家店的数据,坐坤山,在卯方有个厕所,倒正合风水,能给餐厅带来了不少财富,门口是一个停车场,只是来水在艮偏寅的位置还算相合,但在去水在壬偏子的位置并不佳,这家店生意计算下来恐怕难以长久,倒未必是饭店本身直接的经营问题,而是这种格局会导致是非之事,最终难免餐馆倒闭或是易手他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