聊聊周易参同契(十):建木通天地,妙道由灵根

内以养己,安静虚无。原本隐明,内照形躯。闭塞其兑,筑固灵株。三光陆沉, 温养子珠,视之不见,近而易求。黄中渐通理,润泽达肌肤。初正则终修,干立末可持。一者以掩蔽,世人莫知之。 “己”字,在甲骨文之中,是一个绳索弯曲的形状,本义是丝的头绪,用以缠束丝。在汉代的《说文解字》中说:“中宮也。象萬物辟藏詘形也。” 通常这个字用对别人称本身用,而在十天干之中,”己”在戊之后,居天干第六位。 因有离纳己者,此处内中养己,实是养离,养离便是养光,因为若是没有光,如何又能“内照形躯”? “原本”,指的根本本性,在后世的名字,便是元神。“隐明”,并不是指元神不发光,而指的是元神自身虽然隐而不现,然而却有光显现出现,向外照耀。 通过在安静虚无的状态下养己,光神虽然隐而不现,然而却有光照出,便用这个光来照着自己的形神躯体。 说到这个光,又需要说到元神了,正常人的元神并非一个实体,也并没有一个具体的形象,它是合契于虚空的,然而又真实存在的。 用一种比喻的话,它类似于世界中的空气对普通人一样,虽然看不见,但是存在。 从物质意义上,可以知道空气的成份,从道学意义上,可以分解元神的构成。 元神虽然自己无形无象,然而却可以通过光来展现,按其光又分胎光,爽灵,幽精,这三种光又称为三魂。 其中胎光为太清阳和之气,爽灵为阴气之变,幽精为阴气之杂,而爽灵与幽精,而三魂既与日月星三光相应,同时又对应于三台,它可也分为阴阳来认识,阳的部分叫胎精,阴的部分叫爽灵,而阴阳相混的部分叫幽精。 当人身体出现问题,或是气运不佳时,元神发出来的光便会显得晦暗。 所以有一种认识,认为可以带入外界的光明来助旺元神,通常以火为象征,或用火炬,或用蜡烛,或用油灯,根据人的星命布下法阵,通常本命灯用三盏以照三魂,于行年上用灯七盏以照七魄,并在太岁上再点上一盏,以光照之,认为于人身便可发生此呼而彼应的变化,从而使元神安定,变得不再晦暗,民间常见元辰灯也类似这个道理。 还有些流传变化后,更加简洁的象征,如民间有一些仪式中,用火在人身上绕圈,认为能够去除晦气等,当然这种外部的行为实际上效果并不理想,因为内在的存想引导相呼应配合才是关键。 古代有些收录的传抄的道经里,将三魂与三尸相混淆,这个必须要注意,其中的尸指的就是三尸,三尸的名字是彭质、彭倨、彭矫。 实际上它们的具体名称是不用管的,因为三尸通常与九虫联合在一起的,它们指的是人体中的寄生虫。 比如说上尸彭倨居于人脑,会影响人的视力,还有可能导致精神障碍,严重的给人带来生命上的危害,从现代来看,指的会进入人脑部的寄生虫。 古人说,不斩三尸,服食丹药都是没用的,求道必须要先斩三尸,虽然说古人卫生习惯不如今世,染上的寄生虫比较多,然而也不是说现代就没有了。 比如现代医学来看,弓形虫便包含在彭倨概念中,近一半的人类都染有,并且因为现代一些研究表现,弓形虫会影响人的性格,这非常吻合上尸彭倨的特点。 古人对于一般除三尸九虫,通常会要求服用一些药物辅助。一种常见的药方是用附子七枚炮制,芜荑二两炒,乾漆二两炒令烟,然后将它们筛捣为散,常以空腹酒服一匕,每日都服,总共服上十二天,便能将身中的虫子去除掉。芜荑与乾漆在中药上都是杀虫用的,附子有一些毒性,不过它补火助阳,有逐风寒湿邪的作用。 按古籍中载,还有一种更加简洁的就是使用人的手指甲,首先自己身体健康的话,可以于寅日剪手指甲,申日剪脚指甲,然后于一年中的七月十六日,将剪下的指甲烧成灰,然后吃下,也能驱除三尸。只是此说于中医中未有记载,管不管用是不清楚的,不过人指甲确实可以入药,也没有见有毒副作用描述,有兴趣的或可一试。 前面说的有驱虫效果的药物毕竟有毒性,随意服食还是危险的,所以也有不服食药物,单凭靠内修来解决它们的方法,这个难度自然要比用药物更高一些。 按《五行紫文》载:常用朔望之日日中时,临目西向,存两目中出青气,心中出赤气,脐中出黄气,於是三气相绕,合为一,以冠身,尽见外,洞彻如光之状。良久,乃叩齿四十通,毕而咽液。此谓炼形之道,除尸虫之法,久行之佳也。 这是一种炼形的方法,根据这种功法结构来看,它主要是用的青黄赤气,取的是初一或十五的午时,用三气相绕合一后覆盖全身,洞彻光明,最后叩齿咽液。 实际这也完全可以通过勤加修炼金光法,并使金光炼形,同样可以达到去除三尸的效果。 炼形法很多了,其它还有玉液炼形法,太阳炼形法,流火炼形法等,根据自身情况的不同,可以选择性加以采用。 另外还有通过符法来进行斩三尸的,既避免了服食药物可能带来的危险,又解决了内修耗费时日太久的问题,唯一的缺点便是要符法内炼水平较高的人来制作符箓,才能收到实效。 综上所说,虽然修炼下手是要考虑斩三尸的,但这个并非是立即就要进行的事,完全可以通过能修炼过程中不断将它制伏。 后世时常将七魄错认为阴害于身的东西,这种思维方式在明清最为盛烈,然而这种逻辑显然与古道家运用北斗的认知是截然相反的。 无论从《上清飞步七星魂魄法》还是《魂精法》,亦或是《醒神咒》,或是《存身神法》,均可以知晓,三魂七魄是护卫人身而用,不但与人身的免疫系统有关,还与人的精神活动相关。 错误的认知来源于将早年的说法搞错了,早期的典籍里是说,月朔、月望、月晦的时候,人七魄会不安宁,于是会出现游荡在外,与外邪相交的情况,如此便会给人带来祸害。 这个实际上指的月相对人的影响,世界上有不少研究月相与疾病或是社会活动的例子,不过大多受到置疑,贫道谨慎筛选了一些从统计上已经被认可的事例来说明。 比如,有一种叫莱姆病的疾病,它本身是一种以蜱为媒介的螺旋体感染性疾病,是由伯氏疏螺旋体所致的自然疫源性疾病。以神经系统损害为该病最主要的临床表现,其神经系统损害以脑膜炎、脑炎、颅神经炎、运动和感觉神经炎最为常见。而博氏疏螺旋体的生殖周期大约每28-30天,有些人在满月或新月前几天开始出现症状增加,有些人在几天后出现症状,而对于迅速感染的个体,症状正好也是这个时间加重。 另外还有其它的研究指出,精神症状与月相关系也比较大,只是这种关系主要反映在已经有精神问题的人身上,正常人身上差异并不明显。 这些佐证了一个事实,七魄实际上是在出现的问题的时候,才会受到月相更强的影响,这就解释了为什么很多正常人,其实对于月相反应其实并没有那么敏感。 男性有三魂七魄,女性有三魂十四魄,无论是七魄还是十四魄,它们实际上是人类的免疫系统与心理防御机制的别名。 女性的十四魄实际上是相同的七魄存在了两份,可以理解为这是一种备份的机制,而它的作用是男女在生育后代时,会将这七魄转嫁到新的生命上。 所以一般来说,后代子女大部分基因都会与母体更加相似,如果父亲的基因多了,那么来自母亲的七魄的信息就不一定完整,不但起不到帮助作用,反而还会导致各种先天性的疾病。 七魄对应的七种机能分别是,尸狗、伏矢、雀阴、吞贼、非毒、除秽、臭肺。 从物质上以人体免疫机制为例,当有外来的侵入时,比如病原体通过皮肤进入了身体,那么身体便会报警(尸狗),然后无处不在埋伏好的吞噬细胞出现(伏矢),将病原体吞噬掉(吞贼),如果不能吞噬掉,则会进一步在相应位置发炎或是发热(雀阴),以提高杀灭病原体的效率,然后吞噬细胞中有大量的酶,能够让它们进行溶解(除秽),如果仍然不行,则会排出到体外(非毒),而这个过程中,人体会产生相应的气味(臭肺),用于警示。 从心理上自然也是类似的防卫机制,不过古人对此的区别不是很清晰,并不严格区分物质与精神上的,就像三尸那种,即可以代表实体的寄生虫,也可以代表非实体的概念。 这里必须要说明一下,女性因为有十四魄,所以免疫机制要比男性更加强大,按比利时根特大学的最新研究来说,男性患癌的几率是女性的2—5倍;如果受到创伤,女性恢复得较快;另外一些研究显示,女性更不容易因为细菌和病毒感染而患上疾病,其主要原因是因为女性的X染色体是男性的一倍。 然而免疫力太强也有负面作用,一样可以导致疾病,比如宾夕法尼亚大学的科学家研究发现,虽然女性力免疫力比男性强,但是并不是免疫力越强就对身体健康越好,科学家发现,身体免疫力太强也会影响到她们身体健康。女性具有较强的免疫系统往往更容易产生兴奋,而且更有可能使自身受到攻击,导致她们身体免疫系统性出现疾病。例如狼疮,它就是一种常见的自身免疫性结缔组织病,这种疾病85%发生于15~40岁女性,轻者主要侵犯皮肤,严重者可损害患者的内脏,并且还有少部分患者转变为系统性红斑狼疮,给女性身体健康带来影响。其他更常见的发生在女性身上的自身免疫性疾病还有类风湿关节炎和多发性硬化症,都是这个原因导致。 相应的,女性在拥有另外的七魄的同时,导致修炼上遇到的困难会比男性更多,一种典型的体现就是女性的体质,往往比男性更加敏感,在修炼的过程上更容易出现更多的外魔干扰,比如出现通灵现象。 因为最理想的修炼是处于一种清静的状态,最好不要有任何通灵现象出现,一旦出现了就会导致心神受到干扰,进境也就慢了下来,男性在这方面受到的干扰比女性要少得多,因为男性相对更加理智,女性相对更加情绪化。 然而向道之心非常坚定的女性,在修炼中披荆斩魔一心向前的,修炼速度却会比男性更快许多。 这是因为男动女静,男清女浊,男的虽然清容易,因为世间事务纷扰,要静其实非常不容易,并且随着修炼加深,对静的要求越来越高,这个过程是越来越不容易。 而女性则不同,天生便有静的优势,而转浊而清,炼尽阴魔,却是会越来越容易,所以上古女仙极多也是这个道理。 人大部分恶念,其实是最初起源于客观需求,需要食物,需要水,需要栖身之处,需要教育等等,这样才能让生命延续,才能在群体中立足,这些都是正常而合理的需求 然而这种需求一旦超出了合理的范畴,追逐于外物,便会变成了贪求,《清静经》中说“是著万物,既生贪求.”,生了贪求,便是不清静的。 “人能常清静,天地悉皆归。”,如此便是炼己的真口诀。 如果不清静久了,元神之光明便会晦暗,难以照耀形躯,人便就会百病丛生,严重了便会得大病。 若不依此,念再多的经,烧再多的香,拜再多的神佛也没有用,骗得了自己的心,却骗不自己的元神。 因为元神本性,其由天地之中一点生机而来,如果自昧元神,其实就是在放弃生机。 … 阅读全文 聊聊周易参同契(十):建木通天地,妙道由灵根

聊聊周易参同契(九):御政之首,鼎新革故。

御政之首,鼎新革故。管括微密,开舒布宝。要道魁柄,统化纲纽。爻象内动, 吉凶外起,五纬错顺,应时感动。四七乖戾,誃离俯仰。文昌统录, 诘责台辅百官有司,各典所部。日合五行精,月受六律纪。五六三十度,度竟复更始。原始要终,存亡之绪,或君骄佚,亢满违道;或臣邪佞,行不顺轨。弦望盈缩,乖变凶咎。执法刺讥,诘过贻主。辰极受正,优游任下。明堂布政,国无害道。 御政之首,鼎新革故 若发施政令,首要“鼎新革故”,然此与修行何干? 此实用铅之秘,《悟真篇》云:“用铅不得用凡铅,用了真铅也弃捐;此是用铅真妙诀,用铅不用是诚言。” 前文言却白虎,即是水金,虽然神妙异常,然其亦为凡铅。 真铅在何处? 白虎虽灵,非自灵,因中藏之真气而灵,故此真气是真铅,若不知此,以虎为铅,质杂而不纯也。 若用凡铅,得火候之秘,修之可成下品,难逃生死。 若用真铅,得火候之旨,修之可成中品,方脱死籍。 惟用罢真铅又弃之,得火候之秘,方可得之上品。 故而,道学大励鼎新革故,不同于因循守旧也。 管括微密,开舒布宝。 此处实指氤氲真气蒸达之功,绵绵而不绝,朗光之所照,坎水则蒸,遂氤氲上蒸,畅达于身疏,流伸于四肢。 若依火候之中,更是停下火候,火虽不进,亦不退,便是行沐浴之功。 此中征验,八字细加体味以为奥妙。 要道魁柄,统化纲纽。 术数之中,帝尊所至,百煞不起,万煞不生,此皆斗功,因斗相覆,而百煞不侵。 自古天子无残身者,虽身经百战而必身全体贵,此亦帝星之征,受斗所护之功。 如阴宅风水造葬之中,若能算准帝星方向,亦可避百凶,今世风水学者,考定古墓,所见某墓受煞甚多,却后人发福,已非化煞为权所能解,此实皆帝星之为。 只嫌帝星之算法,今世籍所载,臆想甚多。 《钦定协纪辨方书》中已经无稽,作者亦是自知,故直称:“皆术士捏造也”。 《儒门崇理折衷堪舆完孝录》编一说,其理虽出“帝出乎震”,然实其法不过夸父追日。 《人子须知》更称土星位为帝星,不知所云。 随指几本,以供学士辨之。 又道法之中,更有北斗藏魂之术,其理通于此,无非取于北斗盖身,以掩魂魄,并依次避凶,此法有步罡之说,有符咒之法,有存想之用,虽法门众多,实则一理。 更有旁术,虽不依斗,然封魂入物,用罐者名曰藏魂罐,又称盖魂法也,理亦相通。 然此类皆小术耳,斗罡之能,又可运转五行,非仅覆护之功。 北斗指北,则天下皆冬,斗之所指,便是月建所在,故一年十二月皆因斗算之,古今未有易也,故为”统化纲纽”. 明时西方教士利玛窦来华传教,本欲借西方之精算,顺便将基督一教塞入中华,遂将西方天文历算掺入中国历法之中,将节气之中平气之法改之定气,随以太阳之节。 然中华术数,依月建而定月换干支,依天学之说,本用赤道,而西方天文占星,错用黄道,此一变则相差有日,又致阴阳错乱,历学却渐失北斗之旨。 赤道坐标系,所依北斗者,实依地心也,而天心不移,实为地自转而有心。 故“天性,人也,人心,机也”,此机之要,虽是天性本动,人亦动而合天,然有天心者,却又因人心。 进而“立天之道,以定人也”,人心若定,则天心自运,此立之于天道,定之于人,其中奥妙昭然。 惜此之说,虽有古者,然今世之人惑于定气之准,拒而受之,已不知北斗而为何物。 若依黄道,太阳不过天星中一物,又如何依得太阳而转得天星? 故必以人为中,方可见于天地。 爻象内动, 吉凶外起,五纬错顺,应时感动。四七乖戾,誃离俯仰。 星辰运行有错而有顺,四七所指为二十八宿,大体星宿错乱,则人间必有不正之事。 文昌统录, 诘责台辅百官有司,各典所部。 人间若有不正事,人间必有不正人,既然人间有不正人,需追根寻脉以解之。 人之所以为人者,能修其德,天度虽乱,人心可治。 故从文昌之统录,责问所司之百官,巡查各部,究其根源,以正天下之气。 治国者,如治身,治身者,亦如治者。 如人之修炼,凡身有不适,体有不和,运有不畅,必有所因,当追根寻源,寻根究物,灭危而萌芽,消灾于无形,如此以正。 更妙一着,病未生时已治,事未发时已解,此乃上医大工之道也。 日合五行精,月受六律纪。五六三十度,度竟复更始。 纪日之法,以五行配阴阳而化十干,阳日先行,阴日相随,阳阴相续,以合五行之精。月之所纪,依六律配阴阳而化十二支,阳支先行,阴支后随,阳阴相续,以受所纪。 而五行六律之所乘,乃得三十。故甲子乙丑,同为纳音之金,其配以朔日早晚配之以金。 故初一纳金,初二纳火,初三纳木,初四纳土,余同此。 以昼为阳,以夜为阴,又配成六十卦,三十而循环,故屯蒙之卦,皆为金也,需讼又为火也,师比便为木也,余仿此。 又一年之纪,为三百六十度,三十度以循环,故分得十二月,月月有干支,月月亦有五行也。 … 阅读全文 聊聊周易参同契(九):御政之首,鼎新革故。

聊聊周易参同契(八) : 仲尼赞鸿蒙,乾坤德洞虚

於是仲尼赞鸿蒙,乾坤德洞虚,稽古当元皇,关睢建始初,冠婚气相纽,元年乃芽滋。 仲尼便是孔子,孔子是怎么要赞鸿蒙呢?他说:“大哉乾元,至哉坤元”。 换到现代的话来说就是:“太厉害了,太伟大了”,表达极其赞叹,一切已经难以用语言来形容了。 “洞虚”是指幽深,“乾坤德洞虚”,是说乾坤之德其幽远而奥妙难穷。 “稽古当元皇”,追溯到从久远的元皇的时候,然后又到春秋的时候,再到现在。 男子成年后便会结婚,而结婚后就会传宗接代,而产生新的生命,新的元炁又滋生了。 前面部分描述了混沌始分,阴阳分判,如同宇宙开天辟地产生的太古一雷,一线生机也由此而生,如此这生机便又接连不断被传了下去。 世间的生物,莫不是由于得此一线生机得活,失此一线生机而灭,人也是一样。 在夫妇相结合后,阴阳相和,而此一线生机便显露,于是又产出来了生机,其交织在一起而成了元炁。 这里奇妙的地方在哪里呢?人禀天地之气而人,然而在生育的时候,却并没有因为消耗就没有了,相反在产生的新的生命,又是充满了元炁的,而它是通过阴阳和合而产生的。 所以在道教,也滋生有房中术的流派,试图通过夫妻和合修炼而证得其道,而这种和合房中术修炼又分许多派别,有清修的,有浊修的。 所谓清修,讲究的是“男不宽衣,女不解带”,以神气相交,来激发阴阳之气和合相感来产生元炁,并且这个活动中必须要清心寡欲,全靠天然的男女阴阳相吸引的气来媾和出元炁。 其中哪怕有一方有了杂念,那么立即就会落入后天,而一旦落入后天,便不能处于混沌未分之状态,自然也练不出来。 所以双修中清修也不是那么容易的,不但要双方配合得当,还要保证纯净无念,这个基本上一般人是不可能做得到的。 而修行得深的能毫无杂念,自身已经然有乾坤,又不需要折腾这些事了。 而浊修,其实是根本与大道无缘的。 它的理念是有真正的性活动,并试图在这种方式中同样能产生元炁,这种方式曾经一度流行,所有的功夫都变成了肉体上下功夫,再后来基本上各类淫巧之术都托名房术,搞得一片混乱。 而且浊修基本上都是后天的浊精,与先天真精完全不是一回事,即使是稍有高明一点的,是运用的精气神的精,然而这样也只是气功之流,与大道无涉。 道教中浊修中,所说的房中术,大概来说有这些内容。 第一种是针对一些身体性机能出现了问题的秘术,然后并且告诉在房事的时候要如何注意避忌,如何才能够恢复正常的性机能,而在恢复后,才不至于又把自己身体又损坏了。典型的如道教回春术之类的。 但是即使是恢复了正常,也是要房事不能过于频繁,保守精气,这样才能有益于身心。 由于回春术之类,即使是八十老翁也是可以恢复到正常机能的,它可以针对一些年龄较大的,或是年纪轻轻性功能就出现问题的人士。 这类功法秘术设计的目的,虽然属于房中一途,但是目的主要是为了保障可以让人正常传宗接代,而在尽了人伦之后,然后才能够更好的修炼。 类似如汉代人口不足时,休养生息的时候,道教也推行过房中术中的广嗣术,让汉代的人口增多了起来。 顺便说一下,贫道所知有限,没有见过专门针对女性的高级回春术的功夫,无法实现八十老太太也能恢复到能够生育功法。 不过上天是平等,一般女性都比男性会更长寿一些,也许,这也是乾坤之别吧。 第二种是结合了一些功法,这些功法本身与修炼大道无关,只是一些辅助的办法,以减少身中的损耗,原来认为这种损耗中因为可以产生新的炁,如果得到此炁,便可以对身体有补益,不过根据现在的看法,这是错误的。 其它还有一些,是服食春药之类的,则更属末流了。 得益现代的科学角度,可以更细微的知晓生命的过程,生命的产生,并不仅仅是卵子受精便能可以了,这个过程实际上更复杂,即使是试管婴儿也要将受精卵植入子宫之中,然后受精卵还要着床,在着床后还要进行发育,然后成长。 也就是说,当阴阳进行结合的时候,那时候只能说是有了一点点炁,而这一点种子能否成功发育成长,还依赖于大量的外部环境与条件。 这意味着,在浊修时,阴阳和合时产生那点元炁,虽然它具有生命力然而却是微乎极微的,这一点点炁,无论怎么去尝试修炼提取,也远远比不上消耗的多。 所以无论哪一种,其实与大道修行本身是不搭边的,而且浊修本身已经完全失去了修行的本义。各行淫行也托名房中,也有侮道教之风,所以很多高道干脆站出来指责房中术,免得再被弄得乱七八糟。 如果不局限于道教,那么说浊修的代表中,比较熟悉的便是佛教中的密宗了,里面便有双修,至今还有,并且非常强调。 它的来源其实是印度的性力派,性力派就是认为性中包藏着巨大的能量,如果能将这个能量据为己有,那么就可以实现种种不可思议之事。 连中国这种有儒家思想为主导的地方,原本房中术都会变得混乱,更不用说印度这类地方。 所以印度性力派的直接结果,导致整个南印度到处都是生殖器的图案与象征,四处充满了生殖崇拜,并直接影响到现实。 一种古怪的趣味是,在印度神话里,便说恒河水便是由湿婆的精液流淌而来,于是印度人认为那是非常神圣的,所以沐浴在里面,倒骨灰在里面,饮用还在里面,认为这样可以洗清业力。 在以前印度还有圣女制度,基本上召去青春期的少女充当类似军妓一样的角色。 因为文化的不同,站在中国传统文化上看,印度这些行为自然是极尽堕落之能事,不过他们自己却是乐在其中。 如果说过去是比较落后,大众素质不高,房中术跟双修这类东西容易搞得混乱,那么现在是不是就好多了? 其实也同样不可能,看看佛教密宗的情况就知道了。 在藏地也有不少真修行的,虽然他们修行的方法,到了一定高度来看,就能发现很多不值得认可的东西,然而一些苦修者的精神是令人钦佩的,这个必须要承认。 然而一旦离开了苦修的环境,很多事又变质了,约莫快十年前,已经开始流行仁波切的时候。 那时还是小道的时候,师父住在钓鱼台的时间比在家还多,所以每次找师父都要往北京跑。 在北京转悠时,免不了四方有所接触,乱七八糟的活佛也见过不少,从道家的角度来看,怎么也瞅不出个修为高深来。 当时小道还一度自惭形秽,连人功夫深浅都看不出来,问及师父,师父也是笑笑,让我自己去思考。 当然很多年后才真正明白。 斗法这种破坏安定团结的事,小道自然是做不出来的,所以到底深浅如何,不如去找那些活佛的弟子们去问问。 然后接触一些喇嘛的弟子,其中小姑娘们最多,然而听到的事情却让我觉得完全不是那么回事,总是听拜了上师小姑娘们说,她们的上师总是鼓励她们,教育她们,要多多奉献。 尤其心身要完全投入,稍露骨的直接说接吻能长寿,至于更露骨的都不好表达了,听闻中也有的小姑娘以跟大喇嘛睡觉为荣。 并且还指名道姓说出谁谁,当然这种事也只是听闻,总不能跑去当面请教,请问你跟那谁谁睡过么? 后来仔细观察,发现喇嘛们也确实从来不老实,大凡看到了一个漂亮点女青年,就会故作惊讶:“哎呀呀,你是空行母转世啊。” 空行母是个什么?就是明妃,明妃就是陪喇嘛双修的。 更重要的是,不管什么喇嘛都会众口一词,有些小姑娘好奇,于是就去查查,一查再加上那么多喇嘛都这样说,于是觉得自己确实很有佛缘,然后就找个坑跳了。 这类事挺多,喇嘛们屡屡得手。 … 阅读全文 聊聊周易参同契(八) : 仲尼赞鸿蒙,乾坤德洞虚

聊聊周易参同契(七):偃月炉中煮天地,煎炼日魄并月髓。

天地设位,而易行乎其中。天地者,乾坤之象也;设位者,列阴阳配合之位也。 易谓坎离者,乾坤二用。二用无爻位,周流行六虚,往来既不定,上下亦无常,幽潜沦匿,变化于中,包囊万物,为道纪纲,以无制有,器用者空,故推消息,坎离没亡。言不苟造,论不虚生,引验见效,校度神明,推论结字,原理为证。 坎戊月精,离己日光,日月为易,刚柔相当,土旺四季,罗络始终,青赤黑白,各居一方,皆秉中宫,戊己之功。 易者,象也。悬象著明,莫大乎日月。穷神以知化,阳往则阴来。辐凑而轮转,出入更卷舒。 易有三百八十四爻,据爻摘符,符谓六十四卦。晦至朔旦,震来受符。当斯之时,天地构其精。日月相撢持。雄阳播玄施,雌阴化黄包。混沌相交接,权舆树根基。经营养鄞鄂,凝神以成躯。众夫蹈以出,蠕动莫不由。

聊聊周易参同契(六):再探先天图

《爱莲说》:“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涟而不妖”,基本上读书的时候都被强制背诵过。然而,实际上此文的作者最出名的是并不是《爱莲说》,而是《太极图说》。 邵雍是1011至1077年间的人,而周敦颐是1017至1073年的,他们两个是同一个时代的,周敦颐同样是被称得陈抟老祖传承的,也都是被称“子”的人物,一个叫邵子,一个叫周子。 “国家龙兴,异人间出。濮上陈抟以《先天图》传种放,放传穆修,修传李之才,之才传邵雍。放以《河图》、《洛书》传李溉,溉传许坚,坚传范谔昌,谔昌传刘牧。修以《太极图》传周敦颐,敦颐传程颐、程颢。是时,张载讲学于二程、邵雍之间,故雍著《皇极经世》之书,牧陈天地五十有五之数,敦颐作《通书》,程颐述《易传》,载造《太和》、《三两》等篇。或明其象,或论其数,或传其辞,或兼而明之。” 明末清初黄宗炎,声称说太极图的传授过程时,说周敦颐是得自于佛僧寿涯将之授,并传其“先天地之偈”. 另外还有胡扯一通的说法,说寿涯传麻衣道者,麻衣传陈抟,陈抟传种放,种放传穆修,穆修传周敦颐,周敦颐传两程(程颢、程颐),两程传朱熹。 当然这种代关系及人物完全对不上号,荒谬绝伦的说法,出自一些教派之说,于史无可信之处。 实际上了解过之前的朱子经历的,自然知道朱子得河洛及先天诸图,是托友人自蜀中隐士处得来,并非说是两和传朱熹。 禅宗实际上是属于道佛合流的产物,虽早年印度佛教便有一点禅的色彩,这是由婆罗门带来的,然而这种禅意在早期并不鲜明,更多的是在印度一些执拗的修行方式。 有着浓浓的宗教气氛,沾满了香火气,不过这些风格始终与高妙不沾边,而且这些也是当年佛陀所不喜的东西,因为佛陀通过亲身体验认为,各种纯粹的苦行并不能达到最终的解脱。 唐朝中国佛教继老庄之风,将魏晋清谈发扬光大,结合佛教文化开创了禅宗。 唐朝也是道教上清派兴盛的时候,同样继承很多老庄之学,因为上清派本来便是由南天师道转变而来,后来承接了天师道传统,出现了一枝七叶盛况:“若隐赵先生、潘天师、澄源李先生、司马天师、宗玄先生吴天师、牛先生、叶孤云、叶广寒二天师、希和李先生,皆传教之光明者,具载道门七叶图”。 这也是后世为什么说仙佛本来是一家的原因,对大众来说,其实有时是分不清道士与僧人的。 司马天师与宗玄先生吴天师是师兄弟,都是潘天师的弟子,而潘天师便是潘师正祖师,曾经跟着王远知祖师学习,而王远知祖师是陶弘景的弟子。 太远的先不提,重点是潘师正祖师得授三清教法,三洞真诀,并兼受正一法与灵宝道法,并尽得三洞隐诀真传,而司马承祯天师与吴筠天师,是他的得意弟子,尽得其学。 因为当年武则天是女皇帝,要自己找个女的也能皇帝的理由,所以佛教就给造了很多说法,比如武则天本来就是女皇转世,而且还说印度文化里天界之主帝释天本来就是女的。 所以唐朝武则天时期的帝释天画像都是女性形象,而且基本上是照武则天的样子画的,这很得武则天心意,所以佛教得到了巨大的发展,不过这种发展也导致了后来武宗灭佛。 司马承祯天师写过篇《坐忘论》,而吴天师则写过《玄纲论》《神仙可学论》等,奠定了后世丹道的根基。 为什么要提到这些看似没关系的内容,因为他们这一脉是溯源先天图,并解读周易参同契的关键,后面不少地方提及。 佛教本身提倡供养,大量的怂恿信徒们捐赠,导致佛教占用了大量的土地与钱财,据史料表明,其实唐朝在武宗之前就有官员想要动佛教,只是当时唐朝还算有钱,所以皇帝们并没有动手,安史之乱后,整个朝廷缺钱,自然就拿佛教下手了。 根据记载,唐朝最兴盛的时候,哪怕官员们都纷纷跑到上清派授箓的时候,全国整个道教宫观全加起来不过一千九百多所而已,并且由于道教并不提倡供养捐赠,并且大多学道的人还是在家的人,并不存在占用社会资源的问题。 后来发生武宗废佛的时候,天下拆佛寺四千六百余所,还俗僧尼二十六万余人;拆招提、兰若四万余所,收膏腴上田数千万顷,收奴婢为两税户十五万余人。招提与兰若指的就是民间私造的寺院,也就是说当时佛教普通的私造寺院就有四万多所。并按《唐六典•户部》记载:“凡道士给田三十亩,女冠二十亩,僧尼亦如之”。 佛教光是寺庙加起来就有四万四千多所,道教全部一共最多时也就一千九百多所,所以道教占有的资源少得可怜,没什么油水,所以统治者自然没有打道教的主意。 如果道教有那么多宫观与土地,照样得被武宗给灭了。 唐朝后来佛教意识到占资源这个问题非常严重,如果继续下去恐怕佛教都要给灭了。所以百丈怀海禅师提出“一日不耕,一日不食”的农禅,所以在安史之乱后,禅宗才真正开始发展起来。 之后的五代十国战乱因为南方对佛教比较支持,所以佛教得到了较好的保留。 道教这方面就差了许多,因为修道的原来在家的人多些,战乱一来受到的影响便非常大,当时的战争与混乱可能是导致河图洛书在宋代初期几乎遗失的原因。 到了宋代的时候,佛教的发展很是兴盛,所以在宋初不少儒者都跟各类禅师的关系比较好,因为禅宗的思维方式,大多不离空灵妙寂之说,其中不少智慧闪现,颇得乐趣,有很好的放松作用,文人雅士多喜接触。 然而有人就会质疑了,唐朝道教发展那么兴盛,想来人也不少,怎么到了宋初就那么凋零? 晚唐的时候,根据晚唐杜光庭仙师的记载,道教宫观一千九百多所,总共度的道士总数量一万五千多人,这个数量是很少的,分散到全国实际上可以忽略不计。 而根据现代研究看,晚唐文宗太和四年,光是当时申请当僧尼的就高达七十万人,即使是去除一些数据最后计算下来,起码也有三十多万僧尼。 再经历一下五代十国,能不凋零?一个显然的证据是,如上面说的盛唐道教的七叶传承,里面有一半的人物已经见不到事迹了,所以河图洛书这类东西会濒临失传,自然也是可以想象的。 一般史上说,到了宋代就道教有所发展,其实这个发展跟想象中的也完全是两码事。 根据《宋会要辑稿》记载,天禧年间,佛教人数高达四十五万人,占总人口的百分之二左右,而道士的数量男的一万九千多,女冠是五百多,加起来不足两万人。 即使是后来抑制了佛教一下,到了北宋中期,景佑元年的时候(1034),僧也有三十八万多人,尼有六万多人,合计四十四万人,而道士总共才两万零一百多人。 这意味着如果上街的话,每一百个人中就能遇到两个僧人,至于道士按比率算,得近两千人中才能见得一个。 所以说,千人中才有一人学道,丝毫不夸张。 宋徽宗为什么崇敬道教?当真只是仅仅是所谓的迷信所致? 宋代大观四年(1110年)朝廷上书的时候,说天下僧尼翻了十倍,意思就是已经有两百多万僧尼了,说翻十倍这个数字可能有点夸张,然而宣和七年(1125)的时粗略统计,全国僧尼共计有一百多万人。 所以即使是宋仁宗、宋徽宗使劲引导的情况下,而道教人也没多出来多少。 所以啊,经常有人哭着喊着说,历史上灭佛这个难那难的,又或者说打击佛教了云云,有些还往道教头上怪,说是道教敌视佛教所以怂恿统治者导致的。 实际上,这都是佛教人太多了导致的。 道教才是真无辜啊,本来就人不多,时不时还被统治者打击下,这才真是见不得穷人喝稀饭。 说回正题,佛教人那么多,禅宗也是非常兴旺的,所以可以说禅宗可以说如同现代的足浴按摩业一样地兴盛,人多了,里面有学问的人也不会少,所以禅师是很多的,毕竟这是门文艺活,如果不是有一定的聪明才智,很难在禅门里获取成就。 禅宗的有些风格是很得大众喜欢的,现代的话说叫做段子,过去的说法叫公案。 比如断臂求法的公案,当年慧可入山林遇到了土匪,然后被砍掉了一只手臂。 后来的禅宗僧人就把它进行了包装,改编成了另一个故事:慧可找到了达摩,然后请求教授,但是达摩不理他,于是他就把自己的手臂砍下来,供奉给达摩,以表现自己的决心。达摩一看,顿时欢喜,于是悉心相授。 这个故事还一再被扩展,把儒家程门立雪之类的典故也换了成了慧可与达摩。 然而,程门立雪的故事本来出于宋史,是儒家的故事,说的是求学心切和对有学问长者的尊敬。在《宋史·杨时传》中:“至是,游酢、杨时见程颐于洛(今洛阳),时盖年四十矣。一日见颐,颐偶瞑坐,游酢(音zuò)与时侍立不去。颐既觉,则门外雪深一尺矣。” 这是有证据的,早年的佛教经文里是记载了原来的事迹的,但是后来的高僧传里就开始各中加光环进行编了。 如果从出家人不打诳语来说,这显然是犯戒的事,不过禅宗更讲究行为艺术是不在意这些的,他们认为如果有更高的追求或理由的话,那么这些都是小事。 以至于连呵佛骂祖的行为是家常便饭,比如从唐朝的德山宣鉴公然说:“我与先辈祖师的见解不一样,我这里无祖无佛,达摩祖师是一个老臊胡,释迎牟尼佛是干屎撅,文殊和普贤菩萨是担粪汉;等觉和妙觉是破除迷执的凡夫,菩提涅架是拴驴马的木桩,十二分教是鬼神簿、擦脓疮的纸;四果三贤、初心十地是守古坟的鬼,统统不能解救自己。” 这些行为,显然有异于世俗常情,但禅宗时常用这类事件来引起人的关注,然后又引导人们根据这些事件进行思考,并尝试努力寻找出这些异常行为的合理解释,整个过程便如同玩解谜的智力游戏一般。 因为通常是没有标准答案的,所以不少人都努力去寻找各种解释与更高明的答案,并且还相互之间比较谁更高明,这种智力游戏方式很快受到了广泛的欢迎。 像慧可断臂求法的故事中,把程门立雪的故事改头换面掺入,这其实是佛门禅宗开始尝试融合三教的一种表现,一方面吸收道家的老庄思想发扬禅宗,另一方面吸收儒家的学问,最后以佛教思想为根基形成了有特色的禅宗。 对于大多数文人来说,学禅与学佛也显然是两码事,就如同现代的宗教学者及人类学学者,研究宗教的不一定就是信奉宗教的。 … 阅读全文 聊聊周易参同契(六):再探先天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