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篇灵文

三符风云涌按:凡修炼上乘之法,总不出阴符。            最上一乘妙诀重阳祖师心传 清虚子录 夫最上者,以太虚为鼎,太极为炉,清净为妙用,无为为丹基,性命为铅汞,定慧为水火,以自然造化为真种子,以勿忘勿助为火侯,洗心涤虑为沐浴,存神定息为固济,戒定慧为三要,先天之中为玄关,明心为应验,见性为凝结,三无混合为圣胎,打成一片为丹成,身外有身为脱胎,打破虚空为了当。此最上一乘之妙道,三教同源之心法,上士行之不怠,直超圣域,顿悟圆通,形神俱妙,与道合真,逍遥极乐,永劫不坏,即大觉金仙之位也。至道原来不易传,空微究理了尘缘,山头水降黄芽长,地下当升白雪填,慧月涓涓澄碧沼,玄风细细卷青烟,木性金情相交合,便是虚无太极圈。 序 斯文乃金丹之至宝,非其人而不可传也,若上根上器大德之子,得遇此书,修仙之正路耳。重阳注曰:仙有五等,鬼仙不可取,人仙不必论,地仙住世长年,神仙出有入无隐显莫测,身外有身。能二其身者,是谓神仙。天仙者,列于神仙之上。学道之士,勿为中下之徒,当学最上一乘之真法,无上至极之妙道。洞晓天地阴阳,深达五行造化。阴阳二字,理莫大焉。天地日月五行,由此而化,太极既判,清气上升,在天成象。浊气下降,在地成形,木火之精为太阳,金水之华为太阴。天地日月,感二气而化成也。此二气互运于天地之间,周流不已,化生万类。然人之生也,禀父精母血,天之阳气,地之阴气,日之阳魂,月之阴魄,火之阳神,水之阴精。人之一身造化,与天地同一气也。天地乃人之大父母。悟之者超乎天地阴阳之外,迷之者罗乎苦海万象之中。不被五行之所拘、阴阳之所缚,是谓上品天仙。不悟之者,与造物同沦,悲哉。 以天心为主,以元神为用。重阳注曰:天心才妙圆之真心也。释氏所谓妙明真心,心本妙明,无染无著清净之体,稍有染著,即名之妄也。此心是太极之根,虚无之体,阴阳之祖,天地之心,故名天心也。元神者乃不生不灭无朽无坏之真灵,非思虑妄想之心。天心乃元神之主宰,元神乃天心之妙用。故以如如不动,妙圆天心为主,以不坏不灭,灵妙元神为用也。 以三宝为基,外三宝不漏,内三宝自合也。重阳注曰:内三宝者精气神是也,外三宝者耳目口也。须以耳目口,闭塞勿发通。目视色则神从目漏,耳听声则精从耳漏,口开言则气从口漏。视听言时动于外,则神气神日耗于内,渐渐衰老,耗尽则死。所谓固三宝者,目不妄视,耳不妄听,口不妄言。是为外三宝不漏也。目不视而神在心,耳不听而精在肾,口不言而气在丹田也,是为内三宝自合也。 始得天人感通,先天之气,自然归之。重阳注曰:天者先天气也,人者后天形也。修仙之士,若常涵养如如不动之天心,灵妙不昧之元神,行住坐卧,摄于玄关一窍之中,自然目不妄视,耳不妄听,口不妄言,内真外应,先天之气,自然感通,归于吾身矣。 然人之一身内外,四大上下皆属后天阴阳,惟有先天一点至阳之气,混于杳冥不测之内,至虚至灵,难求难见。重阳注曰:人之一身,外有四肢百骸,内有五脏六腑,至于涕唾津精气血者,俱是有形之物,皆属后天阴浊。这点至阳之气,即先天真一之气,谓太乙含真气是也。恍惚杳冥者指先天发生之所也。欲先天至阳之气发现,别无他术,只有一静之工夫耳。静工之道,只在去妄念上做工夫。观一身皆空,寂然不动之中,忽然一点真阳,发现于恍惚之中,若有若无,杳冥之内,难测难窥,非内非外,不知所以然而然者也。 虽然外来,实由内孕。重阳注曰:万物负阴而抱阳,人之一身四大虽属阴浊,内含一点先天元阳。本自良知良能本妙本明,因人七情六欲攻于内,寒劳暑役伐于外,以致元阳散尽而不知觉悟,随造化而沦没也。知之修炼,收视返听,忘物抱真,视听不漏于声色,妙湛不漏于念想,真精自固,元阳自充。内真外应,先天一气自虚无中而来,点化身内之金丹。故曰虽从外来实由内孕。是以母气而伏子气,神抱于气,气抱于神,当斯之际,丹田温暖,三关升降,上下冲和,醍醐灌顶,甘露洒心,钧天妙乐耳中常闻,至宝玄珠,目中常见,此乃真景象也,非譬喻也。真精既返黄金室,一颗明珠永不离,岂虚言哉。 先天若无后天何以招摄,后天不得先天岂能变通,此乃无中生有,有中生无,无因有而激之成象,有因无感之而通灵,先后二天之气,如谷之应声。重阳注曰:先天者入于无象,后天者滞于有形。先天者真净妙明之心也,后天者端严具足之形也。先天妙明真性本来清净,无始以来,一念垂珠至今日,若不得后天具足之体招摄,则阴灵孤渺。后天具足之体若不得先天灵妙之元神,则不能变化通灵,岂能超凡入圣。夫性命者,神气之根源也。气者天一之水,神者太乙含真,性者无中之有象,命者有中之虚无。命无性不灵,性无命不立。无者是先天之性,神者真一之气也。有者后天之命,气者真一之精也。此有形阴质因一点无象阳气而生,此有形之内怀无象之真,必假煅炼澄清,方得玄珠显象,玄珠既显,采归炉内,有无混融,二气感通,如影之随莆,如谷之应声,自然心凝形释,骨丹都融,形神俱妙,与道合真。 神仙妙用,只是采取先天真阳之气,以为金丹之母,点化已身阴气,以变纯阳之体。重阳注曰:金丹在内,药从外来,实由内孕也,盖神依形生。既有此物,一点先天在人身,个个不无,人人本有。世人迷真顺情,情境既熟,爱海流浪,欲海波深。实观觉悟之者,得遇真师指示,这先天一气,药从外来依形而生,采取之法,只是忘情忘形,委志虚无,一念不生,静中至寂,忽然天光自发,不内不外之间,若有一物,或明或隐,乃玄珠成象。玄珠因何而成象,皆因静寂之时,神抱于气,气结精凝,结成一粒金丹,永在丹田之内。外现玄境地之象,犹如室内之灯光,照透窗外之明朗。天根月窟闲来往,三十六宫都是春,待他一点自归复,身中化作四时春。温养丹鼎光透廉帏,此之谓玄珠外药也。先天真元也,真阳火也,铅遇癸生也。于斯之时,宜当于静,方可采取归来。自觉丹田火炽,两肾气暧,三关升降,一气冲和,醍醐灌顶,甘露洒心,内景无穷,笔难尽述。先天气生,即一阳动时,更生天地,别立乾坤,回阳换骨之时也。人自父母媾精胎形,十月渐满,气足形全而生身,其一点灵光元阳之气,已含于内。既有此身,则阴系阳,五行之内,死生贵贱,莫能逃也。既得先天真阳,归于身内,假作炉鼎,与后天真阴交媾,二气氤氲,结成仙胎,返炼五行,逆施造化,当三万刻工夫,不差毫发,方得火侯不灭丝毫。须要十月功成,脱胎飞升。五行不能拘,阴阳不能陶,通身浊阴尽化纯阳,跳出樊笼,散荡逍遥无穷矣。 却从炼已纯熟,方得先天造化,玄珠成象,太乙含真,形神俱妙,与道合真,此皆自然而然,不假一毫作为也。重阳注曰:二六时中,逆而修之,不顺熟境,动持道念,目不随色随境,耳不随形遂境,鼻不随香臭境,身不随触欲境,意不随情熟境。觉而常照,照而常寂,如斯不顺人情熟境,久久自然,天理纯真。炼已即炼心也,心为离,离者已土也。炼心不动即离宫修定。定则气和,和则身安,安则精气充满,满则铅汞凝结,结则造化自有。玄珠成象,太乙含真,金液炼形,骨散寒琼,形神俱妙,与道合真,皆自然也。若非操存谨守,降心炼形,必无自致之理。然此工夫必加勇猛决烈之心,舍死忘生之志,乃可纯熟也。心死方得神活,此之谓也。 玉液章第一 神不离气,气不离神,呼吸往来,归乎一源,不可著体,不可运用,委志虚无,寂然常照,身心无为而神气自然有所为,犹天地无为万物自然化育。重阳注曰:先天一气自虚无中来,二气相交自然神抱于气,气抱于神。先后于天之气,相交相得者,浑如醉梦,自然而然,无一毫作为也。吸则气呼则神,神呼气吸,上下往来,复归于本源,炼结成丹为之胎,身心大定无为,而神气自然有所为。委志虚无,不可存想,犹如天地之定静,自然阳升阴降,日往月来而造万物也。工夫已久,静而生定,神入气中,气与神合,五行四象,自然攒簇,精凝气结,此坎离交媾。初静之功,纯阴之下,须用阳煅炼,方得真气发生,神明自来矣。重阳注曰:炼自纯熟,工人静久,自然神气交合。神属南方火,火在卦为离。精属北方水,水在卦为坎。魂属东方木,木在卦为震。魄属西方金,金在卦为兑。意属中央土,土在卦为坤,名曰中宫黄庭。先天玄关为乾,既神与气合,神入气中,自然五行四象攒簇,是为坎离交媾之功也。纯阴用火,谓凝神下照坤宫,杳杳冥冥而得真气发生,神明自来,谓一阳生而为复也。 产药章第二 神守坤宫,真火自来。坤宫乃产药川源,阴阳交媾之处。重阳注曰:坤宫乃人身中黄庭是也,即心下肾上,肝西肺东,内肾之前,脐轮之后,中虚之窍,真气发生之所。人自父母胞胎,一身之精粹,其连如环,其白如练。先生三元,后生两肾,两肾既生,渐生两目。后生两外肾,三才既全,五脏六腑,四肢百骸,渐次而生。此一窍乃祖气之宫,故曰坤宫。坤乃承载万物之谓也。实为产药川源之处,阴阳交媾之所也。神守坤宫,要昼夜之间,时刻不离,元神下照,回光静定,逆施造化,拔转天关,大药自此而生,金丹由是而结也。 若不得真火煅炼,则金水混融。若不专心致志,则阳火散漫。大药终不能生,先天何由而得。煅炼之久,水见火则自然化为一气,薰蒸上腾,周流不息。真精自此而生,元气胚胎于此。呼吸相含,脉住气停,静而生定,大定之中,先天一气,自虚无中而来。是以先天母气而伏后天子气。顺其自然,不可欲速,先天自发也。重阳注曰:坤宫之火,曰真人之火也。常以神照坤宫煅炼阴阳,精化为气。专心致志,于行住坐卧之间,皆可随意守之,不可散乱。日久而不见其功者,皆因心中杂乱。若煅炼之久,精得火炼,自然化为一气。日久三响,震上泥丸,化为甘露,降下重楼,凝为精液,复归坤位。胚胎元气,渐渐壮旺,神呼气吸,自然含育,周流不息。气脉以停而入静定,大定之中,忽然而动,乃先天一气发生。自坤宫而来,如母恋子,自然感含,神变莫测。听其自然,不可欲速,时至气化,自然见其功效也。天光者神光也。工夫久静,神光照烛,静则神灵,表里透彻,发现于外色象不能碍,爱欲不能障,自然隔墙见物,预知前世矣。 混沌之初,天地未判,玄黄相杂,时至气化,定中生动,只这动处,方知造化,若有一物,或明或隐,不内不外,此是大药始荫,不可遽采之,若有一毫念起,天真遂丧矣。重阳注曰:天之轻清在上,其色玄,地之重浊在下,其色黄。天地未判之前,浑沦一气,玄黄不公,清浊未定,混而为一。时至气化,清气上升为天,浊气下凝为地。地气上升,天气下降,二气氤氲,化生万物。清净之功亦然。先天真阳与后天真阴,阴阳混一,犹如天地玄黄相杂。忽然定中生动,造化自现,如天地一判,别立乾坤是也。若有一物或明或隐,乃玄珠成象也。此玄珠似乎在外,闭目甚分明,似乎在内,开眼却清白有象。他人不能见,无象独自见分明。故曰无象玄珠。乃是大药之苗始生,其药尚嫩,故不可采。若有妄念,采之必失玄珠,丧却天真至宝,反成魔狂,呼吸乱奔不可救也。命宝不可轻弄,其斯之谓也。 采药章第三 神守坤宫,真气自归。坤宫乃造化之源,行身受气之初,知之修炼,谓之圣人。重阳注曰:坤宫属地为阴,应人后天有终之形。乾宫属天,应人先天无始之神。乾宫乃虚无玄关一窍是也,实为造化之源。自无而有谓之造,自有而无谓之化,由造而化也。始则受气于虚无一窍而生,终则散精于幻妄图六贼而死,造化循环,不知几万劫矣。 始则凝神于坤,煅炼阴精,化为阳气,薰蒸上腾,河车搬运,周流不息。次则凝神于乾,渐炼渐凝,渐聚渐结,结成一颗玄珠,大如黍米,恒在目前,一得永得。先天虚无真气,自然归之。待其铅光闪烁如月之象,汞气飞扬如日之象。不时日月交合一处,一点灵光,圆陀陀,光烁烁,照耀上下,内真外应。先天之气自虚无中而来,是以母气而伏子气,自然感合造化之妙。药从外来,非假存想。重阳注曰:人禀天地阴阳二气以生,真阳之气在身,为铅为精为坎,真阴之气在心,为汞为神为离,象曰人与天地之气同体是也。修真之士,既得大药初荫,玄珠成象,而精神壮旺,当此之际,神中之精下交于坎,精中之神上交于离,内则精神交合于内,外则阴阳交合于外,内外明彻,照耀上下,化为一颗明珠,圆陀陀光烁烁,三关升降,上下旋转如轮,周流不息。如斯景象,是内之精神和合,金木交并,水火激发之际。是内有真实,故外应其景象也。若非亲造真境,岂能有此哉。先天之气母气也,后天之气子气也,自然感合,返斯造化之妙,始得药从外来。母气天气也,子气人气也,人能常清净,天地悉皆归。先坤后乾者,又名移鼎换炉也此乃金丹之真窍妙,先天火侯之秘诀也。 初炼丹时,便向水中求之,终落顽空,毕竟无成。须以我之真气而感天地之至精,当以阳燧方诸,水火感通之理,推之自得。重阳注曰:初炼丹时,先须神照坤宫,以火炼药,以神驭气。待真气发生,后守乾宫,悬胎鼎内,结成玄珠,炼成大药,吞入腹中,点化已之阴气,变成乾阳之体,此空中之妙用也。时人不悟真空之妙用,不遇至人之传授,道听途说,盲修瞎炼,便向水中求之。水者杳冥之谓也,忘念忘体于杳冥之中,岂不落于顽空乎,必竟终无成丹之理也。当以阳燧方诸,水火感通之理,推之自得。阳燧火珠也,太阳正宫,以火珠向日燧之。方诸水珠也,太阴正宫,以水珠向月珠之。天地悬隔之远,一刻之中,自然得水火也。彼物受气之偏,尚能感通日月,得水火于顷刻之间。何况人为万物之灵,静定之中,岂不感通身中妙化,而结成金丹也哉。 当其日月交光之侯,先天适至之时,泥丸风生,欲海波澄,此身如在万丈海中,不知有水,不知有火,不知有天地人我,浑如醉梦。正是龙虎交会之际,金木相啖,水火相激,景象发现,迅如雷电。急急采取,其采取之妙,如发千钧之弩,惟用一寸之机。似采非采,不采实采,乃为真采也。重阳注曰:不知如醉,此是得药之景象也。当其玄珠成象,日月交光,正是采药之时,先天适至之侯。当此之际,泥丸自觉风生,从天吹下,灌入玄关两目之中,径通周身,关窍齐开,骨节如断,酸软如绵,心冷如冰,丹田如火,身心欠爽。慎勿恐怖,正是水火烹蒸激发之时,龙虎金木交会之际。少刻三宫气满,二气冲和,尘情尽绝,神气泰定,恍如醉梦,犹如万水万木,互相感激,不知有天地人我。只闻千钟雷呜,万道霞光,灵明内外,琳琅满空,雷轰电击,撼通乾坤。采药归来,这个妙用,如半寸之机发千钧之弩,一旋之水斡万斛之舟。经云,人发杀机,天地反覆,乃真妙之用也。又云,月到天心处,风来水面时。又云,杨柳风来面上吹,梧桐月向怀里照。泥丸风清,绛宫月朗,林间嫩风清,一派天音降之句,皆形容先天一气自外而来也。 得药章第四 神守玄宫,意迎牝府,神意相合,先天自得。恍恍惚惚,杳杳冥冥,一点红光,闪入下元。已之真气,翕然凑合,阴乃抱阳,阳乃激阴,至精发现,海泛浪涌。自太玄关升入泥丸,化为金液,吞入腹内,香甜清爽,万孔生春,遍体生光。至此乃是乾坤交媾。一得永得之妙,全在防危虑险,即当牢封固闭,勿令渗漏,以便温养。重阳注曰:玄宫即玄关也,炼黍米之所也。又云,悬胎鼎,朱砂鼎,乾坤鼎,皆异名也。前言乾坤,所谓初炼丹,以乾坤为鼎器。先凝神聚于坤位,静中生动,采阴中之阳,名曰兔髓。真气上腾,升上乾宫,动而后静,合阳中之阴,名曰乌肝。二物相融,炼成如意之珠,所谓坎离交媾,癸花发现,真铅初露,先天初现,一阳初动之时。如初三日,月出庚方之象,正所谓活子时也。一时分作六侯,二侯得药,四侯别有妙用,此时是得药之初一侯。既得初一侯之药,宜当深入静室,运天然之火,再入兑丁半轮之月现,此时有龙吟虎啸之声。铅汞全在洗心涤虑,沐浴提防。渐过十三日而生乾甲,即十五日是也,此日圆满乾坤之时也。鄞鄂已成,玄牝已立,金花已现,三阳已备之时。月圆满于甲方,应乾之象,恐其金逢望运,正是日月重明之际,再得药之侯,二侯得药也。四侯别有妙用之法,为前半月之象,半轮明月之内,有龙吟虎啸之声,要虑险防危之妙用也。仙胎已成之后,月到十八,一阴巽方守城,野战之妙用也。次炼二阴,下弦二十三,艮地洗心沐浴之妙用也。炼尽三阴,阳神出现,提防固济之妙用也。此名前三三后三三,四侯之妙用也,二侯得药之理也。神守玄宫,意迎牝府,此二句是采药之口诀。当其玄宫之中,至精发生,真铅之气,发现一轮明月之象,真汞之水,发现一轮红日之象。日月之中,各发金花二朵,壮如丹山,金红赤色。斯时正不老不嫩,急急采取,何采何取,诀曰,只是意迎牝府,神意相合,先天自得。恍恍惚惚,杳杳冥冥,一点红光,闪入下元,交会真阴,阴乃翕然凑合,阴乃抱阳,阳乃激阴,阴阳激发,海浪泛涌,自太玄关至尾闾夹脊,过玉枕化为金液,琼浆吞入腹内,香甜清爽,耳听鼓声,万颗雷呜,钧天妙药,非琴非瑟,非笛非箫,别是一般妙音,似寒泉漱玉,似金磬摇空,似秋蝉拽绪,似风鼓青松,非常之异。琳琅振响,有群鸦齐噪之声,众鸟频伽之韵,口涵目惊,心怜意悦,诚为极乐之邦,实乃天宫妙境。尘寰俗客,如瞽如聋。身心清净,百关和畅,万孔生春,遍体发出万道霞光,现一圆光,内有婴儿之象,乃阳神出现也。全在防危虑险,不可远离。温养之法,注见下文。 温养章第五 神守黄房,金胎自成。黄房乃乾之下坤之上,十二时中,念兹在兹,含光藏耀,行住坐卧,绵绵若存,如鸡抱卵,如龙养珠。抱元守一,先天元神元气,刻刻相合,渐渐相化,但安神息,不运火而火自运。百日功灵,十月胎圆,阴魄自化,阳神出现,千日之后,温养火足,剥尽群阴,体变纯阳,婴儿现象,身外有身,形如烟霞,神同太虚。隐则形同于神,显则神同于气,步日月而无影,贯金石而无碍。温养三年之后,婴儿老成,不可远离,直至九年,与太虚同体,形神俱妙,与道合真。天地山川,有时崩坏,吾之道体,浩劫长存,潜伏人间,积功立行,提挈天地,把握阴阳,所以阴阳不能钧铸,天仙之道,斯乃毕也。重阳注曰:黄房即黄庭宫也,故为乾之下坤之上也,规矩之中也。金胎即仙胎也,金乃坚刚不坏之物,此乃人之元神也。此元神不坏不朽,清净妙用之体,如金之坚,如刚之利,净如琉璃,光如满月。存不亏明,因一念之妄,缘于幻化。今既修五篇之口诀,得返还之丹道,要炼有合无,投黑结红而成仙胎,返本来之真常,合元始之妙用。金胎自成,规中之妙,以神守之。黄房之中,一意不散,十二时中,念兹在兹,含光藏耀,敛视收听,绵绵若存,不可须臾离也。如鸡抱卵,如龙养珠。龙养项下之珠,心意不忘,精神感化,其珠有光,生光既久,珠成小龙,飞腾太空,或收或放,时人见之,是为龙象,乃龙之神也。神全变化,兴云致雨,脱骨飞腾,是谓神龙。所以能大能小,可潜可显,动则裂泰山发洪浪,兴云起雾,击电轰雷。静则隐藏渊泉,是阳灵之物。金丹之道,学天仙者,亦如此理也。初则抱元守一,养先天黍米,元神妙珠。度人经云,元始天尊,悬一宝珠,去地五丈,于空悬之中,万圣千真,从珠口中出,渤渤然后从珠口中入。存养之久,自然元神黍米,劫劫相会,渐渐相化。新月娥眉,次而半轮上弦,渐至满月之圆。自有金光发现,日月合壁,铅汞相投,结成仙胎。温养三年,婴儿老成,直至九年,功圆行满,阴滓尽消,一神可以化百神万神,形神俱妙,出有入无,炼神与太虚同体,返乎无极之真道,合乎元始之妙境。观天地在玄妙中,如太仓一粒黍,太虚一片云耳。有何五行拘系也,有何阴阳变化也,于斯天地,由吾提挈,阴阳由吾把握,永无终始,浩劫度存,与道合真,神哉神哉。

雷霆鐵劄召龍致雨符法

运雷咒 风发巽户,卯。雷振九天。午。云飞碧落,酉。雨降临轩。子。电光烜赫,中。助道通仙。午出。急急如雷祖上帝律令。 发雷咒 一发雷车,二发闪电,三发喧轰,四发飞砂走石,五发狂风大霹雳。急急如律令。 法师诵二咒毕,依法书符。 收雷符   敕符咒 师传上道,奉敕上玄。行令已毕,驱灭邪源。复归本治,毋致稽延。后召还到,号令玄元。急急如律令敕。 又咒 五方五命,天阳地阴。气顺天地,动震之灵。五符元命,魁罡甫星。顺天行道,化现渺冥。速收真气,住布风云。后吾使令,五雷前奔。急急如雷霆上帝律令。 右符咒,皆是收雷诀法。不然,则雷神不聚,号令不行矣。 兴雷符   敕符咒 雷光雷光,太一伏藏。太伯风令,四目皓翁。帝君守水,掷火阳精。雨师河开,风令何平。神威月华,金仙发程。水火周流,韩伯负舟。三官开明,五帝信幽。太上敕令,龙飞雨行。急急如元命真君敕。 都总起雷罡   都总起雷咒 雷电相逐,天地为目。八方正气,电光闪煜。起雷使者,震电霹雳。起吾坛所,毋违时刻。急急如祖师上清大帝敕。 起雷致雨符   敕符咒 太阴元冥,五气应精。兴云致雨,大逞威灵。吐水敕物,却除妖氛。辰星名位,六甲分形。升降气和,上下交应。急急如雷祖大帝律令。 右符用铁版长九寸,阔三寸,朱书符命于上面,牒差雷神,赍诣洞天福地圣井龙潭投落,辖龙起雨。次牒城隍社令,同心戮力,与云布雾,大降雷雨,应时到坛。 五方召龙真文 东方青帝召龙真文   译文 下致东海,溟海水神。大刧洪灾,蛟龙负身。水府开道,通迳百千。上帝赤文,风火无间。 右云篆真文,上告 东海广德龙王水府官属。伏乞 神驭,降临道场,保安境土,兴云致雨,救济生灵,殄灭凶荒,驱除旱魃。一如青帝天君符命律令。 年 月 日时告下。 具位 姓某承诰奉行。 南方赤帝召龙真文   译文 南河水帝,太伯龙王。神咒流行,普扫不祥。洪水飞灾,止蛟召龙。开除水迳,千道万通。敢有干试,摄送火官。赤书所告,莫有不从。 右云篆真文,上告 南海广利龙王水府官属,伏乞 神驭,降临道场,保安境土,兴云致雨,救济生灵,殄灭凶荒,驱除早魃。一如赤帝天君符命律令。 年 月 日时告下。 具位 姓某承诰奉行。 西方白帝召龙真文   译文 西山神咒,八威七传。符水上龙,召山送云。在所校录,同到帝门。辅卫上真,斩灭邪源。若有不祥,截以金关。赤书符命,风火驿传。 右云篆真文,上告 西海广润龙王水府官属,伏乞 神驭,降临道场,保安境土,兴云致雨,救济生灵,殄灭凶荒,驱除旱魃。一如白帝天君符命律令。 年 月 日时告下。 具位 姓某承诰奉行。 北方黑帝召龙真文   … 阅读全文 雷霆鐵劄召龍致雨符法

昊天全闕五雷祈禱秘法

道法會元卷之九十九 師云:雷為天地造化之神,雨乃天地生育之德。風雲雷電雨雹霹靂,廼施恩布德。以起雷者,各有力士掌之。五雷屬五方,結成五氣。混元之真氣,謂之天雷。陰陽從而生殺焉。除五雷正司之外,則風雷雨部,自有雷神鼓操以助推車起水,而生萬物。以是推之,則風雲雷電雨雹霹靂之神,其功非細。行法之士,當具奏昊天金闕,箋申雷霆諸司,請將關兵以助神功。可以祈求,可以擊伐,可以治病,可以伏邪。由是而仙階不遠矣。敬之慎之。 雷神位 欻火元帥鄧伯溫 邵陽引領將軍賀安之 耀目威神安道 雷公大神許蒙 風伯仙官田惠 雨師仙官蔣元 東方使者黃述 南方使者郭元京 西方使者孟仲 北方使者侯靖之 中央使者田用 飛捷使者張元伯 凡書符,先設香案香鑪,面東南坐定,凝神定息,一念居中,萬緣靜絕。若意到,便運神光直上天目中而出,却舉筆接神光,依法誦咒書符。   召雷劍尖符 昊天金闕符   敕符咒 金闕命令,頒降玄精。親機烜赫,天地皆驚。玉符真字,點畫分明。一咒斗黑,再咒日冥。七咒電激,霹靂發聲。金符纔到,不得留停。萬魔皆折,化作微塵。急急如律令。 鐵札符   篆符咒 乾降精,坤應靈。日月象,嶽瀆形。驅雷電,運元精。摧凶惡,亨利貞。急急如太一真君律令。 敕符咒 太上符命,威攝十方。天地奉敕,策召神王。三界司命,莫不束形。九士真官,以神合真。摧山攝海,水帝送迎。傳告五帝,保却長存。諸天星宿,自來輔榮。急急如太一真君律令。 邵陽符   敕符咒 高上神霄,玉清斗樞。風雷雲雨,電雹部隨。雷公電母,風伯雨師,五方雷神,火急前行。興雲吐霧。雨沸雲騰。顯吾報應,大逞威靈。後有所召,急速來奔。急急如北極紫微帝君律令敕。 治龍符   敕符咒 神雷金龍,在天化生,九江五湖,水府真仙。生變雷電,統領陰精。交風擲火,驅役天兵。飛雲散氣,上徹太冥。布暴神化,六甲六丁。帝敕符命,不得久停。急急如律令。 右符用新磚一口,面朱書符,背書事由,投於有龍潭內。如無龍潭,可投於江水中。祈求雨澤,大有靈應。如久雨不睛,用白絹一丈二尺書符,用癸卯、戊辰、辛未日燒於空中,大有報應。 搜龍符   敕符咒 神靈天真,玉液元津。上清華房,元始老君。妙入太霞,光耀玄文。七晨飛仙,北酆受烟。我位上王,逼合鬼群。八威吐火,束爾尊神。千千去穢,凶惡不停。萬萬魔王,護命保形。急急如律令。 太一使者符   敕符咒 天界青靈,日月星辰。五斗五星,璇璣玉衡。飛步使者,鐵甲威神。左擎泰山,右執崑崙。真符到處,殺鬼萬千。敢有拒逆,化作微塵。急急奉北極殺伐律令。 太一二使者符   敕符咒 北界溟溟,萬里神君。北斗七元,七政玄冥。飛步使者,鐵甲威神。左驅五嶽,右役六丁。直符到處,霹靂一聲。敢有逆者,化作微塵。急急如北帝殺伐律令。 太一三使者符   敕符咒 水界幽冥,五嶽龍君。三台華蓋,大賜威靈。飛步使者,鐵甲威神。五丁大噉,天地肅清。直符到處,欻馘妖精。敢有拒逆,化作微塵。急急如北帝殺伐律令。 右三符用黃紙朱書。召雷神祈禱通用。 欻火元帥役雷神咒 … 阅读全文 昊天全闕五雷祈禱秘法

九天碧潭雷禱兩大法

主法 浮黎元始天尊 昊天玉皇上帝 后土皇地祇 九天雷祖大帝 九天應元雷聲普化天尊   神將 雷霆飛火掌令大神陶勝公濟 肉角,紅髮青面,雙目,鶴喙,青身,四翅,龍爪,手足左握雷局,右仗劍,紅裙仙帶。   雷霆欻火律令大神鄧燮伯溫 肉角,紅髮青面,三目,鷹喙,青身,兩翅,龍爪,手足左執雷砧,右執雷槌,作揮打之勢,紅裙仙帶。   雷霆猛吏判官辛火志豐乘, 戴牛耳幞頭,青面,銀牙,綠袍束帶,白袴皁靴,左手執雷簿,右手執火筆。   雷霆飛捷使者張珏元伯。 肉角,紅髮青面,雙目,鷹喙,青身,雙肉翅,龍爪,手足紅裙飛仙帶。如遣召雷神,執敕。召雷神,皁 旗。腰懸巨斧,搖撼旗幟。如少刻召雷田壇之時,却插旗於腰間,雙手用力揮執長柄巨斧,開通雷路,猛作奮劈之勢,引領萬萬雷神,喧轟如雲而至。 如召遣齎章奏,則交腳幞頭,紅抹額,赤面圓目,紅袍綠靴,左執章奏,右執斧如直符狀。有破罡風,流金火鈴開天門,諸神皆從之。   天雷部神雷部雷神萬萬眾 肉角,鷹喙,金睛,雙翅,龍爪,手足風裙仙帶。即先天雷公也。祈雨,各黑面,身托水號,黑梵號也。驅水獸,豹犭俞猿蚓也。萬萬成群,噴雨行事。 祈睛,各赤面赤身,托火號,紅梵號也。拒塞天河,驅火獸,虎豬猴虵也。萬萬成群。噴火行事也。 祈雪,各白面白身,托雪號,白梵號也。驅水獸,豹猿蚓也。萬萬成群,噴雪行事。   龍雷部雷神萬萬眾 人首,龍鱗身,雙翅,龍爪,手足,即是西南溟火光流精君也。所托所驅與天雷神雷同。   水雷部雷神萬萬眾 人首龜身,雙翅,龜爪,手足,即東南溟玉雷皓師君也。所托所驅,與天雷神雷部同。   社令雷部雷神千百億萬眾 鬼面,全身鐵甲,鐵兜鍪,各執雷器,所托所驅,與天雷神雷部同。   水雷神部從萬萬眾,即北方雷使者 黑面黑髮,金甲皁袍,左運水輪,右仗劍,跣足乘三足能,噴水萬萬,水獸成群從之。   火雷神部從萬萬眾。即南方畢使者 赤面紅髮,金甲紅袍,左運火輪,右仗劍,跣足乘火龍,噴火萬萬,火獸成群從之。 二十四氣神,狀如神君。 七十二候神。狀如城隍。   日月交會圖 行功打坐,結鍊內事,依此時辰下工夫,乃日月交會,以接天地之氣。初三生魄,十八滅魄。二十三、初八,一半上下弦也。天上之月光盈虧,海中之潮候消長,乃雷家丹家用事之時也。   功法 凝神靜坐,持誦金光咒。存身為枯木,發心火燒之。巽風吹去灰燼,惟存白氣混沌中一點靈光,結嬰兒。握固暝目,趺坐于中,內想不出,外想不入,恍恍惚惚之餘,似念非念中山神咒,其實只是意到便了,化身為雷聲普化天尊。運日月合璧,從頂門而入于碧潭,凝梵身於金光中。此時北斗亦從頂門而入,列宿心中至腎, 罡光覆罩,萬神森拱。誦百字咒,運祖氣,提起梵號雷神,則此時翻轉北斗,頂門便開,一時都從頂門出,直接天河邊南斗第六星側一小星,大如車輪,金光照耀。自己雷神見此星光,皆拱手奔光中混合,須臾都變作一團金光,雷神吼響。此時天尊念百字咒,運雙雷局,吸天罡煞氣同揮去,霹靂一聲,金光迸裂,現出梵號,雷神、氣候神、社令神拱列,如龍守珠。次祝事,隨持念經咒畢,漸漸化梵號雷神俱作金光,以鼻微引,從頂門而入于碧潭中,北斗 如此覆罩之。放去收來,子宜勤之。   天寶梵號 元始天尊懸寶珠說經,十方登引之時,即北也。大無不包,細無不納。 中山神咒 唵子。嚤坤。呢離。嚦巽。嘿艮。叱丑。噓煞。嗚午。 右咒,念則為中山神咒,書則是元始玉文。 … 阅读全文 九天碧潭雷禱兩大法

上清飛捷五雷祈禱大法

师派 祖师清微宗主真元妙化上帝 祖师太初天君 祖师高元宸照法王清真紫虚元君   将班 九天飞捷符使暘谷神君张珏 天丁冠,恶鬼相,青色,金甲朱衣红履,执斧。 五方蛮雷大神。   召咒 天雷轰轰,猛吏真君。承令召请,速降威灵。兴云吐雾,急赴坛前。统领五将,搜挠山川。万精鬼怪,捉缚来呈。一依帝令,火急奉行。   密咒王亶昌英,谨召张珏速降。 召符   法师依内法召雷神至,随事宣意后,急遣。切不可轻易,务在至诚。 九天驱雷报应符   此符上加雷云雨号,剪虹、破庙,伐精用。 起龙行雨符 起云符 起雷符 起风符 起电符 起霹雳符 催五方如意符 起雨符 雨降符 斩虹电符号 三次雷符 祈晴符 诛精伐邪破庙符   诸法合用 止云雨雾符号 祈祷便宜用   清微通真章   下印咒 九皇上星,丙酉合正。合口演流,通天神印。   混元印文 混元祖气,统摄诸天。制伏群魔,镇压三界。匡卫万灵。元始总印。   下印咒 先天先地,元始祖气。落死注生,长生在此。玉皇心术,鬼神皆避。急急如 昊天玉皇上帝律令。吾奉祖师路真君敕摄。   东方风雷却祸使者蒋刚轮,字务真。 青袍金甲,身长百丈,乘青龙,执风轮。祭用鹅血绿豆芽。 诀:卯巳上轮三转,存风雷龙交混目前并诀上,然后紧掐定辰文下一粒米地。   南方火雷灭鬼使者毕机,字符灵。 … 阅读全文 上清飛捷五雷祈禱大法

太乙捷疾使者大法

鹤溪洞微子潘松年授   太乙捷疾直符张使者元伯 朱发,獬豸冠,青面,三目出火,绯袍,绿飞天带,金甲,手仗火戟,鬼形,旁出獠牙,赤脚驾火云。   召咒两手雷局 唵吽吽三檀那韩难延干夷敕。亥。兑卦统雄兵,酉。艮宫封鬼门。寅。离宫驾火轮,午。北海涌波津。子。人门撼地轴,申。震雷霹雳声。卯。狂风摧山岳,巳。诸将护吾身。煞。太虚真,太灵真,吾奉紫微君,神速奔,如康民。轰雷掣电,速赴坛庭。急急如玉皇上帝敕。敕召太乙捷疾直符张元伯火急降临。   又咒 五帝雷公,煞。四圣风师。巽。三台星斗,震。一仪动移。坤。一元真皇,坎。九幽灵气。离。混合伯元,艮。我是风师。干。急奉帝敕,摄召五雷。云奔电激,助我行威。扫荡妖孽,摧魔伐非。神光所照,万鬼俱摧。流铃急召,雷火轰飞。唦吽咭咤,四目九丑,激电冲霆,鼓雷震响。准律速至,不得违例。急急如律令。   又咒 五雷直符,元伯之呼。速出地户,召雷斯须。收捉鬼路,火急前驱。张元伯使者火急降坛。 师存巽方金色火气万丈,以鼻引火气入肾。次存肾水沸溢,中有白气结成号头。运肾气,自夹脊直上顶门出,雷局打发,冲至巽方。念总召祕咒,使者承号降坛。师运自己使者出,混合。念誓章,引入肾腑,结成元帅。   祕咒 唵吽口洞吽嚧口梨口瑟吽耶口陀耶口瑟。寅至卯出。 誓章 三天使者,捷疾威神。佐助主帅,兴雷伐神。与吾立誓百和香焚立降左右,助我威灵。稍违此约,天制及身。汝违吾誓,永堕迷津。受命玉帝,走霚行云。甲戌吾降,录罪奏呈。灭汝九祖,永不利贞。急急如玉帝律令。 师存巽方风云雷雨电至,师出自己风云雷雨电混合,用出自已元神使者,乘黑云火光闪烁,奔入某方斡事。 役咒 唵吽嘘咤口诃啼哫喃唎吽。张元伯疾行火急。 辖咒 唵咃囉口毗唎口娑嘧哆口梵口瑟吽吽嘧呵哪咤。霹雳发,张元伯疾行。 使者符   敕咒 景中真王,威制九天。手执三素,足踏九玄。金虎居西,飞龙绕干。黄神秉钺,绿齿持鞭。机行五斗,平调七元。奉上帝敕,赐吾诏宣。初分太极,吾已有年。令持符命,掌握威权。风雷交作,霹雳轰天。区分昼夜,考鬼穷源,总领雷局,公道无偏。吾今役使,咸欲如言。急急如神霄真王大帝律令。 报应阴雷符   唵黑劣性,伐恶吽咤唎不见形。吼煞三界,邪魅化为尘。吾奉紫微大帝敕。 如伐恶,加朗灵二字于 内念: 吾受天敕,驱雷霹雳。九天安镇,诛魔灭迹。天火红,地火赤,吾使雷公动霹雳。急急奉昊天上帝敕。如召阴雷,加志字于 内,念: 天岳驱雷使,三天闪电神。灵光照天地,煞气徧乾坤。直符飞捷使,奋勇大神通。吾符一到处,霹雳发雷声。急急准雷祖大帝律令敕。   敕咒 风出巽户,雷发九天,云飞碧落,雨阵临川。电光掣动,令我通仙。吾步真罡,变化自然。急急如雷祖青华大帝律令。 唵。火铃火铃,急速现形。速召飞捷使者张元伯速赴坛前。疾疾。 唵啼咤缚口发敕摄。 右符专伐恶治邪,馘祟起阴雷用之。 召使者符   右法存使者报事,掐艮至坤剔出。存三帅现形,听令躬喏。主帅传令,逐一召五方使者,望巽方烧符宣召。 五雷直符,元伯之呼。急出巽户,召雷斯须。太上符召,急赴坛前。急急如玉清真王律令。 五雷直符,受命奔趋。急出地户,召雷斯须。收捉鬼祟,火急前驱。天符到处,妖魅消除。谨召使者张元伯只今到坛。 使者檄 司额 三司将吏,今日直符。随吾驱使,捧领天符。急杀邪鬼,退病消虞。敢违吾命,雷斧速诛。奉上帝敕,急急驱除。急急如上帝律令。 符位。 右符檄 捷疾使者张元伯,疾速部领田王吴李四大霹雳,火急轰雷掣电,起风布云,大兴霹雳之威,以广雷霆之化。符檄到处,风火奉行,不得时刻稽停。有违初誓,如违口敕,如逆上清。故檄 年 月 日 时檄。 具位 姓某承诰奉行。 雷霆都司元命真君, 玉枢五雷使相真君, … 阅读全文 太乙捷疾使者大法

雷霆飛捷使者大法

神将服色 雷霆六一天喜神君飞捷张使者珏, 青面鹰觜,通天冠,红袍,肉翅,脚如鹰爪,形如邓天君状,手执雷斧,无龙。 行持妙用 先凝神定息,左手掐玉文,右手掐煞文,存心火炎发,焚自身枯木烟烬,中有一点极明如水晶相似。恍惚之中,被巽风一吹,化身为神霄帝君。即步罡,念金光咒召将。 玉皇有敕,亥。演法群真。子。九天之上,丑。五色祥云。寅。金光交结,卯。照耀乾坤。辰。邪精灭爽,巳。制御万灵。午。巽户速破,兑至辰剔。轰灭妖精。巳。三界听令,午。九府知闻。坤。元亨贞帝,速现真形。玉诀。急急如玉皇上帝元降律令敕。 十六字祕咒 唵唎吽唵唎吽唎吽唵唵唎唵唵唎吽吽。 存金光咒徧满,天门中有一干卦。飞南斗一座,剔开,变作坤卦,使者从二卦中出,过巽门。法师吸至面前,然后行事。 奏干,祟兑,人坤,晴离,风巽,雷震,云艮,雨坎。   凡祈雨,雷字中加轰字,下卦,又下九州罡,又加五方蛮雷号。祈晴加火字,加三清讳,九州罡。治祟同。 蛮雷号:雨馘霤雨忽雨毕雨肇。   九州罡 吩吼口元哇口对口灵啖口景哗。 如祈雨加云头,祈晴加火字,治祟加鬼傍。   雷函咒敕符用 唵吽吽婆咤婆伽马晟咭唎顺帝暗菩提野伽末伽火支火拨火轮盘盘伽律台台审审诛诛白灵和嚧帝叱咤婆推诃金头宾罗郭吉刁直如帝微娑三昧乌嗔火尼帝孽帝诃句尼句尼婆苏咤诃。一起雷车,子。二起闪电,丑。三起喧轰,寅。四起震动,卯。五起飞砂走石,辰。六起狂风大霹雳摄。巳勒到子上,成雷局,打入符中。馘祟,念天蓬咒,祈雨,念大威德咒奉之。   使者檄式祈雨,黄纸墨书 雷霆都司 当司切见某处自某月以来,天色亢暘,田畴龟拆,苗稼焦枯,人民愁叹。为此檄请天将大显神威,限今月某日某时为始,务要阴云四合,骤雨滂沱。俾年谷之丰登,使生民之快乐。檄至火急奉行,立候明彰报应。须至檄者。   右檄 雷霆六一飞捷使者张珏,火速前去,督起五方蛮雷大神,九州社令神君,当季雷部,一行官君帅将,准此火速奉行。故檄。 年 月 日时檄。 具位 姓某押。 教主北极镇天真武玉虚师相玄天上帝,祖师高上神霄玉清真王南极长生大帝。   祈晴檄黄纸朱书 雷霆都司 当司切见自某月以来,阴阳靉靆,久雨绵绵,行旅难以往来,贫民多有乏食。况当秋成之际,值此久阴,深为未便。虽谓旱干水溢,各有分野。然天将掌握雷霆号令,作晴作雨皆出指挥。为此,檄请天将,自今月某日为始,务要天无浮翳,四气朗清,红日开睛,阳光下照。檄至火急奉行,立俟昭报。须至檄者。   右檄 雷霆六乙飞捷使者张珏,火速收回雨脚,扫逐阴云。使百谷之告成,解群黎之愁叹。阐扬道法,毋负盟言。故檄。 年 月 日时檄。 具位 姓某押。 教主北极镇天真武玉虚师相玄天上帝, 祖师三天扶教大法天师泰玄上相张, 祖师高上神霄玉清真王南极长生大帝。 坐功 先要澄心定虑,握固,以两目视中宫,内有真光一点灿然。口虩字运动,转地轴,抹天关,到绛宫住。存南斗第六星下有一星,使者从此处飞来,我作字音合之,混成一金团,吸入中宫。再咽华池水下去。少顷,想浑身火热,然后开目。但念念不忘,则报应自至。祈雨雪,祈睛,伐祟并同。但祈雪用青纸粉书。 三步罡遣去 鼓舞罡 遣将 天雷隐隐,地雷轰轰,龙雷作水,水雷波翻。社令雷火,霹雳纵横。神机发。斩灭邪精。上帝有敕,火急奉行。一如律令。 雷霆九宫顺逆局 此乃每日雷霆所在之方。凡于行持之际,先于每日所居之方取报应,就起风云雷雨电,妙不可言。如遇雷入中宫,则不可行事,此日天将冠冕朝元。行法之士不可不知也。 妙用祕法 太白金星入紫微,坎离交媾结婴儿。五方严色皆归一,呵出之时泄万机。雷咒无句读,雷符无散形。雷无两道诀,雷气一元神。 一气祕诀 凝神定息,一念不生。却以双目对双肾,微思水火升降,会于黄庭。却以七十五字咒仰面视太空,见雷帅服色真形,吸下丹田。如前静定,念十六字咒运出,书符合气出将入符中。 召将金光气以在水空 … 阅读全文 雷霆飛捷使者大法

雷霆敘火張使者祕法

净口咒 洞玄灵天 头圆象天,为万神会聚之所。其为灵,天也。   真气自然 乃真精之气居于脑位。   甘泉入口 想脑之精从雨腮颊流下华池,有如甘泉之水。   香满九天 津液满口,徐徐咽下,自觉香气冲起于九天之上。   为吾净口 口为二十四气所聚之地,先吐浊气,次取清气。   念诵真言 子文,取坎水和神水咽下。   净身咒 吾以日洗身,掐午文。以月鍊真。掐未文。 日月在乎天上,能以之洗鍊吾身,何也。盖取乎天上日月之气精,以鍊吾身之日月。或曰:日为阳,安能洗物;月为阴,安能鍊物。殊不知其阴中藏阳,阳中有阴之义。左顾日精,右顾月华,取气咽下,出自三光气于身之上下。   仙人辅己 丑文。以吾左眼顾左肩,想眼中仙人在左。   玉女侍形 子文。以吾右眼顾右肩,想眼中玉女侍右。此一身自然有隐然阴阳之意在其间,金童玉女此是也。   二十八宿,与吾合并 周匝一气,吾身为我之天地,其中便有二十八宿,吾合并而聚。   千邪万秽,逐气而清 煞文,午文出。取火气而呵出,焚去吾身秽恶,自然清净。   净天地咒 唵咤咄敕\,天地洞然。秽气分散,洞中玄虚。晃朗太无,八方威神。荡散凶妖,使我自然。威震八方。咳咈嚧嚛哜郁哂口章速疾。 以水洒内外坛,任意念咒,剔子午斗,存本法中官将森然侍卫。作用破秽罡,净水。   中山神咒诵为神咒,书为元始玉文 嚤呢叻吓嘘呜。以剑诀书入水中。   变神 存东西南北四座斗,合成一火气,化成一罡字,虚浮地上。法师存身在罡内立,想身变为雷祖大帝,天冠赤面如天尊状。存众雷神在左右拱立。横剔一斗在顶上,存第三天权星光入兆身。念咒曰: 唵咤口临咭咤,四目九丑,雷音电光摄。 再存上下月二晕合兆身,存七十二候雷神皆如城隍状在外晕候,神皆即月历中所载者,以行持日用。又存二十四气神王在中晕。兆叩齿,诵金光咒: 天地玄宗,万气本根,广修万劫,证吾神通,三界内外,惟吾独尊,体有金光,覆护吾身,视之不见,听之不闻,包罗天地,养育群生,受持万徧,身有光明,三界侍卫,五帝司迎,万神朝礼,役使雷霆,鬼妖丧胆,精怪亡形,内有霹雳,雷神隐名。啼口发哽郁,口匪口顺噒嗗,吽婆咭唎,嘘哼口巠哔。口轩口钦哆啹,口累口廷唏咈。口廷噂口逆口役,吓呼口隆吃,喥囉口释唎。洞慧交彻,五气腾腾。金光速现,覆护真人。急急如玄元始三气君高上玉皇上帝律令敕\。 咒毕,存四季斗,春杓指卯,夏杓指午,秋杓指酉,冬杓指子。次存斗口中三帅,各四字咒灿然。 王巨王符王更璃。张。鐄锬金震金庭。邓。雨鬼流光丑英。辛。 每四字存如金色,自斗口化为电光,直下,三帅亦随光而下。以鼻微吸电光入口,吐运出三字晅左目日。朒右目月。炓天目星。再存顶上一金字,自天门入日光中,三帅现,二十四气七十二候三十六雷神,及诸司天神帅将,混合为一金光,如日晕光。应诸将各从方属而来,入日晕中,将吏并入日光中。以口吸光吹香烟中,念咒曰:名七十五字咒。 唵吽吽波咤婆伽马晟吉利顺帝暗菩提野伽末伽火吱火发火轮盘盘加律咍咍审审诛诛白灵和嚧帝叱咤婆推诃金头宾囉郭吉刁真如帝微娑三昧乌嗔火尼帝孽帝诃句尼句尼婆苏咤诃。一起雷车,子。二起闪电,丑。三起喧轰,寅。四起震动,卯。五起飞沙走石,辰。六起狂风大霹雳摄巳。   又咒 唵呜顺啼呮啼唵轰天霹雳雷火摄。 再运鬼罡玄互英因晃隆瞿灭九字盖之。以鼻引入香烟中日光,同此光入祖宫,引上顶门行用。 … 阅读全文 雷霆敘火張使者祕法

雷霆三要一氣火雷使者法

主法 昊天至尊玉皇上帝   将班 天罡大圣主雷真君马自奴 披红发,红面三目,着月下白道服,右手仗火剑,左手执火印,跣足踏火车。   河魁大圣节度真君董万春 红发,青面獠牙,鬼相,头戴缨络,项悬十二骷髅,左手执戟,红带黄裹肚,虎皮汗袴,跣足踏水轮。   主雷欻火律令大神邓燮 朱发,天丁冠,蓝身,肉角,凤觜银牙,两翅,两脚鹰爪,绿风带黄裙,左手执钻,右手执鎚,跨苍 龙,身迸烈火。   雷霆猛吏都督辛忠义 青发青面,红眉青须,戴牛耳幞头,红衬衫,左手抱五雷籍,右手执火笔,着皂靴。   先天一气火雷飞捷使者暘谷神君张珏 欻火相,三目两翅,青身赤体,左手执召雷旗,右手执斧,腰带碧玉牌,一面金字。   雷公电母,风伯雨师,五方蛮雷使者,合部雷神   召法 入坛,三净,启圣变神,召功曹土地至。存西方有一天宫,朱牌金字,扁曰:太一碧玉宫,中有一美妇人坐。次念召咒: 道祖一气,大梵飞腾,清华景明,与道合真。急急如元始上帝律令。 次用剑诀向西方虚书一 号,左手酉文剔此号入宫中,妇人见而吞之,不觉吐出成一人,妇人见之而怒,即躶身披发仗剑斩之,左手提人头,右手执剑,飞入北斗第五星中。次念咒: 玉帝真形,玉文。勑命雷车。玉文。天雷黑咤,亥文。地雷烈咤。己文。人雷轰咤,申文。鬼雷咤。寅文。紫微奉命,玉文。玉帝真形。午文。急急如元始祖劫上帝律令。 右咒毕,想北斗第五星中帝车使者下降,右手剑诀虚书 ,午文一剔去车上,与使者合形,先存有一使者在香上,次存车上使者下合为一,吸入身中祖宫混合,呵心气出香上。存现,念务猷收咒,再念誓咒: 三天使者,速现威神。佐助主帅,兴雷伐神。与吾设誓,百和鑪焚,立降左右,助吾威灵。稍违此约,天刑及身。汝违吾戒,永堕迷津。受命上帝,走雾兴云。甲戊降日,录罪奏陈。灭汝九祖,永不利贞。急奉元降律令。 唵吽吽干夷勑。兑卦统雄兵,艮宫封鬼门。离宫驾火轮,北海涌波津。人门撼地轴,震雷霹雳轰。狂风摧山岳,使者出天庭。太虚真,太灵真,吾奉紫微君,勑召雷部神,疾速乘飞云,如康民。急急如太上清都律。急召先天一气使者暘谷张神君速降。 右召毕,想使者到坛,随事役遣,念遣咒: 颛顼昌岌龆齓疾。喉音念一气七徧。次念:唯唯逸。紧。释提亘恩。慢。   用法 凡有人投坛祈祷,领词押字批判讫,次书旗。先焚香,一净无尘,却书旗上星斗圈子了,又放下笔,静定,星斗金光。却念唯唯逸咒,书星中字。次书上三字,天罡河魁,邓辛帅。次第书之。想帝驾金光,雷神森列于旗上。却静定,念运雷经熏勑。次择坛场,向正午立坛。用石灰画坛,子午文。东西一丈阔。下层画八卦,干上留路入,午上一水缸。次择时,于先一时下四刻出旗,念净天地咒,天蓬咒,遶坛三匝,召功曹,启师白意,然后立旗于坛外,离坛丈二三许,当日煞方上。用桩一箇,要三尺六寸长,二寸大。先于所限时辰前一时下四刻,将斧桩于煞方,念昴飞碧轰赫奕震离兑咒。系喉音念。将旗桩画地。念前九字,一字一画,成泰卦了,阳日先左足,阴日先右足。存斧桩为雷斧锲,于泰卦四画上钉,念九字,一字一斧,三徧摇动,三徧打下。如未稳,再念再打。安旗竿缚桩畔,一字一展,开了,尽一声喝:张珏疾。再念三天使者咒、九字咒撼动。次存五岳五帝形相,随各方服色,四渎之神,并羊耳幞头,在旗下迎接雷神风雨。或存九字在旗下金光色,亦妙。   祭天罡河魁 先备香茶酒果,祭仪齐备,凝神静念,依法召请存降,白意祭献如法。 道香一炷,十方肃静。法鼓三通,万神咸听。谨炷真香,虔诚启请天罡大圣主雷真君,河魁大圣节度真君,下赴法坛,受今供养。存降。唵吽吽喗咤哒唎娑诃。一气七徧。适伸启请,想沐来临。今有祈雨事意,恭对敷宣。白意。据词难抑,依法立坛祈祷,特赐指挥本部雷神使者张珏,定限于某日某时前来行坛,大施雨泽。今有净酒,谨陈初献。 至三献已毕,次刺中指血入酒中。对面向上下三噀。毕,次呼二圣讳名喝呼云。 天罡大圣主雷真君马自奴。 河魁大圣节制真君董万春。 存水气上腾,冲射天罡。天罡大怒,以火气下射河魁。法官觉背热,急谢河魁云:某自受法以来,誓愿佐天宣化,济物利人,祷雨祈晴,除邪辅正。千愆万罪,望赐赦除。大赐感通,以彰道化。次三拜,再回头谢天罡如前。焚天罡黄牒毕,当坛正立,召使者,焚牒役遣。对北斗坐作用。     三天。至时,运号,召使者,向当日三合宫引使者至。即收号入身中了,祝责使者慢令不应,存使者大怒,腰间取下碧玉牌一面,上有勑召诸天帝陛六金字,使者将牌向上呈召,一转敛翅,作怒,以牌插入地下欲埋之状,诸天皆临了,却喝:使者火速奉行,急彰报应。此乃极法,决有报应。如雨足,则备酒物,用牒使者召雷限时,祭谢言功谢过给牒而毕。   直符四字号头   制辖雷神符 王巨琱璹王更。 右符召雷骂雷时书,制胸前,则雷神不敢犯也。   五岳四渎讳   … 阅读全文 雷霆三要一氣火雷使者法

先天六一天喜使者大法

主将 先天一气雷霆飞捷六一天喜使者张珏   副将 东方蛮雷魔明使者,南方蛮雷烈杀使者 西方蛮雷赫猛使者,北方蛮雷恶轰使者 中央蛮雷焜电使者 东方蛮雷马郁林,南方蛮雷郭元京 西方蛮雷方仲高,北方蛮雷邓拱辰 中央蛮雷田元宗 雷公大神江赫冲,电母大神秀文英 风伯大神方道彰,雨师大神陈华夫 云吏大神郭士秀   召合秘诀 凡祈祷立坛,须择洁净高仰之处,立召雷旗号及香卓水椀,面对北极,默朝上帝祖师,口奏祈祷事意,请祈旨命外,即依法召使者,宣白符檄,约限时刻报应。召合并书符之时,存自身在虚无之界,一念不起,万化寂然。良久,纔若意到,使存中宫有一字,即念十六字秘咒云: 唵唎吽唵唎吽唎吽唵唵唎唵唵唎吽吽。 运雷咒七十二字   咒毕,存午上有一晅字如太阳,未上有一朒字如大阴,二光相触。却运中宫黄气上腾,舌尖虚书一字如金球,嘘吹于日月二光之中,如金光团玄黄混沌之色,飞过巽户。次存心中一字赤色如丹,肾中一﹒字澄清如潭,往来混合。左手雷局,从南山打下红日坠潭;右手雷局,从山北缩起二气,直上夹脊双关,上顶门,飞过巽户,与先金光团混合,如雷声大震。但见巽户昏昏蒙蒙,内见使者隐然在内。再念十六字天章,合如雷声。雷局打开,突然见使者分明在前。祈雨杀伐,则有雷公电母风伯雨师随出。祈睛,则有火车火将六丁六甲随在后。却以天目光闪动,见坤上有使者诸雷将,俨然如对。   召雷咒 唵吽吽三檀那韩难延干夷敕。干。兑卦统雄兵,兑。艮宫封鬼户。艮。离宫驾火轮,离。北海涌波津。坎。人门撼地轴,坤。震雷霹雳轰。震。狂风摧山岳,巽。使者出天庭。太虚真,太灵真。吾奉紫微君敕,召雷部神。神速奔,如康民,飞捷使者速降临。急急如九天雷祖大帝律令敕。 存使者自巽方乘云下赴行坛听令。   再召咒 赤鸦赤鸦,风火之车。雷中乌鬼,云外夜叉。受命北帝,禀令丹霞。急来报应,霞霞加加。急急叉叉,加加鸦鸦。康民子华,帝喾之子,颛帝之孙,吾今召汝,速往雷家。急急如元始一气玄黄混洞祖师律令。谨召雷霆六乙天喜使者暘谷张雷君速至坛前疾,志见。适伸召请,已沐来临。少驻雷威,领今祈祷,白意,或宣符檄公牒,祭奠役遣。   誓将咒 飞捷使者,谛听吾言。吾非汝勿用,汝非吾不行。吾助汝气,汝助吾灵。随役而动,随召而临。祷雨则云阴大布,祈晴则豁落阳明,煞伐则轰雷霹雳,治疾则普济群生。吾不负汝,终始相成;汝不负吾,功同上清。所告所誓,使者听盟。祖师有誓,告汝通灵。急急如律令。   发遣咒 飞捷使者,职司直符,威灵捷疾,神通太虚。上天入地,报应无阻。奉檄传符,关告雷部。今日今时,来临坛所。 法师下令遣去,就步火雷罡助行。使者骑龙冲天即去,执事擵旂,存魔明烈煞,黑猛恶轰焜电。五雷使者,亦化黑龙行雨。 一起雷车,子。二起闪电,午。三起喧轰,巳。四起霹雳震动,卯。五起飞沙走石,狂风大发。巽。 两手握雷局掩耳,运雷声,引肾肺二气如云。又存香炉烟起,雷车载使者乘云上升。   书符秘窍 师曰:凡书符时闭九窍,书成出气,入将名,加号头。祈雨坎上,祈晴干上,杀伐艮上,随事变用。窍曰:脚踏雷车朝帝阙,手持北斗履天河。又曰:逢圈而至,遇点即倾。阳日长上,阴日长下。   使者符 变用符   符中常讳   右起风云电雷雨五事用之。 信香符一名便宜行檄   右信香符。凡夺雨,鞭龙打潭,起风云雷电雨用之急切。再加催符于上,立应。 便宜杀伐总符     右符用铁板长七寸,阔三寸,以朱砂雄黄书之。次加奔星符,诵起龙咒,取五方龙气入。若紧切,再加勾雷符,作用入帝讳。凡领受投词之后,必须采访其人善恶,其邪鬼为害若何,宜先密奏紫微大帝,申采访使司霹雳火府司,乞差雷霆帅将,密为擒捉外,次差将吏监督城隍社令诛邪,分付将吏,取责伏状监管。仍于本处下黑风罩围之,下天罗地网符,锁地脉符,差雷神去伐之。先用纸符牒前令付城隍社令,将同轰煞。一札专请莫赚大神监城隍无误。其铁符钉于邪神檀庙,用瓦符安于屋上。次断后关锁下煞。 勾雷符   … 阅读全文 先天六一天喜使者大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