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案例

三符速催一例

丙申年十一月,一缘主寻至言其近半年生意惨淡,未尝开张也,欠人款达百万,欲求速催得财,吾平日最不喜此,盖因不乏投机之辈。然闻其冬月见一校学生寒冬甚凉,故尽薄力买了数百手套送之,觉其颇有良善,后又闻诸多事迹。故邀其立下字据,若得解此困,必于三年内捐足二十万以作慈善,只以慈善机构收据为证,后其承之。故观其宅,所寻冬节后,寻太阳以相照,又并生气及三奇生门以入并临禄马贵人,未尝用雷霆差分等也,三符者,一符镇煞,二符催贵,三符催财,后春节前进财十八万,又于丁酉年二月进财三十万,五月得财二十余万,七月又得三十余万,今反馈之遂记。

七日死六人例

戌兼乾宅入伙 用课:甲午 辛未 甲午 辛未 此课按玄空大卦,坐山丙戌,甲午99、16,辛未97、39,本合十交通,然却伤六人,何故? 月令为未,戌宅为土,本得旺气,当以泄之为主,然支上四禄补山,旺极则反作凶,故用财而失财用丁而失丁,七日内退财并死六人。

修造却病一例

阳宅丙山壬向,灶安酉位,二进古式宅,原主妇乃茶农,已病十余年,医莫辨其症,睡床不起多年,一地师许其修造四月病除,后四十余日见效,未足三月病去,可下地劳作。 其法于2004年改灶于乾位,并用庚甲向,灶间之出入门在寅位,又用年八月十六日丑时定基筑灶,即甲申 癸酉 辛亥 己丑是也。

立碑进吉求子进财例

七年前,归赣祭祖,遇村中一人,其言其父辈兄弟四人,姐妹五人,然至其辈,惟四人,两男两女,又至下辈,皆无子女。 其表姐怀胎孕半而流,其它皆未得子,亦不孕。 观其祖墓处,收水不合,且地运已过,其云当年文革之时,山头随意一地而造,观其收水不合,实无它法,若迁之必族内不允。 葬下初并无甚吉凶,然日久家人未有极贫者,亦无大富者,本可谓之平安,后人丁凋零,方知地之有权。 故令刻一碑,上书日月之讳,书“天官赐福”四字,皆描之朱,立其祖墓之后。 贫道择日月交会到方,并于天罡采生气布之于上以引气,嘱其凡周围林木,必不可遮挡,日月皆能照碑者,反福补墓,可获吉。 此乃劫龙吊气之法,其次年得子,后其表弟及表姐妹均各亦得子女. 本只欲解其求子之厄,然立碑收气其力颇厚,后数年又云,兄弟姐妹等遂小有发富之事,最差者,亦得年入数十万,多者百万,然所得之,皆偏财也,于其村内已然属富者。 此乃地之为凶,虽借日月之力所镇,亦有消耗,故福泽所限,亦有日月之余气加会,故可得此证,若是得龙向水合,地又良者,其福必大矣。 然此法有劫气之嫌,余不甚喜之,若人皆用此,皆取巧而乱风水法度,故后亦不再施也。 若有习道者见之,当引之为鉴。

多年试管婴儿未得求子例

数年前,一女曾国内多年怀子不得,于医院多方查皆无病因。 后于沪做试管亦不得,故至美国做试管,闻其成率较高。 后至,做试管仍不着床,百般无奈,归国而生抱养之心。 偶遇,观其夫妻命盘,女之食神被制,金寒水冷,且男方子女宫又犯天空地劫者,当是无子之象。 贫道云,姑且一试,若三月不得,再生别心。 姑施以求嗣之法,然其夫妻命中子女聚煞,必先镇之。 镇煞之法,莫过取天罡,正谓“天罡一炁法中王,天地神煞何敢当”。 又凡煞必显于身,虽医院查之无病,仍定当身有疾患未曾查出,不然怎可无子。 先施以天罡炁朱明符,护身祛病,并又取求子一符,让其贴于天嗣之方。 其时节恰逢冬至一阳生,冬至太阳者自丑入宫,于冬至后数日后交时贴符于西,又其日迎生气而至宅向者。 后于第二月,即寅月证已孕,当是丑月种上,次年生子。

晚期癌症减轻疼痛一例

初学道未足一年,于医院探友。 却遇其家人,一七十余岁老年女性,晚期癌症,周身疼痛难忍,久住病房。 听闻初时用药,还有些帮助,后用药难止痛,每至疼时欲求死,只因家人阻挡。 贫道观其年龄甚大忖之难解,然自身功力虽浅薄,又不忍见之疼痛,遂提出可否一试。 幸其同意。 后所用一符治之,虽未见良好,然却言身上疼痛已大大减轻。 半年后,逝之。 其时,所用符者,不过防病护身符兼百解,其效虽不谓治,却可退痛。 每谓至此,贫道皆惜当初未曾习医。 若是真习些医道,如能配以道门之法,虽不谓晚期癌症如何,若是初中期,当有必治之能。 古之为道者,亦多有习医,不必观人之病痛而悲,故有悬壶以济世。 观今日之年轻人习中医之人,多有好学而能者,可预未来之兴盛,贫道期待之。  

脑癌吊命一例

此例为一道友委托贫道所行。 一八十余岁老年男性,患之脑癌,昏多醒少,已不进食。 医院已下病危通知,命不过数日耳。 其子前来问及一道友,问可有良法,道友又问及于贫道之处。 贫道自认无回天之力,只可行之辅佐之法,能多活上些时日,可试之。 其子允。 大凡病重昏迷者,皆魂魄不稳之故,尤以老年人之魂魄与肉身最为松散,世间时有年老之人一摔,后便渐渐不行,再后即溘然长辞,皆是因此。 故贫道布以北斗,点七星灯以聚其老父之魂魄,并借太阳太阴之气合照其命元。 次日,人醒,欲进食,略食粥物,又过一日,竟可下地行走。 言语清醒,略能小步而行,但总不离病房。 其子大喜,并告知云,其院中医者迷茫,脑中肿瘤已过半,压迫神经,怎能清醒? 然虽如此之速,必回光返照之象,后果不足两月而逝。 其父虽逝,亦足心愿矣。

发烧半月一符以退之

数年前事,一二十余岁男性,人住院半月,高烧反复不退,查未有因,其家人问至此。 贫道问其烧前之一两日可曾外出,其云初二出之,又问可是前去东南方,热多寒少乎,其云高烧不退,偶有发冷。 按治病符法有云:“初二日病者东南方得之是家亲老鬼作病初头疼口乱不宁热 多寒少四肢无力呕吐不止用白钱五张向东南方三十步送。” 然病者相隔网甚远,如只说此法,亦是麻烦之事。 故于改用祝由之术,取一符令施之,未及一时辰,高烧当下即退。 第二日正常,遂出院,后未复发。 盖此类烧者,多是受煞之故,退煞即愈,民间所掺乎鬼神之说,实则无理,若是其理,换退煞之法岂可愈。 不过民间难愈之疾,皆怪于家先,然家先即祖宗,护佑子孙亦不及,岂又会坑害后人,此类怪乱之说,当弃之。 中华之道,孝敬祖宗,祖宗恩泽后人,此方是正人伦之道。 然世间确有犯家先之一说,盖即有鬼神所犯者,多有冒充家先者,其所知家事者,不过有心通而已。 凡此类鬼神,若劝之不走者,必用重手法加立狱收捉拷打,永镇不赦免,凡冒人祖宗父母者,其罪不容。  

一符愈咳喘例

一女性约五十余岁,十余年哮喘,发作时呼吸困难。时常住院,诸 般服药其效甚微。 因久病,惟按医书云,冷风哮喘,乃胃积寒痰,三焦火热之气然之不力,火虚土弱,土弱金虚,致中有痰而上咳喘,此缓病也,亦痼疾也。 祝由一次,当日即愈,后一年未曾复发。 次年杨絮飘拂之时,或因刺激,又行发作,遂又一次,迄今数年,未曾复发。 所用之符,未有复杂,亦无多秘,不过三两讳字,散其寒邪,取南方火气入符,化之入水,饮下而已,其效之速,当是对症所致。 亦有医者言,不过心理作用耳。 余笑云,即便是那心理作用,只要让其能不咳不喘,亦比在院中打针吊水诸般无用的好。 其医者怒云:竟不信医乎? 余答之:甚信,然不信庸医耳。

行车平安保命两例

时已太久,年份难清,约莫七八年前事,随手记之。 某年春节一女性信众曾于节前结缘行车平安之符,于节中高速公路上行驶,转向不及反应,故竟驶车冲出路外。 因速度极快,故车飞出砸于地上,翻七八圈,车自是全然变形毁坏,后事主从车中爬出。 事主其它无事,唯手臂小有擦伤,众人皆大骇之,谓如此当必死,竟会如此。 以上皆其反馈所言。 此岂不谓乎神明之佑乎,唯神将所之护者,必化难成祥也,亦是此缘主诚而信之,故有此得。 其云,遇车翻之时,自知有符于车中,自身必然无事,故而任其翻转,翻完之后方出车来。 另例乃一男,亦于高速路上,驶车而遇事故,刹车不及,后连撞三车,冲出路外,数车尽毁之,然人无碍。 每逢节中放假,高速路中祸患颇多,可不慎。 后凡遇结缘此类之符,皆强调必要遵守交通规则,节中高速路必要慢行以求其全,若依仗神明而放恣而行,有违初衷。 后数年间,绝大多数信众皆无事,其间曾遇一两例事,亦在概率预料之中,盖人无大碍,只是诸事皆相类,不必又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