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生死的中轴线

1850年初春的一个下午,俄罗斯外交部任命的俄国东正教第13届驻北京传教士团监护官科瓦列夫斯基,在中国僧人的引导下参观了位于北京昌平的明代帝王 陵。科瓦列夫斯基在文章中这样描述明成祖朱棣的长陵:“陵墓四周景色宜人,从大门口一眼就能够观赏到建筑群、山峦、半球形树冠的雪松、直冲云霄的钻天杨、 石像生、柱子、屋顶以及探出来的彩绘飞檐,陵区宏伟的全景,一览无余。夕阳燃尽最后一缕光线,一切都印在火红的天际。景色之美,永远也看不够。” 围绕着长陵的十二个同样壮丽恢宏的明帝陵,也让科瓦列夫斯基唏嘘不已,流连忘返。 如此壮丽的明代皇陵经近600年风雨能够完整地保存至今,在中国朝代更迭的历史上殊为难得。事实上,就在17世纪初明清交替时期,就曾经发生过三起大规模 毁坏皇陵的事件:为了遏制后金的侵略,明王朝挖掘了他们认为是后金祖先的金朝皇陵;崇祯末年张献忠的部队毁坏了位于安徽凤阳的明朝皇陵;以及明王朝挖掘了 李自成祖坟。 紫禁城“背山面水”的风水格局 所有这一切被中国人认为是奇耻大辱的行为目的只有一个,就是断绝对手的“龙脉”,破坏对手的“风水”。古代帝王认为,只有占据了天下最好的“龙脉”,江山社稷才能固若金汤,阳宅(宫城)和阴宅(陵寝)若均能占据绝佳的“龙脉”,国运和王气才会悠长不绝。 北京的龙脉源自万山之祖的昆仑山,北京龙脉所在的北干龙是天下最长的龙脉,昌平的天寿山正居于北干龙的“龙结”。大明王朝的紫禁城和十三陵之风水同属一脉,明朝的历代皇帝生前身后均享用着中国最好的风水吉地,彰显出明朝统治者意欲利用风水永统天下的谋略和雄心。 科瓦列夫斯基在北京半年的游历让他认识到,厚葬的风气之所以从中国古代开始就非常盛行,是因为中国人认为死后的世界和真正的现实生活一样。但他也认识到中 国人来世观念的复杂性:“孔子虽然承认灵魂不死,但从未提及灵魂世界,也不谈来世。而与他同时代的李耳在其学说中就谈到了这些。老子的学说在历史上对中国 人的思想道德的影响非常之深,在很长的时期里一直与儒学相抗衡,甚至经常居于上风。”这也许是世界上许多乐于营建陵寝的国家的精神因素之一,但至少中国人 营建墓穴的原因不仅于此。 营建墓穴的深层原因 刘熙在《释名》中曾对“墓”的社会伦理意义和作用进行了解释:“墓 ,慕也,孝子思慕之处也。”这个功能性即便是对于贵如帝王的明皇室也是如此。1850年初春的那个夜晚,科瓦列夫斯基游历十三陵后,在昌平夜宿的旅店曾意 外与前往十三陵祭祖的一位明皇室后裔相遇。科瓦列夫斯基写道,清廷知道有很多明王朝皇族后裔在祭祖,但对他们置之不理,也未加以严格限制。任由前朝皇族后 裔扫墓祭祀,乃是因这些皇族后裔对他们祖先的尊重的孝,乃是所有封建道德伦理的共同基石。即便是当年明成祖朱棣选择了长陵作为自己未来陵寝时,虽将当地的 康家庄迁出,却保留了陵区内康家的祖坟。 让“龙脉”之气流动的朝宗河 晋人郭璞所著《葬书》中,“风水”这个词第一次出现于中国古代文献。郭璞简明扼要地说明了“风水”理论的根本,乃是以“生气”为核心,以藏风、得水为条 件,以寻求一个理想的墓葬环境为着眼点,以福荫子孙为最终目的。对于如何界定风水的好坏,郭璞的观点是:“得水为上,藏风次之。”后世风水师们的主要工 作,便是寻求能够藏风、界水,具有生气的吉地,用于安葬或是修建住宅,以便发展繁衍,福荫子孙。 “形势宗”和“理气宗”抽象的理论语言虽然玄妙不易把握,但通过对自然山水的寄托和比喻则相对容易被人理解。这也许能够从某种程度上解释,为什么明、清时 期,江西的“形势宗”对于福建的“理气宗”取得了压倒性优势地位,这最终使得廖均卿等为代表的“形势宗”风水术士得以运用其风水理论的指导,协助营建了明 十三陵、清东、西陵,乃至南京城、北京城等著名的建筑。 建都先建陵:十三陵的选址 通过“靖难之役”夺权后,明成祖朱棣决定迁都北京,以避开南京不利的政治舆论环境。之所以选择北京作为首都,除了利于防卫蒙古的侵犯,还因为北京是他“龙兴之地”,“风水极佳”。 天下最尊贵的位置 南宋时代的著名理学大师朱熹就曾说:骥都正天地间好个大风水!山脉从云中发来,前面黄河环绕,泰山耸左为龙,华山耸右为虎。嵩山为前案,淮南诸山为第二重 案,江南五岭诸山为第三重案。古今建都之地,皆莫过于骥都。朱熹所言的“骥都”当然不会是位于嵩山之南的北宋都城汴梁,而是暗指当时作为金国首都的北京。 作为辽、金、元三代的都城,北京左环沧海,右拥太行,内跨中原,外控沙漠,无论从军事、政治的角度还是“形势宗”所持的风水角度,都是封建时代中国建都的 上佳之地。但在按照南京紫禁城的形制修建北京城和紫禁城之前,明成祖朱棣首先选择建设的,却是未来明朝皇室的陵寝。 永乐六年(1408年),朱棣派礼部尚书赵羽工远赴北京城郊为自己选择陵地。次年3月,明成祖朱棣为迁都再次来到北京,并命赵羽工和江西风水术士廖均卿在 北京周边寻找万年吉地。赵、廖二人最初选定京西燕家台,因与“晏驾”谐音,觉得不吉而作罢。后来廖均卿等人又勘察了北京西郊的狼儿峪和潭柘寺。由于明朝皇 室姓朱,朱(猪)岂能入狼口?潭柘寺由于已经有寺院,不适合建陵墓,加上区域狭小,缺乏后世子孙陵寝建造的空间,只得放弃。直到最后,廖均卿才向朱棣推荐 了位于北京昌平的天寿山地区(当时称黄土山一十八道岭峰)。在呈给明成祖的《朝献山图标章》中,廖均卿写道:“详察各处山川,堪建陵基者惟昌平州东黄土山 一十八道岭峰美丽,真堪灵宝根基。” 永乐七年(1409年)四月,朱棣驾临昌平。同年五月初八正式点穴,开始动工兴建陵寝,并封黄土山为“天寿山”。永乐十一年(1413年),玄宫落成,被命名为长陵。除了南京的明孝陵,长陵是明陵中规模最大的陵墓。 天寿山的风水好在哪里 明朝人叶盛在《天寿山记》里作了这样的描写:皇陵(今十三陵所在地)山川形势壮丽,发源自昆仑山,通过华山、太行山等著名大山绵延数千里一直延续到北京西 山。天寿山与这绵延数千里的龙脉属于同一脉络,且位于北部中国的正中,的确是最为壮美的地形,天寿山也正是天下众山的主山。明人李贤则在《大明一统志》中 这样描述天寿山“形胜”的具体特征:“至此,群峰耸拔,若龙翔凤舞,自天而下,其旁诸山,则玉带、军都连亘怀抱,银山、神岭罗列拱护……实国家亿万年永安 之地。” 帝王的升天之路 风水大师郭璞指出,风水上佳的陵墓应具备“四灵”,即所谓“玄武垂头,朱雀翔舞,青龙蜿蜒,白虎驯俯”。天寿山属于燕山山脉一支,发源于太行山,主峰雄峙 于北,蟒山、虎峪环抱东西,龙山、虎山、灵山等在南面遥相呼应,西北部的流水汇集在群山环绕的中部平川,最后向东南流去。以长陵为中心的天寿山十三陵区, 被周边山水围成一个南北长12公里、东西宽十余公里的椭圆形山间盆地,其周边山形完全符合郭璞对于“四灵”的要求。由于天寿山“起自昆仑”的特性,因此能 与天上的元气相通,陵区风水真是无可比拟。 不仅如此,按风水说,天寿山正位于“北辰”(北极星)位置,山体周正,高大如屏。而十三陵风水最珍贵的地方,还在于天寿山长陵等陵墓的穴后“来龙”,这是 决定“龙脉”贵贱的决定性因素。南唐何溥在《灵城精义》中指出:“龙之贵贱以‘格’辨。”明成祖长陵背后的天寿山主峰,确有一道龙脉,由高及低,迤逦而 下,直至长陵穴地。而长陵背后的山,峦头浑圆,形如覆釜,五行属金,“形势宗”称为“金星峦山”,气势完美,尊贵无比。 生死同一“穴” 试图占据好的风水以“真末保国祚于亿万年,镇压沙漠于千百世”,这无疑是一种理想上的寄托,但明朝皇陵利用风水理念完美地调和了建筑和自然环境,堪称建筑史上的杰作。 … 阅读全文 穿越生死的中轴线

斗城温州城形

来源:温州市城建档案馆   古人云:天有五行,地有五岳;天有七星,地有七表;天有四维,地有四渎;天有八气,地有八风;天有九道,地有九州。也就是说,地有其形,则天就有其星。 温州是由晋代著名的学者、术数名家、我国的堪舆鼻祖郭璞占卜选址规划的,他选址是严格遵守中国的风水格局以及天文地理中的象理数的理念规划的。 我们查阅大量的历史资料和反复勘探温州地形地貌后,发现郭璞就是根据“地有其形,则天有其星”的理念占卜选定的。古城温州的地形地貌如同一只浮于瓯江 口的神龟。以下我们用几方面内容讲述古城温州的地形地貌与中国风水学中象理数的关系,来说明古城温州其形如龟的实相,以供有关部门参考。   一、龟为通天意的灵物 在先民看来,天空中的日月星辰等众多的星体都附在天盖上。在夜晚,满天繁星构成一幅五彩缤纷、错落有致的壮观图画,故有”天文”之称,文者,有花纹之 意。而龟的背甲,也有纵横交错的天然花纹,与”天文”酷似,故称之为”甲文”。所以,古时认为龟能传天道,观龟之象即可窥天之语。所以,汉代刘向对灵龟 有”四趾转运应四时,文著象二十八宿”之说。古人认为:龟千年生毛,寿五千岁,谓之神龟。寿万年曰灵龟。古人把龟看得比金银还重要,《史记.龟策列传》 说:”取龟置室西北隅而悬之,以入深山大林中,不惑。”。 古天文学有”天圆地方”之说。而龟背甲近似于圆形,象”天”;龟腹甲近似于方形,象”地”。现在,我们就从龟背龟腹甲的象和数理上看龟被选为能传天道的灵物的原因。 1、龟背甲如天(图1):首先从象上看龟背,其中心由3块龟甲组成(图中黄色圆点部分);外围一圈由10块龟甲组成(图中红色圆点部分)。共13块, 背部这13大块其形类似圆的形状;从整个龟背甲看,与龟腹相比较,其形也为圆形。再从数上看龟背纹理:《周髀算经》中有”径一周三”之说,而龟背中心3块 组成龟背圆的直径,即为3,如乘上圆周率3.1415,积近似于10,刚好是其外围一圈的块数。因此从数上分析,龟背也隐指圆。从中也说明13代指天。再 说龟背主轴线是由7段组成,在《易》中7为少阳也。少阳即指东方,代指东宫,太子所居。 2、龟腹甲如地(图2)。先从龟腹甲的象上看:龟背为3纵(图1中3条黄色直线),而龟腹为2纵(图2中2条黄色直线)。古语云:”奇数为阳,偶数为 阴。”阳为天,阴为地;其次龟腹每纵各有6块,两纵共12块,皆为偶数,阴;再者,6加6为 12,共所周知”勾3股4弦5″,是推算方形面积的基础,也就是《周髀算经》上说的方率。3加4加5合计为12,故此12隐指方,指地。天圆地方,故此龟 腹为”地”。 3、龟边为下气上通之关节(图1中蓝色圆点)。从象上看龟边,它下连着龟腹–地,上接着龟背–天;从龟边的数上看,刚好是25块。即龟腹12块加 上龟背13块之和,25蕴含着天与地之意,正如《周髀算经》上云:”治天下者,此数所生也。”所以,龟边蕴含着”天地人合一”之意,具有下气上通之功能。 刘向《说苑o辨物》:”灵龟……千岁之化,下气上通。能知吉凶存亡之变。”其言不假也!           二、古城温州地形地貌如龟 1、从江心屿的名胜古迹历史文化中找寻龟的踪迹 众所周知,江心屿上蕴含着宗教文化、诗词文化、名人文化、帝王文化、航标文化等。有这么多文化类型汇聚在这小小岛屿上,那深厚的文化底蕴其实质与郭璞 选址之始 “人杰地灵”之说是有必然联系的。我们从江心屿的名胜古迹及其历史文化中不难发现有关龟的许多传说。这恰恰也说明温州的山形和水色为什么蕴藏了天地的灵气 了。 古时江心为双屿(此有唐朝张又新,当时为温州郡守的诗为证“不知谁为名孤屿,其实中川是一双。”),宋时,青了禅师奉宋高宗之命,填而为一,在其中间 建中川寺,即现在的江心寺。中川寺东侧原建有“普寂禅院”,后改为“龙翔寺”。西侧原建有“净兴讲院”,后改为“兴庆寺”。再后把三寺合而为一,名为“龙 翔兴庆禅寺”,这寺院建于江心屿的中央。而“龙翔兴庆禅寺”中的“龙翔”两字与汉代刘向在《说苑.-.辨物》里说:“灵龟文五色,似玉似金……….四趾转 运应四时,文著象二十八宿,蛇头龙翅(项),左睛象日,右睛象月,千岁之化…….”中对龟头的描述相吻合,文中的龟头如“蛇头龙翅(项),”龟之双眼是 “左睛象日,右睛象月”。《说文解字》中“翅”通“翔”也,也为“项”之意。从此证明,古时温州的地形地貌是以江心屿为龟之头的。唐宋时,在“龙翔兴庆禅 寺”的东西两侧建双塔,加上东塔不知何年何月塔檐被毁,更进一步合乎“左睛象日,右睛象月”的阴阳之说了。而双塔的层数皆为七层,七在《易》里为“四象” 之一,少阳也。 以上种种说明古时温州建城的理念就是以伏羲在《连山易》“君物龙,臣物龟,民物货。”中的“臣物龟”来定位温州城的。而江心屿就是一只翘着头浮于瓯江 上的龟头,也就是古城温州的乾(天)位。这从“中川寺”之名考究得知,古时江心屿称江心寺,即“中川寺”。“川”在《易纬‧乾凿度》中云:「乾者,川也。 川者,倚竖天也」,就是说川即天也。从此进一步说明其地理位置在温州的重要性。 2、古时人称温州为“斗城”(图3) 2.1先说斗城,宋本《方舆胜览》对温州建城有记载:“《郡志》:始议建城,郭璞登山,相地错立如北斗,城之外曰松台,曰海坛,曰郭公,曰积谷,谓之斗门,而华盖直其口;瑞安门外三山,曰黄土,巽吉,仁王,则近类斗柄。”说明温州是由七山构成的“斗城”。 再说龟,在一出土的商代青铜器上有一玄武的图形——乌龟(如图4)。资料查知:玄武即玄冥,起初是对龟卜的形容:龟背是黑色的,龟卜就是的请龟到冥间去诣 问袓先,将答案带回来,以卜兆的形式显给世人。因此,最早的玄武就是乌龟。最初的冥间在北方,殷商的甲骨占卜即‘其卜必北向’,所以玄冥又成了北方神—— 玄武。 看青铜器上的乌龟图案,龟背中心为七颗星(隐指北斗星)绕着北极星转。从这图进一步说明古书上说的:“斗柄指东,天下皆春;斗柄指南,天下皆夏;斗柄 指西,天下皆秋;斗柄指北,天下皆冬。”的说法,也与刘向的龟“四趾转运应四时”说法相吻合!我们温州为斗城,也就是龟城,加上郭璞在城中凿二十八井以象 列宿,以便更加符合“地有其形,则天就有其星。”之说。 其实,从历代文人墨客对温州写的诗中也能略知其意。如:晋谢灵运的“表灵物莫赏,蕴真谁与传。”中的“表灵”即指龟之灵气;宋朝杨蟠的“城里四峰真铁 柱,江心孤屿即金山。”中的“铁柱”就隐指鳌之足,并从这一句诗中点明了温州古城的龟形体是:江心屿龟之头,松台、海坛、郭公、积谷城内四峰为龟之四足。 3、从古人对温州城市规划:凿二十八井以象列宿、塘河街坊的走向、南北城门的设置中以及七市里长度的中轴线中都能找寻龟的文化迹象。 3.1我国古代天文学家把天空中可见的星分成二十八组,叫做二十八宿,东西南北四方各七宿。东方苍龙七宿是角、亢、氐(dī)、房、心、尾、箕;北方 玄武七宿是斗、牛、女、虚、危、室、壁;西方白虎七宿是奎、娄、胃、昴(mǎo)、毕、觜(zī)、参(shēn);南方朱雀七宿是井、鬼、柳、星、张、 翼、轸(zhěn)。印度、波斯、阿拉伯古代也有类似我国二十八宿的说法。而汉代刘向对灵龟有“四趾转运应四时,文著象二十八宿”之说。说龟背甲文象二十 … 阅读全文 斗城温州城形

温州风水象数

来源:浙江省温州市城建档案馆 象数,是我国古代三大思维方式之一,它作为一种隐喻、借喻、象征的工 具和手段,在城市规划和建筑,特别是皇家建筑设计中,有着广泛的应用和体现。温州古城规划布局和空间发展,就隐含着”象数”内涵。每每触及并思索它,脑子 里就蹦出”天置人为”,想起理学大师朱熹写在江心寺佛殿上的”开天气象”的题匾来。 探索这个问题,首先得回顾下1600多年前术数名家、堪舆鼻祖郭璞卜城时说的话:”若城于山外,当骤至富盛,然不免于兵戈火水之虞。若城绕其颠,寇不入斗,则安逸可以长保。”又曰:”此去一千年,气数始旺云。”今读之,令我们肃然起敬:温州古城发展的历史,今天的     结果竟被一千多年前的他预见了。佛学有“相由心生”的理念,拟可说城市的相貌是由其规划者的精气神产生的。 温州古城称“斗城”,又名“鹿城”。所谓 “斗城”,宋本《方舆胜览》载:“《郡志》:始议建城,郭璞登山,相地错立如北斗,城之外曰松台,曰海坛,曰郭公,曰积谷,谓之斗门,而华盖直其口;瑞安 门外三山,曰黄土,巽吉,仁王,则近类斗柄。”上述七山布局如天上的北斗星,因此得名为“斗城”(图1)。考查和研究温州古城的发展历史,竟与中国风水学 理论中的斗转星移之说十分吻合,本文以此为切入点谈谈温州古城发展为今城的许多令人惊奇的“象数”现象。 汉代《鹖冠子•环流》中对天上的北斗星有这样的记述:“斗柄东指,天下皆春;斗柄南指,天下皆夏;斗柄西指,天下皆秋;斗柄北指,天下皆冬。”书上还 说天上的大角星牵着北斗星的柄绕着北极星运行,随着位置和角度的变化,形成了一年的四季和八节。人们根据北斗七星在天空中这样周而复始地围着北极星运行的 轨迹,以及此时此刻太阳在地球上投射的日影长短变化,将时空划分为春夏秋冬。斗转星移的运行法则显示出天道中周而复始的年的大圆满(如图2)。   我们经多年勘察研究发现“斗城”时空发展过程中竟蕴含着这样的历程。温州古城“城东西宽7里,南北宽5里,面积约3.8平方公里”发展为现在的170平方公里,恰恰是从“斗柄南指,天下皆夏;”的夏至发展到“斗柄北指,天下皆冬。”冬至的历程。 下面从几个方面来说明温州从建城发展到现在,实现了斗转星移运行中显示出的春夏秋冬年大圆满: 一、关于“斗柄东指,天下皆春;斗柄南指,天下皆夏;斗柄西指,天下皆秋;斗柄北指,天下皆冬”的法则   《周 髀算经》说“冬至昼极短,日出辰而入申,阳照三,不覆九。夏至昼极长,日出寅而入戌,阳照九不覆三”说明春夏秋冬是以地球赤道为中心线,根据太阳投射到其 两侧的影子长短而定的。而古时测量太阳影子的方法便是立戌,阳照九不覆三”说明春夏秋冬是以地球赤道为中心线,根据太阳投射到其两侧的影子长短而定的。而 古时测量太阳影子的方法便是立竿而测的,古人在立竿而测中,用不同的方法(空间角度变化和长度长短的变化)描绘出太阳影子的变化。在良渚文化(约五千年 前)遗址出土黑陶鱼篓形罐上的原始文字里我们看到了由天数五和地数五合在一起形成的“八角星纹符号”(图3)。 图3中那平置的地数五即是从太阳影子投射到地上的长度变化,描绘出一年的四季八节;冬至,日出东南隅(辰),立竿测的影指向西北方(戌);日落西南隅 (申),日影指向东北(寅)。夏至,日出东北隅(寅),立竿测的影指向西南方(申);日落西北隅方(戌),日影指向东南(辰)。即图3中的地数五图形。 而图3-七五中的天数五则是从太阳影子投射到地面的角度变化,描绘出四季八节来。从这说明,天数是以多维度即角度变化方式显示出宇宙的运行法则的,地数则是以长度变化方式示相宇宙的运行法则。 在五千年前的良渚文化遗址出土黑陶鱼篓形罐上的原始文字里看到由天数五和地数五合在一起形成的“八角星纹符号”,说的就是斗转星移变迁是个多维度的复杂的变化过程。它用几何上的圆、方、角来体现圭表测的太阳影子和天圆地方的观念以及宇宙运行的轮回法则。 综上所述,古人从太阳与地球之间产生的阴影位置和角度的变化,阐述了一年的四季八节的规则。 郭璞在相温州城时便发现了温州城地形地貌里蕴含着这法则,因此,他将温州城称为斗城,并且根据天文中北斗星的运转规律预测到一千年后其发展的必然结果。我们现在就根据温州城市发展中的地形地貌在长度和角度上的变化来论述它存在的道理。    二、江心寺至慈湖南村的八福塔——温州的地轴线(图1)   地球上的地理位置是用经纬线确定的,其中经线由地球的南极和北极两点的直线构成。那么一个城市也应该有确定方位的定位线,如有,温州城的定位线即地轴线又在哪里呢? 明代温州郡守文林的《游孤屿》诗中有“千古江山根地轴,几人功业破天荒”的诗句,阐明温州古城有一条与江心屿有关的根地轴,并且该地轴线能使温州城建立破 天荒的功业。据《温州市志.古代人物》介绍,文林“学识渊博,堪舆卜签。无所不通,而尤以经济之学自负”,从中得知身为郡守的文林是当时有名的风水大师。 在查找中我们还发现南宋宰相文天祥在《江心寺》诗中开门见山便“晏岁着脚来东瓯,始觉坤轴东南浮”,点出江心寺与地轴线的关系。介于此,我们开始围绕着江 心寺找寻温州的地轴线。 我们以江心屿标志性建筑江心寺为起点,在温州地图上、在温州规划展示馆的大沙盘前找寻“根地轴”的终点位置,整整花了三年时间,才在拍摄编辑《温州古 塔》一书时偶然发现:慈湖南村后山有一座“伴云古塔”,又名“八福塔”,与江心寺东塔的造型惊人的相似。后经考查,它和江心寺两点相连竟处在一条“子午 线”上,当中还穿过在温州地理上有其特殊意义的山峰——牛山。 作为温州的根地轴,它在温州地形地貌中的作用无疑是相当大的。那么,它在“斗转星移”中起着什么作用呢? 三、温州城市从建立发展到今天,与我们传统文化中的1680这具有特殊含义的数有着神奇的关联,而这数示相的就是“斗转星移”中的道理 1680 这个数在传统文化中是个神奇的数。首先,风水学中有28星宿之说,我们将28这数乘上中国历法60甲子这数便是1680。60甲子是中国历法中的一个轮回 数,也就是说1680是风水学中的一个轮回数;其次,从《佛学词典》中查知,1680万年是佛教中讲的一个小劫数,一生一灭被称为“一劫”。劫数也就是指 生灭轮回,劫数包括“成、住,坏,空”四劫,指的是时间的轮回,生命的轮回,事理所显示出的轮回。 温州城市地形地貌无论在时间上还是在空间中时时显现出与1680数有关的相。 从时间上看:温州古城建于323年,到2003年,行政中心从原来府前街迁移到现在的市府路,刚刚经过1680年的发展历程。从中可蟸视到温州城市发展历程从时间上示现出的与天意相吻合的数。 再从空间上看温州古城与1680这数的关联。资料查证,最能反映温州市历史文化和人杰地灵的景点江心寺的山门是南偏东12度开的,并且与江心屿东西双 塔同于一条直线上(即东偏北12度上,如图1)。将以江心寺与八福塔形成的地轴线为直线,减去12度,即180减12等于是168这个数。在168这位置 上划一条直线,这条线刚好穿过构成北斗星之一的松台山之巅——净光塔。 从天文学角度上讲,因为地球赤道平面与地球运行的轨道(黄道)平面存在一个夹角(黄赤夹角)。地球围绕太阳公转一周称为一年,因为“地球是歪的”,太 阳直射地球的位置就不总是赤道,而是以赤道为中心,南北上下浮动。我们把太阳直射北半球最远到达的点连成一条线,这条线称为北回归线。同理,直射最南端的 线就是南回归线。就北半球来说,太阳直射北回归线的日子,称为夏至。从《周髀算经》中对二十四节气所测,夏至时的太阳影长为1.6尺,而竿长为8。通过三 角函数定律推算,其顶角正好为12度(如图4),那么,这12度是地球围绕太阳公转形成的特定的阴影——春夏秋冬中的重要节候夏至起点,也就是说这条线示 … 阅读全文 温州风水象数

鬼穀子本經陰符七術-盛神法五龍

盛神法五龍 盛神中有五氣,神為之長,心為之舍,得為之大;養神之所歸諸道。       注:龙能大能小,能升能隐;大则兴云吐雾,小则隐介藏形;升则飞腾于宇宙之间,隐则潜伏于波涛之。《遁甲开山图》 荣氏 解:“五龙,皇后君也,昆弟五人,皆人面而龙身。长曰 角龙 ,木仙也。次曰 徵龙 ,火仙也。次曰 商龙 ,金仙也。次曰 羽龙 ,水仙也。次曰 宫龙 ,土仙也,故五龙,五行之龙也。 故言之于法,法之于五龙者,以身中盛气之变荡起伏,其五气,神而使之长,心而为舍,故心为其舍,神为其长,无神气之不长,无舍则气之不存,因气而舍为之大,因气而神为之使。 道者,天地之始,一其紀也。 注:道为天地万物之始,亦为天地万物之母,有名无名两者同出而异名,又谓执古之道,以御今之有。能知古始,是谓道纪,圣人抱一以为天下式,故而,一其纪也,亦守一为其始也。 物之所造,天之所生,包宏無形,化氣先天地而成,莫見其形,莫知其名,謂之神靈。   注:天之有德,故物成而德蘊其中,故天之所生,物含其德,德者,其能,其智,其为,其行,其变,其化,其隐,其显,其宏,其微,其大者无外,其小者无内,故而包宏。其皆自先天一气中来,气先天地而成,不见其形,不知其名,故称其神灵。 故道者,神明之源,一其化端,是以德養五氣,心能得一,乃有其術。          注:道为始,神明自道而化变,故以德养五气,神得一而灵,而能得一,则成术。 術者,心氣之道,所由舍者,神乃為之使。           注:舍者,心也,所由于舍,则有气之道,有气之道,则有神灵,神灵始于道,心可役于气,神由道出,故为之使。 九窮十二舍者,氣之門戶,心之總攝也。           注:九穷者,九极也,如九宫,十二舍者,如十二地支,人之一身,上应九天下应九地,周如十二地支, 凡此关窍处,但以心为气之门户,总枢是也。 生受於天,謂之真人;真人者,與天為一。內修練而知之,謂之聖人;聖人者,以類知之。            注:受注于天者,天生之为真人,故与天为一,修炼而成者,谓之取圣人,故以类可取之,类者,万物皆有其类,不出九变十二化之分属。 故人與生一出於物化。知類在窮,有所疑惑,通於心術,心無其術,必有不通。   注:心术者,以心为舍,以神为使,法五龙而盛神方谓之术,万物皆可类归于九极,若归而有惑,则凭心术而感通,以神为使,此可谓之通灵,如心无其术,则神不得役,故不通也。 其通也,五氣得養,務在舍神,此謂之化。化有五氣者,志也、思也、神也、德也;神其一長也。           注:养五气重在其舍,五气因神而化,化之五气,谓志,谓神,谓思,谓德,神为其一也。 靜和者,養氣。氣得其和,四者不衰,四邊威勢無不為,存而舍之,是謂神化歸於身,謂之真人。            注:静和者可养气,气得其和,五行不乱,则志神思德四者不衰,收归于心,则神化归于身,谓之真人。 真人者,同逃邙合道,執一而養萬類,懷天心,施德養,無為以包志慮思意而行威勢者也。 士者通達之神盛,乃能養志。

复旦学者探索“大脑神经网络形成之谜”

经3年多潜心研究,复旦大学神经生物学研究所禹永春副教授领衔的课题组与美国纽约斯隆凯特琳癌症研究中心时松海课题组合作,在“脑神经环路发育研究”方面取得重要进展,该成果首次发现,脑神经元间由“电突触”介导的信息交流在大脑皮层神经环路发育中有重要作用。这项研究不仅为科学家深入研究大脑皮层神经网络形成之谜提供了重要启示,也为脑神经环路发育异常相关疾病(如小儿癫痫、自闭症、智力发育迟滞等)的诊断和治疗提供了新思路和新靶点。日前,该成果已在线发表在世界顶级科技学术期刊《自然》(《Nature》)杂志上。 大脑皮层是由上百亿个神经元构成的复杂网络,大脑中一个神经元与另一个神经元相接触的部位叫做“突触”,它是神经元之间在功能上发生联系的部位,也是信息传递的关键部位。科学家把大脑中突触前细胞通过释放特殊化学物质将信息转送到突触后细胞,称之为化学突触;把借助于电信号传递信息,称为“电突触”。“电突触”被普遍认为在神经元相互信息交流中具有重要作用。 多年来,神经科学家都在考虑和研究一个重大问题,大脑皮层中的神经突触环路是怎样形成的?这些神经环路的形成有没有什么基本规律可循?研究表明,在哺乳动物大脑皮层发育早期兴奋性神经元之间存在着大量的“电突触”,然而,随着大脑皮层不断发育,神经元间“电突触”联系逐渐消失,取而代之的是化学性突触。 为了探索大脑“电突触”之奥秘,禹永春等研究人员通过改变兴奋性神经元间“电突触传递”的方法,首次探明了“电突触”在脑皮层神经环路发育中的重要作用。研究中,他们发现了一个有趣的现象:在发育早期神经环路记录中,高亲缘性姐妹神经元间较非姐妹神经元有着更紧密的“电突触”联系,并随着发育姐妹神经元间“电突触”联系逐渐减少,进而“化学性突触”逐步取代了“电突触”。那么,姐妹神经元早期表达的“电突触”有什么作用呢? 禹永春等进一步研究发现,“电突触联系”在姐妹神经元间同步化放电中有关键的作用。为了更进一步研究“电突触”对化学性突触发育的影响,禹永春等巧妙地利用分子生物学的方法选择性地关闭姐妹神经元“电突触”通道,令人吃惊奇的一幕发生了:通道关闭后,姐妹神经元之间的化学突触联系显著下降,但是非姐妹神经元之间的化学突触联系没有受到影响。 上述研究结果表明,大脑皮层神经环路发育是有一定规律的,即神经元亲缘性越高越容易形成神经突触联系,更为重要的是,神经元亲缘性是由“电突触”联系在一起的。该成果首次揭示了“电突触”和“化学突触”之间的因果联系。该成果破解了脑皮层环路发育过程中神经元间相互交流的“秘密语言”,为人类深入探索大脑的奥秘向前迈出重要一步,对人类由神经环路发育异常引起的相关疾病的诊断和治疗有重大意义。

科学家发现基因可能普遍存在“生理周期”

评:譬如以神经网络以为结构,人之生时间以时序,基因之构造以为事件,时投于事,事遇于时,依时间序列以作函数分析,则生之,死之,何来不可知之理? 人体活动有着24小时的节律周期。以前认为,只有少数基因和蛋白质是周期性地打开、关闭,但据物理学家组织网近日报道,美国科学家发现,身体各个器官的数千个基因,每天的起伏变化也都是可预测的,它们的活动周期则受多种复杂方式的控制。相关论文已发表在《科学》杂志网站上。 了解基因在一天中如何周期性地开关,是掌握许多生理功能的关键,包括睡眠和新陈代谢。霍华德·休斯医学院研究人员、得克萨斯大学西北医学中心的约瑟夫·塔卡哈斯在上世纪90年代发现了节律基因及其蛋白质产物,他和其他研究人员确定了该基因为CLOCK,并发现其他两种蛋白BMAL1和NPAS2,能在白天与基因结合激活它们,另外4个节律调控因子是PER1、PER2、CRY1和CRY2,能在夜晚抑制基因。 新研究旨在全面理解激活因子和抑制因子是怎样协调配合,共同维持身体24小时生理节奏的。新研究的核心发现是,RNA聚合酶(有了这种酶基因才能转录合成蛋白质)的功能随着生理节律而变化。塔卡哈斯说:“RNA聚合酶Ⅱ的发动是整个基因组周期节律的开始。随着整体RNA聚合酶Ⅱ和转录的调控,全体染色质的状态都受节律生物钟的调控。组蛋白也随着整个基因组的节律被广泛修改,而组蛋白是维持DNA完整性的关键。这表明每个基因都可能按照生理节律的周期被修改。” 此外,他们还做出了许多重要发现。首先是节律调控因子能在许多基因组位点和标靶基因结合。他们研究了小鼠肝脏细胞的基因组,发现超过2万个位点能与1个或多个调控因子结合;其中超过1千个位点能与所有7种调控因子结合,还有许多位点只能与激活或抑制因子二者之一结合。塔卡哈斯说:“我们以前还以为,它们都只与同一位点结合。” 其次,他们研究了肝细胞所有基因每天的表达方式,发现在转录过程中,基因表达并非都控制在转录层次。他们还发现,在一天中RNA聚合酶Ⅱ与基因的结合比基因转录更早发生。周期开始时,转录激活因子CLOCK和BMAL1招来了RNA聚合酶Ⅱ,但被随后出现的抑制因子CRY1给抑制了。结果RNA聚合酶不得不“暂停”几个小时,暂停解除后才开始转录。所以,生理节奏不仅与RNA聚合酶有关,还和“暂停”状态的解除有关。 “这些节律基因的标靶,最高类别的就是新陈代谢路径,所以说生物钟秘密地控制着每天的新陈代谢。这些发现为研究短期转录动力学、生理周期、聚合酶和一般转录提供了新途径。”塔卡哈斯说,下一步是研究RNA聚合酶在一天的节律中是怎样受控的,是什么原因让聚合酶对某些基因在一天里的特定时间暂停,以及其他RNA分子在转录之后是如何被调控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