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巫术

孙普:西南民族文化考察之“神明裁判”

【提 要】神明裁判是古代社会的一种解决纠纷的方式。本文通过对西方神明裁判的介绍,着重叙述我国西南少数民族地区的神明裁判。在此基础上全面分析其独特的神明裁判程序。试图对其中包含的古老的法的价值趋向有所探究。 【关键词】神明裁判 巫术  一 概述     孟德斯鸠在《论法的精神》中说到:“法律应该和国家的自然状态有关系,和寒、热、温的气候有关系;和土地的质量、形式与面积有关系;和农、猎、牧各种人民的生活方式有关系;和居民的宗教、性僻、财富、人口、贸易、风俗、习惯相适应……” 此一段论述精辟的阐释了一切法——包括国家制定法和民间习惯法,历史中的法和现行的法——的被产生、被认可与运用的社会性和自然性因素。神明裁判作为民间习惯法中的一朵瑰丽的奇葩,也正是上面提到的许多因素的综合作用的结果。     神明裁判又简称神判或神裁,它是指在纠纷的处理过程中当证据不足、清浊难分之时,而把纠纷的处理诉诸一种当事人都认为是正义源泉的超自然的神的意志力,使嫌疑人或当事人双方处于一种现实的或潜在的危险状态之中,并进而以他是否受神意的眷顾而安然无恙作为其有罪无罪的检验标准的一种裁判方法。在人类法律文化发展的初期,世界上任何一个有文字记载的社会都有关于神明裁判的记录。《圣经•旧约》中记载有古代以色列人以苦水试验妻子贞操,古巴比伦《汉谟拉比法典》则把被怀疑有通奸行为的女子抛入水中以其浮沉来判定她是否贞洁,古代印度《摩奴法典》的补充文本《那罗陀法典》第102条中规定了火审法、水审法、秤审法、毒审法、圣水审法等八种神明裁判的方法,古代希腊常常使受怀疑者浮在海上或从高岩跃下的习惯,毒剂是非洲Ashanti人常用的一种方法,Ju Ju人则使嫌疑犯在充满着蛇和鳄鱼的池里游过去,苏门答腊人以一握生米或面粉令人吞咽,Borneo人有斗鸡斩猿的惯例,古代埃及把嫌疑犯拉到神庙,在神灵面前祷告以定罪之有无,古代日本和古代日耳曼有铁火判、捞沸判的记载。古代罗马的占卜则发展的极为完备。古代中国自然也不能例外,单单从中国文字“法”的古体字“灋”的结构即可见一斑。关于灋的解释,最权威的莫过于东汉时许慎的《说文解字》:灋,刑也;平之如水,从水,廌所以触不直者去之,从[廌]去;法,今文省。就此一点,比较公认的说法就是在上古时期,舜为天子之时,命皋陶为士主治刑狱,在遇到有疑难或事实不清难以决断的案件时,则请出独角兽獬豸作裁判,有罪者触之,无罪者则不触。日本学者穗积陈重对世界各地历史上出现的有记载的神明裁判作了一个理论的归纳,他以在神明裁判过程中具体手段的适用是仅对于嫌疑犯还是双方两造均需承受而将神明裁判分为单单神裁法与对审神裁法两种,其具体分类如下:     单单神裁法:     1、水审:热汤审:被判者以手试热汤,以手是否受伤判罪之有无;     冷水审:置被判者于水中,依沉浮状况定罪之有无。     2、火审:燃火审 使被判者突入其手于燃火或步行其中,以伤之有无定罪之有无;     铁火审:手之铁火审、足之铁火审、舌之铁火审。     3、食审:印度米审•英国科斯列德 。     4、毒审:予毒物与被判者,依中毒与否定罪之有无。     5、触审:使嫌疑者接触某物,以人或物所现之变化定罪之有无。     对审神裁法:     1、斗审     2、十字架审•中世纪基督教国家     3、戫首审•台湾蕃族     4、等火审•普尔麻     5、盐审•婆罗洲     6、贝审•婆罗洲     7、针审•菲律宾土蛮     从上述诸多的列举,我们大概可以看出,神明裁判作为一种司法手段,它完全是一种原始宗教活动以其对人们的精神灵魂的控制力量,以人们对不可知的自然力的恐惧心里介入并占有了司法活动,它是以人们公认的神灵的力量来作为罪与非罪的裁判者以及惩罚的执行者,神灵及其无上权威的存在是神明裁判得以有效运转的首要前提。可见,神明裁判如果要得以成功运用需要有以下几个基本要素:    1、证据不足,清浊难分的疑难纠纷;只有事件的情况超出了人们的正常的认知范围和知识结构,使人们处于一种无助的境地,彼时,他们以他们现有的知识无法得出合乎人心的判决和结果,于是人们就诉诸于一种超越人力的外界的力量来作评判;    2、要有一个主宰世界的神灵;这个神灵是无所不有、无所不能、无所不在的,它必须是喜欢正直无罪者,而对于侵犯神明及邪恶的人深恶痛绝。正如前文所述,这才是神明裁判的基石,这也就是说人们必须认为做了不该做的事甚或是邪恶的事是对神灵的侵犯,而这一神灵是人们的精神支柱,他能够主持公道、分辨是非,而更重要的是能够惩恶扬善;     3、外观上要使嫌疑者处于一种危险的境地;通行神明裁判之地的人们大都认为,那个他们所信仰崇拜的无所不有、无所不在、无所不能的能够主持公道、分辨是非、惩恶扬善的神灵使不会保护眷顾为非作歹之人的,因此,使嫌疑者置身于一种带有神性光环的危险境地,如果他竟能安然无恙摆脱危险,那说明他是无辜的获得了神明的眷顾,否则他若遭受危难,那么就说明他并非无辜是罪有应得的了。    … 阅读全文 孙普:西南民族文化考察之“神明裁判”

泰国的舍十面、舍可卡、舍十面浸靚符图

       这些是属于阴法的巫术范畴的东西,介绍只是为了让人了解,开开眼界。        虽然名字听起来比较古怪,其实翻译过来就是老虎的意思。        简单来说,可以把捨理解成老虎的意思,这样就好区分了,        捨十面:图案是威猛的老虎,按其声称,可以提升威慑力,增加人的勇气等。        捨可卡:图案是无头无尾的老虎,按其声称,说是可以避开任何危险,因为没有头就不怕被砍头了,没有尾巴就不会把尾巴藏起来,代表不会害怕的意思。        捨十面浸靚:有着老虎身躯的女人,其作用是镜面反弹 ,意思就是有人施攻击的法术,就会将法术反弹回去。        三种的力量来源也是有说法的:        第一种纯老虎的即捨十面,据称用的是祖师来加持,或者是虽然制作的是老虎形,但是要入鬼灵在里面。        第二种没头没尾的老虎捨可卡,声称其能量来自于比鬼灵更厉害的,一种叫“派”的东西。        第三种虎身女的身捨十面浸靚,则号称的力量来源,各种说法都有,有些说法是法师的禅定力加诵经来加持,有些说是混入什么女鬼怨灵骨灰云云,极尽阴邪之能事。        这类术法,主要是从寮國、柬埔寨转入到泰国东北部的,搞的法师并不多,属于阴法的范畴,也是泰国的地方法术和图腾崇拜巫术。        国内时常有些卖“舍十面派”就是指的这种玩意,还有名字叫“布周十面派”,这个带“布”的意思就是指的鬼,而前面说的“派”指的实际上是比一般鬼更厉害的意思。        简单来说,“布周十面派”就是鬼牌的意思。        一般做这些的法师,通常坛上会供着佛,然后还供着阿拉汗,天神,鲁士之类的泰国地方阴神,有人解释说,这样供在一起,怎么能说是阴神呢?很简单,因为他们供的佛本来就是阴神,不仅仅是四面佛(梵天)。        阴神的神系特点是,所有鬼神是不分家的,厉害点的可以称为神,弱点的可以称鬼,能力实在太弱的就成了孤魂野鬼了,而能力的强弱,是根据香火的强弱而分的。        造成这个原因主要是因为,泰国从神话来说,就是完全照抄印度的罗摩衍那,只不过是把名字换成了泰国的,其它基本上一模一样,这样就在文化上极大程度促进了泰国巫术发展。         

非洲那些上过报纸的黑巫术故事

以下所列故事来自于非洲当地报纸,仅供参考。 在非洲提到black magic可说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在津巴布韦black magic几乎是可以凌驾在法律之外的,在津巴布韦每年的每个地区都有许许多多的有关于black magic的故事发生。 故事一,大约在今年的一月份或是二月份,在津巴布韦第二大城市布拉瓦约的BMETRO报纸上刊登了这样一则新闻,一名男子因为强奸案而被警方通缉,他 在逃亡了一段时间后偷偷溜回了家中,不想被别人举报,警察在他的家里把他抓了个正着,两个警察给他双手戴上手铐步行押往警察局,在去警察局的途中两个警察 突然发现戴着手铐跟在他们身后的不是那个强奸犯了,而是一只戴着手铐的猴子,两个警察吓得魂飞魄散,拔腿就跑,那个强奸犯后来就一直住在自己家里,再也没 有警察敢来抓他了。 故事二,在今年的二月份,在哈拉雷郊区的HATCLIFF地区,一个学校的老师给表现好的孩子每人奖励糖果, 一共有四个孩子吃了老师奖励的糖果,这四个孩子在吃了老师该给的糖果之后,有的嘴开始往外突出,变成猩猩的样子,有的嘴里的牙齿开始往外长出,像吸血鬼的 模样,后来事发这个老师被捕,那些孩子后来在当地巫师的治疗下也渐渐康复,恢复了原来的面目。 故事三,在哈拉雷郊区的一个叫 CHITUNGWIZA小镇上,一个小学二年级的小女孩在放学回家的路上在地上捡到了一个2兰特的硬币,她拿这个硬币去买了一小袋售价一兰特的食品,然后 把商家找给她的一兰特的硬币放在书包里,等回到家之后,她发现书包里有很多的钱和一封信,孩子的父母打开了这封信,信里说包里大约有五千美金,这是给孩子 办丧礼用的钱,当孩子的父母看完这封信的时候,再看孩子已经倒在一旁气绝身亡。 故事四,有一户人家在早上醒来之后发现在屋子里 多了两个陌生人,他们站在那里动弹不得,在询问之后得知原来这是两个进来行窃的小偷,他们为什么动弹不得呢,原来这个屋子的主人以前曾经有过几次被盗窃的 经历,在无计可施之后去找到了当地的巫师,巫师施了法术到一些物品上,然后主人把这些物品拿回家,分别放在每一个房间里,从此之后就可以高枕无忧地睡觉 了,再也不用担心什么小偷进来了,因为任何非法进来的人都只能站在原地,动弹不得,想要离开只能是主人把摆放在房间里的那件有巫术的物品拿走,这小偷才能 恢复行动的能力。 故事五,一个十多岁的小孩偷了一个人的手机内存卡,偷偷含在嘴里,别人怀疑是他偷了,问他,他也不承认,还把内 存卡咽进了肚子里,那人木有办法,就去找巫师。。。。。。,这个小孩回家之后整夜无法入睡,一直在唱歌跳舞,唱的都是那手机内存卡里储存的歌曲,一连几天 每天如此,最后家人木有办法只好去找巫师,花了不少的钱才解决了此事。 故事六,在今年的一月上旬,在哈拉雷郊区的一个叫 CHITUNGWIZA的小镇发生了一起比较轰动的爆炸事件,在这次爆炸事件中有五六个人死亡,当时民间传的沸沸扬扬,津巴布韦的第一大报纸HERALD 头版头条报道了此事,第一次报纸上说是说是刑事爆炸案,过了两天改口说是巫术,我问了很多当地人,他们都异口同声地说是巫术,在我问了很多爆炸现场附近的 人之后,这件事情渐渐清晰起来。 CHITUNGWIZA这个小镇距离首都哈拉雷大约二十公里,在这个小镇上,有个人带回来一个小 矮人,小矮人大约四五十公分高,这个小矮人是非洲巫术的产物,据说这个小矮人有着神奇的力量,可以做到常人所做不到的事情,小矮人可以魔术般的变出大量的 美元,给他的主人创造了大量的财富,过了许久之后小矮人和他的主人之间渐渐死有了摩擦,小矮人抱怨他给他的主人创造了大量的财富,但是主人对它却太苛刻, 小矮人的主人抱怨小矮人要求他过分,不但要这要那,更过分的是还想要和主人的老婆和女儿睡觉。 主人在无法忍受小矮人的所作所为之 后终于决定要除掉小矮人,他去找当地的大巫师,因为小矮人是巫术的产物,平常人是杀不了他的,在小矮人的主人愿意出一笔钱之后,大巫师答应帮忙除掉小矮 人,在约定这天,大巫师带了几个小巫师如约而至,小矮人被带到众巫师面前,大巫师拿了一把大砍刀,砍下了小矮人的人头,主人的老婆回去取钱准备付给大巫 师,就在他刚回去的时候,房子里发生了大爆炸,在场的众巫师和小矮人的主人皆一命呜呼,人的残碎肢体被炸得到处都是。 这是两位遇难的人的遗体,爆炸现场并没有火烧的迹象,但是这两个人却几乎被烧焦了。警方在仔细勘察了现场之后,没有发现火药的痕迹, 也木有发现任何类似于压力容器的爆炸物,这个爆炸案就成了一个谜,不过当地人都心知肚明,这是巫术的结果,是大巫师的法力不够,震不住小矮人,才导致了这 个惨剧的发生。

萨满教(原始巫教)眼中的冥界

  冥府,民间俗称阴间,在北方各少数民族中有不同的称呼。在满——通古斯语族各民族的萨满教调查材料中,常见的称呼有布尼、依母堪等。   阴间观念是亡魂观念的伴生物,阴间是亡灵 生活的世界。在比较古老的萨满教灵魂观念里,亡魂的去处并没有专门的阴间、冥府。相反,在氏族制社会结构的限制下,亡魂的归处,因氏族的局限,是多元的, 也是多种取向的,有的在天上的星界,有的在生育神灵圣山中的氏族树上,有的在祖先灵魂居住的神山中,等等。   例如乌桓人崇拜的是“在辽东西北数于里”的赤山,将其视为灵地。乌桓习俗,人死,必牵一肥犬,歌舞相送,犬藉作护卫,“使护死者神灵归赤山”,以防途中恶鬼阻害魂魄之经行。既至赤山,则杀犬与死者所乘马,连同衣物一并焚烧以送死者。《辽史》也载契丹人祭山,尤重木叶山和黑山,相传木叶山是祖庙的所在,黑山神则主管契丹人的魂魄。他们既然相信阴阳二世,将黑山视为魂魄之所归,故对它“俗甚严畏,非祭不敢近山[①]。在萨满教区域内一个共同的阴间信仰的形成和流传有萨满教职业化发展的自身原因,也有来自佛教的影响。   至今,在民间信仰中,人们把能够“过阴”一即送亡魂或到阴间取病人灵魂一的萨满看作各类萨满中法力比较大的萨满,各民族群众在谈及本民族最有名望的萨满业绩时,对他们的过阴经历最为乐道。过阴,在民间信仰里是萨满最重要的职业标志。而根据萨满口传,通往另一个世界——亡灵的国度——的大门,是萨满打开的。传说,地球上出现了死亡,堆集了许多尸体,但无人进行埋葬,因为还没有萨满。一个叫霍带的老人做了一梦,梦见一个很吓人的谢沃(精灵)来到他跟前并对他说:“我想让你当个萨满,使你能为人举行葬仪并把他们送往阴间。你到树林里去,找一棵长着托利(铜镜)、铃铛和角的萨满树。从这些东西中选出一些你想要的东西,你就会变成一个萨满。”早晨,老霍带来到了树林里,很快便找到了上面所说的萨满树。他挑出许多托利、铃铛和角,放入口袋并带回家中。但到了夜里,所有这些物品都响了起来,并说起话来:“你怎么一个人把我们抢来了?你一个人用太多了。”而当老霍带解开布袋之后,萨满用品便呼哨着从口袋里飞了出来,朝四面八方飞向不同氏族——尤喀敏喀、乌第堪、毕尔达、乌扎拉和另一些氏族的能够成为萨满的人那里去了。这样一来,一下子就出现了许多萨满。于是,老霍带便和他们一起开始为死者送葬并将他们的灵魂渡往阴间[②]。萨满教以传说的形式说明了追荐亡魂是萨满的重要的和基本的宗教职能,同时也解释了萨满教和起源与死亡问题的密切关联,这个传说具有重要文化价值。   在萨满教和宗教信仰中,到阴间去的不仅仅 是亡魂,还有病人的灵魂,萨满过阴之所以被津津乐道,最重要的原因是,他们不仅是活着能去阴间的人,而且能够到阴间取回因各种原因到了阴间的病人灵魂。这 些病人,按照民间口碑的想象,有些是已经死亡或垂死挣扎者,所以,萨满能过阴意味着能起死回生。   在关小云、王宏刚著述的《鄂伦春族萨满教调查》中,通过对萨满本人或亲属的口述,我们看到一批新鲜的有关阴间的资料。据鄂伦春族妇女关扣杰讲:她生下来体弱多病,久治不愈,就请当时的女萨满丁氏来招魂。萨满到“布尼”将其魂找到后,吞进自己肚里,回到阳间,然后将一个萨满服上的铃铛系在她的后背,这种神铃能保佑她不受邪魔侵染,直到她13岁 时,萨满才将魂灵归其本体。当时,萨满连连打嗝。据说是将孩子的魂灵从肚子里吐出来,然后吐到鼓面上,鼓圈边出现了白色小火球,这就是灵魂。小火球沿鼓圈 走,萨满将鼓面扑向孩子的头顶部,就意味着将魂送到孩子体内。从此,孩子就彻底好了,萨满将其后背的铜铃解下。据鄂伦春族萨满孟金福说,招魂是因家里有人 死时,死者魂灵将其孩子的灵魂一起带走了。因此,萨满要赶到阴间将其灵魂要回。招魂不是一般萨满能干的。必须是神术高超的大萨满才能胜任。萨满吐魂时,从 肚子里吐在鼓面上的孩子灵魂是一白色放光的气雾团,会沿着鼓圈边悄然无声地行走。据孟秀春介绍。招魂时萨满开始和一般跳神舞步一样,到高潮时,萨满说“我去招魂”。便躺在地上不动,不吃不喝,也不大小便。萨满的亲人每天在萨满的头部、上下肢用石头敲三次,萨满这时才稍动。家人要祈祷他很快找到灵魂,平安归来。这样过了几天后,萨满才慢慢身体抖动,身上的神铃、铜镜也随之响起来。家人将其扶起,他又跳了一阵神舞后,方告结束。    关于萨满赴阴的情景和过程,许多调查者都有精彩的描述,仅举一例。据一调查者介绍,当萨满进入昏迷时,他口中嘟嘟嚷嚷,讲一些人们听不懂的话语。萨满正 在飞往阴间,舍沃神帮助他作这次艰难的旅行。他在途中遇到许多艰难险阻:在山里迷了路,陷入了沼泽地,在茫茫大雾中穿过树林,时而涉过河川,时而碰到虎 豹,等等。萨满双目紧闭,满脸汗水,一副疲惫不堪的样子。但他终于到达了阴曹地府。他的唱诵变得柔和而悲伤。这时,萨满忽然跪下,沉默片刻。在场的人告知 说,萨满就要寻找影子了。在他面前有许多影子。这是死者的灵魂。它们被此十分相像,但有人活着时所受的外伤,在阴间依旧保留着,萨满应当凭此寻找病人失落 的灵魂。突然,他讲话了:“病人在10年前割伤过脚,他的右脚掌上有个伤疤。”在场的亲属未予证实。“他右肩上有颗胎记。”母亲回答说:“不对”。“左脚小趾从前冻伤过。”父亲说:“对了,是这样”。“一次打猎时熊爪伤了他,在他大腿左侧留下爪痕”。“这也对”。“他小时候磕伤过膝盖”, 等等。根据这些特征,萨满找到了病人的灵魂。这时,萨满站了起来,边跳边扭来到病人跟前。病人变得狂乱不堪。他浑身颤抖。呻吟不止,乱抓自己的胸部,不过 仍旧躺在地上。这时萨满再将神鼓伸在火堆上烘烤。突然,我看到鼓上有一只黑色小动物,像一只老鼠。它围着鼓沿飞跑,尽管萨满倾斜鼓面,小动物仍然紧抓着鼓 皮,爬上箍环,没有落到地上。这时,萨满走到精神病患者跟前,一下子把黑色动物扔到疯子敞开的怀里。妇女们立即拿长袍掩上。然后萨满拣起一根树枝,绑上一 块涂着油烟的桦树皮,口念咒语,用这块桦树皮在躺在地上的病人的身上,从头到脚,来回拂拭数次,跳神仪式至此结束——影子找到了,又附在病人的身上[③]。   根据对各民族有关阴间的描述的普遍观察,我们发现,阴间在萨满教中主要是作为亡魂的归宿观念而存在的,人们根据现实生活所能激发的想象力,把阴间描述成人死后生活的另外一个生存空间。   人们认为,萨满在阴间里能够看到死去的亲属和熟悉的人。1956年8月9日,黑龙江省北部十八站有位57岁 的女萨满丁西布口钱对调查人员介绍:萨满治病时,可以到死人的地方即到阴姆堪去。我自己就去过阴姆堪。关白宝的父亲有病快死了,我到阴姆堪那去找他。在那 里看见关白宝的父亲已经到这来了,但是阴姆堪不让我进大门,怎么说也不行。我于是就把大鹰神请来,让他把关白宝的父亲抓出来了。这样,闹病的人就好了。可 是在往回抓他的时候,在阴姆堪那里被白宝的叔叔抓了一把,所以白宝的父亲病好以后只活了三年。要不叫白宝叔叔抓一把,还能活的时间长。我过去的掌柜的 (按:女萨满丁西布口钱的前夫)快死了,我又到阴姆堪去了一次,在那看见了一个很胖的女人正侍候我掌柜的呢。我的小孩本来还活着,可是在这也看见了。我们 在地上所有的东西这里都有。我要求把他们带回去,胖女人说:“你不要要求了,这里需要他当兵”。她叫我回去,我说“掌柜的不能回去,让我把小孩带回去吧”,可她把我赶走了。我回来以后丈夫果然死了。   阴间的生活内容和阳间一样。据过阴的萨满 自称,那里的生活和活人的一样。院子非常宽大,栅栏很高,好像皇上的房子一样。在阴姆堪里什么都有,有人死时穿上的好衣服,死时打死的马,放的马鞍子等, 还有人死后出殡时供的酒、肉等。活人那里烧的火炭及灰这里也都有。那里的衣物可以用一辈子。活人这边怎样,死人那边也怎样。活人这边的马曾是瘦的,到那里 也是瘦的。   也有的认为,死者亡魂到的世界和人间世界相反。在黑龙江流域的许多民族中,有的认为亡魂去的那个地方是和人间相像的“另一个世界”。 这个世界和地上世界一样,有各种族、各民族,也是一家一户地居住着,那里也有太阳和星星、月亮,也有黑龙江水在流淌,也有山林和各种动物。但是,有一种特 点和人间完全相反,即这个世界偏偏和人世间的昼夜、季节相反。人间白天,那里黑夜;人间夏季,那里冬天。那个世界如果猎物特别多,地上人间的猎物就少,相 反亦如此。这种把亡魂去的地方看作与人世间具有相逆关系的观念比较普遍。所以在丧葬时,一切事情都反过来做。这样做是为了让亡魂到阴间之后,一切都能反过 来正确使用。在乌丙安教授在《神秘的萨满世界》的介绍中,由于亡魂所处的昼夜与人世正好逆转,当人世夜间睡眠时,亡魂开始了昼间活动,所以人世只能在夜间 供祭亡魂。出于同样的逆向思考,许多民族认为亡魂所处的世界,日月升落的方向正好与人间相反,日月均从西方出、东方落。甚至还认为那个亡魂们的所在,河水 倒流,靴鞋倒穿,鞋尖向后、靴跟朝前,马鞍也和人间相反方向备在马背上。这种把亡灵所到的地方与人世相逆的萨满观念,还表现为上下方位的相逆。在随葬品 中,凡是食具器皿,都是上口朝下反扣在墓中。因为在有些萨满的传说中,亡魂的世界里,亡灵脚底向着人间的脚底,头部却倒垂在下方;那个世界的树和帐房顶, 也正好向着和人间相反的另一方仿佛垂着。在那里所有的景象都如水中的倒影一样。   许多民族口碑特别强调阴间的地形地貌,把 它们作为萨满职业经历的标志。有萨满说,上阴姆堪那里去要经过十八道岭,在十八道岭中间,有个像鱼亮子(指在江中的捕鱼高杆排架)似的东西,像天那么高, 这边一头狗,亮子那边一头狗,不给东西就不让过去。因此上阴姆堪那去也必须拿着鹿、犴或天鹅等禽兽的肉去。也有的说,到那里要过好几道山岭,特别黑。在快 到阴姆堪的地方,有一条最大的河,这条河有两种水,河的这边是黄色水,河那边是红水。鄂伦春族萨满戈初杰说,他的灵魂在去阴间途中要翻九道山,过九条河, 还与小鬼们搏斗。乌丙安教授在《神秘的萨满世界》中总结道,赫哲族称地下国的冥界为“布尼”,亡魂到“布尼”的 路上要走过许多地方。最先走上一条道,继续前去,就分出了许多岔道,这是按照死者的不同姓氏分别设的小道。亡魂走上自己氏族的道,要渡过一条河,那里有许 多白骨。在萨满作法的情况下,据说可以安全渡河。不一会儿就可以看到有折断的树枝,劈开的树,碎木片和脚印,还看到了像有人居住的一些迹象,仿佛亡魂们居 住的地方就在眼前。据说,此时亡魂开始听到狗叫,渐渐地看到了炊烟、小房舍和使用的驯鹿。还传说,亡魂去下界又远又险,有浓密的山林,深不见底的沼泽。向 冥界出发的亡魂,有的手牵着狗,有的骑在驯鹿上。锡伯族萨满有通过十八个卡伦(关口)仪式,一般是晚间在徒弟家举行。仪式开始,师徒在漆黑的房间里,面对 面坐于北炕,师傅便把徒弟的情况祈告众神灵,其大意如下: … 阅读全文 萨满教(原始巫教)眼中的冥界

鄂伦春族萨满巫术文化

鄂伦春族萨满统领的神总称为“斯文”。在所有通古斯语民族中,“斯文”、“绝文”、“色翁”等这一组发音近似的同根词,都具有有“神灵”,“萨满所领的 神”、“萨满的助手神”等含意。只有通过“斯文”的帮助,萨满才能具备非凡的神力。萨满所领的斯文不仅仅是一个,而且是好几个,甚至几十个。谁领的神越 多,谁的法力就越大,鄂伦春旗萨满的斯文即属于自然崇拜的神,如:山神、太阳神、风神、雷神,还有属于运动崇拜的獾神、狐狸神及祖先崇拜的阿尼冉神库力斤 神。鄂伦春萨满统领的诸神大多有偶像,有:松木雕刻的,狍皮缝制的,野草绑扎的,马尾编织的,也在直接绘制在兽皮、布和纸上的。这些神像多放在桦皮缝制的 神盒里,挂在“仙人柱”背后的树上。 1980年黑龙江省黑河市新生乡的一定鄂伦春人在拆旧房时出土了一套神像、神偶。其中用木片刻成的偶像有24个,这 24个木刻人像,腰部皆围了狍皮。用木片雕刻太阳、月亮、星星、鱼、小鸟等偶像37个;用布或纸来成的水彩画17幅。这些神偶分别装在4个桦皮神盒中。鄂 伦春族萨满的主神为“阿娇儒皮坎”。神像用松木刻成,也有画在布上的。萨满多向它祈求保佑氏族人丁兴旺、平安幸福。依次还有“玛鲁布坎”(家庭保护神), “楚卡布坎”(马神),“奥毛西莫口”(专门保佑儿童的神)。除此还有一系列掌管疾病的神。总之,鄂伦春族萨满所领的神究竟有多少,任何人都难以回答,随 着社会历史的发展, 一些神由于逐渐被人遗忘而消失,但也有不少新的萨满神灵产生出来,如从外族传入的“吉雅其”(财神),“敖律布坎”(狐仙)娘娘神等。从鄂伦春族萨满统领 的诸神中,可以看到鄂伦春人所信奉的神,是同其狩猎生活密切联系在一起的。 鄂伦春族萨满的跳神仪式一般在三种情况下进行。一是为人治病,二是举行祭神仪式,三是教萨满跳神。为病人治病多为傍晚进行。跳神前,主人要在自家门前点一 篝火,看热闹的人们围着篝火坐一圈。当夜幕降临,萨满便穿上神衣,戴上法帽,左手持鼓,右手拿槌,走到篝火旁,盘腿坐在“塔绕兰”(萨满专用的垫子)上。 闭上眼睛开始慢慢击鼓请神。这时有人要用点燃的“神开路(爬山松枝,点燃后香气很浓)熏一熏萨满的四周,据说,这样才能清除污浊空气,以便神灵尽快附件。 不久,鼓声加紧,萨满开始全身抖动,下巴哆嗦,牙齿咬得咯咯作响,双目紧闭,表现出神灵附体时是痛苦状态。这时,有人拿来一团烧红的木炭,放在萨满脚前, 以示为神引路。萨满鼓声突然停止,表示神已正式附体。这时附体的祖先神借萨满之口询问:”你们请我来有什么事?”坐在萨满后面的“扎例”(二神)就要替病 人回答:“因有人生病,请您来治病”。这里萨满再次边击鼓,边吟唱,通过神先神逐一恭请统领的诸神,探寻病人冲犯的是哪个神。当病人突然发抖时,萨满便知 他冲犯了某个神,这时萨满便会狂怒起来,边击鼓边吟唱,情绪高亢,鼓点密集。与此同时,扎列也要随声附和,不仅要附合其音调,而且要流利地回答萨满提出的 问题。围坐在篝火旁观看的人们,有时也要随声附和。不时发现“者!者”的声音。有时为了制服魔鬼,萨满还要当场作法,以示与鬼博斗。如:吞针、吃火、踩火 等。萨满跳神治病的时间长短不一。一般视病人的轻重,短则半个小时,长则1-2个晚上。 新萨满学习跑神,冬天要在“仙人柱”内举行,夏季则在外面宽阔的场地上举行。跳神之前要将神像、供品安放在供桌上。供品多是天鹅、野鸭、狍子及各种禽兽的 心血。新萨满第一次学习跳神通常要进行三天。第一天要在夜间开始。新萨满装备好之后,在“塔绕兰”附近慢慢击鼓,十分钟后,逐渐处于恍惚状态。这时老萨满 在前面领路跳起来,新萨满在后面学习其动作。老萨满先请自己的主神,然后把所有的神灵的名子都念一遍。诸神灵到齐后,新萨满把供品中各种禽兽的心血斟在酒 杯敬神,由老萨满代诸神灵喝下去。然后新萨满边跳边讲自己氏族萨满的历史。新萨满学习跳神活动要持续到次日清晨。届时,要将供奉的祭品全部煮熟。二神“扎 列”唱一遍祭神歌,然后参加仪式的人们,同新老萨满一起共食祭品。当日夜晚,人们仍在原地方集中,老萨满在这一晚上要给新萨满教会所有的跳神动作。第三 天,跳神仪式在白天进行。这一天新、老萨满要把请到的神灵一一送走。此后,在2-3天内再举行两次学跳神仪式,老萨满新萨满的任务就完成了。     鄂伦春族萨满的祭神仪式,每1-2年举行一次。一般多在春季举行。笔者1990年春季有幸参加了中国黑龙江省塔河县十八站乡孟金福萨满主持的春祭仪式。当 时场地建在呼玛河畔的一片沙滩上。孟金福选好场地后,人们在场地上搭了一个很大的“仙人柱”。在“仙人柱”的中央矗立了两根木杆,鄂伦春语称之为“土 如”,意为“神梯”,是神降临的地方。在两根杆子顶端,分别系一块红布和黄布条,以示吉祥。在两杆之间距离地面一尺多高处,要横绑一根小杆,这小杆意为神 椅,是萨满接神、迎神的地方。春祭时,参加祭典的人很多,人们不仅情绪热烈,还携带了新鲜的天鹅、大雁、野鸭等祭品。当时鄂伦春族最后的妇女萨满关扣尼也 参加了春祭仪式。每位参加祭典者的位置事先都安排好,男的在上,女的在下。儿童随意选坐,但不许打闹。孟金福萨满和关扣尼萨满带来的神偶挂在树上,有:阿 尼冉祖先神、太阳神、月亮神、风神、雷神及獾神等。人们带来的各种供品都摆在神偶面前,以示供奉。

萨满医术-萨满法器简述

作者:吕琴 人类自身的疾病、死亡、梦等生理现象是医学和宗教共同的思考对象,由此便产生了宗教性医术(有些有现代科学观念的人把它贬称为“巫医”)。萨满医术便是宗教性医术文化残存之一。 萨满的一个重要职责就是治病。历史上北方少数民族因为缺医少药,抵抗灾难与疾病的能力低,人们便依靠萨满来治病。现代医学这么发达,萨满这一职责是否也 随之消失了呢?我们通过对斯琴掛萨满多年的追踪调查发现,萨满的这一职责不但没有消失,反而在民间还有一定的市场。近些年,来找斯琴掛看病的最多时每天有 十几人。她看病用的笔记本(相当于病历)已写满了近300本,每年至少有近50本。 笔者通过斯琴掛萨满口述和观察其诊治过程,发现她为 了让患者或患者家属信服,往往借用神灵的名义,通过心理暗示来调节人的情绪和心境,对外伤、皮肤病等运用大量中草药及物理疗法(如中草药熏蒸、热疗、针 灸、按摩、推拿、喷酒等)。而所用一些神器和仪式手段,不过是为了使萨满治病更显神秘性。 据斯琴掛说:她看的主要是外病(虚症),即因为外界影响而得的病,如被什么东西冲了沾了“晦气”,吃非正常死亡牲畜肉得的病等等。 用神器诊病 “托力”诊病。托力即神镜,挂在胸前的称“朱日格托力”(护心镜),挂在后背的称“阿尔肯托力”(护背镜)。达斡尔人认为托力是神灵的象征。诊病时,斯琴掛要将其佩在胸前,有时也放到患者身上。 “珠串”诊病。珠串是斯琴掛出行挂在胸前的护身符,很少离身,也是诊病时的必用神器。它由108粒圆珠串成,代表108个心愿,用玛瑙珠隔成3段, 顶 端下系红、黄、绿、白、黑五色彩带,代表金、木、水、火、土五行,彩带上拴两个铜铃和两个银制法器。据她说其与天剑缠在一起是最见效的治外病神器。病人来 了,斯琴掛边问诊边将珠串从脖子上取下,缠在右手中,用左手一掳,珠串竖立不动,专注观之并口念神词。片刻,珠串上端向某一方向倾斜,斯琴掛萨满根据所倒 方向用蒙古文在诊病本上记载,问一个问题倒向一个方向,循环往复犹如茧蛹摆头。当问完所有问题,珠串挺立不动良久才全部倒下,斯琴掛萨满也就诊出了病症, 跟着就是开方。珠串重又回到萨满脖子上,完成了一次诊病。 用神器治病 “阿巴嘎拉岱”治疗。阿巴嘎拉岱是人面形状的面具,可以帮助萨满完成治病之使命。斯琴掛主要是利用它口中所衔的肥肉(羊尾)来治病。据说治疗时,将阿巴嘎拉岱口衔之肥肉涂于患病处,边涂边念咒语,痛患就会减轻。 “阿莎力呗”治疗 “阿莎力呗”是达斡尔语,是热水净身疗法,即用一铁锅将水烧开,烧时在水中放入红乳牛的奶子、黄油、酒和千里香草,再放入从9处泉水中捞出的9块石头,并将萨满服上的护心铜镜放入。然后萨满敲起鼓,唱起神歌,将沸水用大刷子甩在患者身上洗刷患处,轻者洗3次即可,重者洗7次或9次。这 可能是最早的热疗,现如今兴起的汗蒸、热疗、水疗、桑拿等保键理疗原理可能与此同出一辙。  神鞭驱邪 草原多动物和植物,生灵多,不洁净 的东西也多,幼小之人、体弱多病之人就容易招惹上,给人以中邪之感。斯琴掛说,凡是她出门到草原去治病驱邪,特别是给蒙古族人治病驱邪时,就必须带上和使 用神鞭。神鞭虽然不大,但她那8种颜色马莲垛辫子形细绳,还有鞭顶端的3个大铜铃,足以震慑邪恶之灵。 “天剑”治疗外病 用紫铜制作的圆锥形天剑,是雷神专用的法器。据称它是对付邪物的最高法器,治疗精神病时最好使。只要用剑挨上病人身体,多么暴跳的患者都能安静下来,老老实实接受问诊、治疗。 仪式治病 “追魂” 追魂仪式是为了“追回”病人的灵魂而做的。该仪式在夜间举行,之前先在患者居室地下挖7个小洞,准备好一小壶清水,一小碗小米用布包成礼包, 倒挂在一根绳子上,代表带给阴间诸灵的礼物。仪式开始时,只见灯火全部熄灭,萨满击鼓跳神。神灵“附体”后,萨满在其助手配合下,躺在挖有7个小洞的地 上,助手唱神歌(一般连唱3支,目的是告诉阴间诸灵因何事、为何人而追魂),为萨满送行。萨满躺在地上,一动不动,大概经过几个时辰,萨满神服上的铜铃响 起,预告病人的灵魂已被追回。此时,萨满助手赶紧连声呼唤,萨满缓缓醒来,再举行谢神仪式,追魂仪式结束。 祭敖包 斯琴掛萨满曾在内蒙古莫力达瓦达斡尔族自治旗和海拉尔市巴彦托海镇做过一系列的祭敖包仪式。据说祭敖包主要是因祖上曾有敖包很久不祭了,或敖包祭得不对,或祖上招惹了不该招 惹的东西而生病。祭敖包仪式一般为一天,首先把献牲动物(牛或羊)牵到敖包前,斯琴掛萨满“告知”献牲者的姓名和所献数目(小型家族祭不用)。为祭祀用牛 羊的灵魂做安抚仪式后把牛羊拉到敖包前宰杀,煮熟后作为供品摆在祭台上,点上千里香。祭祀开始时,斯琴掛萨满面向太阳神,代表全体氏族部落致颂赞词,并向 天神主述祭祀敖包的原由。之后众人向敖包行叩首之礼,在斯琴掛萨满的带领之下,在悦耳的鼓声中围着敖包顺时针绕3圈,把石块、树枝、哈达等摆放在敖包上, 并不断向敖包弹洒酒水、鲜奶及献牲动物的鲜血,以示祭祀敖包的虔诚之心。  

凉山的宗教经籍中的咒经

1  《措日哈木列》,系咒人经,以人血写成的咒经; 2  《尼阿洛立则》,速死经,起咒后两天内必死经; 3  《阿居苏木涅》,用狐狸血写成的咒经; 4  《甲谷车达 则》,用鹿血写成的咒经; 5  《武狄伟沙则》,以豺狼血写成的咒经; 6  《纳里尔格约则》,以活狮血写成的咒经; 7  《索塔瓦来则》,以岩鹰等三类飞禽的血写成 的咒经; 8  《德尔苏俄则》,狐狸叫一声对方绝九代经; 9  《吉斯丕之则》,以无尾黄蜂的刺蘸血写成的咒经; 10 《曲布卡哈则》,大毕摩曲布的圣语神言咒经; 11 《别尔瓦木几》,以神兽的血写成的咒经; 12 《协黑特伊》,反箭防咒经; 13 《惹克特伊》,反咒经。 以上十三类册咒经中的1、2两类效力最强,要么平日不能放于家中,只能藏于山岩上,在用其它咒经无效时方可使用。这些咒经或以飞禽猛兽之血书咒语,或以黄蜂利刺写咒文,或以利箭狐鸣为咒兆,或以大毕神言为灵语,不深究其具体内容和咒仪,也能窥见其中的巫术心理及 语言文字中的魔力崇拜。这种思想构成了祝咒之术的心理土壤,也促成了经籍文献中咒经的发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