摇鞭断

一、源流 老叟摇鞭天下访,手捧罗经堪阴阳。自幼读书研易理,玄机妙诀腹中藏。河洛理数分体用,干天坤地论纲常。五行八卦分先后,九星七曜破天荒。 数年寒窗穿铁砚,一举成名佐朝纲。紫袍玉带高官做,荣宗耀祖报爹娘。在朝执政阴阳事,司天监里我领航。规划皇家墓宅地,皇家宫殿布天罡。 领圣旨,天下访,专寻龙穴在何方。真龙穴怕出天子,唯恐出现乱朝纲。凡是龙穴定切断,跟迹追踪断残伤。为国忠君数十载,三过家门未进庄。 只为得罪权高贵,谗言奏本进朝房。朝廷误信降圣旨,发配塞外到新疆。缺食少衣忍饥饿,青天当被地当床。历经风霜三年苦,归隐故里抚伤痛。 乍回乡,甚凄凉,愧见同僚和爹娘。愁来山前访好友,闷找农夫叙家常。夜卧观天叹明月,昼来闭门作文章。白驹过隙未记载,青丝变为白发苍。 冬月无衣天不悯,四季无钱少食粮。老骥伏枥忽奋起,何不创业下山冈。用其平生经纶术,为民造福游四方。从此步入江湖路,骑驴摇鞭天下访。 走走走,访访访,走遍江南到甦杭。一副罗盘行天下,两部残书震国邦。三山五岳通古道,四海五湖胜天堂。五大山岳皆察遍,六水三山龙脉访。 七星台前演周易,八卦九星论阴阳。九州江湖访高手,十字街前破迷惶。鱼骨寺中谈风水,黄鹤楼前论山冈。万丈昆仑龙之祖,三大龙脉入东方。 寻龙脉,把鞭扬,谈真辩假论短长。自古风水分两派,峦头理气各争强。吾派不同诸术士,峦头理气都包藏。三元三合通贯用,妻财茂盛人丁昌。 又加长生和墓绝,河洛理数道细详。此处万言说不尽,只能词组举大纲。风水分别各有类,玄机妙诀一炉藏。江湖自有师传诀,断事如神天下扬。 谈江湖,论短长,学者定须记胸膛。自古江湖重义气,道德信用腹中藏。利国利民善为本,安定社会是总纲。尊师敬道护门派,时讲三纲对五常。 得人一言莫忘本,视师如父胜爹娘。同道如亲要尊重,切记互相争高强。静心研易寻趋避,为民造福做文章,四十八句摇鞭赋,留给门人时发扬。 三符注:姑备一说也。 二、玄机 略 三符注:不过取于先后天同元。 三、断法 1、飞星断 摇鞭断宅是真谛, 全凭八卦作根基 。需知阴阳归一路,八卦先后识玄机。  向上飞星为上卦, 门或水口下卦持 。 某年太岁值何位,其方峦头细察之。详察此方吉凶物, 再用流年定应期 。如见财丁不足处, 日月扶临切莫迟 。 此乃先师真秘诀, 临用之时不用疑。堪宅先需观峦头,首看道路与河沟。 烟囱高楼与桥塔,树木井石与山头。 相关为吉则可用,相恶为凶切莫留。 吉凶方位配卦看,应期还随太岁游。 三符注:以寻太岁峦头来去水位,以视砂水之吉凶悔吝。 三元一百八十载,周而复始永无边。 运星入中顺着数,到向为用不需言。 若能了解玄中妙,万事如同在眼前。 三符注:以飞星入中,以顺数视向。 断宅先需看岁君,十二地支定吉凶。 岁君若与吉神会,定有喜事入门中。 若见凶物临太岁,灾祸重重运不通。 年月日时皆同断,摇鞭断宅显奇功。 三符注:年月各依方位而断之,然日时不依于此。 2、八卦断 入乾克震伤长子,火见天门损老公。木来克土少男弱,巽入坤宫母离翁。 兑克震巽长男死,坤坎中男命不存。离乾老公主不久,巽坤老母寿难丰。 坎艮小口多疾病,离艮阴人搅家逢。艮震堕胎伤人命,艮巽风病主不长。 离兑火光伤少女,产痨咳嗽病重重。 三符注:此诀常用于八宅定宫及气口之生克,然用之谬矣,依摇鞭法方是。 3、九星断 贪狼不入乾兑宫,长子先亡损老公;田蚕财宝无人管,寡妇堂前放哭声。 巨门不入震巽宫,先损家财后伤人;巨门临到少男位,禄存受克损阴人。 文曲交入坤艮宫,主伤妇女有逃宗;艮克文曲伤男子,坤克文曲损女人。 … 阅读全文 摇鞭断

二六潜神歌化数

此诀古来少有人解,只因其版本差错之故,故重订之。 子中癸水七分真,壬三辛一是初生;丑内己五癸三是,辛金二半一同陈; 初生不计数,余皆算十数,此处辛二为误,故为子中癸七壬三辛初,丑中己五癸三辛二,子时辛已初生,成形而在于丑。 寅宫甲木七分是,丙戊三分火土均;卯中乙木七分是,癸水初生甲三分; 寅:甲七丙戊共为三数,各为一点五,卯:乙七甲三癸初,卯中癸初乃微也。 辰中戊土五分在,癸乙各居二半寻;巳中四分属丙火,庚初三分戊三停; 辰:戊五,癸乙共计五,即各二点五,巳:丙四戊三庚三 午宫丁火八分是,己土二半乙三明;未中己土五分确,乙丁二半各均匀; 午:丁八,乙己计二,各分一。未:己五,乙丁计五,故各分二点五。 申中庚七辛金二,壬水初生只二分;酉宫辛七庚三准,乙己各二最分明; 申:庚七辛二壬,又壬初一分,酉:辛三庚三乙二己二 戌伏戊土五分实,辛丁二半各相临;亥中壬七癸三定,更有甲木系初生。 戌:戊五,辛丁计五,各二点五分,亥:壬七癸三甲初。 初不足一分,如一时八大刻而余20分,实计500分而分之为六,余20而为初也。 子:癸70 壬30 辛初 丑:己30 癸30 辛20 寅:甲70 丙15 戊15 卯:乙70 甲30 癸初 辰:戊50 癸25 乙25 巳:丙40 戊30 庚30 午:丁80 乙10 己10 未:己50乙25 丁25 申:庚70 辛20 壬10 酉:辛30 庚30 乙20 己20 戌:戊50 辛25 丁25 亥:壬70 癸30 甲初

随谈风水克应之说

徐善继《地理人子须知》 中言《俯察》云:”今之术士,善断坟者必谬于葬,以断坟下穴则穴必败,以下穴断坟则断不验。如浮沙断、覆坟经、入门断、透山光、隔山照、望宅断、搜鬼经、都天断、望龙断、隔江断,与夫鬼灵经、烚屋罗睺、开皇夹竹之类,皆可以一时所见谈祸福,而于龙穴初无与焉。予少时尝见有能地理克应者,虽奇验如神,而心窃疑其妄,然亦未能穷其所以然之故,因百计求之。及得其术,始信其诡伪可鄙。 “ 又云“克应谶兆,大抵皆术家假此神术而已。君子不察,亦往往有入其术者。甚矣,邪说之易惑也!按克应有二,其一谓穴中几尺下有某物某形某色,如所谓龙肝、凤髓、猩血、蟹膏、象牙、龙骨、虎珀、朱砂、丝红、绿翠之类。《玉髓经》取龙形有火焰石,凤形有红黄石,虎形有虎威石,狮形有球子石,象形金星石,及将军大座有剑,美女梳妆有镜之类。崔菊坡谓世俗骤见其说,必致惊骇而反成执泥,然不可谓无此理。若执为常法,则又不然,此亦固有见。予谓开井得红黄光泽坚实之土,或脆嫩细腻之石,及似石非石、似土非土,《葬书》所谓”裁金切玉,五土四备”之说,理或然也。而必取某形当得某物证应,岂不诞哉!乌可执以为法?又有虾、蟹、龟、鱼、蛇、虫活物,取为生气神异等说,皆不足信。固尝闻之,亦尝见之,大抵举不足为地之轻重,纵有亦不可泄露,泄露则龙力减,反为不吉,又安可取之为应哉! ” 余观此理甚妥,大抵神物而自晦,极品之穴,未尝见有真形所出,凡见得真形处,虽主地有灵,然亦泄其灵气以滋养,即一时下之有验,亦难长年相继,故反有小地出公侯大地葬公侯之谓也,平平之地无奇之所,略有微茫之变,此龙力甚厚,积而不发,含而不露,藏之于锋,故真大地者反不见其秀,仿若微有形象龟形之地,其地似龟而非龟,不然必孕地灵,岂又得三元不败之所。 昔黄大参请徐善继探地,选于龙门之所,来脉于罗山,其地将军大座,榜挂山尖,癸甲印土,九星连甲,耳夹玉屏,前关栏锁密,穴地天成,移葬之后,后黄大参终得进士,其子亦中进士,官至太守,九位孙子皆入朝为官,可谓人文鼎盛,富贵双全 。其地亦合其言:“真龙结穴、必有佐证,求之于前,则朝案美,明堂正,水势聚,求之于后,则乐山峙,鬼星撑,求之左右,则龙虎有情,缠护俱夹;求之于下,则唇毡正,求之四方,则十道全;求之界水,则分合明白。点穴之数,也此数者为标准。 ” 其穴立未山丑向兼癸丁,善水从穴后未方而来,去水则从穴前寅甲方消出,其合于理。  

The Feng Shui of The Versailles Palace, France

Ⅰ、The construction of Versailles Palace The world-famous Versailles is located in the town of Versailles, 18 kilometers southwest of Paris. The interior is Baroque-style, with some of Loroque’s style, renowned for its splendid richness and richness. However, Versailles as a living palace, feng shui can be described as very bad, Louis XIV since the French … 阅读全文 The Feng Shui of The Versailles Palace, France

三符谈道家(一):人与天

《文子·自然》中说:“往古来今谓之宙,四方上下谓之宇”,宇宙即代表的时空,这个词念起来总是不如天地那么顺口的,所以古人在描述宇宙时,更喜欢使用”天地”来指代,并且常常在讲述“天地”时,又在单纯地讲述宇宙,而是在讲述对天地万物的理解,也就是系统论。 现代科学发现,一个孤立的系统,它的熵值永远是不断增大的,这是最基本的热力学第二定律,也是这个宇宙中目前已知范围中,无处不在的普遍规则。 假如这个宇宙是孤立的话,那么由于系统的熵值总是增大的,所以总是会越来越混乱的,最后整个宇宙会热寂。 如果悲观一些便可以认为这个世界不免会毁灭,而像印度的教派从古婆门教到佛教,面临这个越来越混乱的世界,采取的方式的都是逃避,所以会反复强调五恶浊世,会强调末法时期,会强调这个世界最终不免于灭亡,而人唯一能做的,只能是修行。 在现实高压的种姓制度下,印度人现实世界中没有任何翻身的机会,所以在思想上不免充满了绝望的色彩,然后又在这现实的绝望之中,试图求取转变的契机,既然面对无法挽回的最终灭亡,便转为求取精神上的解脱。 而这样下功夫,就必然随心,所以当年“本来无一物”的六祖慧能,忽然闻说“因无所住而随其心”方才得到了开悟。 中国传统的文化的思想与印度的是不同的,中国人看到的更是在混乱之中产生的有序:这个世界原本便是混乱的,但是混乱之中渐渐会产生秩序,而这种秩序产生后,又会维持原有的系统进行不断变化。 这源于中国最古老的天地观念,认为一切本起源于混沌,然后太极分判而阴阳生,便有了天地,天清而升,地浊而降,于是天地便分开了来。 从人类社会也可以看出这样的特点,原始人类本来个体之间本身是有利益冲突的,然而团体的力量总是比个人强大,整体上合作获取到的平均收益,在最终的计算下,总比个人获益更多。 于是便有一些人愿意聚集在了一起,也乐于照顾团体中的老人小孩,慢慢地这样成了部族,开始有了规矩,又慢慢成为了国家,有了律法。 这根本原因不是因为人之善,说来最终还是因为天有那一念之慈留下的生机,因为这样才能够促进生物界的团体的合作,然后才能让各类物种一方面能够保持多样性以适应环境,无论环境如此变化,总有能适应生存下来的进行繁衍生息与发展。 而这种认识,自中国上古知识便传承下来,并且指出来这种有序本身就是天道的反映,比如当世界在起源以后,开始也同样是混乱而无序的,然而最终还是构成的巨大的天体,像日月星辰的这些运动仍然有规律可循的。 既然天上的星星的运动都是有规律的,地上的河流地形分布也是有规律的,那么人类社会也必然是应该有规律的,并且最后一定会发展结果,一定是与天地规律相应的。 所以,无论开始是多么混乱的,最终发展总是会有序的。 如果从现今的系统论的角度来说,这就意味着中国传统文化中,认为这个世界本质是一个开放的系统,所以它最终总会形成动态的平衡。 如果说印度的修行思想是在孤立系统中的视角,那么中国的修行思想是开放系统中的视角。 于是印度人的修行,喜欢讲究说一切要从内求,因为印度人认为自己是可以彻底脱离这个世界。 中国人则认为,光是从内求也是不够的,必须要内外兼修,因为对于这个世界,最多只能从容地逃避,而无法彻底的脱离。 境界再高,也得上厕所。 人世之所以会混乱,是因为失了道,无道便无法治世,在儒家的理念里,这个世界尽管是混乱的,并且有可能越来越混乱,但是完全可以通过校仿天地的方法来消除这些混乱。 因为这个世界已经通过日月星辰的亘古长存,向人们宣告了什么才是秩序,所以天地的运行规律,便是这世上最终极的秩序。 于是春德而秋刑,赏罚应春秋,当人间与天地完全相应的时候,人世自然也就协调了。 不独儒家,在春秋战国时期,诸子百家都在干这样的事,百家虽然说是百家,其实也可以说是一家。 因为他们的核心理念都几乎是一致的,只要寻求到“道”,那么就能够完成治世,所以诸子百家都在谈一个道字,所不同的只是在谈论自己认识的道是什么。 奇妙的是,尽管诸子百家百般争议各执一说,然而在这个过程中,又渐渐开始出现了融合,这本身又是一个从混乱发展到有序的过程。 秦国是在春秋战国之后,第一个完成了中国历史上大统一的国家,所以当时的丞相吕不韦觉得有必要把春秋战国的各家学术都总结一下,于是主持编制了《吕氏春秋》,为了尝试将名、法、墨、农、兵、阴阳家的思想融汇一炉,最终发现道家学说能够成功包容一切。 《吕氏春秋》所反映的思想,可以说是上古道家代表之一,既赞同儒家说的仁义孝悌之道;其它对农家也持贵用的态度;并对于兵家,认为真正的大慈悲,不是不兵,而是“战则胜,守则固,天将救之,以慈卫之。”,凡兵者必是义兵,而不是只搞霸权;更重要的是也同意法家的重要性和变法的必要性,因为没有法,那么人世还是会乱的,对于这个它举例说,如果家里没根棍子,子女不听话,就没法纠正,而人行盗贼之事,就没办进行处罚。但是对韩非子中的法家中涉及阴谋权术的不赞同,并且也很敏锐地指出了不赞同过于严厉的刑罚,认为这是衰世之术。 当初商鞅变法之后,秦国走上了强盛之路,如同一把凶猛的利剑,而春秋战国正是周室末落的衰世,虎狼之秦这把利剑狠狠斩向了六国,然而当这把利剑斩完了六国之后再无对手,于是便开始了自我毁灭的道路。 其实按《吕氏春秋》认识,也正是现代法学观念,法是必要的,但是必须要认真衡量其中的度,同时也应该审时度势,不断进步与变化。 始皇帝作为第一个皇帝,自然是没有治理庞大的帝国经验的,所以并没有听取吕不韦的建议,仍然采用法家而严治天下的极权主义,进行极端地统治之后,结果数十年大秦便灭亡了。 这在现代很好理解,因为秦始皇时代的极权,举国上下只有一人一言之事。可以说秦始皇得到巨大的权力的同时,并没有充足的经验如何应对这种权力。 这种动一发而牵全身,帝王随意的一个行为,有可能带来很好的发展,也有可能带来灾难性的后果,这其实是件很危险的事,因为有时候,失败只需要一个理由就够了。 所以始皇作为唯一的霸主,甚至无法容忍自己的儿子,于是当他突然暴毙后,急忙登位的秦二世并不能唯一的权力中心,天下自然也就大乱了。 到了后世,这个历史经验被吸取了,汉朝初期采用道家黄老之术,休养生息得到了巨大发展,而儒家礼义被用来限制王权,天下通过仁义礼乐作为根本的限制,由此消除权力过度集中而产生的不良影响。 然而到了宋代,儒家的发展出现了一个巨大的转折,这便是理学的出现,本来理学老老实实做学问是没有问题的,但是理学的学问中推导的一些的东西,混淆了理与人世的关系,这便导致了很大的问题,这也就是我们所诟病的儒家强迫症。 像朱熹便认为,人的性分两种,一种叫天地之性,一种叫气质之性,天地之性便是理,它是先验而超出人类欲望与感情的,而人类的欲望与感情等,属于气质之性。 更进一步,他根据性的不同,分别出来两种心,一种叫“道心”,一种叫“人心”,追求和实行天理上来讲就叫做“道心”,只是满足于欲望的便叫作“人心”。 显然道心与人心是天然有冲突的,那么如何调和它们呢?朱熹认为,那就是“存天理,灭人欲”,使得“人心”去服从于“道心”。 朱熹天性与人性的对立,指出了人与这个世界终究本质上是矛盾的,这听起来是挺好的,然而一个“灭”字,而执着于一端,这便成了灾难。 朱熹一面以大儒身份批驳着道家与佛家,以维护儒家的正统,但是另一方面也在用着道人身份暗中研究着道家思想。 所以他的这个解读,也更像是试图对《阴符经》的这句话:“天性,人也,人心,机也。”这一句所作做的诠释。 然而从道家来看,朱熹的解读并不是正确的,因为在道家的观念里,天性的根本便是人,而人之心是极为重要的,在《阴符经》中说“天发杀机,移星易宿,地发杀机,龙蛇起陆,人发杀机,天地反覆。“ 这说明什么问题?人才是最重要的,人是可以导致天翻地覆,心便是这一切的关键所在,这在宋代儒家理学试图建立的理念中,是无法容忍的。 这便出现了一个很大的分水岭,道家认为无法使用规矩来强行约束所有的人,而儒家则认为所有的人一切行为都必须屈从于约束,这才符合天理。 如果“存天理,去人欲”当作一种理想,还可以视作良好的修身养性的方式的话,但是后世却进一步因为儒家强迫症,变成了“灭人欲”,便成为了一种变态的禁锢。 一个最典型的例子,最初的理学创立者程颐,他的后代们,只要女子也是从来不用裹脚的,但是到了明清,女子裹脚之却风行天下。 如果儒家的思想最初的思想只是”使其有序化“理想化实践,到朱熹的理学之后,便演变成为“使其禁锢化”。 这未必是朱熹的原意,因为朱子的本意,是试图让儒者消除自身不良的欲望,一切以天理为据,从而不断提炼而升华达到成为圣人境界。 然而统治者必须要运用法家的力量,所以不可能使用纯粹的儒家,协调之下,形成了外儒而内法的平衡。 平衡是微妙的,也是帝王之术的关键所在,但是平衡却不是终极之道,因为有平衡,自然就有失衡。 打破一种平衡,比建立一种平衡要容易得多,当儒家的理学成为了法家的依据时,这就成为了灾难,统治者在尝试禁锢一切的时候,初期很容易尝试到巨大的好处,然而极端的法家毕竟是衰世之术,人心的力量,在禁锢之下的反弹分崩离析,便成为了历代败亡的根源。 当无视于人性的时候,往往就会迎接来毁灭,这不仅在国家与社会,细化到人类个体上也是这样的。 比方说,人类男与女之间是有情感的,并且这种情感往往会超越物质,这也是所有的文学作品所称赞的部分。 但是从生理角度来上,可以认为人在情感中的愉悦体验,实际上是人体激素的分泌带来的,换句话说,人的感觉由激素所支配,所以是被物质所支配的。 于是,便能得出来一个反人类的结论:情感是没有意义的。 … 阅读全文 三符谈道家(一):人与天

入山断

先看入首五星,次看八方罗列,分房各位所居,阴阳生克分别。大看星体,小看土角,细看阴阳。阳看窟突,阴看窝煞,阳煞多主贫寒,阴煞多主败绝。逼陷则人丁稀少,走窜则狗偷鼠窃。方正出人忠厚,低斜出人狡猾。空窝多主鳏寡,淫乱定是荡穴。山坑相射室女贪花,娥眉带水妇女淫乱。小金生石,室女怀胎。太阴带煞,寡母生儿。主星带荡,翁媳同床,青龙摆手,嫂叔同榻。破军带金,人生鬼子,披廉遇火,兽产人形。砂水反背,忤逆无情之辈,峰出斜侧,颠狂妖术之人。木杓香炉,僧尼弄符,灵龟横笛,医卜如神。吉曜端正产英豪,子孙成名题。雁塔峰峦重叠照,主旺人丁,水聚明堂旺财禄,假贵虚名峰太杂,奸雄柔恶破尖多,水直定无财产,山压须知少丁。山秀明堂水不归,定断丁多家无财。水聚山秀高压面,定主财旺丁少见。阴风地漏多翻棺。倒轮翻椁从此诀。阳风天杀主孤寒,须知白蚁蛇鼠见。阳来阴散泥满棺,阴来阳散水满椁。天台有土初代兴,地漏有坪后代荣,天台土厚人富贵,地漏广平绵后世,尖奇砂曜多主贵,圆满富出定无疑。左砂顺水长子去,右砂顺水三子离,外有峰峦扦水边,离乡别井方威贵。明堂倾泻二子难,左肩受杀四子寒,右肩见白六九孤,入首太急五房虚,主星低陷更受煞,定主五八绝宗枝。明堂广阔初代伶仃,前山崩破葬后多凶,后山奔破葬下必穷。斗杀立见丧亡,离脉定主绝嗣。登山若见斜流人财耗散,下手若值空亡,家业空虚。前山露顶,男女奸偷。主星低陷,子媳夭亡,龙虎擎拳,一家狼恶。左右尖射,兄弟持刀,来短去长耸逼穴,父不父来子不子。右拽左牵脚斜飞,夫不夫来妻不妻。太阴水破贪狼,女人接客。太阳无煞见廉贞,男子为奴。破军无水,工匠之流,扫荡见金,百艺之辈,金星婉曲,姻亲富贵,木星带水,做客兴家,牙旗下出金星,为奴得贵,太阴金伴廉贞,做婢身荣。金星中插木,后代须知承祖继,帐中出脉忽斜行,世世庶母生,太阳金星垂土,男为附马,太阴金星见金箱,女作宫妃。太阳带笏头,偏向内宫太监。贪狼出火嘴尖长,武夫烈士。太阴端金跨贪狼,一门贞节。太阳伴右,女婿为官。太阴左畔,夫人为相。贪狼尖耸落天罡,世之忠良。龙旺峰峦得位,少年科甲。奇穴山砂得位,白发登荣。娥眉金居右畔,女媚为官,妻俊无疑。阴金居后,丈人宰相。青龙砂高男子豪杰。白虎砂高妻妾专权。名堂广阔出人大量宽宏。局势逼窄出人小气性刚。独肚芒槌,扛尸入屋。棕桐破伞,客死江湖。火烧白虎崩红,女人难产血亡。青龙潭右,女人目盲,白虎凹陷,女人夭寿。午未参差,主马伤人。戌见赤口,犬咬儿孙。辰戌崩冲,儿孙虎伤。巳宫牵动,子息蛇伤。山忌破瘦小,水破忌斜飞,水忌直冲明堂。

阳春县剑名五鬼运财造宅课

康熙四十一年,岁壬午,甲辰月己亥日丙寅时正二刻,阳春县,造艮宅加丑,甲龙丙水,出庚辛方,丁峰午砂,甲丙庚三气俱得,甲龙巨门而,山脉若屏障,后屏左出砂,至湾到宅前丁位收宅甚紧,为推财砂。 合公历1642年4月28日3时 ,此课为五鬼运财吉课,其以五鬼,五财,五丁,五禄而成局,更取三七六八之互通,其课用后,高祖婆赴亲半途掘得银三四千两,又探亲曾祖婆见茶可为杖,掘之又得银一千八百两,并曾祖婆与其祖婆于茶园观婢种树之时,又掘得银九百两,伯祖婆与伯祖嫂锄地,得银四百五十两,大伯母与二房侄媳,掘石得银一包,计两百丙,合六七代人,共得银七千两。

升玄入室歌

世人徒知有年月,竞把诸经谬区别。 或云曜气或尊星,或说九星天圣诀。 乱装名目有干般,其中妙诀少人通。 只在雷霆四局中,雷霆合气动天地。(三符注:雷霆四局者,即年月日时四局也) 出将入相得其功,一守位行九宫转。 传音直符于此同,谁人敢作钓卦使。(三符注:传音直符乃道内之中,若民用修造则不可犯。) 竟游方位不知踪,惟有杨曾得真趣。 各令年月归中路,谩言会者抵千金。(三符注:归中路者,即入中也) 纵有千金莫传度,能教白屋出公卿。 能使贫人家致富,灾祥祸福若合符。 定断死生皆有据,阳神便是损男儿。 阴位妻娘终进露,一论年、二论月。 三论日时真妙诀,四论生命细推详。 煞人须审阴阳命,仍看何姓属何宫。(命分阴阳,姓有五音,亦可配化十干) 于此五行为准定,论死论生论官贵。 论贫论贱皆神圣,将军太岁及官符。 七杀金神皆不惧,作着流财财便发。 作着官符官超越,身皇定命好施工。 万世千年无休绝,推察五行知妙理。 祸福灾祥如屈指,血刃金星损血财。 阴人小口同其灾,太阳作君喜气浓。 资财驴马便亨通,月孛须知烧野火。 克除新妇手槌胸,金水星名居位吉。 居官便得公侯职,台将上星君要知。 煞临宅母并孙媳,有胎牛马不生同。 八位如逢为半吉,天罡金星君修作。 巳酉丑年多快乐。西方财马自来迎。 印信文书终不错。土溽凶星损户头。 肿病瘟瘦家退落。惟有奇罗乃吉星。 白衣变作绿衣人。又忧燥火烧厨屋。 宅母阴人主哭声。丙乙凶星也不祥。 临到八千方半吉。支惟专主损阴娘。 遭瘟被溺受灾殃。丧长更须防小口。 正犯当头人便亡。凶星水位不堪临。 兴灾起祸命逡巡。合家长幼皆不利。 资财耗散病来侵。第一吉星君作着。 元气惟所主和乐。出官致产此中来。 要看五行相克剥。吉凶十二位尊星。 一一为君说明白。若能作用细推详。 万事施为必无错。 此诀备于《陈子性藏书》,实为道门雷公式(又名雷霆课)所衍,至于民间用于修造之用,故用法不同,世传有雷霆八架日课者,不忌诸煞之说,与此实无干系。又观此歌文当出于后世,雷霆起课,于《象吉通书》等亦备有细载,然亦有含糊之处。如其以六甲停星逆数而支,以支而应星,如亥应于月孛,此可算之月,然又单列月法之算,与停星所得大有相异,故停星号为雷霆太阳,疑其撰者旧日只得其诀说,而未得此课之真法,故成死课。

使用swisseph

Python安装步骤: 1、安装anconda 2、下载 http://www.lfd.uci.edu/~gohlke/pythonlibs/wu4bx7or/pyswisseph-2.5.1.post0-cp35-cp35m-win_amd64.whl 3、pip install pyswisseph-2.5.1.post0-cp35-cp35m-win_amd64.whl Nodejs安装步骤: 1、下载安装node.js 2、npm install –global –production windows-build-tools 3、$npm install –global node-gyp 4、npm install swisseph

汪元标所涉之籍

《金精廖公秘授地学心法正传画策扒砂经》,其由宋虔州金精山人廖禹着,豫章栗坞伯才甫彭大雄集,明新安星源孟隆甫江之栋辑,古歙承景甫汪元标校,季常甫吴公遂阅,收有大量地穴之图,收于故宫丛刊之中。 《佐元直指圖解》旧题刘基撰,汪元标订,江之栋辑。世有《佐元直指赋》一篇,传为基所著。天启丁卯,之栋因演为图式而纂注之,元标则为刊刻以行者也。其书以相地为主,于山运、卦位、星官、吊潜之说略具,八卷以下详选择之要。末附上官山行吉凶,间采六壬遁甲游鲁奇仪之说,视术家游谈不根者,尚为简当。 评:洪武年间并无壬午岁,故此书定伪。 《刻仰止子参定正传地理统一全书》十二卷首一卷,明余象斗辑。明崇祯元年(1628)余应虬、余应科刻本。十六册。半页十一行二十八字,四周单边,白口,单鱼尾。框高22.4厘米,宽13.4厘米。首一卷题“三台山人仰止余象斗编著”。前有崇祯元年汪元标序、崇祯元年祁彪佳序、天启七年(1627)胡明佐序、崇祯元年钱继登序、天启七年释大舣序、崇祯元年朱守键序、余象斗自序。凡例十九则。又首一卷题“嘉善钱继登龙门父、赵田袁俨若思父参阅;同安胡明佐良甫父、武水朱廷旦尔兼父较订;西一余象斗仰止父著述;书林侄应虬犹龙父、樵川男应科君翰父绣梓” 其它《警语类抄》无涉于术数,故不提之。 评:余象斗为一书商,然所辑之书,其多私意拼凑删改,炫人耳目,其所刊评林本《水浒》便已混乱不堪,又其更喜胆大抄袭,既涉术数,不可尽信。

网站地图| R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