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式之外的意义重不重要?

  在很久以前,就开始产生了迷惑,对于一些事情很糊涂,而糊涂之后也没有想过反省,于是也就继续胡涂了下去,竟不想这反而会成为一个巨大的障碍。   最早的时候,是从一些数学问题开始的:如果用方程式去解答明明很容易,为什么还要创造那么多奇怪的思维方式,直接用方程的思维方式不是更好?   《孙子算经》:今有雉兔同笼,上有三十五头,下有九十四足,问雉兔各几何?   这是现在小学生都会解的题目了,答案是比较简单的。   一种思维方式是这样的:三十五头是总数,那么假设全是鸡的话,应该只有七十个脚,而多出来二十四只脚,肯定是兔子们的,而前面都数了两只,所以后面这里的二十四只除以二就是十二只就是兔子数了。   如果是改成方程它是这样的:x + y =35 , 2x+4y=94   如果联合解,2*(35-y)+4*y = 94  => 2*35-2y+4y=94 =>  2y = 94 – 2*35        实际上这样就是上面的数学意义所在,但是如果使用方程式的话,可以少一个思维转换的过程,而方程式的每一步都可以演化出来一个现实意义,但其中有可解的,有晦涩的。   那么就产生了一个问题,是伴随其中思考的每一步的意义重要,还是核心只用数学计算更加重要?   灯泡厂生产灯泡的工人,按得分的多少给工资。每生产一个合格品记4分,每生产一个不合格品不仅不记分,还要扣除15分。某工人生产了1000只灯泡,共得3525分,问其中有多少个灯泡不合格?   正向就是4分,负向就是15分,这题解法是一样的,1000个灯泡假如都是正的,就是4000分,但显然比3525多了475分,因为前面都算了4分,所以这里相当于要倒扣19分,所以475除以19等于25个不合格。   但这道题其实可以无视内涵,直接列方程,4x-15y=3425    x+y = 1000,然后简单就可以求出x,y,于是就直接得到结果,也就是说,方程的解法相当于把壳打开来了,而这样就能得到直接的答案。   现实于是就显得十分冰冷了---它们根本不在乎你外面怎么包装,只要内在的结构满足了一定的特性,它就属于该结构,就可以采用固定的方式得到结果,而在于公式之外的任何其它的包装,都是没有意义的。   这说明现实的客观性,你无论怎么试想去幻想它们遵照你的想法都是没有用的,它们不会依你所愿,同时按照墨菲定律来说,坏事总是会发生的,这也就是说,它们总是不会依你所愿的。   而要让一切变得可控,就必须要自己去做点什么,但做点什么是否违反了无为之道?有点脑子的人,都是绝然不会相信世面上的那些无为的解释的。   《道德经》中说:“道常无名,朴.虽小,天下莫能臣.候王若能守之,万物将自宾.天地相合,以降甘露,民莫之令而自均.”   万物自宾,天地相合,降之甘露,而不需要去要求民众,他们就会自发的公平相处。然而这一切的前提是,“能守之”。既然是“守”可又是无为?开篇已然说了:“此两者同出而异名”,所以有为无为,其实都是同出,不在有为,不在无为,而在有无之同出之处。   故而文始真经说:“圣人御物以心,摄心以性,则心同造化,五行亦不可拘。”   然而又不能因有无而以为有同于无,因为它们还是不同的,相同的只是同出,所以有云:“勿以圣人力行不怠,则曰道以勤成;勿以圣人坚守不易,则曰道以执得。圣人力行,犹之发矢,因彼而行,我不自行。圣人坚守,犹之握矢,因彼而守,我不自守。”,世人总是以圣人为榜样,但是有时候只是学了圣人皮毛而没有学到内在,圣人行事,如常人搭弓则射箭,常人是主动拉箭去射,而圣人拉弓却是因彼而应,并非由自己主动去做。   若是依此来解,再回首看历史上很多案例,会发生一个有趣的事,很多易术上的断例,有些看似有详细的解析,但是此处这种说法,彼处另种说法,前前后后却是没有一个完整而系统的说法,这说明在其背后必然还有一套推算逻辑,而这套逻辑才是真正重要的部分,其它的都是在这些核心逻辑之外所演绎出来的种种演绎。   所谓“万变不离其宗,便是此义。”,如同掌握一个方程之后,便可以千变万化挪移运算符号,而第一步都可以构造出一个“可解释”的现实意义出来,但这种现实意义其实是不重要的,最重要的仍然是其核心的结果,其它都不过是在确定的结果的基础上各种增加装饰罢了。   

金箓斋忏方仪(杜光庭集)

广成先生杜光庭集 忏方仪 都忏 伏闻,元始开图,辟五方而安镇;真文演化,分十极以凝光。总万象於神机,归群功於妙有。保宁邦国,孚佑帝王。延大宝於无疆,播鸿休於有截。今谨有皇帝融神 道域,属想玄津。思启洪禋,下赍万寓。谨赍金龙玉璧、油烛香花、法信纹缯供养之具,请披玄蕴,敷露真文,归命十方无极太上灵宝天尊、十极天君、诸天诸地三 光五岳一切神仙诸灵官。伏冀社稷尊灵,宗祧昭穆,游神太极,晏景上清。友八帝於丹陵,接五皇於绛府。垂芳万叶,流贶九围。皇帝继圣勋,华绍踪义皡。寰区永 泰,文轨大同。和玉烛於四时,叶珠囊於五纬。兆民康乐,百谷滋繁。长臻有道之风,克畅无为之化。得道之后,升入无形,与道合真。 东方 臣等伏闻,勾芒律应,分淑气於瑶台;青帝令行;扇和风於玉树。三光煦妪,九野氤氲。羽戢皆翔,鳞潜尽跃。凝辉六合,蠢类昭苏。流贶八宏,群生咸泰。谨有皇 帝赍持法信,虔设道场,披露真文,奉修斋直。归命东方无极太上灵宝天尊,九气天君,东乡神仙诸灵官。伏冀社稷尊灵,宗祧先圣,云升三境,质蜕九清。谒群帝 於星关,携列位於天路。皇帝四皇接轸,六帝齐猷。泽浚东溟,寿隆北极。寰中海外,俱沐玄休。有识含生,长承道化。兵戈戢息,风雨以时。五纬顺常,兆人康 泰。得道之后,升入无形,与道合真。 南方 臣等伏闻,朱陵火帝,开月殿而流辉;丹霍天君,含日精而散彩。御绛霄而演教,圣人光得一之符;居赤明以敷经,天子启通三之历。大弘玄训,作范将来。为邦国 之津梁,实幽明之舟辑。今谨有皇帝赍持法信,虔设道场,披露真文,奉修斋直。归命南方无极太上灵宝天尊,三气天君,南乡神仙诸灵官。伏冀社稷尊灵,宗祧先 圣。五华芝盖,荫神於流火之庭;三素云軿,游观於明霞之府。皇帝垂衣化表,端拱寰中。辟象魏而纳万方,固龙图而宁九有。三辰叶度,四序调年。烽爟不惊,休 祥自降。俗跻仁寿,化洽雍熙。幽夜穷泉,飞行蠢动,克承明佑,咸保物宜。得道之后,升入无形,与道合真。 西方 臣等伏闻,郁察仙官,金真校长生之箓;浮罗宝观,玉帝悬度世之科。大启真宗,发辉圣绪。弘龟鼎之祚,光凤历之尊。导群品於灵台,乘霓广漠;引含生於净域, 羽驾太清。今谨有皇帝赍持法信,虔设道场,披露真文,奉修斋直。归命西方无极太上灵宝天尊,七气天君,西乡神仙诸灵官。伏冀社稷尊灵,宗祧先圣,蹑金霞而 驾景,乘玉辂以参真。证品天阶,延休帝业。皇帝昆丘比寿,兑泽齐贞。握三镜以君临,尽万方而抚御。五风十雨,自叶於农祥;舜日尧云,克彰於睿德。兵锋偃 戢,夷夏昭苏。乾坤永清,亿兆同泰。得道之后,升入无形,与道合真。 北方 臣等伏闻,镇岳标奇,据阴方而作固;玄丘耸翠,当北陆以居尊。生一气以含元,分三才而会道。仰扶天度,上保宸居。爰司罪福之门,以显幽明之位。今谨有皇帝 赍持法信,虔设道场,披露真文,奉修斋直。归命北方无极太上灵宝天尊,五气天君,北乡神仙诸灵官。伏冀社稷尊灵,宗祧上圣,挹灵津於紫府,御琼凤於玄洲。 贻贶亿千,传光海岳。皇帝功包九有,圣叶三无。廓溟海以流恩,并极星而御众。金芒玉弩,永消兵甲之灾;天象人文,自契升平之运。三边静肃,九稼丰秾。动息 飞沈,咸承景化。得道之后,升入无形,与道合真。 东北方 臣等伏闻,一气初分,天道运而无极;三光肇映,品物形而有伦。呈玉相於寅方,散金辉於艮域。翼朱绨之景命,爰福帝图;开绿错之祯文,以康天步。今谨有皇帝 赍持法信,虔设道场,披露真文,奉修斋直。归命东北方无极太上灵宝天尊,梵气天君,东北乡神仙诸灵官。伏冀社稷尊灵,宗祧列圣。飞步於青元之境,乘真於碧 落之台。潜播神功,允昌休祚。皇帝六符应象,万寓宅心。睿明俾乌兔之晖,天寿等乾坤之固。外宣文德,旁振武威。稼穑有年,烽烟罢警。九幽六趣,同均浩荡之 恩;绝域穷荒,共沐云雷之泽。得道之后,升入无形,与道合真。 东南方 臣等伏闻,石阙端旒,俨仙姿於巽境;铜阶践极,凝真相於梵宫。洪涛浮不夜之庭,金雾锁长生之岳。三壶列翠,九海澄光。齐帝道於兹方,顺朝宗於百谷。今谨有 皇帝赍持法信,虔设道场,敷露真文,奉修斋直。归命东南方无极太上灵宝天尊,梵气天君,东南乡神仙诸灵官。伏冀社稷尊灵,宗祧先圣。涉鲸津而永骛,羽卫参 差;指鳌岭以长游,云程缥缈。皇帝光敷大号,遐鼓皇风。超农燧以扬徽,掩轩融而纵圣。三光调理,五纬顺常。俗致和平,人登富寿。幽明庶类,同洽玄恩。得道 之后,升入无形,与道合真。 西南方 臣等伏闻,金真抚运,朗金镜於申郊;玉圣御时,明玉烛於坤境。玄功幽赞,保亿载之宏图;至德潜符,扬七百之遐祚。神休克被,景命惟新。今谨有皇帝赍持法 信,虔设坛场,披露真文,奉修斋直。归命西南方无极太上灵宝天尊,梵气天君,西南乡神仙诸灵官。伏冀社稷尊灵,宗祧昭穆。登大明之府,出沈默之乡。延嘉贶 於孙谋,霈玄滋於帝室。皇帝嵩衡比寿,日月齐华。运乾德以君临,配坤舆而安静。神皋帝籍,自表於有年;偃革弢弓,永臻於至理。群生遂性,万国又康。得道之 后,升入无形,与道合真。 西北方 臣等伏闻,金墉千里,拱宸极以高居;琳阙九重,峙乾郊而作镇。仰三成於昆峤,控六纪於戌乡。乃真灵之所都,实帝道之攸则。今谨有皇帝赍纹缯法信,龙璧香 华,披露真文,奉修斋直。归命西北方无极太上灵宝天尊,梵气天君,西北乡神仙诸灵官。伏冀社稷尊灵,宗祧上圣。御虬骖於天路,肃羽卫於云衢。纵赏九清,传 徽万叶。皇帝凝流体道,指玄圃以长尊;负扆乘乾,与珠衡而永正。化归清静,岁吋丰登。锋镝不飞,祯祥允集。含灵有识,咸契真阶。得道之后,升入无形,与道 合真。 上方 臣等伏闻,至道融精,惟天为大。覆三千而不宰,包五亿以高临。垂象无私,运行靡息。克昌景化,以福帝图。今谨有皇帝赍持法信,敷列坛场,披露真文,奉修斋直。归命上方无极太上灵宝天尊,玉京玄都紫微金阙三清三界上圣高尊,上乡神仙诸灵官。伏冀社稷尊灵,宗祧先圣。霓旗高举,逍遥三境之中;鹤驭还升,放旷六 虚之上。皇帝体元立极,以道乘图。迈三五之风猷,传亿千而远大;与仪璘而并耀,配九六而永贞。万寓咸宁,兆人康泰。兵锋不试,文德允孚。凡曰幽明,共升道域。得道之后,升入无形,与道合真。 下方 臣等伏闻,厚载之功,寔惟坤德。廓八弦而有截,生万类以无私。鳌浦鹏池,旁分固护。十山五岳,遐布威灵。弘大宝於中都,总群休於上国。今谨有皇帝赍持法 信,虔设道场,披露真文,奉修斋直。归命下方无极太上灵宝天尊,十二仙君,九宫真人,无极世界岳渎神仙诸灵官。伏冀社稷尊灵,宗祧先圣。三山八洞,远奉宸 游,丹霍青丘,继登真格。皇帝克明睿德,永御中天。运玉斗以抚临,辟瑶图而端穆。三辰皎洁,长环北极之尊;九地浩茫,允福南山之寿。干戈不作,谷稼惟丰。 动植幽明,常臻道化。得道之后,升入无形,与道合真。

道门科范大全(六):忏禳疾病仪 晚朝行道

晚朝行道 法事升坛如式。 都讲举,各礼师存念如法。 高功宣卫灵咒。 五星高耀,瑞气飞浮。元始集神,天地交周。玉符宝节,啸命微幽。掷火扬威,奸凶无留。万魔振伏,纷葩却消。摧怪灭恶,道炁周流。神光照夜,阴翳俱收。万神降格,扇景乘飙。群生咸遂,惠遍神州,和与道合真。 都讲举,鸣法鼓二十四通。 高功发炉。 无上三天玄元始三炁,太上虚无大道君,召出臣等身中三五功曹,左右官使者,左右捧香,驿龙骑吏,侍香金童,传言散花玉女,五帝直符,直日香官,各三十六人 出。出者严装显服,冠带垂缨,关启玄坛,天帝天真,当召此间土地里域,真官正神,急上关启。臣今晚朝,升坛行道,谨奏为入意,其诸忱悃,已录告闻,愿得太 上十方至真道炁,灵宝瑞光下降,流入臣等身中,令臣所启之诚,速达径御至真无极大道、三清 上圣、昊天玉皇上帝御前。 都讲举,请称法位。 具位臣某与合坛官众等,谨同诚上启,虚无自然元始天尊,无极大道太上大道君,大圣祖高上大道金阙玄元天皇大帝,太上老君,高上玉皇,十方己得道大圣,众至 真,诸君丈人,三十六天帝君,玉虚上帝,玉帝大帝,东华、南极、西灵、北真、玄都、玉京、金阙、七宝、玄台、紫微上宫,灵宝至真明皇道君,日月、九曜、南 辰、北斗星君,三官五帝,九府四司,斗中道德诸君,无鞅圣众,六十甲子本命星君,玄中大法师,三天大法师,东岳上卿,司命真君,西极总真王君,名山洞府得 道神仙,三界应感,一切真灵。臣闻混成构象,真一凝光,天地禀之以权舆,阴阳运之以生化。盛衰倚伏,善恶斜纷,日月有代谢之期,寒暑有推迁之数。惟兹大 道,统贯幽明,延福垂休,广济群品。臣等早探真诀,获眄灵图。三洞琅函,有祈禳之品;九天金札,传拯护之文。四万劫而敷弘,五亿天之宗奉,制伏妖恶,征召 魔灵,佐国立功,扶危救物。凡有祈向,敢不上闻。 宣词。 按如词言,理惟虔切。弟子某灾缠未息,疾厄未平,归命诸天,披心大道,请崇斋直,延降威灵,辅运丹诚,共希玄佑。以今晚朝,升坛行道,请法众等运兹初捻上 香,愿此香烟,腾空径上,供养无上至真道宝。臣等皈身、皈神、皈命,首体投地。仰依太上三尊,十方众圣,愿以是捻香功德,归流皇帝九庙尊仪,驾景三清,流 祥万国,鸿基克固,凤历永昌。敬祝太子诸王,允扶大业。以及臣寮百辟,匡赞睿图,车轨大同,梯航毕集。今故烧香,自皈依道尊大圣众至真之德。得道之后,保 天长存,和与道合真。 以今晚朝,升坛行道,请法众等运兹二捻上香,愿此香烟,腾空径上,供养无上至真经宝。臣等皈身、皈神、皈命,首体投地。仰依太上三尊,十方众圣,愿以是捻 香功德,归流某家七祖九玄、幽仪滞爽,超辞地壤,升翥天衢,息注讼於冥关,流福祥於后裔。九幽地狱,咸睹慈光;六趣群生,同跻善域。今故烧香,自皈依经尊 大圣众至真之德。得道之后,永保长存,和与道合真。 以今晚朝,升坛行道,请法众等运兹三捻上香,愿此香烟,腾空径上,供养无上至真师宝。臣等皈身、皈神、皈命,首体投地。仰依太上三尊,十方众圣,愿以是捻香功德,归流弟子某身,冤债和平,灾凶销解,邪衰冰泮,疾厄云收,南斗延生,东宫注禄。洎诸眷属,普及人天,同享善功,咸臻道域。今故烧香,自皈依师尊大圣众至真之德。得道之后,永保平康,和与道合真。 忏方,命魔,三启,三礼。 重称法位。 具位臣某与醮坛官众等,谨同诚上启,三清上帝,十极高真,三界醮筵,两班列圣,恭望洪慈,洞回昭鉴。臣等参佩宝文,夙渐灵泽,窃披玄奥,志在敷扬,思立善 功,广被群品。弟子某灾凶在运,疾厄所缠,列款表心,虔诚祷福,请崇斋直,关奏真灵。是敢遵按典仪,转经行道,忏谢弟子某前生今世,宿罪深尤。或违天地覆 载之仁,或亏日月照临之德,犯二气五行之性,伤三光六纪之和。前冤未除,后罪重结,故杀误伤,肆意任心,不识因缘,罔知忌讳。六情所起,干犯幽明;三业所 为,负越经训。成兹报对,构此灾危。又恐犯触龙神,兴工土木,侵伤地理,违爽天时。又恐宿曜所临,年运所犯,九宫刑克,八卦冲妨。疾厄既深,忧危是切。敢 因启斋设款,忏谢过愆,烧香然灯,祈天请命,灾殃罪咎,戚乞忏除,使太一延生,三元却死,灵童投药,大帝降符,六府调和,百关宣畅,寿延禄永,祸灭福生。 弟子某家,九祖生天,六亲蒙佑,九幽六趣,动植飞沉,各遂所宜,咸承福利。上愿龙图鸿业,地久天长,文德允修,武功遐着。川浮圣泽,日并睿明。八卦九畴, 再彰於清洛;连珠合璧,重睹於玄穹。百谷无愆,三农有积,疵疠不作,水旱无侵,风雨以时,干戈永戢,遍该含识。下及幽途,川岳职寮,阴阳臣佐,诛邪助正, 弘道安人,齐契道阶,俱升福岸。则上明天尊大慈之泽,下副臣等忏谢之诚。谨启以闻。 知磬举,十二愿。 都讲举,存神烧香。 高功复炉。 香官使者、左右龙虎君、侍香诸灵官,当令臣向来晚朝升坛行道之所,自然生金液丹碧,芝英百灵,众真交会,在此香火炉前。当愿十方仙童玉女,接侍兰烟,传臣向来所启之诚,速达径御至真无极大道、三清上圣、昊天玉皇上帝御前。 知磬举,出堂颂。 出户,引至六幕堂。

道门科范大全(五):忏禳疾病仪 午朝行道

午朝行道 法事升坛如式。 都讲举,各礼师存念如法。 高功宣卫灵咒。 丹灵朱火,炎霞激风。赤轮刚运,天光八仪。进威包罗,交变万方。流金豁落,群魔灭踪。辟奸破妖,明耀元功。金符召制,蹑云策龙。谣歌庆会,散花太空。神化宜运,四极安隆。伏御帝前,罔有不恭,和与道合真。 都讲举,鸣法鼓二十四通。 高功发炉。 无上三天玄元始三炁,太上道君,太上老君,召出臣等身中三五功曹,左右官使者,左右捧香,驿龙骑吏,侍香金童,传言散花玉女,五帝直符,直日香官,各三十 六人出。出者严装显服,冠带垂缨,关启玄坛土地,方域神真。臣今午朝,升坛行道,谨奏为入意,其诸忱悃,已录告闻,愿得太上十方至真道炁,灵宝瑞光下降, 流入臣等身中,令臣所启,速达径御太上无极大道、三清上圣、昊天玉皇上帝御前。 都讲举,请称法位。 具位臣某与临坛官众等,谨同诚上启,虚无自然元始天尊,无极大道太上大道君,大圣祖高上大道金阙玄元天皇大帝,太上老君,高上玉皇,十方已得道大圣,众至 真,诸君丈人,三十六天帝君,玉虚上帝,玉帝大帝,东华、南极、西灵、北真、玄都、玉京、金阙、七宝、玄台、紫微上宫,灵宝至真明皇道君,上清、日月、九 曜、南辰、北斗星君,三官五帝,九府四司,斗中道德诸君,无鞅圣众,玄中大法师,三天大法师,六十甲子本命星君,东岳上卿,司命真君,西极总真王君,名山 洞府得道神仙,三界应感,一切真灵。臣闻至道融真,先天立极,神功独运,灵化潜彰。播清浊於两仪,肇裁成於万象。虽至虚辽邈,有感必通;玄洞幽遐,无祈不 达。圣慈下济,俯念群生。惟俟精虔,克垂昭覆。臣等夙承明训,得备职司,凡有诚祈,理宜关奏,况奉词旨,敢不上闻。 宣词。 按如词言,诚情所切。弟子某以五常愆候,六气失和,疾厄所缠,忧危是切。遂感冥心大道,励志真乘,虔想清都,仰希玄鉴,开三元品格,按九奏文仪,启置道 场,延降真圣。臣等谨相推率,澡炼身心,法地像天,修斋行道,披心稽颡,归命至真,洁念炷香,依科关奏。伏冀天尊大圣,太上众真,八极高尊,十方化主,三 清三界,诸地诸天,日月帝君,星辰主宰,山川岳渎,一切威灵,开大宥之慈,降昭彰之应,回轩驻驾,愍鉴所祈,迂盖流光,证明深恳,滂垂巨福,允介殊祯,自 国及家,普沾景贶。以今午朝行道,请法众等运兹初捻上香,愿此香烟,腾空径上,供养无上至真道宝。臣等皈身、皈神、皈命,首体投地。仰依太上三尊,十方众 圣,愿以是捻香功德,归流社稷尊灵,宗桃先圣,游神紫府,御景青元,会蒙谷以参真,戴列星而演道,垂休大宝,贻厥帝图,镇海岳以传芳,配乾坤而永祚。今故 烧香,自皈依道尊大圣众至真之德。得道之后,永保长存,和与道合真。 以今午朝,升坛行道,请法众等运兹二捻上香,愿此香烟,腾空径上,供养无上至真经宝。臣等皈身、皈神、皈命,首体投地。仰依太上三尊,十方众圣,愿以是捻 香功德,上祝当今皇帝,龙图凤纪,克保遐长,玄顷黄轩,允齐英睿。八溟昭泰,息戈甲以垂绅;万国和宁,混车书而契道。今故烧香,自皈依经尊大圣众至真之 德。得道之后,保天长存,和与道合真。 以今午朝,升坛行道,请法众等运兹三捻上香,愿此香烟,腾空径上,供养无上至真师宝。臣等皈身、皈神、皈命,首体投地。仰依太上三尊,十方众圣,愿以是捻 香功德,奉福弟子某家九玄七祖、一切幽灵。伏愿黑簿落书,青宫着箓,炼营魂於丹霍,乘云盖於紫微,介福见存,垂芳万叶。某灾销五运,咎灭三缠,六府宣和, 百关调畅。深冤往对,随忏涤以皆平;旧厄新灾,应启祈而咸息。然后六亲五族,福祉旁资;九夜三涂,祯祥普及。今故烧香,自皈依师尊大圣众至真之德。得道之 后,永保长存,和与道合真。 忏方,命魔,三启,三礼。 重称法位。 具位臣某与临坛官众等,谨同诚上启,三清上帝,十极高真,三界醮筵,两班列圣,恭望洪慈,洞垂昭鉴。臣等窃惟至圣垂文,上真流化,八书演妙,三洞开光,清 都弘济度之仪,黄箓丹简着忏祈之格,诚情所达,感应可期。弟子某以迹处尘寰,名拘俗网,举心属念,未合正真,履行运身,多乖大道;或前生积世,不遇玄经, 累结罪尤,未尝忏涤;或六情三业,过咎所深;或往债宿冤,考延所责,遂使灾凶在运,疾厄所缠,六府失和,百关未泰,缅惟风露,倍切忧兢。是敢沥恳披心,立 斋祈福,按灵仙品格,开八景坛场,精备香灯,虔伸忏谢。伏冀玉清万圣,金阙众真,鉴纳丹诚,降流玄佑,使长生御史,开丹箓以延年;度厄尊神,回紫文而介 福。安五神於五脏,正三气於三田。南天续增禄之符,东斗纪延龄之品。北宫落死,西府纪名,神气闲和,灾殃殄息,地无简对,水绝盟言,鬼断冤仇,人销谋议。 星辰行度,无临照之凶;本命行年,无刑妨之咎。灵丹密授,妙药神资,速遂痊平,永期安泰,斋坛巨福,黄箓宝范殊功。上赞帝图,永昌天祚;旁资境土,克保安 宁。外息干戈,内无疵疠,九幽夜府,六趣殊缘,咸享福因,俱登道岸。龙神守卫,境宇康宜,逍遥道风,沐浴惠泽。上明天尊大慈之施,下副臣等忏谢之诚。谨启 以闻。 知磬举,十二愿。 都讲举,存神烧香。 高功复炉。 香官使者、左右龙虎君、侍香诸灵官,当令臣向来午朝升坛行道之所,自然生金液丹碧,芝英百灵,众真交会,在此香火炉前。当愿十方仙童玉女,接侍兰烟,传臣向来所启之诚,速达径御至真无极大道、三清上圣、昊天玉皇上帝御前。 知磬举,出堂颂。 出户,引至六幕堂。

道门科范大全(四):忏禳疾病仪 清旦行道

法事升坛如式。 都讲举,各礼师存念如法。 高功宣卫灵咒。 青阳虚映,耀日回灵。神虎辟邪,飞天流铃。摧奸灭试,万魔束形。九微回道,八威摄精。千真校录,三元荡清。左啸中黄,右策六丁。七转八合,周旋天经。圣化巍巍,大道兴行。庆云流布,合景黄庭,和与道合真。 都讲举,鸣法鼓二十四通。 高功发炉。 无上三天玄元始三炁,太上道君太上老君,召出臣等身中三五功曹,左右官使者,左右捧香,驿龙骑吏,侍香金童,传言散花玉女,五帝直符,直日香官,各三十六 人出。出者严装显服,冠带垂缨,关启玄坛土地,方域神真。臣今早朝,升坛行道,谨奏为入意,其诸忱悃,已录告闻,愿得太上十方至真道炁,灵宝瑞光下降,流 入臣等身中,令臣所启,速达径诣太上无极大道、三清上圣、昊天玉皇上帝御前。 都讲举,请称法位。 具位臣某与合坛官众等,谨同诚上启,虚无自然元始天尊,无极大道太上大道君,大圣祖高上大道金阙玄元天皇大帝,太上老君,高上玉皇,十方已得道大圣,众至 真,诸君丈人,三十六天帝君,玉虚上帝,玉帝大帝,东华、南极、西灵、北真、玄都、玉京、金阙、七宝、玄台、紫微上宫,灵宝至真明皇道君,玄中大法师,三 天大法师,上清、日月、九曜、南辰、北斗星君,三官五帝,九府四司,斗中道德诸君,无鞅圣众,六十甲子本命星君,东岳上卿,司命真君,西极总真王君,名山 洞府得道神仙,三界应感,一切真灵。臣闻妙本自然,因机立化,裁成天地,含孕虚无。日月得以垂光,乾坤由其定位。天元地府,阳职阴寮,分布万神,主宰群 有。除灾降福,河图明谒谢之文;悔过希恩,太一着修禳之品。臣等职当开度,广济为先,凡有所祈,理宜关奏,况奉词旨,敢不上闻。 宣词。 按如词言,诚情丹切。弟子某以吉凶倚伏,寒暑推迁,否泰不常,灾缠是惧,敢凭慈训,爰备斋坛。按黄箓灵宝简章,考玄都典式,冀因敷奏,克获感通。以今清 旦,升坛行道,请法众等运兹初捻上香,愿此香烟,腾空径上,供养无上至真道宝。臣等皈身、皈神、皈命,首体投地。仰依太上三尊,十方众圣,愿以是捻香功 德,归流皇图帝业,社稷尊灵,与道无穷,配天齐永。皇帝圣超三五,播有道於九围;祚越亿千,畅无为於万国。今故烧香,自皈依道尊大圣众至真之德。得道之 后,保天长存,和与道合真。 以今早朝,升坛行道,请法众等运兹二捻上香,愿此香烟,腾空径上,供养无上至真经宝。臣等皈身、皈神、皈命,首体投地。仰依太上三尊,十方众圣,愿以是捻 香功德,归流某家九玄幽爽、亿劫亲缘,乘元皇九奏之功,九幽开度;荷玄圣五明之照,五苦宁闲。福利存亡,祚流遐迩。今故烧香,自皈依经尊大圣众至真之德。 得道之后,永保长存,和与道合真。 以今早朝,升坛行道,请法众等运兹三捻上香,愿此香烟,腾空径上,供养无上至真师宝。臣等皈身、皈神、皈命,首体投地。仰依太上三尊,十方众圣,愿以是捻香功德,归流某身,六气安和,百关调顺。宿殃积衅,随惠泽以蠲销;滞疾深灾,沐灵风而荡涤。中天注禄,南斗增年,眷属咸宜,祯祥密降。今故烧香,自皈依师尊大圣众至真之德。得道之后,永保长存,和与道合真。 忏方,命魔,三启,三礼。 重称法位。 具位臣某与临坛官众等,谨同诚上启,三清上帝,十极高真,醮筵两班,无边列圣,恭望洪慈,洞垂昭鉴。臣闻道本无为,感而有应;阴阳不测,变化难穷。甩常善 以导群迷,播鸿慈而育三界。拯危救物,佐国度人,日用不知,神功无际。弟子某仰虑禀神之始,运气之初,亿劫以来,至于今日,不明罪福,罔识因缘,三业构 非,六尘积衅,违天元生化之道,犯地司禁忌之文,亏四时应变之功,失万物遂成之性,故伤误杀,害及有情,不觉不知,累过无极。前业未忏,后罪有加。三官五 帝之司,黑书记恶;泰岳罗酆之府,丹简落名。或因三命凶衰,五行刑克,星文临照,神杀冲妨;或因动役兴功,摙林运石,斩伐林木,穿凿冈原,惊触龙神,犯违 禁讳,遂成疾厄,未获痊平,正气不和,三元失序。敢依科典,启置道场,下罄丹诚,上祈玄圣,无边罪咎,咸乞忏除。伏冀众圣垂光,万真回鉴,流大慈之施,降 罔极之恩,敕勒四司,明告九府,为弟子某削除死籍,汪上生名,解厄祛灾,和冤释对,宿瑕清荡,积过销平。星辰回临照之文,年运息刑冲之咎,青帝加算,录肝 护魂,白帝迁名,静魄安肺,辰星守肾,荧惑镇心。黄庭真人,和神守脏,天医将东,太一真灵,神药潜资,灵津密降。凶随愿解,疾逐云销,福寿永延,灾衰殄 息。上愿帝图悠久,圣德昭明,四海无波,八弦有泰,干戈自戢,谷稼滋丰,君圣臣忠,天清地静。然乞弟子某家,九玄享福,七祖生天,五族安宁,六亲和睦。泉 扃朗晏,九幽无罪考之声;三界混融,六道罢轮回之趣。飞行动息,有识含生,共沽广济之恩,咸契长生之果。上明天尊弘慈之泽,下副臣等忏谢之诚。谨启以闻。 知磬举,十二愿。 都讲举,存神烧香。 高功复炉。 香官使者、左右龙虎君、侍香诸灵官,当令臣向来早朝升坛行道之所,自然生金液丹碧,芝英百灵,众真交会,在此香火炉前。当愿十方仙童玉女,接侍兰烟,传臣向来所启之诚,速达径御至真无极大道、三清上圣、昊天玉皇上帝御前。 知磬举,出堂颂。 出户,引至六幕堂。

道门科范大全(三):生日本命仪 晚朝行道

都讲举,各礼师存念如法。 高功宣卫灵咒。 五星高耀,瑞气飞浮。元始集神,天地交周。玉符宝节,啸命微幽。掷火扬威,奸凶无留。万魔振伏,纷葩却消。摧怪灭恶,道炁周流。神光照夜,阴翳俱收。万神降格,扇景乘飙。群生咸遂,惠遍神州,和与道合真。 都讲举,鸣法鼓二十四通。 高功发炉。 无上三天玄元始三炁,太上虚无大道君,召出臣等身中,三五功曹,左右官使者,左右捧香,驿龙骑吏,侍香金童,传言散花玉女,五帝直符,直日香官,各三十六 人出。出者严装显服,冠带垂缨,关启玄坛天帝天真,当召此间土地里域真官正神,急上关启。臣今晚朝,升坛行道,谨奏为入意,其诸忱悃,已录告闻,愿得太上 十方至真道炁,灵宝瑞光下降,流入臣等身中,令臣所启之诚,速达径御至真无极大道、三清三境天尊、昊天玉皇上帝、星主紫微大帝御前。 都讲举,请称法位。 具位臣某与合坛法众等,谨同诚上启,斗极祖师、洞真大道元始天尊,斗极宗师、洞玄大道太上道君,斗极真师、洞神大道太上老君,玉皇大天尊、玄穹高上帝,斗 中之尊、天皇大帝,斗中之主、紫微大帝,北斗高上玉皇尊帝君,太微玉帝玄卿大帝,北斗太尉阳明贪狼玉晨君,北斗上宰阴精巨门玉晨君,北斗司空真人禄存玉晨 君,北斗游擎玄冥文曲玉晨君,北斗斗君丹元廉贞玉晨君,北斗太常北极武曲玉晨君,北斗上帝天关破军玉晨君,北斗玉帝洞明外辅玉晨君,北斗帝真隐元内弼玉晨 君,斗中天罡万真节度奎光帝君,北斗九皇夫人,九阴内妃,三台华盖星君,三官五帝,九府四司,斗中道德诸君,无鞅圣众,六十甲子本命星君,玄中大法师,三 天大法师,宝上真人,二仙使者,九宫官属,一切真灵。臣闻天地之德曰生,延生者大道;洪范之福曰寿,保寿者至真。所以大道垂文,至真演教,延生保寿,丰国 安人。臣等获奉真乘,栖身道域,披八会九光之篆,睹琼编玉籍之文,皆以旷劫宣行,先天流布,理国太平之旨,修身延寿之篇。而寓迹尘寰,和光陆海,惟期敷 赞,以着微功。凡有所陈,理宜关奏,况奉词旨,敢不上闻。 宣词。 按如词言,所宜上达。盖以初诞本命之日,志切香灯,虔启法 坛,精修斋直,拂三清之宝牒,披三洞之简章,太一度符之篇,五灵奉籍之要,皆以凝神三境,属念上 玄,期禀受於初天,仰宗元於大道,用祈通感,宜合真灵,涤虑洗心,愿孚真佑。以今晚朝,升坛行道,请法众等运兹初捻上香,愿此香烟,腾空径上,供养无上至 真道宝。臣等皈身、皈神、皈命,首体投地。仰依太上三尊,十方众圣,愿以是捻香功德,上资社稷宗庙,列圣尊灵,宴处玉京,流祥宝祚,克昌大业,广福群生。 斋主某七祖九玄,登真证道,炼神丹阙,超迹玄阴,三界十方,同臻胜福。今故烧香,自皈依道尊大圣众至真之德。得道之后,永保长存,和与道合真。 以今晚朝,升坛行道,请法众等运兹二捻上香,愿此香烟,腾空径上,供养无上至真经宝。臣等皈身、皈神、皈命,首体投地。仰依太上三尊,十方众圣,愿以是捻 香功德,上祝当今皇帝,伏冀睿图隆永,圣寿遐长。握金镜以低临,万方昭泰;俨珠旒而端穆,八海澄清。朝有忠贞,俗臻富寿。储皇妃后,协赞昌期,公主诸王, 保宁休运。火鼠烛龙之外,琛赆争驰;虞泉蒙谷之乡,车书混一。今故烧香,自皈依经尊大圣众至真之德。得道之后,保天长存,和与道合真。 以今晚朝,升坛行道,请法众等运兹三捻上香,愿此香烟,腾空径上,供养无上至真师宝。臣等皈身、皈神、皈命,首体投地。仰依太上三尊,十方众圣,愿以是捻 香功德,归流斋主某家,己身眷属,内外亲缘,福寿增延,罪瑕蠲荡,灾凶殄息,祯瑞咸臻,普及人天,同均巨福。今故烧香,自皈依师尊大圣众至真之德。得道之 后,永保长存,和与道合真。 忏方,命魔,三启,三礼。 都讲举,重称法位。 具位臣某与临坛官众等,谨同诚上 启,三清上圣,十极高真,斗府神仙,醮筵真宰,恭望洪慈,洞垂昭鉴。臣闻万圣传真,三尊垂训,济生保命,正教所先。由是三 洞宝经,诸天奥旨,或内修闭视,咽景胎元;或琼蕊玉霜,五金九鼎;或留神食炁,制魄拘魂;或飞步遁形,藏天隐地。皆欲延其有限,造彼无涯,使蕣华参骞木之 林,朝菌齐大椿之列,千门善诱,咸俾精修。或愚夫有捕影之谭,而上士契勤行之效,明科要训,今古攸遵。今斋主某宿禀正真,志崇玄奥,达体道修生之理,悟重 玄秘妙之门,属初诞本命之辰,启焚修之会,冥心十极,稽首诸天,行道转经,祈真请福。臣等辄相携率,依按典仪,共罄丹诚,仰希洪泽。伏冀至真上圣,无极高 尊,俯鉴所陈,滂流景佑,赐朱阳玉阙,文昌上宫。韩君开延寿之符,司马锡长生之录。真灵翊卫,和无资炁。右官削短促之篇,左简注遐长之算。禄祚增广,罪启 消平,眷属乂康,幽明舒泰。上愿帝王万寿,社稷安宁,异域殊庭,同文共轨,三光朗晏,六炁宣和,谷稼丰登,龙神协赞,年无疵疠,俗洽雍熙,洎乎夜府泉关、 三涂六趣,惠泽荡焦劳之苦,天光开昏暗之衢,并出幽沉,尽蒙升度,旁周十极,遐及九围,动植生灵,俱登寿域。上明天尊大慈之泽,下副臣等皈命之诚。谨启以 闻。 知磬举,十二愿。 都讲举,存神烧香。 高功复炉。 香官使者、左右龙虎君、侍香诸灵官,当令臣向来晚朝升坛行道之所,自然生金液丹碧,芝英百灵,众真交会, 在此香火炉前。当愿十方仙童玉女,接侍兰烟,传臣向来所启之诚,速达径御至真无极大道、三清三境天尊、昊天玉皇上帝、紫微北极大帝御前。 知磬举,出堂颂。 出户,引至六幕堂。

道门科范大全(二):生日本命仪 午朝行道

都讲举,各礼师存念如法。 高功宣卫灵咒。 丹灵朱火,炎霞激风。赤轮刚运,天光八冲。迸威包罗,交变万方。流金豁落,群魔灭踪。辟奸破妖,明耀元功。金符召制,蹑云策龙。谣歌庆会,散花太空。神化宜运,四极安隆。伏御帝前,罔有不恭,和与道合真。 都讲举,鸣法鼓二十四通。 高功发炉。 无上三天玄元始三炁,太上道君,太上老君,召出臣身中三五功曹,左右官使者,左右捧香,驿龙骑吏,侍香金童,传言散花玉女,五帝直符,直日香官,各三十六 人出。出者严装显服,冠带垂缨,关启玄坛土地,方域神真。臣今午朝,升坛行道,谨奏为入意,其诸忱悃,已录告闻,愿得太上十方至真道炁,灵宝瑞光下降,流 入臣等身中,令臣所启之诚,速达径御太上无极大道、三清三境天尊、昊天玉皇上帝、星主紫微大帝御前。 都讲举,请称法位。 具位臣姓某与合坛众官等,谨同诚上启,斗极祖师、洞真大道元始天尊,斗极宗师、洞玄大道太上道君,斗极真师、洞神大道太上老君,玉皇大天尊、玄穹高上帝, 斗中之尊、天皇大帝,斗中之主、紫微大帝,北斗高上玉皇尊帝君,太微玉帝玄卿大帝君,北斗太尉阳明贪狼玉晨君,北斗上宰阴精巨门玉晨君,北斗司空真人禄存 玉晨君,北斗游擎玄冥文曲玉晨君,北斗斗君丹元廉贞玉晨君、北斗大常北极武曲玉晨君,北斗上帝天关破军玉晨君,北斗玉帝洞明外辅玉晨君,北斗帝真隐元内弼 玉晨君,斗中天罡万真节度奎光帝君,北斗九皇夫人,九阴内妃,三台华盖星君,三官五帝,九府四司,斗中道德诸君,无鞅圣众二六十甲子本命星君,玄中大法 师,三天大法师,宝上真人,二仙使者,九宫官属,一切真灵。臣等伏闻元始开图,演长生之秘箓;玄元阐化,弘广济之妙门。普及人天,同臻福佑。由是宿瑕往 结,咸得忏祈,片善微功,备蒙铨录,洪纤罪福,毫末无遗。臣职在敷扬,愿裨大化,凡有祈告,敢不上闻。 宣词。 按如词言,诚深修奉,所宜誊奏,冀获感通。窃惟三十六部尊经,修生为本;二十七等斋法,崇善为先。所以本命七星移度之篇,具明神咒三皇监乾之旨,许佩宝 符,司马度籍,以延生太一,制魂而保寿。元父玄母,内镇百关;金晨玉华,外祛众恶。降日华於大洞,解宿结於三田。勤而行之,可以云升羽化,则本命具存修之 理,载彼真经;生日敷大有之书,明于奥旨,司命回十绝之信,元君开定籍之章,三界在庭,万神列位。然后纪善录恶,保寿延生。大哉,察气毓神,惊天骇地,诞 生之重,圣教所尊,爰属兹辰,宜申福会,是用虔诚三宝,注仰十华,信币盟心,香花展礼,转经行道,悔过祈恩,依按典仪,奉修斋直。以今午朝,升坛行道,请 法众等运兹初捻上香。愿此香烟,腾空径上,供养无上至真道宝。臣等志心皈身、皈神、皈命,首体投地。仰依太上三尊,十方众圣,愿以是捻香功德,上资社稷尊 灵,列圣昭穆,神升王阙,品列琼宫,腾逸驾於上清,介殊祥於大宝,允昌帝业,遐福群生。弟子某家九世七玄,亿曾万祖,克辞幽夜,咸睹光明。今故烧香,自皈 依道尊大圣众至真之德。得道之后,永保长存,和与道合真。 以今午朝,升坛行道,请法众等运兹二捻上香。愿此香烟,腾空径上,养无上,供养无上至真经宝。臣等皈身、皈神、皈命,首体投地。仰依太上三尊,十方众圣, 愿以是捻香功德,归流今上皇帝。伏冀圣图悠久,宝祚延洪,日并睿明,山齐圣寿。储宫妃后,光赞鸿休。百辟忠贞,扶持景运,三光融朗,六炁和平,谷稼滋丰, 兵戈戢息。航深梯险,会万国以朝宗;车轨书文,总八弦而混一。俗臻有道,化洽无为。今故烧香,自皈依经尊大圣众至真之德。得道之后,保天长存,和与道合 真。 以今午朝,升坛行道,请法众等运兹三捻上香。愿此香烟,腾空径上,供养无上至真师宝。臣等皈身、皈神、皈命,首体投地。仰依太上三尊,十方众圣,愿以是捻 香功德,归流斋主某,及内姻外族,眷属亲缘,体豫神安,福隆寿远,三灾不染,九厄无侵,家传忠孝之风,门袭安贞之吉。九围之内,率土之中,景贶所资,群生 咸泰。今故烧香,自皈依师尊大圣众至真之德。得道之后,永保长存,和与道合真。 忏方,命魔,三启,三礼。 重称法位。 具位臣某等,谨同诚上启,三清上圣,十极高真,斗府神仙,醮筵真宰。臣闻妙道垂文,三乘演教,至真流化,普度人天,得以微生,参奉玄奥,遵依圣本,敷赞玄 科,冀罄丹诚,用裨鸿化。今斋主某,窃惟上真弘济,三洞开光,有感必通,惟善是佑。敢因初诞本命之日,愿伸祈忏之仪,稽首法筵,披心众圣,转经行道,请福 希恩。伏愿太上三尊,十方众圣,倾光三境,回驾九清,鉴省丹襟,滂流洪泽,降无涯之施,开大宥之慈。赦除臣某己身,及六亲眷属、九玄七祖、一切亲缘,历劫 以来,至于今日,六根障恼,三业罪条,或不孝不忠,不仁不义,犯违天地,秽慢三光,呵忿神明,轻凌四大,染滞声色,耽玩繁华,伤杀众生,以为快乐,妬葎偌 海抑绝贤明,冒利贪财,酷害於物,评论道德,毁败正真,口是心非,罔上凌下,犯三元品目、百八十条,无边无涯,不可忆识。因今忏悔,并乞荡除。上愿帝道兴 昌,寰瀛康泰,三光调理,五纬顺常,人归朴素之风,俗洽和平之化。九幽夜府,咸睹光明;六趣殊伦,共臻祯贶。斋主某椿骞等算,金玉齐身,寿禄内延,灾凶外 息,子孙忠孝,门宇清安,三界真灵,潜加佑护。上明天尊广济之泽,下副臣等皈命之诚。谨启以闻。 知磬举,十二愿。 都讲举,存神烧香。 高功复炉。 香官使者、左右龙虎君、侍香诸灵官,当令臣向来午朝升坛行道之所,自然生金液丹碧,芝英百灵,众真交会,在此香火炉前。当愿十方仙童玉女,接侍兰烟,传臣向来所启之诚,速达径御至真无极大道、三清三境天尊、昊天玉皇上帝、紫微北极大帝御前。 知磬举,出堂颂。 出户,弘至六幕堂。

道门科范大全(一):生日本命仪 清旦行道

法事升坛如式。 都讲举,各礼师存念如法。 高功宣卫灵咒。 青阳虚映,耀日回灵。神虎辟邪,飞天流铃。摧奸灭试,万魔束形。九微回道,八威摄精。千真校录,三元荡清。左啸中黄,右策六丁。七转八合,周旋天经。圣化巍巍,大道兴行。庆云流布,合景黄庭,和与道合真。 都讲举,鸣法鼓二十四通。 高功发炉。 无上三天玄元始三炁,太上道君,太上老君,召出臣等身中三五功曹,左右官使者,左右捧香,驿龙骑吏,侍香金童,传言散花玉女,五帝直符,直日香官,各三十 六人出。出者严装显服,冠带垂缨,关启玄坛土地,方域神真。臣今早朝,升坛行道,谨奏为入意,其诸忱悃,己录告闻,愿得太上十方至真道一炁,灵宝瑞光下 降,流入臣等身中,令臣所 励启,速达径诣太上无极大道,三清上圣,昊天玉皇上帝,紫微北极大帝御前。 都讲举,请称法位。 具位臣姓某与合坛官众等,谨同诚上启,斗极祖师、洞真大道元始天尊,斗极宗师、洞玄大道太上道君,斗极真师、洞神大道太上老君,玉皇大天尊、玄穹高上帝,斗中之尊、天皇大帝,斗中之主、紫微大帝、北斗高上玉皇尊帝君,太微玉帝玄卿大帝君,北斗太尉阳明贪狼玉晨君,北斗上宰阴精巨门玉晨君,北斗司空真人禄存玉晨君,北斗游擎玄冥文曲玉晨君,北斗斗君 丹元廉贞玉晨君,北斗太常北极武曲玉晨君,北斗上帝天关破军玉晨君,北斗玉帝洞明外辅玉晨君,北斗帝真隐元内弼玉晨君,斗中天罡万真节度奎光帝君,北斗九 皇夫人,九阴内妃,三台华盖星君,三官五帝,九府四司,斗中道德诸君,无鞅圣众,六十甲子本命星君,玄中大法师,三天大法师,宝上真人,二仙使者,九宫官属,一切真灵。臣闻大道既分,元精启运,天地垂象,阴阳孕灵。厥初生人,首出群品,毓神太极,凝气重玄,咸资亭育之功,共禀自然之化。臣等叨承福会,预品人伦。属三洞开光,五文演奥,琅函玉笈,获睹玄微;凤简龙章,备探幽赜。而安身顺俗,荏苒光阴,未能吸景云昆,柄神霞壑。惟立功佐命,弘道化时,以副玄科,冀申微效,况奉词旨,敢不上闻。 宣词。 按如词言,丹诚恳切。今属某诞生本命之日,虔诚归命,崇启道场,将祈降福九天,延休兹日,肃恭香火,注念真灵。披十华朝会之仪,法三境焚香之格。所冀元尊降鉴,万圣垂光,敕五帝於玉宫,诏群真於八极。开南昌之丹秩,增禄延年;注东斗之青文,流祥介福。以今清旦行道,请法众等运兹初捻上香。 众和香,至玉清宫,遍玉清圣境,成华盖,供养大罗元始尊。 愿此香烟,腾空径上,供养无上至真道宝。臣等皈身、皈神、皈命,首体投地。仰依太上三尊,十方众圣,愿以是捻香功德,上福社稷尊灵,宗桃先圣,凝神天上, 降福人间,皇帝寿山增永,辰极齐华,悬日月而照万方,运元和而康四海。后妃太子,贻景贶於无穷;文武臣僚,播皇猷於浩劫。今故烧香,自皈依道尊大圣众至真 之德。得道之后,保天长存,和与道合真。 以今早朝,升坛行道,请法众等运兹二捻上香。 众和香,至上清宫,遍上清真境,成宝盖,供养玉晨大道君。 愿此香烟,腾空径上,供养无上至真经宝。臣等皈身、皈神、皈命,首体投地。仰依太上三尊,十方众圣,愿以是捻香功德,归流斋主某,八桂齐年,五山等祚。万 仙降佑,饵金液以安神;群圣回光,开玉书而注禄。九玄七祖,超景朱陵,五族六亲,列名丹简。今故烧香,自皈依经尊大圣众至真之德。得道之后,永保长存,和 与道合真。 以今早朝,升坛行道,请法众等运兹三捻上香。 众和香,至太清宫,遍太清仙境,成云盖,供养五灵玄老君。 愿此香烟,腾空径上,供养无上至真师宝。臣等皈身、皈神、皈命,首体投地。仰依太上三尊,十方众圣,愿以是捻香功德,归流天地之内,普及群生,九夜开光,三涂朗晏,飞沉动植,咸遂生成。今故烧香,自皈依师尊大圣众至真之德。得道之后,永保利亨,和与道合真。 忏方,命魔,三启,三礼。 重称法位。 具位臣某,与临坛官众等,谨同诚上启,三清上圣,十极高真,斗府神仙,醮筵真宰,恭望洪慈,洞垂昭鉴。臣等伏闻二炁凝和,三灵表质,承大道生成之化,鼓太 虚陶铸之功。由是千年为降圣之期,五百乃生贤之数。莫不禀神妙运,分星辰日月之华;纵德诞灵,结岳渎山川之秀。故能功宣济物,道叶为时,恩被生灵,惠覃幽 显。当兹令序,宜启坛场,将拥洪休,仰祈玄圣,冀因虔祷,俾获感通。按灵宝明科,披自然秘格,注心三境,皈命十天,灯分鹤焰之辉,香散龙烟之穗。玉章飞 韵,清磬流音,旁周寥廓之间,上达无何之外。三尊演既,增年於玉历之中;万圣流慈,延祚於瑶缄之上。九丹自得,万善咸臻,长简帝心,永绥天禄。皇帝瑶图克 固,宝运遐昌,万国宅心,九围顺化,星辰合度,日月贞华。海外寰中,俱洽无为之道;天长地久,弘宣不宰之功。庶类昭苏,群生蒙福,上穷三界,下及九阴,惠 泽普沾,同臻寿域。上明天尊大慈之泽,下副臣等皈向之诚。谨启以闻。 知磬举,十二愿。 都讲举,存神烧香。 高功复炉。 香官使者、左右龙虎君、侍香诸灵官,当令臣向来早朝升坛行道之所,自然生金液丹碧,芝英百灵,众真交会,在此香火炉前。当愿十方仙童玉女,接侍兰烟,传臣向来所启之诚,速达径御至真无极大道、三清三境天尊、昊天玉皇上帝、紫微北极大帝御前。 知磬举,出堂颂。 出户,引至六幕堂。

道门科范大全集目录

卷一 生日本命仪 清旦行道 卷二 生日本命仪 午朝行道 卷三 生日本命仪 晚朝行道 卷四 忏禳疾病仪 清旦行道 卷五 忏禳疾病仪 午朝行道 卷六 忏禳疾病仪 晚朝行道 卷七 消灾星曜仪 启坛行道 卷八 消灾道场仪 设醮行道 卷九 消灾星曜仪 散坛行道 卷十 灵宝太一祈雨醮仪 静夜行道 卷十一 灵宝太一祈雨仪 设醮行道 卷十二 祈求雨雪仪 启坛行道 卷十三 祈求雨雪道场仪 清旦行道 卷十四 祈求雨雪道场仪 临午行道 卷十五 祈求雨雪道场仪 晚朝行道 卷十六 灵宝祈求雨雪道场三朝坐忏仪 日用朝真忏仪 卷十七 灵宝祈求雨雪道场仪 设醮行道 卷十八 灵宝祈求雨雪拜章仪 夕景行道 卷十九 文昌注禄拜章道场仪 启坛行道 卷二十 文昌注禄拜章道场仪 清旦行道 卷二十一 … 阅读全文 道门科范大全集目录

谈谈改变命运的一些东西

  在人生的路途中,总不可避免会面临遇到无可奈何的事情。      对于这类情况,你往往会听到一些故弄玄虚的说人,要顺其自然,要顺势而为,因为道法自然,所以不用去管它,得过且过好了。     有人真的信了,于是自有了一种采菊东篱下的陶醉感,熏熏然而不可自拔,久而久之,竟是自觉乐得逍遥,突然间或遇不可抵御的灾难,或是意外之间突然患上绝症,于是才发现原来现实如此残酷,之前的自我悠然不过是自我欺骗的梦幻罢了。   也有觉得不服气的,凡事一定要究个根底的,于是出现了强烈的强迫症症状,不断去试图用错误的思维方式去得到一个想要得到的答案,当然这个是不可能的,所以最终仍然是不免于失败。   于是有人感叹说,命运不可违也--因为无论怎么做都是不对的。     真的无论怎么做都不对吗?其实只是做错了罢了。每个人都不可能保证自己的世界观与真实世界是相契合的,因为真的足够契合的话,那是需要天人合一了,而常人做不到这点,就说明这种契合力量很小的。     既然这种力量很小,必然的要去影响到现实世界是很困难的,就像吸引力法则那类运用心灵的能力一样,是一种良好的内风水改良方式,确实能收到一些效果,但更多情况下,其实它们无法起到无限大的作用。比如你设立的目标是在金融上超过巴菲特,大多数情况下就只能是一种不切实际的幻想了。   但这种力量其实是有弹性的,如果你非要以物质性的比喻来看待它,它就真的被束缚了,若是考虑它其实是不是物质性的存在,于是便能理解,它是其大无外,其小无内的,这就意味着,其实它的力量大小,还是可以按一定的规则来进行变化的。   曾经遇到一个有趣的事,是一个癌症患者,医院说他只有几个月的命了,他来期望探求有没有能多下去的办法,看八字也是无水的,然后遇到燥土之运,流年上搭配又是极凶,看也是活不久的。当时问他患病如何,他说疼痛的时候难忍,那时候真想死,但是不痛的时候,终究还是想活下去。当时所学甚浅,也实在没有什么好办法,于是便问他,是痛不欲生之中活着,还是快乐之中去世比较好,他说如果能快乐的去世当然更好了。因为之前看病他已所剩无几,于是就给他出了个主意,去北极圈看极光,去深刻地把极光记忆下来,多拍些照片放在家里,以后每当疼痛时,就去拼命去想象极光,这样挺不过的那天,也能在至少在心灵上优雅地离去。等他离世那天,再让其家人联系,到时给他做个超度好了,其它时候就别联系我了。   过了很久,都没有人联系,偶想起此事还觉得奇怪,想来或是他的家人不愿意联系吧,这种事也没什么好说的。过了几年多,一日突然接到电话,是他的家人打来的,说他昏迷不醒了,颇觉得意外,后来仔细问询才知,他那次去看完极光回来,然后身体虽未见变强,但也未见变差,大多数时候与常人无异,他家人问过他,他每次一疼时就努力去幻想极光,久久的,竟是慢慢的觉得不那么疼痛了,这次昏迷不是因为他原来的病,而是因为出了车祸,他家人考虑到他的身体情况,估计这一关很难挺过,所以才联系了。   当时听到,便觉得,想来这次车祸也是不会造成多大问题的,后来果然没多久就醒了,当然这些都不是重点,重点是车祸住院时检查身体,肿瘤已经不知道跑哪里去了,后来那人一直还好好活着,除时有些许奇怪疼痛外,已经没有其它问题了。   过了数年,读到一篇国外的文章,发现这样的案例并不是只有一例,在国外也有不少人遇到有身患绝症去看极光,然后不药而愈合的案例,虽然这类案例不多,并不具有统计意义,不过终究是存在的,并不是偶然的巧合。有学者做了一些探讨,认为这是因为在目睹巨大震憾的场景后,心脏分泌的荷尔蒙分泌激素导致。   这里就产生了一个巧妙的事情:单纯的想象是不可能改变癌症的,实际上乐观的、想活下去的人很多,但不总能如意。然而这种能对癌症产生影响的因素,实际上还是有物质上的原因的,但是这种原因,又是要由心理上的感受来进行引发,最后又转了回来,心理上的主观作用对癌症是确定有用的--只是方式是否正确决定了影响有多大。   所以,一个人的命,能不能改,这个是很难下断言的,但这世上的事,总是没有百分之百的定律,当你认为可以改变时,你会发现绝大部分人的命运不会发生丝毫动摇,而当你认为不可改变时,总有出现一些反例来教育你。   其中的关键因素是,试图去改变的人,是否能够把一种单纯的意愿化为客观的现实影响?   这个世界中真实的情况是,大部分人叫着如何如何通过积德行善改变命运,喊着要如何多努力去抗争,也就是光喊喊而已,并不会付出实践,这样的人起码占了人群中的80%,这些才是那些不可改变的现实,所以世上虽然有奇迹,但也不太可能发生在这些人身上。   很多人会迷失于一种错误的矛盾的逻辑:命运如果是可变的,那为什么可计算,命运如果是不可变的,那么怎么可能可以改。   这里把“可计算”与“可改”放到了对立面,本身就是一种逻辑错误,这世间的万物是动态平衡的,无时无刻不在发生着变化,然而在这些变化之中,又有相对状态稳定而不会变化的,如分子总是运动的,但一双筷子你把它放在那里,分子无论如何运动,放上十年八年,只要没发霉,你一样可以拿来夹菜,它仍然还是筷子。   一般而言,推算一个人命运就好比认出了一双木头筷子,而筷子要摆脱掉它自己是筷子的命运,是很困难的,因为无论内部再怎么运用,整体上它还是根筷子,最多运动快一些的能量更高一些,会让筷子更热一些罢了。   那如果筷子不想做筷子,有什么办法?一种是运动到了极快,让筷子自己终于燃了起来,于是就变成了焦炭,这样筷子就改变了自己,但这个前提需要巨大的能量。   在印度的原始宗教里,修行基本上就是这样的概念,不要指望修行本身能够改变多少,因为这需要极其强大的能量,更多的是通过刻苦修行,或者繁复的祭祀,能够引起梵天或湿婆的关注,于是给予能量,然后可以顺利投生更好的种姓或六道中去,或者修炼得更好,最终能够梵我合一而成就。   而后来产生的佛教里,指导的是要明悟禅那,筷子其实只是一种因缘和合的产物,这个筷子本身它是不存在的,它筷子这个名字也是人强加上去的,所以是筷子而非筷子,而非非筷子,故而放弃对筷子的认识,不拿筷子当筷子,故而无筷子,领悟苦集灭道,自然筷子也就不是筷子了,然而这种情况下谓之涅槃。   而在道家的思维里则不是这样的,筷子就是筷子,既然是木头筷子,就把它变成其它东西好了,从内向外修持,使得内部发生真实的物质变化,最后变成了一双金筷子,然后金筷子再变成一个先天的气,于是用这个气可以任意变化成其它的东西。所以道家的修炼更关注内在细微的东西,同时是能够确实产生真实影响的东西,并不会凭空仅仅建立在心灵之上。   自然不同的思维方式会导致不同的思考结果,所以印度式有很多问题解决不了,所以会重业力影响,而传统道家因为可以解决问题,则不需要关心业力这种东西。   一个好的思维方式,能够解决更多的问题,举例来说,比如看到远处有两座山,它们之间隔得有湖泊,有山岗,有乱石,现在要测算它们之间的距离。   如果是印度式思维,在看到这个时,会告诉你,这两座山间的阻碍实在太多了,这是不可能测得了的,即使去测也会阻碍重重,难以精确,而这一些的原因是因为业力,所以这里才那么多阻碍,还是早早放弃得好。   如果是道家术算的思维,直接测第一座山到自己这里有多远,再看第二座山到与自己能构成直角的距离是多远,然后用勾股定理一算就能得到结果了。   关于道家的术算,很多人会不太清楚,随便举个例子来说,当年李淳风弄了《麟德历》后,跟唐太宗说,要日食了不吉利啊。唐太宗一听就火了,反问要是不日食杂办?李淳风直接说,要是不日食你弄死我。唐太宗就说,好好,那你回家跟你老婆告别吧。      然后日食发生了,不差丝毫。这个其实还不是最有意思的,最有意思的是李淳风使用的插值法计算,比牛顿早了一千年。   道家五术在后世归纳为山医卜命相,但个人以为,这种归纳其实是不全面的,因为道家里还包括很多学问,周易也不完全是占卜用的东西,它也被用来作为一种阐释用的理论工具,还有道家的数学成就也是极高的,这些体现在术数里面尤其明显,如果只是单纯定在命卜之术上,显然大大缩小了道家的学术范畴。   毕竟各种术,它们都是用来证道用的。   以占卜为例,因为事物是可以推占的,所以必然也有相应的改变方法,占卜只是建立一个模型,然后看这个模型是否吻合现实,如果吻合并解读正确,就可以根据这样的解读来进行反推,从而人为改变相关的影响因素,使得整体向自己需要的结果上进行转变。   这一切的基础在于,可探知并可建立模型去模拟,然后并可以在这种模拟的基础上找到问题的症结,从而解决掉。   明白了这个原理,就会明白,其实占卜并不神奇,在占卜基础上准确的判断与决策,可以影响事情的发展方向,同样也不神奇,占卜之事,不过利用这个世间一种客观规律罢了,此间并无涉于鬼神之说。   所以未来本来就是混沌的,如果考虑一个极坐标,在这个坐标上随机分布着很多吉与凶的节点,如果把命理解成一个分段矢量变化的结构话,则运就是这个方向的距离,共同构成一个命运的图案,它们共同表达着发展的变化,很多时候虽然不能扭转方向,但是只要控制好矢量上的落值点,一样可以达到趋吉避凶的目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