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 法物鉴定

道门法器,多行科之用,道坛法事常之用具。

太上老君的一种印式辩析

现在常见太上老君的一种类似的印式是这样的: 太上老君印是一枚普用印,平时使用比较频繁,是不会专门在两侧使用北斗七星作为阴阳七星相配的。 所以这样的印式实际上是有问题的,左右两边的斗都做成了北斗七星,这样的设置并不吻合道教中蕴含的天文意义。 参考明代的太上老君印: 显然两侧的斗的星数不一样的,分别是南斗六星与北斗七星。在常见的咒语中:“谨请南斗六星、北斗七星,吾奉太上老君…….”,显然是配合这样的印使用的。 清代很多印都出现了这样的问题,大量的木印铜印,与明朝时候的相差甚大。 这是网上看到的一个图片, 这是一枚黄杨木印,从雕刻及成色来说,还有使用磨损情况来看,年代不会太久,因为越是早期的印做工上越是讲究,星是一定要画成圈的,这有收束气的作用,而直接打坑这种,还有机雕的痕迹在里面,只论收藏价值,并不够高,但除此之外,印文还是靠谱的,却是一枚可以用来使用的印。

谈谈西方占星中使用的护身符

      帕拉塞尔斯(Paracelsus,或译帕拉塞尔苏斯,约公元1493年-1541年),中世纪瑞士医生、炼金术士、占星师。帕拉塞尔斯全名菲利普斯·奥里欧勒斯·德奥弗拉斯特·博姆巴斯茨·冯·霍恩海姆,是苏黎世一个名叫W·冯·霍恩海姆医生的儿子。他自称为帕拉塞尔斯,是因为他自认为他比罗马医生赛尔苏斯(又译为凯尔苏斯)更加伟大的意思。      帕拉塞尔斯是现代医疗化学的始祖,他认为炼金术的真正目的并非练成黄金,而是要制造有益人体健康的医药品。西方神秘学的后世体系中,而将行星与护符理论进行了对应 ,也是他所完成的工作,因为他本身是一个医生,在实践的工作中,建立了这样一个体系,  另外有一些小道传说,说其拥有贤者之石,并创造了唯一的人造人,不过他的体系也时常被后人误用,以至于不伦不类了。       这些传言不作考证,不过,如果研究一下,以木星护身符为例,如果采用中国传统文化去解释也是颇有意思的。        首先,木是属于五行木的,木有生发之力,属于青龙,在人体对应于肝胆,在知道这些后,看看在设计的帕拉塞尔斯木星护身符有什么作用:       The Talisman of Jupiter brings to those who wear it the good-will and sympathy of everyone. It drives away all cares, is favourable to honest enterprises and increases well-being according to social standing.      It gives protection against unforeseen accidents and the perils of … 阅读全文 谈谈西方占星中使用的护身符

基督教的莎草纸护身符

     这个碎片是基督教护身符的碎片,材料为莎草纸片,为1500年前的物品,与一般的护身符看起来不太一样,实际上它是基督教的信徒在缴纳了粮食或是金钱后,会得到一个收据,这个收据上写保护一类的话,多是出自于圣经诗篇,信徒们通常会把它们装到一个小盒子随身携带。一般考古认为,基督教早期的护身符主要是跟埃及人学的—将祷告的文字作为护身的吉祥物。不过在下对此稍有疑问,因为这种方式在很多宗教里都是很常见的,并不仅仅是古埃及人这样,说是基督教是从埃及人那里常来的则未必,因为在中国一样有这样的习俗。

1500年前的护身符

     这是在在塞浦路斯西南地区发现一个古老的护身符,有一些奇异的图像:木乃伊,一个像狗一样的神秘生物(?那是鳄鱼吧?),还有可以正读反读的铭文。   唯一争议的是上面的神是谁,一种观点认为这上面神是埃及的奥西里斯,奥西里斯是埃及最重要的九大神明“九神”(Great Ennead) 之一。他生前是一个开明的国王,死后是地界主宰和死亡判官。他还是复活、降雨和植物之神, 被称为”丰饶之神”。他是文明的赐予者,冥界之王,执行人死后是否可得到永生的审判。   另一种观点是认为奥西里斯和伊西丝的儿子哈波奎迪斯(Harpocrates,用于区别成年的荷鲁斯,是荷鲁斯的少年化身,形象)。   不过比较有意思是上面的内容,上面是希腊铭文的内容,其内容是:Iahweh is the bearer of the secret name, the lion of Re secure in his shrine.   有意思是的:Iahweh是希伯来经文中的耶和华的名字,在英文中通常是翻译成耶和华(Jehovah,犹太教神名的基督教读法)。  

印尼婆罗洲(加里曼丹)岛护身符

对国人而言,加里曼丹这个名字远比婆罗洲更让人感觉熟悉,让大众最熟悉的应该是加里曼丹的沉香了。该岛自东北端的京那峇鲁山(神山)开始发脉,经伊兰山脉、马勒山脉,及斯赫瓦纳山脉,地方较小。该岛上主要生活达雅族人,古代曾有有猎人头,食人肉的习俗,如今已经开明。达雅族信奉一种崇拜祖先灵魂,印尼语叫“Kaharingan”的宗教。这种宗教认为人死后会到一个叫“Alam Datu Tunjung Punu Gamari”的地方。达雅族会进行一些特殊的仪式,以保众灵魂及在生者死后能到达那里。达雅族会在长屋中进行这些仪式,通常由“Walian”,即术士主持仪式。另外还有“Panghulu”、“Pembakal”、“Matin”等人可主持仪式。 这个护身符主要是给部落里的勇士佩带,通常是挂在胸前,认为能够带来幸运与勇气。

黑令旗

黑令旗的制作是用一竹杆,用一块黑色四方布或三角形的均可,有的在黑布上书请仙符或净化符,也有人用一令字,竹杆和黑布必须敕化过始可用,黑令旗也可以说 是灵旗,笔者认为黑令旗的安置以莲胜安宫王母娘娘的庙安置的最好,令旗的敕化是最重要的一件事,往往一支令旗的灵力以敕化这支令旗的灵力大小看出黑令旗的 威力,这是非常重要的。 为请神调神之用。 我們若要請神請靈,點一支香,面對黑令旗祈禱,把香插在黑令旗之上,其效果比一般人請神還來得迅速,有些行家在黑令旗的下方尚供上三杯香茗,這是為了過往 神祇解渴用的,所以黑令旗有請神調神之功用,廟前或廟後若安上黑令旗,務必保持附近之地的潔淨,莫隨便讓不淨之手去觸摸,此乃大不敬也。我们若要请神请 灵,点一支香,面对黑令旗祈祷,把香插在黑令旗之上,其效果比一般人请神还来得迅速,有些行家在黑令旗的下方尚供上三杯香茗,这是为了过往神祇解渴用的, 所以黑令旗有请神调神之功用,庙前或庙后若安上黑令旗,务必保持附近之地的洁净,莫随便让不净之手去触摸,此乃大不敬也。 黑令旗上若綁符貼符,可用請仙符和開堂符即可。 黑令旗上若绑符贴符,可用请仙符和开堂符即可。 安五营兵马之用。 過去的神壇或廟,有五營頭目和五營兵馬,所謂前後左右中五營是也,不管是天兵天將或陰兵陰將,可以安在黑令旗之上方,若安天兵天将可用五彩喜金,安阴兵阴将可用「篙钱」,但记得竹杆上的竹叶莫除光,竹叶可借灵气之存在, 所以看到黑令旗上吊喜金或是「篙钱」,我们就可晓得这是安五营兵马的黑令旗,这样可取代老一式的五灵旗和五营将军神头像的供奉,五灵旗分白、黄、青、红、 黑五色,白色即是天兵天将,红色是雷部正神,黄色是十大元帅,青色是护法神兵,黑色是阴兵阴将,也有人将青色奉请六丁六甲神之用,作用都差不多,五营兵马 有护坛和侦察的功用。 前导和净化的功用。 一般的神明神轎出巡,轎子所經之處,大部份是用黑令旗所掃過和前導的,主要的意思是驅逐一切的邪靈,使一切的邪穢不干擾到神明的出巡,所以黑令旗往往由一 人持著,在神輿前揮來揮去,這就是前導和淨化。一般的神明神轿出巡,轿子所经之处,大部份是用黑令旗所扫过和前导的,主要的意思是驱逐一切的邪灵,使一切 的邪秽不干扰到神明的出巡,所以黑令旗往往由一人持着,在神舆前挥来挥去,这就是前导和净化。

萨满医术-萨满法器简述

作者:吕琴 人类自身的疾病、死亡、梦等生理现象是医学和宗教共同的思考对象,由此便产生了宗教性医术(有些有现代科学观念的人把它贬称为“巫医”)。萨满医术便是宗教性医术文化残存之一。 萨满的一个重要职责就是治病。历史上北方少数民族因为缺医少药,抵抗灾难与疾病的能力低,人们便依靠萨满来治病。现代医学这么发达,萨满这一职责是否也 随之消失了呢?我们通过对斯琴掛萨满多年的追踪调查发现,萨满的这一职责不但没有消失,反而在民间还有一定的市场。近些年,来找斯琴掛看病的最多时每天有 十几人。她看病用的笔记本(相当于病历)已写满了近300本,每年至少有近50本。 笔者通过斯琴掛萨满口述和观察其诊治过程,发现她为 了让患者或患者家属信服,往往借用神灵的名义,通过心理暗示来调节人的情绪和心境,对外伤、皮肤病等运用大量中草药及物理疗法(如中草药熏蒸、热疗、针 灸、按摩、推拿、喷酒等)。而所用一些神器和仪式手段,不过是为了使萨满治病更显神秘性。 据斯琴掛说:她看的主要是外病(虚症),即因为外界影响而得的病,如被什么东西冲了沾了“晦气”,吃非正常死亡牲畜肉得的病等等。 用神器诊病 “托力”诊病。托力即神镜,挂在胸前的称“朱日格托力”(护心镜),挂在后背的称“阿尔肯托力”(护背镜)。达斡尔人认为托力是神灵的象征。诊病时,斯琴掛要将其佩在胸前,有时也放到患者身上。 “珠串”诊病。珠串是斯琴掛出行挂在胸前的护身符,很少离身,也是诊病时的必用神器。它由108粒圆珠串成,代表108个心愿,用玛瑙珠隔成3段, 顶 端下系红、黄、绿、白、黑五色彩带,代表金、木、水、火、土五行,彩带上拴两个铜铃和两个银制法器。据她说其与天剑缠在一起是最见效的治外病神器。病人来 了,斯琴掛边问诊边将珠串从脖子上取下,缠在右手中,用左手一掳,珠串竖立不动,专注观之并口念神词。片刻,珠串上端向某一方向倾斜,斯琴掛萨满根据所倒 方向用蒙古文在诊病本上记载,问一个问题倒向一个方向,循环往复犹如茧蛹摆头。当问完所有问题,珠串挺立不动良久才全部倒下,斯琴掛萨满也就诊出了病症, 跟着就是开方。珠串重又回到萨满脖子上,完成了一次诊病。 用神器治病 “阿巴嘎拉岱”治疗。阿巴嘎拉岱是人面形状的面具,可以帮助萨满完成治病之使命。斯琴掛主要是利用它口中所衔的肥肉(羊尾)来治病。据说治疗时,将阿巴嘎拉岱口衔之肥肉涂于患病处,边涂边念咒语,痛患就会减轻。 “阿莎力呗”治疗 “阿莎力呗”是达斡尔语,是热水净身疗法,即用一铁锅将水烧开,烧时在水中放入红乳牛的奶子、黄油、酒和千里香草,再放入从9处泉水中捞出的9块石头,并将萨满服上的护心铜镜放入。然后萨满敲起鼓,唱起神歌,将沸水用大刷子甩在患者身上洗刷患处,轻者洗3次即可,重者洗7次或9次。这 可能是最早的热疗,现如今兴起的汗蒸、热疗、水疗、桑拿等保键理疗原理可能与此同出一辙。  神鞭驱邪 草原多动物和植物,生灵多,不洁净 的东西也多,幼小之人、体弱多病之人就容易招惹上,给人以中邪之感。斯琴掛说,凡是她出门到草原去治病驱邪,特别是给蒙古族人治病驱邪时,就必须带上和使 用神鞭。神鞭虽然不大,但她那8种颜色马莲垛辫子形细绳,还有鞭顶端的3个大铜铃,足以震慑邪恶之灵。 “天剑”治疗外病 用紫铜制作的圆锥形天剑,是雷神专用的法器。据称它是对付邪物的最高法器,治疗精神病时最好使。只要用剑挨上病人身体,多么暴跳的患者都能安静下来,老老实实接受问诊、治疗。 仪式治病 “追魂” 追魂仪式是为了“追回”病人的灵魂而做的。该仪式在夜间举行,之前先在患者居室地下挖7个小洞,准备好一小壶清水,一小碗小米用布包成礼包, 倒挂在一根绳子上,代表带给阴间诸灵的礼物。仪式开始时,只见灯火全部熄灭,萨满击鼓跳神。神灵“附体”后,萨满在其助手配合下,躺在挖有7个小洞的地 上,助手唱神歌(一般连唱3支,目的是告诉阴间诸灵因何事、为何人而追魂),为萨满送行。萨满躺在地上,一动不动,大概经过几个时辰,萨满神服上的铜铃响 起,预告病人的灵魂已被追回。此时,萨满助手赶紧连声呼唤,萨满缓缓醒来,再举行谢神仪式,追魂仪式结束。 祭敖包 斯琴掛萨满曾在内蒙古莫力达瓦达斡尔族自治旗和海拉尔市巴彦托海镇做过一系列的祭敖包仪式。据说祭敖包主要是因祖上曾有敖包很久不祭了,或敖包祭得不对,或祖上招惹了不该招 惹的东西而生病。祭敖包仪式一般为一天,首先把献牲动物(牛或羊)牵到敖包前,斯琴掛萨满“告知”献牲者的姓名和所献数目(小型家族祭不用)。为祭祀用牛 羊的灵魂做安抚仪式后把牛羊拉到敖包前宰杀,煮熟后作为供品摆在祭台上,点上千里香。祭祀开始时,斯琴掛萨满面向太阳神,代表全体氏族部落致颂赞词,并向 天神主述祭祀敖包的原由。之后众人向敖包行叩首之礼,在斯琴掛萨满的带领之下,在悦耳的鼓声中围着敖包顺时针绕3圈,把石块、树枝、哈达等摆放在敖包上, 并不断向敖包弹洒酒水、鲜奶及献牲动物的鲜血,以示祭祀敖包的虔诚之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