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法心传》(四)

更多文章,敬请关注微信公众号:“道家阴符文化” 原文: 夫行持道法,先当受持十戒。日用常行,无所亏欠。更能济贪救苦,积功累行,自然感动天地。神钦鬼伏,坐役雷霆,呼风召雨。今有一等后学,不持戒律,不辨邪正,执文泥象,胡思乱想。偶然一时之灵,便已自满。更不究竟所灵者是个甚么,以致以邪召邪,以鬼召鬼。故萨真人云:道法於身不等闲,思量戒行彻心寒,千年铁树开花易,一入邓都出世难。又云:言清行浊休谈道,不顾天条法谩行。保一真人曰:有问制邪之道如何?答曰:修己以正。子不闻花月之妖,不敢见梁 公。正人君子,鬼神之惧犹且如此,况行道法之士乎?余《心传录》云:先持戒行为根本,次守天条莫妄为,要得雷神来拱伏,雷轰电掣剖心窥。想要行持道法呢,那么就应该先受持十种戒律,这样日用常行,才能不会有所亏欠,并且还能救济贫苦的人,积累功行。这样自然就能鬼神都钦服,役使雷霆,呼风唤雨滴。 白话文: 而如今呢,有那么一群后学啊,不持戒律,也不分什么正邪,整个就只会在文字上做功夫,拘泥于象上,并且喜欢胡思乱想。 偶然有时灵验了呢,便非常自满,完全就不去想想,你到底是灵个什么? 结果呢,就是以邪召邪,以鬼召鬼了。 所以啊,萨真人说,道法在身上并不是轻松的事,思量这些戒行,是非常让人畏惧的,千年的铁树啊,开花很容易,然而人啊,一旦去了丰都,那就再难出来喽。 而且还说,如果只是说得好听,然而行为却很糟糕的话,就不要谈什么道了,如果不去顾忌天条就不要去行什么法。 保一真人也说:有人问制邪之道是什么样的呢,回答说:自然是把自己的行为端正,花月之妖不敢见梁公就是这个道理。对于普通人来说,只要行为端正了,鬼神自然就会畏惧,更何况是行法的呢? 俺在《心传录》中也说:先持戒行为根本,次守天条莫妄为,要得雷神来拱伏,雷轰电掣剖心窥。 夫心者,一身之主,万法之根。其大无内,其小无外。大则包罗天地,小则隐在毫芒。修之则作佛成仙,纵之则披毛带角。存之於内则为性,施之於外则为情。千变万化,无有定时。故圣人教之修心,即修道也。教之修道,即修心也。孟子曰:养心莫善於寡欲。尧夫曰:天向一中分造化,人於心上起经纶。虚静天师曰:一念萌动於内,六识流转於外,不趁乎善,则趁乎恶,故有天堂地狱因果之报。大道歌云:莫向灵台留一物,物在心中神不清,耗散真精损筋骨。三茅真君曰:灵台皎洁似冰壶,只许元神裹面居,若向个中留一物,平生便是不清。保一真人曰:法有出於同门者,其符同,其诀同,用之辄不灵者,诚不至也。诚之不至,则自信不及,则疑二之心生,中无所主矣。中既无主,何以感通?故曰:法法皆心法,心通法亦通。余《明道》云:人间万事从心出,心知无形何处寻?一念未生前会得,那时方始见其心。 心呢,是一身的主人,也是万法的根源,它是大的没有边,小的没有尽头的,大的时候,它能够包罗天地,小的时候则隐于细微之间。 如果修心呢,就能作佛成仙,如果纵心呢,就只能成为披毛带角的妖魔鬼怪了。 心如果存在内那就是性了,而施在外面了,就是情了。它是能够千变万化,并不固定的。 所以圣人教人修心,便是修道,教人修道,便是修心。 孟子说:养心莫善於寡欲。 尧夫说:天向一中分造化,人於心上起经纶。 虚靖天师说:一念萌动於内,六识流转於外,不趁乎善,则趁乎恶,故有天堂地狱因果之报。 大道歌说:莫向灵台留一物,物在心中神不清,耗散真精损筋骨。 三茅真君说:灵台皎洁似冰壶,只许元神裹面居,若向个中留一物,平生便是不清。 保一真人说:法有出於同门者,其符同,其诀同,用之辄不灵者,诚不至也。诚之不至, 则自信不及,则疑二之心生,中无所主矣。中既无主,何以感通?故曰:法法皆心法,心通法亦通。 (加释:保一真人说,学法有出自同门的,符是一样的,诀是一样的,然而有人用了就不灵,这是因为不诚,因为不够诚,那么就不自信,这样就产生了疑心,一有了疑心,心就无法在中作主了,心不能在中作主,还怎么能感通呢?所以说啊,所有的法都是心法,心通了法就通了。) 俺在《明道》中也说:人间万事从心出,心知无形何处寻?一念未生前会得,那时方始见其心。

行星方位角及高度的计算

首先需要一个称为“恒星时间”的数字。本地时间(LST)只是当地子午线的RA。格林威治时间(GMST)与格林威治的LST是有区别的。格林威治时间相当于0小时的恒星时间UT(GMST0)正好在在格林威治午夜的GMST。 由于地球自转一圈要23小时56分4秒,而一般的24小时多了3分51秒,所以,在这里扩展GMST0的概念,可以让GMST0与在UT午夜的常规GMST0相同,并允许在任何其他时间定义GMST0,使得GMST0每24小时增加3m51。然后此公式将在任何时间有效: GMST = GMST0 + UT 我们还需要太阳的平均经度Ls,其可以从太阳的v和w计算如下: Ls = v + w GMST0很容易从Ls计算(如果希望GMST0在小时而不是度数,则除以15),然后通过添加UT计算GMST,最后通过添加你的本地经度(东经是正的,西负的)。 注意,“时间”以小时给出,而“角度”以度给出。由于地球的旋转,这两者彼此相关:一个小时在这里与15度相同。在添加或减去“时间”和“角度”之前,请务必将它们转换为相同的单位,例如度通过在加/减之前乘以15小时: GMST0 = Ls + 180_degrees GMST = GMST0 + UT LST = GMST + local_longitude 上面的公式写成好像时间用度表示。如果我们假设时间是以小时和角度给出的,如果我们明确写出15的转换因子,我们得到: GMST0 =(Ls + 180度)/ 15 = Ls / 15 + 12_小时 GMST = GMST0 + UT LST = GMST + local_longitude / 15 为了找到方位角坐标(方位角和高度),首先通过计算对象的HA(小时角)来进行。但首先我们必须计算LST(局部恒星时间),如上面5b所述。当我们知道LST时,我们可以轻松地计算HA: … 阅读全文 行星方位角及高度的计算

论”二用无爻位,周流行六虚,往来既不定,上下亦无常.“

所谓二用者,为乾坤二用,乾坤二用即坎离焉。然世间皆云坎离为日月,坎为月而离为日,却未尝解“易行乎其中”。坎离为乾坤之二用,此坎离非日月,然亦不离于日月,所为坎者,一阳在其中,此为以地遮月,阳外而阴内者,离者一阴在其中,此为地遮日,阳内而阴外者,故日月有环象,其合于坎离,然日月食之规律繁杂,故又云往来既不定,上下亦无常。

Inter CPU 中 RDRAND and RDSEED的区别

在考虑制作测试真正随机数生成卦的时候,发现有文件指出,RDSEED 和 RDRAND 的区别是 RDRAND 采用的是 128-bit AES 密钥的 CTR-DRBG,而 RDSEED 则是直接从真随机数发生器中获得输出(两者并不是直接使用真随机发生器的输出,这些输出是做过 AES-CBC-MAC 处理的,防止外界通过观测输出了解内部运行的细节) 在Inter的《The Difference Between RDRAND and RDSEED》中指出,两者使用间的区别: “The decision process for which instruction to use is mercifully simple, and based on what the output will be used for. If you wish to seed another pseudorandom number generator (PRNG), use RDSEED For all … 阅读全文 Inter CPU 中 RDRAND and RDSEED的区别

奇门遁甲之天门地户谈

奇门遁甲之中,有天门地户之说,入式歌云:“天乙会合女阴私”。所谓天乙会合女阴私之事,要在三奇临六仪,与三奇吉门合太冲、小吉、从魁天三门,加除、危、定、开地四户,是谓福食、远行、出入皆吉。 又《奇门秘笈大全》“抽军避寇”中云:贼势平凌我未强,抽军回避看天罡,系孟直须从右隐,仲季还宜向左藏,从魁小吉太冲地,天上加临为好方,大吉、神后、紫房、华盖,能藏万物,即行无害。 凡奇门典籍中释三门四户者,俱云“三门者;太冲、小吉、从魁也。四户者;除、危、定、开也。凡急难时,不及择奇门,以月将、月建加正时。视三将四建之下,为天门、地户,乘其方去,百恶不能害。” 更《六壬大全》中说:“贼势凭凌我未强注曰:若途中逢贼,他强我弱,抽军回避看天罡以月将加时,看天罡落在何字上,以避其强猛。系孟直须从右隐辰为天罡,如加寅申巳亥之孟神,从右道隐而避之,吉,仲季回军向左藏子卯午酉为四仲,辰戌丑未为四季,天罡加此八神之一位者,向左藏之无咎。从魁小吉太冲地酉为从魁,未为小吉,卯为太冲。此三神者,为天之三门,再为除定开危,是天门地户庇护,天上加临逃难方。以月将加时,看天盘卯酉未三字落在何方,向之可以避难也。如遇旺方,不可驻,春不宜东,余仿此。” 大体以卯酉未为天三门,然据《千金诀》中断法,门户可用于断生男女,又或可以断宅中门户,故颇有不合。 更据《六壬秘本》天门地户,天门地户,乘神符而涉杜门。玉女扶身,作禹步而乘黄黑。论亡匿之人,若遇此,即可通于鬼神也。天门地户,经云:“六合为天门,太阴为地户。逃亡当令六合临日,太阴临辰而出,为天门地户,不可克逃人年上神也。”六合太阴者,天道也,亡人乘之,乃万全。若有九天九地,必万里安。 又一注:“九天九地各有上下,春寅为九天上,申为九天下;夏午为九天上,子为九天下。秋申为九天上,寅为九天下。冬子为九天上,午为九天下。太阴临九地下,六合临九天上,临杜门而出,逃亡人必免其祸也。杜乃八门中之一门也。此门可以逃遁。八门者,休生伤杜景死惊开。出休门,遇贵人得财。出生门,遇官吉。出伤门,见血光逢盗。出杜门,利隐遁逃匿。出景门,破财,八十里吉。出死门,主死丧哭泣之事。出惊门,遇斗讼惊恐。出开门,逢酒食提挈。 假令十月寅将,壬辰日戌时,占得小吉临卯为用,此为门户动摇,为因诉讼文字交加,雀乘小吉与日为鬼,事有不宁,逃亡也。中见登明,将得天空,必因欺诈而起。甲申旬,以午未为孤,下临孤而必逃匿,终不能获。未见太冲,将得太阴,下临日上辰上见传送,将得六合,此为天门。壬辰日,秋冬日在七宫,太阴临生门,逃必善终也。 另按《雷霆阴符》载:雷称巽宫者,甲中有巳。甲子遁至己上得巳,巳是巽,壬中有丁巽也,壬中有丁巽也。丙中有辛,巽也。庚中有乙,巽也,盖以逢龙则化,用前一位也。更按遁则甲子中己为地户,癸为天门,甲戌旬中,辛为地户,乙为天门,甲申庚中,癸为地户,丁为天门,甲午旬中己为天门,癸为地户,余仿此。又奇门中云:丁己癸三干临六合宫,宜逃亡;临太阴宫,宜伏藏;临九地,宜屯守,斯所用丁己癸者,甲子旬中,丁得卯,己得巳,癸得亥故。 在《通神集》中去:“天乙神光引路,六丁玉女来扶,青龙飞腾万里,天门地户俱到。占逃亡是亡者之福佑矣。” 按《十二局天门地户返闭立成图》           子日丑日寅日卯日辰日巳日午日未日申日酉日戌日亥日 天门 丙 丙 丙 庚 庚 庚 壬 壬 壬 甲 甲 甲 地户 乙 乙 庚 丁 丁 壬 辛 辛 甲 癸 癸 丙 玉女 庚 辛 干 壬 癸 艮 甲 乙 巽 丙 丁 坤 其理为用三德之方,其用皆按出天门入地户,乘玉女而去,实用天地合德。          

《道法心传》(三)

原文: 余一介愚蒙,滥参道法,曾遇至人传授,颇知法中一二。尝思祖师之言,法行先天一炁,将用自己元神,可谓直指玄微,开明后学。奈何学者识见浅肤,自悟不及,却留心於运想之中,以为玄妙。殊不知忘本而逐末,舍真而求妄也。余始亦未明此理,博访明师所传纸上之文。或用啼字咽下於丹田,以嘲字而提出,想金光,行先天一炁。或存心火贤水,交姤於元海之中,结成婴儿,以为自己元神。余则不然,多下苦志,幸遇真师,传授雷霆一窍,说破这些道理,使余如醉方醒,前学皆妄。后又得月鼎莫先生使者一法,历说先天之妙。乃曰:道言天地之间,其犹橐钥乎,虚而不屈,动而愈出。只这些子,便是造化枢机。崇者,犹我腹也。钥者,犹我口鼻也。虚而不屈者,乃中黄先天混元之祖炁也。释氏曰慧日宝灯摩尼珠,儒家号曰浩然之气,禅宗号日安身立命处,修真之士号曰金丹,其实一也。又曰神室丹谷,又曰天地之根、万炁之宗、太极之带。其所浩浩渺渺,恍恍惚惚,无内无外,无着无所,亦无四围。动而不屈者,弃鼓则钥自呜也。愚昨奉度师铁壁先生邹君传授口诀:拒塞天河,掀翻斗柄,取水沧溟,掇动九州,将乾补坤,以离塞坎,开眼仰视为否,闭目府观为泰。多不知捷径路头,皆为先圣玄机,强立异端者,岂不谬乎? 余平生参尽雷法,未有若月鼎莫君先生之说如此之明也。使余朝夕思慕先生之学,不复再见,唯悒怏耳。先生在世,学者纷纷,多不得其传,盖谓不知道之故也。余今老矣,欲留秘诀於人间,无个知音可语,故作数图,名之曰道法精微。用留於世,倘遇达人,必当具眼。   三符风云涌注: 俺吧,其实挺笨的,所以各种各样道法都去学过,只是曾经遇到过至人教了点东西,所以才能知道法中的一点皮毛。 俺不禁想起来祖师说的,施法呢,就用先天一炁,御将呢,就用自己的元神。 这真的直指玄微、开明后学啊。但是,真是木有办法啊,现在学法的人们,见识真的太肤浅了,所以根本不去好好领悟,然而呢,就是整日只留心在各种存想的方法中,并且还认为这样非常玄妙。 却不知道这样是舍本逐末啊,舍真求妄啊。 不过说起来,其实俺吧,早些时候,也不懂这些道理。所以就去四处去寻找明师拜访学习,然而传给俺的纸上之文呢,都是教些奇奇怪怪的东西。 比如吧,有教用“啼‘字咽下到丹田里,再用“嘲”字提起来,然后就幻想金光一片,行先天一气。又或者啊,存想心中的火与肾中水,相互进行交媾在元海之中,然后吧,又变成婴儿,然后认为这个婴儿,就是自己的元神。 俺杂觉得就不对劲呢?怎么都像是扯犊子?所以继续狠下苦心,继续四处求学,终于遇到真师,传授给俺“雷霆一窍”的关窍。 当真师说破了这些道理后,俺才突然恍然大悟,这种感觉啊,就跟喝多了的人突然清醒过来一样。 如此,才真正明白之前所学的确实是不靠谱的啊。后来,俺又机缘巧合,得到莫月鼎先生的招使者的法,这个法里,都是在说先天的玄妙啊。 “天地之间,其犹橐龠乎,虚而不屈,动而愈出。”这就是造化的枢机。橐呢,就如同俺的肚子,龠呢就如同俺的口鼻。虚而不屈呢,就是中黄先天混元之祖炁啊。释迦牟尼管它叫宝灯摩尼珠,儒家管它叫浩然正气,禅宗管它叫安身立命处,修真的人呢管它叫金丹,其实都是一回事啊。而神室丹谷,其实就是天地之根,万炁之宗,太极之带呀。这里浩浩浩渺渺,恍恍惚惚,无内无外,无着无所,亦无四围。动而不屈,只要不鼓那么钥就自呜了。 还有邹铁壁先生给传授的口诀,是这样说的:拒塞天河,掀翻斗柄,取水沧溟,掇动九州,将乾补坤,以离塞坎,开眼仰视为否,闭目府观为泰。世人都不知道捷径路头是先圣的玄机之处,而跑去另外强立异端,太荒谬啦。 俺这辈子参尽各种雷法,从没有见过像莫月鼎先生说得那么清楚明白的。这让俺天天都想着能更多地学习先生的学问,只是可惜再也见不到了。先生在世的时候啊,有很多学的人,然而都没有得到先生的传承,其实就是因为“不知道”啊。 俺现在年龄大了,所以打算留点秘诀留在人间,因为没有知音啊,所以就干脆作一些图,取了个名叫“道法精微”,留传给后世吧,如果有明白四达的人看到的话,必然也会加以重视的。

《道法心传》(二)

原文   夫五雷者,本阴阳二炁之所生,五行之所成,阴节炁而降升,应斗柄之运转。有生有旺,有收有藏。自冬至复卦一阳生,临卦二阳生,泰卦三阳生,大壮四阳生。当此时也,节炁春分,巽风鼓动,地潮郁蒸,前弦之后,雷乃发声。夬卦五阳生,乾卦六阳数足,神炁必合,必待震动,以施号令。若非水火激剥,则不能发,故阳极则阴生。自夏至娠卦一阴生,遁卦二阴生,否卦三阴生,姤卦四阴生。当此时也,节炁秋分,金风肃煞,万木飘零,后弦之前,雷乃收声。剥卦五阴生,坤卦六阴数足,皈根复命,保炁养神。阴极则阳生,周而复始,生生化化之道,未尝间断。行雷之士,须是洞晓阴阳,深达造化,明天地动静之机,识风雷炁候之变,知风雷雨是何物也。因何而生,为何而起,起於何方,应於何月日时,动何部之雷,则有狂风骤雨轰天霹雳之威。然起必有伏,伏必有起,起伏之理,谁之使然?余尝记伊川先生问邵尧夫曰;今年雷风甚处起?只此一句,括造化之妙,可精思熟味。若知此一窍通则万窍皆通,一神动而万神皆动。东南巽方,非召雷之所,用之则徒弄精神耳。但此一窍,无象无形,无前无后,无长无短,无阔狭之可量,无东西南北之可别,正在乎天地交界之中,阴阳混合之处。虽鬼神妙用,亦莫能窥。惜乎后学之人,不明此理,却认臭尸肉孔,留心於丹田之中,着意於两肾之间。或运炁於脐下,或目视於泥丸,胡思乱想,便为明了。与余说一窍,不亦远乎。故前有言云:风云雷雨藏乎一,法这个孔窍多不识,激剥遍天龙阵乱,煞风煞雨轰霹雳。人能观天之道,执天之行,自知之矣。如是阴阳不调,炁候失节。或阳盛阴衰,遂成亢旱。或阴盛阳衰,变成水泌。要在行雷之事,调燮阴阳而和畅,斡族造化以流通。踏翻斗柄,召雷雨以救焦枯;拨转天关,起风霆而扫阴翳。但今之学者纷纷,多不得明师传授,往往道听途说,窃学漏法。不寻心中之至宝,但求纸上之玄文。谈玄说妙,夸己非他。言清行浊,不顾天条,以致三官鼓笔,五帝列言,身谢之后,魂堕酆都,受诸苦趣。嗟乎,行法如此之难也。可不畏哉,可不畏哉。后学之士,切宜勉之。至元甲午上元日,松江后学雷霆散吏景阳王惟一述。 三符风云涌注: 五雷这个玩意呢,其实本来就是阴阳二气产生的,然后由于五行的相互作用,使得气有了升降,并且呢,在这个过程中,斗柄的运转与它总是同步的。 所以么,有生的,有旺的,有收的,有藏的。 当冬至开始,复卦的一阳始生了,然后到了临卦的二阳生,泰卦的三阳生,大阳的四阳生,此时就到了春分了。 东南风此时鼓动啊,地上的水蒸发得也更厉害啦,在这个月十五之前第一声春雷就发出来了啦。 然后又到了夬卦五阳生了,乾卦的六阳数足了,此时神炁必然是相合的,只需要等待条件满足就能震动,所以在此时可以施以号令呀,哪什么是号令呢,告诉你,如果没有水火进行激剥的话,它就发不出来,那你明白了么? 此时就到了夏至,夏至是姤卦一阴生,然后遁卦二阴生,否卦三阴生,观卦四阴生。在这个时候呢,节气到了秋分,秋天属金,其风肃杀,所以万木飘零,到了十五以后啊,雷便收声了。 又到了剥卦五阴生了,坤卦六阴足了,此时便是归根复命,保炁养神。尔后阴极又阳生,周而复始,循环不已,这便是生生化化之道,从不间断。 想要行使雷法人们啊,你们必须先要洞晓阴阳,深刻地明白造化,并且搞清楚天地动静之机,识清风雷气候的变化。 必须要知道风、雷、雨,它们到底是什么?它们是如何产生的?是为什么而起的?又会在什么方位上出现?会在哪年哪月哪日哪时出现?动的又是哪一部的雷? 而漫天狂风骤雨轰天霹雳之威的时候,既然此处起,必然有彼处伏,彼处起,也必然有此处伏,那么这个起伏的道理,是什么呢?它们是什么导致的呢? 俺啊,还记得伊川先生曾经问邵尧夫说:今年的风雷何处起? 不要小看这句话啊,就这一句话,就已经包含了无穷风雷之妙,一定要好好地去感悟一下。 如果能将这个关窍想明白了,那么就一窍通万窍通,一神动而万神动啦。 至于世俗常说的东南方,那可不是什么召雷的地方,如果非要相信这个的话,结果只能是浪费精神。 这一个关窍呢,它是无象也无形的,并且啊,它无前也无后,无长也无短,没有什么宽阔与狭窄的分别,更没有什么东南西北。 它正好在天地的交界之中,又是阴阳的混合之处。即使是有着鬼神妙用,同样也是窥视不到其中的妙理的。 只可惜后来学习的人啊,只盯着自己的肉身下功夫,留心在丹田之中,或者是着意于双肾之间,或者是往脐下运气,或者是用眼视泥丸,整天啊胡思乱想,还以为自己修的是对的。 然而这跟真正的那个关窍,差了十万八千里啊!!! 所以,在前面就说了:“风云雷雨,藏乎一法,这个孔窍多不识,激剥遍天龙阵乱,煞风煞雨轰霹雳。” 人呢,如果能观天之道,执天之行,那么就都会明白了。 如果是阴阳不调,气节失候的时候,那么就可能导致阳盛阴衰,结果就是干旱,又或者变成阴盛阳衰,于是就成为大水灾。 所以么,才要行使雷法,调和阴阳,让它和畅,斟酌造化让它流通,踏翻斗柄,召来雷雨治理干旱,拨转天关,运起风与雷霆而扫除阴翳。 只是今日学者啊,往往没有明师传授,都是旁学巧窃一些法门,却不往自己的心中去寻找至宝,都试图在纸上试图找到真法。 然后整天呢,就只知道是谈玄说妙,天天各种夸耀自己,虽然说得好听,然而实际行为上却是不堪入目,以至于被三官大帝的检校,被五帝列言,等到有一天去世了之后,也只能魂堕入丰都,然后受尽苦难。 唉,行法那么难,你们怎么就不怕呢?怎么能不怕呢?! 后学的人啊,一定要时时谨记勉励自己啊。 至元甲午上元日,松江后学雷霆散吏景阳王惟一述。

《道法心传》(一)

原文: 余自幼酷好行道法,不惜劳苦,拜师传授,不知其几人矣。世问玄关一窍,玄牝之要。但即两肾中间,脐下一寸三分,以为玄关,明堂六合,丹田口鼻,以为玄牝。世问五行生克,水火激剥之妙。乃日:书金木土水火,交错於井字之中,以为生克;缎砖符投於水中,作评驭之声,以为激剥。余思此说,恐未造玄。是以用心三十余年,观风云聚散,气候之变通,默会其心,喜不自知。宿生多幸,又遇至人,一言之下,即证无疑。盖天地之动静,日月之运行,四时之成序,万物之发生,皆出乎太极流行之妙。圣人莫能形容,强名曰神。其神非青非白,非红非黑,非火非水,非方非圆,亘古亘今,在乎人心,清静则存,秽浊则亡。故精住则气住,气住则神住。三者既住,则道法备。散而为风云,聚而有雷霆,出则为将吏,纳则为金丹。惜乎后之学者,滥游於邪径,昏迷於欲海,断丧本真,却认纸上之文,以为秘宝。可谓舍真求妄,骑牛而寻牛。所以萨真人曰:一点灵光便是符,时人错认墨和朱。精神不散元阳定,万怪千妖一扫除。虚靖天师曰:神若出,便收来,神返身中气自回,如此朝朝还暮暮,自然赤子产真胎。何况人人有分,皆可为也。岂可自弃,甘心赴为九泉之下,探可叹哉。余故作心传,以明后学。如先达之士试览之,心点头也。至元甲午上元日,松江后学雷霆散吏景阳王惟一述。 三符风云涌译: 俺呢,打小就特别喜欢道法,所以不怕苦哇不怕累,四处拜师找人学习,已经都记不清有多少了。 世上的人都说,玄牝的关键是这样的:在两肾的中间,并且脐下的一寸三分处就是玄关,还有啊,明堂六合丹田口鼻一起,就叫玄牝。 世上的人又说,五行水火激剥的奥妙,就是用笔写上金木水火土这五个字,交错在井字上,说这个就叫生克了。还有呢,作成一块砖符往水里扔,这样就说是评驭之声了。 俺思来想去,觉得这些玩意都是扯犊子。 所以俺干脆自己花了三十多年时间,专门就揣摩风云聚散,气候的变通,渐渐地有些明白了,后来突然明悟了,非常高兴。 加上估计俺祖先积了大德了,竟然遇到了高人,然后跟其交流了下,果然俺悟到的东西得到了佐证。 天地的动静,日月的运行,四时的有序,万物的发生,其实是因为太极的流行之妙啊! 这是连圣人都难以描述的,所以就只好称它“神”,这个“神”,不是青的,也不是白,更不是红的或是黑的,它不是火也不是水,更不是方的,也不是圆的,从古至今,其实都在人心呀。 当清静的时候啊,它就出现了,当秽浊的的时候,它就消失了,所以才说,精住了气才能住,气住了神才能住,精气神三者都聚在一起,道法的基本条件就有了喔。 所以就能散而为风云,聚而有雷霆,出则为将吏,纳则为金丹了。 可惜啊,后来的这些学道的人,总是追求歪门邪道,整天沉迷于欲海之中,这样失去了本真,老盯着纸上的东西,以为是秘宝。 这真是真东西不要,专门往假的挑啊,尽搞骑牛找牛的事。 所以萨真人说了::一点灵光便是符,时人错认墨和朱。精神不散元阳定,万怪千妖一扫除。 而虚靖天师则说:神若出,便收来,神返身中气自回,如此朝朝还暮暮,自然赤子产真胎。 这些都是人人能够做到的,你们怎么竟然能自暴自弃,就那么甘心死了去九泉之下呢?真是可叹啊。 俺就是因为这些,所以写了心传,用来让后学明白。如果有先达之士,看看必然也会赞同的。

2017年太阳赤经赤纬变化

从2016年冬至起算: 冬至  lat:-23.4345373662015 lng:269.999994655047 小寒  lat:-22.5911813587045 lng:286.279828913395 大寒  lat:-20.146398730878 lng:302.180342232811 立春  lat:-16.3332487161178 lng:317.463224776918 雨水  lat:-11.4699901274027 lng:332.088158058519 惊蜇  lat:-5.90839675213845 lng:346.188040355 春分  lat:3.75087129432163E-05 lng:359.999975893782 清明  lat:5.90806928523707 lng:13.8124169904995 谷雨  lat:11.4698920399016 lng:27.9114798603294 立夏  lat:16.33295380766 lng:42.5368247544295 小满  lat:20.1463302430029 lng:57.8196140811093 芒种  lat:22.5911391776784 lng:73.7200918186321 夏至  lat:23.4344365184489 lng:89.9999796825033 小暑  lat:22.5911960947669 lng:106.279844168781 大暑  lat:20.1464120282855 lng:122.180380266707 立秋  lat:16.3331066998753 lng:137.463281323833 处暑  lat:11.4700203044901 lng:152.088742552706 白露  lat:5.90813672115571 lng:166.187968077498 … 阅读全文 2017年太阳赤经赤纬变化

宋南法之略集

宋代《岭外代答》云:祝融之墟,威灵所萃,其间异法,亦天地造化之流也。巫以荆得名,岂无自而然哉?尝闻巫觋以禹步咒诀,鞭笞鬼神,破庙殒灶。余尝察之,南方则果有源流。盖南方之生物也,自然禀禁忌之性,在物且然,况于人乎?邕州溪峒有禽曰灵鹘,善禹步以去窒塞。又有鸩鸟亦善禹步以破山石。有曰十二时,能含毒射人影以致病。以是观之,南人之有法,气类实然。然今巫者画符,必为鸩顶之形,亦可见其源流矣。是故愈西南愈多诡异,茫茫天地,法各有本,必有精于法者,亦云自然而然,非人所能为也。 三符风云涌注:此中有含沙射影之说已涉奇诡,然牵强于灵鹘则显于无稽。 清时《宋稗类钞》云:大溪山在广州境。山旧有一洞。其处所人不常识每岁五月五日洞开。则见之。土人预备墨纸刷帚至期入其中。以手摸石壁。觉有凹隙若镌刻者。急以墨刷其上覆纸印摸而出。洞亦随闭。持所印纸视之。或咒语。或药方。所得皆不同。亦有不成字。无所得者。咒术药方。应用无不验。盖南法之所出也。 三符风云涌注:此以开洞云得其字,后世无所凭更无记载,殊为有疑,故言南法之所出者,不可信也。 《庚巳编》云:楚俗好鬼,最多妖巫,变幻不一,人称曰「师公」,敬畏之甚。武冈州有姜聪者尤黠,为城隍庙祝,庙与南渭王府近。王一日脱足缠,为风吹至庙。聪得之,谓其妻曰:「衣食至矣。」杀鸭取其首,裹以足缠,铁钉钉之,置神座下,禁咒之。王登时足痛至废寝食,延羣巫日夜祷祠,终不止。他日,聪托献,亲往问疾,自言能治。一内竖出私财,具牲牢,请聪为王作福,而去其钉足,痛顿瘳,获谢物不赀。又旬余,复依前钉之,王疾如故,又召聪祷而止。自三月至岁且尽,疾时一发,必命聪祷,祷罢辄愈。王心疑之,乃谓聪:「来年将大祭城隍,必厚劳汝。」及是,王故过期不祭,痛辄大作,使人约当以某日祭,则复洒然矣。王烛其奸,召至留之。使校设诱其妻,得三物以献。王亲鞫聪,始犹抵拒,出其物示之,乃具服,狱成,驰驿奏闻,有旨囚妖人送京,至临清毙焉。于时诸巫大抵皆恣横,人家有少酒食,巫经其门,必留享之。或不肯往,便持送其家,不然辄得祸。如出而求利,遇巫于道,恳乞一善言,所获必丰,否则多亏败。反唇举目间,皆能为祸福。其党类亦自多疾,互以术相轧。新死卒未能棺殓,则延巫作法,以衣裾承尸气野外散之,经月不秽腐,谓之「寄臭」。来破其法者,径入视,尸臭便作矣。有知者谓:其教中以尸化作一物,如化鲤鱼,置崖间以冰覆之。破法者直用火销却冰,尸自坏臭。唯化作沉香,则诸物莫可害,然火亦能■〈艹执火,上中下〉之。岷王府出丧,柩重不举,益数十夫犹然。呼师公解禳,逡巡即行。巫云:「某巫以宿憾,移一山置棺上,适已为扶去矣。」其诡诞可恶如此。自姜聪之败,此辈始为稍稍敛戢云。乡人吴用侍其父教授岷府,数目击其事。时府校有李武者,亦多变幻。用尝试其术,见鹊止屋上,令取之。武默诵咒,鹊旋至其前,徒手得之。武云:「是须邂逅用之则可,若豫畜获禽之念,则终日不能一二也。他物皆类此。」又云:「其术过洞庭湖,则不能大验,亦非乐为是。大抵如闽广所用南法及梓匠厌胜术,以先世传习,故不免为之尔。」吴用者颇善谈怪,后四事并是渠说。 三符风云涌注:钉足法,使棺难抬法,寄臭法,今亦有传,但多出于闾茆之中,却非宋之杀人祭鬼南法之说。 《独醒杂志》云:祥符中,汀人王捷有烧金之术,因曾绘以见刘承珪,承珪荐之王冀公,遂得召见,时人谓之王烧金。捷能使人随所思想,一一有见,人故惑之。大抵皆南法,以野狐涎与人食而如此。其法,以肉置小口罂中,埋之野外,狐见而欲食,喙不得入,馋涎流堕罂内,渍入肉中。乃取其肉曝为脯末,而置人饮食间。又闻以狐涎和水颒面,即照见头目,变为异形。今江乡吃菜事魔者多有此术。尝有一人往从之,以水令颒面,其人但颒其半,颒处变为异,未颒处乃如初,因知水中有异也。 《录异记》云:邵州城下,大江南面潭中,昔开元年,天师申元之藏道士之书三石函於潭底。元之善三五禁呎之法,至今邵州犹多能此卫者,为南法焉。 三符风云涌注:此当言赵侯南法,然赵侯法中亦无杀人祭鬼之说,故非宋南法之说。 《宋会要辑稿》云:“…十九日,中书门下省言:「访闻临安府并诸路州县,多有邪伪人于通衢要闹处割截支体,刳剔肠胃,作场惑众,俗谓南法,递相传习。若不禁止,为害不细。….“ 三符风云涌注:”割截支体,刳剔肠胃,作场惑众,俗谓南法”,此杀人祭鬼之事,俗查此据,当依此。 《苕溪渔隐丛话》云:苕溪渔隐曰:“‘家家养乌鬼’之句,余观诸公诗话,其说盖有四焉。《漫叟诗话》以猪为乌鬼,蔡宽夫《诗话》以乌野神为乌鬼,《冷斋夜话》以乌蛮鬼为乌鬼,沈存中《笔谈》、《缃素杂记》以鸬鹚为乌鬼,今具载其说焉。《漫叟诗话》云:‘家家养乌鬼,顿顿食黄鱼。世以乌鬼为鸬鹚,言川人养此取鱼。予崇宁间往兴国军,太守杨鼎臣字汉杰,一日约饭乡味,作蒸猪头肉,因谓予曰:川人嗜此肉,家家养猪,杜诗所谓家家养乌鬼是也。每呼猪则作乌鬼声,故号猪为乌鬼。’蔡宽夫《诗话》云:‘或言老杜诗家家养乌鬼,顿顿食黄鱼。乌鬼乃鸬鹚,谓养之以捕鱼。予少时至巴中,虽见有以鸬鹚捕鱼者,不闻以为乌鬼也,不知《夔州图经》何以得之。然元微之《江陵诗》云:病赛乌称鬼,巫占瓦代龟。注云:南人染病则赛乌鬼。则乌鬼之名,自见于此。巴楚间尝有捕得杀人祭鬼者,问其神明,曰乌野七头神。则乌鬼乃所事神名尔。或云养字乃赛字之讹,理亦当然。盖为其杀人而祭之,故诗首言异俗吁可怪,斯人难并居。若养鸬鹚捕鱼而食,有何吁怪不可并居之理。则鸬鹚决非乌鬼,宜当从元注也。’《冷斋夜话》云:‘川峡路民多供事乌蛮鬼,以临江,故顿顿食黄鱼耳。俗人不解,便作养畜字读,遂使沈存中白差乌鬼为鸬鹚也。’沈存中《笔谈》云:‘士人刘克博观异书,杜诗有家家养乌鬼,顿顿食黄鱼,世之说者,皆谓夔、峡间至今有鬼户,乃夷人也,其主谓之鬼。然不闻有乌鬼之说。又鬼户者,夷人所称,又非人家所养。克乃按《夔州图经》,称峡中人以鸬鹚绳系其颈,使之捕鱼,得鱼则倒提出之,至今如此。予在蜀中见人家养鸬鹚,使捕鱼,信然。但不知谓之乌鬼耳。’《缃素杂记》云:‘《笔谈》尝论杜诗家家养乌鬼,顿顿食黄鱼,峡中人谓鸬鹚为乌鬼,养之以取鱼也。’又按《东斋记事》云:‘蜀之鱼家养鸬鹚十数者,日得鱼可数十斤,以绳约其吭,才通小鱼,大鱼则不可食,时呼而取出之,乃复遣去。甚驯狎,指顾如人意,有得鱼而不以归者,则押群者啄而使归。比之放鹰鹘,无驰走之劳,得利又差厚。’所载止此而已。然范蜀公亦不知鸬鹚乃杜诗所谓乌鬼也。按《夷貊传》云:‘倭国水多陆少,以小环挂鸬鹚项,令入水捕鱼,日得百余头。’则此事信然。余尝细考四说,谓鸬鹚为乌鬼是也,其谓猪与乌野神、乌蛮鬼为乌鬼者,非也。余官建安,因事至北苑焙茶,扁舟而归,中途见数渔舟,每舟用鸬鹚五六,以绳系其足,放入水底捕鱼,徐引出,取其鱼。目睹其事,益可验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