谈谈佛教一些少人知晓的情况

佛教是有原来自己的义理与一些宗教规范的,然而随着时代的发展,很多已经陈旧了。不少佛学者只好翻着佛经,努力牵强附会到现代科技之上,然而大多又很浅薄,经不起严密的推论,面对专业知识不够深入的大众尚可苟且以应,然而对于专业人士面前却是不值一提。 道教与佛教最大的区别在于,道教有很强的包容性,信教之人也可以有正常人的生活,对于不出家的正一道士来说,娶妻生子都是可以的。 而中国佛教现在尽量明面上的教义说不能结婚生子,实际上不少寺庙方丈住持,多在外偷偷摸摸有私生子,包括很多其它和尚,虽然没有结婚,然而在外也有情人或是女友,其中也不乏有偷偷生子的情况。 这些都说明了,佛教一些制度实际上正在崩坏,一方面在努力渴望能够像道教一样,一方面却又碍于教义的限制,而不敢公开。 对于大多数佛教人士来说,教义的问题是第二位的, 赚钱的问题才是第一位的,如何更好的运营才能赚到更多的钱财,成为了佛教人士最重要的目标。 在很多寺庙中可以看到,随处可见的功德箱,四处站满了劝捐的僧人。而大凡公开结缘的经书,也不离劝捐的主题。至于活动上,又有花钱点灯,花钱供牌,抽签算命等,已经形成了一套比较系统的商业运作方式,实际上这些都是彻底违背佛教的原始教义的。 然而尽管如此,中国佛教主要是谋财及公开偷犯戒律罢了,而在海外的佛教却更为奇异。 在日本,大部分佛教派别的和尚和尼姑都可以结婚生子,而且和尚可以和尼姑结婚,也可以在同一个庙里修行,这属于佛教彻底世俗化的表现。另外在日本的历史上,佛教徒曾经屠杀过基督教徒,同时在二战时,日本佛教大力称赞日军侵华罪行,并积极支持侵华战争。 这些,显然违反了原始佛教的戒律的,然而佛教人士自己的解释是,这样总比去信基督教或伊斯兰教要好,至于戒律是可以变的。换句话说,现代佛教的解释上认为,戒律已经是次要的因素了,而一些原则性的东西,都是可以任意改变的,这是典型的目的论。 在缅甸的佛教,则带有一些血腥与暴力的色彩,缅甸佛教与缅甸伊斯兰教之间,冲突不断,时有会出现缅甸佛教徒屠杀伊斯兰教徒的新闻。对此国内的佛教人士,面对海外铺天盖地的报导,声称一切都是虚假新闻,是对于佛教的恶意诬陷云云。 在斯里兰卡的佛教,也曾经发生过残忍的战争,主要是出现在南传与北传佛教的斗争上,导致了斯里兰卡民族大屠杀。 这些的源头,都是因为佛教教理的人为崩坏,典型便是目的论:“虽然佛陀不许杀生,但佛陀也告诉我们,除非所有生灵都通过操练无限的慈悲来合为一体,在此之前绝无和平。作为达到和谐的手段,杀戮和战争是合法的”。 日本禅学大师是这样解释佛教杀戮的:“当他挥舞剑的时候,并不是他在杀人。他没有伤害别人的冲动,是敌人自己显现为了牺牲品,而剑则自动完成了这个公正而仁慈的程序。”通过采用这中”杀人者非吾乃剑也”的逻辑,从而实现杀戮的合理化。 在斯里兰卡的小乘佛教,在进行残杀时,避规教义上的业力,是这样说的:”僧侣避免在他们的布道中直接鼓励杀人,但他们强调战士应该没有恶念的去杀泰米尔武装并战死,这样就可以避免因为保护佛法的战争而受到因果报应。“ 在泰国就更加直白,僧侣在受戒的时候仍然维持武装活动,并且大量寺院其实是军需火药库,这是一个公开的秘密。只要泰国宣称是一个佛教国家,佛教在面对威胁的时候就总有理由,而不管教条上质疑暴力的理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