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工智能写诗其实并不理解它的含义

打开电脑时,翻到以前写的AI写诗的代码,网上的案例是唐诗的,而贫道搜集的多是道藏中的诗词,虽大多写出来的并不令人满意,但偶有让人觉得有趣的。 但终究还是让人感觉非常失望的,本来研究时是想明白它是怎么理解语义,结果却发现不过只是概率连续的结果。 它的原理非常简单,是通过LSTM,预测的是下一个时序时最有可能出现的符号是什么,换句话说,它并不在意背后是诗词,还是英文单词整体的含义。 转换成一个视角来看,实际上仍然还是在计算词向量之间的关系,然后根据这个关系在周围寻找出相近的字,最后打出来诗词或是单词。 这显然缺乏真正“智能”意义上的理论,而只是一种模拟,准确的说,它这种方式更像一种高级的鹦鹉—-并没有真正理解到文本的含义,而仅仅是根据概率来计算应该出现什么符号。 当然它也有其有趣之处,假如想象得更极端一些,那么一个AI对于一个进行足够量的模拟学习后,便有可能出现完全符合这个人风格特征的应对模式,那么包括这个人的思维决策,行为特征也会变得可预测了。如果用于对犯罪的预测,那么它便会如同《少数派报告》中描述的未来一样。

东瀛鹿儿岛(10):采炼五行之火

很久以前,便想能一睹活火山的真面目,大概是太懒,所以总是没有什么机会亲自前往。 然而毕竟还是有那一点好奇的,所以翻阅了大量的视频与摄影作品,然而总是觉得缺乏那一点真实的灵动。 在精神上,人可以无视现实中的一切,认为世间不过梦幻一场,但在现实中,最终还是得该吃饭得吃饭,该睡觉得睡觉,一点也少不了。 这少不了的一点,便是世界的真实,也是虚幻与现实之间的分界。 如果说佛家高明之处,是能够堪破现实,视世间一切如同虚幻的话,道家的高明之处,又却不止如此,因为道家还能够把一切虚幻的变成现实。 一向以来,认为火山大概总应是暴虐的,但这次却改变了这个认识。 樱岛火山,对于大家可谓很是友好,从前往仙岩园的路上,便喷发过,而到了仙岩园中,又展示它最有魅力的一面。 如果说在之前听闻媒体报导中的樱岛火山,像一个脾气暴燥的老汉的话,我们所遇到的,更像是一个清新脱俗的女子,在极力展示它最美丽的一面。 上山的时候,很是平静,于是有一起上山的学生问,道长啊,能不能让火山喷一喷? 这可由不得我,贫道回答说。 到了目的地后,大家纷纷找到适合自己的地方坐了下来,开始闭目静坐,准备伴随悠扬沉稳的古琴之声,沉浸入自然之中。 正当此时,听闻有人喊了一声,火山喷了。 抬头望去,却只见火山上喷出一阵轻烟,悠扬而又飘缈, 在打坐时,正好遇到火山同时喷发,如此大的外应助力,本不多见,也不得不感叹,此行的众人福泽深厚,方能遇此机缘。 于是贫道抬起准备已久的手机,花了十几秒记录下这珍贵的一刻,然后开始了修炼。 阵阵热浪于身中涌起,未曾预料感应会有如此强烈,一时兴起,尝试了下五火炼形在身中运转,却一时未能收住,误入了一点到了肺经,不过倒是无碍。 由于此次内景极其清晰,所以采炼极快,贫道很快便收了功,转眼望去,大家还在沉浸在修炼之中,既不便打扰,便继续默然静坐。 如果有回去后仍勤奋修行的,日后自会知晓,这次来火山的采炼,对以后修行会有很大的帮助,甚至可能在一生中都会起到重要作用。 对贫道来说也同样如此,这次火山之旅的采炼,是最大的收获,此行其它都可谓是锦上添花, 打坐结束后,大家仍然还是意由未尽,所以又聚在一起围成了一个圈,坐了一会儿,顺便拍照作为留念,从照片中可以看出,火山已经停止了喷发。 之后,大家去了火山另一面的山脚,有天然的温泉可以用于泡脚,大家兴致勃勃地刚泡上,却不想全身都落满了灰。 原来火山喷发时,会产生大量的火山灰,打坐的时候是大家的运气好,风正巧朝对面吹去,所以火山的喷发,不但没有影响到大家的打坐,还让大家记录下了如此珍贵的美景。 如此的巧合,不得不由衷地赞叹。 说来此行有一个发现,日本人似乎没有葬山的习俗,所以很少看到山上有成片墓葬,然而日本九州此处不少山形峻秀,有许多风水结穴之地,颇令人意外。 最后附上卫星图。

东瀛鹿儿岛(9):鹤岭神社的风水

出了仙岩园,已经天色渐阴,门口便是鹤岭神社,这相当于岛津家族的祠堂,是早就想着要来考察一下的地方。 不过因为赶时间,所以只能迅速量了数据后便走,这里是丙向辰水,收八煞之气,仍然虎砂雄壮,主出武将,值得称道的是,还有砂对应构建成了一个三般卦,尽管这个神社是三百多年前搬过来的,但也荫佑后人不浅。 在明治维新中,岛津家是倒幕的中心势力,同德川幕府作战,德川家开设的幕府最终为岛津家所属的倒幕势力所灭,明治时代岛津忠义本家与父亲岛津久光在明治维新过后各自分成玉里家共两家,被授予公爵。其他有实力的分家包括了昭和天皇第五皇女子清宫贵子内亲王所降嫁的日向佐土原岛津家(幕末时是领有2万7千石伯爵)。其余的被任命为男爵。明仁天皇的祖母是岛津忠义七女岛津伣子,因此现时的岛津氏一门与日本皇室有血缘关系。 此次在日本的风水考察,让贫道有些意外,不少传说灵验神社,还有岛津家族的祠堂(神社),无论是好还是不好,都完全符合挨星风水的理论。 那么这些合乎风水著名神社,究竟是巧合还是精心布置而成?答案留给大家思考。

东瀛鹿儿岛(8):御宿神社的风水

在后山遇到的另外一个神社,是供了十三个神的地方,叫作御宿神社,据了解,似乎是将原来的神社拆除,集中修建到了此处。 此处同是子兼癸,坤处为水口,水出三折,最重要的是左侧有一条小路在辰位伸到神社面前的平台处,显然这种构建能够让神社变得灵验。 听王女士介绍,曾经此处背后的山坡山现曾出现过滑坡,然而山上石流滑下来到神社背后时,忽然改道了,流向了它处,对这个小神社并没有产生丝毫的影响,颇为称奇。 之后,王女士带大家到准备好的地方—仙岩园旁的一块草坪,这里有非常辽阔的视野,火山与大海都在大家面前。 由于这里的气场非常和谐,景色优美,王女士也建议说,也可以一早来这里打坐,听起来让人很感兴趣,因为火山、大海、日出,这三者相伴,想来必是一番别致的美景。 只可惜,第二日一早安排的是直接前往樱岛火山,只能以后有机会时再考虑这样安排了。

东瀛鹿儿岛(7):岛津家族的风水

下午,大家前往仙岩园,也就是岛津家族曾经的居住地,在历史上萨摩藩实际上一直掌握在岛津家族手里。 岛津家族在日本历史上很是强大,并且一直在日本历史中扮演着重要角色,更重要的是,岛津家族一直自称是秦皇后人,所以对中国文化也非常偏爱,仙岩园的名字,据说是来自于中国江西的仙岩。 江西的仙岩,又被称为”仙人城“,因为唐代诗人顾况写过一首诗。 楼台彩翠远分明 闻说仙家在此城 欲上仙城无路上 水边花里有人声 虽然介绍说仙岩园便是依照仙岩而修,但是江西仙岩,是一整座山峰拔地而起,然后经过三道山门,攀720级台阶及上山顶,顶上是兜率宫,中间地形以雄狮回头为界峰,南有群山形成百凤朝阳,北有七座山峰构成北斗七星。 说实话,怎么看都觉得日本鹿儿岛仙岩园跟江西仙岩,没有半点关系。 到了仙岩园,来自台湾的王女士接待了大家,由于知晓这是一个修行团,并在四处研修风水,所以仙岩园的CEO也出来与大家交谈。 王女士提出,能否一路讲下关于仙岩园的风水描述,以便他们做下记录,贫道欣然同意。 一路上,王女士一边讲解各处的情况,大家一边用罗盘四处测量数据,然而从入门到院中,都感觉甚是遗憾。 因为据描述,自明治维新后,很多仙严园原有的建筑被拆掉了,后来又有过多次改动,他们也不清楚原来具体是什么模样。 这样测出来的数据自然是不靠谱的,所以只能继续前走,最后走到了岛津氏曾经居住过的屋子前,却意外正好遇到了樱岛火山喷发。 听闻樱岛火山并不是经常喷发的,有时一两周也不喷一次,此次喷发正好被我们在一个很棒的视角观看到,运气不错。 按王女士的说法,平日岛津氏住所的内部是不开放的,这是因为我们来,所以特地打开了门,让大家能够一起参观一下。 岛津历代家主的住处,在户外有一个阳八卦,在户内天井有池子中有一个阴八卦,如同太极鱼的阴阳两点覆盖整个宅子。 仙岩园的CEO拿了平面图给我们看,根据图上的标注来看,大部分地方已经拆毁,来明治维新后,将绝大部分财产都上交,大多数建筑也是在那之后被拆毁,难以知全古貌。 不得不说,在一路上,仙岩园CEO一路用着小本子很仔细的记录着谈到的内容,由衷地佩服日本人的严谨,当然什么该讲,什么不该讲,贫道还是懂得把握分寸的。 岛津家族曾经大力推动并支持明治维新,明治维新三杰中的大久保利通、西乡隆盛两人都在萨摩藩诞生,成为与德川幕府作战的核心势力。 1868年明治天皇建立新政府后,岛津家转变路线,改为追求科教兴国。1877年,岛津源藏成功地放飞了载人氢气球,1896年伦琴博士发现X射线之后仅仅过了几个月,第二代岛津源藏与京都大学的村冈教授一起成功地拍摄了X光片。1909年又开发出医疗用X光机。正是由于这些功绩,1930年第二代岛津源藏被正式选为日本的十大发明家,直到1951年去世,他共取得了178多件发明。 但在此之后,岛津氏便平平静静了,直至2002年,在岛津制作所工作的田中耕一荣,获得了诺贝尔化学奖,也给岛津氏带了荣誉。 但走科研路线,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并不适合岛津家族,因为岛津家的居所,是癸兼子,樱岛火山在巽方青龙位上,右方白虎雄壮有力,与后面提及的鹤岭神社一样,分明是出武将的格局。 门口很明显有一棵笔直的大树也在巽位上,这个主发女强人,这也正应了历史上岛津家出的一个笃姬(岛津敬子),因为政治联姻嫁给了德川家定,在明治维新前的斗争中,笃姬一直在与西乡隆盛等进行周旋,促成了江户和平开城。 现在这棵树中间早已被白蚁蛀空,而且树倒的方面朝着岛津家旧住宅,当地工作人员现在只能将它暂且架起,并打算把它锯掉,只留下三分之二的部分。 有象必有其应,这个显然可以出一些事实,现在的岛津氏在日本国内必然在某方面承受着巨大压力。 转到仙岩园的后方,遇到一个小神社,是一个猫神社,是供奉猫的,非常有趣,有不少人在这里祈愿。

东瀛鹿儿岛(6):龙宫神社的风水

采完水气,在回程的路上,路过龙宫神社,这里奉祀的是龍神,同时也是当地人的保护神。 这个神社与当地的一个神话传说有关,故事大概是桃浦太郎去到龙宫城与乙姬相会了几日,后来桃浦太郎回到人间,发现已经过了几十年。 而故事无论是开头还是中间,或是最终的结尾,在日本各地传说各不尽相同,如东北地方的浦岛太郎,职业是砍柴人或烧炭人;岛根县和福岛县的传说,不是龙宫而是四季庭园;福井县及熊本县,浦岛太郎所得的宝物是个可以听懂动物语言的“听耳”;京都的传说是让太郎打开盒子,变成仙鹤再度飞回龙宫;冲绳县的浦岛太郎是得到两个盒子,其中之一里面有镜子,照了镜子,浦岛太郎发现自己已白发苍苍,再打开另一个盒子,浦岛太郎便死了。 顺便说一下,乙姬在日文中的发音便是贝壳类的生物。 其中有趣的地方在于它的时间观,与中国传说中的“山中方一日,世上已千年”的颇为相似,只是将地点改到了龙宫或是四季庭院中。 所以也有学者认为这个神话深受中国文化的影响而来,所以在神社建筑形式上也是仿照中国的建筑。 这个神社的红白搭配非常漂亮,在神社一旁有贝壳,参拜的人可以将心愿写到贝壳上投放在一起,认为这样能够实现愿望。 用罗盘测量了一下,艮山坤向,与雾宫神宫类似,也有一个洗手的地方,在酉位,而面前有碑在庚位,有两个鸟居大门,一个在亥位,一个在正门处。 这个数据是很好的,如果这里是一个阳宅的话,是定然财丁两旺之局,然而要说这个地方有没有缺陷,也是有的,如果这是一个住宅,风水自然是好,但是这是一个神社,正所谓神无煞不灵,好比为官需要拥有权力,才能够行使一些职能。 此处的风水并不完全满足这个要求,只是收了一些杂气,所以如果只是祈求姻缘和合美满,夫妻和合在这里能起到些作用,但要是祈求其它的,就未必管用了。 传说此处求取姻缘会比较顺利,从风水处处皆合的特征来看,倒有几分道理。 短短的逗留之后,大家去唐船峡吃特色的流水挂面,这家店环境很是清幽。 流水挂面很是简单,便是一个机器在里面不断让水流循环转动,然后将煮熟的面条放到水中,凉一下后再捞起来,然后便可以吃了,非常爽口。 发明这个机器的人,被专门立了一个塑像在门口以作纪念,有时不得不感叹日本人对于原创的重视与保护是值得学习的。 这个流水挂面,实际上与国内的冷水捞面差不多,但除机器旋转好看外,还有一个关键的地方:这里直接使用的是山泉水。 关于这里的水,印象最为深刻的便是水质极为清澈,这与日本南部拥有非常充沛的山泉水有关,所以几乎到处都可以直接取水饮用,这一点在国内大多数地方目前确实无法比拟,不过相信在“绿水青山便是金山银山”的号召下,一定会变得越来越好。 值得说一下的是,专门做流水挂面的这家店面,在点餐收费的位置扭转了一个角度,而从对面墙上流下来的山泉水中,放了一个神兽,张口吐着水,而这个角度与点餐收费处的位置恰好构成了风水相合,不知是有意布置,还是无意如此,总之这家店铺生意不错,与此不无关系。 吃完面,听闻旁边的一个神社很是漂亮,于是都过去看了看,不过这里并没有多大的测量价值。 这里每年定期会举行对水的祭祀活动,用以时时提醒大家避免污染。 日本人是相信万物有灵的,这种信仰在环境保护上起到了很积极的作用,文明进步与宗教信仰的协调,这一点可以说处理得很好,这些值得我们学习与思考。

东瀛鹿儿岛(5):采炼大海之水

在前两日,拥有木气与金气的地方,大家都已经采过了,下一步,便是按计划去采炼五行之水,其实在鹿儿岛最不缺水,一有温泉,二有山泉,然而,大海水的采炼也是很重要的,所以也被划在了重点行程之内。 清晨起来,神清气爽,由衷感叹祖师护佑,天气自然转晴了,大家即将出发去日本的鹿儿岛的最南端的海边。 一路乘车,景色实是诱人,开闻岳的位置非常显眼,几乎在一路上都可以看到它,不知不觉间,便到了萨摩半岛最南端的海岬长崎鼻。 白色的灯塔伫立在红褐色的熔岩礁石之上,配合着背后的大海, 展现出来一种特殊的美感。 站在海角,侧面望去,远处的开闻岳仍然作为一道风景伫立在这里,这已经是在山的另一侧。 大家都在眺望大海。 既然来到了这里,该打卡还是需要打卡的。 大家都各自寻找了适合的位置。

东瀛鹿儿岛(4):金山藏酒窖

到了金山藏,等了一会儿,女主人虽然是日本人,但会说些中文,出来热情与大家交谈了一番。 金山藏作为金矿已经开采过三百五十多年,现在已经废弃,后来被滨田家族租用,并已经改成一个存烧酒的地方,因为地下气温能够常年保持在19度,并且在矿道中生长有一种霉菌,非常有宜于储存酒,并且这里还有一个非常有趣的服务,即可以在买酒后先不带走,储存在这里,然后以后再来取。 然而贫道滴酒不沾,所以对酒毫无兴趣,不过也看了下烧酒的售价,折合人民币不过几百元,值得称道的是,有些加了金箔的烧酒,最低价格也只有二百来块。 在鹿儿岛芋烧是主流,日本芋烧似乎在内陆评价一直不太高,因为内陆对清酒和烧酒和芋烧酒缺乏普遍的了解。 因为有免费的试喝,同行的有些人尝了下这家的烧酒,说还不错。 然后,大家坐着矿车下到地底的金矿中。 在矿洞中转了一下,遇到了一个小的矿底的神社,测量了一下,颇令人意外,这个神社来路正在八煞位上,收的是八煞气,只可惜另一条路并不合风水,使得这个神社位置修建得大打折扣。 这个神社后来查资料说是2005年4月所建,叫作”薩摩開運神社“,并还曾经举行过仪式,并声称能够带来财运,修建目的或许是为了吸引游客前来参观祭祀。 然后又转到了大家此行最需要的黄金观音处,听介绍这是因为原来有过矿难,所以修建了这个观音,以求平安。 然而据观察来看,观音虽然是纯金所造,但在矿洞中,下面是水,这是取的土生金生水的含义,意图将土气泄掉,但是两旁的路直来直往,并无任何合局之势,神像并没有收煞的作用,显然也不太可能有什么大用。 出了矿口,转到了一个院子里,醒目的看到了“镇魂碑”三个大字的镇石,按旁边的解释说,这是用来纪念明治维新的。 这块镇魂碑也大约修建在2005年前后 ,每年秋天都会举行祭祀,这块碑的修建位置,由一条小路直接到它面前,它的背后直接冲着矿洞的洞口(便是之前进入矿洞的洞口) 在日本文化中,“镇魂”其实是一个很含糊的名词,如果按词一般性解释,它被解释为是一种认为可以用来安慰亡灵,不再让亡灵作乱,并得到安息的方法。 日本古代官方的“镇魂祭”,其内容颇为奇特,在日本人的文化认知中,认为皇魂在不断从天皇血脉散逸的,所以必须要进行祭祀,以作保障。所以需要进行祭祀,祭祀的内容大体是对天照大神(太阳神)的一种崇拜,大多是称赞光明,并祈求天皇血脉中魂灵的再次复活,使得逐渐远离天皇身体的皇魂回归。 话归正题,在实际的神道教的操作中,“镇魂“的含义又不太相同,它包括的含义甚广,包括驱邪、降神等也归在其中。 日本传统的文化观念中,通常认为魂有两种,一种是和魂,一种是荒魂,荒魂便是无主之鬼魂,会给人带来灾祸,所以必须要进行“镇魂”处理,安抚以免加害于人,其中也有一些流派则认为,荒魂是可以进行转化成和魂的,但还有一些认为,只有驱离恶神,才能把恶的转变成善神,魂是不可以的。 并且,在日本文化里,认为如果不对神进行良好的祭祀,那么神也会逐渐转变为恶神,而对于恶神,同样是进行“镇魂”仪式。 了解这些背景后,在金山藏这里的镇魂碑,结合在矿山中罗盘乱动的情况,值得怀疑,这里是用于担心亡灵作祟带来灾祸所进行的修建。 出了金山藏,女主人请指点一下风水,于是大家在门口量了一下是子山午向,去水丙,于是让其将门口左侧的三块石头清除,改变一下出水,明年此处应当生意应当能好上一些,当然此处来水仍不合,但却是不欲多说了。 是夜,入住酒店,泡温泉,准备迎接更美好的一天,阳光与大海,蓝天与白云。

东瀛鹿儿岛(3):雾岛森林

雾岛为什么要叫雾岛,因为它充满了地热温泉,于是四处轻烟弥漫,在遇到下雨的时候,整个岛都雾蒙蒙的一片。 漫步于街道之上,看到很多人家便直接修建在温泉旁边,或是这样的岛过于原生态,当地的居民有抱怨说,有时地热温泉烟雾较浓的时候,因为带有硫磺,所以会将家中的电器损坏,于是他们都尽量紧闭门窗。 在日本接待大家的也是中国人,在鹿儿岛生活多年顾先生,在这次行程之前,便专门为大家修行打坐寻找了不少地方,费了不少心思,在这里衷心地感谢。 这是一个非常漂亮的草坪,而且经常有鹿会来临此处,甚至在草坪上还可以看到不少新鲜的鹿屎,只是可惜因为刚逢大雨,所以草地未干,无法在此处打坐,只能在另外的地方。 虽然这里看起来不太起眼,却是在半山腰上,山上充满植被,远方视野也很是宽阔,弥漫着浓浓的雾气,从五行来说,正合水生木,非常适合采纳浓浓的木气。 打完坐后,大家便前去品尝美食,在日本的每一顿,我们都挑选了当地顶尖的美食。 起初看起来似乎份量不大,实际上吃下来感觉有些多了,同行有一位来自东京的小伙子说,自从他到了东京读书,这两年来就没吃饱过。 大家问他怎么回事,他说刚到东京时,吃饭都是点双份,后来发现太多日本人用异样眼光看他,只好默默地只点一份,于是饿了两年,本来人就瘦,就这样还掉了七八斤肉。 正当他感叹说这里的给的量真大,顾导过来告诉我们说,其实在日本每一餐给我们点的都是双份。 吃饱后出了门,大家自然不肯放弃测量的机会,于是在门口量了下这家店的数据,坐坤山,在卯方有个厕所,倒正合风水,能给餐厅带来了不少财富,门口是一个停车场,只是来水在艮偏寅的位置还算相合,但在去水在壬偏子的位置并不佳,这家店生意计算下来恐怕难以长久,倒未必是饭店本身直接的经营问题,而是这种格局会导致是非之事,最终难免餐馆倒闭或是易手他人。

东瀛鹿儿岛(2):雾岛神宫旁的山神庙

在雾树神宫旁的一个山神社那里,是一个非常有趣的地方,如果用西方的说法,这里是一个很强大的能量点。 这个地方是意外收获的,事先并不知晓,因为在事前做调查时,虽然也翻看过地图,但是由于雾岛神宫一带植被茂密,所以在卫星图看雾岛神宫几乎毫无帮助。 不过,根据回来后网上搜集的资料看,一些西方灵修的人士也来临过此处,大多留下称赞之辞,不少人也按照自己理解的方式在这里进行过相应的祭祀。 不少人也都提出一个疑问,此处显然不太偏僻,还有明显的路牌,为何如此少为人知,除了当地本地居民,几乎很少有人来这里。 大概是雾岛神宫把大家的注意力都吸引了过去,但人少无疑对我们是非常有利的,所以可以毫不担心在这里测量数据并进行讨论。 要到达祭坛,并没有径直的道路,而是需要经过一条弯曲的小路,鸟居大门的位置便在这条路上,不偏不倚立在庚方。 祭坛周围笔直的参天之树,给人以强烈的印象,能让人对“甲木参天”有更深刻的体悟,山神社的祭坛处是丑山未向,而随着小路弯曲逐渐向上到午位,然后上去一个小台阶才到山神社的面前的小明堂。 如果用挨星诀进行计算,此处符合风水的合十玄窍相通的要求,鸟居大门则如中国传统风水中的门楼,修建位置颇为巧妙,无论是往后或往前偏一点,又或是前往祭坛的路弯曲幅度变化一些,都会出现不合风水的情况。 冥冥之中自有玄机,不少灵媒感受到此处有巨大的能量存在,倒也并非是空穴来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