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殃诀

批殃之法何须难,月将加到死时间。 男落辰位女戌地,落到日时某方出。 人死有煞,故有出殃一诀以示,凡见得受殃之处,应避其时辰,用红纸或红布相挂,或以鞭炮相惊,或以锣鼓相扰,可解其煞。 如不除殃,或不知而受者,家宅难宁,补救之法,当在净宅之后,放之鞭炮,再取泰山石以镇。

相马口诀

         古籍中列名可考的养马、相马、疗马经典著作就有32种,百余卷之多。遗憾的是,这些由先贤们积累总结的宝贵经验,包括最著名的《伯乐相马经》等大部分都早已失传。现仅将存世最古老的《司牧安骥集》所传《宝金篇》(明代改编更名为)原文照录如下:         三十二相眼为先, 次观头面要方圆。 相马不看先代本,一似愚人信口传。眼似悬铃紫色浸,睛如撒豆要分明。 白缕贯睛行五百,瞳生五彩寿多龄。鼻纹有字须长寿,如火如公四十 春。寿旋顶门高过眼,鬃毛茸细万丝分。 面如剥免肋无肉,鼻如金盏食槽横。耳如柳叶根一握,颈长如凤似鸡鸣。口叉湏深牙齿远,舌如垂剑色莲形。 口无黑靥 湏长命,唇如垂箱两合停。           以上七言八十句的歌诀中,有相当部分的正确性已经为现代实践所证明。另有部分语句使用的数字或比哈过于空泛,其确切含义很难界定。

婴儿有超能力 预见未来产生心灵感应

5岁小孩有超能力? 弗拉基米尔·沃洛布耶夫教授是俄罗斯医学研究院的资深研究员。他说:“当我在家中找不到一些重要文件的时候,我通常会翻箱倒柜地搜索一遍,但往往是无功而返。但我5岁的儿子会笑着告诉我,我要找的东西可能在卧室贴近电视机的地方。这时我才突然想起,我确实把它放在那里了。” 沃洛布耶夫说,对此我感到十分奇怪:他是怎么知道的,因为那段时间他一直不在我身边。难道他真的有心灵感应或者透视能力?他说:“通常,我们用直觉或者预感来解释这些现象。很多时候,我们都不知道自己正在做什么,只觉得自己就该那么做。” 能看到人如何死去 科学家们一直不能解释这种现象到底是什么,它是第六感觉还是胡言乱语?世界各国的科学家都在研究这种心灵感应和预见未来的现象。20世纪70年代末期,俄罗斯医学研究所下属的人类大脑研究所专门设立了一个实验室,研究检测了很多所谓的“预言家”。他们中大多数人都是骗子,可是其中有几个人似乎能够看见未来和预测他们并不理解的事情。 当时有一名被称为奥尔加·杜博鲁瓦的预言者,35岁。当她早晨出现在实验室的时候,看起来似乎很绝望。她眼含泪水地告诉研究人员,她的生活变成了噩梦。她不能以正常的方式与人们交流,因为她能看见这个人怎么死去,她还能够读懂邻居们正在思考的问题。 为了测试她的能力,研究人员利用了美国心理学家乔治·莱因设计的方法。研究人员利用25张背面是黑色的卡片,每张卡片的正面都有不同的图形:比如十字、五角星、圆圈或者一列数点。研究人员随机抽取卡片,要求奥尔加猜测。按照概率计算,普通人猜对的概率为1/5,而拥有超能力的人可以全部猜中。奥尔加首先闭上眼睛,静静地坐3到5分钟,然后睁开眼。她可以透视卡片黑色的背面,精确描述出正面的图形 孩子越小,超能力越强 另外,让研究人员更加惊骇的是,他们对1500名年龄从3岁到5岁的孩子进行同样的测试结果显示,孩子们猜中的准确率要远远高于普通人的平均水平。更值得注意的是,孩子年龄越小,准确率就越高。 最小的孩子甚至显示出预见未来的能力。据萨拉托夫城的伊琳娜·彼德拉科夫说,她的孩子十分正常,也十分安静。但是,有一天孩子的行为举止十分怪异。当时,孩子正在她经营的商店门外的推车中睡觉,突然孩子疯狂地尖叫起来。伊琳娜十分害怕,将孩子抱起来放在胸口安慰。她刚刚完成这个动作,一个醉酒的司机就开车将婴儿车撞翻了。 现在,科学家们仍然没法解释卡片实验的结果,参与这项实验的科学家们确信自己有能力分辨科学还是戏法。但是也有例外,比如曾经有个俄罗斯妇女,宣称她的手掌上有“眼睛”。她在愚弄了很多科学家后,被她的同行们轻易识破了谜底。

研究发现宠物或能通灵能够预感主人回家

 一些宠物能够感应到远方主人的死亡或者正在灾难。            有的猫咪似乎可以感应到主人要带自己去看兽医,于是就会事先藏起来,这样主人很快就会厌倦这种“躲猫猫”的游戏而最终放弃就医计划。   据英国《每日邮报》1月9日报道,尽管“通灵”一说至今没有确凿的科学理论依据,但是很多神乎其神的传说以及无法用科学解释的现象让人们很难相 信“通灵”只是子虚乌有的无稽之谈。英国著名生物学者、作家鲁珀特 谢德瑞克(Rupert Sheldrake)在《狗狗知道你要回家?探索不可思议的动物感知能力》一书中,记述了很多令人不解的动物行为。   谢德瑞克在书中写道:“我的一个邻居是个寡妇,她儿子在一支商业船队谋生。儿子每次从海上结束工作回家,从不告诉母亲具体的归期,这是因为他担 心路上有事耽搁不能如期回家,那样会让老母亲牵挂不已。但是老妇人却总能提前知道儿子何时到家,原因就是家里养的一只猫!这只猫很依恋少主人。每次少主人 到家前的一两个小时,猫咪就坐在门前,喵呜喵呜大声叫个不停,好像它的第六感能够感知少主人正在回家途中。每当此情景发生,老妇人便知儿子很快就将归来, 于是做好一切准备工作,基本上猫咪的每次报信都不会让主人们失望。”   谢德瑞克认为“猫咪预感主人回家”只是众多动物感应事件中的一例。在英国和美国进行的电话调查显示,除了宠物猫,家养的宠物狗、鹦鹉、马,甚至 雪貂和被当作宠物豢养的小羊和鹅也都曾经出现过类似的“心灵感应”事件。其中50%接受调查的狗主人称,他们的狗狗拥有预测家庭成员归期的“超能力”,而 宠物猫的这一比例为30%。   根据谢德瑞克的研究,很多猫咪看似都拥有超感能力。比如,他们似乎可以感应到主人要带自己去看兽医,于是就会事先藏起来,这样主人很快就会厌倦这种“躲猫猫”的游戏而最终放弃就医计划。   更为离奇的是,一些动物甚至可以在很远的地方感知主人何时会发生不测或者身亡。谢德瑞克的案例数据库显示,过去曾有超过5000宗类似的动物心 灵感应案例。其中有177宗案例是狗狗遥感到主人的死亡或者正在受难,他们的表现方式一般是哀嚎、呜咽或者发出类似哭诉的呜呜声。   对于人类来说,动物的这种超感应能力在预测自然灾难(比如地震、海啸等)中可以说具有巨大的潜在价值。谢德瑞克的研究显示,除了心灵感应的能力,动物们还似乎拥有一种感知“大难临头”的能力。   在古籍中可以找到很多动物在大地震前夕表现异常的记载,谢德瑞克也从现代事件研究中找到了很多实例。无论是野生动物还是家养动物,他们都会在大 灾前夕表现出恐惧、焦虑或者做出其他反常举动。可能的科学解释也许是动物们察觉到了地表的颤动,或者嗅到了地壳震动散发出来的地下气体味道。然而,这种对 动物感应能力的研究一直未能在西方科学界中引起重视,尽管这一现象始终在挑战现代科学解释的极限。   在2004年的亚洲大海啸发生时,泰国一个村庄的居民称,村里的一群水牛正在海岸边觅食,它们突然抬起头、瞪着海面,耳朵直愣愣竖起来,随后牛群忽然转身向山上狂奔而去,不知所措的牧民尾随牛群上山,因此侥幸逃过一劫。   在以上种种研究结果的基础上,谢德瑞克得出结论认为,鉴于动物在大灾前夕的这种感知行为,人类的地震和海啸预警系统或许可以将动物的这种感知现象作为一种参照。每当灾难临近时,人们如果留意到动物们表现出异常行为,就应该打热线电话发出警报。

康奈尔大学实验证“通灵现象”或真存在

           据国外媒体报道,科学家达里尔·贝姆(Daryl Bem)在2010年进行了一项神奇的验证实验,论证人类是否拥有“通灵能力”。实验结果似乎证明了人类有能力预测未来,并确定出即将出现的关键词。但是 现在研究“通灵现象”的赫特福德郡大学与伦敦大学的心理学家试图复制实验过程,却没有什么发现,也这可能是统计上的巧合。但他们认为“通灵实验”的最大问 题在于我们如果发现惊人震惊的结果该怎么面对。   美国康奈尔大学的一篇学术出版论文中提到了“通灵实验”的过程:参与测试的能“预见未来”的通灵者要求现写出一连串的单词,这些关键词将在之后 第二个列表中出现,在第二列表公布之前,他们实际上已经知道了将来会发生什么。很显然这样的测试是严格进行的,目的是证明测试人员能否预见未来,用回忆推 测单词的方式验证他们对未来的预测能力。这篇论文被刊登在《性格与心理学》期刊上,并引发了许多心里学家的质疑,他们不相信这样的结果。   赫特福德郡大学的心里学家理查德·怀斯曼(Richard Wiseman)与伦敦大学的心里学家克里斯多夫弗兰奇(Christopher French)针对论文中的结果,设置了50个测试人员参与的反驳性的实验。怀斯曼在原始研究记录中提到:“这就如同你研究一个测验,而你却亲身经历了, 并且在事后再去研究它,这样你就对这样的测验就有了一个更好的应对措施”,这就是我们对康奈尔大学的研究结果感到惊讶的原因。我们在反驳性实验中并没有发 现有说服力的“通灵证据”,但他们的实验结果也可能是统计上的巧合。   因此,对于“通灵现象”的解释有时候会得到一些误传,虽然真实情况尚未得知,至少科学上还未找到有力的证据以支持“通灵现象”。在初始的测试研 究中,达里尔·贝姆的测试人员看到48个英文单词在计算机屏幕上显示,接着他们被要求尽可能多地写出所记忆的单词。然后对其中的24个单词进行随机抽样并 再次出现,参与测试的人员被要求重复第一个步骤。对实验结果进行分析后,达里尔·贝姆发现参与测试的人员可预测出即将出现的单词,这暗示了预测未来的能 力。   达里尔·贝姆将他的研究和方法公布,并鼓励其他的研究人员重复他的研究结果,实验中所涉及的电脑随机抽样程序也被上传到网上。在后续的研究过程 中,达里尔·贝姆认为需要进行更多的实验,虽然基于电脑的随机抽样已经被设计成减轻误差或者某种因素对实验结果的干扰,但他也建议研究人员要保持怀疑的态 度,避免不知不觉中影响了实验结果。这并不意味着实验结果是通过独立调查进行验证的,但是我们必须认识到参与实验的测试者就有一个变量,应该在设计实验时 予以考虑。   心里学家理查德·怀斯曼在验证性实验中发现了论文中“通灵实验”的一些问题,相关的期刊也决定刊登出反驳性实验的研究结果,但怀斯曼认为“通灵 实验”的最大问题是如何面对惊人震惊的结果,对重复性的验证实验结果并没有多大的兴趣。这场关于“通灵实验”预测未来的实验论战也揭示了科学家平时是如何 开展研究的,以及学术期刊在刊登研究结果上的出版过程,即使我们不相信预测未来是真实存在的,但问题本身以及探讨问题的过程却是很值得借鉴的。

人类大脑具有预知未来的潜能

        根据这项最新研究,人类的身体能够在大事情发生之前就知道它即将发生。如果这是真的,这项研究表明自然法则的基本事物还有待我们发现。  每天我们都会做出数以千计的小预测——公交车什么时候到达;谁会敲门;玻璃掉落时是否会破碎等。目前,美国华盛顿大学研究人员作为预测学研究先驱者之一,现开始通过一系列实验计划揭晓大脑预测日常事物的神秘洞察力。        这听起来有点儿像吉卜赛算命先生,但精神分裂症、阿兹海默症和帕金森氏症等神经学疾病早期患者将受益于这项研究。在这些疾病中,患者在所处环境中遭受来自正常意识流的不同分段意识,从而导致他们出现精神失常。         研究 人员聚焦于大脑中部多巴胺系统(MDS),这是一个远古进化大脑系统,可提供意想不到事件发生时大脑接受的信息。他们使用功能磁共振成像(fMRI)发现当测试者被要求选择日常生活事件录像中将要发生的事情时,大脑多巴胺系统能够编码预测误差。         华盛顿大学心理学副教授杰弗里-扎克斯(Jeffrey M. Zacks)博士称,预测近期事件对于引导行为至关重要,同时也是预测感知、语言处理和学习理论的关键组成部分。他是这项研究负责人,该研究报告将发表在即将出版的《认知神经科学》期刊上。         扎克斯说:“这对预测即将发生事物具有很大的优势。”他和同事正在建立一个如何预测即将发生事情的理论。该理论的核心是一种重要预测未来的信念,是可维持预测即将发生事物的精神模式。有时,这种精神模式需要进行升级,特别当环境无法预测性地改变。他指出,当我们观看记录日常生活活动性的录像时,我们能够预测录像中下一步将发生什么。成功预测是与主观体验的平滑意识流相关的,但是许多次失败预测行为显示,大脑意识流遭到破坏,同时伴随着控制注意力和未预测变化适应性的大脑多巴胺系统(MDS)处于活跃状态。        扎克斯对年轻健康的测试者进行了实验,让他们观看日常生活事件录像,比如:洗车、搭建LEGO积木或者洗衣服,测试者观看一会录像,然后停止播放。此时向测试者展示一些图片进行选择,问询5秒之后录像将出现怎样的情节,同时避免了与发生情景不一致的类似图片。播放停止时间位于录像播放一半进行另一个事件活动之前(事件边界),在录像的另一半时间里,录像将在事件活动进行一半时停止。   西北大学一位神经系统科学家Julia Mossbridge说道:“这个发现就是事情能够在毫无线索的情况下预测出来,这种迹象表明身体效果是真实的但却很微弱。那么问题就是这是如何实现的?”然而,其它的科学家对这一说法持有怀疑态度。他们认为研究中的一些偏差导致了看到实际上不存在的一种效果。   许多研究已经表明身体反应包括心率、瞳孔放大和大脑活动变化。在大多数试验当中,恐怖的图片与更中性的图片随机散布,因此理论上说参与者对于下一刻会出现哪张图片没有任何头绪。为了查明这种效果是否真实,Mossbridge和她的团队对二十几个这种试验进行了分析。作为分析的一部分,他们否决了存在偏差和缺陷的任何试验。   他们仍然发现了一种“预感”效果,试验中检测到在事件发生前的数秒会发生身体兴奋度的变化。这些发现表明当有一些重要的事情即将发生的时候人们的身体会下意识的预感到未来,即使是在人们不知情的情况下。Mossbridge告诉《生命科学》道:“比如说,如果你是在一只股票上投入很多钱的股民,你或许可以提前十秒预测你的股票动向。”   论文并未宣称人们是巫师或者拥有超自然、超常的力量。相反的是作者认为预感是真实的,遵循自然法则的身体反应只是无人理解的反应。但是其他人都在怀疑这种预感。大脑和认知研究中心的认知科学家Rufin VanRullen在一封邮件当中说道,虽然在这项研究当中使用的统计方法是听诊,那并不意味着预感是真实的。   VanRullen并未参与这项研究,他写道:“所有的这一切都表明对于寻找这些所谓预感效果的科学家们有一种统计学趋势来真正发现它们。”伊利诺伊大学香槟分校的一位研究人员凯尔-艾略特-马修森在邮件中说到,相反的是很可能这些试验是有偏差的,或许是研究的作者无意中错过了。   马修森补充道,也有可能大量研究人员都寻找过这个结果,结果未能发现它而且把这一切都忘记了。他也和VanRullen一样也未参与这项研究。他说道,那些研究从未发表过,因此发表的研究中的整体效果是存在偏差的。根据研究人员所说,为了用这种偏差来解释他们的研究结果,至少有另外87个未发表的研究需要被证实没有效果。马修森写道:“在心理学实验室和心理学调查之间,我能够想象这种多次失败的试验毫无疑问不会发表。”     研究人员发现测试者在整个事件活动录像的预测准确率高达90%以上,但在预测跨越“事件边界”中预测准确率不足80%。同时,测试者对自己的预测信心不足。扎克斯说:“跨越‘事件边界’是最难预测未来的,测试者知道他们有难度。当录像停止时,测试者产生的测试误差将显著增大。”     扎克斯和研究小组对测试者大脑系统非常感兴趣,期望揭晓大脑系统是如何预测新的事件发生。在功能磁共振成像实验中,他和同事在几处中脑区域发现显著的活跃性,在这几个中脑区域中存在有黑质体(substantia nigra)和叫做纹状体的胞核,黑质体是多巴胺信号系统的起点。     扎克斯称,黑质体是帕金森氏症最难侵入的大脑部分,也是控制活动和作出适当决策的重要大脑区域。功能磁共振成像实验提示大脑活跃性存在两个临界点:当测试者作出选择;反馈测试者回答正确性与否的短暂时刻。他强调指出,这项实验提出了实验室预测理论的“脆弱性测试”,研究人员希望能够进一步升级预测机制,从而可以更好诊断神经疾病的早期阶段,为患者提供治疗方案。

《道德经》与帝王年号

 年号是古代封建帝王用来纪年的名号。公元前140年汉武帝即位后正式采用“建元”作为年号,从此“年号”作为制度传承下来,每一位新皇帝登基都要重建“年 号”,一直延续至清末“宣统”为止。期间共历三百二十八帝,长达两千零五十一年,总共使用了七百零八个年号。这些年号中许多都渗透了道教文化的因子,如汉 献帝刘协的“延康”、隋文帝杨坚的“开皇”等采撷自道教经典;王莽的“地皇”、北魏太武帝拓跋焘的“太平真君”等演绎自道教神话;唐玄宗李隆基的“天 宝”、宋真宗赵恒的“大中祥符”等蕴涵着道教祥瑞,这些从一个侧面生动地反映出道教作为本土宗教对于中国政治的深远影响。   值得注意的是有些帝王年号源自道教根本经典《道德经》,这就不仅仅是取其祥瑞、求其庇佑的问题了,更重要的是表明这些帝王对《道德经》治国策 略和政治理想的认同和赞赏。然而具有讽刺意义的是历代崇奉道教的帝王大都热衷炼丹求仙、大兴土木,挥霍民脂民膏,违背了《道德经》“我无为而民自化,我好 静而民自正,我无事而民自富”的宗旨,最终将国家治理得“国非其国”。      一      太初(前104-前101)、太始(前96-前93),是汉武帝刘彻的两个年号。西汉沿用秦代历法颛顼历,经过一百余年,误差积累已很明显。 汉武帝于元封七年(前104)颁行由落下闳、邓平修订的历法,并改元封七年为太初元年,因而新历又称为太初历。《列子•天瑞》说:“有太易,有太初,有太 始,有太素。太易者,未见气也;太初者,气之始也;太始者,形之始也,太素者,质之始也。”“道者,谓太初也。太初者,道之初也。”列子作为道家学派的重 要成员,其思想可以追溯至《道德经》首章:“道可道,非常道;名可名,非常名。无,名天地之始;有,名万物之母。”天地万物未生之前“道”就已经存在了, “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天下万物生于有,有生于无。”可见太初和太始符合《道德经》所描绘的天地未判、混沌未分然而大道充盈、无所不备 的至极状态。汉初以道家思想治国,使人民摆脱秦朝苛政得以休养生息,史称“文景之治”。汉武帝“罢黜百家,独尊儒术”,却毕生热衷求仙封禅和鬼神之祀,宠 信方士公孙卿、栾大、李少君之流,加之穷兵黩武,好大喜功,挥霍无度,致使“海内虚耗,户口减半”。晚年汉武帝下《罪己诏》检讨自己,痛定思痛地说:“向 时愚惑,为方士所欺。天下岂有仙人,尽妖妄耳!”   除此之外,南北朝时还有四位帝王定“太初”为年号,分别是:前秦高帝苻登(386-394),西秦高祖武元王乞伏乾归(388-400),南凉烈祖武王秃发乌孤(397-399),南朝宋皇帝刘劭(453-453)。   太上 十六国中占据齐鲁之地的南燕国主慕容超年号(405-410)。《道德经》第十七章:“太上,不知有之;其次,亲而誉之;其次,畏之;其次,侮之。信不 足,焉有不信。悠兮,其贵言。功成事遂,百姓皆谓我自然。”统治者的最高境界是无为而治,国家富强,人民生活幸福而意识不到统治者的存在。“日出而作,日 入而息,凿井而饮,耕田而食,帝力于我何有哉?”《列子•仲尼》的一则故事为道家的政治理想进行了生动的注解:“尧乃微服游于康衢,闻儿童谣曰:‘立我烝 民,莫匪尔极。不识不知,顺帝之则。’”慕容超的年号虽然是“太上”,但他的统治恰恰是“太下”的“畏之辱之”。史载他在位期间“不恤政事,畋游是好”, 屡次派兵到东晋境内掳掠男女和财物,“朝野失望,百姓苦之”。最终都城广固(今山东青州)被刘裕攻破,慕容超被送往建康(今南京)斩首,南燕政权遂告灭 亡。   此外,“太上”有最上之意,道教尊《道德经》的作者老子为太上老君,简称太上。后世不少道经皆假借太上之名,例如《太上感应篇》、《太上洞渊神咒经》、《太上老清净经》等。      二      建德 北周武帝宇文邕年号(572-578),语出《道德经》第四十一章:“建德若偷,质真若渝。大方无隅,大器晚成。”“偷”在这里有闲散、秘密的意思,统治 者“无为而治”,貌似懒惰闲散,好像什么也没有做,却使人民的利益得到了最大满足。他不虚张声势,不以功成而自居,老百姓即使想歌功颂德也找不到理由。   宇文邕是一位励精图治、很有作为的皇帝,他韬光养晦十二年,终于在天和七年(572)杀死权臣宇文护,亲自执掌朝政,并改元建德,希望能成就 一番伟业。宇文邕“弃奢淫,去浮伪”,平时著布袍寝布被,无金宝饰物,后宫仅有嫔妃十余人,劳谦接下,以治国为己任,每次征战,皆身先将士,深得将士崇 敬。宇文邕喜好道教,曾召请韦节、严达、王延等道士上殿咨问,为他们建立道观,赏给钱物,资助他们整理编修道教经书,弘扬教义。他在位期间曾经两次下诏灭 佛,佛像经书焚毁,寺庙田产收为国有,僧尼勒令还俗,寺院占有的大量人口开始纳税服役,社会经济得以一定程度的恢复。灭掉北齐、统一北方后的宇文邕踌躇满 志。公元578年,正当他打算“平突厥,定江南”,实现统一全国理想的时候,不幸暴病于北伐途中。   大成 北周宣帝宇文赟年号(579),语出《道德经》四十五章:“大成若缺,其用不弊;大盈若冲,其用不穷。”再完美的东西看上去也是有缺陷的,然而它的作用却 是永无穷尽的,或者说正是看上去的“缺陷”恰恰能够成其大,使“其用不弊”。这也符合《道德经》所言“天网恢恢,疏而不失”之意。   大象 北周静帝宇文阐年号(579-580),语出《道德经》三十五章:“执大象,天下往。往而不害,安平泰。”“大象”是得道者所进入的真实不虚、灵明不昧的 最高境界,世间万物都会在这里出现。万物和谐,我无害物之心,物无害我之意,自然能够镇定自若,泰然处之,相安无事。圣人治国,“处无为之事,行不言之 教”,营造自然淳朴的社会风尚,天下有志之士自然慕道而来。圣人没有国家和民族偏见,而是一视同仁。这样以来,社会就形成了各民族和睦相处的太平盛世景 象。此外《道德经》四十一章也说:“大音希声,大象无形。”意思是说世界上最伟大恢弘、崇高壮丽的气派和境界,往往并不拘泥于一定的事物和格局,而是表现 出“气象万千”的面貌和场景。这一盛世气象却没有在北周出现。   武帝宇文邕对太子宇文赟要求十分严格,但是宇文赟却很不成器,他甚至对着父亲的棺材叫骂:“死得太晚了!”史称“宣帝初立,即逞奢欲”。宇文 赟喜好排场,沉湎酒色,嬉游无度,疏于朝政,即位不到一年,为了过一过当“太上皇”的瘾,才二十一岁的宇文赟便“禅位于太子阐,大赦,改元大象,自称天元 皇帝”。他所居住的宫殿称“天台”,对臣下讲话时自称“天”而不称“朕”。宇文赟还经常坐在一尊大佛像和一尊天尊像中间,在广场观看杂戏表演。公元580 年二十二岁的宇文邕于天兴宫避暑时病死,581年杨坚废掉八岁的外孙静帝宇文阐,建立隋王朝。对于北周这段历史,王夫之认为武帝宇文邕虽然政绩斐然,但其 穷兵黩武已使民心背离;加之天元皇帝两年多穷凶极欲,两代君王皆忘记以德治国、无为而无不为的古训,这是社稷易主的重要原因。      三    … 阅读全文 《道德经》与帝王年号

清代民间秘密宗教的诵经疗法(三)

五、师傅诵经疗病的案例       当秘密教派师傅为病人诵经治病时,多半会举行法会、焚香上供等活动,透过膜拜神明、诵读经卷等仪式,希冀为病人消灾祈福,从而医治其病痛。如以红阳教为例,该教向以经卷量多且精致著称,且其活动亦十分重视法会、设坛诵经,故其师傅常以诵念经卷的方式为人祈福治病。如康熙年间,红阳教有位师傅沈自祥原是平南王尚可喜的家奴,他曾到海州地方传教,供奉混元、飘高等祖 师,并为人念经治病。       另乾隆36年(1771),有村民胡广太患病,曾邀红阳教的师傅宋成相、李湖至家念经二次,以祈禳病愈。58又如嘉庆9年(1804),红阳教师傅孟六与同村数人加入红阳会,习念经卷,日后即在外为人念经治病,据清代大学士曹振镛奏称:孟六、彭会、康四与在逃之庞五均籍隶宛平。在广安门外孟家庄居住,彼此素识。嘉庆九年间 孟六同妻杨氏、庞五同妻刘氏,并彭会、康四等均拜同村之谷老为师,入红阳会,谷老家供有飘高老祖图像,每年五月十七日、九月十七日,孟六等各出京钱一百余文,送交谷老烧香上供吃斋,念诵《源流经》、《明心忏》各散。孟六、彭会、康四即在外为人治病念经,念诵求佛祖看病下药等语。用茶叶、花椒等物给人煎服……孟六因先后给深州民妇李张氏,并宛平县 民妇孟傅氏及王庞氏之姑治病痊愈,李张氏等即拜孟六为师入会。……孟六起意复约彭会等拜会。(道光)十年、十一年五月十七日、九月十七日彭会等仍送给孟六钱一百余文,在飘高老祖像烧香上供,背诵《源流》等经卷。       从曹氏奏折中,可知红阳教师傅孟六组织一个以诵经为主的修行团体,平日定期做会诵经。日后会中人士则常出外以念经、茶疗方式为人治病,藉此招人入教。除了红阳教傅常为人诵经治病外,其他教派师傅亦会采取此法做为医疗传教的凭借。如乾隆52年(1787)间,收元教师傅董敏,系直隶蠡县人,曾将其祖父遗存《收元》、《收圆》、及《九莲救度》等经加以改编成歌曲诵读,藉此代人念经消灾治病。时有村民贾立业之母王氏因年老多病, 即邀请董敏等人前往念经治病。      至于圆顿教师傅徐文秀则定期于每年4月初8日、7月15日、10月15等日聚集信徒做会,供奉弥勒佛,念诵「及南无天圆太宝阿弥陀佛」十字佛号、《皇极》等经,以期为人祈福消灾。嘉庆12年(1807),有直隶宛平县居民韩兴患病,遂至徐文秀家央求其念经而被医愈。 另如嘉庆17年(1812),混元教师傅接管教务,将混元老祖神像及经卷等物领回供奉。张景山以念经上供式为人治病,而其举办的做会活动亦颇具规模,往往动员其底下的子弟各司其职,包括带领众人行礼的「领众」、负责上供香烛的「坛主」、陈设经卷的「经文」、约束众人的「管众」、管教众人喫斋的「调众」、买办祭品的「供上」、催人办供名的「催众」等职务。  张景山的案例说明其教派是具组织性的,颇能吸引多人参与,且可从中获得来自医愈病患的酬金。类似这种秘密教派师傅在为人诵经治病,收取病患献纳钱文的情形,仍有若干案例可再加以举证。如乾隆39年(1774),河南鹿邑县农民樊明德因在求医过程中,获有《混元点化书》、《太子问道经》等经书,遂自创混元教,招人入教,并议定每年清明、5月15日、9月初10日、12月初1等日与信徒聚会念经。因此,遂有若干信徒各出钱50文,央请樊明德念经治病。    樊氏念经治病能力颇获得信徒肯定,如安征巡抚裴宗锡奏称:乾隆三十九年三月间,丁洪奇、张菊同往亳州连界之河南鹿邑县邱家集贩卖草帽,寓居樊明德家。因见樊明德每晚诵经,向其查问。樊明德答以仙人传下真经,虔心念诵,死后免入地狱,转生好人,并称有人恳其代念,亦可保佑。丁洪奇等被其愚惑,即央樊明德代念一夜……九月 内,有张菊表弟鲁位因伊母张氏颈项疮,张菊告知樊明德善于念经保佑,鲁位曾至樊明德家给钱二百文,樊明德代为念诵,并给末药调治,伊母旋即痊愈。十月十八日,丁洪奇、张菊各备八折钱三千,同至樊明德家,将钱送给,投拜为师。  混元教樊明德为人念经治病的案例,说明了只要诵经师傅只要能够呈现医疗成效,则其村里居民自会口耳相传,前往求医,师傅遂得以收取钱财,并可吸引人入教。又如嘉庆年间,某一秘密教派师傅滕永安亦能够为人念经治病,获得多位病患的酬谢,如山东巡抚吉纶奏称: 缘朱七子籍隶章邱县,滕泳安赴彼探望,自称能治代为烧香念经,适值痊愈。朱七子因幼年趺伤,胳膊常患疼痛,亦请令医治,滕泳安口授经语,令其讽念,朱七子信服持诵,滕泳安复给抄录《三佛应劫总观通书》一本及《显明册》一本,称系已故县民苏秉义所授,嘱令学习勿传外人……迨十年间,滕泳安藉称治病煽惑敛钱,每于三九两月初一日,在家供佛诱人,至彼求福,有庄邻张马氏……各因亲属及自己患病,先后邀请滕泳安念经医治,或酬谢京钱一二百文或粮食一二升不等,滕泳安即乘机传授经咒。  由于秘密教派师傅为人诵经治病可获得病患的酬谢,遂出现若干人士假借诵经治病的名义,向希冀祈求病愈的患者或家属骗取钱文的案例。如道光17年(1837),山东村民王礼假藉红阳经卷名义,企图以念经治病方式从中获取经济利益,据山东巡抚经额布奏称:又现获之王礼于道光十六年四月间赴昔存今故之刘复保家闲晃,见混元泰山等经各一部,内有 飘高老祖等邪神名号,向刘复保查问,称系伊故父曾充泰山庙道士,因有此经,因有此经,不知得自何人,当即借回阅看,王礼特故将经收藏未还。十七年二月初七日,王礼忆及经内语句新鲜,可以哄动乡愚,起意邀冗素识现获之王义、赵宽、刘庆同在本村观音庙内设坛习念,希图敛钱使用。十二日庄民刘得林因子患病,不知王礼念系邪经,即供给饭食,央令讽诵穰灾,并未送给钱物。  从此奏言中可知王礼并非红阳教教徒,只因自他处得自红阳教经卷后即设坛诵经,亦能够吸引病患家属前来请求诵经消灾,以祈病愈,可见一般民间百姓对于诵经治病之事仍颇为相信。由于民众对于经卷的信服,因此遂有人刻意创立新的秘密教派,以念经治病、摆供做会为号召,藉机引人入教骗钱。如前述乾隆38年(1773),太阳经教师傅朱洪曾因念经自愈而新立此教派名目,以念经治病为名义,招人入教,据河南巡抚何煟奏称:「其教系令人念《太阳经》便可消灾获,相约每年四季携带钱文,不拘多少,至朱洪家敬神」。  朱洪自创的新教派吸引邻里居民的参与,他也从中获得香钱1300文及米豆等物。68又如嘉庆18年(1813),陆林会混元教教首王太平王自创教派,他藉由一本拾得的经卷,向众人宣称做会念经可以治病、消灾获福,遂煞有其事地设坛做会,竟然可吸引百余名民众加入。由上所述,秘密教派师傅为人诵经治病时,不但可藉此引人入教,同时亦可获得来自病患的酬谢,故在乡村社会类似的诵经活动常可见及。大体而言,师傅诵念经卷的名目甚为多元化,不仅包含该教派专属宝卷,亦涵盖他教经卷,显示一般民众对于经卷的疗效相当信服,并不拘泥某一教派经卷。    至于民间秘密教派师傅诵念经卷为病患所治疗的疾病种类,如就附录资料所示,除了叙述不明确的病症外,大致可归结出属于皮肤病的颈项疮、癞疮;身体四肢疼痛性质的足疾、胳膊疼;传染病性质的疟疾、痨症;精神心理异常的疯病等。这些病症反映了不少乡村民众对于诵经疗效的期待,无论染患何种类型疾病即会尝试向秘密教派求治。若进一步探究诵经疗效,据笔者收录25个案列中,治愈案例有5个(含疟症、与癞疮)的情形来看,显示透过秘密教派诵读经卷,可让患者求得心理上的平衡和身体上的康复,故有不少求医案例。 六、民众求医缘由与习教活动 如探究患病民众之所以向秘密教派师傅求医,希冀藉由诵经祷祝方式医愈其病的缘由,则与医疗环境、求医管道、医疗过程、经济条件、识字水平等因素有关。以医疗环境来说,乡村社会的医疗条件较不充足,较缺乏开设药铺的医生为村民治病,71因此具有医病能力的秘密教派师傅就成为他们求助的对象。当民众自身或其家人患病时,不免四处求医,在因缘际会与秘密教派师傅接触时,即容易接纳其必须入教念经,才能将疾病治愈的说辞。如嘉庆3年(1798),籍隶江西余干县的居民卢晋士,从事剃头生理,因染患足疾,即被大乘教师傅刘鹏万劝令入教吃斋念经,表示可保证病愈。卢晋士因而拜刘鹏万为师,诵习《天缘》、《十报》等经,并学习五戒及十二步教法。   嘉庆年间,另有江西地区大乘教师傅,亦藉由诵经可治病的说法劝人入教,并且辗转传徒,教徒人数激增,如巴哈布奏称:彭善海籍隶湘阴县,徐得宾籍隶江西高安县,均手艺小贸易营生。嘉庆二年,徐得宾前赴江西吉水县四虚地方置买铁货,会遇在彼开店之江西清江县人黄明万,时徐得宾谈及向来身患吐血病症,医治无效。黄明万告知伊系大乘教门徒,法名普筹,其教传有一十二步功夫名目,如入教学习,即可消灾延寿。徐得宾信以为寔,就拜黄明万为师,传授一步至三步经语,法名悟慈,抄给经卷、榜文、纸画、观音图像并铁佛一座,徐得宾携回朝夕供奉,茹斋念经,随将一二步经语传与族人徐近伊、邻人郑光成二人抄给经卷。十七年四月内……(徐得宾)赁寓刘添名家……徐得宾告知拜从黄明万学习大乘教茹斋念经,夙疾即愈,劝令入教,可以获福……彭善海)亦拜徐得宾为师,学习一二步经语并向徐得宾借得经卷榜文抄录、茹斋念经……(嘉庆)二十年正月内,彭善海因无生理,携带经卷、榜文赴宁远县 贸易投寓欧启昆家,将习教茹斋可以获福缘由告述欧启昆听信,随转引欧洪得、谭一奉,同拜彭善海为师,抄给经卷, 携回茹斋讽诵。彭善海随赴蓝山县地方先后会遇梁文星…十人,告以母病,彭善海即令入教茹斋,并未传抄经语,亦教习步数。   从上述奏言中,一般平民百姓对于诵习经卷可以却病消灾的说法相当信服,不管是否染患疾病,当他们辗转被告知诵经的诸多好处时,即愿意习教,传钞经卷,入教人数遂不断激增。此外,有些病患则是为求病愈,主动拜师入教,习诵经卷。如大乘教师傅张东安系山东荷泽县人,他先后曾拜王有先、张鲁彦为师,诵读《护道榜文》、《苦行悟道经》之类经卷。74嘉庆16年(1811)间,有同县居民因欲求病愈,遂拜张东安为师,冀望能诵经疗病,据山东巡抚陈预奏称:嘉庆十六年间,张鲁彦物故,有与张东安同县之孟光柱、季化民并已故之李义、刘畛,因久疟不痊,均欲拜张东安为师,诵经疗病,张东安应允,孟光柱、季化民各赴张东安家上供敬神,焚香磕头,拜张东安为师入教,张东安即口授咒语:「苦海无边众生贪,我今渡你登彼岸,一报天地覆载恩,二报日月照临恩」四句咒语。季化民并诵念经卷,孟光柱因不识字,并未诵经,张东安识字无多,不知讲解,亦未将经卷念完,足记经内有无生父母本来真空能变化,本是家乡能变化等句忏语。     此案例说明山东荷泽地方的几位民众因「久疟不痊」,长期忍受疾病之苦,亦可能在求助无门的情形下,转而加入秘密教派,以期透过诵经方式祈求病愈。另有些民众则是因听闻师傅诵经治愈疾病的消息,而主动向秘密教派求治。如前述红阳教师傅陈谨、太阳经教朱洪皆因诵经治愈其自身的病痛。混元教师傅樊明德诵经治愈病患的疮症等。   这些诵经愈病的实例,强化民众对诵经疗效的信念,遂前往求医或直接拜师入教。 至于患病民众会央求秘密教派代诵经卷缘由,有些因素是出于患者并不识字,无法诵念经卷有关。据相关资料显示,有不少秘密教派教徒因无识字水平,故难以了解经文内容,如红阳教女教徒朱王氏虽曾收藏其师傅传留下来的《红阳玉华真经》、《混元红阳经》、《治病符书》等经卷,但因不识字,未能念诵经卷。78另红阳教教徒曹七供称:「伊与吴文焕、曹文升、永新和尚抄了一本了言经,伊与吴文焕不识字,止会打铛锣,遇村中丧事给人家忏悔。」   又川陕楚白莲教教徒王廷诏供称:「我身边带的经卷,原是祖父留下的……我所以常带在身边的。我并不识字,也不知经内说的是什么」。   在民众知识水平不足的情形下,他们只得仰赖秘密教派师傅为其诵经,如前述山东省大新庄村民赵甫性等4人因不识字又染患疟病,遂央请红阳教师陈谨代为诵经。   又如嘉庆年间,前述山东荷泽县村民孟光柱等人亦因不识字且患疟症,亦央请大乘教师傅张东安代念经卷。   再者,由于秘密教派师傅为人诵经治病的方式较为简易,可省却患者求治过程的不便,也是促使民众愿意求医的因素之一。当秘密教派师傅为人诵经治病时,师傅或是病患多半只须准备素供、香烛之类的供品,在用黄纸书写的神明牌位或是神像前上香膜拜、虔心祷祝,再由师傅讽诵经卷(有时须覆诵多遍以增加疗效)即算完成医治程序。在此过程中,民众既无须忍受传统医疗中的外科开刀手术之苦,也无须服饮具苦性的药汤,只 须跟随师傅祷祝诵经即可,故民众也愿意尝试用此疗法以寻得心灵慰藉。此外,民众央求秘密教派师傅诵念经卷时,无须负担太多的医疗费用,也是其求医的经济考量。大体而言,民众在求治过程献纳给师傅的钱文名目,多半属于做会上供费用、师傅诵经酬金、入教拜师礼金等。基本上,这些求医或入教钱文并无定数,但金额有限,有的甚至只提供饭食并未 纳钱,   故不会造成民众的经济负担。如前述的太阳经教诵经做会时系「相约每年四季携带钱文, 不拘多少」;混元教师傅樊明德为人诵经时,患者只出钱50文、200文不等;某一教派师傅则获得病患酬谢100、200文或粮食1、2升等。至于患者或其家属如拜师习经时,其献纳给师傅的钱文以100、200文至数百文的例子最为普遍,约相当于当时1个农工1、2日的工资所得88,尚对其生计尚不构成影响。   当民众基于各种缘由向秘密教派师傅求医时,即是教派扩展的契机。有些患者会求医时接受师傅劝令拜师入教,有些人则是因亲身接触或传闻诵念经卷的疗效,体认到宗教的神奇力量与神明的佑助,而愿意参与习教活动,甚至在地方上形成一个吃斋念经团,到处为人念经治病,赚点生活费。如前述红阳会师傅孟六为几位妇女诵经治愈其疾病时,即拜师入教;混元教师傅樊明德为人诵经愈病,而吸引丁洪奇、张菊入教;另混元教张景山师傅因治愈萧呈、王帼玺其父母的疾病后,二人也献纳钱文,参与做会上供活动 … 阅读全文 清代民间秘密宗教的诵经疗法(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