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法术

正一派授箓心印的千古之秘(下):炼将

上文已经说过,将呢,就是那些众生所膜拜的神明,这句话有更深的含义,要牢牢记住。 而不同的人,与不同的神明缘分是不同的,有一些更深一些,有一些浅一些,这种缘分可以理解为一种相性,相性相合时,那么对于该神明就会更具感应。 所以在授箓的时候,会进行拨将,其实就是告诉你与哪位神明更有缘份,而所拨的将实际上是根据箓生的出生时间计算出来的,当计算出来后,便会将相应的神将拨给箓生,然后受箓的法官就可以通过一定的方式与神将沟通。 有一些流派会拨得更多,比如心将,属将,这个将,那个将之类的,这些并非说完全没有意义,不过将多则难专了。 一定要记住白玉蟾祖师说过的话,炼将要专门炼一个将,炼精了才叫本事。 将的本质就是那些与学道者具有天然相性的神明,而按照传统,常用的神将通常被归纳成了三十六名,即雷霆三十六将。 然而有人会问,为什么在道教不同的流派中,这三十六将的身分也各有不同?并有雷霆三十六将中,有很多将显然是在汉代以后出现的,比如关帅显然是三国时期的,而岳元帅显然是宋代的。 早年正一授箓时,哪里有那么多将领?起码在唐代的时候肯定没有岳元帅。 实际上这并不是矛盾,因为雷霆三十六将,实际上是后来的说法,它的目的只是为了凑足三十六将满足天罡之数,所以有的流传的雷霆三十六将中,有些也会将风雨雷电也拿来凑数。 不过也有左拼右凑的凑出来像模像样的雷霆三十六将系列,并且每一个将都有自己的真形符(即常说的天师符),这个有机会再详说。 那么将的划分是依据什么?这个很简单,当然是依据五行特点来的,如马元帅属火,自然与火相性的更加有缘,赵元帅属金,自然与金相性的更加有缘,其它的也大体如此。 那么有了将以后,如何沟通呢?一般的资料上通常对于这个问题,会故意隐而不说,实际上,沟通自己的神将的办法,关键的秘密就在于心印。 这个心印是在授箓的时候会填写在箓牒上,一般分花押心印与急难心印。 有人会好奇心印是什么样的,打开你们的传度证,看经师、戒师、度师那里,每个名字下都有一个符篆,那个就是各人心印。 每个人的心印是不同的,当授箓拨了将后,法官便可以通过心印,与神将进行结盟。 虚靖天师在《破妄章》里明确说过: 召将先轰令一声,令声惊起我雷神。 缘何不见元神面,只为元神昧本真。 心印相传付有缘,今人刊木不知玄。 祖师心印相同处,颗颗光明彻九天。 唯一需要注意的是,召将的使用,心印必须要两个,一个是自己,一个是神将的,通过自己的心印与神将的心印相合,便能召来相应的神将。 这就好比一把钥匙,而神将的心印好比一把锁,当这把钥匙插入到了锁里,于是便可以召来相应的神将了。 这种方式最为奇妙的是,即使是你的内炼不足,同样可以招来神将护佑,提升自己行法的灵验程度,当然最终将的法力强弱仍然还是取决于法官的内炼水平。 专门修炼神将的方法,称之为炼将,炼将的本质是借外而修内,修炼得好,最终是可以通真达道的,其中更有隐秘。 按生辰八字来定的适合炼什么将,不仅仅只是个形式,炼将的本质,实际上相当于是在告诉法官,应该修炼什么样的功法。 如果熟悉术数的道友,在这里便应该能够联想得到,一般针对八字采用五行补益得当,只要方式正确,改变运气多能收到明显的效果,然而这些都是在外的影响。 然而如果结缘的神将本身便对自己的八字有补益作用的话,那么再进行炼将,修炼了相应的功法,这种由内而外的影响,又会导致什么的情况发生? 这个可以认真思考一下。 一般通行炼自己的心印,有些会采用五行炼将法,大体是澄心静虑之后,根据日子的五行,分别采炼五行气,配合掐诀、咒语,混合本宫祖炁。 针对元帅炼将则有所变化,如殷帅是先凝神,用中央黄气与天中黄气相混,然后心火上接再降下,混合在一起,最后发出再吸入变成金黄炁,直接砸到地上,再右手叉腰左手雷局,将气从耳出,伴随火召出元帅,然后取毫光转下丹田过尾闾与肾中金光相合,再冲上泥丸,再将金光团成一小团,然后变成一个点,纳入中宫去。 具体到不同的元帅的召炼方式又要有所区别。 比如召温帅的经典仪式,是用剑诀在香烟上写雷电,然后存思金光。再用下令从空中霹雳中震出,从香烟随之而下。然后再书温帅符进行策役,最后用雷局从耳发出,并噀水喷出。 而召马帅的则是用嘘肝呵心呬肺青红白三炁,变成唵吽咤三字,如光灼灼,然后吸入元三宫相合,然后嘘出于丹天斗口,变为元帅,然后想丹天之上有云霞犹若流火一般,再剔顺斗,兆九目视上,存有红光九道冲元帅。然后再剔逆斗,想元帅九目中亦放九光射我,二炁相合化。 炼神将能够不断增强法官与相应神将的沟通能力,而对于法官行法平时也有很强的加持作用。 曾经有一些自己也会书符的道友,来问过贫道,明明照着贫道的写法,书写一模一样的招财符式,为什么效果仍然不如贫道的? 这个问题如果是问到一般书符的,多会神乎其神告诉是因为组成的讳字不同,或是故作神秘告诉你有什么特别的秘诀,其实这个没有那么复杂。 说白了这是因为贫道主将是赵公明元帅,而恰好的是赵帅麾下其中有四位被认为是财神,所以也被称为五路财神,所以书写招财符时,自然获取了更多的神将护佑。当然赵元帅还有其它职能,比如驱雷役电,唤风呼风,除瘟剪疟,保病禳灾,和合散讼等,有机会再谈这个。 每个人命理情况不同,适合的神将也不同,而在与相应的神将结盟后,初期行法自然也会各自有不同的倾向。 大凡正一修道的法官,首先要明白自己的神将特点,并加以擅加利用,才能更好的济世度人。 比如与丰都拷鬼孟元帅结盟的话,会显然会加强驱邪的能力,尤其体现在拷附方面,其它法师可能并不擅长收捉拷问,然而换到这类法师手上就会比较容易解决。 但是又有可能非常擅长驱邪治病的,去做求子夫妻和合之类的法事时,可能就不那么顺手。 又比如与火犀雷府的朱帅结盟,那么会有很强的灭巫的能力,非常擅长斗法,然而在一般的法上可能表现就未必有那么强大。 再比如与殷帅结盟,而殷太岁主管天下神煞,对于化煞改运,起煞退犯方面就会效果非常显著。 当然这个是不一定的,又比如擅长驱邪,然而比如有三奶派传承的法师,有陈靖姑仙师护佑的缘故,安胎求子上又会有得天独厚的优势。 所以也不能一言以蔽之,具体情况具体分析。 另外,当然实际的效果还是看个人使心印与元帅沟通的情况,沟通感应越深,那么效力自然就越强。 最后说一下,这种倾向性主要是体现在前期,不管专修的是哪位神将,只要修得深入了,无论用什么法,效果都会一样会非常显著。 比如说殷帅主管天下神煞,虽然是地司神明,然而比如有人求子多年不得,借用殷帅将阻碍求子的神煞都除掉,那么同样可以实现顺利求子的目的。 至于具体怎么针对不同的情况去处理,这便是“运用之妙,存乎一心”了。

正一派授箓心印的千古之秘(上):源流

参加授箓并成为一名正式的法官以外,其实其中还埋藏有很多的秘密,这里便是要说说这个问题。 唯一遗憾的是祖天师只为正一嫡血的留下了这条路,只有领受正一三山嫡血字辈的,才能将心印真正发挥出力量来。 贫道看到不少全真的道友也在龙虎山天师府授初箓,不知是否授箓时也给予了嫡血字辈,如果是给了,那么便恭喜了,同样可以修炼正一的法,只是称职行法时,仍然需要使用正一字辈,不然心印仍然难以发挥作用。 如果有佛门的朋友则不必看下去了,除非是普庵传承的得授中盟箓,不然非正一三山嫡血的道统,盗用会反受天谴,这不是光凭狂热的宗教情结,幻想佛祖多么厉害就能解救得了的。 如果你是一名正一三山嫡血的修道者,并且还不明白心印是什么,同时也没有真正领悟什么才是道法,传说中那些术法是否真实存在并可以重现,那么耐心看下面的内容将会非常有用,如果你能够真正领悟并找到自己的方向,那么诸天气荡荡,指日可期。 虽然说现代天师府的授箓,在努力尽力恢复当年天师授箓仪式,然而道众人所皆知的是无论是天师府也好,还是其它什么地方也好,授箓更多是一种宗教意义上的仪式。 并不可能像古代那样,一旦授了箓后便瞬间升级,然后箓中官将云集护佑,行使相应的道法立即变得心应手。 贫道曾经在知乎上说,现代授箓的法效已失,便是这个道理。 所以一定要明白,并不是授箓了的法师就一定水平有多高,更何况还有一大批混入道教的江湖神棍,在混到了箓职后,只是将箓牒当作一个用来凭依吹嘘的资本。 据一些道众说,有些所谓的授箓法师,整天就在QQ群或是其它地方跟人口水喷架,一旦喷不过了,就说自己是授过箓的云云。 早些年授箓的道众中,鱼目混珠之辈太多,贫道亲眼见过有开佛堂的神婆,找了关系也跑去授箓。 然而即便如此,现代授箓混乱不堪没有了法效,然而老祖天师对后世岂能没有预料。 所谓天留一线,在箓牒中仍然藏有很大的秘密,如果能够一心求道,真心修炼,其实仍然还有一条路留给了正一三山嫡血的真正学道者。 这就是心印。 首先要从基本的说起,道教正一派的制度中,从一名信众成为一名合格的法官,从现代的历程来说,一般要经历三个步骤,第一步是皈依,皈依之后是传度,当传度后就说明正式开始学道了,而学道积累到一定程度后,就会进行授箓,授箓后的道士称为法官。 信众在皈依通常是没有道名的,除非在这个时候已经拜了师,师父已经赐下了道名,不然便是传度的时候才会拥有道名。 为什么说传度很重要呢?因为传度之后死籍会转由三官大帝来管理,不再由地府阴司所管理,如果没有修炼到一定的地步,而是正常逝世,那么逝世后会直接由三官大帝进行考校。 这个有些人或者不明白,被地府阴司管理与被三官大帝考校管理有什么区别,一个现代比较有意义的事是:假如你生活在海外,只要你是传度过的,那么羽化后一样会回归三官大帝来考校功过,而不必受限于当地宗教文化的影响。 授箓与未授箓的明显区别是,授了箓后的法官,就有了职,通常被称为XX仙官,会被划归到某一个院的麾下,同时还会进行拨将。 而这个仙职在行法的时候也称之为箓职,大凡依科行法,总是要先述职,然后再行法。同时,在授箓之后,需要进行功德缴箓,这样即使是法官未修炼到足够的高度,那么去世后也会有祖师接引照拂。 由于法官每行一个法,都会用自己的职来进行,施法前都会表述自己的职位,这个会产生功德的累积,如果功德累积得不多的话,会成为转世的福报;如果功德够高能直接上升天界;如果功德更高,便是成神也是可以的。 如有些人去世了,因为生前积善较多,所以大众为其修庙,于是享受香火祭祀而成了一方城隍土地,对于一般人来说,死后借助这种方式不但能活着,还能享受荣耀,这是件好事。 然而对于真正修道的人来说,并不认为这是一种多好的事,这只能称为“庙食下鬼”,而“庙食下鬼”即使是修炼得好点断离灭三界不昧因果,也最多只能升级为“清灵爽善之鬼”,凡此种种,皆不是正统道家修炼者的目标。 全真与正一在体系上有一个极大的不同,便是全真如果行科,那么都必须要以邱祖的名义进行,因为全真的道士是受戒,所以并无箓职。正一的则完全不一样,凡是法官均有自己的箓职,而行法的时候只需要述自己职便可以了。 这个是因为当初全真启教王重阳祖师主要是修炼丹道为主,并不从事斋醮活动,而全真开始斋醮活动的时候,基本上所有的科仪都是从正一学习去的,如果翻过一些早年的全真科本,上面大多会写明抄自于何处,来源通常比较清晰明了。 即便是在清人编制科仪时制作的《广成仪制》,也是在上清派的杜光庭祖师的《道门科范大全集》基础上进行的整编。然而到了现代,如果细心翻过《全真秘旨》之类的书籍的话,会发明里面基本上都是正一的东西被套上了全真的名字,然而至于其中内容源自何处则无一处说明,以至于混乱了来源,扰乱了很多修道者的认识。 一般来说正一行法都比全真要更加灵验,这并非是说全真后世形成的科仪不好,而是后世一些人故意对以前经典的篡改导致了行科过程出现了问题。 举一个例子,例如在一些科中,会提及“金真”或是“金真演教天尊”,便是有人非要把这个“金真”改成“全真”,然后得意洋洋认为自己才是对的。这种现象在国内一些著名的道教网站上收录经典时,也经常会干这样的事,几乎所有涉及写“全真”二字的地方,实际上本来都是“金真”。 “金真”是指的道教的经文,道经有载:“金真,金简真文也。昔真文始现结於玄空,莹发光芒,刻书金简,故明朗郁郁然也。云营,云宫也。百玉容堂在玄都龙山之上,言上帝高吟金简,清音响亮, 流入云宫。” 本来有明确的含义的,非要改成“全真”,自然完全就失去了原来的概念,行科不验,自然便在理法之中。 明白了这个源流就会明白,道教行科的正统终究还以正一为宗,同样的想要行法更加灵验,修炼内容仍然还是要以正一道为主。 说明这个道理,并非是要说要有正一与全真门派之别,而是要正本清源。 全真的丹道同样是高妙法门,至于历代全真高人神通显化,多是金丹有成之后的事,所以多属于厚积薄发。 很多人会将道术与巫术混为一谈,其实它们之间有天壤之别,一般的法术,按吾阴符派的习惯通常称为香火之法,而只有召将行法的才能真正称之为道法。 所以并不是有科仪形式的,才能称为道法,它究竟是香火法还是道法,取决于内容及形式。 所谓香火法,必须要依赖于神明,与法师自身的信仰等因素,决定了与神明感应沟通,那么少不了相应的祭祀。 供奉神明这样的方式通常认为是阳性的,而通过施食等行为恩泽众生,然后众生自然也会有所回报的称为阴法。通常一个好点的法师,这两条路是并行的,一方面供奉神明为大众解决问题,另一方面也会积极与众生搞好关系,获得额外的助力。 当然,这些方法,如果演进的话,便又会成为一种新的形式,便是法师自己养兵马以获得更强大的法力。 凡是这类直接与鬼神众生打交道的,都是属于香火法的范畴,其中又包括比如佛教,比如巫教等,又或西方的各类魔法流派,这类的特征便是往往会鼓励你多供奉,以换取相应的助力。 比如在东方多是让你多烧香,多烧钱纸来进行供奉,而在西方则多是通过燃烧香料,或是虔诚赞咏或是其它供奉形式,总离不开这个形式。 而真正的道法是出离于这个范畴的,因为道法的核心是将,什么是将? 将便是众生膜拜的各类神明。 将的作用,明人的博物志《五杂俎》里说得比较清楚:““古之善禁气者,能于骨中出镞,移痈疽向庭树。至于驱龙缚魅,又其易者耳。此却是真符咒,非幻术也。诸符咒,《道藏》中皆有之,但须炼将耳。今游僧中有燃眉烧指,及五七日不饥者,非真有道也,亦能禁气耳。至其伪者,又不论也。” 此文的意思便是是说古时能做到那些非常显赫的道法,确实是真的符咒可以办到的,并非是幻术,但是必须要炼将。而今日有很多四处游走的僧人,做些燃眉烧指,几天不吃饭的,都并非是真正有道,有些法的也不过是禁气而已,当然其它还有更假的就不说了。 所以将是一个非常重要的环节,然而炼将,首先要有将,将是从哪里来的?它与心印又有什么关系?下文再述。

养兵马与养小鬼的那些事

  世人很关注养鬼之类的事,而且颇有不少向往者,娱乐界不少明星也有养鬼求运之事,实在是令人困惑。   养鬼这种事,虽是自古有之,然一直是不为正法所接受,因为它终究不是正法。   虽所谓:“久养者必受其祸”,只是这个久养,有时不是一代人身上能够看得出来的,有时会传沿几代才发祸,于是有胆大的就肆无忌惮,而祸害后世子孙。   养鬼的人主要是为了投机取巧,如泰国古曼童或是女大鬼(又称九尾狐仙,其实是女鬼),以迅速求取姻缘或是财运,这种其实兴得快败得也快,正谓常说的“出来混总是要还的”。   养小鬼的诡异及匪夷所思的事极多,在下就见过不少令人无语的:比如弄个烤干的婴儿尸体,然后偷偷装在行李箱中,带回国内,然后每天抱着睡觉。比如弄个花盆回来,里面其实埋的是婴儿尸体,天天上香供奉。   最新的泰国流行玩法更加忽悠了,直接弄个玩具娃娃,声称让婴灵进入其中,然后加以供奉,并各种打扮,试图带动玩具娃娃装饰品的市场,其实还是换汤不换药,但改个名字叫娃娃神。   极端一些养小鬼的,还会有一些更加不道德的做法,比如跑到凶杀现场搜集血液,或是直接用婴儿胎盘磨粉提炼,或用死婴的尾骨制作,然后不断加以经文控制,最后达到形成可以控制小鬼的目的,再进行自养或是贩卖。   不过这些所谓的养鬼术,如果与中国民间传统的养鬼术比起来,就差远了,因为这些法师是以兵马为单位的。   在民间有很多法派中,有兵马的玩法,大部分是以阴兵为主,有些声称是天兵天将的,其实只是一厢情愿而已,本质上还是招鬼。   兵马通常有三种来源:1、师父拨下 2、自行征召 3、抢兵马 4、阴庙借兵   拨下这种没什么好说的,一般是师父将自己手里的兵将拨一部分过来,或请求相应的主法祖师,于灵源中召拨出来,或者只是拨给名额,而并非真的拨兵马过来。   不过很多民间师傅所拨兵马基本上是在忽悠弟子,没有也告诉弟子有了,然后进行一种安慰,动不动就是几十百来万的,还有拨武器的,飞机大断炮原子弹之类,竟然也有弟子也信,这种真是醉了。   自行征召的复杂一些,通常也会搜集鬼魂,培养成阴兵,一般是在墓地里或是有大规模死亡的地方,进行招魂来,然后加以供养,作为自己的兵马使用。   通常有相应的科仪,比如有召兵的科仪,而每个人能召多少,是根据命理计数可推算出来的,多者可达十万,少者就几百,但这并不意味着多就好,因为越多越难管理,越少越容易训精。   召兵之后,还需要进行管理与训练,并且还要进行支粮的科仪,也就是给兵马粮草。在此之后,到了年尾还有放兵,酬谢兵马并放假之类,然后到了来年再召来,这是类是比较有代表性的做法。   兵马的训练是相对最秘密的部分,不同的法脉中有不同的训练方式,如依证给某个头领一个封号,并对其进行专门的锻炼,这种锻炼通常是有五行祭炼或是水火祭炼法(类似超度那样),以提升兵马的品格,从而可以更加灵验。   个体上的养鬼,常见是养小鬼居多,养小鬼很多说法是小鬼怨气大,其实并不完全如此,更多原因是因为小鬼好忽悠,叫干什么干什么,相对好控制,同时小鬼的超度是比较麻烦的,尤其是如婴灵之类的,因为没有堕尘,没有沾染尘俗之气,所以超度祭炼不少规则并不适用,所以一般要把其培养成长后,才能将其超度。   小鬼也有反噬的危险,但这种危险并不高,一般来说小鬼,对于养的人来说,基本上可以比喻当作动物来看,温驯的就温驯,不温驯的一定条件下也会咬主人。而通常玩兵马的法师原则上是无视这些养小鬼的,因为完全不在一个层面上了。   一般养阴兵的法师,不会如一些文学作品里幻想的那些,是多么的阴气森森,什么一逼近就一股阴气涌来,这纯粹是胡扯。真正养阴兵养得好的法师,外表都是慈眉善目,充满了各种祥和之气,而且行为做事也很有原则,并非如常人想的那样阴险狡诈。   因为不是这样的法师,是镇不住那么多鬼兵的,这类法脉的通常有自己修行的方式,能够达到这一点,而且此类法师更注重阴德方面的事情,他们的信仰目的不是为了在世能如何如何,而是为了死后,能够统领一方鬼兵,从而获得较高的地位,人身只是一个过渡的手段而已。   这些对一般人来说,看起来很遥远,其实也不是很遥远。   时常平时一些宗教会叫人去施食,其实这些就是养鬼的雏形了,通过施食去恩泽众生,然后有需要时,可以通过祈告来求取众生的帮助,形成一种良性的契约,从而得到阴助,以便做事更佳顺利。   这个想法出发点本来是很好的,不过可惜看起来很好的行为,通常未必就那么好,因为这类施食主要是针对孤魂野鬼(所以也叫赈孤),但这类中有些品德并不良善,遇到发现能白吃白喝时,就会故意缠上施食的人,并加以勒索,如果施食的是法师,那么就去闹腾法师周围的亲人,以获取更多的利益。   所以有些流派的传承,要求是三绝的,即孤夭贫中得领一个或多个,为什么会需要这样,说到这里,其实自然应该明白了。   正因为如此,提倡一般的信众自己独立搞搞放生还尚可,而施食这种法在没有法师带领的情况下,不应该去随意做,很容易惹祸。   这些都不是正法所提倡的东西,只是世人比较愚昧,忍受不了这些诱惑,总是忍不住想去投机,结果其实害了自己却不自知。   正法之中也有赈济的时候,但这类赈济总是会把自己隐藏起来的,并且不会求取回报,这是与功利性施食最大的区别,而非功利性施食,这种又会构成阴德转成给法师,虽然不能用,但也是一种积福。   虽不如明目张胆直接施食看起来效果显著,但也避规了一切风险。   法师自养的阴兵,不同流派收取方式不同,其它文中有介绍就不细说了。   抢兵马一般是斗法或是发征召偷抢其它法师的兵马,这类主要是巫师间多见一些。   还有一种兵马,是法师可以调用的,比较有意思--有权职的法师,自己又不想去养兵马,但又需要用到阴兵时应该怎么办?答案时就近城隍庙中借兵,这种也是比较有意思,因为城隍专管,而城隍又往往是当地所去世之英灵供奉所化,所以借来的兵马大多质量比较高,办事时效果也会更好,只是代价也是不菲的,总是要供奉足够多才有能借到。   兵马是法术一个比较有意思,也比较令人容易产生遐想的,这些做为了解作为饭后谈资并无不可,但切记不要自己胡乱去玩,很容易出事。   如何鉴别法师到底能不能召天兵天将?   其实方法很简单,雷霆可破万邪,真正的天将是可以召雷的,而法师养的阴兵是没有这个能力的。

道教宗教正信探讨之六:民间法术与道教正法

  民间一些法术,比如在人面前,取一根草,念过咒后,往地上一摔,就会变成蛇,然后会惊吓到周围的人;又或取一块石头,念过咒后,往河里一扔,就变成了鱼,以前有道人这种变鱼术扔到稻田里恶作剧;又或用一张桌子,单一只脚扶立起来,然后念咒后,桌子会自己转起来。又如或见人生米做饭,故意念咒施法后,让人饭无论如何也煮不熟,米总是夹生的;再或见人烧火,四处都是烟,为了捉弄厨师,放一些东西在门口,结果屋里的烟就出不去,极为呛人;再或立一盘,上面放上一些棋子,扔猫或老鼠在里面,只会在里面不断绕圈圈,总也走不出来,这个并不是阵法,像这类变幻的手法,都称之为幻术,它们有法术的内容但并不是纯法术。   幻术大多无伤大雅,时常也作为道人游戏使用,其中各有原理,有些是确定的难以解释的法术现象,有一些是化学现象,有现代常见的也有不常见的:比如不常见的让鸡蛋壳飞起来,内部涉及详细的化学反应;比如面条放到锅里,本来还在水里的,结果转眼之间不见了;又比如常见的一张纸上写了字,过一段时间后消失了,在古代这或用米浆或用药物实现,本质上是化学变化。所以这类都是有道理的。   也有一些是说不太清楚,但又与物理或化学有关的,比如拿一张纸剪成鱼,用鱼胆涂满,放在水里,它自己就会游动起来,尽管有说这是与胆汁与水的压力有关,但客观的研究并没有见到。还又如,取一种鱼的油,涂在一个小金属首饰上,用在一碗水中间一划,水就会分开,半天难以合拢,尽管从物理角度似乎能够解释,但是它们比较违反常识。   更有一类更不好解释的,如瞬间生瓜术,一粒种子放在土里,浇上水,不到两个小时就能长出来瓜,虽然操作方法与过程,会用到中药,但是这种现象背后原理,没有人知道是为什么。其它还有枯木逢春术等也是类似的制作方式,但是其原理尤其是什么,无人知晓。   一般现代人的科学认识中,最无法解释的就是纯法术了,比如见人抬棺材,通过咒语配令可以让棺材变重,本来两个人可以抬动的,结果无论非常难以抬动;又如见有收蜂放峰术,通过咒语念了,蜜蜂就会飞过来聚在一起,然后通过咒语能够让它们往指定的方向飞去或是攻击它人;更如定蛇术,入山前取选指定的草念咒后并打上五方结后,入山便不会遇到毒蛇,路上即使遇到点小蛇也是伏在那里不会动的,更不会攻击人,在偏远地区有些地方还在用这类法术;再如有收臭术,通常就是进行一个固定的讳字与符咒处理后,人的尸体即使是夏天放在那里一个月也不会变臭;还如民间神汉神婆那里常见的收惊或收鬼术,例如小孩总是发烧医院看不好,而收惊一下就好,再如有人患了精神病,怎么也治不了,用收鬼术的办法一下子就能让人恢复正常。   最后一类就是魔术了,魔术比较常见,虽总有神奇之处,但它终究原理比较好找,魔术的高低已经不是体现在客观现象上了,大多取决于变魔术者长期锻炼极其快速的手法,更强调的是技能与很多因素配合,所以是一门艺术。   以上说的这些,可以明显感觉到,有一种浓浓的乡俗色彩,因为它们与大道没有多大关系,而多是与机巧之事有关,正因为是这样,所以在正法中很少会提及这些操作,而且操作方式也是完全不一样的。   以收惊术而言,民间办法中,通常用个鸡蛋或用个米饭放上米,然后用蛋在人头上身上收惊,或是用米碗用红布盖起来,然后通过在人头上绕圈念咒,又或是立筷子问鬼之类的,效果要好些的还需要烧点钱纸。像这类显然可以发现,它们有很强的巫术色彩。这类因为它们都是用来救治人,所以也算不上邪法,但它们同样不是道教正法。   道教正法,对于这些情况的处理要简洁得多,如小孩收惊,直接用咒语加符咒就能解决,如果简单的手法不能解决,则开坛处理一下也能很容易就解决掉,但整个过程中不会掺杂太浓的民俗巫术色彩。   有一些地方搜集的道法科本来看,里面就掺杂了很多民俗巫术色彩的东西,这些大多是因为做醮不力,法师修为不足的缘故,所以不得不借助这些手段,但这些手段客观并不是道教正法,虽然对于救治来说不反对使用它们,但需要注意这些手段虽然时有灵验,但不灵的时候是让人很束手无策的。   那么民间的法术都是哪里来的?有一些是巫术来的,还有一些是道法中的支离破碎的片断,其源流难考,在下个人猜测要么是因为历史传承导致的破碎,要么是因为师授徒只是截取了自己认为比较好用的片断,导致了这种传承严重不全。   这类现象在民间法教里比较明显,当然还是有很多传承很全的法教,但就目前的情况来说,有些传承的法显然是不全的,以小天罡掌为例,通过手上掐诀并存想天罡大圣,然后吸取罡气,然后这个练了后,可以用来给人治病驱邪用,不少修法者实践中效果极好。这个法显然是从道教天心法中截出来的一个小片断然后就只练天罡了,但这种法是有问题的,只练罡不练日月,罡气没有阴阳调和则会有副作用,所以很多练这种掌诀后之后,用多了自身的身体都不太好。   而道法则不同,如果是按法行持,且不谈延年益寿之功,起码保证自己身体健康是没有问题的,通常修道的正常的人,基本上都不用去医院,普通偶尔得个伤风感冒也是能自己痊愈的,至于大病是基本上不会得的。当然现实中也看实际情况,不能见有道人去看大夫,就说其修炼不到家,得病这个是概率问题,修道能把这个概率降低,但并不是说能完全不生病,要达到完全不病要比较高的功夫了。另外一种情况是,如有的道人过于钻研某一要务,结果不事修炼与养生功夫,这就与常人没有什么不同,所以患上毛病也实属正常。   而且民间的功夫禁忌很多,比如有些法派忌食牛蛙食鱼等,又有的流派完全荤食不能沾,还有的流派需要领孤夭贫等,而道教的功夫不存在问题。时有修法的人说,吃牛肉会导致法不灵,实际上这种说法对于正法来说并不存在,因为在唐代以前并无不准吃牛肉的说法,不吃牛肉是因为佛教传入然后受到印度文化的影响,因为他们认为牛是神明的化身,是神圣的所以不能吃。不过随着文化的演变,后世正一道认为牛为忠教仁义中的代表之一,所以不食以表示尊重,这种是对于天地自然的敬意,如果是入教者,应当遵守这一教条。   所以无论是在体系上,还是在对于人自身的积极意义上,道教的正统功夫与民间的功夫有着不少的区别,其中很大一块体现在修炼的副作用上,在民间法术修行中,尽管有些修炼声称时代进步了,不需要领字了。但实际上有些民间修炼的人,不知不觉就会遇到这种问题,结果气运反而越来越差。这也是为什么民间的法术高人,往往会在一些极不起眼的地方,平时就是一个非常不起眼的庸俗之人,但实际上在法上水平却很高的原因。   虽然说看起来民间不少法教的法并不完整,但是不能否定它们的精华,民间法术中有不少思想精华是值得学习的。以最简单的万病一碗水来说,很多病通过民间法师拿碗水处理后,病者饮下就会痊愈,虽然其中不能排除有部分心理因素,但其真实效果并非仅仅心理因素所能解释得了。   而最值得学习是在于:民间的法往往把一个简单的小法术反复使用以至于用得很精,而像万病一碗水这种法,实际上只要会做道场的道士是都会的,只是那水用来只是净秽泼洒掉了,剩下的也就随意倒掉了,很多法师修了很久,自己却不知道那个水如果精修了,仅仅是那一点点水也能一样能够用来治病驱邪,如果用得更精,它还可以用来改良风水气场,其效力极其强大---前提是要多加修炼。   有一种客观的现象是这样的:很多年的老道士,其水平并不高,而且给人印象没什么本事。你要说他不会,其实他什么都会,但就是不灵验,而民间又其它法师,懂的东西不多,但一用就很灵验,这是为什么?   原因是如果说民间的法是一个点,道教的法科大多是一个面,从法力上来说,有限的法力用在一个点上自然会比用在一个面上要强,但是一个点上的使用其终究是有局限,如果有足够强的法力时,一个面上的覆盖的效果会远远大于一个点上效果。   现今的修道者大多又不认真去修炼好每一个环节,然后又急着去行持整个法科,不仅如此,还要大量的信众一起进行,结果就导致法力更加的分散,往往做一个道场效果下来,还不如一般民间法师三下五除二针对一个人解决问题,这是需要反思的。   所以修道法,一定要沉得住气,有足够良好的心态,一点一点的去修,法不在多,而贵在精,练好一个法,要远远比会一堆法,但什么法也不精有用得多。并且,只要去认真修炼,自然会发现,一个法一个法的专精,其最后效果,并不是一加一等于二那么简单。

一次论道之交流

          有位修炼了法术很多年的老道士,正好云游路过,跑来找在下交流,法术方面技巧交流颇有所得,但他也自言思想上颇有瓶颈,因为知道在下涉猎的东西比较多,想看看有没有什么进步的机缘,于是背了他们门派的一箱子法本过来,想来交流一下,盛情难却,只好接受,交流了一段时间,于是有了下面论道的内容。     他:最近有些瓶颈,越修炼越觉目标飘渺,并且疑惑越来多,总觉得还是有东西无法突破,而且完全找不到方向。     我:说说看,有些什么疑惑?     他:我知道法术是通过神来实现的,但是我通神感应,虽然得心应手,但有些事,我想办成,但神明却不认可,结果还是办不了。     我:离开了神你就什么也不能办了?     他:离开了神怎么还能办?     我:道德经跟你说了得拜神没有?阴符经跟你说了得拜神没有?     他:虽然这些经典里没有,但现实中,我们办事还是通过拜神通神实现的,只有神明才能改变人事。     我:这个就是你的瓶颈所在。     他:请指教。     我:道家原始经文无一字要你拜鬼神,说明拜鬼神不是修道。阴符经说得很清楚,人知其神之所以神,不知其不神之所以神。     他:你的意思是?没有神?     我:不是。     他:那是?     我:你的瓶颈在于坚定认为有神,所以法术有灵,但如果你在认为没有神时,法术也能灵,这个就进步了。     他:这怎么可能?     我:道家的本事,一直都是让不可能变成可能,这个也不例外。     他:如果不是知道你的本事,我会怀疑你在胡说八道!     我:所谓真幻无别,你现在是入幻,所以需要破幻,只有破了当前的幻,才能见到真。     他:你的意思神明都是幻想出来的?     我:以前,有人去看了海,回来告诉我海是什么样的,因为见过海的图片,见过电视中的海,我就在脑海中想象出来了海的样子,并且认为那个就是海,在阅读别人的文章时,看到的海这个字时,都会想到我脑中的海的形象。但有一天,我到了海边时,却发现原来海是另外一个样子的,远远比我脑中的海要丰富得多。神明也是一样,你所认知的是你所认知的神明,但这并不代表你所认识的神明就是真实的那位神明,你所通的神明,只是你所认为中的神明。     他:那么这样还是有神,怎么能从无神去理解?     我:万物由什么而来?     他:  当然由道而来。     我:道是个什么东西?     他:不知道。     … 阅读全文 一次论道之交流

米碗收惊法

    此法一般道宫中用。       1.点三炷香呼请本宫主神作主,口念如下:天上圣母,今天弟子○○○(姓名)地址…..今天经到求你来作主。        2.盛一碗米高度与碗口齐,拿一件孩子穿过的衣服盖住米,用手在上抹平三下,用口吹气三次。        3.孩子坐在神明前面向神明,收惊者拿碗与三炷香在其旁面向外面。一面念咒一面在收惊者面前划动收(收惊要由山头收回到我们床头)。        口念全文:从山头山尾,溪头溪尾,桥头桥尾,田头田尾,路头路尾,厝前厝后,厅头厅尾,床头床尾,福德正神来作主,收到弟子○○○(姓名)元神失落一条, 祈求福德正神带小弟子的元神返回来附体,○○○(姓名)ㄟ元神回来附体喔(都搭)没惊没吓、○○○(姓名)的元神回来喔(都搭)没惊没吓,十二条元神回来 喔,狗惊猪惊人没惊,○○○(姓名)ㄟ十二条元神回来附体喔(,都搭)没惊没吓。  (最后的动作皆在头上划动才结束)       4.把盖米的衣服翻开,如果孩子惊吓很严重,米会缺一角(米不见了),另备一装一些水的碗,用三只手指头拿捏上面的米放在装水的碗中,把不够的米再补足抹 平,用衣服包住在抹平三次,再吹气三次,反复3的动作与念咒语,如此过程要重复三次。这样收下来元神就被福德正神带回来了。       5.装水和米的碗,碗内的水让孩子喝三口,孩子于屋内(庙内)面向外面,端着水口念「福德正神作主,让这孩子○○○(姓名)三魂七魄带回来,乎狗惊猪惊人没惊。」将此杯水泼出,不好的就会随着被泼出。       6.小孩盖米的衣服摊开,以三指抓米六次米,将衣服捏起把米绑在里面(圆状),此衣服拿回来放在身侧和孩子睡三天,三天后拿去给猪或鸡吃,这样小孩子的元神就全部回来了,也就完全好了。

闾山派收惊法

    「收魂」旨在收回飞散的三魂七魄,乃是此一法事之中心节目。其作法,需用五方旗,端靠五营神兵天将之法力将魂魄找回。盖于顶、下两坛,所应邀请之众神灵,皆既请到,聚集一堂,于是乃调派众神,向五方搜索,追回失魂,故亦称五方收。        其程序,法师姿势,仍旧坐于草席上原处,先念「净天地咒」,净化法场后,第一先由东方收起,法师右手仍不断摇法钟。左手即握香三枝,青旗以及尺,口念对东方之「收魂咒」或称「请五方咒」。        咒曰:「东方收魂一铁尺,将军收魂齐头尺,信男某某(姓名),三魂路顶亦有散,亦有玉尺量魂归。本师为吾收魂回,祖师为吾收魂归。仙人为吾收魂回,玉女为 吾收魂归。收魂三师三童子,收魂三师三童郎。急急收魂急急到,急急收魂急急回。收卜头魂归,脚魂回,收卜三魂七魄归木身,收卜十二条神魂归本身,收卜某某 (姓名)三魂七魄归本身。神兵火急如律令。」       「干元享利真,太极顺指行,三魂归,七魄灵,三魂为本身,七魄为本位。吾奉三师三道圣,书符咒水收某某(姓名)三魂七魄返来。神兵火急如律令。」念毕上述 咒语,掷筶,以卜离散于东方之魂魄,是否顺利地追回,业已凭附草人。果然掷出一仰一伏之「圣杯」,即表示魂魄既回来无疑;若得两仰之「笑杯」或两伏之「伏 杯」,即表示遇到障碍,魂魄未曾逃往其方,故应再念咒催促,加强搜查,谓之「再催」。其「再催咒」如下:       咒曰:「本师为吾收魂回,祖师为吾收魂归,仙人为吾收魂回,玉女为吾收魂归,龟君,土地为吾收魂回,合坛官将为吾收魂归。收魂三师三童子,收魂三师三童 郎,急急收魂急急回,急急收魂急急归。急急收卜某某(姓名)三魂七魄归本身,某某(姓名)三魂七魄返来。神兵火急如律令。」念毕「再催咒」后,又掷筶,如 末获「圣杯」,即予「再催」,一直到获得「圣杯」,即魂魄安返为止。        东方魂魄既已收回,乃继续第二步骤同南方收起,第三步骤向西方收起,第四步骤向北方收起,第五步骤向中方收起。以上五个步骤的动作原则上皆相同,所不同的 只有「手拿旗色(五方旗)、辟邪物、收魂咒的头四句」。现在将所不同点分述如下,其它动作皆与向东方收起相同,在此不再重复叙述。        (1)向南方收起        左手握三枝香,红旗与鸡。      「收瑰咒」头四句改为「南方收魂一灵鸡,化作鸾凤枝上啼,信男三魂路头散,亦有金鸡叫魂蹄。」与余皆同上述收魂咒。         (2)向西方收起        左手握三枝香、白旗与剪刀。       「收魂咒」头四句改为「西方收魂一剪刀,王母赐我剪邪魔,信男三魂路头散,亦有金刀剪魂归。」其余皆同上述收魂咒。         (3)向北方收起          左手握三枝香,黑旗与白米。        「收魂咒」头四句改为「北方收魂丑心雷,五色白米四边围,信男三魂路头散,亦有白米散魂归。」其余皆同上述收魂咒。         (4)向中央收起        手握三枝香、黄旗与镜子。      「收魄咒」头四句改为「中方收魂明镜台,五营军兵收魂来,信男三魂路头散,亦有宝镜照魂归。」其余皆同上述收魂咒。如此,失散于五方的三魂七魄全部收回,然后再催念「总收咒」呼叫游魂速归其身,不可再飘荡四处留连忘返,尤须小心沦下黄泉。总收咒曰:       「莫食黄泉一口水,十二条神魂亦看归,爬山周岭收魂回,三叉路头收魂归,四叉路口收魂回,田头田尾收魂归,江头溪尾收魂回,弯街控巷收魂归,路头路尾收魂 回,厝前厝后收魂归,急急收魂急急送,急急收魂急急归。顶宫不收他人魄,下官不收他人魂,收卜某某(姓名)三魂七魄归本身,收卜十二条神魂某某(姓名)本 身。神兵火急如律令。」        … 阅读全文 闾山派收惊法

禅和派收惊法术

禅和派简介   禅和派道经,系缘起於福州,据悉,原由一笃信道教之士,前往京师应试,中科举后,皇帝赐假回乡省亲,途中投宿於寺庙,听见诵经曼妙之声,随即启发灵感,返乡后,即提倡父老研习,由於当时是由官老爷发起,所以习道之风一时大起,并组织成非职业性道士团体,称名为禅和派,又因每月为堂友拜斗而称斗堂,亦名济功堂(资济功德之意),由於能加入的人员,以官家子弟为主,因此在音乐与文章造诣上,皆不流於俗套。民国三十八年,福州人士随政府来台,在台湾本岛,组织了集贤合一堂[注1]与保安堂[注2]因此才得以在台湾流传。    其流派音乐颇为流传,斗堂每月一次定期的演唱会, 称”月斗”,借以练习唱工。最初演唱赞词,只以钟鼓和打击乐定板眼,20年代初开始加入管弦乐器,称为”和音”或”夹贯”,以起伴奏和间奏作用。和曲曾一度流传到北京、广东、厦门、台湾等地。台湾在60年代后,一些对民间音乐素有研究和擅长民族乐器演奏的艺人,积极致力於禅和曲的改编、创作,使禅和曲在宗教音乐­形式上,更加丰富多样,近年来也另发展为纯音乐演奏活动。     注1:由原福州斗堂成员吴可桢道长招集,当时至少须是在台公务员身份,方可加入参予   注2:保安堂由原福州职业道士张邓林道长招集,当时以工商界人士居多   禅和派收惊法     此收惊法所拜包括三十六宫婆,按传说其为闽王三十六嫔妃,被白蛇精害死,后在顺天圣母的法力帮助下起死回生,修炼成神,成为圣母麾下负责保护幼婴,送子之责。并又从其中择选出十二位称为十二婆姐,分别负责注生、注胎、监生、抱宋、守胎、转生、护产、注男女、送子、安胎、养生、抱子等事务,包含了一套完整的生养过程,可谓为妇女设想的十分周到,这也体现了道教对女性尊重的概念。至今台湾风俗中会有社区中挑选十二个妇女,扮演十二婆姐,举行十二婆姐送平安活动,与孩子们进行互动。     操作方法:        点燃三柱香,拜请三十六宫婆者及各相关之神圣:        志心奉请,九天卫房圣母三宫皇奶元君,九夭注生娘娘,泰安山顶上碧霞元君,天上圣母英烈天后元君,顺天圣母顺懿元君临水陈太后,百花桥上护国林九娘夫人, 海口破庙平闽李三娘夫人,竹林境镇闽欧夫人,道山观南宫明应邹夫人,西河圣母虎婆江夫人,行省精贞柏姬自鸡小姐,祥德高夫人,泰国马夫人,电光李夫人,澄 清银海眼科娘娘,安板曾夫人,保闽许夫人,静国阮夫人,乌石山石峡石啧二位夫人,北山梅柳二住夫人,诸古岭蓝田林氏夫人,通天境青娄解秽戚氏夫人,康山欧 阳奶夫人,琉球外国蔡氏姑婆,游奕午西血盏夫人,灵威显赫变痘仙姑,保珠刘夫人,保疹刘夫人,保童金刚邓元帅,金盆送子高大神,王杨二太保丹霞大圣,灵通 三舍人玉兔将军铜马铁马将军,协惠忠惠将军,第一宫福州府古田县注生婆官陈大娘,第二宫延平府顺昌县送喜婆官黄大娘,第三宫福宁府宁德县扶产婆官方大娘, 第四宫兴化府葡田县送生婆官柳大娘,第五宫建宁府欧宁县安胎婆官陆大娘,第六宫福州府长乐县送子婆官宋大娘,第七宫泉州府晋江县送花婆官林大很,第八宫漳 州府漳甫县注禄婆官李大娘,第九宫汀州府连城县注福婆官杨大娘,第十宫邵武府泰宁县养仔婆官董大娘,第十一官裙州府福清县抱仔婆官何大娘,第十二宫龙岩州 漳平县唤仔婆官彭大娘,第十三宫建宁府建宁县洗仔婆官罗大娘,第十四宫泉州府南安县教行婆官吴大娘,第十五宫福州府罗源县教坐婆官郑大娘,第十六宫福州府 裙鼎县教笑婆官张大娘,第十七宫建宁府葡城县注寿婆官王大娘,第十八宫福州府侯官县拨胎婆官倪大娘,第十九宫汀州府长汀县教食婆官包大娘,第二十宫福州府 闽侯县教话婪官孙大娘,第廿一宫褔宁府宁德县讨食婆官赵大娘,第廿二宫与化府仙游县保珠婆官周大娘,第廿三宫福州府连江县保疹婆官程大娘,第廿四宫福州府 闽清县披喜婆官叶大娘,第廿五宫永寿州德化县自花婆官铁大娘,第廿六宫福州府永福县红花婆官云大娘,第廿七宫泉州府惠安县弥月婆官聂大娘,第廿八宫邵武府 光泽县血刃婆官刘大娘,第廿九宫福州府侯官县羊刀婆官翁大娘,第三十宫建宁府政和县抱腰婆官潘大娘,第卅一宫福州府闽清县注贵婆官凌大娘,第卅二宫泉州府 同安县注富婆官邓大娘,第卅三宫福州府闽清县救产婆官朱大娘,第卅四宫延平府南平县解关婆官金大娘,第卅五宫泉州府安溪县系胎婆官树大娘,第卅六官福宁府 霞蓄县注男婆官胡大娘。            接着三柱香,在受惊者的胸前上下移动或划「讳」字,同时口诵「保童消惊咒」:         天灵节荣,九孔肃清,五宫六府,神华鲜明,太玄之一,扫秽除邪,炼化九气,守其真形,百官纳灵,节节受新,清虚鉴映,保命延生,圣毋卫房,玉女护身,三台朗照,永保安宁,生我养我护我身形。           (连续默念)         万邪自归正,诸压化为尘,无灾亦无障,永保身安宁。         (连续默念)         再持香在胸前、背后拍一拍,同时叫唤其名字「某某某」及「三魂七魄回本身」即告完成。  

鳯阳派收惊法

      一收东方甲乙木,收你木神木煞、土神土煞、回土不回煞,二收西方庚辛金,收你金神金煞、土神土煞、回土不回煞、三收南方丙丁火,收你火神火煞、土神土煞、 回土不回煞、,四收北方壬癸水,收你水神水煞、土神土煞、回土不回煞,五收中央戊己土,收你土神土煞、收你凶神恶煞、麻煞、阴煞、空棺煞、病人煞,百煞去 除、百病尽消除,平安大吉。         (次请问事主姓名后),再诵咒语曰:         收你信女000三魂七魄速速归本身,魂归身、身自在,魄归人、人精采,收你信女000前三魂、后七魄、三魂七魄速速归本身,安魂定魄,日夜好咽,平安大吉。         诵毕,再以剑指一挥、右手陷诀,以食指沾净瓶之水,一弹,右足一踏,复二弹。弹毕,法师转至身旁,放下净水瓶,双手结八卦手印,朝事主脸部上前方,诵曰:         奉请八卦祖师到此急急如律令,收你金木水火土、收你凶神恶煞、麻煞、阴煞、空棺煞、病人煞,百煞去除,收你信女000三魂七魄速速归本身,魂归身、身自在,魄归人、人精采,收你信女000前三魂、后七魄、三魂七魄、十二元辰,速速归本身,安魂定魄,平安大吉,百病消除。         咒毕,法师朝其八卦印上呵气一口,朝事主面前作一按势,念「勅!」,复由下方至胸口作势三按,念:「平安大吉!」再往事主额上作势一按念:「勅!」。仪式结束。法师取出符令,指导事主其使用方法。并且交待事主近日宜忌诸事。在此收惊过程中,所应用的仪式过程是较有道法的形色存在,亦是正规的道法之一;其程序亦是净坛净身等必须的施行的步骤,使道场及受惊者能先净化再执行收惊仪式。

正一派神霄收惊法

先以三柱香禀报坛中众神         第一型式:日吉时良,天地开张,收惊万事吉昌,收魂三师三童子。收惊仙人童子郎,拜请本坛主神某某某来收惊,三奶夫人来收魂,王母娘娘来收惊。哪咤太子来 收魂,六丁神兵来收惊,六甲神将来收魂,五营兵将助吾来收魂,二十八宿星君助吾来收魂,天师真人助吾来收惊,玄天上帝助吾来收魂。雷霆官将助吾来收惊,口 教师爷助吾来收魂,八卦祖师助吾来收惊,九天玄女助吾来收魂六壬教主助吾来收惊,合坛众神助吾来收魂,收魂不收别人魂,讨魄不讨别人魄,单单收返某某年0 月0日0时岁头一魂手二魂脚三魂。三魂七魄归本宫,子丑寅卯辰巴午未申西戌亥。左金童。右玉女。左呈蛇。右八卦龟。某某三魂七魄收在本身宫,神兵火急如律 令!         拜请收魂三师三童子。收魂仙人童子郎。不收别人魂不讨别人魄。单单收返000几月几日几时几岁左三魂,右七魄,收在本身宫来相寻,神兵火急如律令,急急如律令。 角、亢、氏、房、心、尾、箕、斗、牛、女、虚、危、室、壁、奎、娄、胃、昂、毕、觜、参、井、鬼、柳、星、张、翼、轸。         同时以金光指写灵字于手心,再以手心印在受惊者的百会上,念咒:         灵空金龙,统领二十八宿星,速速收返某某三魂七魄归本宫,神兵火急如律令,急急如律令。        一写不玄天。二写不玄地。三写收关煞。四写收返 某某某三魂七魄来相寻。奉九天玄女敕令。收你胆大大不免惊收你一更好咽。二更好眠。三更无灾。四更无厄。五更保平安。天皇皇。地皇皇。一夜度天光。日来无灾厄。夜来无灾殃。顺手平安。       太上台星。应变无停。驱邪缚魅。保命护身智慧明静,心神安宁。三魂永久。魄无损倾。魂来归宫。魄来扶体。三魂七魄归本宫神兵火急如律令        (念金光神咒)        魂魄收到头好利楼。收到耳好利利,无着惊无塔艾,平安造化时。        (迎请老君玉印,并以老君印配合如下之咒语一一的执行之)        老君玉印四角又四方。老君名字在中央。左天兵。右六甲。天兵六甲两相随。天上日月团团转。游行天下救良民。迎请老君玉印。印在某某某头中有灾印来头中退。 心头有灾印过心头安,左手脉印来收三魂,右手脉印来捉七魄,脚者背印来也轻健。印在衫领过、寿元吃得百外岁,三魂七魄本身来相寻。魂到魄回收惊完明急急如律令。        第二型式:为《灵宝正一北斗本命延生妙经》的「玄灵咒」系利用此一较简单的收惊法即用三柱香拜请坛中众神作主,接着以此三柱香或可用剑指在其胸前划「雨渐耳」的组合字,同时配合如下之咒语︰     天灵节应,愿保长生,太玄之一,守其真形,五脏神君,各保安宁,三魂七魄归本宫神兵火急如律令,急急如律令。        第三型式:为《灵宝正一北斗本命延生妙经》的「北斗经咒」系利用此一较简单的收惊法即用三柱香拜请坛中众神作主,接着以此三柱香或可用剑指在其胸前划「雨渐耳」的组合字,同时配合如下之咒语︰     北斗九宸,中天大神,上朝金阙,下覆昆仑,调理纲纪,统制乾坤,大魁贪狼,巨门禄存,文曲廉贞,武曲破君,高上玉皇,紫微帝君;大周天界,细入微尘,何灾 不灭,何裙不臻,元皇正杰,来合我身,天呈所指昼夜常轮,俗居小人,好道求灵,愿见尊仪,永保长生,三台虚精,六淳曲生,生我,养我,护我身形,(加默念 北斗七星–魁……),尊帝急急如律令,三魂七魄归本宫神兵火急如律令,急急如律令。